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陆登登学长(二)

  • 花火·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10期】    
  • 桃之夭夭·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10期】    
  • 文/苏清晚

    新浪微博:@苏清晚SU

    官方粉丝群:765776333

    简介:

    楚鱼藻喜欢陆登登,尽人皆知。

    陆登登喜欢楚鱼藻,只有他知道。

    斯人若彩虹,彩虹哪里比得上她?

    楚鱼藻愣在原地,感觉脖子上怪怪的,她伸手想去把领子扯下来,手臂却被陆登登抓住。

    他的力道不大,但足够钳制住她。

    回去换衣服。

    啊? 楚鱼藻不懂, 哦,我知道了,你是怕我白嫩的皮肤被晒黑是吧?你放心,我在肩膀上涂了防晒的,我

    她一边说话,一边想要推开陆登登的手,然而陆登登的眼神让她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楚鱼藻完全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陆登登这个人阴晴不定的,她也已经习惯了。念高中的时候,陆登登就总是对她 冷暴力 ,同桌之间的冷暴力。

    但是,楚鱼藻此时还是觉得很委屈,她的衣服做错了什么?

    你是不是不喜欢我穿这件衣服? 楚鱼藻很机灵地问道,黑漆漆的眸子亮晶晶的,言不由衷地说道, 其实我也不喜欢这件,这个颜色好像不是很衬我,对不对?

    陆登登沉默了几秒,对于楚鱼藻沾沾自喜的这副样子,他回复: 你觉得跟颜色有关系?

    嗯,不然呢?

    款式。

    陆登登扔下两个字之后,就转身走开了。

    楚鱼藻刚准备追上去,下一秒迎面走来了几个男生,其中一个男生拍了拍陆登登的肩膀: 登登,你今天又火了一把啊,人气不减当年啊,哈哈哈。

    楚鱼藻立即跟上去,就像是一条担心被落下的小尾巴。

    她跟在陆登登的身后,身材显得尤其娇小,可以被陆登登全部挡住。

    楚鱼藻知道这些人说的是今天开学典礼上她跟那个学姐的两声 吼 ,的的确确是帮陆登登出名了一把。

    但是,楚鱼藻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凡是涉及陆登登的事情,她都不会让人分毫。

    陆登登没说话,和往日一样沉着一张脸,楚鱼藻从陆登登身后探出脑袋来,看向这几个男生。

    这位是? 一个男生问陆登登。

    陆登登见男生的目光落在楚鱼藻的身上,随意地抬起了一只手,一把将楚鱼藻的脑袋按了回去。

    这个动作显得很亲密,让眼前几个熟悉陆登登的同学目瞪口呆。

    但楚鱼藻并不觉得亲密,反倒觉得陆登登是因为不喜欢她,才会总是这么嫌弃她。

    嗷,你又欺负我。 楚鱼藻耿耿于怀着陆登登方才说她穿那件衣服的款式不好看。

    他说款式,那应该就是说,她穿着不好看吧?

    一定是的。楚鱼藻在心底暗自想道。

    对面几个男生大概已经猜到了这个女生跟陆登登之间的关系,非常默契地没有再看楚鱼藻,而是对陆登登说道: 登登,今晚我们几个部门一起聚餐,你也会一起来吧?

    陆登登停顿了几秒,余光瞥了一眼楚鱼藻。

    原本他并不想去,他不喜欢热闹,但是,一想到楚鱼藻,他开口问: 几点?

    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一个男生打趣道, 晚上六点半,市中心的维多利亚酒店。今天我们社联请客。

    嗯。 陆登登允约之后便要离开。

    楚鱼藻屁颠屁颠地跟着他,一边念念叨叨着: 你们这种部门聚餐,可以带家属吗?

    她的口气过分真诚,乍一听,仿佛她是在说一件正经事。

    陆登登没有停下脚步,他人高腿长,楚鱼藻其实根本追不上他,必须快走才能跟上他。

    家属? 他说这两个字的语气不是疑问,而是十足十的讽刺。

    对,我啊。 楚鱼藻说得煞有介事。

    你误会你自己了。 陆登登这句话无异于泼了一盆冷水到楚鱼藻的头顶上。

    楚鱼藻一口气差点被噎住,陆登登的话总是能让她想要反驳却无力反驳。

    他句句在理。

    未来家属嘛,你带我一起去呗,让大家看看你未婚妻长什么样,我又不会给你丢人。 楚鱼藻说完,陆登登已经停在男生宿舍楼下了。

    他站定,俯视着她。

    你是想去清理我身边的草? 陆登登一眼识破她的诡计。

    楚鱼藻讪笑: 不好吗?你现在要做的是专心学习,如果被身边那些花花草草打扰的话,会影响学习的。我就是你的除草剂,超级管用,你信不信?

