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入人心男团 小众音乐破壁

  • 下載PDF繁體中文雜誌
  • 声入人心男团

    小众音乐破壁

    本刊记者 张明萌 孟依依 发自长沙

    编辑 杨静茹 rwzkyjr@163.com

    2018年11月,湖南卫视原创励志声乐竞演节目《声入人心》开播。从事或学习歌剧、音乐剧等小众音乐的36名演唱成员登场,他们年轻且富有活力,来自伯克利音乐学院、茱莉亚音乐学院、中央音乐学院等世界各大顶尖音乐、艺术院校,很多成员获得过世界级的专业大奖。在舞台公演和真人秀的双重呈现下,观众对高雅音乐的固有印象被打破,美声以可触碰的方式进入日常生活,36名参赛者也因此成为大众眼中极具潜力的明日之星。

    节目结束后,从中走出来的郑云龙、阿云嘎、蔡程昱、鞠红川组成了“声入人心男团”,高天鹤担任音乐合伙人,五位成员作为《声入人心》的代表参加了《歌手》第七季,并成功进入决赛,再一次将美声等音乐形式以不同的演唱方式呈现给更广泛的观众。

    蔡程昱记得,参加节目前,周围没人看好他们。他也是“顶着舆论压力”进组,“他们会觉得你这是不务正业,比如廖(昌永)老师已经到这样一个位置了,他一直在做艺术歌曲、美声中国化的实践,但是推广也一直遇到障碍。别人觉得凭什么一个节目就能推广出去。”

    但《声入人心》结束后,成员们的生活发生了巨大的变化。高天鹤切实感受到歌剧市场有了活力。以前他看个剧,都是到点了在戏院门口用低廉的票价去收票,现在去看歌剧必须像国外一样提前买,“不然会像上次我去国家大剧院看《茶花女》一样,一票难求,坐在门口发呆。”

    节目结束后,郑云龙的音乐剧场场爆满,很多人买不到票。他每天都在演出,休息时间越来越少,但他乐在其中。

    同样忙碌的还有阿云嘎,渐渐担心无暇顾及专业。“理解音乐剧,我觉得现在还不如以前透彻了。当初喜欢这个专业的时候,都被这个专业冲昏头脑了,你进到这个世界里,每天看音乐剧的资料、作品,去分析。现在进入了一个忙的阶段,这是我们必须要经历的阶段,但是我忙也就是忙一段时间,还会回归到音乐剧的状态里。”

    鞠红川觉得《声入人心》让大众关注到美声和音乐剧,更多的年轻人喜欢上了古典音乐。蔡程昱也认可这个说法,“我在意的是大众能不能接受我们这个东西。营造一个壁垒,把自己圈在里面,安于现状,就是一个死循环。”他的师兄从德国回来,和他谈到《声入人心》,“他说《声入人心》给了国外一批学习美声专业的学生一个希望,他们发现还有这样一条路。我觉得,我们不去想怎么把这个行业推出去带动更多的人来看,要么就说这个是不对的,要么就说推广不出去,不做你怎么知道?第一季没人愿意来,第二季的时候,我看到当时可能觉得不是一件好事情的人也来报名,这就是一个进步。”

    《声入人心》第一季成为豆瓣年度评分最高的综艺节目,36名成员在2018年冬天感受到了爆款带来的红利。比起对个人生活的改变,他们更感念节目为整个音乐市场带来的变化,随着2019年暑期《声入人心》第二季的即将播出,这个变化或许会越来越大。

    在舞台上、在镜头下,青年声乐演员们以昂扬的态度、专业的表现为大众呈现了全新面目的音乐剧、歌剧表演者形象;他们用年轻、时尚的演唱方式,颠覆了人们对美声音乐的固有印象,强烈的反差感带来新鲜的体验,“声入人心”的独特魅力掀起新的艺术风潮。2018年秋冬之交,美声以可触碰的方式进入日常生活,他们也成为极具潜力的明日之星。

    阿云嘎 我想成为一个举世瞩目的好演员

    人物周刊:用一个词或一句话形容自己的现状?

    幸福。来自于上天的眷顾。

    人物周刊:对你父母和他们的成长年代,你怎么看?你理解他们吗?

    没有印象,毕竟我们不是在那个年代生长,我小时候西部经济还非常落后,尤其是城市,当然牧民是非常安详的生活。

    人物周刊:对你影响最大的一个人、一本书,或者一部电影?

