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儿弯弯(一)

扫描二维码关注,回复"免费" 可获得花火/桃之夭夭/南方人物周刊/等PDF杂志下载链接


如果可以,我愿庇佑你一生无阴雨,只盼你无忧常皎洁。

特别预告:

斯文毒舌网红馆长 装可爱讹人小月亮

温词月人生有三怕:怕黑,怕高,怕鬼。但从第一面开始,她过人的第六感就认定江时延是个值得信任的好人

文/ 繁浅 新浪微博:@繁浅浅浅

Part1.

连天的暴雨在这个早晨渐渐收了声,沉沉的云被风吹薄了些,太阳时隐时现,并不显得利落,疏淡的几缕光刺穿云层,一直洒到红棂玻璃窗前。

温词月拖着粉皮小行李箱,手中捏着的硬壳便笺上写着师傅给她的地址,她经历一夜硬座颠簸,从火车站出来时,天光已经亮透。

差点连我这把骨头都颠碎了。 时间还早,出了车站,温词月忍不住张开双臂舒展了下筋骨,全身酸痛的骨头咔嚓咔嚓一通乱响,等她舒爽地叹口气,睁开眼,发现已经被好几个人热情地围住了。

老妹儿上哪儿去? 腿最长的光头大叔离她最近,殷勤地发问,指着路边的摩托车, 老哥送你一程呗,啥玩意儿钱不钱的,跟哥见外,反正比那四个轮的划算多了。

不用啦 温词月费劲地仰头看着足有一米九的大叔,拒绝的话还没说完,话又被截走。

美女,今天跑这趟就算是开张的生意,给你打对折。 另一个年轻许多的矮瘦男人,身上还带着一股方便面的调料包味,搓了半天手,听到光头大叔的揽客技巧,也不甘示弱,赶紧自降身价。

温词月这才搞清楚状况,原来他们都是车站外常见的那些能说会道的揽客一族。温词月从小到大都是个不太会拒绝的人,再说大家都好辛苦,为了生活,天不亮就到处奔波,要怎么样才能做到委婉拒绝又不伤了大家的和气呢,她微微皱起眉头,陷入苦想。

这边还没等温词月想清楚,那边就听见站在一旁半天没出声的电三轮大姨疑惑地问: 丫头,你成年了吗?

啊 又是这个问题,今天只穿了平底鞋,温词月立刻把脚踮起来,企图让自己看上去既高挑又修长,礼貌地回答: 阿姨,我已经二十有余了。

真的假的? 电三轮大姨的尾音扬了扬,看着眼前软萌萌的小姑娘,眼里满是不相信。

这个世界对小短腿实在太不友好了。

温词月长得偏娇小,身高四舍五入算一米六,幸好比例还不错,四肢和脖颈都瘦长纤细,乖乖地站在那里像一只亭亭玉立的小仙鹤,一张小圆脸又白又嫩,几乎只有巴掌大,还留了一层薄薄的齐头帘儿,说话的时候细黑的眉毛轻轻一挑,一双眼睛像流云里的月亮,透着皎皎的光。

想来她今天穿得也不够稳重,浅紫色绣花T恤,领口还系着条粉色的订珠丝带,前面的印花图案是一只伸着脖子看起来傻兮兮的胖火烈鸟,下面搭配白色九分裤、平底鞋, 看起来的确显得有点学生气。

小仙鹤 非常诚恳地说: 比珍珠还真,二十多岁了。

大姨顿了顿: 我瞅着可不像,我跟你说,丫头,大姨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饭都多,你这样的小姑娘,我每年在这火车站门口能见一大把,和家里人闹点矛盾正常得很,千万别干傻事,离家出走什么的,太不懂事儿了,还危险。

阿姨, 听完大姨苦口婆心的一席话,温词月关注到的点很让人迷醉,她言辞恳切, 吃盐太多对身体不好。

大姨:

长这么好看,别是个傻子吧。

光头大叔后知后觉,琢磨出一点意思来,矮瘦青年也似乎懂了什么,温词月现在在他们眼中,从小仙鹤变成了需要拯救的小羔羊。

要不然,先报个警?小孩儿家不识人心险恶,一个人在外面太危险了,万一碰见坏人怎么办?