    除草剂? 他问了一句,平日里不苟言笑的双眸似是含着笑意,却是揶揄的, 是百草枯吗?

    楚鱼藻无语,强忍着不高兴,深深吸了一口气,他这是在暗讽她毒性强呢!

    对啊,药效超强,药到病除!学长,你一定要试试,但是,不好用是不能退货的。

    楚鱼藻最擅长跟陆登登耍嘴皮子,她耍嘴皮子不是陆登登见过最厉害的,却是最无赖的。

    陆登登没说话,楚鱼藻的脸上顿时浮现了笑意,眼睛里面似乎是有小星星一样。

    那下午五点四十五分,我在你们的宿舍楼下等你哦!我先回去换衣服啦! 楚鱼藻自认为,陆登登没有拒绝她,就相当于是接受了。

    楚鱼藻回到宿舍之后,就开始试衣服,付倩倩一边吃着瓜子,一边看着楚鱼藻折腾的样子,忍不住摇了摇头: 我男朋友要是也这么帅,我也这么用心打扮去见他。

    一旁的顾洛笑道: 可是,你连丑的男朋友都没有。

    付倩倩心痛地捂了捂胸口。

    楚鱼藻穿着一条大红色修身连衣裙走到了她的面前,问道: 这条裙子怎么样,会不会太显身材了?

    付倩倩放下手中的瓜子,啐了一句: 你这是要气死我们吗,这么好的身材放着不给人家看,那不是浪费吗?!就这条吧!

    楚鱼藻有些不自在地看了一眼全身镜中的自己,这件大红色的连衣裙是宽肩带的款式,比起早上的一字肩连衣裙要保守一些,但是,依然露出了肩膀上大片雪白的肌肤,看上去清爽又带着一点性感。

    楚鱼藻担心这条裙子太修身了,不知道陆登登会不会喜欢。

    万一学长不喜欢怎么办? 楚鱼藻处处念着陆登登,凡是陆登登不喜欢的事情,她是绝对不会去做的。

    比如,当年她数学不好,陆登登说不喜欢数学不好的女孩子,觉得笨,于是她在高考前的最后阶段每天少睡两个小时恶补数学,最终高考的数学成绩并不低。

    只要学长喜欢你,你穿什么,他都喜欢。 付倩倩眨了眨眼睛。

    这句话楚鱼藻听起来觉得很舒服,也觉得有道理,陆登登如果喜欢她,应该是喜欢她的全部才对。

    好吧,那就这条裙子!

    楚鱼藻在宿舍重新卸妆又化了一个更加精致的妆容,好不容易熬到了下午五点四十分,她匆匆下楼到了男生宿舍楼下,在那里守株待兔。

    大概等了二十分钟,楼下仍是没有陆登登的影子,楚鱼藻觉得有些不对劲,拨了陆登登的电话,那边照旧无人接听。

    每次楚鱼藻打电话给陆登登,他都不接。

    要是哪天陆登登接了她的电话,她才会觉得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这个时间点,大家都去吃饭了,男生宿舍楼下冷冷清清的,难得有一个人下来,人高腿长的,楚鱼藻也没看清,快步跑过去挡在了男生的面前。

    同学!

    厉靳凯被眼前忽然出现的女孩子吓了一跳,退后了半步,眼前的女孩子巴掌脸,大眼睛,穿着一条红色的连衣裙,哪怕是不出现在男生宿舍楼下,这样娇俏的模样,放在人群中也是很扎眼的。

    厉靳凯正准备去打篮球,他穿着一身运动服,单手抱着一个篮球,笑着看着眼前的女生。

    同学,请问你认识陆登登吗?

    厉靳凯一愣,他还以为女生是来跟自己搭讪的,没想到是找陆登登的。他心想,这个世界上的女孩子都去喜欢陆登登了吗?

    厉靳凯玩了一下手中的篮球,在地上打了几下,扯了扯嘴角: 认识啊,我室友。

    啊,这么巧啊。 又是一个室友, 陆登登在宿舍吗?

