柠檬撞奶糖(一)

扫描二维码关注, 点击下面菜单"下载", 点击"免费下载" 可获得花火/桃之夭夭/飞言情/南方人物周刊/等PDF杂志下载链接


作者介绍:

卿玖思:南方人,作品文风偏暖;已出版《一颗小草莓》​‍‌‍​‍‌‍‌‍​‍​‍‌‍​‍‌‍​‍​‍‌‍​‍‌​‍​‍​‍‌‍​‍​‍​‍‌‍‌‍‌‍‌‍​‍‌‍​‍​​‍​‍​‍​‍​‍​‍​‍‌‍​‍‌‍​‍‌‍‌‍‌‍​。

微博:@卿玖思

内容介绍:

游戏“绝地求生”(吃鸡)的陌生队友,日常嘲讽+见死不救

校园里一见钟情的高冷同学,大白兔奶糖味的护花使者

“想吃糖?那你多看看我,我也是甜的​‍‌‍​‍‌‍‌‍​‍​‍‌‍​‍‌‍​‍​‍‌‍​‍‌​‍​‍​‍‌‍​‍​‍​‍‌‍‌‍‌‍‌‍​‍‌‍​‍​​‍​‍​‍​‍​‍​‍​‍‌‍​‍‌‍​‍‌‍‌‍‌‍​。”

他的舌尖舔了一下唇齿,她是挺甜的​‍‌‍​‍‌‍‌‍​‍​‍‌‍​‍‌‍​‍​‍‌‍​‍‌​‍​‍​‍‌‍​‍​‍​‍‌‍‌‍‌‍‌‍​‍‌‍​‍​​‍​‍​‍​‍​‍​‍​‍‌‍​‍‌‍​‍‌‍‌‍‌‍​。

卿玖思·著

01

丁珣的电脑坏了。

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猛一顿操作,然后陪伴她整整三年的电脑就蓝屏了。

以往电脑也有过蓝屏的现象,不过,被强行关机后,等一会再开机,一切就恢复原样。

可是,这一次,连机也开不了了。

这个暑假要是没了游戏的陪伴,那简直跟要了她的命一样。

于是,丁珣发现电脑是真的拒绝工作后,放下盘在椅子上的腿,趿拉着拖鞋赶到客厅。

客厅里,丁父丁母正吃着西瓜看新闻,听到声响转头,就看到女儿晒黑了一个度的脸上流露出可怜巴巴的神情。

丁父默默地把西瓜移到另一侧,问:“丁大小姐,怎么了?”

丁母在她的脸、脖子和腿上轮流扫视,起身去房间。

丁珣穿着白底红点的睡衣睡裤,长发扎成丸子状,戴着与衣服同款的发带,一张鹅蛋脸完全暴露出来。

她两手握拳抵住下巴,蹲在丁父的面前卖萌,用嗲嗲的声音道:“爸爸——”

丁父一个激灵,飞快地吃掉手里的西瓜,离她远了些。

丁父回头望了下房间里的丁母,小声地说:“闯什么祸了?”

丁珣撒娇地摇头长嗯一声:“电脑它自己坏掉了。”

丁父恢复冷漠脸,说:“哦。”

丁珣狗腿地把垃圾桶拿过来,又重新递了块西瓜。

丁父说:“电脑坏了,明天拿去修。”

丁珣眨着眼睛问:“爸爸,你是不是忘了以前答应过我什么?”

丁父吃着西瓜,想了一下,不知是故意没想起来,还是真的记不得了,说:“什么?”

丁珣说:“你说我的录取通知书下来后,就会给我买一台新电脑的。”

丁父:“有这事?”

说话间,丁母已经从房间里出来了,手里拿着两瓶东西,放到茶几上。

丁母坐下说:“明天,你去学开车,把这两瓶防晒的东西带着,都快黑得跟炭一样了。”

丁珣抬起胳膊看了一下,觉得还好。

刚要反驳,她就听丁母说:“一家三口,就你最黑了。”

丁珣被扎心,心痛地把防晒霜和喷雾收下,转头又跟丁母诉苦:“妈妈,我白天学开车那么苦,晚上想放松一下。”

丁母刚才已经听到他们的聊天:“电脑的事,等你快开学了再说,你先把开车的技术学好,还有,人家小姑娘都趁这个暑假出去玩,你倒好,成天窝在家里玩游戏,我看你人都快玩傻了。”

一般老妈发了话,那就真的没有翻盘的机会了。

丁珣像是受了重创,抱起两瓶防晒的东西,颤巍巍地站起身,悲凉地一边唱、一边往卧室挪。

“小白菜啊……地里黄啊……两三岁啊……”

下一句还没出来,她的后背被丁母扔过来的拖鞋砸中。

“小兔崽子唱什么呢?!”

