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英雄多久才能走出原生家庭阴影?

  • 下載PDF繁體中文雜誌
  • 超级英雄多久才能走出原生家庭阴影?

    文 欧阳诗蕾 / 编辑 杨静茹 rwzkhouchuang@126.com

    当《雷霆沙赞》在冒寒气的深夜森林公路上开篇时,观众又见到了熟悉的《守望者》、“蝙蝠侠黑暗骑士系列”式的DC黑暗画风,尤在素有屏幕亮度骤降等副作用的国内影院3D特效的加持下,整部电影的前几分钟简直“DC得不能更DC了”。

    影迷期待了太久,毕竟DC在超级英雄电影的市场上已经靡颓了太久。去年漫威以《蜘蛛侠:平行宇宙》拿下奥斯卡最佳动画长片奖和金球奖最佳动画长片后,素认为漫威电影肤浅而难登大雅之堂的DC粉就有些坐不住了。超级英雄类电影市场的“瑜亮之争”,对应着DC和漫威两大阵营,二者如同公园大爷对弈,每一步落子都跟着广大粉丝的呼号。DC粉期待着再来一部《守望者》般的经典,给即将在4月底上映的漫威《复仇者联盟4》一拳重击。

    结果在这个极具欺骗性的严肃深沉的开场后,《雷霆沙赞》向观众递交了一个充满嘲讽意味的、非常规的英雄故事。

    “如果我成了超级英雄,”也许很多人都这样想过,幻想形象往往对应着古希腊雕像般俊朗的超人、克里斯蒂安·贝尔版的蝙蝠侠,或盖尔·加朵饰演的神奇女侠,总之绝不会像《雷霆沙赞》主角——突然成为天选之子的14岁毛头小子变身后,成了一位如同身穿肌肉海绵紧身衣、肩披浮夸白斗篷的目测三十多岁的男性,看起来十分油腻——比起超级英雄,他更像是漫展上不合格的Cosplayer。

    这次我们的超级英雄有了变身咒语,一声“Shazam”可令主角在羸弱的问题少年和健壮油腻的中年英雄之间随时切换。这意味着总热衷于悲痛问天“为什么是我”的天选者们终于有了选择权,在这部剧里,只要愿意,超级英雄们随时可以变回被欺负的普通人。电影给出了“普通人拥有超能力”的一种更真实的答案:我们可以拿超能力去占点小便宜,然后飞来飞去到处炫耀拍小视频,可生活中该怂的还是怂,需要勇敢时依然无法逃避。

    整部电影充满了对单薄的纯英雄叙事的解构和嘲讽,并采用了一种刻意浮夸的幽默方式,看起来DC好像受够了自己以往的暗沉,以至于在风格上走向另一极。这几年,DC在电影里尝试着轻松幽默的讲述方式,从自毁式的《正义联盟》到渐入佳境的《海王》,这一部终于做到了让人在影院畅快大笑。观众对纯英雄故事早已厌倦,这部片里中年英雄展现的油腻、无能和懦弱,反倒带来了毁灭和反作用力的快感。

    但看到最后,你会发现这其实还是一部讲着原生家庭的伤害和治愈的故事:被生母抛弃的问题少年在战斗中重拾了对人的信赖和爱。从蝙蝠侠到隔壁漫威的钢铁侠,超级英雄叙事大多沉醉于受到家庭重创的少年的成长故事,描绘着现实中不太可能出现的美丽结局。人的情感往往在童年萌芽,这份伤痛在情感发源处就已经毁了我们,起码蝙蝠侠黑暗三部曲认识到了这一点,并追求更深刻的主题。

    如同至今被评为超级英雄电影最佳作品的《守望者》里涉及的历史时代背景(以超级英雄介入改变结局的方式)——肯尼迪遇刺、越南战争、尼克松辞职等——我们身处的时代也正在经历着政治、经济、社会等各个层面的裂变。什么时候我们的超级英雄电影才能不只聚焦于少年的、向内的自我成长,而把这些能力者放到更大的时代语境下?——就像一部真正的好电影应该做的那样。

    观众早已习惯了DC上大片,另一家就要放个轰炸式预告的宣传伎俩。这一次,DC在影片中破天荒提到了对家漫威的《雷神》中颇为迷人的反派角色洛基。瑜亮之争终有尽,也许几百年后,超级英雄电影在影史上没有名字,但《守望者》作为一部类型片的优秀作品会被保留下来,那才是我们对超级英雄的创造者真正的期待。

    赞 (0) 打赏

    目录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0.41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