柠檬撞奶糖(五)

  • 花火·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7月B版第14期】    
  • 桃之夭夭·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7月B版第14期】    
  • 作者介绍:

    卿玖思:南方人,作品文风偏暖;已出版《一颗小草莓》​‍‌‍​‍‌‍‌‍​‍​‍‌‍​‍‌‍​‍​‍‌‍​‍‌​‍​‍​‍‌‍​‍​‍​‍‌‍‌‍‌‍‌‍​‍‌‍​‍​​‍​‍​‍​‍​‍​‍​‍‌‍​‍‌‍​‍‌‍‌‍‌‍​。

    微博:@卿玖思

    内容介绍:

    游戏里的陌生队友,日常嘲讽+见死不救

    校园里一见钟情的高冷同学,大白兔奶糖味的护花使者

    “想吃糖?那你多看看我,我也是甜的​‍‌‍​‍‌‍‌‍​‍​‍‌‍​‍‌‍​‍​‍‌‍​‍‌​‍​‍​‍‌‍​‍​‍​‍‌‍‌‍‌‍‌‍​‍‌‍​‍​​‍​‍​‍​‍​‍​‍​‍‌‍​‍‌‍​‍‌‍‌‍‌‍​。”

    他的舌尖舔了一下唇齿,她是挺甜的​‍‌‍​‍‌‍‌‍​‍​‍‌‍​‍‌‍​‍​‍‌‍​‍‌​‍​‍​‍‌‍​‍​‍​‍‌‍‌‍‌‍‌‍​‍‌‍​‍​​‍​‍​‍​‍​‍​‍​‍‌‍​‍‌‍​‍‌‍‌‍‌‍​。

    卿玖思·著

    茶叶盒解决掉最后一个敌人时,她还像在梦里。

    “这就完了?”游戏画面已经回到了大厅。

    丁珣听到耳麦里传来的人声,好像在叫谁的名字,模模糊糊的,听不清。然后,她又听到茶叶盒应了声。

    茶叶盒关了麦克风,过几秒又打开,对他们说:“我有事,你们玩。”

    帽子道:“去吧,去吧,我一定会保护好肉肉的。”

    丁珣:“……”谁要他保护了。

    这一晚,茶叶盒没再上线。

    只跟怒火和帽子二人一起玩,丁珣更放得开了。在茶叶盒下线后,帽子开始毫无忌惮地爆对方的料,还说茶叶盒高中把某个女生送的情书随手夹在作业本里,送到了老师那。老师看过情书后,找他谈了一次话。

    后来那女生知道了这事,哭着又给茶叶盒写了封信,信中骂他是渣男。

    丁珣听后,笑到不行。

    是不是真事,她不知道,反正只要听到茶叶盒的糗事,她就高兴。

    第二天。

    丁珣眼皮子沉得跟挂了铁一样,挣扎着爬起来时,看到穿着军训服的方佩佩已经洗漱完在对着镜子化妆了。

    曾凡问方佩佩:“今天军训,你出了汗,妆不会花吗?”

    方佩佩笑道:“不用担心,我自有妙招。”

    丁珣刷完牙,洗好脸,看到方佩佩已经化好了妆。跟昨天不同,她的口红颜色没那么红了,好像也不怎么看得出来化了妆,但人看着很精神、很干净。

    丁珣默默地掏出刚从她妈那顺来的乳液抹上,又十分细心地涂抹防晒霜,然后对着镜子左看看、右瞅瞅。

    看了几眼,她就放下镜子。

    她决定了,以后要跟方佩佩同学学化妆!

    连着好几天军训,天气炎热,丁珣似乎做什么都没了兴致,人也蔫了一样。

    李梦馨当初的无心之言仿佛一语成谶,丁珣再也没遇到过那个黑衣男生,她还去当时偶遇的食堂门口蹲点,也没看到人。

    丁珣怀疑再这样下去,她都快忘记对方的样子了。

    曾凡也替她着急,在路上见着一男生就问:“是这个吗?”

    丁珣统统绝望地否认。

    饭后,丁珣钩着曾凡的胳膊,两人往超市走。曾凡说:“说明你俩没缘了,乖肉肉,咱们重新物色一个吧。”

    丁珣脚步沉重,极长地叹出一口气。

    可能是得不到的变态心理,越是遇不着,她就越是上心。

    进了超市,丁珣先去拿了几包卫生棉,当鞋垫用的,顺便囤两包留着下次月事来。之后,她又抱着两包卫生棉去了冰柜处,还一边问身后不远的曾凡:“凡凡,你想吃啥?”