丁珣双肩一缩,脚步加速飞快地蹿回卧室,并砰地关上门。

杵在门后了无生趣地想了半天,她最终还是放弃趁爸妈睡着半夜偷跑去网吧的想法。

白天学完开车,她还能去网吧混混,可晚上家里有两尊佛坐镇,被逮到的话,她又要被迫接受深刻的思想教育。

丁父丁母都是教师,一位是大学教师,一位是高中教师,教育子女的段位高得很。

去网吧是不行了,那晚上她就只能玩玩手机了。

丁珣嗷呜一声,将自己摔到床上,脸朝下埋着,手从枕头底下摸出手机。

高考刚结束那会,她犹如被放出笼子的老虎,在原野上自由地撒着脚丫子狂奔。

首先就体现在,她几乎把所有知道的游戏都下载了个遍。

现在她仔细回想,估计电脑就是被那些游戏卡爆的。

丁珣百无聊赖地点开视频APP,打算找部喜剧片看着入眠。忽然,眼睛一瞥,她看到影音框旁边的游戏框。

对啊,电脑不能玩了,这不还有手机吗。

丁珣立马打开游戏框,里面陈列着好几款手游:《碧海蓝线》《开心消消乐》《王者荣耀》《旅行青蛙》……

看到最后一个《绝地求生:刺激战场》时,她还犹豫了一下。

刚下载这个游戏时,她进去玩过两局,后来因为手机操作压枪不习惯而放弃了。

但眼下这个时候,有口汤就行了,还追求什么大盘鸡呢。

二话不说,丁珣进入了这个游戏。

丁珣玩电脑版《绝地求生》时,爱好便是跟队友胡侃。

遇上外国人,她装日本人,遇上中国人,她依然装日本人,时不时说几句蹩脚的英语口语。

其实,丁珣的英语口语还行,丁母本身就是英语老师,从小就开始培养她的语感。

丁珣的日语是从动漫里学来的,偶尔用来骗一骗纯情的少男少女。

她在这种枪械游戏上的造诣一般,捡装备靠运气,走位也是瞎操作。

丁珣觉得自己是被游戏眷顾的宠儿,就她这破水平,还经常能靠队友吃到鸡。

胜利者的虚荣让丁珣彻底陷了进去​‍‌‍​‍‌‍‌‍​‍​‍‌‍​‍‌‍​‍​‍‌‍​‍‌​‍​‍​‍‌‍​‍​‍​‍‌‍‌‍‌‍‌‍​‍‌‍​‍​​‍​‍​‍​‍​‍​‍​‍‌‍​‍‌‍​‍‌‍‌‍‌‍​。

要是一进去就“落地成盒”,哪还有心情玩。

进入游戏后,她简单地了解了一下。

丁珣又将之前的人物形象改了一下,发型换成红色爆炸头,再换上短袖短裙,看起来就是个酷酷的女孩。

她的昵称也很酷,跟微信昵称相同——“骑着肉的小仙女”。

她选了二人队,三张地图都打上钩,到时候会随机进入其中一张地图。

然后,她点击开始游戏,一进去,就是绝地海岛地图。

接着,有一段等待时间。

参加一局游戏的人数通常为一百人。游戏开始后,每隔一段时间,毒圈范围会由外往内缩,毒圈线为蓝色。毒圈外有个圆形安全区,安全区也会同时内缩变小,安全线为白色。

玩家分散于地图上的各处,一边搜寻装备,一边解决敌人,目的地皆为安全区。

最后留在安全区内的一支队伍,则为第一名。

等待进入地图的时间里,丁珣看了下队友——昵称叫“茶叶盒”,男性。

对方没开麦克风。

丁珣一看他这昵称,就觉得不吉利。取了个“盒”字,那不就是要落地成盒了,她可不想当个盒子精。

丁珣安静了十几秒,队友还是没开麦克风,跳伞位置也没定点,似乎在等她决定。

玩这款游戏,如果队员间不进行语音交流的话,那多没乐趣。

于是,丁珣插上耳机,开了麦克风,说话前故意轻声咳了两下。

她习惯性地捏起嗓音,说:“Hello(你好)?”

