请给幸福留扇窗

  • 下載PDF繁體中文雜誌
  • 1

    15 岁那年7 月,我以优异的成绩考上重点高中,父亲破天荒地“请”我和母亲在一家高档饭店吃午餐。席间,他们商量好了一般,同时拿出一份“大礼包”递给我:是藏了几个月的离婚证书以及两个沉甸甸的红包。

    父母的争吵伴随我整个童年时代。母亲是大伙公认的“厉害女人”,性格直爽,做事风风火火。她在一所民办中专做教导主任,业余时间与人合伙办了很多培训机构。父亲是一家国企的车间主任,因企业效益不好停薪留职后做些小生意,亏钱的时候居多。母亲看不惯父亲游手好闲,常常数落他,父亲不依不饶,于是家中硝烟弥漫。

    我读初中后,父亲常常夜不归宿,偶尔回来便钻进书房反锁房门研究股票。我在房间温习功课时,常常听见杯盘碗碟坠地的劈啪声,母亲高声吼叫:“那东西是你能玩明白的?亏多少钱你能收手?我省吃俭用一件新衣服都舍不得买,你就一直亏钱毫不心疼!”我想,父母的婚姻或许早就走到了尽头,大约是怕影响我学习,这一纸离婚协议才在我中考之后公布。

    2

    母亲搬走第二天,父亲就把一个叫兰婷的“妖精”接回家。这女人把父亲使唤得团团转。从前两手不沾阳春水,一心只知看球赛的父亲竟然在短短两个月学会了全套家务,心甘情愿当起了“老黄牛”。

    晚上,她倒在沙发上嗲声嗲气地说:“老公,我肚子好饿。”父亲听罢,乐颠颠地系上围裙:“我马上做饭,想吃点啥?”说罢一脚踏入厨房。那女人倒也不闲着,手把手地指导父亲:锅里的水干了才能放油,米饭淘洗两遍,淘米水要留着洗脸有养颜之用。

    “妈,你知道吗,那女人喜欢吃面食,我爸现在都会蒸馒头了!”我恨恨地说。母亲轻轻“哦”了一声,陷入沉思:“我听到风声的时候,他俩在一起都两年了。”母亲扯扯嘴角,鄙夷地说:“他那种人,除了亏钱没别的本事,还有资格搞外遇?看吧,我等着他露宿街头那天放挂鞭炮庆祝。”我听得怔怔的,怀揣的那点让父母有朝一日复合的念头被彻底扼杀在萌芽中。

    然而,事情并没有按照母亲的预测来发展。没过多久,父亲大摆筵席,把兰婷正式娶进门。兰婷出资在繁华地段开了个小旅馆。父亲兢兢业业给新妻子打工,忙里忙外,不亦乐乎。球赛不看了,股票不玩了,连抽烟都被严格限制,每天不得多于5 根。黄昏时分,父亲骑电动车赶回家,扎上围裙下厨房,兰婷抱着刚满月的小弟哼唧着:“宝贝啊,爸爸回来给咱娘俩做饭喽。走,亲亲他去!”

    晚饭后,父亲叮嘱我收拾碗筷,自己匆匆跨上电动车准备赶回旅馆。我在楼下瑟瑟秋风里扯住他的袖子:“爸,你觉得现在的生活累不?”父亲怔了一下,哈哈大笑,他意味深长地说:“从来没这么舒坦过,觉得活得特有劲!”

    3

    大一暑假那年在火车上接到小姨的电话,说给母亲物色了一个合适的对象,她却不同意相亲,让我劝劝。当我推开家门,母亲戴着深度近视镜埋在杂志堆里翻拣,看到我,抹了一把汗:“快帮妈找一下,有篇论文原发杂志找不到了,单位要上报。”我打开电脑:“发表的文章都可以在网上搜到。老妈,你要与时俱进,不能总活在过去出不来。”我一语双关。

    老妈洞悉一切地望着我:“翅膀硬了,教训起妈了?”我张口结舌:“我就是觉得你一个人挺苦的,小姨她说……”

    老妈推了推眼镜,清清嗓子:“我恨不得把一分钟掰成两半用,哪有那个闲工夫?”她盯着我笑意盈盈:“倒是你,在大学有没有人追啊?”我灵机一动道:“我在追别人。”老妈马上放下手头的工作,命我详细交代。我胡诌起来:“他特帅,打篮球超棒。我省了两个月生活费,给他买了最新款的手机。我每天在教学楼下等他,情人节给他发520 元的红包,天天打电话骚扰他……”

    “够了!还有没有一点女孩子的矜持,当初我不顾父母反对非要嫁给你爸,还不是图他长得帅!妈这辈子已经错了,你不能走我的老路!”她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训斥起来。“妈,痛快哭一场吧,这些年,够你受了。”

    我抱住她,跟她一起放肆地哭。

    “答应女儿,不要活在过去了,往前走一步,找个真正懂你爱你的人相伴余生,好吗?”我紧紧攥着母亲的手凝望着她。母亲仰起头,让最后一滴眼泪在眼角风干,嘴角掠过一抹淡淡的微笑,轻轻点点头。

    成年以后,我才渐渐读懂母亲。

    她对过往的放不下,其实是在追悔自己青春年少懵懂无知错爱了人,恨自己十余年的委曲求全却未被理解和珍惜。过往如密闭的牢笼般把她的心死死困住,一丝阳光都透不进来。只有打开一扇心窗,走出去,勇敢地迎接未来,才能收获她本该拥有的幸福和美好。

    (摘自《分忧》2019 年1 期)

    赞 (1)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0.40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