    男生很高,饶是丁珣一米七出头的个子站在他面前也得仰起头来,大概高她一个头。

    他眉眼锋利,挺鼻薄唇,眼神寡淡却又带着一丝兴味。

    男生出口便是一道清冽低沉的声音:“你不拿东西的话,麻烦让一下。”

    丁珣一惊,忙低头抱紧怀中的东西转身,仓促地从冰柜里捞起两支可爱多,什么口味的,她都没看清。

    一拿好,她立即往后退,殊不知,这一退,就踩上了身后人的脚。

    “啧。”身后的男生皱眉,丁珣赶紧道歉。

    男生的视线落在她戴着帽子微垂的脑袋上,又往下滑,看到她怀里抱着的东西,眉毛一挑。

    “肉肉?”曾凡抱着几包薯片从置物架后探出头,丁珣赶紧高声欸了一声跑过去。

    男生还站在原地,沉默了几秒,似是想到什么,嘴角扯出一抹笑。

    他低头,关上丁珣匆忙跑掉忘了关的冰柜,顺手从旁边的冰箱里拿了瓶水。

    丁珣紧张得直咽口水,抓住曾凡的手腕低声直嚷:“他、他——”

    她的心跳快得不行,心脏似乎恨不得直接跳出胸膛。

    她转眼一瞥曾凡,却见曾凡也分外激动。

    丁珣疑惑,她还没讲完呢,曾凡跟着激动个什么?!

    她正要问,曾凡突然一把拉着她从置物架后出来,东西还没买全,就排队了。

    丁珣站在曾凡的前面,转身问:“干吗……”

    这一转头,丁珣就看到曾凡身后站着的男生,对方的目光轻轻掠过她,又跟身后的人去讲话了。

    丁珣定在原地。

    曾凡拉过她,凑在她的耳边低语:“看到我身后的帅哥没?!”

    丁珣迷迷糊糊,也凑过来小声地说:“看到了!他就是我之前说的男神!”

    “是吗?”曾凡像是遇到了同道中人,激动道,“你也喜欢高冷的这一款吗?!”

    丁珣有点疑惑,还没问出口,就被曾凡推着上前去结账了​‍‌‍​‍‌‍‌‍​‍​‍‌‍​‍‌‍​‍​‍‌‍​‍‌​‍​‍​‍‌‍​‍​‍​‍‌‍‌‍‌‍‌‍​‍‌‍​‍​​‍​‍​‍​‍​‍​‍​‍‌‍​‍‌‍​‍‌‍‌‍‌‍​。

    她们俩出了超市的门,没有及时离开,而是一边吃可爱多,一边面朝墙壁等人。

    余光瞄到从超市里出来三四个男生,两个女生赶紧贴近墙壁,大声讨论起口中的可爱多如何如何。

    等他们走远,曾凡才舒了一口气。

    她对丁珣说:“刚才我捡到了他的校园卡,他叫吴翕,数学系181班的。果然是名如其人啊,名字也这么高冷。”

    丁珣盯着男生远去的背影,略略出神。

    曾凡还在说:“不过,那个个子最高的好像长得也不错,我没怎么观察,你看到没?”

    “啊?”丁珣回神,这才注意到她俩说的可能不是同一人。

    丁珣道:“你说的叫吴翕的,是哪一个?”

    “就是里面唯一穿白鞋子的啊,还是超白超白的那种。”

    丁珣更加肯定她俩说的不是一个人了。

    她刚才低头的时候,瞄到了对方的鞋,是黑色的。

    丁珣说:“我说的男神,是那个个子最高的。”

    “啊?”曾凡惊讶,“原来我俩刚才不在一个频道上?!”

    “……”

    曾凡又问:“缘分啊!之前还说要放弃来着,他突然就出现了。怎么样,他是不是还如你想象中的那般帅?”

    丁珣咬着可爱多,一只手捧住了脸颊,露出花痴的笑容:“帅得我快不能控制呼吸了。”

    曾凡瞥瞥她怀里的卫生棉,又看看她满是汗的脸,一掌拍在她的脑门上。

    “所以,你刚才就是这副鬼样出现在你的男神面前的?”