等了一会儿,队友没反应。

丁珣说:“Bonjour(法语:你好)?”还是没有人回答。

她再接再厉:“?こんにちは(日语:你好)?”

“……”

这时,有动静了。

队伍里传来男生清冷的一声嗤笑。丁珣听到人声,兴致也来了,故意用不标准的中文讲话:“泥嚎,吾系歪谷淫(你好,我是外国人)。”

对面男性的声音听着并不老沉,估计也就二十岁左右。

男生嘴里似乎含着什么,声线含糊懒散,对她说:“兄弟,这是手游。”

“……”

丁珣一愣。她在电脑上玩多了,把好习惯也带到手游上来了。

不过,她又仔细一想,装外国人跟手游并不冲突啊,万一她是来中国留学的外国人呢。

男生讲完那句话,又说了一句:“还有,拿掉你的变声器。”

丁珣:“……”

你才用变声器!

02

她被气得好长一段时间没讲话。

直到耳麦里传来飞机起飞的声音,才又听到茶叶盒悠哉地问:“跳哪?”

不是丁珣的错觉,他的语气极度懒散,还有些笃定的成分,好像一眼就能看穿她的恶作剧。

比做戏,丁珣可从没认输过。

丁珣装作听不懂,决定把外国人的身份装到底。

她用小奶音问:“もしもし(日语:喂)?”

茶叶盒:“……”

丁珣嘟嘟囔囔地讲日语:“なんだよ(日语:什么啊)?”

茶叶盒:“……”

队友不理她,也没定跳伞的目的地。

丁珣说:“お兄さ(日语:哥哥),右、乐、渊(游乐园)。”

“游乐园”三个字,她用平调说得一板一眼的,然后定位在游乐园。

耳麦里传来茶叶盒的一声轻哼,像是笑了一下,又似乎只是随意地出了声,表明他知道了。

紧接着,丁珣就看到他也在地图上定了位——

学校。

丁珣皱眉,生气道:“だめだ(日语:不行)!”

茶叶盒散漫道:“听不懂。”

他的声线很好听,没有完全退去少男的稚嫩,再加上有一丝丝低沉。轻飘飘地将一句话丢出来,不沾油腻,反倒有些傲慢清冷的味道。

可就算声音好听,她也不能随意屈服。

丁珣强调:“右乐渊(游乐园)!”

“去什么游乐园啊,”茶叶盒轻笑,“去学校,重修。”

“……”重修你个……小饼干!

“可恶!”

经常跟队友跑的丁珣,最终还是跟随茶叶盒去了学校。

她决定好好打一局,最好茶叶盒被重伤,然后向她求救!

跳学校的人还挺多的,丁珣跟着茶叶盒直接降到了楼顶。

丁珣找了把手枪和一个摩托头盔,对面楼有人在开枪,她连忙下楼。

她在三楼转了一圈,找了把冲锋枪和一把M146,二级甲和二级头都有了。

这期间,茶叶盒只字未言,丁珣看到他的图标在附近上蹿下跳,已经取了两位敌人的首级。

“过来​‍‌‍​‍‌‍‌‍​‍​‍‌‍​‍‌‍​‍​‍‌‍​‍‌​‍​‍​‍‌‍​‍​‍​‍‌‍‌‍‌‍‌‍​‍‌‍​‍​​‍​‍​‍​‍​‍​‍​‍‌‍​‍‌‍​‍‌‍‌‍‌‍​。”茶叶盒淡淡地道。

丁珣心里嗤笑了一声,看他能装到何时。

于是,丁珣屁颠屁颠、十分听话地跑过去舔包了,说:“来た(日语:来了)!”

茶叶盒好像已经习惯了,不应她。

丁珣一边换枪,一边说:“お兄さ,すごい(好厉害)!”

