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陆登登学长(三)

  • 花火·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7月B版第14期】    
  • 桃之夭夭·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7月B版第14期】    
  • 文/苏清晚

    新浪微博:@苏清晚SU

    官方粉丝群:765776333

    简介:

    《有鹤鸣夏》之后苏清晚首部校园甜文​‍‌‍​‍‌‍‌‍​‍​‍‌‍​‍‌‍​‍​‍‌‍​‍‌​‍​‍​‍‌‍​‍​‍​‍‌‍‌‍‌‍‌‍​‍‌‍​‍​​‍​‍​‍​‍​‍​‍​‍‌‍​‍‌‍​‍‌‍‌‍‌‍​。

    楚鱼藻喜欢陆登登,尽人皆知,倒追路上全力以赴 ,却换来一句“我们不合适”​‍‌‍​‍‌‍‌‍​‍​‍‌‍​‍‌‍​‍​‍‌‍​‍‌​‍​‍​‍‌‍​‍​‍​‍‌‍‌‍‌‍‌‍​‍‌‍​‍​​‍​‍​‍​‍​‍​‍​‍‌‍​‍‌‍​‍‌‍‌‍‌‍​。

    她成为Q大史上第一个退学重考的学生​‍‌‍​‍‌‍‌‍​‍​‍‌‍​‍‌‍​‍​‍‌‍​‍‌​‍​‍​‍‌‍​‍​‍​‍‌‍‌‍‌‍‌‍​‍‌‍​‍​​‍​‍​‍​‍​‍​‍​‍‌‍​‍‌‍​‍‌‍‌‍‌‍​。

    再见时,她说:“学长,我是为你而来的!”

    DNA鉴定师VS漂亮的复读生,他是她年少的惊喜,她是他珍藏的秘密。

    上期回顾:

    厉靳凯的出现让陆登登心中警铃大作,别扭的陆登登看到厉靳凯和楚鱼藻一起出现在包厢,醋意大发,却极力掩饰。因为楚鱼藻穿的红色连衣裙,两人闹了一些不愉快。楚鱼藻坚定地认为:“陆登登学长,你就是暗恋我!”

    楚鱼藻被陆登登这个下意识的动作吓到了,他很少会这么主动地跟她说话,更别说是抓她的手腕了。

    陆登登的口气不悦,带着一点点强势的味道,连一旁的厉靳凯都有些被吓到。

    厉靳凯跟陆登登相处了一年的时间,陆登登虽然脾气不好,日常爱讽刺揶揄,但这样有占有欲的陆登登,他还是头一次见。

    楚鱼藻和厉靳凯皆是目瞪口呆,两个人仿佛是做错了事情的孩子。

    楚鱼藻最惧的就是陆登登发脾气,现在他虽然只说了几个字,了解他如楚鱼藻,立刻露出了讨好般的笑容:“好、好、好,回家,回家。”

    她跟着陆登登穿过停车场,一边走,一边笑着说道:“学长,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喜欢我啊。”

    她明显地感觉到陆登登捏着她的手紧了紧,这种下意识的举动,是最不刻意的,也是最容易显示出真情实感的。

    陆登登的步子很快,楚鱼藻几乎是被拖着走的,她在心里小声埋怨着:这个家伙什么时候才能怜香惜玉一点啊……

    “学长,我觉得你手机屏幕上那张照片有点老了,我待会儿多发几张近照给你。一周七天,你可以每天换一张屏保,每天不带重样的!”楚鱼藻心里美滋滋的,今天这个发现够她乐呵大半年了。

    一个男人无缘无故用一个女生的照片做屏保,说他不喜欢她,她打死都不会相信。

    “学长,我明天第一天上课,你能来陪我一起上吗?”

    “学妹。”

    “啊?”

