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千春光不如你(五)

  • 花火·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10期】    
  • 桃之夭夭·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10期】    
  • 文/赏雨时节

    新浪微博/@赏雨小时节

    粉丝群号:593481446

    上期回顾:贺铭南对姜醒总是百般照顾,两个人渐渐成为朋友。不仅如此,姜醒因为有了贺铭南这样的同桌,对上学这件事也多了些盼头。贺铭南在校服事件闹得沸沸扬扬之时,站出来解围,让班上的其他同学对他的看法产生了变化,从此以后,他也成了众人的 偶像 之一。

    班主任走到贺铭南的面前,喊他去办公室谈话。

    姜醒紧张兮兮地看着贺铭南,年轻的班主任瞥了她一眼,说: 你别看,一会儿轮到你。

    姜醒不担心自己,只担心贺铭南脸皮薄,受不了老师的批评,不像她身经百战,早就练就了一副钢筋铁骨。

    她回到班上,在座位上如坐针毡,屁股跟着火似的,怎么也坐不住。

    严俊昊劝她: 醒姐,你这么动来动去的,也没用啊,等贺铭南回来,你不就知道情况了吗。

    姜醒瞪他: 谁是你姐?

    严俊昊惊讶地睁大眼: 那 老妹儿?

    严俊昊吓得都破音了,可见吓得不轻。

    姜醒: 嗯哼。

    严俊昊三人对望一眼,纷纷表示怕怕的。

    姜醒想想,还是不放心: 贺铭南又不是你们,班主任讲一句重话,他不知道要难过几天。

    严俊昊想了一下贺铭南揍人的样子,喃喃道: 不能吧

    姜醒猛然站起来,说: 不行,我要去看看。

    严俊昊几人面面相觑,越发摸不着头脑,最后,他们得出结论,姜醒真的很着急看贺铭南倒霉。

    就在姜醒要匆匆走出教室的时候,贺铭南回来了,姜醒猝不及防地和他撞了个满怀。

    她一抬头,目光撞进贺铭南星辉闪耀的眼里,如同一只迷途的鸟,徒劳地扇动翅膀,宇宙茫茫,一头栽进未知的网。

    她飞快地向后退了两步,贺铭南只感到怀中一空,女孩子的香气似有若无,陌生的触感让他也呆愣了片刻。

    姜醒却对他的感受一无所知。

    你没事吧,老班骂你了? 见他站着不动,姜醒感到疑惑。

    贺铭南摇头。

    姜醒心想,他看起来怪怪的,一定是被班主任骂得太狠了。她在身上摸了半天,终于从口袋里掏出一个东西: 别难受,我请你吃糖。

    一颗大白兔奶糖静静地躺在她的手心,兔子图案对着他,非常可爱的样子。

    姜醒明眸善睐,一双微微上挑的桃花眼正期待又略带歉意地望着他,像只讨喜的小狐狸。

    贺铭南接过糖,冲她微微一笑。

    那笑容,别提多甜。

    上课的铃声打断了姜醒想要说的话,而她的同桌在老师进门的一瞬间便进入听课模式,自动屏蔽了身边的她。

    姜醒:

    贺铭南是个狠人。

    好在姜醒的郁闷没有持续很久,课间,贺铭南把奶糖剥开放在嘴里,糖果碰到舌尖,浓郁的奶味充满了口腔。

    姜醒撑着脑袋问他: 甜吗?

    甜。

    那你等一下。

    姜醒噌地站起来,从座位上弹出去,旋风一样在教室里搜刮了一圈又回来。然后,就见她变戏法似的,抱着满怀口味各异、五彩缤纷的糖果和零食,哗啦啦摊在贺铭南的桌面上,她说: 都给你,软糖、果糖、话梅糖,你要什么糖,有什么糖。

    贺铭南惊讶地看着她: 你

    姜醒摆摆手: 你放心,他们不会讲什么。

    白棠棠路过,揉揉眼睛,开玩笑道: 放心,我们都在醒姐的 淫威 之下,被欺负惯了。更何况,醒姐这是借花献佛,拱手山河讨你欢呀

    白棠棠笑得好八卦。

    平时你们也没少吃我的。 姜醒飞去一个傲娇的眼神。

    姜醒把课本竖在面前不理白棠棠,宽大的书页遮住了她和贺铭南的半张脸。

    贺铭南向前凑了凑,他和姜醒两人的脸便完全埋到了课本后。

    他轻声问: 那你会欺负我吗?

