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陆登登学长(五)

  • 花火·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7月B版第14期】    
  • 桃之夭夭·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7月B版第14期】    
  • 文/苏清晚

    新浪微博:@苏清晚SU

    官方粉丝群:765776333

    简介:

    《有鹤鸣夏》之后苏清晚首部校园甜文

    楚鱼藻喜欢陆登登,尽人皆知​‍‌‍​‍‌‍‌‍​‍​‍‌‍​‍‌‍​‍​‍‌‍​‍‌​‍​‍​‍‌‍​‍​‍​‍‌‍‌‍‌‍‌‍​‍‌‍​‍​​‍​‍​‍​‍​‍​‍​‍‌‍​‍‌‍​‍‌‍‌‍‌‍​。

    倒追路上全力以赴却换来一句“我们不合适”​‍‌‍​‍‌‍‌‍​‍​‍‌‍​‍‌‍​‍​‍‌‍​‍‌​‍​‍​‍‌‍​‍​‍​‍‌‍‌‍‌‍‌‍​‍‌‍​‍​​‍​‍​‍​‍​‍​‍​‍‌‍​‍‌‍​‍‌‍‌‍‌‍​。

    她成为Q大史上第一个退学重考的学生,

    再见时,她说:

    “学长,我是为你而来的!”

    DNA鉴定师VS漂亮的复读生

    他是她年少的惊喜,她是他珍藏的秘密​‍‌‍​‍‌‍‌‍​‍​‍‌‍​‍‌‍​‍​‍‌‍​‍‌​‍​‍​‍‌‍​‍​‍​‍‌‍‌‍‌‍‌‍​‍‌‍​‍​​‍​‍​‍​‍​‍​‍​‍‌‍​‍‌‍​‍‌‍‌‍‌‍​。

    上期回顾:

    厉靳凯:“楚学妹对游戏感兴趣?”

    “感兴趣啊!”楚鱼藻一提起游戏就两眼发光,是一个十足的游戏迷。

    但是话刚说完,她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她这是等同于当面拂了陆登登的面子,虽然厉靳凯不知道,但陆登登一定觉得非常丢人。

    “其实,也不是很喜欢。”楚鱼藻尴尬地笑了两声,“我最喜欢的还是学长。”

    陆登登:“我不喜欢你。”

    厉靳凯闻言,扯了扯嘴角,手抓住上铺的栏杆,看着陆登登一脸认真打游戏的样子,联想到了下午楚鱼藻跟他玩solo(单挑)的时候,一下子便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往日里从来不碰游戏的陆登登,在一般情况下根本不屑于玩这种简单操作的游戏。之前厉靳凯邀请陆登登参加他们王者荣耀社的时候,还被他嘲讽说是小学生才玩的游戏。

    “老大,不是说小学生才玩‘农药’吗?怎么,返老还童了?”厉靳凯故意揶揄,全寝只有他知道陆登登为的是什么。

    陆登登脸上装得对楚鱼藻毫不在意,实际上却在乎得紧。

    “给我一天的时间。”陆登登忽然扔了一句话,目光仍是不从手机屏幕上离开,手正认认真真地操作着。

    “干什么?”

    “跟你solo。”

    “啊?”厉靳凯无语,“你找我solo干什么?”

    陆登登刚刚赢了一把游戏,将手机放到身旁,从床上坐了起来,一双清冷的眸子瞥了厉靳凯一眼:“不是说solo赢了,就能加入你们社团?”

    寝室再次陷入了一片死寂……

    “不是,你确定要加入我们社团?”厉靳凯想起了上个学期,自己盛情邀请陆登登参加他们社团却遭到了拒绝,结果他竟然去参加了什么心算社,“那你的心算社怎么办?”

    “退社。”这两个字从陆登登口中说出来,莫名地很郑重、很认真。

    “噗。”楼下正在打游戏的其他两个人忍不住笑出了声。

    厉靳凯笑嘻嘻的:“是为了楚学妹吧?”

