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然克傲娇

  • 花火·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7月B版第14期】    
  • 桃之夭夭·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7月B版第14期】    
  • 美编约图:花园里,女生蹲在地上,男生坐在单车上,一个脚撑在地上​‍‌‍​‍‌‍‌‍​‍​‍‌‍​‍‌‍​‍​‍‌‍​‍‌​‍​‍​‍‌‍​‍​‍​‍‌‍‌‍‌‍‌‍​‍‌‍​‍​​‍​‍​‍​‍​‍​‍​‍‌‍​‍‌‍​‍‌‍‌‍‌‍​。

    作者有话说:这是我这段时间以来写得最顺的一个故事​‍‌‍​‍‌‍‌‍​‍​‍‌‍​‍‌‍​‍​‍‌‍​‍‌​‍​‍​‍‌‍​‍​‍​‍‌‍‌‍‌‍‌‍​‍‌‍​‍​​‍​‍​‍​‍​‍​‍​‍‌‍​‍‌‍​‍‌‍‌‍‌‍​。本来想写个虐文,但是女主的欢脱性格让这篇文的画风骤然拐弯儿,看他们每天相处得那么高兴,我实在下不去这只罪恶的小手​‍‌‍​‍‌‍‌‍​‍​‍‌‍​‍‌‍​‍​‍‌‍​‍‌​‍​‍​‍‌‍​‍​‍​‍‌‍‌‍‌‍‌‍​‍‌‍​‍​​‍​‍​‍​‍​‍​‍​‍‌‍​‍‌‍​‍‌‍‌‍‌‍​。但是呢……算了,但是就不说了,你们自己看吧。

    非常可爱的一个故事,希望你们喜欢。

    “可你之前不是不让我打扰你吗?”

    “我允许你打扰我。”

    文/蒋临水

    新浪微博:@蒋临水

    1

    林咚咚和汤瞬从小神交,打从上幼儿园开始她就常听爸爸念叨:“你汤叔叔的儿子跟你同岁,回回考试一百分,你看看你,没有一科及格!”

    换一般人肯定被打击得够呛,但林咚咚认为她爸纯是为了刺激她才凭空塑造了这么一个完美的“别人家孩子”的形象,毕竟回回考试都能得一百分这太扯了,就连他们老师的儿子都不敢这么吹。

    可林爸爸吹得有鼻子有眼,连主人公照片都有,时间久了,林咚咚对这位姓汤的同学有些好奇——她倒是不在意他考多少分,她主要是想知道他是不是长得真像照片上那么好看。

    照片上的八岁男孩穿背带裤打小领结,三七分发型,头发抹得油光锃亮,那会儿这身造型在周围已经算顶尖时尚,再加上他那双眼睛确实漂亮,所以林咚咚看到他的时候还是小小地震惊了一下。

    她发誓,就一下!

    林咚咚与汤瞬真正见面,是在十七岁那年。

    林爸爸决定去城里做生意,林家三口便从镇上搬到了市里。

    搬新家那天晚上,林爸爸请汤叔叔一家来吃饭。汤瞬还在学校,待会儿放学会直接过来,怕他找错地方,林咚咚就在大门口等着接他。

    林咚咚拿着照片对比,朝左看,朝右看,把每一个路过的人都打量个遍,却一直没等到想等的人。她蹲在地上,找根草棍斗蛐蛐儿,肚子饿得咕咕叫,自行车吱的一声停下来,少年单腿支在地面,左肩背着球拍,右手握着车把,橘黄色的路灯融进他漂亮的眼睛里,四周静寂无声。林咚咚手一松,草棍掉在地上,她不自觉地用手拍了拍胸口。

    蓝白相间的运动鞋慢慢朝她靠近,少年迎着白月光站在她面前悠悠地说:“抱歉,路上有些事情耽搁了。”

    林咚咚腾地一下站起来,一肚子怨怼全消失,她拨浪鼓似的摇头:“没关系,没关系!”

    大人在大桌喝酒聊天,林咚咚和汤瞬在小桌吃饭,饭桌上他全程目瞪口呆地看着她,好像从没见过这么狂野的吃相。林咚咚自觉失态,嘿嘿一笑,分给他一块肉,他委婉拒绝,林咚咚便不再客气,继续狼吞虎咽。

    她即将转去他所在的学校,对新环境有些好奇,便一直缠着他问东问西,而他不爱说话,有一句没一句地回答她。

    自小林咚咚身边的人都是话痨,极少见像他这么有个性的,他越沉默,她就越对他感兴趣。

    饭后林咚咚和爸爸一起送他们出门,寒暄过后,林爸爸拍着汤瞬的肩说:“以后我家咚咚就交给你了。”

    咦?

