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夏天先一步靠近你

扫描二维码关注,回复"免费" 可获得花火/桃之夭夭/南方人物周刊/等PDF杂志下载链接


作者有话说:我生活的地方,夏天分外漫长,所以,到了冬天,我还是在写夏天的故事。这是一个很温馨的校园轻推理故事。很多谜团都能推理出真相,但是,人的感情无法推理,我们必须亲自去确认、去传达。

喜欢你这件事,在我察觉时,已经成为不可动摇的事实。

比夏天先一步靠近你

文/池薇曼

新浪微博:@池薇曼

Scene 01

后脑勺一阵刺痛,将顾兰汀从书中的世界拉回现实。

她看向身后,和风透过大敞的窗户吹进来,午休的图书馆很少人,这张临窗的阅览桌前只坐着她一个人。

但她确定,有谁揪了她的头发。

她找不到恶作剧的人,只好继续看书,正入神之际,又被揪了头发。

这次,她忍无可忍了。

顾兰汀走到窗边一看,窗外如茵的草地上,躺着一位少年。他的面容在绿树的掩映下分外动人,薄唇泛着粉红色的光泽,正闭眼假寐。

她洒了几滴水到他的脸上,少年睁开眼,漆黑的眸中似有星光。

同学,你干吗拔我的头发?

少年坐起来,茫然地回答: 我没有啊。

这里没有别人,不是你,那是谁?

少年抹了一把脸,视线越过她,落到书桌上的小说封面。

学姐,你喜欢看推理小说? 他这么叫她,估计是低年级的学生。

顾兰汀的父亲是个推理小说迷。她小时候,每晚睡觉前,父亲都会给她读推理小说。

不过,这和少年揪她的头发没关系。她道: 你别转移话题。

真的不是我。不过,犯人是谁,我大致有头绪。 睡眼惺忪的少年轻笑, 你快坐好,犯人应该会再度出现,我来帮你抓住。

她重新入座,却因为太在意少年的话,反而看不进书。

凉风如一只温柔的手轻抚后背,不知不觉间,顾兰汀趴在桌上睡着了。

后脑勺尖锐的痛楚,让她惊醒。

她起身,看见那个叫江为瑜的少年在窗外睡得正香。他也太不可靠了吧。

下课铃声回荡,午休结束。

顾兰汀还了书,跑出图书馆,将江为瑜吵醒: 你别睡了,刚刚又有人揪我的头发。

少年朝她扬起手机,笑容爽朗: 学姐放心,我早有准备。

他打开录制的视频,刚播放几秒,电量用尽,手机屏幕漆黑一片。

学姐,能不能留一下你的联系方式?我充了电以后,把犯人的照片发给你。

顾兰汀打量他,心下明了: 你该不会是想要我的手机号码,才自导自演这场戏吧?

初中时,找顾兰汀要联系方式的男生不少,让她不胜其扰,升高中时,她干脆考了女校。

原来的学校一再发生食物中毒事故,父母担心她的安全,让她这学期转学到穗森高中。找她要联系方式的男生里,像他这么别出心裁的,还是第一个。

少年耳根泛红: 我没有。

行,放学后,你带着犯人的照片来这里找我。

她倒要看看,他会拿出什么照片来自圆其说。

Scene 02

放学后,顾兰汀来到图书馆的后面。

江为瑜早已等在那里: 学姐,我给你看犯人的照片。

顾兰汀接过手机,翻了个白眼: 犯人果然是你。 他给她看的是他的自拍照。

少年凑过来一看,脸红了,他滑动屏幕: 是这张照片。

照片上是一只灰色的小鸟,正在啄她的头发。

据说,部分鸟类会拔动物的毛发造窝,顾兰汀向他道歉: 对不起,我冤枉了你。

少年却突然举起手,她吓得缩了缩脖子: 你想干吗?

她冤枉他确实不对,但他不能使用暴力!

江为瑜笑得眉眼弯弯: 我想和学姐击掌,庆祝我证明了自己的清白。

她不情不愿地举手,他俯身,用力击向她的掌心。

顾兰汀极少和异性有肢体接触,他滚烫的掌心,让她心跳加速: 你好像中午时就知道揪我头发的是小鸟,你怎么猜到的?

