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悄悄(五)

  • 花火·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10期】    
  • 桃之夭夭·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10期】    
  • 约图意见:吃饼干的少女

    上期提要:

    唐唯转身看见扶住她的人是陆宴,双腿又是一软。陆宴用手捞住她,看她时,那双眼睛锐利如鹰,一副要吃了她的模样。

    也是这时候,唐唯感觉到后脑勺凉飕飕的。她抬手摸了一下后脑勺,收回手,一低头才发现手心里全是血。

    她看了眼手里的血,又看了眼陆宴,脸色惨白: 宴宴 这是血吗?

    路边光线昏暗,陆宴刚才只觉得她后脑勺有些黏糊,以为是汗。此刻看见女孩手心的红色血液,他眉头皱得更狠,心疼得一塌糊涂。

    他还未开口,女孩白眼一翻,晕了过去。

    文/宣草妖花

    (新浪微博:@作者宣草妖花)

    读者群号:242929433

    等外面围观的人清干净,陆宴抱她回了病房。

    他一副 为了小祖宗,誓死不愿做个人 的英勇就义的神情,差点没把唐唯气出一口老血。

    陆宴任由唐唯在他的怀里气得面红耳赤。唐唯摆动双腿,努力挣扎,想从他的怀里跳下去,可他将她抱得更紧了。

    陆宴晚上还有个会议要开,不能多陪她,把她安置好,便又离开。

    他离开后,唐唯对着门板一阵拳打脚踢。

    末了,她又坐在病床上安静下来,揉着嘴唇愤懑不已。

    算了,就当这是乖孙对祖奶奶的爱吧。她一个长辈,跟他一个小男生计较什么?!

    这么一想,唐唯觉得宽慰许多,躺在床上开始玩手机,又同温岚大概说了一下自己的现状。

    温岚满腔疑惑,发微信问她: 芸芸,你家人这么可怕啊?还有保镖?你是富二代?

    那天大排档打架事件后,温岚就和宋胖子聊过这件事儿,觉得唐唯的家庭条件应该不错。

    唐唯回复: 那些人不是保镖,是盯着我的。他们总认为我有病,总想让我回医院。

    温岚家里条件也是不错的,所以对于唐唯的家庭背景,也没做深究。

    唐唯又在病房里待了几天,因为无聊,发了张自拍照。她把社交软件,以及现代社会的一切,彻底弄了个明白,也适应了当下的环境。

    当然,她也知道了 傻女唐唯 被全网黑,以及和许瀚、文璇的那些破事儿。让她纳闷的是,陆宴为什么谎称是她的未婚夫?

    按道理来说,她在网上名誉那般差,又被许瀚单方面退婚,对于这样的女孩,正常人都避之不及。这里面难道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内情?

    她想不通,索性不再想。

    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她大抵知道陆宴是个什么样的人。虽然这男人极霸道,可他本质不坏。当然,如果他想毁掉一个人,凭他的手段,轻而易举。