茶叶盒已经走了:“跟过来。”

丁珣装作听不懂,茶叶盒没再叫她,一个人往楼下走。

她正要再说两句,不知从哪突然冒出枪声,她的游戏人物被一枪爆掉二级头,重残卧地。

“我X!我中枪了!”她被突如其来的枪声吓了一跳,嘴上没忍住,骂了出来。

伴随着游戏人物的一声呻吟,丁珣沉默了。

好吧,这下是亲手把暴露的证据奉上了。

队伍里陷入短暂的寂静。

对面楼的人还在朝她开枪,她挪动躲到了墙角,从窗户看到对面楼里朝她开枪的人跳窗而出,正要过来。

她不淡定了,却还记得自己萌妹的身份,急不可耐地道:“小哥哥,那人过来了!15(游戏里的坐标,后同)方向!打他!”

“趴好。”茶叶盒正不知道苟在哪,已经冲那人开枪了。

屏幕上跳出“你的队友‘茶叶盒’使用M416突击步枪击倒了‘云云风情’”。

丁珣喊道:“打他!打得他妈都不认识!”

“……”

紧接着,四面八方都传来枪声和脚步声。

丁珣紧张道:“小哥哥,西北方向有个大猪蹄子!”

“还有东南150也有一个!”

“东105左右也有!”

“……”

她喊得不亦乐乎,屏幕上再一次显示茶叶盒击倒了敌人。

丁珣道:“快来,快来,我要死了!”

茶叶盒即将到达,冷声道:“闭嘴。”

他有点不耐烦。

丁珣:“……”

然后,她放低声量,弱弱地道:“人家快死了嘛,害怕。”

茶叶盒已经到了,蹲下来救援,一边道:“刚才叫得挺欢啊。”

丁珣口吻认真:“我给你呐喊呢。”

说完这话,她就听到茶叶盒嗤笑一声。

他也没说什么,等丁珣补完血,才开口道:“下楼去舔包。”

“哦!”丁珣将萌妹的腔调拿捏得正好。

她跳窗下楼,在被三栋高楼环绕的空地上寻找冒着绿光的快递盒。

没见茶叶盒跟过来,她好奇地问了句:“你不舔包吗?”

让她先舔包,这人还挺绅士的。

正要再夸两句,西300左右方向射来子弹,还是狙击枪,丁珣刚捡到的二级头再次被爆掉,刚补完的血也再次成为残血。

丁珣这一次没有再讲话,默默地挪到树后。

茶叶盒还在原先的地方,戏谑般笑了声:“西300?”

丁珣咬牙切齿:“嗯。”

她明白了,茶叶盒根本不是绅士,他是拿她当诱饵!

呵,男人!

丁珣也没打算喊他过来救了,默默地望天等凉。

她等了一会,屏幕上连续冒出——

“你的队友‘茶叶盒’使用98k狙击枪击倒了‘我是你爹爹’。”

“你的队友‘茶叶盒’使用M416突击步枪淘汰了‘我是你爹爹’。”

毕竟是队友,丁珣象征性地敷衍一句:“好厉害哦。”

她在背地里呕吐一声。

没等她凉,茶叶盒已经赶过来救她了,还丢了个急救包过来。

茶叶盒的语气依然散漫,听得人来气:“舔完包,就跟我过来。”

丁珣:“哦!”

茶叶盒:“……”他轻轻啧了一声,显然对丁珣这种萌妹的语气不来电。

他不来电,丁珣就又开始活跃了。

舔完了包,丁珣觉得自己就是个富婆了,跑起路来也有了左右摇摆的资本。

她一边跟着茶叶盒往楼里跑,一边问:“小哥哥,你听过恶龙咆哮吗?”

茶叶盒:“我听过傻瓜咆哮。”

“……”

丁珣忽略他这句带有针对性的话,继续道:“我给你表演一个恶龙咆哮吧。”

然后,她气息下沉,嗓子捏紧,用带着鼻音的声音道:“恶、龙、咆、哮!”

“嗷呜——嗷呜——”

“……”

咆哮完,丁珣问道:“小哥哥,你会吗?”

