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一点见又有什么关系晚一点见(一)

扫描二维码关注,回复"免费" 可获得花火/桃之夭夭/南方人物周刊/等PDF杂志下载链接


主持人/猫空

高甜少女苏钱钱最近有了一个烦恼 缺一个好基友,还经常跟我诉苦。

喵,你最近没挖掘新人吗?本人缺基友,好孤单!

喵喵,求好友,能约码字、聊榜单、聊八卦的 在线等!

喵喵喵,你最近不怎么负责啊,责编需要经常关心作者的感情生活,本人急需码字 伴侣 一名!

所以,我在这利用职务之便,帮苏少女征集好友一名!

苏钱钱: 要求请参照孟见,他真的对宁晚超好的,理想型!

晚一点见(一)

文/苏钱钱

新浪微博/@苏钱钱酱

内容简介:

甜度爆表校园文

孟见和宁晚的甜腻日常

奶茶店。

我要一杯 喜欢你 ,超大杯的。你喝什么?

不用了,我现在不渴。

不行,你必须点一个。

宁晚被逼着接过菜单,心里忽然明白过来什么,朝服务员低声说: 我也要一杯 喜欢你 ,超大杯的 喜欢你 。

如果喜欢的那个人是你,晚一点见又有什么关系。

第一章 苍天有眼啊

九月,蝉声渐退,一并带走夏季的沉闷,迎来初秋凉爽的风。校园里飘着淡淡的桂花香,清新怡人。

中午下课后,宁晚去校外的快餐店点了一份排骨盖浇饭,才吃了一半,门外就有人嚷嚷着冲进来: 宁晚!快!牛肉面店门口,皎皎好像遇到了麻烦!

郑允风风火火地进来,看到宁晚不慌不忙、细嚼慢咽的样子,着急道: 喂,是你妹欸!你不去看看?

其实,这家快餐店的排骨并不新鲜,没去除干净的腥味有时会让人难以下咽。可现在在校外吃饭的人实在太多了,味道好的店都挤满了人,宁晚不喜欢热闹,只好将就着来了这里。

她把排骨一块块挑出去,米饭拌着酱汁,勉强吃完。

放下筷子,拿纸擦干净嘴,宁晚才轻飘飘地吐出一句话: 我没空管她。

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是 吗? 郑允故意拉长音调, 上次皎皎被一个男生搭讪时,你也是这么说的,结果呢?

结果猥琐男差点被宁晚捶死。

被秒打脸,宁晚老实地闭上嘴,起身朝收银台走去。

老板,结账。

树成中学的正门道路两边遍布各类小吃店,跟过去比,如今显得格外拥挤、热闹。

前阵子教育局一纸文件下来,宣布将树成私立中学和专攻艺体教育的艺联私立中学合并,统称 树成高级中学。所以,这学期开学后,树成中学的学生数量暴增,每个年级除了原来的文理十个班外,还多了六个艺体班。

等着找钱的工夫,外面有几个女生进来。擦肩而过时,宁晚从她们口中听到 面馆 打架 的字眼。

她淡定地拧开手里的矿泉水,大口大口喝,看似不为所动,目光却幽幽地望向了马路对面。

面馆就在快餐店对面,宁晚稍微侧了侧头,就能看到裴皎皎。她周围站了五六个男生,为首的那个正拦着她,不让她走。

裴皎皎刚上高一,长得娇俏可爱,走在路上经常有男生上前搭讪要微信号。宁晚猜测这次也许又是男生不怀好意的搭讪,只不过以前是一个,这次是一群。

她快速结完账,准备过去帮她解围,刚走出门,那边裴皎皎成功地甩开了男生的阻拦,一头冲进了隔壁的小水吧。

男生身边的同伴笑了,吹着口哨,一阵阵起哄。

男生个子很高,在人堆里很显眼。他背脊微弯,身上覆着张扬耀目的光,一双好看的桃花眼微微扬着,似乎也在笑,却笑得轻佻随意,毫不走心。

他挥了身边的人一拳,而后回过头,视线刚好撞上迎面走来的宁晚。

四目相对,男生忽然顿住。

笑意来不及收回,微微停滞在脸上,他眼里快速闪过一丝诧异和恍然,又似乎有些不可置信。

但很快,他所有交错涌出的情绪在宁晚走到面前的时候,又迅速隐藏到眼底,消失不见。

面对面地站在一起,宁晚抬头,目光犀利地审视男生。

他穿着干净的白衬衫,袖子卷到手臂中间,露出小麦色的皮肤。他的领口敞开一个扣子,锁骨若隐若现,左手拿着树成中学的校服外套,眼里还有未退去的笑意,眼角微微扬着,漫不经心地回应着宁晚的打量。