    姜醒诧异: 我干吗欺负你。别听她瞎说。

    贺铭南摇头: 我不是那个意思。 接着,他缓缓说道, 我是说 如果你欺负我,我也是乐意的。

    真是要疯了!腾地一下,姜醒的脸红得要烧起来。

    谁要欺负你! 姜醒扭头。

    白棠棠适时地打开她的电子书架,默默地递到姜醒的面前,姜醒定睛一看,文章标题大字写着《村霸与她的柔弱村花美人》。

    她反射性地想,美人 一定是奶糖味的。

    姜醒落荒而逃。

    后来,班主任没忘记姜醒这茬,找她到办公室说话。

    我看过你的档案,你过去的成绩很出色。 班主任说。

    可是,老师,你也说,那都是过去的事了 姜醒站在阴影里,神色不明。

    班主任半晌不知道说什么,只好说: 以后校服穿好。

    我知道了。 她难得乖乖地答应,不忘说, 高老师,早晨的事都是我的错,跟贺铭南没关系。

    班主任古怪地看她一眼: 你们两个倒是有趣。

    什么?

    班主任说: 贺铭南主动提出想要跟你继续做同桌,我等着看你们的学习效果。

    第四章 在小树林里交换的礼物

    严俊昊三人一直想要跟贺铭南套近乎,他们正苦恼在学校里面没找到机会,没想到,这个休息日,机会来了。

    严俊昊顶着一头新染的、扎眼的红棕色头发,大摇大摆地走在台球厅前面的马路上,后面跟着小鬈毛宁逸和板寸头韩辛两人。

    阳光正好,光线折射的角度也十分妙,严俊昊对着台球厅的玻璃欣赏自己的新发型,忍不住说: Tony老师手艺不错,这个发型衬得我又帅了一点。

    小鬈毛耿直地问: 周一上课肯定会被老班拽去理发店染回来的,不是白忙活?

    严俊昊摇摇手指: 这你就不懂了,快乐总是短暂的,短暂的快乐就不要了吗?!

    如此富有哲理的话叫人无法反驳。

    突然,板寸指着玻璃门里面说: 哥,你看,你看。

    严俊昊正陶醉在自己的绝世美颜里: 正看着呢,我知道我很帅。

    韩辛更大声了: 不是的!你快看,那个穿工作服的是不是贺铭南?

    严俊昊: 你当南哥属八爪鱼的吗,哪里都有他打工的身影?!

    话音刚落,他就发现被打脸了。

    三人推门进去,贺铭南恰好转过脸来,看见他们,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又转身去做自己的事。

    小鬈毛疑惑道: 南哥刚刚是看到我们了吧。

    三人颇有点路遇偶像的紧张和兴奋,板寸搓搓手: 那我们现在要怎么办?

    这时,店老板迎上来问他们要买几个小时,三个人做了个嘘声的动作,不要吵到我们铭南哥哥。严俊昊掏空口袋,把身上所有零钱都给老板,对老板使眼色,让他给点空间。

    老板奇怪地看他们一眼,自言自语: 女生来看小贺就算了,怎么男的也来,我要不要做一张小贺的海报照片挂在门口啊?

    严俊昊他们再看向贺铭南时,才发现贺铭南正和人比赛,比赛进行到尾声,绿色的台球桌上剩下的球不多。

    贺铭南身材挺拔而纤细,工作服是一身衬衫外罩小马甲,极好地勾勒出他紧实流畅的腰线。

    他漫不经心地用巧克粉打磨台球杆皮头之后,轻微摇晃,放松双肩,利落地俯身,一双无辜的鹿眼顿时变得凌厉、暗藏杀气。对准,击球,一杆进洞,他起身,微笑 紧张的气氛顿时一松。

    看见这样的贺铭南,谁能不夸一句

    好腰! 声音从旁边传来。

    严俊昊三人啪啪鼓掌的手僵硬在半空,扭头去看隔壁桌表情兴奋的几个女生。

    好球,我的意思是好球。 女生注意到他们的视线, 你们也是来看贺铭南的吗?

    然后,严俊昊三人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在女生的要求下参与了贴吧校草评选的投票,为贺铭南贡献了三票。

    女生塞了一把免费提供的瓜子感谢他们。

    三人嗑着瓜子不由得感叹,想要引起贺铭南的注意,竞争压力真大!

