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专属小可爱

  • 花火·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7月B版第14期】    
  • 桃之夭夭·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7月B版第14期】    
  • 美编约图:扎着小鬏鬏的男孩子

    三句话:

    她以为自己的喜欢没有任何征兆,殊不知他的喜欢早就初见了端倪​‍‌‍​‍‌‍‌‍​‍​‍‌‍​‍‌‍​‍​‍‌‍​‍‌​‍​‍​‍‌‍​‍​‍​‍‌‍‌‍‌‍‌‍​‍‌‍​‍​​‍​‍​‍​‍​‍​‍​‍‌‍​‍‌‍​‍‌‍‌‍‌‍​。

    越安安

    (新浪微博:@越安安ei)

    作者有话说:五一假期写完的稿子,可以算是难产出来的​‍‌‍​‍‌‍‌‍​‍​‍‌‍​‍‌‍​‍​‍‌‍​‍‌​‍​‍​‍‌‍​‍​‍​‍‌‍‌‍‌‍‌‍​‍‌‍​‍​​‍​‍​‍​‍​‍​‍​‍‌‍​‍‌‍​‍‌‍‌‍‌‍​。原先的版本写完后直接删了后六千字重新写,好在最后这个故事顺利地出现在大家面前​‍‌‍​‍‌‍‌‍​‍​‍‌‍​‍‌‍​‍​‍‌‍​‍‌​‍​‍​‍‌‍​‍​‍​‍‌‍‌‍‌‍‌‍​‍‌‍​‍​​‍​‍​‍​‍​‍​‍​‍‌‍​‍‌‍​‍‌‍‌‍‌‍​。

    又是一篇偏欢脱的文,这个男主人设应该也是我比较喜欢的类型,女主还是过度开朗,哈哈哈。

    此处需要提及小姐妹悠扬,给了很多的建议,比心~

    一、这还有个小不点儿

    “叮——”电梯在七楼停了下来。

    陆初初刚把脚边的箱子往角落移了移,电梯门应声而开,从外面进来一个人形电线杆,然后又进了一个,再进一个,陆续进了七八个后电梯门才关上。

    臭汗味瞬间充斥了整个电梯。

    陆初初站在角落快被熏晕过去了,她猛然想起来七楼是学校的篮球训练室,面前这些平均身高一米九的男生估计都是校篮球队的成员。

    重点是,他们似乎并没看见一米五五的她……

    几个男生还在说着今天的战绩,陆初初像蜗牛一样又往后挪了挪,仰视着离她最近的那个男生的后脑勺。

    男生往后一退直接踩上她的脚,陆初初痛哼出声的时候他愕然回头,找半天才低头看到她。

    “这还有个小不点儿!”男生惊恐地往前一推,用自己的身子给陆初初隔离出一个小圈,“你们都让开!”

    陆初初觉得自己成了一只稀有动物……

    面前的男生皮肤白净、五官立体,一双杏眼显得无辜又茫然。但陆初初的目光全被他头上的小鬏鬏吸引了,估计是打球太热扎起来散热的,诡异的是她竟然觉得这个小鬏鬏异常适合他。

    男生小声说了句“不好意思”,直到电梯停下他跟队友们走出去,陆初初仍能听见他的碎碎念。

    “她好小一只啊!”

    男生比画着:“就这么小!”

    陆初初:“……”矮是她的错吗!还有,你比个西瓜的大小是什么意思!

    男生名叫符深,是校篮球队的队长。陆初初在几天后去看校篮球赛的路上又见到了他,当时她狂奔在学校的小路上,旁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多了个人影。

    陆初初在狂奔,符深在慢跑:“陆初初同学,你要去哪?”

    陆初初也顾不上问他是从哪知道的她名字,一开口感觉吸进去的空气都变得滚烫。她一边喘一边答:“体育馆。”

    本来这场篮球赛最后的颁奖环节是三大参赛学院的学生会主席来,今天文学院的主席临时有事,只能让身为副主席的陆初初顶上。

    眼看着快来不及了,符深一脸正经地说:“不如我帮你吧?”

