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比星光耀眼

  • 花火·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10期】    
  • 桃之夭夭·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10期】    
  • 美编约图:餐厅里,女生坐着拿着筷子或者刀叉,男生手上端着一盘菜

    作者有话说:有天晚上,我特别想吃肉,但是,时间太晚,外卖基本叫不到了,于是,我吞着口水,度过了一个饥饿的夜晚。煎熬之际,我脑中突然蹦出一个问题,要是有个美男端着一盆肉出现,我到底应该选哪一个?太难了,嗯,太难了。于是,我写下这个故事,愿美男与肉同在。另外,我想问一下甘宁,那盆葱椒鸡,你还吃不吃了?不吃,给我吧,我饿。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往我怀里跳。

    文/蒋临水

    新浪微博:@蒋临水

    1

    去找陈子惟的路上,甘宁无比后悔。

    电视台要办一档厨艺赛的节目,从海选开始,主题是 实现梦想 ,节目需要有话题的人物,于是,前天台里开会,领导突然拿出一张前些天在网上爆红的照片,说无论如何也要请到里面的人到场比赛。照片是被人偷拍上传的,模糊得一塌糊涂,勉强能看出五官的轮廓。

    即使这样,甘宁身边的女同事还是大叫一声: 这气质哪里像个厨师?倒像是专门摆拍的模特!

    周遭同事议论纷纷,只有甘宁在一旁出神,她盯着照片喃喃自语: 是陈子惟。

    会议室里顿时恢复平静,领导眉毛一挑: 你认识他?

    甘宁暗骂自己嘴欠: 也 也不是很熟。

    熟人好办事儿,那就你去吧。

    去?去哪儿?

    就这样,甘宁稀里糊涂地接到了任务,来请陈子惟上节目。

    她事先以台里的名义联系了他,没说自己的名字,电话那边的他忙着炒菜,也不知道听没听清,就随口嗯了一声,然后报上一个地址: 有什么话,来店里说。

    原本编导想让她带上摄影师,把采访什么的,直接一口气搞定,但是,甘宁毫不犹豫地拒绝了。要是她一个人去,也许还能硬撑着跟他叙叙旧,直接将长枪短炮带过去,搞不好,会连人带机器一块儿被丢出门,那画面就很难看了。

    甘宁了解陈子惟,知道他很难搞。

    甘宁叹一口气,下车,看了看头顶的招牌 惟餐厅 。他连个正经店名都懒得取,也不知道这样的店能火到哪里去 她抱着这样的想法进了门,被一条长队堵在门口,服务生随即递了个等位置的号码给她,她定睛一看,前面还有十桌!

    这得等到猴年马月去?!

    等位置的椅子都被占上了,甘宁扶着墙站在一边,她十分后悔自己穿了高跟鞋,现在脚疼得要命。

    她正在琢磨要不要去洗手间里揉揉脚,就有服务生拎了把凳子朝她走来。

    请问您是甘宁小姐吗?

    我是。

    服务生放下凳子: 请坐。

    甘宁看看周围,众人的视线齐聚在她的身上,她有些不好意思: 这不太好吧。

    这是我们老板特许的。

    是陈子惟?

    毫无来由地,甘宁的心里突然发涩。

    她坐下来,假借擦汗拿出手帕,稍微擦了擦眼角。

    她原本想装作事先并不知情,也可免掉重逢的尴尬,她换了个电话号码,以陌生人的口吻给他打电话,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还是能一下子就听出是她的声音,并且用一把凳子化解了隔阂与尴尬。

    就像小时候吵架,每次都是他买了冰激凌来哄她。

    这样反倒显得她过于小气了。

    甘宁觉得难为情。

    2

    自甘宁有记忆起,她就一直和陈子惟在一起了。

    从小学到初中,他们一起上学,一起写作业,冬天戴同一种款式的围巾,夏天穿颜色相近的凉鞋,成绩方面,他们不相上下,他是第一名,她是第二名。

    从小,她就觉得陈子惟特别神奇,好像不管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十分出色,也没见他有多努力。甚至于,她经常在周一上学的路上见到他愁眉苦脸,纠结着问她: 你说我一会儿到了学校,是先补作业,还是先值日呢?

    甘宁瞪圆了眼睛,在身后踹他一脚: 两天的假,你干什么去了?