    一口气清掉桌上的球,和人打赌进行比赛的贺铭南干净利落地赢了这一局。跟他比赛台球的人不甘心地看着他,脸色难看。

    贺铭南说: 怎么,想耍赖?

    对方几个成年人人高马大,为首的那个拍了一张红票子到贺铭南的手里,说了句 晦气 ,然后领着人走了。

    贺铭南对他们的背影说: 不够,场地费付了吗?

    几个社会人士看起来凶神恶煞、很不好惹的样子,严俊昊三人连忙跑到贺铭南的身后 保护我方贺铭南。

    气氛剑拔弩张,对方静默了几秒,最后,想象中的冲突没有爆发,为首的光头在吧台又扔下一张红色钞票,瞪了店老板一眼,走了。

    严俊昊顿时扒住台球桌: 哎哟,吓死我了。 然后,他看见方宁逸和韩辛都看着他,他捂住嘴, 我说出来了吗?

    是的。

    刚刚那几个人怎么回事? 方宁逸向贺铭南问道。

    没事,他们不会再来了。

    顺着贺铭南的目光望过去,刚好可以看见一边散落在地上破碎的酒瓶玻璃渣,看来是大白天喝了点酒来闹事的。

    太、太危险了 严俊昊说。

    贺铭南看了他们三个温室里的花朵一眼,无语地把桌球收拾好。

    然后,严俊昊三人只见贺铭南走到一旁还在讨论他的几个女生的台球桌边问: 你们好,你们刚刚拍我的视频了吗?

    女生连连点头: 拍,拍了。

    我能看看吗?

    给你。 对方欣然同意。

    贺铭南手指轻轻一点,把视频删了,然后把手机还给她们: 抱歉,我不习惯镜头,我只是个普通人。

    几个女生涨红脸,连声说 对不起,打扰了 ,然后跑开。

    严俊昊三人姿势统一地叹息: 这就是高人气的烦恼吗?

    唉,好想要。

    贺铭南从吧台要了一杯汽水捧在手里,玻璃杯的汽水里飘着一片柠檬。他懒散地靠在吧台高脚椅上,嘴里叼着吸管,看了一眼墙壁上的挂钟。

    大哥,你从今天开始就是我们的大哥了! 严俊昊突然冲贺铭南喊了一嗓子。

    贺铭南看着他们,他的内心是拒绝的。

    但是,不等他说话,三人就齐齐向他喊道: 大哥好!

    台球厅的客人都向他们看过来。

    贺铭南皱眉: 我不搞团体。

    严俊昊: 但你有社团啊。

    什么社团? 贺铭南反问。

    我们都听说了,动漫社。

    报名。

    求加入。

    我会画太阳。

    我会画苹果。

    我会画爸爸、妈妈,我的一家。

    贺铭南: 我们之间能不能有一次正常的成年人的对话?

    韩辛是个老实人: 可是,我们就是未成年呀。

    想打人,贺铭南忍住了。

    南哥在等人吗? 三人好奇。

    严俊昊的话音刚落,一个身影推门进来,抖落一身阳光。

    我来了,没迟到吧? 她说。

    严俊昊三人吃惊地张着嘴,眨巴眨巴眼,呆滞地看着眼前的姜醒。

    一个打扮精致的姜醒。

    一个为了贯彻自己的 姜娇花 人设拼了的姜醒。

    要知道,平时姜醒就是那传说中不羁的风,T恤和热裤都是常规打扮,阶段性出现的五颜六色的头发跟着心情变。但现在他们眼前的姜醒,一头柔顺的黑色中长发披在脑后,丝绒裙坠至脚踝,丝质腰带系在腰间,裙摆随着脚步荡漾。

    三人组看呆了。

    贺铭南不动声色地挡在姜醒的面前,突然不想让他们看。

    姜醒默默地拨开贺铭南,她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四人奇异的搭配。

    你们怎么在一起? 她问。

    嗯 我们

    路过。

    对,路过。

    哦,那你们现在 姜醒皱眉。

    我们还有事。 严俊昊说。

    对,我们这就走了。 方宁逸连连点头。

    马上走。 韩辛附和。

    他们三个真的适合说相声,他们不去讲相声,绝对是相声界的损失。

    姜醒耸肩,转而望向贺铭南: 我们走吗?

    贺铭南: 我去换衣服。

    贺铭南又为她要了杯蜜桃味的汽水。

    姜醒等他的时候,闲着没事,也在台球桌上比画了几下,贺铭南从后面出来见了,问她: 想玩吗?

