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千春光不如你(四)

  • 花火·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10期】    
  • 桃之夭夭·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10期】    
  • 文/赏雨时节

    新浪微博/@赏雨小时节

    粉丝群号:593481446

    上期回顾:贺铭南拜访姜醒家,姜醒知道了贺铭南受到了姜家资助的秘密,对他的好感更甚。姜醒在电玩城偶遇了正在做兼职的贺铭南,与他聊天,姜醒才真真切切地体会到他 话题终结者 的实力。

    第三章 三千小弟,只取一瓢

    你继续。 贺铭南在姜醒的旁边坐下。

    姜醒做题,他也做题,教室里安静得只剩下笔尖的沙沙声。

    过了一会儿,贺铭南的题目似乎做完了,他捧了本书优哉游哉地看。

    姜醒: 贺铭南,你是我罩着的人,也就是我小弟,没错吧?

    贺铭南: 逻辑上这样讲没毛病。

    人家小弟都帮大哥抄作业、逃课、打架,为什么我家小弟跟个大爷似的做监工?

    贺铭南默默收起一只跷在课桌上的腿,接着又收回另一只腿,两只腿端正放好,摆出最弱小可怜又无助的模样,他眨巴眨巴眼: 是这样的吗?

    姜醒点头。

    贺铭南收起笑容: 那你去找别人吧。

    贺 钢铁直男 假装柔弱 钮钴禄 铭南,第N次把天聊死。

    姜醒: 你就是想气死我,好继承我的《黄冈密卷》!

    贺铭南: 你去,找你别的小弟去,醒姐小弟三千,别取我这一瓢。

    去就去。 姜醒一拍桌。

    她又说: 喂,我真的去了。

    贺铭南: 我送送你?

    姜醒气呼呼地跑出去了。

    她三步一回头,磨磨蹭蹭地往前走,等了半天也没人追上来。她带着一颗支离破碎的心站在楼下,冷风吹过,她无聊地揪地上泛黄的草。

    没人疼,没人爱,她是可怜的小白菜。

    姜醒发现,她好像吵架跑出家门的耙耳朵丈夫啊,在楼下驴拉磨似的转了一根烟的时间,又灰溜溜地跑回去。

    姜醒回教室的时候,贺铭南伏案的姿势都没变。

    她不免泄气。

    贺铭南抬了抬眼皮: 回来得挺快。

    姜醒: 你管人家拉屎快不快!

    贺铭南:

    过了一会儿,姜醒受不了两人的沉默,率先低头,用她的兔子笔戳贺铭南的手背。

    贺铭南。

    贺铭南不为所动。

    姜醒又戳他的手背,他不理。

    铭南,南南。

    阿南南南

    妈呀,贺铭南受不了了。

    好好说话。

    我错了。 姜醒认错。

    贺铭南: 你错在哪里了?

    我没有三千小弟。

    那你有多少?

    姜醒竖起一根手指: 一个,就你一个。

    贺铭南怀疑地看着她。

    姜醒拽着贺铭南的袖子不撒手: 你要是不相信,我把我的心声唱给你听啊!Oh only you 我的眼里只有你,没有他,你是电,你是光,你是唯一的神话

    魔音入耳,没有一个字在调上,姜醒的歌声简直要掀翻屋顶。

    贺铭南捂住姜醒的嘴,两人四目相对。

    滋啦滋啦 姜醒动动耳朵,听,有电流声。

    悄悄升起的月亮扯过一片云,遮住自己害羞的脸。

    很久很久以后,姜醒才反应过来,她上当了!她就要贺铭南这一个不听指挥的小弟有什么用,不等于光杆司令吗?

    坑爹!

    但已经迟了,贺铭南记住了,说好一个,只有一个,一辈子一个。

    校贴吧, 绝无可能对照组观察八卦帖 jxmn专楼 有路人更新

    放学之后路过十三班,听见有歌声传出来。

    没想到,jx(姜醒)摧残小nn(小南南)的手段又升级了。

    楼下: 此话怎讲?