    楚鱼藻正叽叽喳喳时,忽然一声“学妹”从陆登登的口中冒出来,吓得她立刻闭上了嘴巴,晶莹如葡萄一般的双眼盯着陆登登,心想,这称呼怪新鲜,还怪有“CP”感的。

    “改一改话多的毛病。”楚鱼藻还以为他会说什么,谁知道竟然是一句冷冰冰的、略带训斥的话。

    陆登登的脸就在正上方,冰冷又不悦,周身都是低气压,好像她做错了事情一般。

    “为什么?”楚鱼藻一句“凭什么”已经到嘴边了,但是在对上陆登登的目光之后,又心生怯懦地咽了下去。

    她立志在陆登登的面前做一只柔弱的小白兔,可不能顶嘴。

    “这样你会更可爱。”

    陆登登说完,转身替楚鱼藻打开了副驾驶座的车门。

    楚鱼藻原本觉得不高兴,一听陆登登这句话,瞬间又满心欢喜:“学长,我可以理解成你在夸我平时可爱吗?”

    她一笑,眼睛都眯成了月牙状,眼底就像有满天繁星。

    陆登登的喉咙紧缩了一下,刻意想要避开楚鱼藻的视线,僵着脸绕过车头走到了驾驶座旁,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楚鱼藻坐进车内,乖乖地系上了安全带,别过头对陆登登说道:“学长,你怎么叫我学妹了呢?我觉得怪萌的。”

    但凡是陆登登对她的称呼,她都是喜欢的,猛地跳出来一个新的称呼,新鲜得很。

    “学长和学妹,听上去关系不那么亲密。”

    陆登登发动车子,这辆车是他的妈妈送给他的高中毕业礼物,因为Q大离他家不远又不算近,开车上学对他来说是最好的交通方式。

    原本楚鱼藻满腔热情,却瞬间被陆登登这话扑灭了。

    “你说呢?”陆登登仿佛觉得不够,火上浇油地添了一句。

    “……”楚鱼藻内心早已暴躁不堪,却还要装成萌妹的样子,“我觉得不是,学长和学妹,这分明就是一对CP,不过呢,我更喜欢学长你叫我鱼藻、小鱼、小鱼藻。以上这些称呼更加亲切一些。你说呢?”她也反问他,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不能苟同。”

    “……”

    楚鱼藻伸手,趁着陆登登车子还没开动,在他的手臂上用力掐了一下,他皱了皱眉,也不甩开她的手。

    楚鱼藻很喜欢掐他,很奇怪,每一次他都不会还手。

    楚鱼藻将此归结于陆登登是个男人,皮糙肉厚的,不怕疼。

    “回家去,不想跟你说话了,哼!”楚鱼藻差点气急攻心。

    “你说的。”旁边的人扔过来冷冰冰的三个字。

    楚鱼藻这才意识到自己被下套了,陆登登巴不得她不跟他说话,从念高中开始便是这样。

    “我什么都没说。”想让楚鱼藻不同陆登登说话,除非有一天她变成哑巴了。

    车子一路疾驰,道路两旁的霓虹灯不断往后倒退,形成斑驳陆离的光影,楚鱼藻歪着头靠在车窗上,正在跟陆登登进行为时几分钟的“冷战”,她暗自决定,从酒店到家的这段路,她绝对不主动跟陆登登说话。

    她也是有骨气的!

    车内的音乐频道正在播放着王菲的《匆匆那年》,楚鱼藻的思绪瞬间被拉回了高中,她看了一眼正在开车的某人,心里哀叹。

    这个人怎么就跟万年不化的冰一样。不管她怎么热情似火,都像是火喷到了冰山上,瞬间火焰就消失殆尽,连带着她自己身上仿佛都不热了,变得凉凉的​‍‌‍​‍‌‍‌‍​‍​‍‌‍​‍‌‍​‍​‍‌‍​‍‌​‍​‍​‍‌‍​‍​‍​‍‌‍‌‍‌‍‌‍​‍‌‍​‍​​‍​‍​‍​‍​‍​‍​‍‌‍​‍‌‍​‍‌‍‌‍‌‍​。

    别人都是怀念匆匆那年的青春,她觉得自己跟陆登登的匆匆那年都是不堪回首的。

    她全力以赴地追他,他却连多看她一眼都觉得多余。

    思虑之间,车子忽然停下了,楚鱼藻以为到家了,就解开安全带,嘀咕着:“冷战结束了,我们和好吧,我……”

    话音刚落地,她就噎住了。

    车窗外根本不是她家的小区,而是Q大。

    “不是说带我回家吗?!”楚鱼藻家跟陆登登家是一个小区的,刚才陆登登说带她回家,她自然而然是认为要一起回家,心里还高兴了一会儿,心想还可以像以前放学后死皮赖脸地去他家里赖一会儿。

