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扬 我是奥林匹克精神的信奉者

  • 花火·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10期】    
  • 桃之夭夭·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10期】    
  • 杨扬 我是奥林匹克精神的信奉者

    “体育不应该只是输和赢!我们不能够只为一个结果胜利去欢呼,我们应该为更多的体育精神去感动!”

    本刊记者 徐梅 发自北京 / 编辑 孙凌宇 rwzkzx@126.com

    一说到奥林匹克精神,很多人的第一反应是“更快、更高、更强”,实际上这只是奥林匹克众多口号中最为国人所熟知的一个。现代奥运之父顾拜旦还曾提出“参赛比取胜更重要”,前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上任伊始,也曾提出新的奥林匹克口号——“更干净、更人性、更团结”。这些共同构成奥运精神的核心价值。

    2002年2月,美国盐湖城第十九届冬奥会上,杨扬在短道速滑女子500米决赛中,一路领先,最终以44秒187的成绩夺冠,实现了中国代表团在冬季奥运会上金牌零的突破。此后,她在1000米比赛中以1分36秒391的成绩再夺一金。

    这是杨扬运动生涯的高光时刻,她跻身于奥运冠军之列,成为“更快、更高、更强”的王牌诠释者。但她对奥运精神的全面理解却不是在这个职业运动员所能达到的竞技顶峰,而是退役之后。

    当她加入国际奥委会时,学习《奥林匹克宪章》,“发现奥运完全不只是竞技那么简单,公开、公正、平等、透明……它将人类最渴望的终极价值都集中在一起了。”她牢牢记住了宪章中的一段话,并成为奥林匹克精神的忠实信奉者——“每一个人都应享有从事体育运动的可能性,而不受任何形式的歧视,并体现相互理解、友谊、团结和公平竞争的奥林匹克精神。”这正是现代奥林匹克精神的完整阐述。

    点燃心中之火

    杨扬勇夺两金的那届冬奥会,由于被曝出盐湖城奥申委及奥组委在申办中曾大面积贿赂国际奥委会委员的丑闻,国际奥委会面临了史上最严重的公共信任危机。

    这届奥运会因此喊出了“点燃心中之火(Light the Fire within)”的口号,时任主席萨马拉奇下决心革新门户,并力图借此将疾驰的奥运列车从结果导向的竞技锦标主义重新带回到创始人顾拜旦所推崇的体育精神原点。

    一百多年前顾拜旦在提议将好友提出的“更快、更高、更强”口号写入《奥林匹克宪章》时,大力主张把“团结、和平、进步”作为奥林匹克运动所追求的最根本的目标。

    “参与比取胜更重要”则是顾拜旦提出的奥林匹克信念,1908年7月24日,顾拜旦在第4届奥运会期间英国政府所举行的招待宴会上发表讲话,他引用了宾夕法尼亚主教的一句话,“对奥林匹克运动会来说,参与比取胜更重要。”顾拜旦对这句话作了精辟的解释,“生活中重要的不是凯旋而是奋斗,其精髓不是为了获胜而是使人类变得更勇敢、更健壮、更谨慎和更落落大方。这是我们国际奥委会的指导思想。”

    但对于彼时的杨扬来说,为中国代表团拿下一枚金牌是她站在冰面上的重要目标。在自己志在必得的强项中失利后,杨扬“如同过街老鼠一样,遭到了猛烈的批评”,她告诉自己接下来的比赛,除没有任何退路,这才有了其后冬奥首金零的突破和锦上添花的大逆转。

    不只是输赢

    杨扬在职业生涯里一共赢得了59个世界冠军,是中国运动员中获得世界冠军最多的,但是她记忆最深刻的不是盐湖城豪取两金,也不是一次又一次登上最高领奖台,而是2006年都灵冬奥会,这是她以运动员身份参加的最后一届冬奥会,获得了1000米短道速滑铜牌,而她要讲的故事却不是自己这枚奖牌。

    “女子越野滑雪20公里接力的比赛中,呼声非常高的加拿大队一个队员的雪杖折了,越野滑雪是需要四肢配合的,雪杖断了,就相当于少了一条腿,她们很快从第一位掉到了第四位……这个时候,从其他队的教练区忽然递过来一根雪杖,这个加拿大队员拿到雪杖赶紧往前赶,最后她们拿到了一枚银牌。”杨扬不止一次在公开场合或者接受电视采访时讲过这个故事,在最开始的时候她常常不能控制自己,讲到一半就哽咽得讲不下去了,“对我来说,这个场面太震撼了!”

    加拿大队后来发现,给她们递雪杖的是挪威队的教练,而就在这位教练递雪杖的那个时刻,挪威队领先于加拿大队,“为什么他可以把雪杖递给自己的对手?这位教练说,‘我就是不能看到一个优秀的运动员、运动队,因为器材的原因而不能发挥出水平。’”

    “体育竞技结果是很残酷的,”都灵冬奥会结束,杨扬随代表团回国,“下飞机的时候,就安排了拿金牌的在最前面,然后是银牌,最后是铜牌……”杨扬时年31岁,“是我们这个项目全世界最老的选手”,她和几位获得铜牌的老将都走在后面,“等我们走出来的时候,欢迎的人群已经没有了,记者们也簇拥着冠军去了贵宾厅开新闻发布会。”

    由于行李是统一走的特殊通道,她和老队员们不能提前离开,“我们就坐在马路牙子上那么等着。”她说自己当时心中有一种旁观者的冷静,这样的场景与四年前为中国夺得冬奥首金,以及在都灵所看到的那个场面叠加在一起,撞击着她,“体育不应该只是输和赢!我们不能够只为一个结果胜利去欢呼,我们应该为更多的体育精神去感动!”