    醒姐放弃物理攻击,改为精神攻击了。

    史上最可怕的精神攻击 姜醒唱歌。

    校友甲: 瑟瑟发抖,害怕。

    校友乙: 都这样了,还要坚持坐在一起,对照组不愧是宿命中的死敌。

    群众的猜想总是这样,适逢其会,猝不及防。

    姜醒眼中的贺铭南 我小弟。

    贺铭南眼中的姜醒 小姑娘。

    吃瓜群众眼中的他们俩 宿敌同桌来了!注意,掩护掩护,惊起一滩鸥鹭。

    就在全年级都在准备月考的阶段,姜醒遇到了两件事。

    一件事,姜醒和贺铭南的华尔兹组合入了体育老师的眼,于是决定让他们加入汇报演出,月考之后会演。

    姜醒原来的舞伴是个女孩子,既然决定要男女组合,老师便给出了妥善的安排。

    姜醒皱眉,她不是喜欢出这种风头的人,再说,汇报演出这种事,听起来就不像是她会干的事。只是她看了眼身边的奖学金全优生,也许他会喜欢,那她就勉为其难地参加一下吧。

    而另一边贺铭南的想法呢,他的第一反应就是麻烦,他讨厌应付一切麻烦的人和事。

    但是, 姜老师 的动作真的很标准优雅,虽然她平时看着虎里虎气,但如果他拒绝小姑娘,她一定会失望的吧。

    想了想,贺铭南还是决定勉为其难地答应体育老师的请求。

    从来没有被如此嫌弃过的会演:小同学,你们怎么回事?

    另一件事,高二的程舟和几个男同学在隔壁三中打篮球的时候被人堵在操场了。

    三中和林城私立中学的恩怨由来已久,隔着一条街,谁也瞧不上谁。

    听到这个消息,白棠棠紧张得不行,火急火燎地要去看情况,姜醒拦住她: 你打算怎么进去?

    白棠棠愣住: 走进去?

    就穿着你这身校服?

    白棠棠低头看看: 呃

    姜醒带着她: 跟我走。

    姜醒她们急匆匆地往外走,与贺铭南擦肩而过,贺铭南的耳朵边上飘过她们零星的词语 三中 程舟 。

    到了三中,姜醒才知道这次爆发的矛盾和上次他们在电玩城遇到的那个四眼书呆子有关。

    上次他因为在电玩城缠着白棠棠说些莫名其妙的话,被程舟警告。本以为这事儿就这么结束了,没想到在这儿等着。

    三中校篮球队的人个个人高马大,和程舟几个在篮球场上对峙,双方在球场上就不愉快,新仇旧恨加在一起,虽然他们还没动上手,但火药味蹿出老远,差不多可以做一顿烟熏羊排了。

    你要给那个四眼书呆子出头? 程舟单手抱着篮球。

    白棠棠着急: 醒醒,怎么办,他们不能在这里打起来。

    群架、斗殴,不同学校间的群体冲突,几顶帽子砸下来,程舟绝对逃不过处分。

    姜醒一声叹息,年轻人就是冲动、热血,对方一挑衅,就要开打,也不想想,这是别人的主场,最好的结果也不过是 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两败俱伤。

    姜醒拍拍衣服,走到两队人马的中间,她松开牵着白棠棠的手,把白棠棠送到程舟的跟前。

    程舟惊讶地看着白棠棠: 你怎么来了?

    姜醒随口接了一句: 儿行千里母担忧啊。

    程舟和白棠棠都无言地望着她。

    她哈哈一笑: 我的意思,白棠棠担心你,担心得头发都要白了。少年不知头发贵,老来秃顶空流泪。

    在场的众人,包括三中的篮球队员们都不由自主地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头发,还好,还好,头发还在。

    过了一秒,突然有人反应过来: 姜醒,不关你的事,你走开。

    姜醒惊讶: 没想到我的名字,你们也知道,见笑,见笑。 她一拱手, 西北玄天一朵云。

    本来不想搭理姜醒的,但是,三中的人还是忍不住接了下去: 乌鸦落在凤凰群。

    满桌都是英雄汉。

    谁是君来,谁是臣。

    谁让她选的是《智取威虎山》的片段,不由自主就念出来了,三中的人直跳脚,大意了!