    老大早就去市区了,今晚好像要聚餐。 对于这样的场面,厉靳凯也见多了,去年一年陆登登收到女生的告白就不知道有多少了,他也就当楚鱼藻只是一个普通的、喜欢陆登登的女孩子而已。

    而且,这个女孩子在厉靳凯看来还挺漂亮的。

    啊,他已经走了? 楚鱼藻一瞬间明白了什么,脸色白了几分。

    陆登登真的是越来越变本加厉了,之前念高中的时候,他就经常做出这种不等她就直接走了的事情。她还以为,他年纪大点了,就会收敛一些,谁知道他依然没有改变。

    对,你找他有急事? 厉靳凯见女孩子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难看,心想,不会真有什么事情吧?

    对。 楚鱼藻也不解释,扔了一句话,秀气的眉心紧紧地皱着。

    厉靳凯又多打量了几眼眼前的女生,沉默了几秒,说: 要不我送你去吧?

    啊? 楚鱼藻愣住,现在的大学生都这么互帮互助了?

    我原本也要过去的。

    你不是去打篮球吗? 楚鱼藻心直口快地问了一句。

    厉靳凯无话可说,现在的女孩子有点难撩, 看破不说破 这个道理都不懂了。他伸手抓了抓脑袋: 我是社联的,他们邀请了我,我本来想打篮球,就不去了。既然你找老大有急事,我就刚好也过去吧。我有车,送你啊。

    楚鱼藻听到 社联 两个字,想起之前那几个男生跟陆登登说的,他们社联请客,她顿时安心了,想着这是陆登登的室友,又是社联的,应该没什么大问题。

    那就谢谢学长了! 楚鱼藻露出了甜甜的微笑。

    厉靳凯见眼前的女孩子一脸温柔地笑着,有些招架不住地红了耳根子。

    楚鱼藻笑起来原本就很甜美,加上又有梨涡,看上去天真无邪又温柔可爱。

    没事,我先上去换套衣服,你在这里等我几分钟,可以吗? 厉靳凯有些不自在地说道,手也不自觉地又摸了摸篮球。

    楚鱼藻用力地点了点头,等厉靳凯离开之后,兀自嘟哝: 当代大学生真的是热心肠啊,乐于助人,真好,真好

    厉靳凯没几分钟就回来了: 走吧,我的车子在停车场那边。

    楚鱼藻乐呵呵地跟着厉靳凯过去停车场,满心都在想着要给陆登登一个惊喜,不,是惊吓,反正在她看来,这两个词用在在她跟陆登登之间都差不多。

    厉靳凯开的是一辆黑色的保时捷敞篷911,楚鱼藻走到副驾驶座的门前,坐了进去,一边系安全带,一边随口问厉靳凯: 这位同学,你是不是有过很多个女朋友?

    怎么这么问? 厉靳凯笑了,这个小女生还挺有意思的,说话直得很,年纪轻轻怎么就喜欢陆登登那个冰块了呢。

    不过,现在的小女生也是两天喜欢、三天说爱,厉靳凯觉得她对陆登登应该也就只是普通的喜欢,跟别的追求陆登登的女生无异,不过,他倒是对她挺感兴趣的。

    你开这么高调的车,长得也挺帅的,这双辣手,是不是摧残过不少花朵? 楚鱼藻的目光顺势往驾驶座那边看了一眼,看着厉靳凯握着方向盘的手,她挑了挑眉。

    这一下,厉靳凯竟然有些害羞了,他的耳根红了红,笑道: 没有的事。我长得帅是我天生的,车子是我喜欢,我这双手从来没有摧过花。

    楚鱼藻的眉毛又挑了挑: 那就好,如果是的话,可千万别教坏陆登登哦,不然我会找你算账的!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虽然楚鱼藻相信陆登登的为人,但仍是担心在耳濡目染的环境下,他会变坏。

    你一个小姑娘,打算怎么找我算账? 厉靳凯其实的确像楚鱼藻说的那样,交过不少女朋友,但根本不需要他去辣手摧花,别人都是眼巴巴地贴上来的。

    只不过,跟陆登登不同的是,厉靳凯这边送上门来的都是一些整容脸、拜金女,他都看腻了。

    我跆拳道黑带。 楚鱼藻稍微停顿了一下之后,非常严肃地回答了厉靳凯的这个问题。

    厉靳凯原本车子开得平稳,闻言,方向盘都抖了抖

    现在的小女生,都这么彪悍的吗?