    唐唯坚信自己是陆芸,还专门上网查了一下 自己 在现代互联网的口碑。

    网上对陆芸褒贬参半。

    她看见贴吧里有人骂陆芸,便觉得是在骂自己,代入感非常强,直接用陆芸的语气给骂回去。

    她看见贴吧里有人夸赞陆芸,便觉得是在夸自己,代入感也非常强,直接用陆芸的语气给夸回去。

    唐唯又学会了在淘宝上购物。

    她貌似很喜欢向日葵图案的物品,在购物车里添加了向日葵水杯、钱包、斜挎帆布包,以及电话本。

    她挑选结束,发给陆宴的支付宝,并附带文字: 乖孙,帮祖奶奶付款哦。

    于是,回应她的是一个高深莫测的微笑脸表情包。

    她从这个 微笑脸 里看出了男人在生气,立刻改口: 宴宴

    对方这才帮她付款。

    陆宴看见她发来的那些向日葵图案的物品,想起什么,拉开办公桌抽屉,从里面取出了一枚向日葵胸针。

    他的思绪飘远,想起曾经的事。

    温岚和宋胖子为了给唐唯的微博增加热度,特地把唐唯的微博推送出去,让网友知道,她就是那个 飞檐走壁 且救过宋文毅的神秘路人。

    她的微博被宋胖子一番宣传,不到一个小时,宋文毅的粉丝和那天在直播间看她 飞檐走壁 的网友,全都摸了过来。

    虽然唐唯被拍的角度不是很好,但好在清晰,网友一眼便认出了她。

    底下评论

    1楼: 我去,女英雄,求别自黑,视频里的你挺好看的。

    2楼: 人家网红都是拿自己最好看的照片自拍,然后修得妈妈都不认识,偏偏你自黑,果然不愧是飞檐走壁的泥石流(大拇指赞)。

    紧跟着,唐唯的微博被炒热度的营销号转发,她凭借宋文毅的人气,以及宋胖子在直播间的人气,成功涨粉六万。

    一下午的时间涨粉六万,对于她这样一个小透明来说,已经不少。况且,因为宋文毅,她的微博粉丝还在持续上涨中。

    在病房又待了一周,唐唯觉得无聊透顶。这天下午三点半左右,她舒展筋骨,准备尝试出门。

    刚打开门,她就被门口两名保镖礼貌地推了回去。

    唐唯深吸一口气,拼命往外冲,发挥跟陆宴学来的厚脸皮,拱手道, 二位英雄,放我出去,老身必定回报!

    保镖: 老身你个头啊!看来唐小姐又犯病了,更不能放她出门了。

    唐唯见两名保镖如山一般挡在门口,她撸起袖子准备开打。

    就在这时候,陆宴从电梯内走出,四目相对,女孩顿怂。

    这个男人难道真的有哆啦A梦的任意门吗,总在她 蠢蠢欲动 的时候及时出现。这巧合程度,简直绝了。

    她摆好的打架姿势,立刻改变,变成做扩胸运动。

    不仅如此,她的嘴里还加以配合: 啊,今天天气真不 最后一个 错 字还没说出口,陆宴便抓着她的肩,将她带进病房,砰的一声,又把门给关上。

    陆宴将她压在门板上,冷冷地看着她。

    唐唯脊背挺直,紧贴门板,都不敢大口呼吸。

    她死都不怕,却下意识地惧怕陆宴。

    唐唯要被这种要命的感觉逼疯了。

    陆宴蹙着眉头,率先打破安静,一脸严肃地问她: 你,很喜欢跑龙套?

    唐唯没想到话题转得这么快,一怔后,点头: 是!那是因为影视城每个人都比你有趣!

    没良心的小东西 陆宴的语气颇有几分无奈,伸手过去,揉着女孩的脑袋说, 明天再做一个检查,没问题的话,你就出院,想做什么,随你开心。

    他从兜里掏出一把钥匙,塞到她的手里: 住处我已经替你安排好,出院后你就可以搬进去。

    唐唯这么执着地往影视城跑,陆宴有理由怀疑她对那里有执念,可能和把她丢下海的凶手有关。

    真的? 唐唯有些不可思议地看他, 没有条件?

    没有。

    唐唯又斜睨他一眼: 没有阴谋?

    你觉得,我对你会有什么阴谋?

    唐唯双手捂胸: 以下犯上,欺负我?

    陆宴声音难得温柔: 唐唯,以前我不能替你做的事,以后都会补回来。我想让你不带屈辱地、开心地活着。

    唐唯看着陆宴那双眼睛,他的眼底仿佛有一层浓厚的情绪不断搅动,让她感到莫名。同时,她的心脏又隐隐有些不舒服。

    她抬手揉了揉心脏部位,微微叹气。

    一个星期后,唐唯出院,在影视城和宋胖子、温岚碰了头。

    芸芸,你 打架和飞檐走壁真是厉害。你是武学世家吗?传承李小龙,还是叶问? 温岚一边察看她后脑勺的伤口,一边问。

    唐唯想了片刻后,简短地回答: 传承孙悟空。

    温岚: 得,当她没问。

    唐唯被温岚带去了隔壁剧组,温岚告诉她: 隔壁剧组的柳博山柳导特地请你去当女一号的武替,你的身手派上用场了。这部民国剧《海笙月》,女一号是文璇,男一号,你猜是谁?

    谁?

    温岚看了眼四周,小声说: 是宋文毅。他签了嘉辰,这部剧原定的男一号陷入出轨门,剧组临时换了演员,让他捡了个便宜。等官宣后, 罗宋汤 们一定开心死了!