    《悲惨世界》吧。就觉得这种无私、大爱和包容是这整个地球上的人应该有的。那本书里面讲述了太多的信仰,还有关于法律和亲情,到底是法律重要还是人道重要?有些东西是非常巧妙的,这本书让我们去探讨思索,就像男主角的人生经历,因为一个面包坐牢,出来以后偷人家银器,偷完了牧师说银器不是他偷的,是送给他的,他觉得世界上还有善良的人,后来他成长之后去包容别人……那是特别影响我的一本书。

    人物周刊:对我们的下一代,你有什么期待?

    这个问题没法回答,我们也是小孩,我心里面住着一个小孩。每个人生下来就是地球上的一份子,就有他的作用,这个东西上天自有安排。

    人物周刊:对你所从事领域的前景怎么看?

    前景非常好。音乐剧这一行有很多很好的演员都在默默付出,有的也会迷茫,经过这个节目,市场在回温。当然演员是音乐剧的一个小载体,要从作曲家,从文学、剧本、舞台导演,还有舞美等等,非常工业化体系的模式去做这件事情,所以非常难。但是节目让很多人关注到演员这个载体,知道有这么一群人在做这件事情,去关注一下,这是好事。慢慢去做,我觉得未来前景还是非常大的。至少给那些演员一个激励。

    人物周刊:责任、权利和个人自由,你最看重哪个?

    责任。

    人物周刊:你珍视自己的哪种品质?最想改进的一个缺点是?

    我也不知道。其实我觉得现在对自己越来越不了解了,你来这个时代走一圈,会有磕磕绊绊的经历。我希望走一圈回归到一个简单的、与世隔绝的那种环境,希望像个放牧小伙子,他没有看过世界,还是眼睛瞳孔放大十分淳朴的状态,很渴望。

    缺点这个问题不太好回答,其实人都是善良的。改进这个词我倒不太建议用,我觉得更多地包容别人的缺点,一些原则上的问题别触碰就好了,其他的顺其自然,活着干嘛那么有压力呢?

    人物周刊:最不愿意把时间浪费在哪方面?

    睡觉。我睡多了非常不安,会讨厌自己为什么今天又睡多了。但是不睡觉又不行,睡够了嗓子才行,逼着自己睡。但我更愿意拿出那些时间做点自己想做的事情,至少做一些事情、看一些事情,那在你人生中都是有意义的,睡觉什么都不知道,在梦里。

    人物周刊:这段时间每天睡几个小时?

    5个小时,算是睡得很饱满了。

    人物周刊:在时代的前进中,你期待自己充当怎么样的角色?

    能在历史长河中写入自己的名字我觉得这个很有意义。我想成为一个举世瞩目的好演员,让大家认可,还有这样一个蒙古族演员。这个是自己对未来最好的一个期望。我本来就是个演员,但我不是影视演员,我是一名音乐剧演员。

    我所说的让世界瞩目,是希望自己达到一个高度,可以有机会诠释更好的、更经典的人物,让真正懂的人去欣赏,真正在业务上得到肯定,这是任重而道远的目标。

    人物周刊:现在的你,还有哪些不安和担忧?

    没什么不安和担忧,我很乐观。

    蔡程昱 当年坚持美声像“一个赌徒已经输红眼了”

    人物周刊:用一个词或一句话形容自己的现状?

    压力。作为一个学生突然被拎到一个很有高度的舞台上面,你会感觉到来自各方面的、很大的压力。有些是你自己本身业务能力方面的压力,还有社会舆论包括别人对你的评价方面的压力。

    人物周刊:对你父母和他们的成长年代,你怎么看?你理解他们吗?

    我大概有一些小时候的记忆,我爸和我妈都爱唱歌,家里还有VCD。我还蛮理解他们的。

    人物周刊:对你影响最大的一个人、一本书,或者一部电影?

    小时候看不懂很多字,家里有一套四大名著的绘本,我没事就顺着上面的画模仿。四大名著除了《红楼梦》都翻烂了,《红楼梦》我觉得太悲观了,小孩看那种会觉得人生无望的,我就有这种感觉,所以我本能地排斥这本。其他三本反复看,买各种版本,最后还弄了一版纯文言文的,初中的时候。

    人物周刊:对我们的下一代,你有什么期待?

    希望下一代更多的年轻朋友了解、喜欢美声,希望有更多的人一起将这类小众音乐推往更广的天地,让美声音乐在国内实现声声不息。

    人物周刊:对你所从事领域的前景怎么看?