我在树下午睡,被啄过不止一次,相当疼呢。

江为瑜觉得如实告诉她,她肯定不相信,因此特意搜集了证据。

明知道会被小鸟啄头发,他还在那里午睡,真是怪人。

顾兰汀本以为她和少年不会再有交集,没料到,她翌日便不得不主动去找他。

昨天,她在图书馆看小说,把一枚银书签落在书里。图书馆前台的借书登记显示,江为瑜借走了这本书。

下课后,她根据借书信息,找到江为瑜所在的高二(1)班。

少年正抱着篮球打算冲去操场,看到她后,笑逐颜开: 学姐。

顾兰汀朝他伸手: 我的书签。

什么书签?

难道他还没看到书里夹的书签?她催促他: 把你昨天在图书馆借的书拿出来。

他眉飞色舞地问: 学姐怎么知道我昨天借了书,你很关心我?

少废话,快点。

江为瑜将书拿给她,她翻了个遍,却没找到书签。

我昨天放学借了书,之后去打球,会不会是掉在操场了?

当时,他从包里找护腕,包里东西太多,他干脆把所有东西倒出来。

顾兰汀没好气地吩咐她: 给我带路。

预备铃响起,他们约好午休去找。

顾兰汀将手机号码告诉江为瑜,让他记得给她打电话。

他笑得比日光灿烂: 除了打电话,我以后还可以发信息给学姐吗?

可以,这是你的自由。

她回不回复他,则是她的自由。

Scene 03

午休时,他们在学生餐厅门口碰头,出发去操场。

初冬的日光依旧猛烈,顾兰汀从包里拿出一把红伞打开,制造出一片阴凉。

经过荷塘时,走在她前面的少年停步。

顾兰汀险些撞到他的脊背,连忙刹住车,用力得脚趾生疼: 你怎么突然停下?

学姐,你知不知道我们学校有个禁忌 千万不要穿红色衣服经过荷塘。 他伸手指向顾兰汀的身后, 来了!

她以为他故弄玄虚,这时身后传来尖锐的嘎嘎声,她回头一看,两只凶神恶煞的白鹅张开翅膀飞了过来!

怎么回事?

少年一把拉住大惊失色的顾兰汀,拔腿狂奔。

他们逃到离荷塘很远的地方,才甩掉白鹅。

江为瑜告诉她,两只大鹅一看到红色物体靠近它们的领地,就会发动攻击。

顾兰汀心有余悸地抽回被少年拉住的手,轻抚胸口: 好险啊。

没事,如果它们追上来,我会保护学姐。

男生都喜欢装酷,顾兰汀刻意刁难他: 你打算怎么保护我?你打得过两只大鹅?

打不过,我还可以当替身挨揍,给学姐争取逃走的时间。

顾兰汀听得忍俊不禁: 你这话还是留着对喜欢的女孩子说吧。走吧,我们去找书签。

少年欲言又止,乖乖地给她带路。

两人顶着烈日,将江为瑜昨天放背包的那片草地翻了个底朝天,却一无所获。

她沮丧地坐下,江为瑜也在她的旁边坐好: 那枚银书签很值钱?

跟钱无关,它对我而言很重要。

少年忽然想起了什么: 学姐,我们学校的图书馆,同一本书都至少有三册以上的藏书,你找过其他两本了吗?

她还真没有。她碰巧在前台的登记簿看到江为瑜的借书记录,心急如焚,立刻去找了他。

他们来到图书馆,果然找到了银书签。

少年朝顾兰汀举起右手,笑容可掬: 学姐,我们击掌庆祝你找回书签。

顾兰汀挺嫌弃这个幼稚的动作,但她挺感谢他,还是跟他击了掌。

见江为瑜对书签挺感兴趣,她大方地递给他: 很漂亮吧,我爸给我的转学礼物。

银书签薄如纸,上面绘有荷花图,底下是一行字:鱼漪读书会会员卡。

他低垂着眼,浓密的睫毛在雪白的日光下近乎透明,宛若某种透明小鱼的骨骼: 学姐,这个 鱼漪读书会 ,我好像在哪里看过。

他的话让顾兰汀燃起希望: 你好好想想,是在哪里?