    维多利亚酒店门口。

    楚鱼藻打开副驾驶座的车门,迅速下了车,她迫不及待地想去见陆登登。

    欸,同学,过河拆桥? 厉靳凯平时根本不喜欢参加这样的聚餐活动,今天若不是为了楚鱼藻,他也不会过来。

    他见楚鱼藻要溜,立刻喊住她。

    楚鱼藻停下脚步,回过身,将一只手往腰上轻轻一叉,一副 我明白了 的表情,从包里拿出一张一百元的钞票走到厉靳凯的面前,将钱塞到他的手里: 车费够了吧?谢谢同学。

    厉靳凯收到这张钱的时候,先是愣了一下,随即有些哭笑不得。

    不用,不用,同学之间互帮互助,应该的。

    要的,要的。你是陆登登的室友,应该的。 楚鱼藻一脸较真。

    厉靳凯拿着这一百块钱,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也只能收下了,他笑着摇了摇头: 那我们一起进去吧。一个地儿。

    行啊。 楚鱼藻没意见,待会儿她还准备跟陆登登说他室友热心肠送她过来的事情呢。

    从学校打车到市区原本也要这么多钱,何况人家的还是跑车,耗油大。

    她一点都不亏。

    侍者带着厉靳凯和楚鱼藻去了包厢,门一被打开,一阵烟雾就扑面而来,楚鱼藻下意识地皱眉,伸手挥了挥烟雾,随口嘟哝了一句: 怎么这么多人抽烟

    厉靳凯很绅士地让楚鱼藻先进: 你要是觉得烟味浓,就在这里等着,我帮你把老大叫出来?

    没事。 楚鱼藻强忍着不舒服走进去,她最讨厌烟味,从小就讨厌。小时候因为她不喜欢烟味,楚海洋甚至把烟给戒了。

    陆登登也是知道她不喜欢烟味的。

    一进门,楚鱼藻一眼就看到了陆登登的身影。他坐在饭桌前,跟周围一片乱糟糟敬酒的人不同,他只是安静地吃着饭。

    陆登登的性格高冷,哪怕是在最热闹的时候,他都是冷着一张脸,不是不礼貌,而是性格使然。

    楚鱼藻一个激灵,趁着人多,声音嘈杂,偷偷地溜到了陆登登的身后,他并没有半分察觉。

    楚鱼藻伸手一把遮住了陆登登的眼睛。

    她明显地感觉到,陆登登的面部紧绷了一下

    猜猜我是谁? 楚鱼藻幼稚地说道,故意凑到他的耳边,压低了声音。

    谁让你来的? 陆登登根本不需要猜,从楚鱼藻靠近他的时候,他就知道是她。

    只是,他没有抬头看她。

    哎呀,学长,你怎么这么厉害,都不用睁开眼睛,就知道我是谁。 楚鱼藻现在的所作所为完全就是一个花痴!

    但是,她乐此不疲,起码陆登登并没有排斥她。

    陆登登对于楚鱼藻的这种行为并不在意,他伸手扯开了她放在他眼睛上的手,甚至都没回头去看她。

    学长,你旁边的位置空着哦,我先坐下啦。 楚鱼藻丝毫不介意自己的厚脸皮,一屁股坐到了陆登登的旁边。

    她给自己倒了一杯水,笑眯眯地看着陆登登,然后喝了两小口: 学长,你不是答应带我一起来的吗?你看这里不少人都携带家属了呀。

    楚鱼藻环顾四周一番,在场的大多数男生都带了女朋友过来,所以,陆登登身边的位置才会空出来。

    你是怎么找过来的? 陆登登问出了一个关键性的问题。

    楚鱼藻抬头,一眼就看到了朝着这边阔步走来的厉靳凯: 喏,你室友送我过来的,是个热心肠的人哦。

    厉靳凯带着一点痞笑走到了陆登登的身边,拍了一下陆登登的肩膀: 老大。

    你送她过来的? 陆登登瞥了一眼厉靳凯,眼神严肃。

    好在厉靳凯早就已经习惯了陆登登这样的表情,换作旁人,怕是得吓得腿软。

    他笑道: 对啊,这个小学妹央求我送过来的。这不,我刚好也想过来参加一下我们社联的聚会,多热闹是不是?

    一年里,你从来没有参加过任何聚会,你跟我说热闹?! 陆登登反问了一句,口气里面带着一丝不悦。

    这份不悦连楚鱼藻都听出来了

    怎么回事?

    这个男生不是还叫陆登登老大的吗,怎么感觉闻到了一丝硝烟味?