    怎么帮?陆初初还没问出口,觉得胳膊被人一扯,是符深拉住了她。然后她就觉得自己的腿跟开了挂一样轻快,她在风中凌乱。

    小时候常常幻想自己会绝世武功,不用走路直接飞的那种,陆初初现在总算体验到了。

    符深带她“飞”到体育馆只用了五分钟,在门口等着的学弟诧异道:“学姐,你不是说还要半小时吗?”

    “我说我飞过来的你信吗?”陆初初觉得她完全是被符深像小鸡崽一样拎过来的。她有些郁闷地看过去,后者甚至还很自豪:“不用谢,举手之劳。”

    “……挺好的,我感动,谢谢啊。”

    第二天一早,校报上一张清奇的照片霸占主页。照片内容是一米九的历史系系草符深在校园内狂奔,手里还提溜着一个小不点儿。

    陆初初和符深这才算是互相认识了。

    二、我想请你帮个忙

    自从那天被符深拎过后,陆初初觉得她这几天碰到他的概率特别高。上课的时候恰巧坐在她旁边,买饭的时候前面总是能鹤立鸡群地站着一个大高个,她没想到去浴室的路上他们也这么有缘。

    陆初初穿着松松垮垮的睡裤,拎着塑料篮子站在人来人往的小道上异常尴尬:“符同学,你……有事吗?”

    符深丝毫没有觉得场合不对,他抓了抓头发:“我其实是想请你帮个忙。”

    符深在大一的时候加入了学长开的一间摄影工作室,平时拍些毕业照和写真赚零花钱。但工作室最近收到不少女生的私信,要求拍照的时候考虑一下小个子女生的身材。

    符深第一次见到陆初初就觉得她适合当这个模特。陆初初身材比例好,长得又清秀,以符深拍了这么多照片的经验来看,她一定很上镜。

    陆初初第一反应是拒绝,她微笑着说了不感兴趣,转身打算赶紧逃离这个是非之地。

    好巧不巧,迎面一辆自行车突然失了方向,直接蹭到陆初初的塑料篮子。那人匆匆说了“对不起”就没了影,陆初初本来想吐槽的,余光瞥见了地上孤零零躺着的东西。

    空气一时安静。

    陆初初一把抓起被自行车带出来的粉色内衣塞进塑料篮子。

    符深歪着头想了一会儿,还是没忍住问出来:“你喜欢粉色吗?”

    陆初初直接从脑门红到脖子,她下一秒就冲到了符深面前恶狠狠道:“我答应做模特,前提是这件事你不准说出去!”

    她就像一只龇牙咧嘴的兔子,努力让自己显得有气势一点。对方却只想摸摸她的头,再给她一根胡萝卜。偷偷掐着腿侧的肉才没让符深笑出来,他一本正经道:“一言为定。”

    陆初初只想吐血。

    周末她如约到了图书馆后面的工作室,换好工作室提供的衣服出来后,她一个劲地扯衣服,太别扭了,她本来就不喜欢拍照,做梦也没想到还有做模特的一天。

    由于她的不自然,几张照片拍了几个小时都没结束。符深也急,他不知道从哪里找了个皮筋把额前的碎发扎成小鬏鬏,脑子总算清醒了一点。

    皮筋是少女心的款式,上面还有一朵粉色小花。陆初初一看就乐了,本来还是憋着笑,后来憋不住生生笑得肚子疼。

    符深愣了愣,也顾不上问她笑什么,举起照相机就拍。

    “你来看看​‍‌‍​‍‌‍‌‍​‍​‍‌‍​‍‌‍​‍​‍‌‍​‍‌​‍​‍​‍‌‍​‍​‍​‍‌‍‌‍‌‍‌‍​‍‌‍​‍​​‍​‍​‍​‍​‍​‍​‍‌‍​‍‌‍​‍‌‍‌‍‌‍​。”他把拍好的照片翻给陆初初看,“是不是很好看。”

    是很好看,女生站在梧桐树下笑得明媚,阳光透过茂密树叶,光斑星星点点地停留在她脸上,比陆初初以往拍的任何一张照片都好看。

    陆初初轻咳了几声,别扭地别过头去:“就,一般般吧。”