    “单纯是觉得这个游戏有趣。”陆登登睁着眼睛说瞎话。

    刚才他连续打了好几把,已经基本知道这个游戏如何操作了。但是如果想要跟厉靳凯这样的荣耀王者solo,还是需要一点战术。

    所以他让厉靳凯多给他一天的时间,让他研究一点战术出来。

    厉靳凯听着陆登登的瞎话,松开了栏杆,靠在楼下的椅子上,仰头看着上铺的陆登登:“行,三局两胜,只要你达到要求就加进来,以后咱哥俩一起打游戏。”

    “一局,就够了。”

    陆登登这句大话将厉靳凯堵得说不出话来,他尴尬地笑了一下:“行。”

    女生寝室。

    楚鱼藻顺利加入王者荣耀社团之后,疯狂迷恋着这个游戏。当室友们疯狂玩“吃鸡”的时候,她一个人静静地坐在床上,拉上遮光帘,登录了游戏。

    她点开微信,发了一条消息给厉靳凯:“厉学长,要不要一起玩游戏?”

    下午跟厉靳凯solo了几把之后,楚鱼藻当下决定厉靳凯这个大腿她抱定了。

    厉靳凯此时也已经上床了,看到楚鱼藻发来的微信消息之后立刻登录了游戏,给她回:“好。”

    而此时,躺在床上原本已经准备入睡的陆登登,忽然想到了什么,给楚鱼藻发了微信消息:“睡觉前记得做一道高数题。”

    消息发过去之后,陆登登就有些后悔了。他这一反常态的热情,显得他心有算计。

    他的确是心有算计,他是因为看到楚鱼藻和厉靳凯一起玩游戏之后,心里很不舒服,想要引起楚鱼藻的注意。

    “高数题”这个借口,是他思前想后想出来的。但是发出去之后他又觉得有些不妥当。

    楚鱼藻原本就那么讨厌数学,他竟然还让她睡前再做做高数题。

    乍一看好像是很关心她,但实际上这样的行为可能会引起楚鱼藻的不快。

    他想要撤回,然而撤回的时间已经过了。

    那边久久没有回应,陆登登等得有些烦躁,又打开了游戏,一上线,发现楚鱼藻正在玩游戏。

    游戏时间,十分钟。

    楚鱼藻的头像下面紧挨着的是厉靳凯的头像,游戏时间也是十分钟。

    陆登登立刻就明白了,恼得直接退出游戏,关掉了手机。

    翌日。

    楚鱼藻下课之后去了一趟医院探望何清仪,何清仪那边的事情还没处理好。警察正在何清仪的病房里给她录笔录​‍‌‍​‍‌‍‌‍​‍​‍‌‍​‍‌‍​‍​‍‌‍​‍‌​‍​‍​‍‌‍​‍​‍​‍‌‍‌‍‌‍‌‍​‍‌‍​‍​​‍​‍​‍​‍​‍​‍​‍‌‍​‍‌‍​‍‌‍‌‍‌‍​。结束后楚鱼藻又匆匆赶回学校,直奔图书馆。

    果然,她在图书馆角落的位子找到了陆登登。

    据她这几天的观察,陆登登几乎每天傍晚都会出现在图书馆这个角落里学习。

    所以她今天根本就没有联系陆登登,自己直接过来了,目的是杀他个措手不及。

    楚鱼藻轻手轻脚地坐到了陆登登的对面,将包包里的书和笔记本拿出来放到桌面上,顺便还拿出了一个保温杯。

    对面的人并没有抬头,楚鱼藻微微皱眉,她的存在感就这么低吗?她不甘心地伸手敲了敲陆登登那边的桌面。

    “喀喀。”楚鱼藻低声咳嗽了两声,生怕影响到别人,又担心陆登登不抬头。

    然而这次陆登登很给面子地抬了抬头,当看到对面坐着的人是楚鱼藻时,他一点都不觉得惊讶和奇怪,只是淡淡地瞥了她一眼,又开始埋头写着什么。

    他看上去极其认真的样子,让楚鱼藻根本不敢打扰他。

    万一他是在做什么题,又或者是在研究什么课题,她打扰了他,那就成了罪人。

    楚鱼藻乖乖地打开课本,也开始认真学习起来。

    然而高等数学这种东西对楚鱼藻真的是太不友好了,一道题目她花了半个小时去解答,结果一对答案还是错误的。

    可恶的是,答案解析里还没有解题过程。

    楚鱼藻咬着笔杆子,盯着对面的陆登登看,她很想咨询一下题目,但是她不敢。

    陆登登似乎注意到了她的注视,抬头看着她,一双眼睛比往日任何时候都要清冷。

    楚鱼藻浑身战栗了一下,脑海中冒出来的第一个想法是:她又做错了什么?