    你台球很厉害? 姜醒问。

    贺铭南的一双鹿眼又恢复了它原本无辜的样子,他说: 一般般。

    姜醒一听这话,拉着他说: 那你今天遇对人了,我教你几招我的必杀技,保证你以后杀遍球坛。

    真的吗? 贺铭南的眼睛亮起来, 我想学。

    还在原地做背景的三人组,他们不敢相信自己的所见所闻,严俊昊揉揉眼睛。

    他看见的一切都是真实的吗?

    威武霸气的醒姐一副娇俏淑女的模样,刚刚还大杀四方的贺铭南是怎么做到在姜醒面前如此柔弱无害的?

    他对这个世界产生了深深的怀疑。

    贺铭南下一秒警告地看了他们一眼,严俊昊后脊梁骨发凉。

    虚伪!男人,女人,都虚伪!

    三人离开台球厅。

    站在现实的门外,韩辛问: 严哥,我们现在怎么办?

    严俊昊恍恍惚惚地说: 原以为是针尖对麦芒,没想到啊

    迎着风,严俊昊又连忙否认了自己的说法: 不,这一切一定都是我的错觉。

    姜醒和贺铭南,怎么可能呢,林城私立中学双霸,学霸与校霸,怎么可能

    他一定是昏了头,才会产生如此幻觉。

    早在几天前,姜醒就和贺铭南约好见面,贺铭南说要带她去个地方。

    姜醒从早上就开始翻衣柜,翻了半天也没找到一件满意的。终于从角落翻出一条裙子,她又不知道配什么鞋,最后穿了小靴子。

    等到她终于收拾好自己,迎来的是姜妈妈秦悠然愤怒的狂吼: 姜醒,你把你房间翻得像狗窝一样,是想造反吗?

    我会收拾的!Bye(再见)!

    这么臭美给谁看?

    我小弟!

    见小弟需要打扮得这么美吗?

    姜醒走到一半转回头,扒着门探出脑袋问秦悠然: 真的,美呀?

    妈妈眼里宝贝女儿当然是世界第一美。

    姜醒笑眯眯地、心满意足地走了,顺便回答妈妈前一个问题: 那当然,出门也要让我小弟有排面。

    反正她的鬼话,秦悠然一个字都没信。

    秦悠然还想让她把 小弟 的电话号码和名字留下,她已经跑得没影了。

    秦悠然只好叹气,拎着她心爱的包包也出门聚会去了。

    姜醒和贺铭南在台球厅逗留了一会儿,因为来了一桌吸烟的客人,姜醒讨厌吸二手烟,于是和贺铭南提前离开了球桌。

    走在马路上,姜醒无意识地摆弄自己的裙摆,她抬头看贺铭南,贺铭南正目不转睛地在她的身侧走着。

    只偷瞄了一下,姜醒迅速收回自己的视线,可这么看了一眼,姜醒的脑子里就被他的模样塞满。

    她满脑子都是为什么他的鼻梁那么直,睫毛那么长,皮肤那么光滑。

    他究竟是什么妖精变的?

    姜醒对自己的变化感到陌生,优雅淑女式的打扮让她不习惯,从她的脑子里蹦出来就抹不掉的贺铭南,让她更不习惯。

    如果贺铭南能够听到姜醒的心声,他一定会惊讶姜醒这祖传的夸人功力,彩虹屁那都不是吹的。

    这时,姜醒看向贺铭南,贺铭南也在看她。

    下一秒,姜醒感到自己的肩上多了个什么,原来是贺铭南把自己的外套披在她的肩上。

    我不冷。 姜醒抓着贺铭南的运动外套说。

    贺铭南微笑: 有一种冷叫 同桌觉得你冷 。

    姜醒瞪圆了眼: 我的天,贺铭南,你刚刚是在开玩笑吗?!你居然也会说冷笑话?!

    姜醒非常给面子地发出一串呵呵: 还挺好笑的。

    贺铭南板起脸,其实耳尖的一点点粉红泄露了他真实的心情: 你不要,就还给我。

    姜醒果断地说: 才不要。我也在跟你开玩笑,你不要生气呀,小气包。

    小气包卖面包,警察来了摔一跤。

    贺铭南不悦地摇头: 谁说我是小气包!

    那你是什么?

