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陆登登学长(一)

  • 花火·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7月B版第14期】    
  • 桃之夭夭·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7月B版第14期】    
  • 文/苏清晚

    新浪微博:@苏清晚SU

    官方粉丝群:765776333

    简介:

    楚鱼藻喜欢陆登登,尽人皆知。

    陆登登喜欢楚鱼藻,只有他知道。

    斯人若彩虹,彩虹哪里比得上她?!

    北城九月。Q大。

    楚鱼藻穿着一字肩的连衣裙,从车上走下来,身后是帮忙提行李的楚爸。

    鱼藻,你数学不好,还非要读金融系,到时候毕不了业,别怪爸爸今天没提醒你。现在复读还来得及。 楚海洋一边笑着调侃自己的女儿,一边提着行李送女儿进学校。

    楚鱼藻回头给了自己爸爸一记白眼: 爸,你们不就是想让我读法医吗?我就是不读。

    楚海洋无奈地摇头: 你啊,就是喜欢跟你妈对着干。

    这一点楚鱼藻无法辩驳,她妈妈何清仪是北城法院的一名法医,也是国内第一代法医,在业界极负盛名。

    而楚妈妈的心愿就是让楚鱼藻继承她的衣钵,学法医。

    今天何清仪工作忙,就没有一起过来送她。

    爸,你就送到这儿吧,我自己进去没问题的。 楚鱼藻为了防止楚爸继续唠叨,连忙从他的手中把行李抢过来,自己走向了学生宿舍。

    楚海洋拿这个女儿根本半点办法都没有,只能摇摇头笑着上了车,开车离开。

    然而,楚鱼藻在确定楚海洋的车子已经开远了的时候,停下脚步,拐了个弯,径直走向另一个方向的男生宿舍楼。

    她之前从没进过Q大,今天也是第一次来,根据指引牌到了男生宿舍楼下,看到一个个人高马大的男生拖着行李箱有说有笑地上楼去。

    楚鱼藻打开微信聊天记录,找到了学姐跟她说的陆登登的宿舍号。

    而后,楚鱼藻大摇大摆地向男生宿舍走去,然而刚走到门口就被宿管阿姨喊住了: 欸欸欸,这位同学,这里是男生宿舍,女生宿舍在另一头。

    楚鱼藻朝宿管阿姨甜甜地一笑: 阿姨,我不是新生,我是来找我未婚夫的。

    啊? 宿管阿姨打量着眼前的女生,年纪不大,白白瘦瘦的,还拎着行李箱,一看就是新生的样子, 你未婚夫是谁啊?

    楚鱼藻自豪地笑道: 他叫陆登登,就住这栋楼。

    是登登的女朋友啊。 宿管阿姨一听到 陆登登 这三个字,立刻变得 温柔 了很多。

    楚鱼藻心想,陆登登还真是老中青通杀啊 这一声 登登 叫得她浑身发毛。

    不是女朋友,是未婚妻。 楚鱼藻厚着脸皮纠正,然后继续问道, 那阿姨我可以进去了吗?

    可以,可以。二楼右拐第二间。 阿姨一边嗑着瓜子,一边用老母亲般的目光看着楚鱼藻。

    楚鱼藻忍不住又起了一层鸡皮疙瘩,立刻提着行李箱上了楼。

    到了二楼房间门口,她礼貌地敲了敲门,从里面传来一个陌生男生的声音: 请进。

    楚鱼藻小心翼翼地推门走进去,供四人居住的宿舍,干干净净,果然是有陆登登的地方。

    清爽。

    男生只穿了一件背心,跷着二郎腿,正在语音打游戏,听到有人来了,以为是家长送舍友过来的,只说了一句 请进 ,之后又进入自己的游戏世界,压根没理会门口的人。

    楚鱼藻好奇地推着行李箱走到男生的身边,低头看了一眼他的电脑屏幕,凑到他的身边幽幽地说道: 哟,吃鸡啊?

    我晕! 男生被吓得一激灵,连忙将耳机摘下来,扔到了桌上,差点从椅子上蹦了起来。

    他一抬头,对上了楚鱼藻亮晶晶的眼睛,眼前的女孩子脸蛋白皙漂亮,正笑眯眯地看着他。

    你别怕,我是良家妇女。 楚鱼藻一句惊世骇俗的话让男生更慌了。

    他连忙扯过一旁的T恤套到身上,推了推眼镜,艰难地开口: 你 你找谁?