    三、我没有他微信号

    陆初初换回自己的衣服才发觉了身体不对劲,她透过镜子看到后背通红一片,已经冒起了猩红的小点。

    以她多年的生存经验来看,大抵,是过敏了。

    符深把她送去医院,挂号、拿药全包揽了,出来的时候还在一脸愧疚地道歉:“工作室的衣服一直都是在同一家店拿的,以前没出过这种问题,是我们的疏忽。”

    他顿了顿又道:“你放心,当模特的费用会再加上补偿费一块给你。”

    本来陆初初就不是为了那点钱来的,她无所谓地摆摆手:“我自己的皮肤问题。药钱都是你给的,我还要什么补偿费?至于模特,就当我帮你个忙好了。”

    “那怎么……”符深话没说完被陆初初打断。

    她突然拿出手机,笑得有些不怀好意:“当然,我帮了你的忙,你是不是要还我个人情?”

    她所谓的还人情就是让符深扎个小鬏鬏,让她拍张照。

    符深看着面前盯着手机一脸满足的少女,有种自己被人拍了什么不能见人的照片的错觉。

    陆初初估计也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拍一张这样的照片,还有事没事就把照片翻出来看,边看边露出痴汉笑。

    “这是谁啊,长得挺帅,不过头上这个小鬏鬏是怎么回事?”室友悄悄凑过来。

    陆初初下意识地就捂住了屏幕。室友撇嘴:“我不感兴趣,扎着小鬏鬏的男生一看就弱不禁风的。”

    陆初初想起符深之前拎着她狂奔的样子,有些不高兴:“还好啊,不弱啊。”而且,扎小鬏鬏怎么了,她觉得还挺可爱的。

    “老师叫你回答问题。”前排同学突然撞了撞她的桌子,陆初初猛然回过神来,站起来的同时小声问:“问的什么问题?”

    “对符生的了解。”

    符深?陆初初蒙了,她一脸茫然地开口:“长得挺帅的,还高,扎个小鬏鬏挺可爱。不过我真不了解他啊,我又没有他微信号。”

    全班沉寂了三秒,然后爆笑传遍了整层楼。

    室友憋着笑提醒:“老师问的,是前秦时期符生的生平。”

    陆初初像被雷劈了般愣在原地。

    完了……

    一世清誉全毁了……

    陆初初僵硬地转过脖子,想问问室友哪里有地缝。一转头看见最后面一排几个男生笑得东倒西歪,当事人符深就坐在中间,脸憋得通红。

    “你刚问我什么?”室友问。

    “我说,”陆初初扯了扯嘴角,“我不是陆初初,你信吗?”

    室友:“……”坏了,这孩子受刺激了。

    一下课陆初初就往门外冲,却在后门口被一堵人墙堵住。

    “你……你做什么?”陆初初慌得语无伦次。

    符深的耳尖还有点红,他轻咳了一声,一副“我就是随便问问”的表情:“你不是说还没有我微信吗?”

    陆初初也不知道是太无奈还是太羞愧,生生被气笑了,扶着墙半天没缓过来。

    四、能低下你高贵的头颅吗

    成功加上微信后,陆初初捧着手机颤了半天,还是没忍住自己的好奇心点进符深的朋友圈。

    跟大部分男生一样,他的朋友圈里都是篮球和运动,相册里的好多照片不仅角度迷幻还高糊。

    陆初初随手点开一张,生生被满屏幕的鼻孔吓到心脏抽搐,然后就不小心点了刷新。奇怪的是短短一秒钟那些照片都没了,最上面多了几张精心拍摄的照片,精致的侧脸,还加了黑白滤镜,还有正儿八经的正脸照,看起来阳光帅气。

    陆初初:“……”搞什么?今天才加了微信他就来个相册大换血,故意给她看的吗?