    丁珣立马收了笑——要死啊。

    中午回宿舍休息的那么一会儿工夫,曾凡已经辗转查到了两位男生的基本信息——

    程沂和,数学科学学院,数学与应用数学专业181班的学生,身高据说有一米九了,是他们班最高的男生。

    吴翕跟他一个班,不仅同班,两人还是舍友。

    丁珣跟曾凡躺在一张床上,她看着曾凡跟别人的聊天记录,看清楚程沂和是哪三个字后,又编辑在手机备忘录上。

    程、沂、和。

    她将这三个字打得很慢,看着它们完整地出现在屏幕上的那瞬间,她有一种陌生又熟悉的感觉。

    名字越看越熟,要刻进心里似的。

    丁珣知道这是她的花痴心理在作祟。高中那会儿跟小米打听颇有姿色的男生时,她也没这么兴奋上心的,果然是越坎坷的情路,她走得越是激情澎湃。

    他的名字、所在的学院是知道了,还有一件重要的事,她没忘。

    丁珣侧身压住枕头,看向还在跟朋友聊天的曾凡:“你问问那个校友,他有没有女朋友。”花痴归花痴,但她绝不触及底线。

    曾凡头也没转,两眼炯炯有神盯着手机,说:“没有,你放心吧,不仅他没有,他那一个宿舍的人都没有。”

    说到这,曾凡放下手机看过来,目光贼兮兮的:“吴翕跟他是一个宿舍的,所以说……嘿嘿。”

    吴翕就是中午被曾凡捡到校园卡的男生。

    丁珣把自己躺平,往里侧靠了靠,两手握着手机放在腹部。

    两人共挤一张单人床,长胳膊、长腿的,动作舒展不开。

    丁珣闭上眼,准备小眯一会,下午还得去军训,虽然大太阳下没有打瞌睡的机会,但稍稍休息一会,还是可以缓解上午的疲倦。

    正当昏昏入睡时,她隐约听到曾凡关了手机的动静。

    丁珣又往墙那一侧挪了挪,给她匀出空间转身,含糊地问了句:“凡啊,我忘了问你,你都从哪打听来的消息。”

    “就校友啊。”曾凡的声音里也有了困意,打了个哈欠继续说,“开学前我就加了个N大的群,里面几百号人呢,哪个学院的同学都有。你说吴翕跟程沂和既然这么出众,多少也会引起别人的注意的,所以,我找了几个熟悉的人一问,就问出来了。”

    “真是辛苦你啦,曾大谋士。”

    “举手之劳,不足挂齿。”

    “睡吧,醒来后,咱们再一同商议人生大事。”

    “……”

    此刻的男生宿舍内,有人正拿着手机咯咯地笑。

    不同于女生宿舍楼午间的安宁,男生宿舍楼里该热闹的,还是热闹。安静如程沂和与吴翕的人,则往耳朵塞了耳机不闻外事。

    他们俩一个看书,一个躺在床上休憩,陆华就是想跟他们搭话也没辙。

    陆华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次看到有人打听他们了。

    吴翕人冷归冷,但实诚。他们一同在路上走时有遇到过几个学姐来搭讪,都会被他冷漠地回绝,不拖泥带水。

    相比而言,程沂和的操作就够呛了。

    有小姑娘上前搭讪要微信号,他微信号是会给,但是不会通过对方的验证消息。

    用程沂和的话讲:给微信号是礼貌,不通过是他的原则​‍‌‍​‍‌‍‌‍​‍​‍‌‍​‍‌‍​‍​‍‌‍​‍‌​‍​‍​‍‌‍​‍​‍​‍‌‍‌‍‌‍‌‍​‍‌‍​‍​​‍​‍​‍​‍​‍​‍​‍‌‍​‍‌‍​‍‌‍‌‍‌‍​。

    陆华跟程沂和他们一个班,也是一个寝室的。

    刚开学那会儿,见这俩人一个相貌比一个俊,当时还心有戚戚,觉得会不好相处来着,但几天后,他发现他们也就跟普通男生一样,该吃吃,该喝喝,该上厕所,也上厕所,没那些女生传得那么神。