    哦,我找陆登登。 楚鱼藻将行李箱推到一旁,盯着男生的电脑屏幕,像在自己家一样坐了下来,开始帮男生玩, 你要警惕点啊,这样下线是会死的。我玩游戏最讨厌的就是龟毛的人。

    男生盯着楚鱼藻,原本完全摸不着头脑,在听到 陆登登 这三个字时松了一口气: 又是哪个喜欢陆登登的同学?

    楚鱼藻一边玩游戏,一边抬头给了他一个白眼: 谁是他的同学,我是他的未婚妻。

    未婚妻?! 男生笑出了声, 我没听说老大有女朋友啊。

    都说了是未婚妻,不是女朋友。 楚鱼藻觉得这个男生的脑袋有点秀逗,懒得多加理会,此时游戏里只剩下六个人了,楚鱼藻顺顺利利地带队友吃了鸡。

    她舒舒服服地放下鼠标,伸了一个懒腰,仰头看着男生: 他睡哪张床?

    男生觉得眼前的女生挺有意思,长得漂漂亮亮的,怎么一副脑袋不大好用的样子。

    他伸手指了指旁边的床: 这张。

    哦。 楚鱼藻起身, 他人呢? 她一边说着,一边大摇大摆地 巡视 着陆登登的书桌。

    书桌上可以说是纤尘不染,完全符合陆登登重度洁癖的性子,几本书放得整整齐齐,还有一台台式机,看来平时没少在宿舍里开黑。

    去打篮球了。开学第一天,没什么事。 男生抱着手臂继续打量着楚鱼藻, 你是大一新生吧?

    我是把 新生 这两个字贴在额头了吗,怎么都说我是新生?! 楚鱼藻长得原本就显嫩,看上去的确很小。一张巴掌小脸上,五官干净分明,算不得多出众,却是极耐看的类型。

    男生笑着不说话,看着楚鱼藻默默地从自己的包中拿出一个相框放到陆登登的桌上正中间的位置。

    相框里是她的照片,一头乌黑的齐肩长发,穿着吊带长裙在海边对着镜头笑。

    好了,以后如果还有女生来骚扰陆登登,麻烦兄弟们告诉她们,陆登登名草有主了。 楚鱼藻掸了掸手上的灰尘,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噗 兄弟们 男生不由得摸了摸脑袋,笑出了声。

    行。包在兄弟身上。 男生拍了拍胸脯, 你叫什么名字?待会儿老大回来了,我得告诉他你来过。

    楚鱼藻。 楚鱼藻又想起了什么,从包里拿出一个便当盒放在陆登登的桌上,回头叮嘱男生, 一会儿记得让他把便当吃了,放久了会坏的。

    行。 男生点头, 嫂子,你好,我叫杜仲。

    你好,棉树皮。

    杜仲瞬间无语。杜仲是一味中药,别名叫棉树皮, 嫂子还挺懂医啊,难不成也考上了我们医学院?追夫而来?

    楚鱼藻拉起行李箱的拉杆,摇头: 不是,我是数学系的,未来的金融天才。

    杜仲笑出声,这嫂子太皮了: 可以。

    不过,我妈是学医的,跟陆登登一个专业、一个方向,做DNA鉴定的。 楚鱼藻提起自己的妈妈骄傲得不得了, 我走了,拜拜。

    拜拜。 杜仲朝着楚鱼藻的背影挥手,心想着陆登登选女朋友的口味还真是独特啊 这女孩风风火火,毛毛躁躁,还有点可爱。

    不愧是陆登登。

    女生宿舍。

    楚鱼藻是最后一个到宿舍的,其他两个女生都已经收拾好了,坐在椅子上聊天。

    三个女生都是北城本地人,包括楚鱼藻。只有一个女生是从云城山区过来的,看上去要简朴很多,一张脸素面朝天,却也干净温柔。

    四个人简单地自我介绍后,楚鱼藻便开始收拾床铺和桌子。

    楚鱼藻的自理能力不算好,从小到大都是走读,这还是第一次住校。其实,家离学校并不远,只是她想体验一下宿舍生活,培养一下合群意识。

    她收拾得很慢,等收拾完毕,已经是一个小时后的事了。

    楚鱼藻坐在书桌前面,从包里拿出一个相框,和放到陆登登桌上的是同款,同样也放在了书桌的正中间。

    照片上的陆登登穿着高中校服,坐在教室最后一排,正在跟同桌讨论习题。陆登登五官干净分明,露出了白色的卫衣领,蓝白相间的校服普通至极,在他身上却显出了独特的气质。

    当时青春,少年正好。

    对床的付倩倩凑到楚鱼藻的身边,哇了一声。

    哇,鱼藻,这是你男朋友吗?!好帅啊。 付倩倩的叫声引来了另外两个人。

    顾洛两眼发光: 天哪,你有男朋友?!