    林咚咚心里清楚爸爸是让汤瞬在学校里多关照她,话是没错啦,但听上去怎么让人觉得怪怪的呢?

    她把目光转向汤瞬,生怕他会拒绝,而他在她的忐忑期待中缓慢地点下了头。

    虽然不是特别心甘情愿的样子,但勉强算是答应了。

    林咚咚的脸红了一下。

    2

    翌日入学选座位,林咚咚坐在汤瞬旁边。汤瞬没有回应,只是把书本往自己那边挪了挪,给她留出更多的空位,林咚咚朝他伸手:“以后请多多关照!”

    汤瞬“嗯”了一声,却没有跟她握手。

    林咚咚尴尬地把手缩回来往粉色上衣上蹭了蹭,身后的女生嗤笑出声:“真土!”

    林咚咚看了看身上的衣服,粉条纹,帽子上带兔子耳朵,是去年夏天买的,当时邻居家的妹妹还很羡慕她。她美滋滋地翻开书包,假装什么也没听见。

    书上说了,嘲笑你的人都是因为嫉妒!

    中午汤瞬带林咚咚一起去食堂,排队的地方人很多,有几个男生横冲直撞地往里挤。汤瞬张开胳膊护了她一下,低声呵斥那几人:“走路的时候看着点儿!”

    林咚咚心里美得直冒泡,看他多护着她呀!

    男生们面面相觑,起哄问汤瞬:“这土丫头是你什么人啊?”

    这话把林咚咚也问住了,她正在琢磨该怎么回答,却见汤瞬不紧不慢地说:“我爸同学的女儿。”

    男生的视线在汤瞬和林咚咚之间转了几圈之后觉得无趣,“嘁”了一声后,吹着口哨到后面排队去了。

    林咚咚吃相不雅,汤瞬忍了一会儿,端起托盘嫌弃地避开她,说:“你动作小点儿,都溅到我这里了。”

    林咚咚放下勺子托着脸,圆溜溜的眼睛像星星一样一眨一眨:“汤瞬,你想不想和我做好朋友呀?”

    汤瞬诧异地看着她,头顶闪过一个大大的问号,仿佛对她如此自信的语气十分不解,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有多么盼着要跟她当朋友一样,殊不知他简直烦死了她:“不想。”

    “别那么着急回答嘛!我再给你两天时间,你好好考虑一下。”

    汤瞬忽觉太阳穴一阵刺痛,直觉告诉他这次是揽下了一个不得了的差事。他收起托盘到水池边洗,林咚咚很快跟上,水池上方的玻璃映出她蹦蹦跳跳的影子,汤瞬看得眼睛都跟着疼。

    于是他低下头,伴着细细的水声说:“林咚咚,有件事情我觉得我们要讲清楚。你刚到这所学校人生地不熟,看在长辈的面子上,我有义务稍微帮你一下,但也仅限于‘稍微’,你不要擅自曲解我们的关系,也不要表现得跟我很熟悉的样子,那样我会很困扰。”他关上水龙头,转回身俯视她,“听明白了吗?”

    她立正站好,咧嘴露出八颗整整齐齐的糯米牙:“知道啦!”

    他满意地点点头,转身离开,刚走了不到三米,听到她在身后嘀咕:“你第一次叫我的名字呢!”

    汤瞬脚步一滞,回过头看,林咚咚甩着马尾辫哼着歌,一脸陶醉地洗着盘子。

    他浑身一麻,迅速离开现场,生怕别人把他跟她联系到一起。

    可怕!

    3

    汤瞬觉得林咚咚是一个奇妙的生物。

    总是无缘无故地兴高采烈,或没头没脑地哼起歌来。

    都说“物以类聚”,蠢这个东西是会传染的,他非常害怕自己会和林咚咚同化,便下定决心要离她远点儿。

    林咚咚转学来的第五天是教师节,四班学生一大早便合作把教室布置好了,等待给老师一个惊喜。资金是大家平摊的,但是没人告诉林咚咚,清早她打着哈欠走进门,下一秒就被以周雯为首的几个女生推了出来。

    林咚咚蒙了一瞬,看看班级牌:“我走错了吗?”

    “没交钱的人不许进。”

    “交什么钱?”