    一张张往下翻,陆初初突然眼睛一亮。这是一张符深刚打完球后扎着小鬏鬏,队友给他拍的照片。陆初初看了几秒,眼神往四周扫了扫,然后迅速把照片保存到了相册里。

    不管关系怎么样,她对可爱的男生总是没有抵抗力。

    周末是校篮球队跟S大篮球队的决赛,陆初初被迫带着啦啦队去加油。她到那儿时,符深已经开始热身了,看到她来,朝她招了招手。

    不得不承认,符深在球场上的样子与其他时候截然不同。陆初初偷懒躲到一边看比赛时他正左手运球,一个漂亮的高跃将篮球从手上送入篮筐,一连串的动作一气呵成。转身后,他朝着观众区扬起自信的微笑。

    陆初初看呆了,一时不察,被教啦啦队排舞的老师逮个正着,她只好灰溜溜地回到队尾继续她四肢不协调的动作。谁能想到她把自己绊了个踉跄的时候,一抬头猝不及防地跟符深对视了一眼,他就算被抢了篮板也没忍住笑了几声,陆初初直接石化。

    于是接下来的一个多小时陆初初都目不斜视地盯着符深,盼着他能闹出什么笑话,她也能嘲笑回去。可惜她到结束也没看到这么一幕,反而她还顺带被室友坑了一把。

    “怎么又要我颁奖?这次不是你们礼仪部的事吗?”

    室友拉着她就走:“临时缺人,帮个忙吧​‍‌‍​‍‌‍‌‍​‍​‍‌‍​‍‌‍​‍​‍‌‍​‍‌​‍​‍​‍‌‍​‍​‍​‍‌‍‌‍‌‍‌‍​‍‌‍​‍​​‍​‍​‍​‍​‍​‍​‍‌‍​‍‌‍​‍‌‍‌‍‌‍​。”

    “那么多一米七的小姐姐你为什么不找?”

    “不熟嘛。”

    ……

    陆初初穿着啦啦队服站在一群高挑女生里显得格格不入,偏偏她替补的位置对应的是符深,陆初初一看他那一米九的个子就发怵。

    “恭喜恭喜……”陆初初看着他扎起来的小鬏鬏,又瞄了眼台下摆好的相机,扯了扯嘴角,“说实话,丑爆了。”

    符深愣了愣,脸上染上一抹不自然的红:“真的特别丑吗?”

    陆初初莫明有些心虚:“也就,一般般丑。”她也就顺口一说,符深却悄悄把皮筋摘了下来。

    到了颁奖的环节,符深凑近了才听见她的吐槽:“能低下你高贵的头颅吗?”

    “抱歉。”符深咧嘴一笑,微微低下头。陆初初踮起脚尖也还差那么一点点,她咬牙切齿道:“再低点!”

    她没忍住跳起来的时候符深正好猛地弯腰,于是他的脸直接撞在了陆初初的胸上。

    周围的声音似乎就在这一瞬间全都消失殆尽。

    陆初初像被雷劈了般一激灵,匆匆挂上奖牌就往台下走。符深反应更大,面红耳赤地往场后躲。

    围观群众都惊呆了,台下有人开始小声议论。

    “他们在干吗?”

    “不知道。”

    “为什么队长还没合照就同手同脚地走了?”

    “我更关心为什么礼仪把奖牌挂在了自己身上。”

    ……

    五、她其实是多余的

    符深就像一个黑洞,每次碰到他都要发生一些匪夷所思的事。因为之前的几件事,陆初初一听到符深的名字就要一哆嗦。

    “过几天我们去S镇考察,你确定不会再跟他分到一组?”室友调侃。

    陆初初惊呼:“应该不会吧!”转念一想,分组都是随机的,她赶紧跑到阳台拜了拜天。

    有种倒霉叫“怕什么来什么”,陆初初就是这样,三天后她看着跟自己拿同一组号的符深,满脸的一言难尽。

    上了大巴车,陆初初就开始闭眼装睡觉,一想到符深在自己身边,她的胸口就隐隐作痛。也不知道当时有没有人看见,符深到底知不知道他撞到哪里了。

    你清醒点!陆初初!她彻底对自己的思维无语了。

    符深因为之前的事也有点尴尬。虽然他之前道歉她没怎么回应,现在还是没忍住问:“你看起来怎么不太高兴?”