    他指着通红的眼睛说: 我哥新买了一盘游戏碟。

    甘宁怄得不行,追着他一路打到学校,结果就算他不交作业,老师也没有骂他,因为刚刚发下了物理卷子,他的卷子又是第一名。

    凭什么?

    甘宁气得两天没跟他说话。

    甘宁不爱学习,却不希望成绩单上有别的名字靠近他,少女时期有些自私的小心思,让她心甘情愿地埋头努力。

    初二之后,甘宁对学习上有些力不从心,为了紧跟陈子惟的步伐,她不得不比别人多一倍的努力。她早上五点起来背英语,夜里十一点还在点灯做题,就算到了周末,她也从不懈怠,虽然很累,但她觉得开心。

    只有这样,她才能理所应当地站在他的身边,她想要跟他站在一起。

    那些年跟他追着打闹过的记忆,撒了一地的鸡毛,饶是这样,他的名字还是数年不变地在她的日记本上闪闪发光。

    本来应该一直这样生活下去的。

    甘宁怅然地想。

    三个小时过去了,天色渐渐黑了下来,甘宁终于等到了一个空位。虽然其间不时有人给她送来大麦茶和店里免费的爆米花,头顶的电视也换成了她喜欢的动画节目,但她还是等待得十分焦灼。

    甘宁激动万分地拿过菜单,忽觉不对。

    她不是来吃饭的啊!

    那个, 她抬头问服务生, 你们老板什么时候有空?我挺急的。

    我去问一下。

    又等了大概五分钟,桌上突然多了一道菜,甘宁抬头举手,刚要说她没点,就见陈子惟在她的对面坐了下来。

    葱椒鸡,我记得你喜欢。

    他穿深蓝色开襟衬衫,跟网上的照片一样,甘宁想也没想就问: 你平常都这么穿吗?

    不好看吗?

    甘宁埋下头说: 我就随便问问。

    闲话家常似的口吻,就跟原来一样,甘宁压抑着心跳,强装镇定。

    他伸长了胳膊点她的脑门: 发什么呆呢?一会儿都凉了,你放心吃,我没下毒。

    甘宁拿了筷子夹菜,就算没抬头,也能感觉到陈子惟正目不转睛地看着她。她一着急就烫到了嘴,陈子惟叫人拿了冰水给她,笑着说: 你别着急,想吃什么,我都给你做。

    甘宁接过杯子,一口气喝完,总算稍微缓解了紧张。她抬头对上陈子惟的目光: 其实我今天来是有事儿找你。

    我知道。 他说, 在电话里,我就听出来是你了。

    所以

    其实之前他们就来过了。 他蓦地说, 你想让我去吗?

    电视台的曝光率很大,对餐厅有很好的宣传作用,你不用担心会输,节目组会直接安排你进决赛。有了免费的广告,你就可以扩大餐厅规模,到时候欠的债就能很快还上 甘宁兀自说着台面话,根本没注意到陈子惟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他敲了敲桌子,打断她的话: 要我做菜讨好一群虚伪的人,赢得不属于我的荣誉,那样得来的成果,我到底该高兴,还是不高兴?

    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夸张,你就当这是一个免费的宣传机会还不行吗?我知道你为了开这个店,借的钱到现在也没还完,而且,陈叔身体也不好,你就算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他想想。

    那是不是就算我往菜里撒上半袋盐,也会有一群人说好吃?

    你 你非得那么干吗?

    开个玩笑。

    我是认真的,你看,就因为员工偷拍了你的照片传到了网上,你这边就连续几天爆满,你为什么就不能抓住这个机会?

