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众叛亲离,可我还有你

  • 花火·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7月B版第14期】    
  • 桃之夭夭·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7月B版第14期】    
  • 她带我去了安徽

    我叫周丹丹,1998 年出生在四川宜宾。我的父母在我9 岁时离了婚。

    我被判给了爸爸,爸爸要外出打工,便把我扔给了爷爷奶奶。

    12 岁那年,奶奶病逝了。在安徽生活的小叔一家也回来了,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小妈和堂弟小伟。小妈叫林惠,安徽池州人,比我大14 岁。

    据说小妈是舞蹈老师,在当地开了间舞蹈工作室。

    办完奶奶的后事,爷爷对爸爸说:“我带丹丹不方便,你想想该咋办吧?”爸爸一脸无奈地低下头。

    这时,爷爷忽然对小妈说道:“林惠,要不你带丹丹到安徽去吧,以后让她孝顺你,就当又生了个女儿。”小妈愣了半天,干笑两声说:“这件事太突然了,带孩子可不是小事。”

    当天晚上,我腹痛难忍,下身还流着血。我害怕地哭了出来。哭声吵醒了屋子里的人,小妈仔细询问和查看后,对大家说:“没事,她是生理期来了。”说完,小妈将自己的卫生巾给我,温柔地对我说:“别怕,这是每个女孩子都要经历过的,说明你已经长大了。”随后,她给我一个灌满水的热水袋,让我捂在肚子上。那一刻,我竟然特别想当她的女儿。

    第二天,爸爸高兴地告诉我:“丹丹,你小妈答应带你去安徽啦。”那一瞬间,我百感交集。接下来的几天,小妈天天忙着打电话,托老家的熟人、朋友,帮我联系合适的学校。办妥一切后,我随他们到了池州。

    小妈工作很忙,相比之下,小叔清闲多了,他在一家工厂当保安,虽然收入不高,但很轻松。也因为如此,小妈一回家就指使小叔干这干那,小叔不服气,两人经常吵架。每当这时,我就躲在自己的房间里,大气不敢出。一天半夜,我被一阵吵闹声惊醒。

    只听见小叔说:“你这个贱人,你在外面胡来,当我死了吗?”“你哪只眼看到我胡来了?一起去的还有我的同事,别喝了点酒就胡说八道。”小妈反驳道。随后从他们屋子传来摔东西、谩骂和哭喊声。

    此后,我便三天两头听到从他们房间里传来的打斗声。一天夜里,他们又打起来了,我听见小伟的哭声,再也忍不住,鼓足勇气推开了他们的房门。小叔把小妈按在床上,挥起拳头打在小妈身上。见我进去,小叔便摔门而出。

    小叔和小妈的关系越来越恶劣,离婚成了他们的口头禅。寄居在此的我,心情十分复杂。他们若真离婚了,我该何去何从?

    这一天还是来了。小妈和小叔准备离婚,两人还闹上了法庭。一天,小叔在上课时间来到学校找我,对我说:“丹丹,那个女人会找你作证,说我打她。你千万不要答应。”看着小叔恳求的眼神,我只得点了点头。

    当天晚上,小妈对我说:“丹丹,我和你小叔的情况你都知道了。小伟还那么小,他不能没有妈妈。你也看见过你叔叔打我的样子,你能不能帮小妈做个证?只要告诉法官你看到的实情就行……”

    我低下头不作声,小妈叹了口气说:“我知道,让你站出来指证你小叔很难。但小妈不能看着小伟的未来和你一样……”和我一样?是啊,像我一样寄人篱下,像我一样成为无父无母的孩子。小妈的话让我想起自己的身世,那晚,我偷偷哭了许久。

    那几天我无心学习,上课经常走神。班主任赵老师见此,把我叫到办公室。得知原委后,赵老师鼓励我要诚实,说出事实真相。其实,当看到弟弟小伟在小妈的怀里露出幸福的笑容时,我就做了决定,不能让小伟和我一样,从小就没了妈妈。在班主任的鼓励下,我答应了小妈为她作证。最终,小妈获得了小伟的抚养权,而他们居住的房子也判给了小妈。

    我开始和她作对

    不久,小叔辞了工作准备去上海打工。我不知道该何去何从,就在我打算收拾东西准备外出流浪时,小妈发话了:“你要去哪?我和你小叔离婚了,但你还是小伟的姐姐。我和小伟有饭吃,就不会少了你的。”在小妈的要求下,没人要的我留了下来。

    有次周末,我忘了拿钥匙,去小妈的舞蹈室时,我遇到了班主任赵老师,原来她的女儿在小妈那学跳舞。我越想越不对劲,赵老师是小妈的客户?那是小妈让她说服我站出来的吗?