    陆初初假笑:“还好,还好,我就是有一种我这一去就回不来的预感。”

    符深松了口气:“你别怕,S镇虽然偏僻了点,但安全问题是可以保障的。”

    陆初初心想,再安全的地方碰到你,都时时刻刻可能出意外。

    S镇小归小,但胜在历史气息浓厚。他们一行人安排好了住处就开始分配考察工作,陆初初他们的任务是考察古建筑。第二天一早,符深把陆初初喊起来时她还带着起床气,去目的地的一路上都迷迷糊糊的。

    半个小时后,他们到达一个居民区,符深准备好设备打算拍材料,陆初初索性找了个亭子补起觉来。

    鬼使神差地,陆初初面朝符深的方向悄悄眯起眼睛,恰巧看见他拿着相机对准了她。

    偷拍?这个家伙不会是喜欢自己吧,陆初初越想越觉得这个可能性很大。她努力不动声色地做着深呼吸,可仍然觉得脸上一片火烧,就连心脏也剧烈跳动。

    想到符深还在拍自己,陆初初下意识地考虑起自己的姿势优不优美、角度好不好看。她不断调整着自己的动作,好几分钟后总算摆成自己满意的姿势。

    符深不合时宜地“叫醒”她,微微有些赧然:“其他地方我都拍完了,就差这个凉亭了,要不……我拍完了你再睡?”

    陆初初:“……”所以,她其实是多余的。

    陆初初很憋屈,后果就是不想说话。符深不知道又哪里惹到了她,也没敢问。两人沉默着往回走,走到半路的时候,陆初初突然听见微不可闻的一声呜咽。

    “你听见没有?”

    “没……”

    “嘘!别说话!”

    符深:“……”

    陆初初在周围找了一圈才在一个深坑里发现那只丁点大的小奶狗,她二话不说就要脱鞋下去,却被符深拦住了:“这个坑比你人还高,你怎么下去?”

    “那你下?”陆初初立马道。

    符深顿了顿,低头扫了陆初初一眼,然后便开始脱鞋。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陆初初总觉得刚才那个眼神里似乎包含着她看不懂的情绪。

    符深仗着身高优势,轻而易举地捞到小狗,用衣服包好往坑边递。陆初初忙着去接,奔到坑边的时候没注意脚下石子,直接以面朝下的姿势摔进坑里。

    剧烈的疼痛传来,逐渐遍布全身。

    陆初初晕过去之前的最后一句话是对符深说的:“我就知道……”跟你在一块准没好事。

    六、你男朋友害羞了

    陆初初住院了,轻微脑震荡加腿骨折,睡了整整一天才醒。

    哗啦一声响,隔壁病床露出一张熟悉的脸,陆初初惊得被自己的口水呛住了:“怎么又是你啊?”

    符深轻轻扬了扬打着绷带的胳膊:“轻微骨折。”

    陆初初盯着看了几秒,猛地想起来她掉下去的时候是符深用手托住她,挡住大部分冲力的。心里那一丝懊恼顿时没了,陆初初一顿,轻声说了句“谢谢”​‍‌‍​‍‌‍‌‍​‍​‍‌‍​‍‌‍​‍​‍‌‍​‍‌​‍​‍​‍‌‍​‍​‍​‍‌‍‌‍‌‍‌‍​‍‌‍​‍​​‍​‍​‍​‍​‍​‍​‍‌‍​‍‌‍​‍‌‍‌‍‌‍​。

    符深还没说话,护士进来送病号餐。送到符深这时,她换了一碗白粥和小青菜:“病人符深,你皮肤过敏需要忌口,近期不要乱吃。”

    “什么过敏?”陆初初听蒙了。

    “狗毛过敏。”护士随口一答,顺便调侃几句,“知道自己狗毛严重过敏还去碰狗,是不信邪吗?”

    陆初初愣了愣,直直地看向旁边那人:“你狗毛过敏为什么还要去捞狗?怎么一点不让人省心?”

    符深低着头的模样像极了做错了事在挨训的孩子,他听到最后一句话耳朵瞬间就红了,没多久那红色蔓延到整张脸。

    “你不会还发烧了吧?”陆初初大惊。

    小护士在旁边笑得前仰后合,她向陆初初眨了下眼睛,神秘道:“小妹妹,你男朋友明显是害羞了。”

    气氛一时尴尬起来,直到护士离开两个人都没再说话。符深明明可以不碰狗的,可又怕自己摔下去,陆初初瞥了眼符深面前清淡的饭菜,瞬间有些过意不去。

    她夹了餐盒里仅有的几块牛肉递过去,收回自己不舍的目光:“要不,你偷偷吃点肉?”