    “买礼物的钱啊!”

    林咚咚挠挠后脑勺:“那、那我现在补上行不行?”

    周雯扬着下巴说:“行啊,交双倍吧。”

    “为什么?”

    “我们又挑礼物又布置现场,你什么力也没出,总不能白捡便宜吧?”

    这话说得也没错,林咚咚把上衣和裤子的口袋都翻了个底朝天,最终只翻出来两块钱,那是她回程的公交钱:“够吗?”

    周雯气得眼珠子直冒水蒸气:“林咚咚,你装蒜呢!没钱出去待着。”

    林咚咚撇撇嘴,无奈地转身,原地踏步了两个八拍,倏地意识到自己被什么挂住了,一转头,发现汤瞬拎住她帽子上的兔子耳朵,把她固定在原位,一点儿也没有要松手的意思:“预备铃都响了,你上哪儿去?”

    宛如一个主人在朝宠物问话​‍‌‍​‍‌‍‌‍​‍​‍‌‍​‍‌‍​‍​‍‌‍​‍‌​‍​‍​‍‌‍​‍​‍​‍‌‍‌‍‌‍‌‍​‍‌‍​‍​​‍​‍​‍​‍​‍​‍​‍‌‍​‍‌‍​‍‌‍‌‍‌‍​。

    “呃……回家。”

    “就在我身边待着,哪儿也不许去。”

    他这样说着,掏出钱来递给负责采买的生活委员:“这是林咚咚的那一份。”

    边上看热闹的女生脸绿得发青——情报员不是说他俩没关系吗?!

    林咚咚摘下书包乖巧地坐在汤瞬旁边,两只小手在膝盖上头搓呀搓:“谢谢你呀。”

    汤瞬怀疑她有多动症,闭上眼睛装作看不到她:“最后一次。”

    “啊?”

    “以后再遇到问题你自己解决。”

    他说话的时候样子很凶,林咚咚有点儿害怕。

    那之后,林咚咚一直没敢打扰他。

    十月底月考结束,林咚咚终于见识到汤瞬变态的智商——物理和数学都是满分。

    偏她这两科考得最差。

    林咚咚哼哧哼哧地和试卷较劲,好像遇到了什么了不得的难题,但她没问,他就闭眼小憩,眼不见为净。

    “喂,汤瞬。”她小心翼翼地推了推他。

    他假装听不见。

    “喂,汤瞬!”

    她凑近了一些,温热的气息落在他鼻尖,他撑在脸上的那只手忽地收紧,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你睡着了吗?”她又问。

    “嗯。”

    “哦,那算了。”

    汤瞬嗤笑一声,睁开眼睛,见她可怜兮兮地望着自己,一双眼睛晶莹透亮,仿佛能直接望到底。

    汤瞬的心一软,接过笔写下正确答案。

    林咚咚轻声道谢,看了看两人分数的差距,不甘地撇了撇嘴。

    她觉得汤瞬是因为分数差太多,才不愿意跟她做朋友。

    4

    为了追上汤瞬的成绩,林咚咚似乎很有动力,上课时不断举手,遇到不会的问题就跟老师死缠到底,有几个女生常在此时奚落她,而她就像没听见一样。

    关于这一点汤瞬还是很佩服她的,毕竟“乐观”二字说来容易,真正做起来难度就高了。

    但是,纵然林咚咚自来熟,又非常努力地表现自己,却很难在这个班级交到朋友,一是因为大家的交友圈已经固定,她很难加入;二是成长的环境不一样,她和别人没有共同语言。小镇流行的东西和城市里完全不一样,就像汤瞬八岁的那张照片在他眼里完全是黑历史一般的存在,林咚咚却如珍似宝地看了一遍又一遍。

    还越看觉得越好看。

    班上同学口中的某某品牌她听不懂,因为林咚咚一个季节只有两套衣服来回换,袖口膝盖都洗得发白,这自然成了枯燥生活中难得的谈资,林咚咚常听见有人在她身后偷偷摸摸地给她取难听的绰号。

    要说完全不在乎那肯定是假的,林咚咚哼着歌盖过那些嘈杂的声音,坐在走廊窗台上往外边看。汤瞬在网球场上和人对打,胜利以后跟队友击掌,脸上的汗水像钻石一样闪着耀眼的光。周雯跑进球场给他递水,他没有接,只觉得后脑勺被某道视线盯得发烫,他沿着视线来源找过去,正好看到窗内少女熟悉的面庞。

    她长发垂在左胸前,整张脸恨不得贴在玻璃上。

    偷看被发现,林咚咚胸腔一震,手忙脚乱地从窗台上滚下来,摔了个四仰八叉。

    汤瞬见她摔下去了又半天没站起来,不自觉地笑了出来,笑完又有些担心——别是摔坏了吧?