就是啊。

刚才还热衷于揽客的大家又开始七嘴八舌地替她操心。

多谢大家关心,但我真的成年了。 温词月赶紧掏出身份证给热心群众看,接着说, 这趟来是想去个地方,我是读建筑遗产保护专业的,听说这里有个叫听风巷的地方有栋古宅,我打算去那里近距离看看。

电三轮大姨半信半疑: 听风巷离这里可不近,再说,那以北的几个镇早几年被并成了一个影视基地,影视基地常年热闹,听风巷原本也没几户人家,后来都嫌闹腾,搬得差不多了,老房子有什么好看的。

见大姨又有泼冷水的苗头,温词月马上说: 阿姨,我就是随便看看,得做老师布置的作业呢。今天就坐您的车,麻烦您带我跑一趟远路。

在大姨看来,天下没有比写作业更正经的事情,听她说要做作业,大姨不好再说什么,唠叨了一路,提醒她多长个心眼注意安全,尽心尽力地把她送到听风巷,又怜惜她是个孤身在外的小姑娘,只是象征性地收了几块钱跑路费。

果然,不管怎么世风日下,世上还是好人多。感慨着的温词月再三谢过电三轮大姨,单手拎起行李,打开手机导航确定位置。

听风巷几乎在城市边缘,还要穿过一条曲折的小路,温词月看着地图寻了半天,才找到了这座古旧的宅子。

老宅子大概有上百年历史了,粉墙黛瓦,飞脊棂窗,南依重重山脉,北临层层浅丘,门前的月牙河早已干涸,但栽种的鸳鸯茉莉开得正活泼,缀着或雪白或蓝紫的花,香气迎面扑过来,弄得满头满脸都是。

应该就是这里了。

温词月仔细看了看古宅的朝向,估摸着这就是课堂上老师所讲过的 能聚旺气 的格局设计,可因为久无人居,现在已经成衰败之势,而且这宅子地处偏僻,再加上常年闲置,更是少有人来。

先悄悄观察一下布局,再做开工计划,最好拍两张照片,请师父过目,看他老人家是不是需要亲自过来。

温词月打算好,一只手撑在窗沿上,整个人呈悬空状,两条腿摇晃着,她用另一只手蹭了蹭窗玻璃,睁大眼睛向屋内看去。

玻璃上贴满了精致考究的花纹,温词月把眼睛瞪得铜铃大,企图看到里面一星半点的内容,可眼珠子都因为过劳而酸痛了,也没瞧出个所以然来。

要不进去看一眼, 脑海里有个小人儿冲她说, 反正这里也没有人来,谁也不知道你进去过,再说,你可是被邀请过来做这处古宅的修复的,先进去看看有什么不行?

就是!就是! 一百个小人儿拍案而起,叽叽喳喳地怂恿她。

温词月耳根子软,轻易被自己的内心戏说服,马上开始行动。

正门肯定是走不通,温词月先拍了拍朱红色的门,果然大门紧锁,幸好她算得上行家里手,早有准备。

她先把行李箱放到旁边的树下,再唰地拉开背包,以防万一,还翻出一条毛巾蒙面,又找了根细铁丝,把一侧弯了弯。

她耳聪目明,刚刚就发现靠北面的木窗户有一扇关得不够严实,窗台有些高,她从附近吭哧吭哧地搬来三块水泥砖摞起来,踩上去试了试,才借着这个高度勉强爬了上去。

这会儿她踩在窗沿上,半蹲下来,把那道缝隙抠了抠,小心翼翼地将铁丝伸进去。

往左两厘米,再往右一点点,温词月试探了几下,铁丝终于钩住了里面的铜插销,她心头一喜,屏住呼吸,刚想一鼓作气开窗翻进去,却听到背后有人幽幽地问: 喂,你在干什么?