    好几次她赖得久了,就在陆登登的书房里睡着了,不惜打电话骗爸妈说自己去了闺密家睡觉。反正陆登登家这么大的房子,只有他一个人住。

    出奇的是,陆登登也从来不赶她走。

    “学校是你家。”陆登登一句相当官方的话,仿佛是Q大的代言人,让楚鱼藻瞬间哑口无言。

    他将车子停在校内车位里,自己先下了车,用行动催促楚鱼藻下车。

    楚鱼藻满脸不情愿,推开车门,悻悻地对陆登登说道:“我不想回宿舍。”

    “那你睡大街吧。”陆登登的每一句话,都在毫不留情地刺激着楚鱼藻。

    “不要!”楚鱼藻气得脸都鼓起来了,“我们今天住外面吧?你也别回去了。”

    “住外面干什么。”陆登登单手插兜,一只手拿着车钥匙,好整以暇地看着楚鱼藻,眉眼里尽是嘲讽。

    若不是陆登登长得好,他这样的表情,早就够楚鱼藻气千万次了

    “我的意思是,我们可以干聊天。”楚鱼藻佯装矜持地笑道,“盖着一床棉被纯聊天的那种。”

    “现在的天气,还不需要盖棉被。”陆登登一棒子打死了楚鱼藻所有的幻想。

    陆登登这人,还真是杀人不见血的。

    “可是,回宿舍好无聊啊……”楚鱼藻就是想找机会跟陆登登多接触,更加亲近他一些。

    但是,陆登登每次都不给她这个机会。

    “你跟我聊天,我会让你觉得更加无聊。”他扔了一句话给她。

    这句话颇有一点威胁的味道。

    楚鱼藻被气得喘不上气,伸手拍了拍胸口:“我回宿舍可以,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

    “你回不回宿舍,跟我关系很大?”陆登登将车钥匙放进衣服口袋里,九月的傍晚有些凉,他在T恤外面套了一件薄夹克,他们站的位置是风口,凉风吹来,只穿着一条连衣裙的楚鱼藻浑身瑟缩了一下。

    陆登登瞥了她一眼,将身上的夹克脱下,随意一扔,扔到了楚鱼藻的手中。

    他这个动作真的是“扔”,不带一点感情的,但是,在楚鱼藻看来,这就是典型的帅气……

    楚鱼藻将怀里的夹克打开,默默地穿上,她跟陆登登这一系列动作都很自然,因为早已习惯。

    高中的时候,楚鱼藻如果觉得冷了,陆登登就会把校服外套扔到她的怀里,她二话不说就穿上,久而久之就习惯了。

    每次穿好,哪怕热了,楚鱼藻都舍不得脱,因为上面有陆登登的味道。

    她一边穿,一边嘟哝着:“嘴上说着我跟你没关系,身体倒是很诚实……我就是想问问你,为什么把屏保设置成我的照片?这个问题,你不回答我,我今晚是睡不好的。”

    “恭喜。”陆登登径直往前走,前面就是男生宿舍楼。

    “恭喜我什么啊?”楚鱼藻连忙加快脚步跟了上去,也不管自己的宿舍楼是在反方向。

    刚刚开学,校园里的人流量很大,哪怕是到了傍晚,也有不少新生出来散步熟悉校园。楚鱼藻在人群中走得匆忙又焦虑,生怕被陆登登落下了。

    “喜提失眠。”

    陆登登扔了四个字,语气清冷又傲娇。

    “……”楚鱼藻整个人几乎快气炸了,一口气差点提不上来。

    “你说呀,陆学长,满足一下我小小的好奇心。”楚鱼藻笑嘻嘻的,伸手一把挽住了陆登登的手臂。

    “经常看着你的照片,能够提神。”

    “嗯?提神?”楚鱼藻会心一笑,“你是说我太美了,看着醒神吗?”

    “是惊吓,惊吓能够刺激神经,能让我犯困的时候变得有精神。”

    “……”楚鱼藻松开陆登登,也不表现出自己的生气,而是踮起脚尖在他的脸颊上落下一个吻,“晚安,讨厌鬼!”