    唐唯: 罗宋汤?怎么又是文璇。

    温岚解释: 罗宋汤是对粉丝的统一称呼。至于文璇,她就是个拼命女郎。《海笙月》原著主要讲陆宴祖奶奶的爱情故事。陆宴这个人,你知道吧,乾达集团CEO(总裁),和他爷爷并列中国首富。说起来,你和女枭雄陆芸同名,你要是能有文璇的资源,你这颜值和身手,演陆芸也没问题啊!

    在唐唯做 傻子 时,她曾看过陆爷爷收藏的陆芸的日记 里面详细记载了陆芸与陈煜的故事。

    两人身处民国乱世,山河飘零,求不得,爱不能。陈煜的一生以悲剧收场,而陆芸一生未嫁。陆宴的爷爷,是陆芸收养的孤儿。

    如今戏说陆芸这个历史人物的作者数不胜数,影视作品也不计其数,却只有这一部《海笙月》得到了陆老的认可,最大投资方是乾达集团。

    这部剧用的是知名导演、知名演员,因为题材和陆家有些关系,话题热度极高,颇受关注,未拍先火。

    柳博山很看重唐唯,她颜值、气质不俗,身手又不错。他想再观察一下她,如果后续依然不错,他会考虑签下她,着重培养她。

    让柳导更惊喜的是,唐唯不仅各方面素质不错,还熟知民国女枭雄陆芸的生平。如果不是签约文璇在先,他甚至会考虑让她做女主。

    唐唯与柳导签订了武替合同,在进组的前一天,她花了点时间看了《海笙月》的原著。

    小说虽然是戏说,却把陆芸和陈煜的那份求而不得的情感,写得非常到位。大概是受了小说的影响,这晚,她梦见了陆芸在日记里描述的片段。

    战争中的文庄,十万平民军士被围困于城内,由于空中运输、海路运输均中断,城内长达一百多天的封锁,导致资源逐渐贫瘠。

    文庄后面是海,船只被毁,城中百姓不能撤离。而城门之外就是等他们投降的敌人。一百多天的封锁,其间,他们与敌人交火数次,资源愈发缺乏。

    敌人在外,她和陈煜看着抢吃观音土的百姓无能为力,又痛心疾首。

    陈煜宁死不肯投降,又不能眼睁睁地看着百姓饿死,最后想出对策,轰炸敌营,吸引火力,让被困的百姓出城。

    整个文庄只有一架战机,会开的只有陈煜一人。

    那天凌晨,陆芸从噩梦中惊醒,听见外面炮火连天。也是那天城门打开,百姓逃出城,陈煜开着飞机坠入大海。

    陈煜留下一封信给她,那张泛黄的旧纸被她夹在了日记本中。

    阿芸,如果你能活着走出这座城,一定要好好活着,替我看这山河。

    这个梦过于真实。一觉醒来,唐唯泪流满面,抹着眼泪直犯嘀咕。

    在梦里,她梦见的陈煜,居然是陆宴那张脸。她这是被陆宴欺负得魔怔了吧。陆宴那张大臭脸,怎么可以和陈煜相提并论?!