    “题目。”陆登登一眼看穿她。

    楚鱼藻心底一喜,立刻起身跑到陆登登身边的位子坐下,将本子和笔交给了他。

    “这道。谢谢学长。”既然有求于人,那她就勉强夸一下帅哥,“学长,你今天好认真哦。”

    她撑着下巴看着陆登登。

    如果楚鱼藻此时此刻能够看到自己的眼睛,一定能够从中看到熠熠的光。

    她看着他时,眼睛永远都是闪着光的,正如同她第一次见到他时,就是满心满眼的喜欢。

    “你应该关注的不是我认不认真,而是你自己认不认真。”陆登登一张嘴巴毒得不行,间接讽刺了楚鱼藻一点都不认真。

    楚鱼藻暗自翻白眼,说实话,她虽然喜欢陆登登这个人,但是很难做到喜欢他的全部。毕竟他这张嘴实在是让她开心不起来。

    “我很认真啊,认真在看你。”楚鱼藻咬着笔盖嬉皮笑脸地盯着陆登登。

    他的侧脸干净好看,皮肤比寻常男孩子要细腻一些,看着他就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

    在楚鱼藻心目中,配得上“少年气”这三个字的,除了娱乐圈的一些小鲜肉,现实中,她觉得只有陆登登。

    “这道题目的关键是这个步骤……你要是再不认真看,就没有第二次机会了。”陆登登“威胁”她。

    楚鱼藻吓得大气不敢出,立刻低下头认认真真地看陆登登的解答。

    为了看清楚陆登登在写什么,她稍微凑近了一点,他的衣服应该是今天刚换上的,有浓郁的阳光味道和淡淡的洗衣粉味道。

    她忍不住深深吸了两口气,却忽然听到耳边传来低沉的两个字:“鼻炎?”

    很认真的两个字,并不是在开玩笑。

    楚鱼藻一听当下一愣,这是什么鬼畜直男?

    “对,鼻炎,好像对你有点过敏。”她对着他眨巴了几下眼睛,试图吸引他的目光。

    然而陆登登只是瞥了她一眼,听着她的土味情话不为所动,似乎还从鼻腔里发出了一声冷哼。

    陆登登拿着笔在草稿纸上快速地演算着,但想到楚鱼藻这颗榆木脑袋,还是故意将速度放慢了一些,讲了三四遍,在确定楚鱼藻已经会了之后才收手。

    楚鱼藻自己演算了一遍,想扯过陆登登那边的草稿纸再看一眼他的演算过程,然而在扯过来的时候,带过来了两张草稿纸,她低头一眼,一张是刚才他演算的纸,一张是写得更满的一张纸。

    字迹工整,思路清晰,满满的全部是如何打“王者荣耀”的攻略……

    楚鱼藻先是出神了几秒,脑中迅速闪过无数种可能——

    陆登登迷上了“王者荣耀”?

    陆登登忽然想在无聊的学习生活中找一些轻松愉快的事情?

    陆登登忽然转性了?

    这些好像都不太符合逻辑。

    唯一符合逻辑的大概就是……

    楚鱼藻的目光正聚焦在纸上,然而下一秒草稿纸便被某个小气鬼抽走了。

    “哎?你这么着急拿走干什么?”楚鱼藻急了。

    陆登登瞥了她一眼:“我的东西。”

    “你的东西我碰都不能碰了啊,你还是我的呢。”后半句话说出来,楚鱼藻心虚得紧,嘴巴微微张了张,最后换了个说法,“我的意思是……将来迟早是我的。”

    楚鱼藻尴尬地离陆登登远了一些,脑中却灵光乍现了一个想法:“学长,你不会是因为我玩这个游戏,所以你也去学吧?”