    她知道,无论她多不开心,陆登登肯定不会在意。所以,她也不多纠缠,能索到一个吻,便索一个。

    说完,她生怕陆登登生气,一溜烟儿地跑走了。

    宿舍​‍‌‍​‍‌‍‌‍​‍​‍‌‍​‍‌‍​‍​‍‌‍​‍‌​‍​‍​‍‌‍​‍​‍​‍‌‍‌‍‌‍‌‍​‍‌‍​‍​​‍​‍​‍​‍​‍​‍​‍‌‍​‍‌‍​‍‌‍‌‍‌‍​。

    楚鱼藻回到宿舍,匆匆洗漱完之后,便坐在椅子上翻相册,她找了几张自认为最美的照片,悉数发到了陆登登的微信上。

    那边出乎她意料地秒回,但回复的内容并不是她想要的。

    “今天的裙子,以后少穿。”

    楚鱼藻看到后,下意识地抬头瞥了一眼衣篓里的红色裙子,她准备待会儿去洗了。

    在她思索着陆登登到底是什么意思的时候,那边又迅速发过来两个字:“别穿。”

    他纠正了刚才说的“少穿”,换成了“别穿”。

    “?”楚鱼藻不懂了,问身旁正在敷面膜的付倩倩,“昨天我穿的那条一字肩的连衣裙有问题吗?”

    付倩倩仔细想了一下:“没有啊。”

    “那我今天穿的这条红色连衣裙有问题吗?”

    付倩倩又思忖了一下:“也没有啊。”

    “奇了怪了……那陆登登怎么好像跟我这条件裙子过不去似的。”楚鱼藻的大脑有些短路,“男人的心怎么可以这么难以捉摸啊……”

    付倩倩一拍大腿,面膜都差点掉下来了:“我知道了!你这两条裙子都太露了啊!你的学长肯定是不希望你穿得太露了,在吃醋!”

    楚鱼藻完全不觉得这两条裙子有多露的,她拿起手机,发了一条微信给陆登登:“你是觉得我的裙子太露了吗?那我以后只穿给你看好不好呀?”

    发过去,几分钟之后,她也没有等到任何的回复,于是又添了一句:“在家里。”

    发完之后,楚鱼藻露出了姨母笑,微信的另一头,陆登登看到她发过来的微信,嘴角不自觉地弯了弯,正准备将手机放下时,想到她说的明天正式开始上课,扭头问一旁的厉靳凯:“你是不是有个朋友是数学系的?”

    厉靳凯正在打游戏,思索了几秒后点头:“对,我妹妹的闺密。”

    “帮我要一份数学系大一的课表。”

    厉靳凯立刻闻到了不一样的味道:“楚鱼藻是数学系的吧?”

    “废话真多。”陆登登难得吐槽的时候愿意说这么多字,末了,似是觉得不对,又补充了一句,“她不喜欢你这种类型,别枉费心机。”

    厉靳凯放在鼠标和键盘上的手停顿了一下,随即摘下耳机,笑道:“你是不是喜欢她啊?”

    “明天隔壁的临床系一班上操作课,你可以去学习一下怎么缝合。”陆登登起身,走向洗手间。

    厉靳凯没明白:“我干吗学缝合?”

    “可以在适当的时候,缝上自己的嘴。”陆登登骂人从来不带一个脏字。

    厉靳凯耸了耸肩膀,伸手假装缝上了自己的嘴巴。

    厉靳凯没多说什么,出去打了个电话,回来就要到了一张数学系大一的课表。

    “课表发你微信了,怎么,你难不成每天还打算抽空陪小学妹去上课?”

    “跪安吧。”

    “……”

    怕是全校认识陆登登的人都知道,他念书是最刻苦的,一般空闲的时间要么在实验室,要么在图书馆,哪会有那种闲工夫?!