    唐唯鬼使神差地上网分别搜了一下陆芸和陈煜的照片。

    她发现,陆芸和陈煜这两个著名人物,网上居然没有他们的照片,只有文字记叙。

    在唐唯进剧组当天,要拍摄的第一场戏是陆芸十六岁当混混时,在赌场与人打架并且逃跑的片段。由于文璇不愿演打戏,导演不得不给她找替身。

    柳导对文璇这种行为十分反感。

    副导演吐槽说: 今时不同往日,文璇就要嫁给许瀚,有背景,有流量,耍大牌无可厚非。

    化好妆的唐唯走进拍摄场地,她戴着一顶破帽子,穿着破烂,白净饱满的鹅蛋脸上沾了泥土,却难掩少女的可爱。

    她叉腰往那儿一站,小痞子的气势就出来了,五官小巧,偏偏那双眼睛灵气充沛,镜头感非常好。

    她觉得自己就是陆芸,所以不用演,那种感觉瞬间就出来了。

    副导演通过机器看唐唯,咂舌说: 老柳,你挑新人的眼光不错啊,很有灵气。

    拍摄开始。

    陆芸在被赌场的人追,她掀翻桌子,拿了凳子去砸身后追她的人,一路跑上楼梯,却不慎一个趔趄,单膝跪地磕破了膝盖。

    导演通过监视器看见唐唯摔倒都觉得疼,偏偏那姑娘不知疼似的,起身继续演,狗爬似的继续往前跑,把那种逃亡的狼狈感演得淋漓尽致。

    紧跟着,她从赌场二楼往下跳,眼睛都不带眨的,神色倔强,脸上完全没有惧怕。待完美落地后,她还不忘冲着楼上那群人做了个鬼脸。

    小人得势的嘴脸,却又活泼跳脱,灵气四溢。

    她这系列动作一气呵成,仿佛她本人演过无数次在流氓堆里打架以及逃跑的片段。她宛如天生的演员,不仅能很快进入角色,还能将角色的情感和动作拿捏得非常好。

    因为这个表演过程连贯自然,导演都没舍得喊停。

    然而,谁都不知道,唐唯把自己代入成陆芸,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文璇坐在一边等戏,看见唐唯,脸色立刻一沉。

    一个武替,居然连我的戏份也演了?

    文璇一脸不快地看向导演,对方却好似没看见一般,又仿佛故意当着她的面夸: 有灵气,有颜值,看来演艺圈又要杀出一匹黑马了啊。

    文璇听见这话,眉头皱紧,拳头下意识地攥紧。

    可一旦想到唐唯演的是自己的武替,她立刻又把情绪给吞进腹中。就算唐唯演得再好再多,但凡露脸的部分,最后都得剪掉。

    在文璇看来,唐唯来当武替,也就变相证明了唐唯在陆家的真实地位,更加证明了陆宴护着她,只是顾忌陆老所做的表面功夫。

    如果陆宴心里真有她,他还不得直接砸钱给她演女主吗,又怎么舍得让她来演武替,只怕陆宴也恨不得她早点去死,正如当初的许瀚一样。

    想到这里,文璇心里有了底,立刻就给弟弟文涛发了条信息。

    唐唯因为救了宋文毅而在网上小有名气,甚至凭此拿到了《海笙月》的武替。可网友们如果知道,她就是那个傻子唐唯,大家会怎么想呢?

    许瀚和文璇的粉丝,又会放过她吗?

    当初文璇操控舆论,让网友们以为傻子唐唯才是第三者。如果网友们知道她就是唐唯,不仅会对她群起而攻,只怕她在剧组也待不下去。

    文璇关了手机,抬眼去看唐唯的方向,眼底浮出一抹不屑的讥讽。

    拍完替身戏,唐唯下场离开拍摄场地时,远远地与文璇的视线对上。

    她不喜欢文璇,很不喜欢。

    晚上,唐唯回公寓休息,取了碘酒棉签去沙发上坐下。

    她一边给膝盖上的伤口消毒,一边回想文璇那个令人生厌的眼神。因为碘酒渗进皮肤里的刺痛,她脑中突然闪过文璇推她下海的画面。

    脑海中的画面让她脑仁一阵刺痛,片刻后,她睁开眼,盯着手中的棉签发呆,大汗淋漓,额间汗珠细密。

    她一阵错愕。

    难道推她 哦不,推唐唯下海的凶手,是文璇?

    她脑中的画面非常清晰,导致她惊得打了个冷战。

    回过神,唐唯一拍膝盖,眼神一狠,嘴里嘀咕: 原来宴宴的未婚妻是这么死的,我这老太婆忍不了了。

    文璇这个狗东西,在法治社会,居然敢杀人!

    她攥紧了拳头,眼底露出愤恨的情绪。

    陆宴湿着头发,裸着上半身从浴室走出来,听见她在嘀咕,虽然没听清完整的句子,却听清她自称 老太婆 。

    他将擦湿发的毛巾搭在肩上,走到沙发背后,曲指在她的头顶敲了一下: 再让我听见你自称 老太婆 ,封住你的嘴。

    他绕过沙发挨着女孩坐下,看见她膝盖的磕伤,皮肉糊在一起,瘀青一大片。

    陆宴挨着唐唯坐下,盯着的伤口皱眉道: 跑个龙套,怎么伤成这样?