    最安静的是从云城来的沈招娣,但她看了一眼相框后,也忍不住羡慕道: 鱼藻,你跟你男朋友是高中同学吗?

    楚鱼藻在一片羡慕声中很是满足,她的陆登登就是这么帅。

    没错,她的。

    算吧,做了两个月的同学而已。他比我高一届,之前一直在国外上学,高三才回来高考,在我们班补了两个月的语文,我是他的同桌。

    楚鱼藻说的时候,口气里是满满的骄傲,因她是陆登登的同桌而骄傲!

    天哪,好羡慕啊,跟同桌谈恋爱,呜呜呜。 付倩倩一脸花痴,这个时候她的微信响了一声,她低头看了一眼,连忙对宿舍里的三个女生说道, 马上开学典礼了,辅导员在群里催大家过去了!

    顾洛爱漂亮,连忙补口红去了,而楚鱼藻则是拿出手机,给陆登登发了一条微信消息。

    学长,我来啦!

    发完消息,她就收起了手机,因为她已经习惯了,陆登登基本上是不会回复她消息的。只会在她真的有事情找他的时候,他才会偶尔爱心泛滥地回复她一下。

    男生宿舍。

    陆登登和宿舍其他两个男生打完球回来一身汗,进门就将球扔到了地上准备去冲澡,却看见杜仲摘下耳机停了游戏,扭过头来笑嘻嘻地看着他。

    陆登登穿着无袖球衣,人高腿长,浑身都汗津津的,却是极有荷尔蒙的味道。他拧开一瓶矿泉水灌了几口,水渍从嘴角流到了下巴,在小麦色的肌肤上停留了几秒。

    他被杜仲看得很不悦,拧紧瓶盖,皱着眉问: 有事?

    杜仲仍是一脸贱笑: 你猜刚才谁来我们宿舍了?

    陆登登对这个问题并不感兴趣,他没有亲人在国内,在Q大相熟的人也不多,他的性格一向如此,不喜欢过多地跟别人接触。他一脸冷淡地拿了浴巾,准备去洗澡。

    倒是一旁正在擦汗的厉靳凯挺感兴趣: 谁啊?是不是又是哪个系的系花,大几的学姐?

    女生们来找陆登登已经不是新鲜事了,宿舍里的男生们也都习惯了,但是,每次听到,还都挺感兴趣的,厉靳凯对这种事情最是感兴趣。

    陆登登一脸淡漠地从桌上拿起手机,低头时,目光蓦地落在书桌上的 异物 上。

    一个相框放在书桌的正中间,女孩冲着镜头笑得灿烂,两颗小虎牙很明显,一身吊带长裙衬得她温柔纤细,身后是蔚蓝的大海

    是老大的未婚妻。 杜仲的话一出口,原本正在喝水的另一个男生高正顿时噗的一声,将水都喷了出来,喷了厉靳凯一身。

    我晕! 即使厉靳凯被喷了一身,也抵挡不住他的八卦之心,他扯了扯嘴角走到陆登登的身边,伸手搭在陆登登的肩上, 厉害啊,陆登登,平时过得像个柳下惠,一来就来个未婚妻。我就说,那些女生朝你投怀送抱,你怎么会坐怀不乱,敢情是家里红旗不倒啊?!