顾兰汀的父母是这所学校的毕业生。他们上学时,学校刚开创学生社团,各种社团如雨后春笋般涌现。

她来穗森高中前,父亲将书签送给她,说跟她玩一个游戏,看她能不能在穗森高中找到他当年所在的 鱼漪读书会 的活动基地。

顾兰汀四处寻找 鱼漪读书会 ,遗憾的是,她至今仍没有找到。

江为瑜眉头紧锁: 我想不起来。

人的记忆很神奇,越想记起的事情越难想起。

顾兰汀不再催促他,与其依靠别人,不如自己去找。

Scene 04

春光乍暖的新学期,江为瑜又发来信息。

他的信息如下:兰汀,周日,你能来我家吗?我家书房有和 鱼漪读书会 相关的东西。

拿到她的手机号码后,江为瑜不时给她发信息,对她的称呼也大胆起来,变成了 兰汀 。之前的信息,她懒得回复他,全都假装没看见。

看到这条信息,顾兰汀的第一反应是拒绝。

她发信息问他:你不能把东西带出来吗?

江为瑜的回复有点奇怪:这个办不到,你来了就知道。

顾兰汀考虑了十秒钟,在享受周日下午这高三学生仅有的半天假期和冒险去江家间,选择了后者。

她来到江家所在的小区。全国各地的楼盘布局大致雷同,这里的一草一木,让她感觉似曾相识。

少年带她来到书房,他蹲下,指着书柜的侧边: 妈妈说这个书柜是他们结婚时,好朋友送的。

顾兰汀俯身,看见一行正楷字:鱼漪读书会会员合赠。

她正想说什么,听见少年委屈地问: 兰汀,你真的不认得我吗?

玄关处传来开门的声音。江为瑜环顾书房,掀开厚重的天鹅绒窗帘: 兰汀,快进来!

顾兰汀藏到窗帘的后面,灰尘的味道让她的鼻腔发痒:她又不是贼,为什么要躲起来?

一道温柔的女声问江为瑜: 老二,你没去补习班?

老师让我们自习,我回来做作业。妈妈,您今天不用去香薰馆帮忙?

我把甜橙精油忘在家,回来拿。 江妈妈顿了顿, 你怎么了?脸色好差。

江为瑜支支吾吾地回答: 我没事

顾兰汀听得好笑,他的演技也太差了。

她一笑,便难以控制地打了个喷嚏,惊出一身冷汗。

江妈妈敏锐地察觉到什么: 书房里有谁?

没有,是懒懒打了喷嚏。

江妈妈的脚步声靠近,每一步都好像踩在顾兰汀的心上。还好,江妈妈应该是随意在门口瞄了一眼,并没有进来仔细检查。

她走后,顾兰汀从窗帘后走出来,跟少年四目相对,同时松了一口气。

他说的懒懒,是书房角落的一只英短,正无辜地睡觉。

他朝她举起手: 幸好没暴露。

顾兰汀可没心情跟他击掌: 你为什么叫我躲起来?

说来话长。 少年从书架里抽出一本相册,回到刚才的话题, 兰汀,小时候你来过我家呢,这里有合影。 他摊开相册,指着一张照片问她, 你记得吗?

顾兰汀仔细一看,发现一位脸颊白嫩似棉花糖的小女孩: 还真是我。

她读小学前的记忆都像透过毛玻璃看见的风景,模糊一片,根本想不起任何事。

难怪江为瑜从第一次见面起,对她的态度莫名亲近: 你在图书馆外面午睡,是因为我在里面看书? 这么说,她那天看到他根本不是偶然?