暴雨过后的天裹着湿漉漉的气息,尽管太阳不情不愿地露了半张脸,但还留了些阴沉的底色,更别说这里后面还有一小片密林,树木生得茂盛,叶子绿得很深,像在浓稠的染缸里浸过,层层叠叠地簇拥在一起。几声鸟叫打破寂静,鸟叫声又尖又亮,但换个角度来说,是叫声凄厉,好像也没有错。

在这种气氛里,突然从身后飘来这么一声空灵缥缈的 喂 ,温词月立刻觉得整根脊椎骨都滋滋向外冒着凉气。

谁 谁在说话? 温词月扒着窗框,抖着肩膀,不敢回头看,嘴里还嚷嚷着给自己壮胆, 我 我可是曾经拿过散打 冠军的人,别想吓唬我。

温词月虽然自认为不算胆小如鼠,可用师父的话来说,比芝麻粒儿也大不了多少。

刚入行的时候,她跟着师父去西南小镇修复一栋书院。她那时还稚嫩,只会些粗浅的皮毛功夫,帮师父打打下手,通常是学画图、标注部件或者做做木构件。

书院在修缮后计划作为一个旅游景点对外开放,院中有一处瓷器收藏馆,温词月毕竟是个小女生,对那些漂亮到令人眼花缭乱的瓷瓶瓷碗瓷盆什么的简直无力招架。她每天乐颠颠地拎着木桶和毛巾,主动去擦玻璃罩,就是为了近距离多看那些瓷器两眼。

可还没过去几天,温词月对这些瓷器已经心生敬畏。

还不是都怪师父!

一个傍晚,刚结束一天的修复任务,师父他老人家叼着根烟,坐在天井边,恨铁不成钢地看着自家软绵绵的女徒弟和一条狗 在打架。

书院里的旺财是被人从山上捡来的,因为狗生可怜,又瘸了一条腿,所以很受大家的宠爱,院长还给它起了个威风凛凛的别名 大将军,让它成为这里的小护卫。

将军旺财是只精力旺盛的狗,脾气又暴躁,见人三分挠,但狗脑子也挺伶俐,在膀大腰圆的师兄面前夹着大尾巴乖巧做狗,专爱挑软柿子捏,最喜欢黏着温词月。

温词月从小就害怕带毛的动物,旺财又是条大型犬,四条腿又细又长,站起来前爪子可以轻轻松松地搭在她的肩膀上

旺财绝对是鬼见愁,她吃东西,它大摇大摆地过来伸着舌头试图分一杯羹;她擦玻璃罩,它摇着尾巴把头扎进木桶里消暑;她画图纸,它不客气地在纸上按满泥爪印

旺财,你这只坏狗!

温词月几乎每天都要和旺财打上一架,但结果常常是旺财兴奋地汪汪叫,把她撵得哭丧着脸满院子跑。

可只要师父冷起脸来,呵斥一声,旺财就赶紧趴在地上,拿肚皮蹭水泥地玩儿。如果师父不让它起来,它就一直趴在那里,哼哼唧唧地撒娇,乖得仿佛是个宝宝。

杨广年毕竟是做师父的,心疼自家小徒弟,实在不想让这个傻姑娘天天跑去擦玻璃罩。更何况,这个月有一队大学生志愿者每天过来帮忙整理书架,整理书目,两个愣头小子整天在珍瓷馆外徘徊,想跟温词月搭讪,赤裸裸的司马昭之心,离老远,他都能听见怦怦跳的声音。

杨广年活了大半辈子,一共收了五个徒弟,头四个都是肩能扛、手能提、脚下生风的壮汉,唯独老幺是个娇气的女娃娃。

做了这么多年的古建筑修复,他们这行少有姑娘家,往前十年算,杨广年根本不考虑收小姑娘为徒,可温词月是旧友所托,难以拒绝。

毕竟杨广年几十年前也蒙受温词月的爷爷温士诚不少照顾,对他来说,温士诚是挚友,也是恩人,因此,故友的临终所托,他怎么也不该辜负。再说温词月这个小女孩儿机灵乖巧,要是想哄你开心,句句话都暖乎乎地往你心口上撞,他一直拿她当自家孩子般疼爱。

所以对那两只意欲拱白菜的 猪 ,杨广年怎么看都觉得心气不顺。要是直说呢,温词月太单纯,肯定体会不出什么不对来,但要是想让她不去珍瓷馆,断了他人杂七杂八的念头,再简单不过了。

于是,杨广年制住旺财后,温和地把温词月叫到身边,说要和她聊聊天。

月亮啊,你看珍瓷馆里那些瓷器漂亮吗?