    翌日。

    楚鱼藻收拾好文具放进包里,抱着一本《高等数学》,跟室友们穿梭在校园里。

    从宿舍走到数学系的教学楼有将近十五分钟的路程,九月的早晨仍是热得像蒸笼,没走几步,楚鱼藻就热得满头是汗。

    她是多汗体质,一边走,一边拿出纸巾擦鼻子和额头上渗出来的汗珠。

    “鱼藻,你好容易出汗啊。”付倩倩瞥了一眼楚鱼藻。

    楚鱼藻点点头:“高中的时候,我夏天都喜欢穿外套,就是因为太容易出汗了,内衣很容易显出来。”

    付倩倩用胳膊肘顶了顶楚鱼藻,挑眉笑嘻嘻地说道:“你身材这么好,你学长是不是经常一饱眼福?”

    楚鱼藻也不害臊,脸皮厚得很,又是在室友面前,于是肆无忌惮地说道:“有一次体育课,跑完八百米,我前胸后背都湿透了,刚好那天又穿了红色的内衣,学长就跑过来脱下自己的外套让我穿上。我的小登登就是这么贴心!”

    “啧啧啧,酸死了。”旁边的三个人齐齐摇头。

    教学楼内的冷气很足,楚鱼藻坐下来冷静了一会儿,才感觉舒服了很多。这是一间很大的阶梯教室,她们宿舍的四个人刚好占据第一排旁边的四个位置。

    位置是顾洛选的,她是真正的数学学霸,对数学有非常高的热情,所以想坐在第一排认真听讲。

    而楚鱼藻这个靠高三恶补提了数学几十分才考上Q大的“差生”,在第一排就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了。

    老师在讲台上才开始讲第一章,她就听不懂了,可以说是真正意义上的云里雾里……

    “倩倩,你听得懂吗?”楚鱼藻的贝齿咬着笔盖,眨了眨眼睛,看了一眼付倩倩。

    付倩倩正在记笔记,闻言,点了点头:“听得懂啊,今天是第一节入门课,挺简单的。”

    “……”楚鱼藻皱眉,“打扰了。”

    顾洛推了推眼镜,问她:“鱼藻,你数学基础不大好的样子,你怎么会选数学系啊?”

    顾洛也是好心,Q大毕竟是国内Top3的名校,数学系虽然不是王牌专业,但也好歹是人才辈出。如果楚鱼藻数学基础不好,日后学起来肯定会越来越吃力。

    “唉。”楚鱼藻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思绪回到了两年前。

    高二。

    楚鱼藻和陆登登做同桌的第一天,楚鱼藻就出了大丑。

    当天刚好月考成绩出来,班级里漫天都是试卷,各科课代表都在分发着各科的试卷。

    楚鱼藻正沉迷于陆登登的颜,脑中只有一个想法——如何跟他快速熟悉起来。

    跟陆登登搭讪成了她那一天最重要的事情,完全将月考这件事情抛到脑后。

    直到数学课代表递了一张试卷到她的桌子上,低声在她的耳边说道:“鱼藻,你这次数学发挥得好像不大好。刚才数学老师在办公室里向班主任批评你。”

    “嘘,不要让我的新同桌听到了​‍‌‍​‍‌‍‌‍​‍​‍‌‍​‍‌‍​‍​‍‌‍​‍‌​‍​‍​‍‌‍​‍​‍​‍‌‍‌‍‌‍‌‍​‍‌‍​‍​​‍​‍​‍​‍​‍​‍​‍‌‍​‍‌‍​‍‌‍‌‍‌‍​。”楚鱼藻朝课代表做了一个嘘的手势。

    “三十二分。”

    身边忽然传来一道冰冷的声音,语调中带着一点嘲讽,楚鱼藻一开始还不知道是从哪里传来的,直到看到身旁低着头正在演算数学题的男孩子——她的新同桌。

    “什么?”楚鱼藻没听明白。

    “你的数学月考成绩,三十二分。”陆登登扔了一句话给她,也听不出有多嘲讽,但她不是傻子,她知道他是在嘲笑她。

    “……”楚鱼藻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连忙一把将自己三十二分的试卷拽到桌子底下,揉成一团塞进桌子的抽屉里,歪着脑袋靠在桌面上,生无可恋地望着陆登登,“你一定不记得我的分数了,对不对?”

    “三十二分。”陆登登面无表情。

    “……”

    而此时,陆登登的月考试卷也被送过来了,是高三的月考试卷,数学一百五十分,满分。

    楚鱼藻看着陆登登那明晃晃的一百五十分,咽了一口唾沫,咬了咬牙,问他:“学长,你可以帮我补习一下数学吗?”