    那个员工已经被我开除了。

    我觉得,你们想培养的不是厨师,而是艺人,那为什么不干脆直接找个演技好的?这种事情,甘宁,就算是你求我,我也做不来。 他伸手做了个 请 的手势, 你走吧,菜凉了,你打包带回去热一热。

    甘宁看着他转身,突然急得想哭。她匆忙站起来,抓住他的衣袖,桌椅挪动的咯吱声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但她已经顾不得了。

    子惟,那年我只是因为要离开你,所以心情不好,说了过分的话,你千万别放在心上。你如果还是记仇,不想见我,我以后尽量不来打扰你,但是,这个机会,我希望你考虑考虑。 她拎起服务生帮她打包好的餐盒, 再见。

    3

    葱椒鸡好吃,但是甘宁没有胃口。

    十七岁之前,她和陈子惟的关系一直很好。从甘宁开始注意到的时候,陈子惟就是她的向往,她的目标是跟他比肩站立,是同他一起骄傲地走在阳光下。

    高三之后,陈子惟将万年第一的宝座让了出来,成绩下降了十名。

    这种情况对于他来说实在稀有,甘宁问起他原因,还以为他发生了什么事情,而他摊开双手,表示一切如常。

    成绩只要能保持在前二十名就可以了。 她记得他是这么跟她说的。

    那时,甘宁觉得危险,遂提醒他: 你别是站在高处太久,有些发飘了吧,仗着自己聪明就安于现状了?

    他撑着下巴翻书,说: 甘宁,你将来想做什么呢?

    不是说好了一起去M大的吗?你干吗突然问我这个。

    后天是你生日了吧,来我家,我送你个礼物。

    甘宁翻了个白眼转回身,她觉得他的话题太具有跳跃性,她跟不上他的思维,所以干脆放弃了交流。

    甘宁没有想到,陈子惟要送她的生日礼物居然是一道葱椒鸡,而且还挺好吃。

    没想到你做菜还挺有天赋。

    你也觉得我有天赋?

    当然了,我叔叔都未必能做得这么好吃。

    然后,从那天起,陈子惟向甘宁宣布,他不去M大了,他要去另一座城市念B大,原因是那座城市有一家餐厅的主厨非常有名,他要去拜师。

    她也随即明白,闹了半天,他这么久以来成绩下降,只是因为花了很多时间去研究怎么做菜了!

    甘宁以为自己听错了,她想不明白,一个无论外表还是智商都无懈可击的美型少年,为什么会把厨师当梦想啊?比起穿厨师制服,他还是穿西装更有型吧!

    想想她叔叔也是一辈子围着锅台转,每天怨声载道,无数次劝她一定要从别的地方找出路。她很怕陈子惟只是一时心血来潮,将来后悔也晚了,于是,她试着劝他: 做厨师很辛苦的哦!

    做喜欢的事情不会觉得辛苦。

    你太天真了,吸油烟会变胖啊!

    那是懒惰的人给自己找的理由。

    老是低头切菜会驼背的!

    把案台抬高一点儿不就可以了吗?

    甘宁扶着脑门抬头看他: 以你的海拔,哪家餐厅的老板会为了你专门调高案台啊?!那样别人跟你一起工作的话,岂不是都得穿着高跟鞋?!

    不一定。

    总之,做厨师的话,每天待在厨房里,是没有机会认识女孩子的。

    这回轮到陈子惟疑惑了: 我为什么非得认识别的女孩子?有你在我身边不就足够了吗?

    甘宁低下头,心脏微微绞痛: 你怎么知道我会一直在?

    不清楚,但就是非常肯定,总觉得这样拉着你的手一起过马路是理所当然的。

    但是,我的志愿跟你的不一样。 甘宁小声念叨着, 我一定要去M大。

    甘宁家境不好,所以她对未来的每一步选择都无比重视,可一想到陈子惟的梦想和她南辕北辙,她就觉得是他背叛了他们的约定。很长一段时间里,她不管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动力。一直以来,他都是她前行路上的照明灯,可是这盏灯突然转弯去了别的地方,她独自一人停在原处,便觉得措手不及。

    甘宁其实喜欢他,她本想等着到了大学就跟他告白的。

    一直到高考之前,甘宁都盼着陈子惟能改变决定,但是,这一次,他比从前任何时候都显得要执着。

    要做的事情不同,隔阂也就出来了,甘宁一有机会就尝试着劝说他放弃这个想法,并想方设法给他灌输她叔叔的负能量。

    终于有一天,他恼了,问她: 你为什么对做厨师有这么大的偏见?!想当律师是梦想,想开航空母舰是梦想,要做菜给别人带来幸福就算不上梦想了吗?!