少年游移的视线,印证了她的猜测。

他又找出一本红封皮的记事本,翻到做了标记的一页。

妈妈的日记上写着,你五岁时在我家吃了杧果布丁后严重过敏,送到医院急救。从那以后,你再也没有来过我家。

两家父母毕业多年仍保持联络,关系应该很好。

他结合找到的线索,认为杧果过敏事件是导致两家断绝来往的导火线。

若真如此,妈妈看到顾兰汀应该会很尴尬,他才让她躲起来。

Scene 05

他的分析,确实有理有据。

但是,顾兰汀并不打算纠结于这件事,她来他家,是为了找 鱼漪读书会 基地的线索。

大人们忙工作,我们忙学习,自然越来越少来往,这个社会就是这么冷漠。 没什么感情能经得起时间的考验。

兰汀,你知道我为什么调查这件事吗? 听她这么说,江为瑜沮丧地垂眼, 我想,假如两家的关系能恢复,我就能去你家找你玩。

她听得莫名心酸,语气也软了下来: 我很快高考,每天有很多题要做,没时间陪你玩。不过,你可以给我发信息。

简单的一句话,却让少年心花怒放: 真的?你很少回复我,我还以为你不看呢。

顾兰汀点头: 我尽量回复你。

很快,她就后悔跟江为瑜说了这句话。

他给她发信息的频率,从一周一条上升到一天十几条。她一打开手机,准能看到他的信息:食堂阿姨多给他一勺肉,他教室的盆栽开了花,他家的猫生了小猫 他事无巨细地跟她汇报着他的生活。

他们在同一所学校,却很少见面,看到这些信息,她仿佛一直参与着他的生活。

高三的生活枯燥,理科生除了刷题,几乎没有什么娱乐活动。

渐渐地,她居然开始期待他的信息。

江为瑜又发来信息,说高二艺术班组的摇滚乐队,在学校东侧的草地举行露天演出,问她去不去看。

顾兰汀闷闷不乐地回复他:我没心情。

他很快回复她:兰汀,这是我昨天发给你的信息,你的反射弧也太长了。你遇到什么烦心事了?

昨天下午,她和同桌值日,当她倒完垃圾回到教室,发现摆在讲台的奖杯摔成两截。她拿起奖杯,想试试看能不能拼好。

正好其他同学走进教室,看到这一幕,以为是她摔烂了奖杯。晚自习时,她因此遭到不少同学的责备。

这座奖杯是校运会时大家参加班级接力赛赢得的,同学们都很珍视它。

顾兰汀猜到是谁摔烂了奖杯。

同桌昨天赶着去看摇滚乐队的演出,顾兰汀让她随便擦一下黑板和桌子,其他的交给她。同桌大概是赶着去看演出,失手摔破了奖杯。

若是将自己所知道的真相公布出来,或许能洗刷她顾兰汀的冤屈,但这样做,只会让同桌也经历一次责备。她不希望发生这样的事情。

她倾诉完,有些不好意思:抱歉,你总是跟我说很多开心的事,把你的快乐分给我。我倒好,跟你说了这么负能量的事。

江为瑜没有回复她。

顾兰汀叹了口气,打算去吃饭。

走廊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江为瑜在教室门口朝她招手。

少年一路跑来,轻喘着气,刘海被风吹得凌乱,衬得一双眼睛愈发水光潋滟。

他手里端着一杯奶茶: 兰汀,给你的。

顾兰汀接过有点烫手的奶茶,温暖蔓延至心底: 谢谢。

他们站在阳台,她俯瞰操场上蚂蚁般渺小的学生,心中的烦恼,也变得微不足道。

之前在你家书房说的那件事,我会问问妈妈。很多谜团可以推理出真相,但是,人的感情很复杂,很难推导出答案,只能问当事人。

真的? 江为瑜似乎很开心, 如果我们两家和好如初,我是不是能去你家找你玩?

顾兰汀打量他: 你是男生,找我有什么好玩的?