    这一行行的笔记攻略,简直比上课记的笔记还要多​‍‌‍​‍‌‍‌‍​‍​‍‌‍​‍‌‍​‍​‍‌‍​‍‌​‍​‍​‍‌‍​‍​‍​‍‌‍‌‍‌‍‌‍​‍‌‍​‍​​‍​‍​‍​‍​‍​‍​‍‌‍​‍‌‍​‍‌‍‌‍‌‍​。毕竟像陆登登这样的天才型选手,上课记笔记只会写寥寥几笔,根本不会像一般人那样写得满满登登。

    话落,楚鱼藻明显地看到陆登登的耳根略微红了红,但是他克制得很好,面色没有太大的改变。

    但是从这点小细节,楚鱼藻已经看出端倪了。

    “你觉得可能?”陆登登只是反问了几个字,口气乍一听很随意,然而楚鱼藻觉得有一种欲盖弥彰之感。

    她挑眉:“我昨天晚上跟厉同学打游戏,他带我上了一个段,你可以跟他请教一下,他操作超级厉害的。”

    楚鱼藻害怕自己在陆登登这边踩雷,故意称呼厉靳凯为“厉同学”,而非“厉学长”,她记得之前陆登登说过,不喜欢她称呼别人学长。

    她正沾沾自喜于自己的小聪明时,身边的人却倏地起身,阔步离开了座位。

    “一声不吭就……”楚鱼藻嘟哝着。

    陆登登走去的方向是洗手间,桌上还放着他的东西,看来这家伙还是会回来的。

    她也没多想,反正再怎么想也想不到自己到底哪里踩雷了……

    她低头正准备继续做题时,手机屏幕亮了,是沈招娣发过来的信息:“鱼藻,你昨天交的那篇论文格式有问题,我发到你邮箱了,你再改一下马上发给老师哦。”

    沈招娣是楚鱼藻他们班的班长,这次论文有问题的同学,都是她负责传达。

    楚鱼藻皱眉,虽然不情不愿,但还是不得不打开电脑修改论文格式。

    咦?她的电脑呢?

    啊……她根本就没有带电脑过来。

    她瞥了一眼陆登登的电脑,在去宿舍拿电脑和就地借他的电脑这两个选择之间犹豫了一会儿,从这里去女生宿舍有一段距离,来来回回会累得够呛。

    思忖半晌,她被懒惰打败。

    楚鱼藻打开陆登登的电脑,熟练地输入了一串密码。

    现在她都不需要思考了,陆登登的密码一定是她的生日。

    果不其然。

    楚鱼藻会心一笑,陆登登这个人可真是猜不准,说不喜欢她吧,又好像喜欢;说喜欢吧,他从来没表达过,只会损她。

    电脑屏幕被解锁,她刚准备打开邮箱查看自己的论文时,目光忽然聚焦在屏幕解锁后的文档上。

    文档上是一篇很长的报道,日期是十八年前。

    “北城日报,2001年6月3日,北城巨贾陆晟东DNA检测报告曝光,其独生子并非他亲生。陆太带着孩子离开北城,陆氏集团股价大幅下跌……陆晟东因为对司法机关人员何某施加暴力行为,被当地公安机关拘留……”

    楚鱼藻看了一连串的报道,大脑有些眩晕。

    司法机关人员何某……楚鱼藻的脑中瞬间闪过了何清仪的脸庞。

    她不是傻子,能够看得出她跟陆登登认识的这两年,陆登登每次见到她

    妈妈时的态度。算不上冷漠,但是也不算友好,而妈妈对陆登登好像也是特别关心,关心到让楚鱼藻觉得,何清仪是看上陆登登了,一门心思要让陆登登当自己的女婿。

    看来,是她想多了。

    楚鱼藻继续看着这篇报道,迅速地扫过上面的一行行字。

    这篇报道很模糊,只是简单讲述了一下当年发生的案件,并不是什么大案子,只是因为事情涉及陆氏集团这样的大集团以及对司法人员施暴,在当年也算是被媒体吵得沸沸扬扬的事件。

    楚鱼藻深深吸了一口气,心口仿佛郁积着什么,难受得紧。

    事情已经过去了十八年,然而陆登登还在看这篇报道,楚鱼藻不知道他是刚刚知道还是已经得知多年。如果是刚刚知道,那楚鱼藻不知道日后将会面临什么。

    她的母亲是当年陆氏集团案件的DNA鉴定师,这个职业相当于是在科学的层面上拆散别人的家庭……

    那对陆登登间接造成伤害的就是何清仪。

    如果是早就知道了,而现在还在看这篇报道,那陆登登心里在想什么……

    楚鱼藻只觉得脑子一片混乱,她迅速合上了电脑,将电脑放回到了原位上,以免陆登登回来的时候发现不对劲。

    陆登登很快就回来了,看到正埋头苦写着题目的楚鱼藻,开口:“不知道的,以为你真的这么认真。”

    楚鱼藻心底咯噔了一下,仿佛被陆登登看穿了她刚才偷偷看了他的电脑。

    陆登登又重新坐下,见楚鱼藻没有开口说话,以为她在闹脾气,看了她一眼,见她面色不为所动,又问她:“还有什么不会的?”