这双眼睛让宁晚忽然就走了神,脑中快速蹿出一些记忆的碎片,画面很模糊,却让她有种与面前的人在哪见过的错觉。

见宁晚久不说话,郑允在旁边掐她的腰。

宁晚这才回过神,清了清嗓问: 你哪个班的?

男生微眯起眼,似笑非笑: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宁晚懒得跟他扯皮,直接下了警告: 你最好离刚才那个女生远一些。

男生轻轻地哦了一声,眉宇舒展开,饶有兴趣地盯着宁晚。

他不说话,只是看。

他的脸上情绪不明,时而若有似无地牵牵嘴角,皮笑肉不笑的,很是诡异。

宁晚莫名觉得对方看她的眼神像是在看一个找了八百年的仇人,明明心花怒放,却要忍住不打草惊蛇,只能在心中暗喜 我终于找到你了 。

两人无声地对视了好一会,男生才收回视线,转身跟身后的人说: 走。

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一伙人跟在他后面说走就走,干脆利落。只是,刚走出几步,男生忽地在原地站住,回头看着宁晚,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苍天有眼啊。

宁晚听得一头雾水,她眨了眨眼。

这人有病吧。

一行人走远了,郑允才软绵绵地趴到宁晚的肩头,全身有气无力,像被掏空了似的: 快扶我起来。

怎么了? 宁晚赶紧伸手。

被刚才那个哥哥帅晕了。

宁晚:

滚。

正说着,裴皎皎抱着一杯抹茶奶盖从水吧跑出来。看到宁晚和郑允后,她怔了怔,但很快就着急了起来,四处寻找: 人呢?!

郑允跟着看了一圈: 谁?

刚才那个男生,个子很高,帅帅的那个!

宁晚皱眉看裴皎皎: 找他干什么,刚才他不是还堵着你,骚扰你吗?

堵我? 裴皎皎认真想了几秒,忽然顿悟过来, 啊!姐,不是你想的那样,是我想给他买杯水,他拦着说不要,所以拉扯了一会儿。

宁晚愣住,半天才反应过来: 你干吗要给一个陌生人买水?

确定周围不再有那个男生的身影,裴皎皎遗憾地叹了口气,惆怅地看向远方,幽幽怨怨: 不,他不是陌生人,他是我的恩公小哥哥。

裴皎皎一煽情,宁晚就头疼,她忙挥手: 行了,你别说了,算我多事。

不!我要说! 裴皎皎抱住她的肩, 刚才我和艺体班一个女生发生了点争执,她说不过我,就想动手,幸好恩公小哥哥路过,阻止了她的 兽行 。所以,你说,我要不要请小哥哥喝水。

宁晚:

裴皎皎的造句用词真的让人一言难尽。

她仍沉浸在悲伤里唉声叹气: 可人家就是不要啊,呜,世上为什么会有这样英俊善良、不求回报的小哥哥。

宁晚听完,一声不吭,心情有点复杂。她原以为那人是个撩妹的流氓,没想到忽然反转,成了帮人解围的好心小哥哥。

她郁闷地吹了口气,额头的刘海被吹起,又软软地耷拉下来。

有那么一瞬间,宁晚心里闪过一丝歉意,可在想起男生轻佻的笑容后,她又火速冷静下来

不对,这个痞里痞气的家伙肯定是在玩欲擒故纵的戏码,只有裴皎皎这种天真的小女生才会相信!

她才不会上当!