找你玩当然是借口,我想多了解你一点。 他掰着修长的手指细数, 你喜欢吃什么,有什么爱好,休息日做些什么 兰汀,你就在我的眼前,我却几乎对你一无所知。我每天给你发信息,是想让你了解我,但你从来都不说你的事。

以后再说吧,我们还有的是时间。

眼下,她没时间考虑学习之外的任何事。

少年朝她举起手,笑得明媚: 一言为定哦。

她跟他击掌,感受到他的温暖,觉得这个动作无比让人安心。

Scene 06

顾兰汀的生日将近,在国外工作的父亲,给她寄了礼物。

午休时,快递员打来电话,凶巴巴地催促她去拿包裹。

之前被大白鹅追的事还历历在目,她从不靠近荷塘。这次,她不得不抄近路,横跨荷塘上的石桥去拿快递。

她心惊胆战地靠近荷塘,才发现没了大白鹅的踪影。

顾兰汀拿了快递,继续从荷塘往回走。

五月初,清荷重新冒出绿叶,宛若林立的小伞,间或能看到粉嫩的花蕾,微风拂过,荷叶摩擦的沙沙声分外动听。

顾兰汀的鞋带松了,地面有积水,她将包裹放在石桥护栏上。

她系好鞋带,听见有人叫她: 兰汀,你怎么在这儿?

江为瑜迎面朝她跑来,他手里拿着篮球,显然刚从球场回来。

我去拿快递,爸爸给我寄了生日礼物。

顾兰汀说着,伸手去拿护栏上放的包裹。她光顾着看少年,估计错了放包裹的位置,失手把包裹推到桥下。

看着漂浮在池塘的包裹,江为瑜挽起裤腿: 我去帮你捡。

还是算了。

怎么可以算了呢,这是你爸爸特意从国外给你寄来的吧。

荷塘水不深,但是淤泥太厚,他走得艰难,顾兰汀在岸上看得担心。他捡到包裹,上岸后,忽然指着岸边一块长满青苔的石板

兰汀,你看!

顾兰汀仔细一看,石板上刻着一行字:鱼漪读书会基地。

银书签上绘有荷花,父亲给她出的谜团,答案再明显不过。或许正是因为太过明显,她才迟迟未察觉。

顾兰汀惊喜万分,忘我地拉住少年: 找到了!

找到 就好。

以前在女校读书时,顾兰汀一遇到开心事,总喜欢跟同桌常漓手拉着手去庆祝。

这一动作,换成跟江为瑜做,似乎过分亲昵。

她慌忙放开他,指向草地上的水龙头: 那边有水,你快洗洗身上的泥。

顾兰汀努力地说服自己,只是牵个手,有什么好紧张。

兰汀,我 你快转身!

江为瑜将手指堵在水龙头上,阳光灿烂,飞溅的水花,在空中折射出一道彩虹。

我送你的生日礼物是彩虹,你喜欢吗?

少年的笑容比彩虹更美,她不禁承认: 喜欢。

那我呢?你

远处传来一声大吼: 那边是哪个班的学生,不许玩水!

顾兰汀反应极快,她捡起包裹,拉住江为瑜: 快逃!

他愣了愣,握住她的手。

他们逃到教学楼的后面,江为瑜放开她,朝她举起手: 好险啊,兰汀。

她没有再嫌弃他,愉快地跟他击掌: 快谢谢机智的我。

对,幸亏有你。

晴光正好,他微笑的瞬间,夏天翩然而至,她心里有什么在涌动。

Scene 07

顾兰汀曾问母亲,是不是因为江家没照顾好她,才不跟他们来往。

母亲露出错愕的神色: 怎么可能?你不听话偷吃了布丁,你江伯伯却因为这事非常愧疚。那次你过敏,发了两天两夜高烧,醒来连我跟你爸爸都不认得,我们重新教你认人。我们担心,你江伯伯一家知道后会更自责,才没有带你去他们家玩。

顾兰汀终于明白,为何她不记得江为瑜。

她心底忽然涌出一股难以名状的悲伤,为她所丢失的、和江为瑜有关的记忆。

如果她早点想起他就好了。那么,她之前就不会对他那么冷漠。

她试探性地问道: 妈,我在学校遇到江伯伯的儿子,以后可不可以让他来做客?