    楚鱼藻现在心不在焉,完全没有心思跟陆登登说话,满脑子都是刚才那篇报道,她简单收拾了一下桌面,抱着书对陆登登说了一句:“我身体不舒服,先回寝室了。”

    她起身时脑袋都是昏昏沉沉的,一个踉跄差点摔倒,陆登登伸手想要扶她却被她轻轻推开。

    “我没事,只是好像有点低血糖。”

    楚鱼藻不想被陆登登看出她的失态,故意这么说着,然而她现在这副样子,想看不出来都很难,她捋了一下鬓角的头发,想要定神但是心中依然慌乱。

    “我送你回去。”

    陆登登起身,抬起手想要扶住楚鱼藻,楚鱼藻却破天荒地躲开了。

    她的动作快到让她自己都没有反应过来,只觉得浑身一颤,茫然地抬头对上陆登登的眼睛,又立刻将眼神挪开。

    “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又不是在校外。”楚鱼藻强挤出了一丝笑意,然后抱着书小跑着出了图书馆。

    她落荒而逃的样子落入陆登登眼中,他并不能够理解楚鱼藻这突如其来的转变是为什么,但也没有去追她。楚鱼藻平日里神神道道的时候不少,他没有想太多。

    楚鱼藻没有直接回女生寝室,而是抱着书在学校里面漫无目的地走着,思忖之后还是拿出手机,给何清仪打了电话。

    那边很快就接听了:“喂,鱼藻。”

    “妈妈,你什么时候能出院?”楚鱼藻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只能这样问​‍‌‍​‍‌‍‌‍​‍​‍‌‍​‍‌‍​‍​‍‌‍​‍‌​‍​‍​‍‌‍​‍​‍​‍‌‍‌‍‌‍‌‍​‍‌‍​‍​​‍​‍​‍​‍​‍​‍​‍‌‍​‍‌‍​‍‌‍‌‍‌‍​。

    如果单刀直入地问,楚鱼藻有些问不出口。

    毕竟事情已经过去那么多年,忽然重新提起需要一个契机。

    “明天就可以出院了,怎么了?你学校忙的话就不用过来了。”何清仪以为是楚鱼藻要接她出院。

    “没事……妈,你觉得陆登登怎么样?”楚鱼藻仍是不知如何开口。

    何清仪一听这句话,还以为是楚鱼藻恋爱了:“怎么,我的宝贝终于追到陆登登学长了吗?”

    何清仪一直知道楚鱼藻的心思,也很支持她追求陆登登。

    就如同楚鱼藻所想的那样,何清仪对陆登登的态度过分地好,也过分地关心。

    “不是,还没有……只是想问问,妈妈喜不喜欢他呀?”楚鱼藻问得很小心翼翼,她觉得在事情没有完全弄清楚之前,还是不要问太多比较好。

    万一陆登登也只是重新看一眼当年的报道,根本没有别的想法,她就弄巧成拙了。

    何清仪停顿了一下,让楚鱼藻心底微微一紧。

    然而何清仪很快笑了:“登登那么优秀,妈妈当然喜欢。当然,你也得好好学习,不然赶不上登登,人家怎么会喜欢你?对不对?”

    何清仪说的话,根本不是楚鱼藻想知道的,她想着在何清仪这边估计是问不出什么了:“妈妈,陆登登为什么会选择跟你一样的专业啊?”

    何清仪愣了一下,随即说道:“妈妈怎么会知道?”

    是啊……何清仪怎么可能会知道?

    陆登登是她的同学,连她都不知道的事情,她反而问何清仪,显得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了。

    她就差直接将话问出口了。

    “也是哦,我就是觉得好奇。DNA鉴定师这个行业这么冷门,我身边竟然有两个亲近的人都是做这个的。”楚鱼藻为自己圆谎,心里却越发觉得不对劲。

    之前看到陆登登高考选择了这个志愿的时候她觉得震惊,现在知道了当年发生过那样的事情之后,楚鱼藻忽然之间明白了什么。

    然而个中的逻辑,她暂时还不是很明白,还需要捋一捋。

    而且……她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陆登登了。

    楚鱼藻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女生寝室的,她到寝室的时候所有人都已经洗漱完毕躺在床上了,其他两个舍友都在刷剧,只有沈招娣坐在床上,似乎是在哭。

    楚鱼藻自己心情很不好,很想卸了妆洗了澡倒头就睡,但是在看到沈招娣好像在哭的时候,她就心软了,踮起脚尖敲了敲沈招娣床上的栏杆:“招娣,你怎么了?”