夏末早秋的天气说变就变,片刻的工夫,忽然打雷,天色变暗,灰黑色的乌云远远地压过来,像是要下雨。

宁晚说了裴皎皎几句,着拉她一起朝教室走。

刚走了几步,宁晚发觉脚底有什么硌着,于是后退,垂眸,地上静静地躺了张学生证。

宁晚没有多想,弯腰捡起来打开,看到贴在里面的一寸大小的照片 巧了,竟然是裴皎皎的恩公。

照片上的他鼻梁高挺,一双狭长的桃花眼,深色瞳仁明澈锐利,薄唇微抿着,嘴角勾起的三分浅笑恰好削弱了五官里的清冷桀骜,里里外外都透着一副玩世不恭的散漫样子。

宁晚想起刚才他手里拿的校服,或许就是那时候不经意掉出来的。

孟见? 她看着名字,嘴角轻轻扬了扬。

他帅是真的帅,但长着那双迷惑人的桃花眼,多半也是个花心的风流少爷。

郑允见宁晚盯着学生证出神,凑过来看,忽然惊呼出声: 妈妈呀,他就是孟见?!

宁晚转头: 你认识?

艺中的大佬啊! 郑允语气激动起来, 我听别人说,他模考接近满分,满分啊!他是个魔鬼吧。而且,听说每天都有数不清的情书送到他的教室,他成绩好,是好多人的理想型

郑允激动的语调猛地刹车,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认真看向宁晚: 你别说,你俩还真有点像。

?

都是平时看不到你们读书,考试时随便写写就能考到年级第一名的变态。

而且,我们教室的后门槛也快被你的倾慕者踩烂了。

宁晚有些不以为然,她想起刚才孟见离开时说的莫名其妙的话,不屑道: 我看他神神道道的,看书看傻了吧。

她回头把学生证递给裴皎皎: 拿这个去跟你恩公报恩吧。

裴皎皎却直摆手: 我不去。

为什么?

听说艺体班的学生都很凶,我刚才领教过了,的确很社会,我可不敢再去,万一又遇到那个女生 裴皎皎心有戚戚, 姐,你江湖地位高,还是你帮我去吧!

宁晚还没来得及拒绝,裴皎皎已经一溜烟儿地跑远了。

宁晚想到了什么,转过身,可郑允似乎早就预料到了似的,先发制人地堵住她的话: 我没空。

谁捡的谁送呗,指不定你俩能靠这学生证缘定三生呢,毕竟都挺变态的。

滚。

宁晚拿着手里的学生证,考虑了三秒

扔了。

下午六点,最后一节课快要结束时,宁晚借上厕所为由,提前十分钟离开了教室。

树成中学没有和艺联私立中学合并前,有栋楼安排的是跟师范大学合作的教师进修班。两所学校合并后,这栋楼就安排给了艺联私立中学的学生,改名 艺体楼。

宁晚也不知道后来自己为什么又捡回了那张学生证,她用了整节课的时间思考后做出了总结 大概是因为良心不安。

没错,她是一个有良心的人,无论如何,孟见的确在当时帮裴皎皎解了围。

还有三分钟下课。

艺体楼周围是大片的绿化带,环境很好,穿过楼前的榕树有个很大的人造湖,栈道连接湖中央的小亭子。学生下课要去食堂或是校门口,必须经过这条栈道。

宁晚决定就在这等孟见。

傍晚的风清凉惬意,带着桂花的香气,沁人心脾。

下课铃声终于响起,艺体楼里不断走出打扮时髦的学生。

宁晚靠着栏杆,努力地从经过的人里等孟见的出现。可十几分钟过去,人走了一拨又一拨,直到热闹的栈道冷清下来,她都没有等到那个风流的少爷。

这人不吃晚饭的吗?