    他走出球场,来到窗边,试探性地喊了一声:“林咚咚?”

    “在!”

    他跃上窗台坐下:“你干什么呢?”

    林咚咚坐起来揉了揉摔疼的鼻子,摸到了鼻子下边的两行鼻血,瓮声瓮气地说:“没、没什么。”

    见她没事儿,他安下心来,轻咳一声,说:“对了,我爸让你今天去我家吃饭,放学以后你等我,我载你一起回去。”

    “我知道了。”

    他说完以后没有走,反倒津津有味地欣赏她的窘态,林咚咚脸一红:“虽然我好看,但你也别这么看,怪不好意思的。”

    给点儿阳光就灿烂,说的就是林咚咚本人。

    这人真是没救了。

    汤瞬立刻走开。

    5

    晚上汤瞬值日,林咚咚先出班级,她在校门口等了一会儿,没等到汤瞬,却等到了周雯。

    对方要带她去学校后边的胡同口,要求一起谈谈。到地方后,她发现要谈话的人明显有点儿多,一张嘴肯定不够用,林咚咚觉得“好汉不吃眼前亏”,坚决甩开对方的手:“我先回去了,我等人呢。”

    “等谁?等汤瞬?”周雯挑着眉毛说,“你不用等了,是他让我告诉你的。”

    林咚咚纠结了:“那他为什么不直接跟我说?”

    “怕伤你自尊心呗,你要是识相,以后离他远远的,我也不为难你。”

    林咚咚在心里左右权衡,为难地说:“我做不到。”

    “你!”

    几个女生将她团团围住,做出要动手的架势,林咚咚拧了拧眉毛:“君子动口不动手,大家有话好好说行不行?”

    众人异口同声:“不行!”

    周雯扬起巴掌朝她抽过来,却被她一把钳住,周雯疼得直咧嘴:“林咚咚,你敢还手?”

    林咚咚脱下外套,甩着手腕说:“大家都是同学,我也不想,但偶尔切磋切磋也不错,另外告诉你一下,我这双手可是劈过柴的。”

    她可是从小野惯了,上山下河,打架闯祸,曾经也是芋头镇响当当的一号人物,自然不能为这么一点儿小事儿就怂了。

    而且……为了汤瞬打架,想想还有点儿甜呢!

    林咚咚先解决了周雯,问还有谁要来,但那些人互相对了下眼神后一拥而上,林咚咚被缠得紧紧的,毫无还手之力。

    林咚咚看到周雯捡起一根木棒走近她,她自叹今日凶多吉少,认命地闭上了眼睛​‍‌‍​‍‌‍‌‍​‍​‍‌‍​‍‌‍​‍​‍‌‍​‍‌​‍​‍​‍‌‍​‍​‍​‍‌‍‌‍‌‍‌‍​‍‌‍​‍​​‍​‍​‍​‍​‍​‍​‍‌‍​‍‌‍​‍‌‍‌‍‌‍​。

    脖子忽然一紧,一双大手抓住她的衣领往后一拖,林咚咚差点儿被勒死,她踉跄了两步跌进一个怀抱里,那根棍子不偏不倚地落在来人的胳膊上。

    这一下下手可不轻,她看着都疼。

    汤瞬深吸了一口气,呼吸落在她头顶,沉声问:“我不是让你等我吗?”

    林咚咚一时语塞:“抱、抱歉。”

    周雯见是汤瞬更加生气:“汤瞬,你怎么老是护着她?这跟你有什么关系?”

    “没关系。”

    “那你……”

    “虽然我也不愿意。”他不着痕迹地打断对方,将林咚咚推到自己身后,“但是,我现在必须罩着她,要是她受伤我会很苦恼。”

    他活动了一下隐隐作痛的左臂,目光淡漠地扫过在场所有的人:“我劝你们以后最好不要跟她作对,不然后果自负。”

    他说完捡起林咚咚掉在地上的外套,揽住她的肩膀,说:“走了。”

    6

    回家前先去了诊所,还好汤瞬的骨头没受伤,只是皮肤青了一块。

    他胳膊太疼没法骑车,于是两人步行回家。

    林咚咚很愧疚,一直问他疼不疼。汤瞬被问得烦了:“你有完没完?”