    沈招娣哽了哽,吸了一口气:“我的手机……”

    楚鱼藻看了一眼沈招娣手中的手机,才想起来,因为厉靳凯,沈招娣的手机摔碎了。

    “不是拿去修了吗?”

    “修不好了。”

    沈招娣的家庭条件不好,能够从深山里面考出来上大学已经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了,平时她也过得节俭,现在才刚刚学期初,她没有办法勤工俭学,这个手机也是之前攒的钱买的。

    楚鱼藻皱眉:“那怎么办?总不能没有手机吧?”

    “刚才给你发微信我都是借别人的手机,好不方便啊。陆学长的同学说要赔我一个手机,我不要,人家也是不小心,我怎么可以随随便便要人家的赔偿。”

    陆学长的同学……楚鱼藻的脑中转了一圈才反应过来,沈招娣口中说的“陆学长”的同学,指的是厉靳凯。

    这的确也像是厉靳凯的作风,这个人看上去大手大脚的,哪怕不是他直接造成了这个结果,他肯定也是会赔偿的。

    但是以楚鱼藻这段时间对沈招娣的了解,知道她肯定是不会要的。

    两个人估计已经僵持一天了……

    “你等一下,我打个电话给厉靳凯。”

    “你别去。”沈招娣不想多生事端,“陆学长的同学,那个人怪怪的……不仅要赔我手机,还说要赔偿我精神损失费。他是傻子吗……”

    楚鱼藻一听,原本正郁闷着,瞬间想笑了。

    厉靳凯这个人,出手阔绰,他觉得自己是好心,但实际上对于沈招娣来说是一种自尊心上的伤害。

    “没事的,我跟他是哥们,我加入了他们王者荣耀社了。”楚鱼藻捞过手机,准备打电话给厉靳凯时,看到一条微信消息,是陆登登发过来的。

    “回到寝室了?”

    这个口气完全不像是陆登登应该有的,又或者说,陆登登压根就不适合发这样的信息给她。他对她平日里的关心程度远没有到这个程度。

    要是换成往日,她肯定立刻兴致冲冲地回复了,然而今天她没有半点回复的心情。

    在那件事情没有搞清楚之前,楚鱼藻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陆登登,在回寝室的路上她就已经想过了,如果这件事情是真实存在的,哪怕当年何清仪没有做错任何事情,但陆登登的家人肯定跟何清仪发生了冲突。个中原委她不清楚,只是何清仪跟陆登登的身世是再也脱不开干系。

    说起来,陆登登的身世并不怎么好听,从小父母离异,他跟着母亲远走海外,回来之后也似乎从来没有听他提起过他的父亲。

    以前楚鱼藻觉得跟陆登登之间只是隔了一座小山丘,然而现在她觉得隔了一座巍峨的高山。

    她没有回复陆登登,而是给厉靳凯打了电话,准备问问沈招娣的事情,毕竟她跟厉靳凯熟悉一些,更好说话。

    厉靳凯刚刚打完篮球回到宿舍准备洗澡,浑身汗津津的,在看到手机屏幕亮起来的时候,嘴角往上扬了扬,是楚学妹。

    他放下浴巾,按下了接听键。

    “喂,楚学妹。”厉靳凯笑着开口,完全忘记此时此刻正安静地坐在课桌前面的陆登登。

    陆登登周围仿佛处于一个极其低气压的状态,然而无人发觉,大家都各做各的事情,完全当他跟往常一样——回到宿舍还在看书。

    在厉靳凯说出那一句“楚学妹”时,陆登登原本捏着手机的手僵了几秒。他的目光微抬,然而因为背对着厉靳凯,自尊心使他没有直接回过头去看​‍‌‍​‍‌‍‌‍​‍​‍‌‍​‍‌‍​‍​‍‌‍​‍‌​‍​‍​‍‌‍​‍​‍​‍‌‍‌‍‌‍‌‍​‍‌‍​‍​​‍​‍​‍​‍​‍​‍​‍‌‍​‍‌‍​‍‌‍‌‍‌‍​。

    他的脊背却不自觉地直了直……

    “喂,厉学长。”楚鱼藻看了一眼双眼哭得通红的沈招娣,“你怎么招惹人家女孩子哭啊?”