当然漂亮啊!温词月眼睛一亮,大力点头。

杨广年弹掉一截烟灰,接着说: 的确挺好看的,而且来头也不小。比如说那件卵白釉印花云龙纹高足碗,出土于元代任氏家族的墓地。

什么,墓地?那 那些瓷器,难不成都是陪葬品?

不知道为什么,刚才还兴高采烈、沉迷于瓷器的颜值无法自拔的温词月,突然间感到无风自凉,她不禁咽了下口水。

还有什么青白釉刻花碗、白釉方碟,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都是从辽怀陵里挖出来的东西,果然是自古墓地出精品啊。

墓地出精品?

月亮,你还真别说,古人的审美眼光确实挺不错的,为师给你数数啊,还有

别说了,师父! 温词月快要跳起来, 我要去画图纸了,拜拜。

她真的对师父的墓地精品小课堂一点点兴趣都没有。

一根烟已经烧到了最后,杨广年把烟头按灭在旁边的一方小砚台里,深不可测地笑了。

小月亮啊,怕黑怕高怕鬼,这是他们都知道的。

果不其然,从这以后,师父再也没有在珍瓷馆里见到过某只快乐的洗刷匠,而那两个愣头小子脸上的失落之色,更是让他心里舒坦不少。

也不看看自己什么模样,杨广年在心里冷哼一声,真是什么人都来痴心妄想他家小月亮。

风大了些,从一棵棵树梢上掠过去,带起了细长的哨声。

温词月仿佛被镶在了窗户上,抠都抠不下来,手臂和肩膀仍然隐隐发抖。

我问你鬼鬼祟祟在这里干什么,谁问你是不是散打冠军了?! 江时延的语气有点不耐烦。

他心浮气躁地抓了抓头发,最近这都是什么奇葩事,早知道上个月在大观园他就该听劝。

大观园是舟江市的古玩一条街,每天凌晨三点到六点营业,前两天在酒桌上听顾寻说,唐寅的《临韩熙载夜宴图》最近在这一带出现过。

关于这幅传世名画,顾闳中的原迹早已佚失,现藏北京故宫博物院传为顾闳中的《韩熙载夜宴图》被认为是存世最古的一件摹本,而唐寅的这幅摹本也因其精美而流传千古。

为了探听虚实,江时延特地挑了周末起个大早,到大观园来辨辨真假。

虽然天还未大亮,但是大观园里已经热闹起来,江时延随便逛了一圈,古玩摊子陆续支起来,摊上乱七八糟,凡所应有无所不有,带着一股子沧桑,都吆喝着自家的东西是正儿八经的老货。

江时延边走边看,偶尔还停下来津津有味地听两句故事。他穿着讲究,气质干净,深色牛仔外套内搭竹绿色夹克,再加上身材修长,仪表堂堂,走在街上很是惹人注目。

他走了百来米,《临韩熙载夜宴图》没见着影子,倒有古玩店的女老板冲他招手,娇滴滴地喊: 小帅哥,快来玩儿呀。

小帅哥江时延漫不经心地抬了抬眼,看了一眼穿着火辣的女老板,从嘴角倾出一点点笑意,说不上来是什么笑,反正不太正经: 大姨,您这个年纪都是小帅哥的妈了,谨言慎行不好吗?

我刚才乍一看还以为眼前这位是住在盘丝洞里的中年妖精。

出于仅存的良心,也或许是因为那句着实非常有眼光的 小帅哥 ,江时延还是把这后半句咽了回去。

女老板虽然年纪不轻了,但好歹浓妆之下,在同龄大姨里也算风韵犹存,怎么着也是被广场大爷们奉为女神的人物,哪承想这个小帅哥不仅不给半分面子,嘴还毒。

不过,她倒不太介意江时延的不客气,女老板坚信 颜值即正义 ,毕竟江时延长了一张 原谅脸 ,跟小年轻,尤其是好看的小年轻,有什么好较劲的呢,她当然是选择原谅他。

小帅哥,我看你印堂发黑,最近怕是有祸事找上门来,不如进来求个平安符,保管你逢凶化吉。

这番话简直是从《防诈骗手册》的经典案例里摘出来的,江时延根本不信这个,手插在衣兜里,倒也依言走近两步,一条长腿稍曲,踩在台阶上,薄薄的眼皮撑起,吹了声口哨,玩味地说: 大姨,那您看我面色泛红,是不是要走桃花运了?