母亲欣然同意: 当然可以。

顾兰汀将母亲的回答,告诉了江为瑜。

他反过来安慰她: 没事的,我记得你就好。 他开心地问她, 兰汀,我真的能去你家找你?你以前跟我说过,你家的金鱼会走路,我很想看看。

顾兰汀听得捏了一把汗,她小时候也太会忽悠人。世界上哪里有金鱼会走路,他要是来她家玩,立刻穿帮好不好

不过,她说啥,他也信,真是个笨蛋,笨得很可爱。

她认真地想了想: 你突然上门的话,会很奇怪 对了,等高考结束,你再来我家。到时候,我跟妈妈说,你来找我拿复习资料。

好,我一定去!

考完最后一科,顾兰汀跟同学去KTV吼到凌晨。

她回到家,像个断电的机器人,倒头就睡,迷迷糊糊间被手机铃声吵醒。

来电显示上出现江为瑜的名字,她顿时睡意全无: 你有事?

少年的声音带着浓浓的笑意: 我来拿复习资料。

她打了个哈欠: 你稍等。

顾兰汀打量镜子里自己乱糟糟的头发,还有幼稚的小熊睡衣,连忙七手八脚地整理仪态。

她去开门,经过客厅,少年已经端坐在薄荷绿色的沙发上,桌上摆着他带来的果篮。

他又长高不少,端正地坐着,长腿有些拘谨地收拢好,乖巧得让人想摸摸他的头。

看到她后,江为瑜眼睛亮得惊人: 兰汀。

今天正好周六,母亲在家。

她热情地给江为瑜端饮料: 小瑜都长这么大了,时间过得真快。 说着,她看了眼手机, 有人找我打麻将,你们聊吧。

母亲临走前,朝顾兰汀眨眨眼。

屋里剩下顾兰汀跟江为瑜,她清了清嗓子: 那条会走路的金鱼去世好久了 鱼缸被我种了多肉,你要看吗?

他眉开眼笑: 好呀。

她带他来到二楼阳台,蝉鸣喧嚣,两人并肩看着一盆翠绿繁茂的多肉植物。

向来都是男生主动接近她,她即使想主动跟江为瑜说话,也找不到话题。

还是江为瑜先开口打破沉默: 兰汀,我成绩不太好,以后能不能来找你教我做题?

可以啊。你打算考什么大学?

当然是你的大学。

她心中狂喜,却还是故作冷酷地训斥他: 事关你的前途,给我认真考虑。

我知道了,我会好好规划的。 他乖巧地垂眼, 现在,我只想在你的身边,不行吗?

她很快要上大学,估计很难跟他见面。

想到这里,她点头: 当然可以。

跟你有关的记忆,实在少之又少,我想在离开前,尽可能地制造更多属于我们的回忆。

这次,我绝对不会忘记你。

Scene 08

暑假里,江为瑜经常跑来找顾兰汀。

他悟性不低,很多题目一教就会。

每解出一道复杂的题,江为瑜都会跟她击掌。

顾兰汀忍不住问他: 你为什么这么喜欢击掌?

他朝她眨眨眼: 兰汀,这是你教会我的,你说遇到开心的事就要击掌。

眼看暑假过半,顾兰汀终于发现不对劲: 我都高考完了,应该好好享受假期,为什么还要每天跟你一起做题?

少年假装没听见,埋头做题,竭力隐藏上扬的嘴角。

顾兰汀打电话给好友常漓,让她来自己家玩。

常漓一进门,看到客厅里的少年,连忙压低声音问她: 你怎么没跟我说过,你家藏着个美少年 快从实招来,你跟他什么关系?

顾兰汀如实回答: 他是我妈闺密的儿子。

话音刚落,少年碰翻了水杯。

他利落地收拾残局。顾兰汀望向他,她从来没有见过他生气,现在的他,给她的感觉,就像在生气。

常漓仍兀自心花怒放地尖叫: 糟了,我对他一见钟情!