    “不可以。”陆登登放下笔,将月考试卷收好,饶有兴致地看了楚鱼藻一眼。

    楚鱼藻穿着校服,校服领口因为长期的洗涤有些泛白,身上有着淡淡的洗衣粉味道,好闻又有清香。她趴在那里,离他很近,让他不自觉地将身体往侧边挪了挪。然而,她身上淡淡的香味还是若有似无地钻进他的鼻子里,略微刺激到了他的神经。

    “为什么?同学之间不应该互帮互助吗?老师让你坐在我的旁边,就是让我帮你补习语文的。”

    “你想多了。只是因为你旁边有空位。”陆登登扯了扯嘴角。

    楚鱼藻看着陆登登笑时的侧脸,有些看得痴了,世界上怎么会有人对着她嘲讽地笑时,都笑得这么好看。

    “那你怎么样才愿意帮我补习一下数学呀?”楚鱼藻双手撑着下巴,做作地眨眨眼,心里想的其实是,怎么样才能拿下这个帅哥。

    “等你能及格了再说。”陆登登刻意加重了“能及格”这三个字,尤其讽刺。

    楚鱼藻却像是打了鸡血一样,为了跟陆登登拉近距离,用了短短半年的时间,从数学稳定不及格到了稳定及格,徘徊在九十分到一百分之间。

    最终,陆登登答应周末帮她补习数学,她的数学成绩从此突飞猛进,一模二模均是一百三十分。

    因此,楚鱼藻大言不惭地说,她要考Q大,并且,要读数学系!

    于是,她以最后一名的成绩,踩着线进了Q大数学系。

    “接下来这道题,给大家十五分钟的时间解答,解答出的同学可以提前下课。这道题难度很大,我想测试一下大家的能力,下节课,我们要根据这道题的测试水平进行分组学习。开始吧。”老师的PPT(幻灯片)上出现了一道题。

    眼花缭乱的数字,楚鱼藻一入目就觉得头疼。

    这些都是什么鬼?

    右手边的顾洛解到了一半,也停下笔,微微皱眉,觉得不对劲,又重新擦了再写。

    看到顾洛皱着眉头的样子,楚鱼藻知道,这道题目,她根本不需要挣扎了……

    她趁着老师低头看手机的时候,悄悄地从桌子下拿出手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拍下了PPT(幻灯片)上的题目,在微信上将图片发给了陆登登。

    “学长,救救你的小可爱吧!”

    楚鱼藻似乎已经养成了习惯,无论是学习,还是生活,只要遇到一点困难,她下意识地就会想求助陆登登。

    更何况,数学是陆登登最擅长的。

    她报数学系不是因为喜欢数学,而是因为喜欢陆登登。他喜欢的东西,她也要喜欢。

    两分钟过去了,那边毫无反应,她紧张得刷着朋友圈转移注意力。

    然而,下一秒她看到陆登登给一个共同好友点了赞……

    ?

    给别人点赞,不回复她的消息?!

    楚鱼藻深深吸气,又给他发消息:“学长,江湖救急!”

    “鱼藻,你在干吗啊?当心手机被没收。”沈招娣见楚鱼藻坐在第一排都这么猖狂,于是低声提醒道,她胆子很小,生怕开学第一节课就出什么事情。

    “求助我未婚夫,造福万民。”楚鱼藻说得很认真。

    一分钟后,陆登登发来了完整的解题思路。

    楚鱼藻的眼睛都快放光了,来不及回复陆登登就开始写答案,在写完自己的之后,又给宿舍几个姐妹看。

    然而,陆登登又发来了一条消息:“下不为例”。

    楚鱼藻看着这条消息,嘴角已经快咧到耳根了,陆登登对她总是凶凶的,但她知道,每次她的求助,他好像都不会拒绝。

    四个人交了作业,早早地下课了。

    楚鱼藻走出教室,立刻发了条微信给陆登登:“学长,你答题好快哦。我才把题目发给你没几分钟,你就解出来了。”

    陆登登从数学系的阶梯教室最后一排起身,打开门,走出了教室。他单手插兜,另一只手拿着手机,平静地看了一眼,正准备将手机放进口袋时,耳旁忽然传来了厉靳凯的声音:“老大?我说你怎么不在宿舍,敢情跟我要了课表,还真过来看小学妹上课了?”