一张俊脸上满是讥诮之意。

小帅哥美则美矣,但是太精明,不好骗。

中年妖精 再也沉不住气,手往旁边一指: 求你快走,别耽误我做生意!

大姨,你还没说

滚!

成功反击,他当时是心满意足地走了,可他现在想想,接下来确实过得不太顺,尤其是栽在他那个小魔王弟弟江北手里,简直被扒掉一层皮。

他好不容易即将重新做人,今天又在这平时鬼影都没有一个的地方见到一个小偷。

从背影看,那还是个女的。

抓还是不抓,这是一个问题。

你到底是干什么的?

江时延抬高声音,又问了一遍。

听出江时延语气里的不耐烦,温词月小心翼翼地问: 你是人吗?

江时延:

朗朗乾坤的,她怎么一开口还骂上了?

那不废话吗?难道你不是? 江时延的语气里火药味更盛,态度也更恶劣。

谁知温词月却长长地舒了口气: 吓死我了,是人就行。

江时延:

温词月终于回头,两人目光相撞,立刻响起一高一低两声尖叫。

你!

温词月忘了自己脸上还蒙着毛巾,大红牡丹花的图案,看起来十分喜庆,只露出圆溜溜的一双眼睛,而江时延更是惨不忍睹,及肩的头发乱七八糟,呈爆炸状,一脸胡子拉碴的落魄模样,更令人大跌眼镜的是,他还穿着兽皮短衫,下面是兽皮 短裙,然后配了一双 草鞋

即使温词月蒙着脸,江时延也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她对自己这副古怪扮相的震惊。

山崩地裂的震,惊天动地的惊。

真是丢尽脸了!

江时延发誓,回去一定要把江北摁在地上摩擦。

江北是他的亲弟弟,今年刚上高中的小屁孩儿,出生的时候检查出先天性心脏病室间隔缺损,年幼时几乎把医院当成家来住,把小魔王养大不容易,一家人都如珠似宝地宠着。

江时延一家基因优良,尽管魔王还是个小崽子,但在一次跟同学聚餐时无意中被星探拍下,后来被某经纪公司属意,希望能签下他好好培养。

江北高兴极了,迫不及待地想体验练习生的生活,江时延却皱了眉头,不愿他吃这碗饭。

演艺公司以退为进,提议给江北一个网剧的小角色,先试试水。江北和江时延打赌,如果这次月考他能考进前三百名,江时延不仅要答应他接这个角色,而且江时延本尊也要在剧中贡献出自己的荧屏首秀。

江时延根本没在怕的,爽快地答应,亲弟弟的水平,他还是略知一二,入学成绩一千名开外,扒着车尾进了市重点高中,考到三百名之内简直是痴心妄想。

没想到臭小子这次开了挂,正好考了第二百九十九名,一时之间,江时延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生气。

还能怎么办,都答应打赌了,做大哥的还能反悔不成?江时延只能愿赌服输,已经准备好向镜头前的无数观众献出自己这张英俊无比的脸,但是万万没想到,有没有脸根本不重要,他的首秀是扮演一个野人。

江北懂事地安慰他: 哥,要不是怕玷污你的英俊,我就推荐你演野猪了。

言外之意,你看我是多么善解人意的贴心棉袄弟弟。

江时延正在试戏,粘了满头脏兮兮的假发,为了更 野 一点,胡子也是化妆师一点点粘贴上的。他还穿着豹纹套裙,他皮笑肉不笑: 呵呵,谢谢你全家。

断断续续折腾了大半个月,今天江野人终于顺利杀青。江时延对着镜子里的豹纹野人咬牙发誓,以后他再和别人打赌,他就是野猪。

他再也不想在众目睽睽之下被导演指导演技: 那个穿着豹纹的野人再性感一点。

导演胖胖的身躯费劲地扭出一个S形: 要表现出妩媚撩人的感觉来。

嘴唇!嘴唇咬一点!

来,给我一个眼神。

停,再来一遍!