为了自己的良心,宁晚快饿死了。

她趴在栏杆上抓了抓头发,忽然闻到一股奇怪的气味。她直起身,循着味道很快发现不远处的木头栅栏角落有一个精致的烟盒,烟盒被点燃了,正散发出一缕缕白色烟雾。

宁晚左右看了看,猜测是刚才经过这里的人随手丢下的。

她走过去,把烟盒捡起来,看到里面有一根才燃了三分之一的烟,最近的垃圾桶在栈道尽头,她怕正在燃着的烟点燃了烟盒,就把烟盒拿在手里,烟夹在指尖,朝垃圾桶走去。

她也不打算继续等孟见了,天色渐暗,她一边走,一边打郑允的电话,等待接通时,无聊地扭头瞟了一眼湖里游过的小锦鲤。

郑允很快接起电话: 喂?

宁晚指间燃着白烟: 你吃完没?我

话说一半,她忽然眼前一暗,来不及躲避和反应,上半身闷闷地撞上了迎面走来的人。

那人的胸膛一点都不柔软,甚至撞得宁晚有点痛,她忘了手里夹的烟,下意识地用手去揉额头,口中微怒: 见了鬼,你看不到有人站在这吗?!

哟 面前的人顿了一会儿,发出轻而带着玩味的笑, 是你啊。

宁晚身体一愣,感觉有点不对劲

怎么 有点像那个风流少爷的声音?

她马上拿开手,果然看到是孟见,然后更加不悦,声调也跟着拔高三分: 你是不是瞎?路这么宽,干吗故意朝我的身上撞?!

孟见也不生气,嘴角轻轻勾着,视线悠然地落到宁晚的手上,懒洋洋地蹦出几个字: 万宝路蓝莓双爆。

他不紧不慢地附到她的耳侧,眼里噙着一抹坏笑: 你挺横啊,公然在学校抽烟。

孟见的声音低低的,带一点沙哑,像夏夜微风吹过的海,透着莫名的蛊惑和吸引力。

光是这道声音,宁晚就理解了那些传闻里前仆后继给他送情书的女生。就算是她这样对帅哥无感的人,刚才有那么一瞬间,头皮都控制不住地酥了一大片。

暮色下,湖水波光潋滟,一层一层,轻轻地、缓缓地荡起涟漪。

孟见这么说是有原因的,最近树成中学在严抓抽烟的学生,还鼓励大家互相举报,一旦落实,要被罚扫一周厕所不说,情况严重的还要被记过。

不过,宁晚懒得跟他解释,挑眉淡淡地反问道: 所以呢,你想怎么样?

白色的烟雾在两人之间张牙舞爪地蔓延开,孟见双眼微眯,嘴角勾起不正经的笑: 你猜。

对视几秒,宁晚好像读懂了他话语中威胁的意味,她低低地嗤笑了一声,也懒得与他多做解释,笑道: 同学,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 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

什么? 孟见好像没听清楚似的, 什么好相见?

宁晚没过脑子,刚准备重复,突然反应过来这是一个文字陷阱,紧忙收回去。

缓了缓,她抿抿唇,脸上虽保持着微笑,声音却冷冷的,没什么温度: 不妨告诉你,我这个人脾气不怎么样,你最好别惹我,否则,我不敢保证会不会对你做出什么丧心病狂的事。

是吗? 男生似有若无地轻笑了一声,目光远眺湖水之上,自言自语道, 你又不是没做过。

宁晚皱了皱眉,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你说什么?

没。 孟见收回视线,无所谓地耸了耸肩, 我说,我同意你的观点。

什么观点?

男生桃花眼里满是兴味: 日后好相见啊。

宁晚:

克制住打人的冲动,她开始后悔自己学什么雷锋,尤其是对这种轻佻的纨绔子弟玩什么感恩。到最后,自己还不是成了他无聊生活里的又一勺调味剂,逗弄取乐。

宁晚最终没把学生证还给孟见,她揣在兜里去校门口找郑允。郑允在牛肉面店吃面,知道她要过来,算着时间,也帮她点了一碗。

几分钟后,宁晚敞着校服走进店里。

她脸上的表情一贯让人看不穿,气场极强,路过的地方站着的学生都下意识地躲远了些。

那些让开的人,有些是怕她,但更多还是服她。

宁晚有一张美到过分的脸,笑时灿烂如花,细长的眼角扬着,说不出地迷人娇俏。但她不笑时,那对眸子里的冷漠生疏也让人背后生寒,不敢轻易靠近。

严格意义上,她不是标准的好学生,叛逆、逃课,在树成中学出了名地我行我素,但无论她怎么离经叛道,成绩始终位列年级第一名,逆天超群。

郑允朝她招手: 这里!