    “不用了……”

    他话音未落,陆初初一脸满足地把肉塞进嘴里。他看呆了,阳光透过玻璃滤去锋芒,将温柔的光洒在女生的脸上,让她整个人多了几分柔和。

    符深不自觉地挑起嘴角,觉得口中的白粥都甜了几分。

    七、一根皮筋而已

    住院期间,他们没有考察任务也没有费神的报告,陆初初跟病友符深唠嗑聊八卦,看剧谈人生,过得不亦乐乎。

    他们出院那天,有不少同学都过来帮忙搬东西。符深忙出汗后,觉得额前的碎发有些碍事,就问陆初初要了根皮筋。陆初初反应过来他想扎头发后立马变了卦,她把皮筋要回来,坚决地摇了摇头。

    符深不解,他还没问原因,眼前递过来另一根皮筋,是系花。

    “一根皮筋而已,那么小气。”系花用着陆初初怎么也说不出的软糯声音开玩笑,“符深,你是要把前面的头发扎起来吗?一定很可爱,好想看看。”

    陆初初黑着脸从他们中间挤过去,路过符深身旁时恶狠狠道:“不准扎!”

    她说完就带着浑身冷气进了洗手间,等到她出来,一眼看见了符深站在系花旁边谈笑风生,头上扎着小鬏鬏。

    陆初初的心脏骤然缩紧,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像是一个在海边晒太阳的人突然被巨浪拍倒,在海水里被冲击得没了一丝力气。

    她突然意识到了自己对符深不一样的感情,这感情似乎一直在她心里埋着,直到今天才像种子一样生根发芽。陆初初急于弄清自己内心的想法,也在生着符深的气,干脆提前一周回了学校。

    考察的大部队回学校那天,符深顶着利落的寸头把陆初初堵在宿舍楼下。

    “你说扎着太丑,额前头发长了又不方便,我剪掉就好了。”他自顾自地说着,陆初初硬是听出了委屈的意味,“但你跑什么呢?”

    “我没跑。”陆初初否认,“我回学校拿快递。”

    说完她就后悔了,这蹩脚的借口糊弄谁呢?脑子里突然冒出“表白”两个字来,陆初初愣了愣,心跳如擂鼓。

    陆初初刚说出一个字,有个高挑的身影从宿舍楼出来。系花一看见符深就小跑着过来了,她似乎是没察觉到两人之间的气氛不对劲,在符深面前扬了扬照片:“上次你扎小鬏鬏的时候我偷偷拍了照片,觉得很符合这期学校青春报的主题,想来问问你的意见。”

    “不行!”陆初初脱口而出。

    符深直直地看过来,陆初初顿时就没了声。

    系花在两人之间来回看了看:“所以,同不同意啊?”

    “我同意。”

    “不同意。”

    两人同时开口,陆初初愕然抬头,如果她没听错的话,符深说了“同意”。他明明看出来她不希望把照片发在校报上,但他依然同意了。陆初初别开脸,酸酸地丢下一句:“随你便。”然后便没了影。

    她走后半晌,符深收回目光:“那张照片删了吧,我也不想放在校报上。”顿了顿,他轻轻笑起来,“因为她不喜欢。”

    符深觉得,他可能发现了小不点儿的小秘密。

    八、捉迷藏

    陆初初不喜欢别人也看见符深这么可爱的一面,准确来说,是害怕,怕别人看见后也喜欢上这个单纯阳光的大男孩。

    对喜欢的东西就想自己藏起来,谁也不许看,陆初初向来是这样,对待符深也是如此。

    那天符深的反应明显就是为了讨好系花,陆初初越想越酸,于是她落荒而逃,这一逃就逃了一个多月。

    符深可能会出现的地方,陆初初能躲多远就躲多远,公共课不去,食堂挑人少的,就连洗澡都掐着关门的点去匆匆解决。有时候在路上碰到他转头就走,生怕走晚了那人会追到她面前说:“我知道你喜欢我,但我不喜欢你。”