    还是她自己会错意思了?她总觉得陆登登好像生气了。

    厉靳凯并不在意,伸手擦了擦鼻尖: 我偶尔也来凑凑热闹。

    对面的位置最热闹,你坐过去。 陆登登对他开口,口气颇有一点点命令的味道。

    厉靳凯不甚在意,在宿舍里,陆登登看到他们做得不好时,也是这样命令的,他早就已经习惯了。

    行。 厉靳凯挑眉走到了对面乖乖坐下,完全没有跟陆登登争执。

    等厉靳凯走开后,楚鱼藻没忍住,偷偷地戳了戳陆登登的后背: 喂,你不能这样对室友。你之前没听说过室友投毒的新闻吗,万一你不在了,我怎么办啊?

    陆登登正在吃菜,闻言,拿着筷子的手一僵,瞥了她一眼: 且不说,我跟我室友之间的关系很好。其次,哪怕我不在了,你怎么办,跟我有关系吗?

    陆登登永远都是这样,楚鱼藻说一句,他可以用最随意的话怼她十句 而且不费吹灰之力。

    楚鱼藻一开始经常被气得想吐血,现在渐渐习惯了,所以只是翻了一个白眼: 等你以后老了,我在你的葬礼上,那就是太太的席位。你说跟你什么关系?!你这个人总是没记性,老是忘记我们之间的关系。

    所以,你就到我宿舍,跟我的室友说,你是我的未婚妻?

    该来的终究还是要来的

    楚鱼藻讪笑: 我就是啊。未来的。

    楚鱼藻。

    在! 楚鱼藻激动万分,她最喜欢的就是陆登登叫她的名字,他的声音很好听, 楚鱼藻 这样一个普通,甚至有些可笑的名字,从他的口中说出来,竟然还挺有味道的。

    你这几年智商没长,脸皮的厚度倒是长了不少。 陆登登的口气很淡,却是最为讽刺的口吻。

    学长说得对! 楚鱼藻点头, 但是,还有一点东西也长了。那就是我对你的心意!

    楚鱼藻的话还没说完的时候,陆登登就已经猜到她要说什么了。

    此时,有其他部门的女生来给陆登登敬酒,大学的部门之间只要聚餐,就会喝酒,这两个女生是今年新加入部门的,一来就将目光放到了陆登登的身上。

    学长,我们是17级英语播音系的,我们能认识一下你吗? 其中一个个子比较高挑的女生问道。

    认识一下,意思就是能不能要你的微信号。

    楚鱼藻当然明白这个意思,她高二的时候,也是这么套路陆登登的,她还记得当时她问他: 同学,我可以要你的QQ号吗?

    当时陆登登甩给她两个字: 不能。

    楚鱼藻一边吃着东西,一边挑眉,心里想着,像学长这么高冷的人,肯定是不会给微信号的。毕竟当初他也没有给她QQ号码啊。

    一视同仁,那是必须的!

    就当楚鱼藻准备一口气吞下红烧肉的时候,却听到陆登登随意地说了一句: 手机拿过来。

    哈?!

    楚鱼藻脑中嗡的一声,顿时气炸了,瞪大了眼睛看向陆登登。

    然而,这厮仿佛是没有看见她一般,继续慢条斯理地加了人家两个女生的微信号。

    楚鱼藻艰难地咽下红烧肉,气鼓鼓地瞪着陆登登: 你什么意思啊?凭什么给人家微信号,没看到我在这里吗?

    没人让你来。 陆登登依旧冷漠,将手机递回给了那两个兴致冲冲的女生。

    两个女生满心欢喜,然而并没有在拿到陆登登的微信号之后就心满意足地离开,而是拿起一个杯子递到了陆登登的面前。

    高个子女生温柔漂亮,是典型的播音系女生,一头大波浪鬈发不仅性感,还有一些俏皮可爱。

    学长,我敬你一杯

    女生的话还没说完,手中的杯子就被楚鱼藻接过,仰头喝下。

    楚鱼藻放下杯子,一双圆眸又瞪了一眼另一个女生手中的杯子,就像看仇人一样,又从她手中将杯子拿过来一饮而尽。

    好了,你们可以走了。我未婚夫不喝酒,他对酒精过敏。 楚鱼藻说话时嘴不自觉地有些噘起,她不是装可爱,而是真的很生气。

    两个女生面面相觑了一下,似乎是不知道说什么好,最后只好对陆登登歉然地笑了笑,又用莫名其妙的眼神看了一眼楚鱼藻,便转身离开了。

    陆登登,我再次警告你,少在外面拈花惹草。把你的手机拿过来!