    “我什么时候招惹你哭了?”厉靳凯忍不住笑了。

    楚鱼藻的口气尤其可爱,他仿佛能够看到她气鼓鼓地鼓着腮帮子的样子。

    “不是我,是我的室友沈招娣。你是不是说要赔她一个手机来着?”

    “对啊,她没要。”厉靳凯走出了寝室,毕竟寝室里面有其他人,打电话会影响到别人。

    楚鱼藻在这个时候也走了出去,她怕自己在沈招娣面前说的话,沈招娣更加难受。

    她走到了阳台上,夜晚凉风徐徐,吹在脸上让她整个人都清醒了一些,也舒服了一些,因为看到那篇报道带来的沉重感终于稍微消散了一点。

    楚鱼藻浅浅地吸了一口气:“厉学长,你这样其实有点伤她自尊哦。招娣家里条件不好,好不容易从山区考到了Q大,你跟她没有接触过,不知道她是个很好胜的女孩子。你这样直接给她一部手机,她多难过。”

    楚鱼藻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还能当调解员。

    厉靳凯似乎也觉得她说得有道理,点了点头:“说得也是。那,厉害的小鱼藻,你有没有什么解决的方法?”

    楚鱼藻在听到“小鱼藻”三个字时,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这个称呼对于她跟厉靳凯来说显得有些过于亲密了。

    “厉学长,你别这么叫我。”楚鱼藻不习惯,一想到陆登登都从没有这么叫过她,心底就一阵失落,“明天中午你有空吗?”

    厉靳凯停顿了一下,透过阳台的玻璃门,看了一眼坐在自己位子上的陆登登,深深吸了一口烟,缄默不语。

    楚鱼藻以为是信号出了问题,追问道:“厉学长,你听得到吗?”

    “听得到。”厉靳凯继续笑道,“怎么,你想约我吃饭?”

    “不是我……我觉得可以明天中午我帮你约招娣一起吃个午饭,你好好跟她道个歉。手机的事情,明天两个人坐下来再一起商量一下,如何?”

    坐下来谈,沈招娣应该会好受一些吧?况且还有她这个和事佬在。

    “明天中午哪里见?”厉靳凯在乎的并不是跟沈招娣的见面,这件事情在他看来并不算什么大事,只不过是小女孩伤了自尊心而已。

    他莫名想要见的,是现在正在跟他通话的女孩子。

    “明天我们满课,只能中午在食堂见了,怎么样?”

    “好。”厉靳凯走回了室内,一边关上门一边对楚鱼藻开口,“那明天中午见。”

    说完,厉靳凯挂断,他明显感觉到,陆登登抬头往他这边看了一眼。

    陆登登不悦地将目光收回,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微信,楚鱼藻仍是没有任何回复。

    这不是寻常的楚鱼藻。

    陆登登的眉心微微拧住,犹豫了几秒,修长的手指放在手机屏幕上僵持了一会儿,又发了一条信息过去:“?”

    一个简单又直截了当的问号,在陆登登看来很能够表达自己心里的想法。

    楚鱼藻看到之后却皱了眉。

    她跟沈招娣说完情况之后回到了自己的床位上,打开微信看到了这个问号时,心情又不好了。

    她本就不知道怎么面对陆登登,陆登登还发了这么冷漠的一个问号过来。

    他就不知道说点关心她的话吗?!

    楚鱼藻很想回复,但是在搞清楚那件事情之前,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陆登登。

    她索性退出了跟陆登登的聊天界面,此时刚好收到了厉靳凯的游戏邀请,她就随手点开加入了游戏,戴上耳机跟厉靳凯语音聊了起来。

    厉靳凯坐下,准备打完这把再去洗澡,游戏刚开始他就开口:“小鱼藻,这把我带你。”

    话落,陆登登倏地起身,离开了寝室。

    下期预告:楚鱼藻因为发现关于当年事情的报道而有意疏远陆登登,陆登登察觉后是会继续保持高冷还是开始“追妻”?陆登登父亲寿宴,陆登登要带楚鱼藻见家长?!

    赞 (2)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0.57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