    贺铭南非常认真地想了一下,刚好看见街边店窗口正在卖的,于是说道: 奶黄包。

    噗。 姜醒笑喷。

    哪有人会认真回答这种问题,还说自己是奶黄包。如果刚刚路过的不是奶黄包,是大肉包呢?

    贺铭南一本正经: 怎么,不行吗?

    行、行、行,香甜可口,我看行。 突然姜醒调皮地冲他眨了一下眼睛, 但是,里面是什么样,我就不知道了,who know(谁知道)。

    s。

    嗯?什么?

    我是说,know后面要加s。

    请问,她可以说脏话吗?

    你听错了,我加了。 姜醒微笑。

    真的吗?

    煮的。

    姜醒丢下他,飞快地往前走。

    欸,姜醒你

    直到红绿灯路口,贺铭南终于追上她。

    在十字路口,贺铭南终于有机会说: 姜醒,你走反了。

    姜醒停顿了一秒钟,颇有些咬牙切齿,然后长长地叹了气说: 贺铭南,我终于知道我的墓碑上要写什么了 感谢有你,在2013年的秋天,一个叫姜醒的小姑娘被她的同桌气死了。

    嘘。 贺铭南的手指虚虚地放在姜醒的嘴前。

    秋日金黄的街道上,铺满梧桐银杏的落叶,贺铭南不赞同地摇头: 不要轻易地说 死 字。在我眼里,你应该每天都开心地、充满活力地生活。

    姜醒愣住,她惊讶于贺铭南说这句话时的真诚和认真。

    她浅浅勾起嘴角: 原来我在你眼里是这样。

    充满活力的样子。

    她笑道: 不用你说,谁不想开心?!

    五分钟后,姜醒和贺铭南站在新华书店三楼的教辅区。

    姜醒看着满坑满谷又错落延绵的教辅书,眼前一阵发黑。她颤巍巍地指着鲜红的教辅宣传横幅 开学季图书八折,名师视野,越学越优秀 ,气得声音发抖。

    贺!铭!南!你对得起老娘刚洗的头吗?!

    为了见贺铭南,姜醒用洗头的实际行动向他致以最高敬意。

    不值得,洗头不值得。

    姜醒,冷静,我们在书店,你看,大家都在看我们。

    姜醒侧头,她充满杀气的目光和手里捧着《 小状元》的低年级小学生目光相接。

    小学生扭头就奔向妈妈: 妈!这里有个姐姐好凶。

    姜醒只好揉揉脸,冲他笑了一下。

    小学生: 妈妈!那是魔鬼吗?

    姜醒彻底放弃了做个亲切大姐姐的想法。

    她冲着小学生的方向舔舔嘴唇,无声地说: 是哦,魔鬼最喜欢吃小孩。

    哇的一声,小学生爆发出惊人的哭声。

    姜醒:

    所以说,她真的很怕小孩。

    言归正传,她跟贺铭南的事还没说完。

    她问贺铭南: 你说的开心快乐就是带我来看王后雄的《五年高考三年模拟》?

    不是的,我觉得,比起《五年高考三年模拟》高中卷,中考卷更适合现阶段的你,可以从基础抓起,换个活法也许会有未知的快乐,你觉得呢?

    是,学习使人快乐。 姜醒生无可恋。

    姜醒看着贺铭南亮闪闪的、看着她的眼睛,冲他勾勾手指: 你过来点,我有话说。

    贺铭南凑近。

    再近点。

    贺铭南的耳朵几乎要贴到她的嘴上。

    姜醒在他的耳边放缓声音,咬牙切齿: 贺铭南。

    姜醒比了个中指。

    你这个大傻子。

    醒姐现在头顶上噗噗冒烟,头一回被人这样气得死去又活来。

    自从认识了贺铭南,她每天都在折寿。

    别了,我的朋友,今生没有缘,来世也别见。

    贺铭南意识到,他可能真的惹毛了姜醒。

    往后接连几天姜醒都没怎么搭理贺铭南,前排的白棠棠见了,奇怪地问姜醒: 你和学霸闹矛盾了啊?

    听闻贺铭南约姜醒出门,结果带她买教辅书,严重辜负了她当天能够去做飘柔广告的完美发型,白棠棠惊呼: 谁给他的狗胆?

    姜醒拍拍白棠棠的肩,虽然是跟她在一起,但白棠棠也应该注意别崩了好学生人设。

    狗胆 两个字,白棠棠说得太大声了。

    嘘。

    课间,贺铭南不知道从哪里给姜醒变出来一杯奶茶,悄悄地递到姜醒的手边,然后讨好地扯扯她的衣袖: 生气了?不要生气了好不好?