    唐唯以为公寓里就她一个人,揉着被他敲过的脑袋,给了男人一个白眼: 又敲你祖奶奶的脑袋!你这种不尊敬长辈的性格,什么时候能改?

    她顿了一下,想起什么: 等等,你 你怎么在这里?

    她的视线从男人的脸往下移,掠过喉结、锁骨、腹肌 她下意识地抬手捂住眼睛: 你这该死的腹肌,祖奶奶的眼睛快被闪瞎!

    陆宴: 戏精上身?奧斯卡不给她颁发一个最佳女演员,都对不起她这么好的演技。

    他从女孩手里取过棉签,蘸取碘酒后在她的膝盖上涂抹消毒,接着刚才的话说: 我是房东,还不能有住的权利?!

    碘酒渗进唐唯的皮肉,她疼得龇牙: 轻点儿。

    现在知道疼了?早干吗去了? 陆宴又问她, 刚才在自言自语什么?

    刚才吗? 唐唯回忆了一下,说, 哦,我想起杀唐唯的人是谁了。

    她说出自己的名字,仿佛在陈诉别人的事情。陆宴头一次见有人把自己当成别人,也懒得与她再争辩,抓住重点问: 你想起什么?凶手是谁?

    唐唯把刚才脑海里的画面跟他描述了一遍,又说: 文璇这个无耻的,在网上颠倒黑白,污蔑唐唯也就罢了,居然还敢杀人。她若是落在我手上,我非打死她不可!

    她攥紧拳,一副凶狠的神情,像极了民国那位女枭雄。陆宴虽然没亲眼见过祖奶奶陆芸,但也听说过她的事迹。

    在乱世中打出一片天的女人,手段自然是极狠的。陆老常说,陆宴杀伐的性格,像极了这位老祖宗。

    宴宴,你知道《海笙月》女一号的饰演者是谁吧?

    嗯。

    唐唯蹙着一双柳叶眉,一脸认真道: 我一世英名,不能被杀人凶手给毁了,你觉得呢?

    陆宴仿佛在思考事情,片刻后,才淡淡道: 唐唯,你不是陆芸。

    唐唯也懒得和他争,只是站在第三人的立场给他分析: 且不说文璇会不会玷污陆芸这个名字,单说文璇的人品。文璇她敢杀人,必然也敢做其他违法乱纪之事,她就是一颗定时炸弹。如果这部剧拍完,她被爆出劣迹,届时连累整个剧组,损失远比现在大。宴宴,你是个商人,及时止损的道理,你应该比我懂。

    陆宴浓眉一挑,看向她,继而伸手过去,捏住她有点肉的脸颊,温柔道: 不错,你懂得挺多。

    唐唯嫌弃地打掉他的手,揉着被他捏红的脸颊皱眉道: 再捏我的脸,我剁了你的手!

    陆宴笑了一声,开始替她包扎膝盖上的伤口,低声说: 这件事交给我处理。文璇背后是许瀚,是整个许家,你不是他们的对手。

    他们?唐唯一怔后,这才反应过来,讨厌 傻子唐唯 的可不止文璇一个人。

    顺藤摸瓜,她有理由怀疑,文璇对 傻子唐唯 下手,许瀚也是知情的。

    想到这个,唐唯莫名汗毛一竖,一个没有思考能力的傻子被两个人这样算计、陷害,简直细思极恐。

    他们一个是知名女星,一个是有钱有势的集团公子哥。

    就算她现在发微博,告诉全天下人这两人是谋害 傻子唐唯 的凶手,怕也没人肯信,顶多骂她一句神经病、碰瓷精。

    唐唯对上陆宴那双眼睛,好半晌,才一脸郑重地对他说: 陆宴,虽然我不知道你因为什么而照顾唐唯,但我替她谢谢你。

    陆宴替她扎好绷带,平淡道: 你想谢我,请用第一人称。

    唐唯:

    她忽然想起什么,看着裸着半身的他问: 这里只有一间房,你晚上睡哪儿?

    床。

    那我呢! 唐唯双眼蓄起一汪水,委屈巴巴地看着他, 老年人身娇体弱,不可以睡地上。

    陆宴替她包扎好伤口,又将她卷起的裤腿一点点往下放,盖住修长白皙的腿,说得一本正经: 既然如此,小祖宗可以跟我一起睡床,我不介意。

    我 唐唯面无表情, 陆宴,你什么时候才能尊老爱幼?