    滚。 陆登登冷冷地扔了一个字出来,推开厉靳凯汗津津的手臂。

    楚鱼藻的胆子是越来越大了。

    陆登登的目光定在那张照片上,面色阴沉了一些。

    厉靳凯顺着陆登登的目光看去,刚看到相框里的女孩子,下一秒相框便被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原地扣住,让人无法看清照片上的人。

    啧,别这么小气嘛。看看你未婚妻嘛。 厉靳凯是唯一敢跟陆登登胡闹的人,他是从小被宠坏了的北城高门子弟,纨绔骄纵,而陆登登的脾气恰好又沉稳安静,安静到很少会说话,像是万年不融的冰山,他们一宿舍的人都有些惧怕陆登登的气场。因此,从开学第一天,杜仲和高正就喊陆登登老大。

    这倒不是因为别的,就是因为他们害怕陆登登这默不作声的样子

    陆登登也不解释,打开手机看了一眼,看到楚鱼藻发来的消息,他照例没有回复,习惯性地删掉了楚鱼藻发来的消息。

    厉靳凯知道陆登登的脾气,在陆登登这边问不出来话,于是转战杜仲那边。他凑到杜仲的旁边: 杜仲,你跟哥说说,陆登登的未婚妻,哈哈哈,怎么样的?

    怎么样 的意思,自然包括长相和性格。

    杜仲不需要回忆,他对楚鱼藻的印象太深刻了,调侃道: 你一定想不到,老大的未婚妻是跟老大完全相反的性格。她特别活泼可爱,还帮我吃了一把鸡,还喊我兄弟,长得也很漂亮,蛮可爱的。

    陆登登俊逸的眉慢慢皱了起来,随后拿着浴巾去了洗手间,没再理会他们。

    厉靳凯难以想象,陆登登跟一个可爱 的女生,在一起会是什么样子。

    陆登登这个人古怪得很,永远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平时也不乏可爱的女生跟他搭讪,但都不见他理睬过。

    杜仲又继续说: 你见到真人就知道了,跟我们老大配得很。那个女生还做了便当放在老大的桌上了。

    厉靳凯回头看了一眼,果然有一个小小的便当盒,他忍不住嗤笑: 她以为男生是小鸡的饭量呢。啧啧,完了,连我们陆登登这棵铁树都开花了,可怕。

    中午十一点,Q大千人报告厅。

    报告厅内早已人头攒动,每个班都按照院里安排的位置坐好了,楚鱼藻她们宿舍的来得比较晚,刚坐下,开学典礼就开始了。

    校长在台上致辞,楚鱼藻在下面玩《王者荣耀》。

    付倩倩在一旁摇头叹息: 打游戏的时候,你永远不知道你的队友在干什么。

    此时,台上的主持人开口: Q大百年来培养出了无数顶尖人才,今年台下也坐着很多知名校友。往届在读的学生中,也不乏出色的人才。今年六月,我校医学院法医系的陆登登同学,参与到一个刑侦案件中,陆登登同学利用出色的专业知识,在这个案件中发挥了举足轻重的作用,下面有请陆登登同学上台为新生演讲。

    楚鱼藻原本玩得起劲,在听到 陆登登 三个字时,立刻退出了游戏,关掉手机屏幕,把脖子仰得比谁都要高。

    付倩倩正看她打游戏看得起劲,见屏幕忽然暗了下去,不满道: 欸欸欸,你怎么挂机啦,不是说挂机可耻吗?

    挂机可耻,不看男色更可耻。 楚鱼藻无比认真地说道,双眼放光一般地盯着台上,恨不得直接站起来。

    陆登登竟然要上台演讲,学姐竟然都没透露消息给她!

    男色? 付倩倩顺着楚鱼藻的目光看向台上。

    当看到从台下走上来的男生时,她一时觉得有点眼熟: 我怎么感觉好像在哪里见过他?

    沈招娣凝神,推了推眼镜,她也觉得怪眼熟。

    台上的男生穿着最简单的T恤、牛仔裤,人高腿长,哪怕是从台下人群中走上去,也是极出挑的,远远望去便能看出,男生的五官分明干净,脸部轮廓非常清晰明朗,一头干净的短发很清爽。

    陆登登! 台下忽然有女生喊了一声,所有人都大笑着看向那个女生,女生的脸立刻涨得通红,一脸含春的样子。楚鱼藻像是看仇敌一般剜了那个女生一眼,看她那样子,像是来做新生入学志愿者的学姐。

    楚鱼藻积压了一肚子气,陆登登还真是招蜂引蝶。

    她也不甘心地大声喊: 陆登登!

    那个学姐和所有人立刻看向她,仿佛台上的陆登登根本不是主角。

    楚鱼藻的脸皮可比那位学姐厚得多,她享受着这样的目光,还翻了一记白眼,低声啐了一句: 我吹萨克斯的,别想跟我比肺活量。

    噗。 顾洛笑出声。

    一直盯着陆登登的付倩倩忽然意识到了什么,伸手指着台上,激动地推了一把身旁的楚鱼藻。

    付倩倩嗓门大,是典型的北城女孩,大大咧咧的,也不管这是在什么地方: 鱼藻!这不是 这不是你未婚夫吗?!