    更广的自由

    退役之后,她得到时任奥委会主席罗格的提名,成为国际奥委会妇女与体育工作委员会委员。2010年,她以运动员身份参与国际奥委会委员竞选,并获得成功。2016年她当选为国际滑联理事,成为该组织成立125年来首位女性理事。

    她还将国际奥委会“运动员职业发展项目”引入到中国,创办“冠军基金”,结合中国实际帮助职业运动员在退役和就业的过渡期完成自我认知和职业可能性的培训和拓展,“虽然叫‘冠军基金’,但我们并不是只为冠军服务,而是倡导运动员力争冠军的精神,做最好的自己。”基金坚持为职业运动员金字塔的塔基和塔中的普通运动员服务,“相比于奥运冠军、世界冠军,他们的资源和空间更少更小。”

    她也是一位创业者,2013年在上海创办“飞扬冰上运动中心”,是“北冰南移”的参与者和先行者之一。经历过创业初期学员稀少、冰场运营难以为继、险些转手出售的艰难,也享受到冰雪运动由于政策扶持在中国快速升温的市场红利,不仅冰场实现了营收平衡,还在内外协力的良好大环境下,跑通了市场化训练培养与专业人才输送的通道——2018年11月1日到2019年3月31日,飞扬冰上中心输送了八名小将随短道速滑、速度滑冰跨界跨项国家集训队分赴匈牙利、英国、德国参加集训。

    2019年1月6日至2月24日,杨扬实现了一个长久以来的梦想,将户外真冰场带到上海东方明珠塔下,50天的冰上嘉年华为上海市民和游客创造了一场南方难得的户外冰上乐园体验。

    她还当选了两届(第十一届、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现任第十三届全国政协委员,参政议政对她来说,是非常实在的具体工作,她的政治智慧来自于自己在国际组织的眼界和基层工作的实践。

    事业上成果丰硕,杨扬还有一个令人称羡的小家庭,她和先生育有两个孩子,一儿一女,2015年7月她在吉隆坡参与中国2022冬奥会申请陈述时,小女儿在腹中已有五个多月。常有记者问她,如何能够在这么多工作中,维系生活与工作的平衡,她的回答令人赞叹,“我和先生之间有很好的配合。我忙的时候,他更多在家陪伴孩子,他忙的时候,我就调整时间。从孩子们出生到现在,只有三个晚上,因为极特别的原因,我们没有协调开,家里没有父母陪伴他们。”

    去国外开会、工作时,她常常带着孩子,2012年伦敦奥运会期间,她在英国出差整整21天,儿子那时候只有几个月大,她就一直抱他在怀里,只有上台为运动员颁奖时,才交给别人帮忙看顾一会儿。

    她被视为运动员成功转型的典范,在她看来,这也是一种以结果论成败、以成败定义价值的单向思维。“我从来没有想要获得什么样的职位、身份,我想要的是一种自由,自由地把握自己的人生。”退役时,她放弃了留在体制内担任一官半职的机会,选择在体制外尽可能广泛地接触世界、尝试各种可能性,一位老领导曾劝解提醒她,语重心长,“一个人太自由,往往会失去自由。”

    在后来的摸索中,她体会到这句话的分量,“但是经历了种种之后,走过那些拦阻、获得了更多智慧之后,我觉得我还是得到自己想要的自由,并且是更大更广的一种自由。”

    人物周刊:用一个词或一句话形容自己的现状?

    杨扬:努力但不强求。

    人物周刊:对你父母和他们的成长年代,你怎么看?你理解他们吗?

    杨扬:父母的身上有着他们那个年代的痕迹,这是每个人都脱离不了的。我做事也尝试着理解过去,放眼未来。

    人物周刊:对你影响最大的一个人、一本书,或者一部电影?

    杨扬:没有。

    人物周刊:对我们的下一代,你有什么期待?

    杨扬:希望他们能够有独立的思考和判断能力。

    人物周刊:对你所从事领域的前景怎么看?

    杨扬:体育是人民美好生活的一部分,是孩子们成长的一种方式,一定有它更广阔的发展空间。

    人物周刊:责任、权利和个人自由,你最看重哪个?

    杨扬:个人自由。

    人物周刊:你珍视自己的哪种品质?最想改进的一个缺点是?

    杨扬:善于总结、聆听内心的声音。要加强时间管理和提高效率。

    人物周刊:最不愿意把时间浪费在哪方面?

    杨扬:和不合拍的人谈事情。

    人物周刊:在时代的前进中,你期待自己充当怎么样的角色?

    杨扬:以前是冲锋陷阵,现在是支持者。

    人物周刊:现在的你,还有哪些不安和担忧?

    杨扬:没照顾好自己从而不能照顾好我应该照顾的人。

    获奖理由

    杨扬在职业生涯中获得了59个世界冠军,是中国运动员获世界冠军最多的。她的宝贵之处不仅在于她曾登上竞技之巅,更因她完整地经历了一个运动员的成长之路,使得她对运动员的全人发展有了更多的思考。退役后,她成为中国第一个以运动员身份竞选为国际奥委会委员的人。许多人视她为中国运动员转型成功的典范,实际上,她远不是一个人生成功学的标签。她身上最宝贵的是对自己所从事的行业的深刻理解,对奥林匹克价值的真正信服,以及多年的磨练,“在各种局限下,用正确的方式去做成正确的事情”的智慧。

    赞 (0) 打赏

    目录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19.11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