    甘宁跟他对着吵: 我是不懂,做厨师到底能有什么前途。

    4

    甘宁特别后悔,但是话一出口,就收不回来。她以为陈子惟会跟她展开激烈的争吵,连怎么还嘴都想好了,但这次跟以前不同,他只是平静地转过身。

    道不同,不相为谋。

    甘宁受到了讽刺,她无比懊恼。

    但其实当时她并不认为自己哪句话说错了,她叔叔是因为当年高考失利才不得不念了技校做厨师。而陈子惟不同,任谁听说他的选择,都会觉得奇怪,那么多光明坦荡的前程供他挑选,为什么他偏偏选了最狭窄崎岖的一个?!

    甘宁不懂,她是真的不懂。

    那天她假装生气地跑回家,说是生气,其实也是羞愧。

    但她是真难过,总觉得再也没理由跟他在一起了。

    自那之后,因为她不清楚该以什么样的心情继续跟他相处,两个人渐渐疏远。

    明明彼此的联系方式都没变,但一直到大学毕业,他们都没有互相通过一个电话。

    不过,她一直有听说他的状况。

    饶是只花了一小半的心思读书,他的成绩也是前几名。大四那年,导师推荐他去一家五百强的外企工作,那是多少人求不来的机会,他却当场就拒绝了。

    消息一传出,不少人像甘宁一样险些晕死过去,随后陈子惟进入那家餐厅工作,两年之后就爬上了副厨师长的位子,也还算是顺利。

    然而,不久之后,陈爸爸的身体出了问题,陈子惟便辞了工作回来,中间有很多工作机会都被他拒绝,半年后,他便贷款开了这个店。

    陈爸的医药费加开店的启动金是一笔不小的数目,欠下的债务到现在也没有还完,他为了店里的营业额做了很多努力,价格比别家店定的都低,为此还被同行去找过几次碴。

    高中同学聚会的时候,大家对他的现状议论纷纷,就连一直看好他的老师都表示可惜。

    俗人的眼里只有赚钱多少,梦想都是成功人士口中的附属品。

    好在这种聚会,陈子惟从不参加,他那么骄傲的一个人,该如何面对这样的场面?

    光是想一想,都让人伤心。

    所以,甘宁是真的希望能帮他一把。

    甘宁知道,就算她一直假装无所谓的样子,也掩饰不住在意他的心。

    从店里出来,不知道是哪一刻戳中了她的泪点,甘宁一路走,一路哭,都快要走到路的尽头,都没意识到路线不对。要过马路的时候,有人在后面拉她一把,她歪歪斜斜地撞进那人的怀里,陈子惟脱下外套给她披上,说: 你走反了。

    甘宁听见他的声音,想把他推开,却趴在他的怀里死死地抓着他后背的衣裳: 你来干吗?

    我送你。

    两人慢吞吞地走在路上,甘宁偷偷抹了一把眼睛,小声问他: 你一直跟在我后面?

    天黑,你一个人走,我不放心。

    明明是你赶我出来的。

    那你哭什么?

    她抿了抿唇,不敢把心事说出来,便随口编了个理由: 你不答应上节目,领导就会骂我,领导生气,搞不好我就会失业,我提前哭一下,还不行吗?

    他停下来,试图望进她的心里: 有那么严重吗?你少忽悠我。

    呸,你当我跟你演小品呢!

    气氛再次陷入死寂,一直走到甘宁家门口,陈子惟看着她上楼,突然喊了一声: 如果不是你那个节目组让你来找我上节目,你是不是真打算和我老死不相往来?

    她背对着他: 我只是害怕你看见我会添堵。

    他捏紧了拳头: 最后一次。

    什么?

    我答应你,参加这个比赛。 他的声音软了下来, 所以,甘宁,这一次,你别离开我。

    5

    到了录制现场,甘宁反复跟陈子惟商量待会儿录制节目的注意事项 其实该说的,都已经说了无数遍,海选的时候镜头不多,也没什么可注意的。

    甘宁坐在他的旁边,把流程又说了一遍,他淡淡地应着,实际上一个字也没听进去。他闻到她头发上的味道,有些出神。

    录制过程非常顺利,摄影师说陈子惟的脸和身材简直就是为镜头而生,甘宁把原话传递给他,却并不见他高兴。

    你们只注意我的脸,都没注意我的菜?