    人之常情,大家都会自动为不了解的对象披上神秘的色彩。

    跟群里的校友胡侃,陆华察觉身后有动静,一转头,看到程沂和下了床,去厕所了。

    他后仰着身子笑道:“程沂和,刚又有女生打听你情况了,不过,这次人家没要你的联系方式。”

    “哦。”程沂和两眼惺忪地耷拉着,姿态闲闲地拉开卫生间的门,语气漫不经心,并不把这事放在心上。

    人已经进去了,外面的陆华还在絮叨。

    “这个女生很好玩欸,她先是打听吴翕,然后又打听你,还说是给她朋友打听的,说她朋友之前见过你一面,惊为天人。”

    “哈哈,现在女生用词都这么夸张的吗?”另一个正在打游戏的舍友突然摘了耳机笑道。

    程沂和已经出来了,到洗脸台冲了下手,眼睛微抬,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懒懒地道:“白杰,声音小点,人家吴翕在看书呢。”

    白杰的笑声果然一收,带着歉意地朝吴翕的床上看了一眼。

    下午的军训一点半开始。

    已经到了学长学姐们的开学季,校园里来往的人多了起来,也比之前热闹了。

    程沂和他们班跟182班在同一个教官手下接受训练。下午,他们刚到平时的训练场所,就见地方被其他人占了。

    有人过去交涉,说是大二某几个班上体育课,都在此地做热身运动。

    众人蹲在阴凉处等教官过来解决这事。

    没一会,他们又高又黑的教官过来了,跟体育老师讲了一会儿话,然后就通知他们训练场所改了,所有人排队前往东操场。

    能耗掉一会工夫不训练,大家都很高兴。

    一群人拖拖拉拉地往东操场走。

    到了的时候,他们听到操场上已经响起了哨声以及齐整的踏步声。

    程沂和站在队伍末尾,他们的队伍排得并不整齐,松松散散的,还被教官骂了几次。

    进入操场前,教官命他们整好队伍,一会不能给他丢面,要拿出男子气概来。

    教官指着迎面而来的一个方阵,喝道:“看到前面那支娘子军没?一群娇滴滴的小姑娘都能不畏炎热走得这么整齐,你们呢?”

    他们是理科生,女生少,男生多,瞧见东操场这么多女同学顿时来了热情。

    有人在队伍里调皮道:“教官,那里面还有男生呢,不能算娘子军!”

    “谁在讲话,给我出列!”

    然后,调皮到不行的白杰腰身笔挺地站了出来。

    教官大声问:“叫什么名字?”

    “白杰……”

    此时“娘子军”越来越近。

    教官:“大声点!刚才那股劲哪去了?!”

    白杰闭眼大喝:“报告教官,我叫白杰!”

    “……”

    队伍里传来隐隐的笑声。

    程沂和也微微扬了嘴角。他个儿高,与最后一排的几个高个男生犹如鹤立鸡群。

    娘子军正从他的身侧经过,整齐划一的步伐,拔高尖锐的番号声,压下了队伍里的笑声。

    路旁的树梢被风吹动,吹得掉落的树叶飘至脚边。程沂和侧眼看去,目光不期然地与一名女生相撞。

    她长发,小脸,又高又瘦,站在最后一排。

    白皙的脸上被太阳晒出红晕,额角的汗要落不落。

    她没有把整张脸都转过来,而是略微偏了偏头,嘴唇微抿,眼睛里的笑意在看到他的那一刻迅速收了回去。

    女生立马转正视线,抬脚甩臂的姿势陡然僵硬起来。

    程沂和眼睛微敛,人已经擦肩而过。

    他脑海里闪过对方通红的耳郭,眉头一挑,低头间却是微不可察地轻笑了一下。

    休息时间,丁珣晕晕乎乎地被曾凡拉着蹲到树荫下,她拧开一瓶水咕咚咕咚往嘴里灌。

    曾凡喝着水,睨她:“你慢点啊,注意点形象,没看周围一群其他学院的男生正往这边瞧吗。”

    说着,曾凡文雅地一小口一小口地抿。

    丁珣含了一嘴的矿泉水,扭过头来,眼神坚定地盯着曾凡,嘴里的水慢慢滑下喉咙。

    她似在思考什么,等鼓起的脸颊瘪下去后,才开口道:“凡,我看到他了。”

    曾凡没反应过来:“谁?”