    林咚咚立刻闭嘴。

    汤瞬越想越生气,说白了都是因为林咚咚人傻还爱瞎闯祸,才害得他落得这般田地,于是他停下来问她:“我问你,你明知道周雯不怀好意,干吗还跟着一起去?”

    她小声嘟哝:“我那不是没反应过来嘛。”

    “就算是这样,到了地方你总该明白了吧,那么多人你还瞎逞能跟她们动手?”

    “因为她们让我离你远点嘛……”

    汤瞬惊了一下。

    林咚咚垂着头,头顶上每天神采奕奕的呆毛也随着她的沮丧一起垂了下去,汤瞬弹了下她的额头,声音放柔了许多:“你不会假装答应吗?”

    “我又不擅长说谎,再说万一她们告诉你,你信了怎么办?”

    “你以为我像你一样傻。”

    前面是红绿灯,林咚咚挠着头看他:“奇怪,你平常不是惜字如金吗?今天话倒是挺多的。”

    汤瞬气坏了,别过头不再看她。

    怪谁也怪不得,都是自己多管闲事儿的下场。

    其实那会儿他完全可以假装看不见,他有绝对的理由不去管这件事情,却无法做到视而不见,不管是出于责任心还是同情,总之,当那根棍子即将落下的时候,他想也没想就奔了过去。

    红灯结束,夜风渐凉,汤瞬骂了她一顿后舒畅了不少,蓦地开口:“你以后再遇到这种事情可以先来和我商量。”

    “可你之前不是不让我打扰你吗?”

    他低下头,像下定了视死如归的决心一样,紧咬着牙关对她说:“我允许你打扰我。”

    然而他的心在对上她目光时一阵猛跳,时间倏地凝滞在这一刻,眼前路过的风似乎都有了颜色,他被震得慌了一下。

    啊,他这是怎么了呢?

    怎么会突然改变心意的呢?

    大概是看到她一个人跌跌撞撞地行走太过可怜,想稍微给她一些力所能及的温暖。

    汤瞬咬了咬牙,只是稍微而已。

    7

    那之后林咚咚过了一阵安宁的日子,班里没人再为难她,但也都默契地不理她。

    很快进入十二月中旬,班上掀起一股“圣诞热”,众人以互送平安果的方式来传递友谊或向喜欢的人示好,班上闲人八卦的话题变成了“你收到多少平安果”以及“你都给谁包了平安果”。

    活动开始了一星期,林咚咚一个平安果也没收到,她写字的时候突然停笔,用胳膊肘撞了撞隔壁的汤瞬:“要不我给你包一个吧,然后你再回我一个?”

    汤瞬翻了一页书:“我不要,你找别人玩儿吧。”

    “嘁,真无情。”

    前两年班里也有这个活动,汤瞬收到一大堆,听说这东西必须回礼,把一个苹果送来送去跟有病一样,从那天开始他便放出话来,表示一个不收,也一个不回。

    而林咚咚似乎对这种仪式非常心水,满眼羡慕地看着周雯桌上一大堆彩纸包着的苹果,但汤瞬见怪不怪,因为上回她看蹄髈时也是这种目光。

    她对能吃的东西一向如此热情。

    周雯难得十分熟络地问她:“林咚咚,你收到平安果了吗?”

    林咚咚摇摇头,失落感溢于言表:“没有。”

    周雯提高了分贝,用赤裸裸的讽刺口吻说:“对哦,我都忘了你没有朋友。”

    林咚咚的嘴角一下子就垂了下来。

    奇怪,上课举手答错题的时候她不觉得丢人,楼梯口被人恶意绊倒的时候她也不觉得丢人,可此刻周雯话音一落,周围人都看向她的时候,林咚咚默默转回身去,恨不得把脸埋进脚底下。

    汤瞬看了她一会儿,敲敲她的桌子:“练习册做了吗?”