    好好的约架被她这么一掺和,真的成了《我是戏精》的拍摄现场。

    姜醒: 既然你们知道我的名字,那我就直说了,不知道你们能不能给我一个面子

    姜醒话音未落,就听三中的人果断拒绝: 不能。

    程舟必须出来挨打!

    程舟一行也蠢蠢欲动,空气紧绷,战斗随时可能爆发。

    这时候,三中的篮球教练匆匆赶来,高高壮壮的教练一边走,一边抱怨: 我都准备回家了,你们这群不省心的。

    三中的篮球队员盯着姜醒眼睛都红了,他们自己的矛盾,自己解决,喊教练来算什么好汉。

    没错,是姜醒喊的人。

    姜醒笑脸相迎,像一只快乐的小鸟热情地冲向教练: 教练!求你了,把他们借给我们动漫社吧!

    没错,她刚刚想说却被打断的话其实是 各位能不能给个面子加入我们社团?

    教练: 什么社?

    动漫社。

    干什么的?

    Cosplay,就是角色扮演。

    他们能扮演什么?

    姜醒一脸认真: 《黑子的篮球》。

    她补充: 要不 《灌篮高手》也行?

    教练皱眉: 他们省队选拔在即,必须全心地投入训练,不能有任何差池,你们都清楚吗?

    姜醒微笑: 当然,谁不知道,省队的考察严格,这时候谁想节外生枝。 她加重了 节外生枝 四个字的音,然后话锋一转, 但我们两校一衣带水,友谊深厚,同学们肝胆相照,情深意长,联合动漫社也是一件有意义的好事,是不是?

    众人看着姜醒,这么多成语,语文老师一定很感动。

    省队选拔 几个字如同紧箍一样套在三中体育生的脑袋上,他们不得不偃旗息鼓。

    教练突然注意到站在后面、不知道做什么表情的程舟一行,问道: 他们不是我们学校的,来干吗的?

    姜醒抢先解释: 都是社团同好,来排练的,是不是? 姜醒用眼神警告他们别乱说话。

    程舟他们只好说: 是。

    教练感慨,终于松口: 孩子们的热情令人动容啊,等你们的作品展出的时候一定要通知我们。

    一场风波消散无形,在场男生的话题已经从 不服来战 找打 过度到了 新番追到哪里了 黑子哲也好帅 。

    姜醒无语,他们不会真的要cosplay吧。

    白棠棠问她: 我们什么时候有了动漫社?

    姜醒: 刚刚。

    就在姜醒准备功成身退时,她一抬头,看见站在篮球场另一边的贺铭南。

    姜醒高高兴兴地跑过去: 你怎么来了?

    午饭要没了。

    贺铭南言简意赅,姜醒听了,自动翻译 学校现在禁止叫外卖,你再不回去,食堂收摊了,你就要没饭吃了。

    姜醒星星眼,小弟真的好贴心。

    她眨眨眼: 所以你是来接我的吗?

    嗯。

    那我们走吧。

    这时,三中的人突然围了过来,姜醒没听见他们在另一头小声说: 是南哥,南哥来了。

    所以,姜醒警惕地看着他们,反射性地把贺铭南护在身后。

    贺铭南自然地握住她的手腕: 没事,他们找我的。

    贺铭南冲他们点点头: 人我先带走了。

    三中的人突然变得客气: 南哥,不留下来吃饭吗?

    贺铭南还没回答,只听对面的人又说: 我们食堂的菜口味不错。

    我喜欢番茄牛肉,你们呢?

    青椒炒蛋也好。

    突如其来的七嘴八舌的和谐画面是怎么回事。

    贺铭南: 我家小孩作业还没写完,我们要先走了。

    谁?

    谁家小孩?

    贺铭南,你变了。

    你变得有野心,想做我爸爸了。

    姜醒眼中闪过精光: 贺铭南,做我爸爸,你想都别想。

    贺铭南:

    无言以对。

    过马路时,贺铭南仍没有松开姜醒的手腕,叮嘱她: 看路,别看我。

    哦。 姜醒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问贺铭南, 不过,他们为什么叫你南哥?