    “我的爱。”丁珣面颊通红,语气却是格外正经。

    “谁?”

    “程沂和。”丁珣强调,“我的爱人。”

    曾凡喝水的动作顿了几秒,随即醒过神,一秒变回淑女形象,扯着她两眼亮晶晶地追问:“那吴翕呢?他们在一起不?”

    “应该在一起。”丁珣说,“刚才在操场入口那个方阵里有他们班​‍‌‍​‍‌‍‌‍​‍​‍‌‍​‍‌‍​‍​‍‌‍​‍‌​‍​‍​‍‌‍​‍​‍​‍‌‍‌‍‌‍‌‍​‍‌‍​‍​​‍​‍​‍​‍​‍​‍​‍‌‍​‍‌‍​‍‌‍‌‍‌‍​。”

    曾凡皱起眉回想。

    不怪她没注意,那会儿她只听到一个男生说自己叫“白洁”,她顾着嘲笑加浮想联翩了。

    丁珣看她想半天也没想起来,痛心疾首地拿手指戳她的胸膛:“你身为吴翕迷妹的自觉性呢?”

    “大意了。”曾凡懊恼。

    情绪低落没几秒,曾凡又恢复活力,视线四处扫描,低声问丁珣:“他们现在在哪呢?”

    丁珣往树下又挪了挪,弯着腰,好让前面坐着的女生挡住她的脸。

    她从两个相互依靠的女生的脑袋间隙里偷瞄某处,伸手指指:“那呢,谈笑声最大的那处。”

    曾凡定睛望去,人还没看仔细,就被丁珣猝不及防地拉了起来。

    曾凡惊讶:“你干吗?”

    只见丁珣面朝大树皮,背对人群整理衣帽,又从小包里掏出防晒霜抹上,一边给曾凡使眼色:“你瞧着我是不是白了些?”

    “别逗了,你本来就挺白。”

    丁珣拿出手机打开镜子功能,把防晒霜扔给曾凡,催促道:“你也快涂点。”

    “那玩意黏糊糊的,”曾凡满脸写着拒绝,“我才不要。”

    丁珣放下手机,语重心长道:“朋友,为了美丽,快抹上。抹好后,我们就得上战场了。”

    说到后一句,她的语气里压抑着一丝小兴奋。

    “上什么战场?”

    曾凡听得迷糊,手上不自觉地开了防晒霜的管盖。

    “当然是爱情的战场!”丁珣转过身,望着远处,小声道,“我刚看到有女生往程沂和跟吴翕那边去了,我嗅到了危险的气息。”

    曾凡一听,二话不说,忙把防晒霜抹匀,反过来拉起丁珣就冲出树荫。

    丁珣跟着她小跑,急道:“错了,这边!”