    陆登登无动于衷,继续冷静地吃菜。

    我不删她们的微信号,但是,我要把你的手机屏保设置成我的照片! 楚鱼藻的声音不算低,但是,整个包厢内不仅烟雾缭绕,声音也特别嘈杂,根本没有人听得见。

    也没有人将目光放到他们的身上,只有对面的厉靳凯,目光停留在楚鱼藻的身上。

    陆登登不说话,楚鱼藻俯身过去,一把抢到了陆登登的手机。

    她的动作非常快,快到陆登登都没有反应过来。

    楚鱼藻抓着他的手机跑出了房间,他的手机密码是他的生日,这是他一直以来最爱用的密码。

    楚鱼藻不费吹灰之力就打开了他的手机,正准备去找他的微信,从她的朋友圈找她自己的照片设置成手机屏保时,下一秒却僵在了原地。

    包厢外面要比里面安静得多,长长的走廊上也是人影寥寥。

    楚鱼藻目瞪口呆地杵在原地,陆登登的手机主屏幕,竟然是她的照片

    这是楚鱼藻穿着高中校服的一张照片。

    楚鱼藻记得很清楚,当时她夹着一个白色的珍珠发夹,正坐在草坪上跟几个女同学聊天。

    照片上,楚鱼藻撑着下巴,微微笑着,温柔恬静。

    然而,她还没反应过来,身后忽然伸出来一只长臂将她手中的手机一把夺走,她转过身,对上的是陆登登铁青的脸。

    学长 莫名其妙地,楚鱼藻开口的时候,声音都变得软糯了很多。

    没有了刚才的嚣张跋扈,楚鱼藻就像一只小白兔。

    她原本就长得白净漂亮,不吵不闹的时候很可爱。只是她大多数时间,在陆登登眼中都是聒噪的

    不经过别人的同意看他人的手机,你知不知道这是侵犯隐私? 陆登登显得非常严肃,剑眉微蹙,他的反应比她想象中的要更大。

    她只是想开一个玩笑而已,但是,这个玩笑让她心神都乱了

    她从没想过,会在陆登登的手机里看到自己的照片。

    可是,你随随便便拿我的照片当屏保,也是侵犯了我的隐私吧? 楚鱼藻说完这句话,觉得自己真的是太机智了,怼陆登登的话真是信手捏来啊,还说得这么顺口。

    陆登登一瞬间哑然,如果楚鱼藻没有看错的话,他脸红了,而且,红晕直接爬到了耳根子上

    楚鱼藻瞬间露出了笑意: 学长,你害羞了啊?

    她伸手,想要去戳戳陆登登红得快要滴血的脸,却被他一把抓住: 别乱碰。

    楚鱼藻笑得更开心了: 学长,你是暗恋我吧?

    她还没等到陆登登的回复,就有人从包厢里出来喊陆登登: 登登!快回来啊,大家在玩 真心话大冒险 。

    不去了。

    怎么了?

    烟味太浓。 陆登登扔了一句话给同学。

    同学笑了: 你都在里面待几个小时了,这个时候嫌烟味太浓会不会太晚了,而且我记得你们宿舍的厉靳凯也抽烟吧,他平时在宿舍抽,你不嫌烟味浓?

    陆登登没说完,而楚鱼藻的心思也不在这儿,一直在想着那张照片。

    嗯,一定是陆登登觉得她漂亮偷偷拍的!

    哦,我知道了,是你女朋友来了,你怕她不舒服,才不回去了吧。登登,没想到你竟然这么宠女朋友。

    这句话成功地将楚鱼藻的思绪拉了回来。

    楚鱼藻瞬间恍然大悟,原来陆登登记得她最讨厌烟味!

    陆登登的脸,从刚才的红色,变成了猪肝色 就差滴血了。

    楚鱼藻实在是没忍住,伸手碰了碰陆登登的脸: 哇,学长,你的脸真烫。我就知道你暗恋我,这么保护我!

    陆登登沉着一张脸,将楚鱼藻的手推开,准备回包厢,不想再理会她。

    厉靳凯想看看外面的情况,所以陆登登进去的同时,他正好出来。

    陆登登身后传来厉靳凯对楚鱼藻说的话: 你觉得烟味不舒服,要不要我现在送你回去?

    下一秒,陆登登回身,几步走到楚鱼藻的身边,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 回家。

    下期预告:楚鱼藻被陆登登带走后,假装自己喝醉,却被拆穿,原来她们敬的不是酒,而是饮料?!与此同时,楚鱼藻偶然间发现陆登登选择DNA分析专业的原因,竟然和她有关?!

    赞 (19)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0.44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