    为了得到答案,晚上小妈回家后,我鼓足勇气问她:“是你让赵老师说服我的吗?”小妈一愣,说:“你不过是说出了事实,这和赵老师有什么关系?”尽管她否认了,但脸上的表情说明了一切。

    我开始讨厌回家,也调换了班级。压抑自己这么多年,终于可以放飞自我了。班上有个叫做阿飞的男生对我特别好。知道我不开心,他就和我聊天,给我买各种零食,带我去上网。

    由于我经常旷课,老师的电话便打到小妈那里。那天晚上,小妈严厉地训斥了我,并丢下一句:“你给我听着,从明天开始,我负责你的接送!”

    第二天早上,小妈早早起来送我去学校。送我进教室时,她说:“放学后等着我。” 放学后,我没有见到小妈的影子。这时,阿飞追了上来,他说要带我去一个新开的网吧。阿飞还不顾周围家长们的眼光,牵起了我的手。就在这时,小妈突然从人群中冲了出来。她一把推开阿飞,大声斥责:“你给我放手!”

    回家后,小妈训斥我:“丹丹,你还有没有女孩子的羞耻心……”她的话严重地伤害了我的自尊,我嚷道:“我没有羞耻心怎么了?你不是一样吗?不仅在外面乱来,还骗我赶走小叔……”在我厉声声讨她的时候,“啪!”小妈给了我一个响亮的耳光。

    我的眼泪瞬间流下,随后冲出家门。

    那天晚上,我进了一家网吧。阿飞得知我的遭遇后,第一时间来陪我。夜里3 点,我在网吧迷迷糊糊睡着了。

    突然有个女人尖叫:“她在这里!”我睁开眼一看,是小妈。她的眼眶布满了血丝,同行的还有一名警察。

    原来,我冲出家门后,小妈也追了出来。哪知我们小区岔路多,她跟丢了。她四处寻找未果后,去派出所报了警。警方认为失踪时间没有达到24 小时,不予立案。她急得差点给人跪下,最终警方通过天眼,发现我最后进了一家网吧。

    我被警察教育了一番后,默默地跟小妈回家。到家后,我以为等待我的会是一场狂风暴雨,哪知小妈却平静地说:“周丹丹,我要是你,越没人疼,越没人爱,自己越要爱自己,让瞧不起的人另眼相看。”

    我和她的关系很微妙

    为了证明给小妈看,也为了能离开这里,我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读书上。初三下学期,我的成绩稳步提高。最后通过努力,我考上了一所重点高中,我毫不犹豫地选择了住读。

    住校后,我很少回小妈的家。每个周末,小妈都会带着小伟到学校来看我,给我500 元的生活费。每逢换季,她也会给我准备好需要的衣服鞋子。我把花她的每一笔钱都清清楚楚地记在本子上,我告诉自己将来会连本带利还给她。

    刻苦努力了3 年,那年高考,我如愿以偿考上合肥的一所大学。收到录取通知书那天,看着笑得像花一般的小妈,我终于松了一口气。我终于可以扬眉吐气离开她了。

    事实上,我得意早了。因为大学学费对我来说是一笔巨款。我给父亲打电话,告诉他我考上大学的好消息。父亲很开心,随后给我卡上打来了1000 元,他说:“你后妈管得紧,爸只能拿出这么多。”

    就在我暗自为学费发愁的时候,小妈一次性将学费和生活费打到我的银行卡上。她说:“这算我借给你的!”那一刻,我特别想哭。

    其实她很爱我

    我和小妈的关系十分微妙,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对她的怨恨早就释然了,可又放不下面子,主动贴近她。小妈呢,对我特别好,可又总表现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直到那次,我偶然听到小妈的母亲和亲戚的聊天。那是寒假的一天,小妈的母亲带着一位老人来家做客。当时小妈不在家,为了让两位老人尽情聊天,我特意离开家。

    下楼后,发现手机忘带,我又返回家取。门外,我听到两位老人在客厅聊天。原来,小妈离婚后,身边不乏追求者,可一听说她带着两个孩子,许多人都打了退堂鼓。后来,有个未婚的男人真心爱小妈,要跟她结婚。可对方的家人死活不同意,他们接受小妈带着儿子,但接受不了还要养不相干的女儿。

    那位奶奶问:“你们怎么不送走丹丹呢?”小妈的母亲说:“哎,我们不知道劝了她多少次,可她就是不听,说什么也不肯送走……”那一刻,我泪如雨下。

    我悄悄退出了屋,在街上徘徊了许久,最后竟然来到小妈的舞蹈工作室。那天,我第一次仔细打量了小妈,发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小妈的面颊没有了从前的光亮,眼角也爬上了皱纹。直到此时,我才幡然醒悟:虽然我们之间没有血缘关系,但这么多年以来,小妈对我的付出,已远远胜过我的亲妈。我不知道,她还为我承受了多少?但我知道,我欠她的已经太多太多。

    我开始试着和小妈沟通交流,告诉她我在学校的情况,给她的舞蹈学校提改进意见。小妈经常开心地说:“你怎么这么聪明!”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俩的相处模式慢慢发生变化,像母女又像闺蜜。我从来没有对她说过感激的话,但我知道,她懂我。

    (摘自真实故事在线微信公众号)

    赞 (2)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0.46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