    贺铭南神色无比自然地说: 我跟他们打游戏认识的,游戏里面我叫南歌,歌曲的歌。

    原来如此,我就说嘛。

    这种蹩脚的解释,也就姜醒会相信。

    最近,贺铭南的名声在学校里面越发响亮起来。

    月考后,物理老师拿着贺铭南的卷子要报分的时候,有同学忍不住起哄喊: 满分!满分!

    物理老师愣了一下: 你们偷看我卷子了吗?

    贺铭南,来拿卷子,满分。

    同学们即使有人猜到他又是满分,但得知结果的那一刻还是忍不住惊呼一下。

    贺铭南,第一 这句话他们已经听得麻木。

    校园里没有秘密,一上午的课没上完,又多了好多女生来看贺铭南。他和姜醒这周的位置正好轮换到窗边,就靠着外面的走廊。

    姜醒的余光瞥见好几个别的班的女生已经来来回回在窗外绕了好几圈,还有人兴奋地指着贺铭南的方向说: 就是他,就是他。

    姜醒:

    姜醒趁贺铭南不注意,瞪了她们一眼,又不是动物园的猴子,有什么好参观。

    课间,还有个看起来羞涩乖巧的女生在窗边小声地问姜醒: 你好,请问 你们班的贺铭南在吗?

    姜醒没好气地答: 不在。

    女孩子又怯怯地道: 那能不能麻烦你帮我交给他一个东西?

    姜醒心道,不得了,贺铭南才来没多久,盯着他的女生都能建个后援会了。

    她本想拒绝: 不 也不是不可以。 她话锋一转。

    姜醒看着手里的能量巧克力棒,还有上面贴着的粉色爱心便笺纸连连摇头,她得找地方把它们处理掉。

    可没等她行动,贺铭南就回来了。

    你藏了什么东西在身后? 贺铭南奇怪地问。

    姜醒不爽地拿出东西扔到他的怀里: 你粉丝给你的,让你不要太辛苦哦,铭南哥哥。

    贺铭南只扫了一眼,便说: 不吃。

    嗯?你不喜欢甜食吗?

    贺铭南从外面回来有点热,他扯了扯衣领: 又不是你给的,不吃。

    如果是我给你,你就吃?

    他歪头: 嗯。

    姜醒心中疯狂地咆哮:贺铭南,这个动作!啊 卖萌是犯规的,你知不知道?

    她努力维持表面的镇定,拼命地告诉自己,她是一个没有感情的杀手,不要被卖萌的人的笑容击倒。

    哦,这样啊 她淡淡地道。

    姜醒如同满怀担忧的老母亲一般松了一口气,紧接着,又不放心似的叮嘱: 同桌啊,你一定要听我的,千万不要早恋,外面的世界很复杂,好多感情女骗子。

    这句话飘到了白棠棠的耳朵里,她满脸问号,姜醒,你这千年的狐狸,装什么聊斋?!然后,她又同情地瞥了一眼贺铭南,瞧瞧,多么善良单纯的男孩子,姜醒讲什么,他都信。

    贺铭南认真地点点头: 我知道,歌里面唱过 山下的女人是老虎,遇见了千万要躲开 。

    山下的女人是老虎,我也是?

    白棠棠竖着耳朵:得了吧,你比老虎还厉害。

    贺铭南摇头。

    我不是女人?

    贺铭南又摇头,他说: 你是大哥,我们最尊敬的人。

    白棠棠想给贺铭南竖起一个大拇指。

    壮士,除了你,还有谁能把姜醒怼得说不出话来?!

    姜醒心想,果然,贺铭南生下来就是为了气死她的。

    今日份生气气,达成。

    姜醒捂住胸口: 快拿我的速效救心丸来!

    总成绩排名公布,姜醒、贺铭南这一对最佳对照组再次成为话题的中心。

    已经习惯了别人目光的姜醒无奈地扶额,怎么办呢,她生来就是要成为焦点的。

    姜醒这次终于不是倒数第一名了,她荣升倒数第二名,因为倒数第一名的同学题目写了一半拉肚子,后面的题一道也没做。

    只是没有人注意到,姜醒做一道题的时间比他们快得多,只是她随意挑几道题写上答案之后,就不再动笔,早早地交卷,甚至故意将一些题目的答案填错。

    小弟们稀稀拉拉的掌声响起来: 恭喜醒姐,长足进步!