    也不是那个意思,虽然你的菜也挺好看的,但是,显然不如你的脸更好看。

    陈子惟使劲儿掐她的脸,不悦之情溢于言表。

    海选后,筛选出一些人来正式比赛,每期给出一个主题,让选手自由发挥,做菜的过程需要现场拍摄,甘宁则负责在一旁采访加解说。

    一场比赛宣布晋级选手之后,会宣布下一场比赛的主题。虽然陈子惟对节目录制什么的并不适应,可是,一旦把心思都放在比赛上面,他就比谁都要认真。

    只是,除了在餐厅里的正常工作之外,他还要研究下一次赛场上要展示的作品,后半夜餐厅打烊,,他就一个人在厨房连续试菜。

    甘宁担心他的身体,劝他说: 你其实不用那么较真。

    李老师说我的汤汁火候控制得不好。

    甘宁想说,虽然在场评审团确实都是业内知名的厨师,说出的话也很有力度,但是,有钱能使鬼推磨,给他的分数其实都是内定的,只要菜品看上去不那么糟糕,就一定能拿到高分。可是,看他那么拼命之后,她就不忍心开口了。

    他没有想过其他的,他一直在认真地对待每一场比赛。

    她不想打击他的热心。

    但是,连续待在厨房十几个小时,不断重复着做一件如此枯燥乏味的事情,她无法想象,他一个人的时候,是如何坚持下去的。

    每天中午,甘宁来店里解决午饭,顺便看他,他变着花样给她做好吃的,然后紧张兮兮地坐在对面等她的评价。

    就算是在赛场上,也没见他这么紧张,甘宁被他盯得心里发烫,支支吾吾地说: 还 还挺好吃的。

    他面色稍霁,随后又问: 你好像很勉强的样子。

    没有! 她解释,小声道, 是你靠我太近了。

    陈子惟听她说完,脸上有一闪而过的红。他顿了顿,不自在地说: 你慢慢吃,我去看看别的。

    那天下午,店里人不多,甘宁和一个女生随口聊天,说起陈子惟对做菜的热爱,对方滔滔不绝: 你也觉得奇怪是不是?我听说,念大学的时候,他明明可以参加运动社团,多接触一下女孩子,会更受欢迎,可他宁愿去餐厅待着看人做菜,就连女朋友也因为这事儿跟他分手了。

    甘宁心里一惊: 他交过女朋友?

    对方知道大事不妙,连忙溜走: 我什么都没说。

    甘宁这下明白了,闹了半天,他这几年一直对她避而不见,都是因为有了新欢!

    她咬牙切齿,十分不甘,恨不得马上揪着他的衣领问清楚,但是,接下来好几天,她都没见到陈子惟,理由是他在研究新菜。

    很快,甘宁便以节目要了解厨师背后的生活为由混进了他的厨房,结果发现他真的在研究新菜!

    她进门的时候,他正背对着她切一碟胡萝卜丝,粗细均匀,刀速飞快。

    于是,她满腔怒火都化成了一缕烟,好不容易压抑住的心又再次躁动起来。

    于是,她搬了把凳子坐在一边,看他接下来的动作。

    她承认自己以前错了,长得好看的人不止穿正装好看,就是随便披块布出门,都跟走时装秀似的。

    锅里的汤看来已经熬了好一会儿了,他尝了一口,自言自语道: 还差一点儿,下次火要调大一些。

    案台上有一排分布仔细的调料,每一样的分量都是他信手拈来,却比平常人仔细称过的还要精准,好像有一台秤在他的心里,他闭上眼睛就感受得到。

    甘宁觉得他帅炸了!

    菜做好之后,甘宁递上毛巾给他擦汗,他这才知道她来了。

    你来得正好,帮我尝尝。

    如果不算那锅汤汁,整道菜花了两个小时,一想到这里,甘宁连夹菜的时候都小心翼翼,生怕破坏了他的摆盘。

    后来,甘宁用尽毕生词汇量把那道菜夸得人间哪得几回闻,结果,陈子惟自己尝了一口之后,还是摇了摇头,于是又重新做了一遍。

    他眼里布满血丝,甘宁拉了拉他的袖子,有些心疼: 都半夜了,要不明天再继续吧。

    不行,没多少时间了。 陈子惟揉了揉脖子,笑着说, 我之前还以为你们只是随便做个节目,没想到还挺有意思。那几位评审,我听说过,是鲁菜系里有名的大师。还有,这次跟我一起晋级的那个二号选手也是我师父的徒弟。

    资料上没写他很厉害吗?