    军训期间,校园内有人主动将生意做到了操场上。

    新生们在休息时间里,就能看到有超市老板用小电驴驮着饮料兜售。

    此刻男生堆里,正在分发刚买来的冰水。

    程沂和站在背阳处的一栋建筑物檐下,接过同学抛来的水。他拧开喝了两口,冰爽的水润到喉咙里,赶走了些许浮躁的气性。

    来这个地方休息的人不少,叽叽喳喳,吵得天似乎更热了。

    程沂和想找个人少的台阶坐下,可大致扫了几眼,没见有空地。

    他也懒得动弹了,闲闲地靠着身后的墙壁,闭上眼休息。

    察觉身旁来了人,程沂和睁眼,看到是吴翕后,又闭上。

    另一只手掏出耳机和手机,正闭眼盲插着,他忽然听到身前娇滴滴的一声哎哟。

    是女生的声音。

    他的鼻尖也骤然扑来一股香味。

    程沂和下意识地睁眼侧身,看到一位穿着迷彩服的女生将要摔过来。

    程沂和身边的吴翕早已躲开,那女生正往吴翕原先站的方位扑来。

    程沂和另一侧便是墙角,躲不开,只好侧着身子避开与女生的直接接触,又顺手横出手里的矿泉水瓶挡了一下,将人堪堪稳住。

    那女生经这么一摔,帽子也掉了,露出里面的短发。

    她红着脸给程沂和道谢,抬眼看他几秒,又匆匆垂下。等她朋友过来后,她又给程沂和跟吴翕二人致歉,说是几人刚才在玩闹,无意打扰他们。

    吴翕没什么表情,程沂和的嘴角一直微微上扬着,像是已经看穿了她们的小把戏。

    几个女生一不做二不休,干脆就问起了程沂和的名字、学院和联系方式,说是过意不去,想请客。

    她们的脸蛋身材皆不错,于情于理,男生们都该在此刻给个面子。

    而程沂和看了她们几眼,眼神淡漠地冲几人身后投去。

    不远处,两个高个姑娘做贼似的朝这边过来,她们并不直奔目标,而是在四周打着圈,几经辗转才靠近。

    明明长得高,却偏要垂头弓背,脑袋快低到地上去了,好似这样就能隐藏她们的存在。

    程沂和冲面前的女生摇了摇手里的瓶子:“道歉的话就算了,要是道谢的话,跟它道谢就行。”

    “……”什么鬼逻辑?

    在几个女生的疑问下,程沂和突然将瓶子扔到吴翕的怀里:“我去趟厕所,帮我拿着。”

    吴翕:“……”

    程沂和走后,女生们有些泄气。

    藏在人群后的丁珣露出头来:“凡凡,快看一下我脸上有没有汗?”

    曾凡看着她的脸说:“一点点,如初荷沾露,汗出得恰到好处。”

    丁珣说:“咱们就此分别,我找我的程沂和,你撩你的吴翕。”

    两人愉快地做了决定。

    程沂和去了楼内的卫生间,丁珣跟猫似的小跑着追上去。

    只有一楼的卫生间开放着,她跟着程沂和左拐右拐,途中遇到了好些人。

    到了卫生间,丁珣去女厕门口猫着,眼睛朝对面的大镜子看。她心中默念秒数,数到了三十,还不见程沂和出来​‍‌‍​‍‌‍‌‍​‍​‍‌‍​‍‌‍​‍​‍‌‍​‍‌​‍​‍​‍‌‍​‍​‍​‍‌‍‌‍‌‍‌‍​‍‌‍​‍​​‍​‍​‍​‍​‍​‍​‍‌‍​‍‌‍​‍‌‍‌‍‌‍​。

    懈怠间看到镜子里出现一个熟悉的面孔,丁珣眼睛瞪圆,害怕对方消失一样迅速奔了出来。

    刚奔几步,又猛然停下,丁珣两手往裤缝贴了帖,摆起淑女的风范来,一小段路被她走得跟走红毯似的。

    程沂和在原地顿了顿。

    他被隔壁突然冲出来的人影吓了一跳,抬眼看清镜中人的模样时,眼梢上扬,面上处变不惊地来到洗手台前。

    洗手台前还有三人,丁珣排着队,余光瞄见程沂和就站在自己的身侧,身高差压得她几乎喘不过气——

    不对,不是身高,而是美色。

    轮到他俩洗手,丁珣一边洗,一边瞄起旁边男生的手。

    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程沂和洗得很慢,哗哗的水流冲过修长的手指,宽厚的掌心朝上,时不时地翻两下。

    与其说他是在洗手,倒不如说是在玩水。

    之后,他又一根一根地冲洗手指,丁珣又开始了下意识地数数——

    一、二、三……

    她数到十了,他还没有洗完。

    她的心中陡然生起一股惊悚之意。

    他莫非真的是——没带手纸?

    丁珣这样想着,面上也露出惊恐的表情。

    紧接着,她瞥到程沂和关了水龙头,从兜里掏出餐巾纸擦手,一根根擦得格外仔细。

    “……”

    丁珣的表情更加不可言说了。

    见识过他的“细致”后,丁珣怔愣了好一会,将依葫芦画瓢学其他女生摔倒在他面前的事早就抛到脑后。

    等抱着异样的心情回到班级跟曾凡会合后,她艰难地问了曾凡一个问题。

    “凡凡,你说长得帅的人上厕所是不是都有什么特殊癖好?”

    曾凡:“?”

    “比如,上大号不用纸?”

    “……”

    下期预告:

    那天的天气热到他觉得一切外物都失了真,唯独她的突然出现,让这失真的傍晚变得生动。

    程沂和从不信什么一见钟情。

    可是,那天过后,偶尔再记起她时,他又觉得自己以前坚持的想法实在严肃得可笑。

    赞 (2)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30.32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