    首战告捷!

    战绩辉煌!

    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姜醒制止了他们的彩虹屁,说: 经过我的深思熟虑,以后你们不许叫我醒姐。

    啊?

    那要叫什么?

    姜醒妩媚地一笑: 叫我醒妹妹,尤其在贺铭南的面前,知道了吗?

    从今天开始,她要做一朵柔弱的娇花。

    第二天一早,姜醒一大早就到了班上,拦截住贺铭南。

    贺铭南同学,我有题目不会,能不能向你请教一下?

    五分钟后。

    讲题就讲题,为什么要来小花园? 贺铭南疑惑。

    姜醒在桂花树下左摆弄、右摆弄了一会儿衣服,暗示了半天,贺铭南都没看出来她在干吗,只看她一会儿摸摸衣服,一会儿摸摸头发。

    你头痒? 贺铭南猜测。

    我头不痒,我头疼。 姜醒扶额。

    怎么搞的,没睡好?

    姜醒: 看见你,我头疼!

    贺铭南一脸无辜。

    姜醒无语地放下拨弄头发的手,抖抖裙摆: 你没觉得我今天的衣服很好看吗?充满了女人味。

    贺铭南盯着看了半天,仔细品了品,在姜醒的期待中回复: 和昨天的不一样吗?

    姜醒: 昨天是校服,今天不是,你说呢?

    贺铭南恍然大悟: 啊 都是白的。

    是、是、是,一百个口红色号,在男生的眼里,都是红的。

    道理她都懂,但还是意难平。

    她问: 贺铭南,你喜欢理科还是文科?

    理科。

    数理化,你最喜欢哪一科?

    物理。

    姜醒冷冷地一笑,呵,物理理科男。

    最后,这场由姜醒发起的高等中学小型学术交流会还是勉强地进行了下去。

    两人坐在小花园的石桌上,姜醒一侧头就能看见他又密又长的睫毛,他眨眼的时候,睫毛像一把顽皮的小扇子,扑闪扑闪。

    贺铭南讲了一会儿,突然问她: 你听懂了吗?

    姜醒顿时回神,目光躲闪着小声答: 懂了 一点点?

    就在贺铭南要继续追问的时候,姜醒拽他的校服衣摆: 你听,有声音。

    贺铭南: ?

    一阵轻微的咕咕声,姜醒委屈地扁嘴: 贺铭南,我饿。我都还没吃早饭,营养跟不上,头脑怎么跟得上。

    姜醒说话时距离贺铭南不远不近,她微微向上挑的眼角流转着灵动的光,不知怎的,让贺铭南联想到山里的妖精。

    《倩女幽魂》里小倩冲书生的回眸一笑,大约如此。

    贺铭南拿她没有办法,只好掏出鸡蛋糕分给她: 吃吗?

    姜醒飞快地吃掉。

    贺铭南跟她客气一下: 还要吗?没吃饱的话,我这里还有。

    但姜醒就不是客气的人,最后,她题没做多少,把贺铭南在食堂买的鸡蛋糕全给吃光了。

    看着姜醒捧着鸡蛋糕左手一块、右手一块嗷呜嗷呜吃得香的模样,贺铭南觉得他刚刚的眼神可能出现了一点小差错,因为她即使是妖精,也只能是仓鼠精。

    贺铭南先回到教室,他的同班室友见到他破天荒这么迟才进教室,奇怪地问: 干什么去了?

    贺铭南: 投喂去了。

    室友: 小动物?

    贺铭南不由得浅笑: 算是吧。

    周一升旗仪式照常举行,检查校服的同学走到十三班跟前的时候,旁边的同学不知道在跟她说什么,把她逗笑。

    不巧,这天轮值的同学是贺铭南的忠实粉丝,一直看姜醒不顺眼,她看见姜醒校服里面穿着别的衣服,心中一喜,终于有机会找姜醒的麻烦了。

    姜醒,没按规定穿校服,记一次。

    我的外套和裙子不是校服吗?