    反正我不会输就是了。 他看着她的眼睛, 甘宁,从现在开始,你要好好看着我。

    他想证明给她看,想让她理解他的理想。

    她点头: 我会的。

    甘宁第一次发现,她从来没正视过他的梦想,她一直以为做菜是一件挺简单的事情,毕竟每个家庭主妇都能做,只要不咸不淡,控制好火候就行了。

    她觉得惭愧。

    子惟,我想问你一个问题,做菜对于你来说,到底有什么乐趣呢?

    关于这个问题,她从十七岁一直思考到二十五岁,大概是由于没有站在他的角度,遂怎么也想不明白。

    你高兴吧!

    啊?

    吃到好吃的东西,你是高兴的,对吧?

    那当然了!

    那年你生日,我一直思忖该送你什么做礼物,然后求你叔叔教我做了那道葱椒鸡。你说好吃,我就灵光一闪,想一直做下去。

    若要我回到初心,大概就是希望能一直看着你快乐。 陈子惟转回身,擦掉她嘴边的油渍, 所以我不想解释过多,唯独希望你理解我。

    甘宁仰头看他,突然觉得心跳加速,她从来都不知道,事情的源头竟然和她有关。

    甘宁, 他靠近她,几乎鼻尖贴着鼻尖, 如果我最后赢了比赛,我们就和好吧。

    6

    比赛进入后半程后,编导们开始研究怎样收尾。

    前面每一场都让陈子惟以第一名的成绩晋级,最后总决赛让他输给那个投资商的儿子二号选手。

    甘宁为之抗争,结果当然是抗争无效。

    她愧疚难当,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告诉陈子惟事情的真相。

    之前,他答应上节目的唯一条件是要成绩真实,可是,迫于节目组的压力,她偷偷隐藏了这个事实。

    一开始,她觉得没关系,相反,她以为这样才好,陈子惟的好胜心,她是知道的,万一中途败了下来,一定会给他造成不小的打击。

    如果戏能一直演下去,始终把他蒙在鼓里也就罢了,可都到了这一步,却一句话就否定了他所有的努力。她是最直观地见证过他所有汗水的人,也知道他多么认真地期待最后的结果。

    甘宁不难想象,如果被他知道了事实,可就不是会被讨厌这么简单了,他会恨死她的。

    眼看就快到最后一场比赛,不管怎么样,也得跟他摊牌,甘宁默默地给自己打了几回气,却还是不敢见他,遂决定能拖一刻是一刻,拖不过去再说。

    最后一场比赛要以直播的形式来播出,评分的方法还跟原来一样,从现场观赛的人群当中选出十位来品尝,然后投票,再由几位名厨来给出具体分数。

    由于结果已经内定,甘宁需要和这几位老师提前细谈,中途她忍不住问他们,如果是真的,前面几场比赛,能给陈子惟多少分。

    几人面面相觑,道: 我们之前给的分数都是真的。

    甘宁震惊: 可那不是编导提前安排的吗?

    但是,他也确实配得上那些夸奖。

    甘宁沉默了一会儿,对方再次开口: 很久没见人这么用心做一道菜了。

    她背过身去,自顾自地念叨: 用心。

    甘宁决定不再逃避了,她久违地去见了陈子惟。

    其实也不算久违,才七天而已。

    只不过,这七天漫长得仿佛是一个世纪。

    去找他的路上,她想起十三岁那年参加校园艺术节,算她在内,一共六个女生合跳一支舞,她运动神经差劲,跳得歪歪扭扭,然而在别人嘲笑她的时候,只有陈子惟在不遗余力地为她鼓掌。

    她记得他就坐在第二排,喊起来的声音比谁都大,气势压下了所有人。他说: 甘宁,你最棒了!