    姜醒不理他,他也不气馁,大有他要承包姜醒这个月的奶茶的意思。

    他坚持了几天,姜醒先憋不住了: 你挣点钱不容易,别浪费了。

    贺铭南帮她把奶茶戳开,不冷不烫,刚刚好。

    他眨巴眨巴一双水灵的鹿眼,甜笑时露出白牙: 你放心,我挣钱很厉害的。

    此时的姜醒听到这句话并无特别的感受,但多年后,她常有感慨,挣钱确实是贺铭南的天赋技能,旁人羡慕不来。

    姜醒努力绷着脸,不让自己显得太好说话,道: 一杯太多了,我喝不完。

    贺铭南将手中的奶茶向前递了递: 不怕,我帮你喝。

    他看见姜醒喝了奶茶后,才松口气似的说: 你喝了我的奶茶,就是不生气了哦。

    姜醒抿嘴,嘴角微微扬起: 我是那么容易生气的人吗?!

    贺铭南: 当然不是,你这么可爱温柔!

    贺铭南是决定彻底把 顺毛 的策略进行到底了。

    他说 可爱温柔 几个字的时候,没有控制好音量,以至于以他们为圆心的十米范围内的空气陡然安静。

    就连当事人本人姜醒都不由得拍了拍他的小手: 多么帅气的一个小伙子,就可惜,眼神差了点。但没关系,我很欣赏。

    两人紧张的气氛终于缓和,等到放学时,贺铭南郑重而神秘地对她说: 你书包里有包东西,回家再打开看。

    姜醒诧异: 你给我的?

    她拎起书包,原本很轻的书包因为贺铭南放进的东西而显得有些分量了。

    贺铭南似乎是有些犹豫,又有几分不好意思,补充道: 不值钱的,希望你收下。

    姜醒诧异: 礼物?

    贺铭南挺不好意思地低头: 算是吧。

    于是回家后,姜醒满心雀跃地拆礼物,拆开包装的那一瞬间

    贺铭南,我信了你的邪! 姜醒家中传出一声怒吼。

    原来,贺铭南送了她 不生气 三件套 《不生气的秘密》《聪明的女人不生气》《不生气的活法:七种技巧让你心平气和》。

    姜醒内心久久无法平静。

    后来,校园加密论坛有八卦传出,当晚,姜醒折回学校,堵住了从晚自习回宿舍的贺铭南。

    据传,她把人堵在了后面的小树林,把人地一下摁在了树干上。

    我们柔弱的转学生无力反抗,只能发出微弱的呼声: 不,不要。

    这时,一姐露出狰狞的笑容

    以下一万字请校友们自行脑补。

    当有人拿着传闻壮起胆子向两位当事人打听求证时,姜醒把人瞪了回去: 开什么玩笑,我是这么凶残的人吗?!

    贺铭南也矢口否认: 当然不是那样,我们只是正常的交流。

    事实的真相是,姜醒堵住了贺铭南是真的,把人堵在小树林也是真的。

    月影低斜,树影摇晃,月黑风高夜,有故事正在悄然发生

    贺铭南靠在树后的围墙上,低着头,反观姜醒,她一只手撑着墙,一只手拎着一个不讲究的白色塑料袋,从路人的角度看去,就好像她壁咚了贺铭南似的。

    但再仔细看看就会发现,她手上的塑料袋上印着四个大字 新华书店 。

    她把塑料袋一把塞进了贺铭南的怀里,迅速说: 不值钱的回礼,不用谢。

    然后,她就非常潇洒地拍拍屁股走了,留下一个传说中的背影。

    贺铭南打开塑料袋,在亮处一看,来自姜醒的回礼,情商三连 《哈佛情商课》《情商提升术》《情商改变你的一生》。

    贺铭南愣了一秒,望着姜醒离开的方向,忍不住笑,露出一排整齐的白牙。

    姜醒,谁说她不可爱?!

    下期预告:

    校服事件 再升级,姜醒和贺铭南所在的十三班彻底与三班成了死对头,被针对的他们将如何应对?为了平复不愉快的心情,姜醒带着贺铭南 大闹 校广播室,将不快吐露给全校师生听,校领导大怒,姜醒与贺铭南能安全度过这次的危机吗?

    (下期连载见《花火》5A)

    赞 (6)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0.44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