    不是全套。

    轮值的短发女生,一边在本子上记着姜醒的名字,一边冷笑嘲讽: 看看你们班的人都像什么样子,学生不像学生,尤其是你。

    短发女生来自三班,全年级成绩最好的班,在这个以成绩论成败的环境里,她自然觉得自己有底气鄙视和批评任何人。虽然十三班和三班的数字只差了一个 一 ,但成绩一个头一个尾,天差地别。

    你怎么说话呢。 十三班的同学愤愤不平。

    见他们起了口角,班主任皱眉,走过来问他们发生什么事。

    说着说着,短发女生突然对他们说: 你们班的人就不能学学贺铭南怎么穿的吗?

    贺铭南莫名被拉仇恨。

    这时,班主任调停说: 同学,你名字也记了,我们班的同学有什么不妥的地方,我回头会讲。

    三班的女生对芳姐护犊子的说法很不满意,皱眉说: 高老师,我觉得你的管理方法很有问题,难怪是吊车尾的班级。

    班主任年轻面嫩,被人当众打脸,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反应过来,憋着气,眼角微微发红。

    同学们顿时哗然。

    这时,贺铭南做了一个让人意外的举动,他走出队伍背过身,一下脱掉了自己的短袖校服,然后套上校服外套,在姜醒的身旁站定。

    他的动作实在太快,快到姜醒只看见他脱了上衣之后里面的白色背心一闪而过。

    贺铭南瘦而不弱,后背的线条结实流畅,如果到球场上去,还不知道要迷倒多少女孩。

    他一脸严肃地说: 同学,我现在也没穿全套,麻烦你把我的名字也记上。

    这 这怎么一样 三班的女生被贺铭南的举动气得说不出话来,脸涨得通红, 你们班的人真是没救了!

    这是我的个人行为,不代表我们班,更不代表我们班的班主任,你可以说我,但不要说其他人。你刚刚指出了我们老师的管理方法,那我也想请教一下你轮值的方式方法。

    队伍里有人附和,声音不大不小: 就是,拿着鸡毛当令箭。

    三班的女生气呼呼地看着他们,俗话说 双拳难敌四手 ,又遇上贺铭南这个不按常理出牌的,她讲不过这群人,一跺脚,愤愤地走了。

    散会时,有男生走过去,对着贺铭南的肩膀轻轻地撞了一下: 哥们儿,够有骨气啊。

    他们看着贺铭南,而贺铭南看了一眼姜醒,确认姜醒的情绪没有受到太大影响,才扭头对他们微微笑了一下,无所谓地耸肩。

    严俊昊痴痴地看着贺铭南的背影: 完了,我要黑转粉了。

    小鬈毛: 大哥,你说我们如果请求跟贺铭南混,他能收下我们吗?

    严俊昊拒绝: 不行,难道我们铁三角兄弟今日就要被人收编解散吗?

    小鬈毛: 不是的,我们是改组。

    改组?

    改成 林城私立第一学习小组 。

    我觉得这个名字好,响亮。

    板寸头投赞同票: 不错,我听说粉随爱豆,相信我们跟随贺铭南的步伐,从此以后,学习进步,人也跟着精神了。

    突然,严俊昊感受到一阵冷气,正在跟贺铭南讲话的姜醒突然回头瞪了他们一眼。

    小鬈毛猛然想到什么,说: 现在贺铭南的主要扶贫对象是醒姐,我们这样算不算是在跟醒姐抢人,挖醒姐墙脚?

    严俊昊连连摆手: 不可能,醒姐高兴还来不及呢。

    为什么?

    你想啊,醒姐最讨厌什么?

    学习。

    贺铭南,那就是学习的化身,四舍五入,就是醒姐最讨厌的人。

    所以

    严俊昊兄弟三人相视一笑。

    学神,他们来了!春天,他们来了!

    下期预告:贺铭南因为操场脱衣事件受到批评,姜醒会如何安慰他?姜醒的月考成绩没有达到班主任的要求,贺铭南还能继续和她做同桌吗?

    赞 (25)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0.44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