    那会儿她觉得丢脸,过后还骂了他一顿,现在想想,竟然感动得有些鼻酸。

    在她最狼狈无助的时候,他不顾旁人异样的目光也要给她力量,而她从不肯发自内心地理解他。

    她觉得自己没有良心。

    已经过了饭点,店员都在休息,店里鸦雀无声。甘宁蹑手蹑脚地走去厨房。她站在门边,看陈子惟坐在桌边写菜谱,她往前走一步,不小心踢倒了一把椅子,可是他完全没有听到,专注得仿佛是在用灵魂做这件事情。

    也是从那一刻起,她发自内心地感知到,从一开始,她就应该站在他这边的。

    她决定为了他再争一回。

    7

    决赛直播的时候,只剩下最后四位选手。上场之前,甘宁深吸了一口气,被陈子惟看到,他嘲笑她: 又不是你比赛,紧张成这个样子干什么?

    我劝你最好也有点儿紧张感,不然,最后输了,可别怪我翻脸!

    陈子惟搓了搓她的头发,上前一步,拉她进怀里: 那就把你的力量也传递一些给我。

    甘宁小声抗议: 妆都被蹭花了。

    就算这么说,她也没有把他推开,两个人在角落里悄悄拥抱,紧张得像初中生早恋一样。

    甘宁把脸埋在他的胸前,想起初三那年全校疯传她在跟陈子惟早恋的事情。当时她特别生气,恨不得跟所有人解释,还哭了好几场。

    但是,她心里清楚,她会着急,会生气,不是因为被误解,而是因为心事被揭穿的窘迫。

    她偷偷地嘲笑自己,轻轻推开他,说: 该上场了。

    甘宁喜欢陈子惟很久了,久到她根本都记不起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她不是不尊重他的愿望,只是害怕两个人朝着不同的方向走去,到最后会越来越远。

    她知道自己一直以来都太过自私,所以她觉得,是时候为他做点儿什么了。

    比赛到了评分阶段,为了显示公平,需要现场挑选十名观赛者上前品尝投票,说是随机,其实编导事先给过甘宁一份名单,然而,她一早就把那份名单扔进了垃圾桶。

    决赛和前几场不同,在位观众都有过当厨师的经验,给出的评价都很专业。那场比赛的最终反转,是评审老师给他的分数不高,其他人却无一例外地将所有票数都给了他。

    因是直播,不能中止,尽管导演在镜头后面抓耳挠腮,也只能看着比赛继续进行。

    当然,甘宁并没有做手脚,她只是想听听别人给他的真实评价而已。

    最后,她负责采访陈子惟这几年得到的经验,他只说了一句话。

    用心做菜,用心爱人。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甘宁顺带想起了陈子惟十八岁的时候,他义愤填膺地问她: 想做律师是梦想,想开航空母舰是梦想,要做菜给别人带来幸福就算不上是梦想了?!

    那会儿,甘宁什么都不懂,不明白他口中的别人正是指她。

    甘宁哭了。

    最后的结果当然是分数高的拿到了冠军,但陈子惟得到了全票,就算无法扭转结果,他心里应该也能好受一些。甘宁觉得她扳回了一局,虽然代价是被停职、做检讨。

    8

    甘宁被领导骂出电视台的时候,陈子惟正在门口等她。事到如今,已经是避无可避,他应该也已经知道真相了。

    他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远远地望着她,目光沉稳又温柔,甘宁站在原地,不敢靠近。

    快过来。 他朝她伸手。

    甘宁耷拉着脑袋走过去: 你都知道了吧。

    嗯。 他点头, 从一开始就知道了。

    对不起。但是,你既然知道的话,干吗不拒绝我?

    老实说,对于你不理解我这件事情,我一直非常生气。我以为你应该是最懂我的,这口气,我怄了好几年都没发泄出去,只要一想起你,就恨得咬牙切齿。

    你 你的心眼儿还真大。

    但是,特别奇怪,我一看见你,就气不起来了。我害怕,以你的倔脾气,如果我再推开你一次,可能就真成老死不相往来了。

    她别开脸去: 说得好像真的一样,那你在大学里还不是耐不住寂寞交了女朋友?

    他歪头表示疑惑,瞬间否定: 人在江湖飘,哪能没绯闻。

    假的?

    他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问: 听说你被停职了?

    是的呢。 她看着他笑, 不过,无所谓,反正这糟心的工作,我也干不下去了,本姑娘正打算跳槽呢。

    他张开双臂拥抱她。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往我的怀里跳。

    编辑/沐沐

    赞 (41)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0.44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