“过来。”茶叶盒不应她的话,突然在一间小教室门前停住,然后侧身道,“进去。”

丁珣以为房间里有什么东西,毫无怀疑地进去了。

她前脚刚进去,茶叶盒后脚就把门关上。

丁珣疑惑道:“小哥哥,你干吗把我锁在里面啊?”

一边说,她还一边嘤嘤道:“人家做错了什么,你为什么要把我锁在房间里?!”

茶叶盒:“……”

他冷不丁对着门开了几枪,吓了丁珣一大跳。

听她安静下来,茶叶盒说:“进去重新接受一下幼稚园教育。”

丁珣皮道:“是爱的教育吗?”

茶叶盒:“是拯救智障教育。”

“……”

从学校出来后,丁珣安静了好一阵。

茶叶盒淡淡地感叹:“还是学校教得好​‍‌‍​‍‌‍‌‍​‍​‍‌‍​‍‌‍​‍​‍‌‍​‍‌​‍​‍​‍‌‍​‍​‍​‍‌‍‌‍‌‍‌‍​‍‌‍​‍​​‍​‍​‍​‍​‍​‍​‍‌‍​‍‌‍​‍‌‍‌‍‌‍​。”

丁珣:“……”去你的!只不过是因为她妈刚才进来催她早点睡而已!

高考结束后,丁母怕她熬夜伤身,规定她最晚八点上床。

晚上八点,别人家的小姑娘不是跟游戏相亲相爱,就是跟男朋友卿卿我我,而她,则是咸鱼一样躺在床上孤枕难眠。

丁珣自然不可能这么早就睡的,往常她会在床上辗转反侧个把小时,然后偷偷起来开电脑。

因为丁母刚才的提醒,丁珣说话的声音小了很多。

茶叶盒开车载她去捡空投,就剩五个人了,除去他们俩,还有三个敌人。

茶叶盒的车没开进安全区内,两人下车辗转往圈内跑。

丁珣心大,一个劲地跑在前头,走位略骚,敌人几枪过来,也没打中她。

她已经噔噔地第一个跑到空投前,蹲下换装备。

换装备的过程中,躲不掉,她中了几枪。

她再一看,茶叶盒在她一百米开外的石头后,正用狙击枪瞄人。

丁珣用气声道:“东75。”

茶叶盒一枪过去爆头,用正常的音量回道:“被教育得声音都小了。”

丁珣暗暗骂了句:去你的小饼干!

听到枪声,丁珣用AUG突突突连发,淘汰了一人。

正得意着上子弹,她突然被人击倒。

丁珣啊了一声:“我要死了,要死了!”

茶叶盒十分淡定:“我知道。”

丁珣:“?”

顺着枪声的方向,茶叶盒几枪解决了击倒丁珣的人。他继续蹲下,也不来救丁珣。

还剩最后一个敌人,安全区缩小,毒圈也在往内扩散。

最后一个人不出来,茶叶盒对丁珣说:“你还有点血,出来爬一爬。”

“……”

丁珣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又让她当诱饵!

丁珣故意用软妹的声音哼道:“小哥哥,你这是在钓鱼执法!”

“哟,教育得挺有效果,”茶叶盒道,“钓鱼执法都知道了。”

丁珣又哼了一声。

她像条蠕虫,拖着不多的血量在地上慢慢爬,却是朝着茶叶盒躲着的方向。

茶叶盒道:“拉我下水?”

丁珣用痛心疾首的声音道:“不,人家想死在你的身旁。”

“……有病。”

没等她爬过来,最后一个敌人已经按捺不住了,砰砰给了丁珣两枪,结束了她的生命。

紧接着,茶叶盒瞄到了对方,也砰砰两枪解决了对方。

两人操作都过快,丁珣还没从凉了的结果里回过神,游戏已经结束,结果显示他们得了第一名——吃到了鸡!

丁珣嘴上毫不吝啬地给予队友赞美:“小哥哥,你好棒哦!”

她寻思了一下,然后添加对方为好友。

茶叶盒没及时退出,丁珣听到他呵了一声。

呵什么呵,有本事再来一局!

她要是不拖他后腿,从此就退出游戏!