    在《声入人心》之前,歌剧这一行原本是个死循环,私人来做这个事情,投100万进去会亏120万,没人看。其实现在前景是有,但主要还是不受很多业内人士的认可。业内人士觉得你这不是自己的本专业,确实我在《声入人心》包括《歌手》里面大概二十多首作品,但是可能就只有节目第11期的时候,我跟贾凡唱的那首《在殿堂深处》是歌剧选段,而且是重唱,其他的其实都是流行美声。也没人教,凭借自己仅有的一些经验去混合,去想着怎么在节目上呈现。

    人物周刊:责任、权利和个人自由,你最看重哪个?

    责任。我们美声专业一届20个人,坚持到最后还能靠这个养活自己的大概就一两个。其实我大二的时候非常后悔选这个,不想干了,因为看不到前景,没有希望。但我之前已经投入了那么多,那时候就像一个赌徒已经输红眼了。突然有一天躺在床上就想到我30岁还能伸手向家里要钱吗?答案是否定的。所以后来来参加节目了,我不想我学了这个东西没有给观众表演的机会,最终想通过流行美声把观众拉回到歌剧来。

    人物周刊:你珍视自己的哪种品质?最想改进的一个缺点是?

    太随性了,这个也好也不好,导致我到现在也不会一定要什么东西。

    人物周刊:最不愿意把时间浪费在哪方面?

    打游戏。

    人物周刊:在时代的前进中,你期待自己充当怎么样的角色?

    如果是非要说的话,“年轻人是未来的希望!”那我充当“希望”吧。从我们本专业来说,我希望可以作一个承上启下的开路先锋,哪怕给后面的人垫脚,然后别人会往更高的地方走。

    人物周刊:现在的你,还有哪些不安和担忧?

    我得去做一些不是自己本专业的事情来维持热度,我才能继续往前走,然后还得从流行美声那边绕一圈,把人带回到歌剧,我就怕跑着跑着断了,那之前的努力又白费了,其实现在状态和大二的时候是一样的。

    鞠红川 我终于可以在舞台上唱歌

    人物周刊:用一个词或一句话形容自己的现状?

    幸福。我终于可以在舞台上唱歌,可以做喜欢的事情。

    人物周刊:对你父母和他们的成长年代,你怎么看?你理解他们吗?

    那个年代的人都很朴实善良,我们家人都很团结,所以对我这一代的影响也非常大。

    人物周刊:对你影响最大的一个人、一本书,或者一部电影?

    我在新疆上艺术学院的时候的声乐老师张乐平老师,他教我美声,如果没有他我不会考中央音乐学院。老师一直在说要去试一试,不去的话太可惜了,他一直在鼓励我,他说我觉得你会走得更高。

    人物周刊:对我们的下一代,你有什么期待?

    我希望他们能够自由,用这个时代的想法去说下一代是没道理的,但我希望他们是善良、勇敢和有担当的人。

    人物周刊:对你所从事领域的前景怎么看?

    其实我觉得还是要根据中国观众的接受和欣赏水平去做中国观众能够吃得舒服的菜,更亲民一点。做音乐没有那么一帆风顺,从六年级到现在,我身边所有做音乐的人都不干了,乐队那帮人都在忙着自己的工作,所有人都是打电话来说:你要完成我们的梦想,你要加油。

    人物周刊:责任、权利和个人自由,你最看重哪个?

    责任。我特别渴望自由,我的理想是自由。但是我会选择责任,工作有工作、同事之间的责任,家庭有家庭的责任,没有责任相当于没有规矩。把这些事情做好的同时,再去做好自己的事情,这个很重要。人走得越高责任就越大,束缚的东西就越多。

    当有一天我看破红尘了,我就流浪全世界,走到哪看到哪,那个时候我就自由了;不在乎生死的时候是自由的,因为真的放下了,就自由了。

    人物周刊:你珍视自己的哪种品质?最想改进的一个缺点是?

    善良。

    人物周刊:最不愿意把时间浪费在哪方面?

    工作上沟通的消耗。

    人物周刊:在时代的前进中,你期待自己充当怎么样的角色?

    小市民,邻里之间高高兴兴就行。对社会贡献自己的绵薄之力。

    人物周刊:现在的你,还有哪些不安和担忧?

    时间的问题,希望有更多的时间去做自己喜欢、擅长的事情。

    高天鹤 我想大言不惭地说做引领者

    人物周刊:用一个词或一句话形容自己的现状?