    这一声,楚鱼藻确定,千人报告厅内,哪怕没有一千个人听到,三四百个人肯定都听到了

    她们坐的地方离台上不远,她十分确定陆登登也听到了。

    这一次,她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但还是激动地朝着舞台上挥手,笑意满满地迎上陆登登沉郁的脸色。

    陆登登可真是太好看了,楚鱼藻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一脸正色地坐在她的身边,她先是愣愣地看了他几十秒,随后笑着介绍自己: 你好啊,学长,我叫楚鱼藻,楚楚动人的楚,鱼缸里的那种鱼藻。

    陆登登当时没理她,甚至都没看她一眼。

    但是,后来,他们在语文课上做《诗经》的课外阅读时,陆登登翻开《诗经》,将其中一页推到楚鱼藻的面前。

    楚鱼藻一瞧,是《诗经》里的一篇文章,叫《鱼藻》。

    鱼在在藻,有颁其首。王在在镐,岂乐饮酒 楚鱼藻低声念着。

    陆登登瞥了她一眼,似是在看她的反应。

    楚鱼藻的耳根略微红了红,她一个理科生,对语文实在是没什么兴趣,也从来不看《诗经》这些课外阅读书,也从来没人告诉过她,她的名字竟然出自《诗经》。

    当时的楚鱼藻心里一甜,觉得陆登登一定是在乎她,所以才会在翻到她的名字时特意拿给她看。

    谢谢你呀。原来我的名字这么好听,竟然是从《诗经》来的。 楚鱼藻撑着下巴看向身旁的陆登登, 你好有心哦,竟然还特意给我看。

    十几岁的少年头发剪得干净利落,额前有一点点碎发掉下来,他的鼻梁高挺,紧抿薄唇看书的样子,在楚鱼藻看来是最好看的样子。

    陆登登身后是暖融融的夕阳,阴影落在他的脸部轮廓上,皮肤不算白皙,但看上去很健康,感觉上甚至比她的还要好。

    楚鱼藻有一次趁他睡着的时候,偷偷地碰了一下他的脸,滑滑嫩嫩的。

    当时的陆登登冷淡地扔了一句: 我只是觉得,你将自己的名字比作鱼缸里的鱼藻,很蠢。

    所以,陆登登根本不是好心翻给她看,单纯是为了嘲笑她没文化。

    安静! 主持人厉声喝道,然后看向楚鱼藻的方向。

    楚鱼藻大大方方地迎接了主持人的注视,还朝主持人吐了吐舌头,做了一个鬼脸。

    付倩倩连忙捂住嘴巴: 鱼藻,对不起,对不起

    没事啊。 楚鱼藻挑眉, 如此一来,别的小妖精就不敢靠近陆登登了。蛮好,蛮好。

    台上,陆登登并没有受影响,依旧沉着地做着演讲,简单地讲述了在那次刑事案件中他的专业所发挥的作用,主旨是鼓励同专业的学弟学妹努力学习。

    说起陆登登的专业,楚鱼藻觉得挺奇怪的。

    她妈妈是法医专业,后来去了法院,专业做DNA鉴定。这一点这么多年以来,她身边的老师和同学都是知道的。

    因为何清仪在业内极有地位,而且帮刑警队侦破过不少大案子,做过很多司法鉴定。

    早些年的时候,何清仪也做过个人隐私的亲子鉴定,不过那也只是帮同事的忙而已。

    陆登登自然也知道她妈妈的工作,谁都不曾想过,陆登登竟然会选择法医专业,而且方向竟然也是DNA鉴定师。

    录取通知书刚拿到的时候,楚鱼藻还调侃过他,问他是不是崇拜她妈妈。但是,当时他的脸色很难看,也就没有后文了。

    台上的陆登登身姿笔挺,沉稳的气质中又带了一点随性,并不是典型的好学生的样子。

    陆登登做什么都是很随性的样子,他高中是这样,现在在台上演讲也是这样

    楚鱼藻愤愤地想,肯定又要收割一批迷妹

    做DNA鉴定,经常会面对人性丑恶的一面。在连续接触了一些司法鉴定的案例后,我也感受了很多次这种 恶 。永远不能用感情去揣度人心,我想,这也就是DNA鉴定最科学和最理智的一面。 陆登登口气轻松,楚鱼藻认真地听着,觉得很自豪。