加了茶叶盒两次,他都没反应,丁珣退出队伍,重开一局邀请他,结果,立刻被拒绝了。

丁珣被拒绝也没气馁,再次邀请。这一次,茶叶盒进队了,但是没准备玩。

他进来很快又出去,凉飕飕地丢下了一句话——

“不跟智障玩。”

丁珣两眼冒火:“……”

很好,这位大猪蹄子成功地吸引了她的注意。

03

在茶叶盒之后,她遇到的队友一听她的声音,要么贱兮兮地将她堵在房间里逼她唱歌,要么就拿手雷炸她。

自然也有全程高冷不讲话的,临死前才开麦克风骂她。

丁珣刚玩,是青铜局,几乎都是新人,大家的水平相差无几。

可是,骂人就过分了。

然后,丁珣邀了那位骂她垃圾的男人,重新开了一局,只字未言,捡到手雷就炸他,还屏蔽了语音。

老虎不发威,当她是吹飞机小母猪吗?!

毕竟也曾是个在电脑游戏端作威作福的仙女,上手几局,丁珣就玩得像模像样了。

玩游戏嘛,本来就是图个娱乐消遣,光顾着杀人有什么乐趣可言。

她的宗旨还是浪遍整个游戏。

浪归浪,有仇,还是得报仇。

作为丁珣今天第一次匹配到的队友,“茶叶盒”光荣地被她一直铭记在心。

她牢牢地记住他,绝不是因为他的声线是今天遇到的所有男生中最入耳的,而是他离开前抛下的那句“不跟智障玩”。

丁珣笃定他不是新人,一定是拿小号来玩故意耍弄新手。

后来,丁珣要下线时在最近玩家里找到他,再一次加他,他前一刻还在线,也就几秒的工夫,迅速下线了。

“……”男人。

第二天,丁珣要去驾校,早上九点得到,中午十二点结束。她所在的小班有五人,每人平均下来能上车操作大约半小时。

今天过来丁珣带上了老妈准备的防晒霜,并且带了黑胶伞,整个人也被强行全副武装,热得浑身冒汗​‍‌‍​‍‌‍‌‍​‍​‍‌‍​‍‌‍​‍​‍‌‍​‍‌​‍​‍​‍‌‍​‍​‍​‍‌‍‌‍‌‍‌‍​‍‌‍​‍​​‍​‍​‍​‍​‍​‍​‍‌‍​‍‌‍​‍‌‍‌‍‌‍​。

才刚刚上午,她就热得快晕过去了。

轮到丁珣上车,她战战兢兢地踩着油门,握住方向盘,一边开,一边虚心接受来自教练的无情抨击。

这要放在游戏里,丁珣早就拿枪打他了。

不过,这是现实,丁珣一脸讨好的笑,怂巴巴道:“好的,好的,下次我会注意,教练您辛苦了。”

教练从上一位延伸而来的怒火在见到她的笑容后慢慢消解了。

丁珣小姑娘人长得好看,嘴巴又甜,谁瞧见了,都舍不得下狠心骂她。

初次见丁珣时,教练还被她偏冷的外貌迷惑过,以为她是个娇气、傲慢、不爱搭理人的小丫头。

从车上下来后,丁珣第一时间寻了个阴凉地。

接下来都是别的学员练车,几乎没她什么事了,只不过教练不让十二点前离开。

丁珣掏出手机,戴上耳机,动作熟练地打开游戏,首先就是看最近玩家里的“茶叶盒”在不在线。

茶叶盒的头像是一张纯白色的图片,十分简洁好认。

看到头像亮着,且不在游戏状态中,丁珣一下乐了,点了下“+”,邀请他组队。

她是不抱任何希望的,已经被拒绝过无数次,也不差这一次。

果然,很快,她就被拒绝了。

丁珣默默地叹口气,想搞这个人太难了。

她放弃了,不就是个男人吗,她丁珣小仙女大人有大量,不跟他斤斤计较。

下期预告:

墨尔本,酒店里,谢鸿拿起茶几上的手机,趁手机的主人去煮咖啡的工夫搞了番小动作。

等对方过来时,谢鸿抬头嘲笑道:“骑着肉的小仙女拒绝了你的组队邀请。”

对方也是个跟谢鸿差不多大的少年,面相略冷,行为举止懒散,一双尾梢上扬的桃花眼却又透露出些许痞气。

赞 (9) 打赏

裸捐你的1元钱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0.35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