    陆初初觉得自己在自欺欺人。但是没办法,她还需要时间去整理心情。

    月末陆初初去打印室打印资料,等待的过程中无聊地看起旁边的打印材料,几张照片的边角在一堆白纸里露出来,尤其显眼。

    陆初初一眼认出那是他们之前去S镇考察时拍的照片​‍‌‍​‍‌‍‌‍​‍​‍‌‍​‍‌‍​‍​‍‌‍​‍‌​‍​‍​‍‌‍​‍​‍​‍‌‍‌‍‌‍‌‍​‍‌‍​‍​​‍​‍​‍​‍​‍​‍​‍‌‍​‍‌‍​‍‌‍‌‍‌‍​。

    “你也是历史系的?”打印店老板问,“这几张照片是你们系符深放我这洗出来的,都一个星期了也没来拿,你要认识他就帮他带去。”

    陆初初连忙摆手想说“不认识”,余光瞥见其中一张照片上分明就是她在凉亭睡觉的样子。

    这家伙,果然是偷拍了……

    陆初初怔了怔,拿起那几张照片就往男生宿舍跑。在楼下等了十几分钟后,她没等到符深,却看见了他队友。

    “你说你们俩是在捉迷藏吗?之前他找你的时候你一个劲地躲,现在又反过来找他。”

    “他找我?”陆初初呼吸一滞。

    “都找你一个月了,也没看见你人影,这不,前几天在路上突然看见一个很像你的人,符深急着过去结果就摔了。”队友还在感叹,“他平衡感一向很好,但那天摔得那叫一个惨。”

    几天前,正是陆初初在路上碰到符深后掉头就走的那次。她万万没想到符深为了追她还摔了一跤。符深跟室友从宿舍出来时,陆初初就蹲在宿舍楼前的花坛边自我反省,看起来像只孤苦无依的小猫,可怜巴巴。

    符深第一反应是去推室友:“你们赶紧的!把花坛东南西北围起来,别让她跑了!”

    陆初初:“……”觉得对不起符深的想法,一定是她脑子抽筋了。

    九、因为太可爱了

    九月的夏夜,宁静得像裹着一颗清甜的薄荷糖,丝丝的甜味浸满了每颗萌动的少女心。

    陆初初在符深赤裸裸的直视下逐渐红了脸:“你别盯着我。”

    符深把伤脚抬了抬,固执得很:“你跑了怎么办?现在我是伤员,我可追不上你。”

    “不会跑了……”陆初初羽睫轻颤,嘀咕道。空气又安静了半晌,符深突然开口:“你真的不打算告诉我为什么说我扎头发丑,又不愿意让照片登上校报吗?”

    “因为太可爱了!”陆初初是吼出来的这一句,吼完顿时就焉了,耷拉着脑袋不敢去看符深。后者瞠目结舌,缓了半天都没能缓过来。

    陆初初悻悻道:“是你让我说的,说完你又是这个反应。”

    随着夜风飘来的是符深满是笑意的声音:“我是太高兴了。”他的嗓音带着蛊惑人心的魔力,“我可以理解为,你是不想让别人看见我这么可爱的模样,所以想私藏?”

    陆初初猛地把手机藏到身后,颇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味。

    她半眯着眼睛看过去,符深站在路灯下,逆着光,眉眼深邃,昏黄的光洒过来,让他分明的脸部线条少了几分凌厉,多了些许柔和。

    陆初初鬼使神差地想,如果这样的符深现在跟她说任何事,她都会坦然接受吧。

    “我们在一起吧。”

    “好。”

    陆初初愕然:“什么?”

    “在一起吧。陆初初同学,我喜欢你很久了。”符深突然凑近,陆初初的鼻尖萦绕着他身上惯有的薄荷香,她悄悄往后退,又被人一把揽回来,“你同意吗?”

    陆初初这才清醒一点,哪有这么突然的表白!符深似乎知道她在想些什么,轻轻说出一个数字:“36。”

    “什么?”

    “我原来在考察组的组号,为了跟你一组,我特意找遍了男生宿舍才换来的。”

    感情就是一个很奇妙的东西,她以为自己的喜欢没有任何征兆,殊不知他的喜欢早就初见了端倪。

    陆初初想了一会儿,倏地笑起来:“我有个要求,以后你不准在别人面前扎小鬏鬏,因为很可爱。”她眨了眨眼睛,“我会吃醋。”

    编辑/颜小二

    赞 (5)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15.97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