他比我们小一岁,明年才高考呢,你别打他主意。 这个理由,连她自己都觉得站不住脚。

顾兰汀心中莫名焦虑,甚至后悔把常漓叫来做客。

常漓拜托她: 你快介绍我们认识,我不介意跟他从朋友做起。

顾兰汀像个机器人,机械地对江为瑜说道: 江为瑜,这是我以前的同桌兼好友,常漓。

少年抬眼看向她,眼睛依旧漂亮如玻璃珠子,却没有任何温度。

她们就在离他一丈之遥的距离讨论他,他怎么可能听不见?!他始终希冀,她话语间,会多一点在乎他的成分。

可是,她会在乎他,只是他一厢情愿的错觉。

江为瑜平复好心情,朝常漓微笑: 你好。

常漓跟温暾的顾兰汀不同,是风风火火的行动派。

仅仅一个下午,她就问到很多有关江为瑜的信息,包括不少顾兰汀不知道的事情。

顾兰汀坐在沙发一角,客厅里有说有笑的两人,置身她到不了的另一个世界。

她仿佛掉进巨大的水槽,变成一尾鱼,咕噜咕噜,默默地吐着气泡。她内心的呐喊,谁也听不到。

她后知后觉,她将江为瑜推向了别人。

我如此在意跟你的记忆,会为忘却你而难过,是因为我无比重视你。为什么,我没能早一点察觉到这个事实?

从这天起,江为瑜再也没有来找过顾兰汀。

他乘坐的列车,她错过发车时间,自此,她彻底错失了他的未来。

Scene 09

江为瑜高考结束后,忽然邀请顾兰汀参加泼水节活动。

泼水节在市民体育馆举行,来参加的市民众多,入口处设了人流管制。

一年不见面,顾兰汀还是一眼就看到在排队的江为瑜。

她连喊了他几声,他回头,朝她招手。

少年不断把前进的机会让给排在后面的人,顾兰汀跟着队伍不断前进,才走到他的面前。

两人排了许久队,好不容易进场,顾兰汀却往另一侧的出口走去: 我们走吧。

兰汀,你不参加泼水节了吗?

她眼神坚毅地看向他: 我今天来不是为了泼水节,而是有很重要的话要跟你说。可能为时已晚,但我还是想告诉你。

我也有很重要的话要跟你说。

他们走出体育馆,沿着林荫小道信步前行。

顾兰汀深吸了一口气,问他: 你最近一年跟常漓有来往吗?

江为瑜摇头: 她看到我哥的照片,缠着我要了他的联系方式后,就不理我了。

顾兰汀脸涨得通红: 是吗?

她以为,常漓真的对江为瑜一见钟情,甚至还认为,他们进展得不错。

你呢,上大学有趣吗?

有趣到把我忘得一干二净的程度?

她盯着少年骨节分明的手,冒出一番没头没脑的回答: 大学里组织联谊活动,有个男生牵了我的手。

当时,除了排斥以外,她感觉不到任何心动。

上大学前,顾兰汀曾回到穗森高中的荷塘边。

鱼漪读书会的一群好友,当年就坐在那块长石板上玩猜谜游戏。无论多亲密,他们一群人还是渐行渐远,甚至不再联系。

她也曾站在这里,紧张地打量下水替她捡东西的江为瑜。

少年送给她一道彩虹时,他离她那么近,她从没想过,终有一日,他将离她远去。

一切事情都会生疏,感情亦然。再深厚的感情,彼此不再保持联络,久而久之,就淡了。

她不希望,他们也会有这样的未来。她想改变点什么。

我很迟钝,也很被动,非要等失去你,才明白这些。 她努力使声音不发抖, 你不在的世界,一点也不有趣。

江为瑜沉默地听她说完。这一年里,他一直试图找到她喜欢他的证明。

可正如她所言,人的感情无法推理。他能推理解出很多谜团,却猜不到她的心思。

他轻声问: 也就是说,兰汀,我对你而言很重要?

承认自己的感情并不是一件羞耻的事。

她点头: 非常重要。

阳光满溢,夏天来临,所有季节总在我们察觉到之前就已来临。

喜欢你这件事,在我察觉时,已经成为不可动摇的事实。

编辑/沐沐

赞 (59)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0.46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