牛肉面刚好送到,宁晚在郑允的对面坐下来,还在考虑要不要告诉她学生证的事。面馆里忽然进来两个女生,不知在说些什么,笑个不停,非常聒噪。

郑允不爽地看过去,看清人后,眼神立变,靠过来跟宁晚说: 刚才,我听店老板说了今天中午在门口发生的事。

宁晚漫不经心地说: 什么事?

皎皎啊! 郑允看着前台那两个正在点餐的女生,压低声音道, 高三艺体班有个叫安鹿的,中午在面馆门口不小心撞了他们班的班花吴丽莎,吴丽莎就把人扣下来好一顿骂,皎皎刚好在这吃面,听不下去,就帮安鹿说了两句,结果,吴丽莎,喏

郑允说着,眼神朝前方示意: 就刚刚进来,扎高马尾那个。

我朋友看到她使劲推了皎皎,差点就打起来,啧啧,那个嚣张劲儿,没谁了。还好孟见路过,给拦了下来。唉,皎皎也是,瞎凑什么热闹,艺体班那帮人特社会,招惹他们干吗?!

宁晚轻飘飘地朝吴丽莎看了一眼,又若无其事地收回视线: 哦。

吴丽莎和同伴点完餐,发现店里的位置已经坐满,看了一圈,只有宁晚和郑允那桌还能坐两个人。

她走到宁晚的旁边,招呼都不打一声,就坐了下来,口中还不停地抱怨: 哪来那么多人,挤死了。

她的同伴坐到郑允的旁边,郑允满脸不乐意,张嘴想说什么。

宁晚迅速在桌下踢了郑允一脚,郑允微愣,马上会意地埋下头,老实地吃面。

旁边,吴丽莎的同伴与她旁若无人地聊起天来: 不知道老师怎么想的,竟然选安鹿上艺术节。

吴丽莎手撑着头,神情厌烦: 别提了,谁知道她哪只眼睛瞎了。

这下安鹿可要出风头了。 同伴煽风点火, 其实我觉得你跳得比她好

正说着,伙计端来两碗牛肉面。

吴丽莎从筒里拿了双筷子,挑了一口面到嘴里,边吃边说: 她就是装柔弱,哄老师心疼呗,我看到她那副怯怯的样子就来气,装给谁看呢?!中午要不是那个事精惹来了孟见,安鹿的脸,我能给她扇到烂。

郑允听到这,彻底明白了吴丽莎口中的 事精 是指裴皎皎。

郑允偷瞄宁晚一眼,发觉对方竟异常淡定,好像什么都没听到似的,认认真真地在吃面。但郑允直觉不太妙,以她对宁晚的了解,这种情况下,宁晚情绪越是平静,就越是危险。

吴丽莎吃了两口,端起面汤碗,朝碗里吹了吹,忽然动作一顿,问同伴: 那个事精哪个班的?回头打听打听,她可能不知道多管闲事的代价是什么。

同伴竖起三个手指头: 没问题。

吴丽莎抿抿唇,这才解了气似的端起碗。

这时,旁边一直安静沉默的宁晚放下筷子,微微挺直腰坐正。她拿纸擦了擦嘴,紧接着身体猛地离座,毫无预兆地站起身。

几乎是她起来的一瞬间,板凳翘起,吴丽莎捧着碗,偏向一侧,倒在了地上。

巨大的声响引来店里所有学生的侧目。

店里虽然是长板凳,但宽而结实,不至于其中一个站起来,旁边的人就会失去平衡倒下去。

吴丽莎手里的碗连带着打翻,面和汤撒满整个胸前,她半躺着,下巴上还吊着几根面条,样子狼狈又滑稽。

同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连忙来扶她: 没事吧?!

吴丽莎挣脱开她的手,踉跄着站起来,气急败坏地指着宁晚: 你故意的!

(下一期连载更精彩哟!)

赞 (7)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0.50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