    厉靳凯的声音不算轻,哪怕走廊上有些嘈杂,楚鱼藻她们这边还是听得一清二楚​‍‌‍​‍‌‍‌‍​‍​‍‌‍​‍‌‍​‍​‍‌‍​‍‌​‍​‍​‍‌‍​‍​‍​‍‌‍‌‍‌‍‌‍​‍‌‍​‍​​‍​‍​‍​‍​‍​‍​‍‌‍​‍‌‍​‍‌‍‌‍‌‍​。

    楚鱼藻对厉靳凯的声音还算耳熟,一听,立刻转过头去,果不其然就看到了陆登登人高腿长,站在熙攘的走廊上,一眼便能够看到。

    “学长?你怎么在这里呀?”楚鱼藻当然听到了刚才厉靳凯说的话,欢快地跑到陆登登的身旁,伸手挽住了他的手臂,“难怪你这么快就能答题,原来你也在听我们的课啊。以前你就对数学感兴趣,你干脆来我们数学系得了。”

    在人前,她给陆登登面子,不拆穿他。

    心里的小九九却早就已经按捺不住了……

    付倩倩看了一眼,羡慕地摇摇头:“别人的爱情。”

    陆登登浑身僵硬,楚鱼藻明显感觉到了。

    这家伙在紧张……

    厉靳凯看着楚鱼藻:“小鱼藻,又见面了。”

    “你好啊,厉学长。你怎么……”

    “你怎么会在这里?”陆登登打断了楚鱼藻的话,语气带着一点质问的味道。

    厉靳凯脸色倒是轻松:“老师让我来找数学系的教授。路过就看到你了。我先过去了,待会儿还急着回系里。”

    厉靳凯不多说,转身时恰好遇到付倩倩她们三个人走过来,最右边的沈招娣正低头看手机,厉靳凯心思在别处,没注意到她,下一秒两个人撞到了一起。

    沈招娣手中的手机一下子掉在地上,屏幕瞬间出现了裂痕。她原本挽着顾洛,见状,连忙松开顾洛,俯身从地上捡起手机,心疼地擦了擦屏幕:“碎了……”

    “抱歉。”厉靳凯也俯身下去,沈招娣一抬头,一双眼泪汪汪的眼睛对上了他的双眸。

    原本厉靳凯只是觉得不好意思,被她这么一看,瞬间觉得自己仿佛做错了什么大事。

    “我花了一个暑假打工才赚到的手机……”沈招娣低声说道,眼泪瞬间掉落。

    她试了一下,不仅是手机屏幕被摔碎了,还黑屏了。

    厉靳凯乱了手脚,将手机拿了过去:“我赔一部给你,最新款的。”

    “不要。是我自己低头看手机。”沈招娣伸手擦了擦眼泪。

    楚鱼藻见状,走过来,看了一眼厉靳凯:“厉学长,你要不要先带招娣去修手机?试试看能不能修好。”

    厉靳凯看了一眼楚鱼藻,颔首:“好。”

    顾洛和付倩倩也跟了过去,阶梯教室门口很快只剩下楚鱼藻和陆登登。

    楚鱼藻抬头,瞪了一眼陆登登:“从实招来,你为什么会在我们教室?是不是担心我第一天上课,特意来看我?刚才我见你室友在,才给你几分面子。”

    “你想多了。我只是路过。”陆登登的语气冷淡,说完,便将自己的手从楚鱼藻的手中抽了出来。

    楚鱼藻给了他一记白眼,此时,手机忽然响了,是何清仪打来的。

    她拿起手机时,陆登登也看到了,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看到他的脸色瞬间冷了下去,随后转身离开了。

    “喂,妈妈。”楚鱼藻接起来,下一秒,脸色立刻变了,“什么?好,我马上回家。”

    下期预告:

    楚鱼藻着急回家所为何事?

    她偶然间看到陆登登电脑上的秘密,是什么秘密?

    社团招人时,楚鱼藻毅然决然地放弃了陆登登的社团,他会怎么做?

    敬请期待下一期连载。

    赞 (8)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38.54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