    没想到自己最亲近的两个人,选择的竟然都是DNA鉴定这个行业。

    另外,我更希望在亲子鉴定领域有所研究。亲子鉴定,关乎一个家庭的存亡离合。我希望在未来,不会有亲子鉴定的冤假错案,也不会有家庭因此分离。谢谢。

    陆登登下台,台下立刻掌声雷动。

    楚鱼藻听着后半句话觉得怪怪的,陆登登为什么非得添上这么一句?

    而且,陆登登竟然对亲子鉴定这么感兴趣?难道不是司法鉴定更有前途吗?

    男人的世界,真是难懂

    接下来是老师演讲,楚鱼藻见状,对身边的付倩倩低声说道: 倩倩,你帮我盯着点儿老师,我去找陆登登了。

    付倩倩连忙点头,看着楚鱼藻猫着身子从千人报告厅离开的样子,忍不住对顾洛和沈招娣说道: 他们两个真的好甜哦。

    是啊,是啊。

    楚鱼藻是小跑着出来的,生怕陆登登走远了。

    好巧不巧,她出去的时候,陆登登刚好也从后门走出了报告厅。

    学长! 楚鱼藻朗声叫道。

    陆登登顿了一下脚步,回头就见楚鱼藻飞一样地跑向了他。

    她跑得很快,几乎是冲过来的,刚想要熊抱陆登登,她的脑袋便被陆登登推开了。

    他紧抿着薄唇,看起来并没有话要跟她说,紧绷的脸上没有表情,只有一双深邃漆黑的眼睛,像是会发光。

    九月中午的阳光仍旧炽热,两个人正站在太阳底下,楚鱼藻的额头上很快便冒出了细密的汗珠,空气刘海也有些沾湿了。

    她抓住他推开她的手,顺势笑意盈盈地挽住他,也不管他是什么脸色。

    学长,你讲得真是太精彩了,你真是太帅了。就是有点可惜,你没有跟我互动,连眼神互动都没有。 楚鱼藻抱怨着,像树懒一样缠着陆登登的手臂。

    陆登登很绅士,不会直接推开她,而是低头看了一眼她的双手: 松开。

    不。 楚鱼藻瞪他, 一整个暑假,你都没见我。我好不容易考上Q大,见着你了,你都不让我挽一下。小气鬼。

    你这是骚扰。 陆登登的口气似笑非笑,但是楚鱼藻敢打赌,这一定不是笑。

    这个家伙太阴森了,笑,是不可能笑的。

    不是骚扰,我这是学长的专属舔狗。 楚鱼藻一双圆溜溜的眼睛盯着他,笑弯了眉眼, 你看到我放在你宿舍的相框和便当了吗?我早上特意起了个大早给你做的。

    陆登登比她高很多,一米八六的个子,站在一米六的楚鱼藻旁边,相差甚大,他需要低头看她。

    正午的阳光太过炙热,陆登登的口气显得有些不耐: 以前你胃不好的时候,你妈会做饭给你送过来,每次都是这个味道。

    楚鱼藻恨,又被拆穿了。

    但是 他竟然记得她胃不好欸!

    你还记得我胃不好啊,学长,你太贴心、太暖了吧?

    陆登登没理会,这时身旁走过几个男生,朝楚鱼藻的方向看了过来。

    他们的目光像粘在了楚鱼藻的身上,有说有笑的,表情戏谑。

    楚鱼藻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陆登登的身上,根本没注意粘在自己身上的目光。

    陆登登顺着这几个人的目光看向楚鱼藻的衣领。

    她穿着一字肩的连衣裙,露出了瘦削的肩和大片雪白的皮肤,太阳直射强烈,久站之下,她的肩和脖子被晒得有些红。

    学长,要不要一起吃午饭呀?

    楚鱼藻刚鼓起勇气问完,陆登登却忽然伸手将她的领子直接拉了上去。

    楚鱼藻觉得自己的一字领被抬到了脖子上。

    下期预告:陆登登为什么对楚鱼藻有些排斥?他对她究竟是什么样的感情?为了追到陆学长,楚鱼藻又会做出什么爆笑的事情?下期连载详见《花火》04A。

    赞 (185)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32.41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