    忙碌。另外一个词就是有意义,自己做的事情可以为自己所钟爱的行业尽一点微薄的力量,有一点推动性。

    人物周刊:对你父母和他们的成长年代,你怎么看?你理解他们吗?

    我妈妈60岁,她是一个非常辛苦的人,经历了很多很多历史阶段,比如说下岗,但是她对我的教育是非常不吝啬的。我妈非常爱我,她知道没有一技之长,或者说不读好书,是没有办法在这个世界上立足的,所以她非常有前瞻性地让我从小学学音乐。

    人物周刊:对你影响最大的一个人、一本书,或者一部电影?

    我妈妈,她特别善良,为别人着想,人家欠我们钱,我妈妈觉得人家太困难了,就不要了。当有人在很过分地对待我妈妈的时候,我妈妈都会以非常善意的眼光和想法去帮人家开脱。遗传到我这也是这样的,我宁可在工作当中多做一点,只要别人能方便,我自己吃一点亏都无所谓。

    人物周刊:对我们的下一代,你有什么期待?

    我觉得每一个人来到这个世界上都是有原因的,都是带着自己的使命、自己的意义存在在这个世界上的,都不是偶然的,要把自己的价值做到最大化,在广袤世界里留下一点自己的痕迹。

    人物周刊:对你所从事领域的前景怎么看?

    它是蓝海,没有那么多人去入坑、喜爱、痴迷,但这个市场蛮广阔的。这片蓝海即将被打开,更多人渐渐把它作为自己生活中的一部分,陶冶自己的情操,提高自己的艺术审美水平,打开一个崭新的领域。

    人物周刊:责任、权利和个人自由,你最看重哪个?

    我觉得个人自由是放在最顶端的,你的思想自由、行为自由,应该只受自己控制。学会独立思考,能动性才能被激发出来,你会渐渐地去构建自己的价值体系、工作体系。这展现在很多方面,择偶、结不结婚、什么职业,都听自己的。

    人物周刊:你珍视自己的哪种品质?最想改进的一个缺点是?

    真实。我是一个十分真实的人,开心我就笑,不开心我就马上不高兴。第二个品质就是善良,对任何人我一定会出于一个非常好的出发点,这源于我妈妈,她是这个世界上最善良的人。

    缺点是太直了,说话不经大脑,想什么说什么,这样疯疯癫癫的可能不太适应于现阶段。可能接下来需要磨掉一些棱角,但是这些棱角一定要存在心里,内心的坚守一定不能变,是就是,不是就不是,黑就是黑,白就是白。

    人物周刊:最不愿意把时间浪费在哪方面?

    无意义的事情上,比如无用的社交,其实我不太擅长社交,我觉得这个是个好事,但是我不擅长。

    人物周刊:在时代的前进中,你期待自己充当怎么样的角色?

    我想大言不惭地说做引领者,小到引领我们的唱法、声部,大到引领一个行业、引领一代人。

    人物周刊:现在的你,还有哪些不安和担忧?

    工作越来越忙,然后接下来通告会越来越多,要努力坚守自己的个人自由,也要去保持自己最初参加《声入人心》第一期的感觉:纯粹,就是来唱歌的。

    郑云龙 做自己就好

    人物周刊:用一个词或一句话形容自己的现状?

    忙。

    人物周刊:对你父母和他们的成长年代,你怎么看?你理解他们吗?

    听他们说起来会觉得陌生,但会感觉到纯真和简单。非常理解。

    人物周刊:对你影响最大的一个人、一本书,或者一部电影?

    影响最大的人是我的妈妈,电影是《绿色奇迹》。

    人物周刊:对我们的下一代,你有什么期待?

    不忘初心。

    人物周刊:对你所从事领域的前景怎么看?

    在往好的方向发展,我继续努力,为音乐剧事业做点力所能及的贡献。

    人物周刊:责任、权利和个人自由,你最看重哪个?

    个人自由。我是一个比较自由的人,但是世界上从来没有不用提责任的自由。

    人物周刊:你珍视自己的哪种品质?最想改进的一个缺点是?

    品质谈不上,我是个比较执着的人。没什么想改进的,顺其自然就好。

    人物周刊:最不愿意把时间浪费在哪方面?

    玩游戏哈哈哈。

    人物周刊:在时代的前进中,你期待自己充当怎么样的角色?

    就做自己就好。

    人物周刊:现在的你,还有哪些不安和担忧?

    会因为还没完成的作品和角色不安和担忧。

    赞 (0) 打赏

    目录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36.01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