    为了和这个无赖 后辈 划清界限,唐唯单独裹了一床被子,又在中间放了一个一米二长的萝卜抱枕,充当三八线。

    这个萝卜抱枕是温岚送给她的搬家礼物,本来以为多余,没想到还有这用处。

    等熄了灯,房间陷入一片黑暗,陆宴开口问她: 唐唯,我在你心里,就是这样一个不值得信任的人?

    这语气 她为什么听出了落寞和忧伤?

    唐唯很难想象陆宴这样骄傲的人,伤心和失落会是什么样。她脑补他委屈巴巴的样子,居然有一点点心疼。

    唐唯伸出手,在他的脊背上拍了拍,低声说: 宝贝儿,别乱想,祖奶奶是疼你的。

    陆宴:

    男人在被窝里气得差点爆粗口。

    陆宴睡眠浅,到半夜,听见旁边有窸窸窣窣的声响,像老鼠啃塑料袋的声音。

    他好奇地摁开床头灯,然后就把正在撕零食包装袋的唐唯逮了个正着。

    陆宴:

    唐唯塞了一块榴梿干到嘴里,大半夜偷吃零食的她,居然毫不心虚地跟他对上了眼。

    陆宴皱眉: 你在做什么?

    唐唯像小仓鼠一样咀嚼着嘴里的榴梿干,咔嚓咔嚓响,她眨巴眨巴眼睛说: 吃榴梿干,我在淘宝买的,九块九一包,划算。

    她把包装袋递过去,给他: 你吃吗?

    满屋子都是榴梿的味道,陆宴闻着这味儿很不舒服。他神色一沉: 我不喜欢这种味儿,你不知道吗?

    我知道啊。 唐唯小鸡啄米似的点头, 你知道的,我的身体还在恢复阶段,半夜总饿醒,想吃点零食果腹。你要是受不了我半夜吃零食,可以去睡沙发。

    陆宴: 很好,她学会迂回作战了。

    在上次被陆宴强吻之后,唐唯就学会了吃榴榴梿糖这一招。果然,一旦她往嘴里塞榴梿,陆宴必定远离她一点点。

    陆宴因为受不了榴梿的味道,去沙发上睡了一宿。他睡醒时,唐唯已经去了剧组。

    《海笙月》拍摄第三天,有一场女主下水戏和爆破戏。这场戏的戏份大约是在电视里的二十几集。

    这时候,宋文毅也进组了,他跟唐唯毕竟有 大排档 的情谊,两人见面,分外亲切。

    宋文毅签约嘉辰,有了经纪人和助理,公司还专门给他配了房车、保姆车。

    在片场,他让助理搬了张椅子放在他的旁边,供唐唯休息。

    这几天,文璇在现场目睹了唐唯的表现,眼里的嫉妒几乎不加掩饰。下午他们要拍一场下水戏,这场戏为了拍摄效果,替身唐唯的身上会绑几块石头,被扔进水里。

    唐唯被五花大绑,在烈日下的水中折腾了一个小时。

    导演正准备喊过,文璇却突然说: 柳导,这场戏挺重要的,我自己来演。

    为了这场坠水戏,唐唯已经耗费了一个小时的体力。就因为文璇一句话,唐唯之前的努力全白费,宋文毅看不下去了,愤懑道: 你要自己演,刚才为何不说?

    文璇笑着对他说: 怎么?女一号演自己的戏份,反倒要被苛责了?到底谁是女一号?宋文毅,你年龄小,不懂事,在这个圈子,你可要谨言慎行,以免招黑。

    柳导皱着眉问: 你确定能演好吗?

    文璇一挑眉: 当然。

    唐唯没说话,配合工作人员开始解绳。等她身上的道具卸干净,文璇对她说: 喂,替身,你愣着干什么?帮我把防晒喷雾拿过来。让你少演一场替身戏,钱可不会少给你,你总要多干点事儿吧。

    唐唯挑了一下眉头,反问: 我的工资是你开吗?