江时延在心里默默问候了导演及其整个家族。

看着平时立于神坛的大哥如此吃瘪,江北心中暗爽,他意犹未尽,在导演和编剧面前提议多给野人加点戏份。

看到编剧一副动心的神色,江时延不敢多留,瞅准机会撒腿就跑,连妆都没来得及卸。

他把车停在少有人来的听风巷,就是怕被人看到,见鬼了,就这样居然还能和眼前这个女生碰个正脸。

真是孽缘啊

温词月看他扮相古怪,最开始的确有点石破天惊,但很快镇定下来,再看向他,已经带了一点同情。应该是个乞丐吧。她又联想到火车站前竞相载客的那些人,再次感叹大家为了生活真的太辛苦了。

既然被发现,那就不能翻窗进去了,必须另作打算。温词月准备先从窗台上下来,再从长计议,她先放下一条腿来费劲地试探了两下,发现根本找不到那几块水泥砖的踪影。

坏了,温词月咬了咬嘴唇,一定是刚才爬上来的时候太用力,把砖块蹬倒了。

怎么办?她仅仅是一个身高四舍五入一米六的矮子啊!没有水泥砖的帮助,她就是个废月亮,根本下不去。

怎么了? 冷眼看她忙活了一阵,江时延忍不住开口, 下不来?

嗯。 温词月怯怯地点头。

她心里正暗想这个爆炸头会不会对自己伸出友谊之手,下一秒,忽然听见江时延哈哈大笑: 窗台上的朋友,点首儿歌送给你。

他打起节拍: 小老鼠,上灯台,偷油吃,下不来。

喂, 一向软绵绵的温词月真的有点生气了,她急喘两口气,脸蛋儿憋得通红,终于想到一句对抗他的台词,一把扯下脸上的毛巾, 你真幼稚!还无聊!

看到温词月露出脸来,江时延的眼神一顿。

真是个小姑娘,比他想象中的要好看一些,他看着温词月气鼓鼓的样子,竟然觉得有点可爱。

哇,好凶,害怕。 江时延不痛不痒地摊了摊双手。

温词月把脸转过去,一句话也不说。

哟,小美人儿这是生气了。

江时延把双手插进他豹纹小短裙的兜里,吊儿郎当地问: 要我把你抱下来吗?

来自钢铁直男的硬撩,还是等着被教科书式打脸的硬撩。

没想到温词月唰地一下把脸转过来,刚才的小脾气已经烟消云散,又是那种软绵绵的语调: 那多不好意思。

喂,不好意思就不好意思,你那个期待的眼神是怎么回事?欢快的语气又是什么情况?我这还非抱不可了?

温词月的眼神太过干净,扑闪扑闪地看着他,让不正经惯了的他有点后悔刚才那句轻佻的硬撩,也罢,也罢,就当是做件好事了。

他叹了口气,走到温词月的身边,看了看,然后拿过那条大红牡丹花毛巾缠在自己的左手上,然后伸过去,示意她握住。

温词月微微一愣,伸出柔白的小手,隔着毛巾放在他的手心里。

还好墙上有几处微微凸出来的青砖,江时延算好距离,抬脚踩在高度合适的一块青砖上,把原本只稍微探出头的青砖加长,懒洋洋地说: 踩我脚上。

啊,不好吧

别废 别说那些没用的, 江时延挑起眼, 速战速决,我还有别的事。

温词月哦了一声,慢慢地踩在他的脚背上,另一条腿借着这个缓冲迅速落了地。

江时延有点惊讶,她看起来软萌的一小只,没想到身手还挺利落。

重新站在大地上的感觉真是太好了,温词月仰头闭眼,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我请你吃饭吧, 做完好事的江时延刚想拔腿走,突然听到温词月的暖心邀约,他们的身高差距实在有点明显,小姑娘努力仰着头,冲他甜甜地笑, 就当是谢谢你了,叔叔。

叔 叔叔?

下期预告:

江时延见义勇为, 救 下[没卡在屋檐上]温词月,却不想被救者竟然称呼他为 叔叔!以至于后来江妈妈询问江时延对另一半的要求时,竟然脱口而出: 太有礼貌的不要,特别是一上来就管你叫叔叔的。我简直不敢相信,在我年轻英俊的生命里,居然还遭受过这样的侮辱。

赞 (76)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0.51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