    这个反问让文璇一怔。

    唐唯眉眼一弯: 既然不是你给我开工资,便没权利对我呼来喝去。

    经过几天相处,剧组里的人喜欢唐唯超过文璇,看见文璇吃瘪,也都暗自发笑,甚至佩服唐唯的勇气。

    大概是唐唯的 刺激 战法奏效,果然严重干扰了文璇控制情绪的能力。

    文璇连拍几场坠水戏都被叫停,柳导言辞激烈,把文璇的演技批判得一无是处。柳导见她状态实在不对,便让她去休息,先拍宋文毅和男二号的戏份。

    文璇憋了一肚子火气,一坐下,便狠狠瞪了唐唯几眼,那种怒火无法抑制。

    唐唯体恤大家在烈日下工作不容易,去买了凉茶犒劳大家。

    每人都有一杯,包括主演也不例外。

    唐唯亲自去给坐在河边柳树下乘凉的文璇送凉茶,她把凉茶递到文璇的跟前,弯着眉眼说: 文老师,天热,喝点凉茶,消消火气儿。

    文璇瞥了她一眼,看见她就烦。

    唐唯俯下身去,用只有文璇能听见的声音,低声说: 我要是你,早就没脸演这部戏,这么差的演技,有必要演下去吗?

    这话激怒了文璇,她腾地起身,夺过唐唯手里的凉茶,把里面的所有液体泼在唐唯的脸上,然后抬手就要给唐唯一个耳光。

    唐唯的身体往后一仰,轻松躲过她扬过来的巴掌,又特意转了个身,抬起一脚把她踹进河水中: 好大的胆子,你祖奶奶的脸也敢泼?!

    旁边的工作人员目睹了唐唯被泼一脸凉茶,又目睹了文璇要扇她耳光,还目睹了她一脚把文璇踹下水。

    现场工作人员抱着凉茶,咬着吸管,一脸震惊:硬核武替!不解释!

    文璇没想到自己会被唐唯一脚给踹下水,在水里扑腾了两下,被现场工作人员捞了上来。文璇也没想到,这个女人这么大胆子,居然敢踹她下水。

    上岸后,她喉咙里发出受惊后的咕噜声,裹着毯子瑟瑟发抖。等导演和主演们都围过来,她这才开始发难,望着唐唯,眼泪夺眶而出,指责道: 你 你真是太过分了!你这是谋杀!

    宋文毅立刻插话道: 文小姐,你这个帽子可就扣得太大了。谋杀?这里的水不到你的腰身,且不说能不能淹死你,单说芸芸这么好的脾气,你不招惹她,她怎么会踹你下水?!文小姐,这里面,怕是有什么内情吧?

    刚才目睹全程且收了唐唯凉茶的工作人员,说了句公道话: 还真有内情。

    文璇的弟弟文涛一过来,就看见自己姐姐被唐唯踹下水的一幕,他气势汹汹,拨开人群冲过去,指着唐唯开始骂: 你怎么回事?一个替身演员,还真觉得自己有本事了是吧?!跟我姐道歉!

    道歉?我凭什么道歉? 唐唯冷冷地盯着文涛那张脸,如果她脑中的记忆没有出错,这个男人也是推 傻子唐唯 下水的凶手之一。

    她朝着男人步步逼近,眼神越发冰冷: 你看见我,不害怕吗?

    下期预告:

    唐唯踹文璇下水,视频被截取片段放到网上,她是 傻子唐唯 的身份也被曝光,再次遭遇全网黑。

    她将如何反击?

    唐唯拍完替身戏回公寓,浑身酸痛,陆宴主动提出帮她洗头,并说: 你是唐唯,永远都是那个傻女孩,从未变成过任何人。

    她正要委屈巴巴地反驳,只听男人又说: 以后,就算你被全世界抛弃、诽谤、污蔑,我都会与你共风雨,不会再让你受任何委屈。

    萱草妖花经典作品回顾 《承檬欢喜》

    季檬见司承脸色不好,目光直视前方,问他: 怎么了?他说什么了?

    借钱,拒绝了。 司承说。

    季檬持怀疑态度,反问他: 是吗? 借钱就把醋缸掀翻了?

    叙旧。 司承扭过头问她, 怎么,想去?

    季檬扑哧笑出来: 哈哈哈,浣熊,你这是在吃醋吗?

    你猛灌了一盆醋给我,还不许我酸吗?! 司承低头,将她通信录里的某人的电话号码拉黑。

    赞 (13)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0.54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