    她漫不经心地“嗯”了一声。

    虽然她习惯了没心没肺地过日子,但是遇到这种事情还是很难平静,一个人实在太难过了,无处诉说心事,无人分享悲喜,她渴望能交到朋友。

    而汤瞬,她和他交流时总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才不至于惹他生气,他根本不在意她的心情,也不喜欢她的靠近。

    林咚咚转头喃喃自语道:“有朋友可真好啊。”

    8

    二十三号那天,林咚咚收到第一个平安果,是二班的明雅送来的。

    林咚咚很奇怪,明雅笑了笑,说:“上次我把参考书和课堂笔记掉在路上,是你帮我捡到的,我还没谢谢你呢。”

    “哦,你是说那事儿?”林咚咚摸摸发梢,不好意思地说,“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直到上课铃响,明雅才从教室离开,临走前望向汤瞬,朝他眨了下眼睛:“阿瞬,放学来班级等我,我有事儿和你说。”

    那个眼神看得林咚咚心怦怦直跳,赶紧转头看汤瞬,发现他表情并无异常。

    那两人看上去似乎很熟的样子,她有点儿慌。

    在明雅之后,又陆续来了几个人给她送礼,每个人的理由都各不相同。一上午下来,林咚咚收到了九个平安果,她把每个人的名字和班级都记下,准备之后过去回礼。沈灿从前桌回过头,递来第十个,说:“看不出你人缘这么好。”

    林咚咚嘿嘿笑:“我也没想到。”

    周雯没了奚落林咚咚的理由,林咚咚的面子找了回来,她向沈灿打听哪种彩纸最适合做平安果的包装,沈灿告诉她学校旁边就卖​‍‌‍​‍‌‍‌‍​‍​‍‌‍​‍‌‍​‍​‍‌‍​‍‌​‍​‍​‍‌‍​‍​‍​‍‌‍‌‍‌‍‌‍​‍‌‍​‍​​‍​‍​‍​‍​‍​‍​‍‌‍​‍‌‍​‍‌‍‌‍‌‍​。

    林咚咚和沈灿放学后买了一大堆包装纸回来,一出门看见汤瞬和明雅站在校门口,她虽然很想知道他们在聊什么,但她明白那不是她该掺和的事情。

    十分钟后,汤瞬朝她走来:“回家。”

    晚上林咚咚去汤瞬家,挑了个最大的苹果递给他:“这个给你,刚洗的。”

    汤瞬接过苹果咬了一口,还没来得及嚼,林咚咚就殷切地问:“甜吗?”

    “还行。”

    “我有事儿求你。”

    汤瞬看她一眼,走到垃圾桶旁边把苹果吐掉。

    “哎呀,也不是特别难的事情啦!”

    他把剩下的苹果塞进她手里,抽出纸巾优雅地擦嘴:“直说。”

    “就是,过阵子不是元旦晚会嘛,沈灿本来拍了个短剧,但是主演的两个人都出了问题,想让你和我补上。”

    “凭什么?”

    “节目有投票评分环节,你要是参加评分肯定高,再说你都不问问奖励是什么吗?超诱人的!难得我在班里交到了新朋友,人家又是头一回要我帮忙。你就帮帮我吧。”

    “我问凭什么。”

    呃……林咚咚一时语塞。

    汤瞬今天才被人威胁过,心情不太好,说话的时候态度差劲:“我们没交情,你交不交朋友我不感兴趣,那是你的事儿,而且我那天有约。”

    “和谁?”

    “帮明雅弹琴。”

    9

    啊,原来是明雅啊。

    林咚咚瞬间蔫了下来。

    “那算了,我找别人帮忙好了。”

    翌日她向沈灿道歉:“汤瞬和明雅有约了。”

    “这样啊。”沈灿有些失落,“我还觉得你去求他的话他就会答应呢,没想到被明雅抢先一步,可恶!”

    “抱歉。”

    沈灿转而宽慰她:“我没有怪你,本来以为天然最能克傲娇,可惜还是明雅在他心里的地位更高。”

    前面半句林咚咚没懂,后面的她倒是听清了:“明雅和汤瞬关系很好?”

    “传说中的金童玉女,从小到大一直处于八卦中心。”

    林咚咚的心一沉到底:“怪不得。”

    “算了,不提他们了。”

    陈肖见林咚咚和沈灿聊得热络,也跟着加入话题。

    汤瞬回教室时正好看到陈肖手把手地教林咚咚包平安果,他脚步顿了一下,从他俩中间径直穿了过去。

    “借过。”

    林咚咚只觉得眼前出现一道银河,半晌没回过神来。

    陈肖听说沈灿缺演员,嚷嚷着要去试戏,没想到他演得不错,记台词也快,最重要的是和林咚咚配合得天衣无缝。

    于是便这么定了。

    林咚咚排练的教室和汤瞬所在的教室只隔了一堵墙,明雅的歌声经常和他的钢琴曲一起传过来。

    林咚咚曾偷偷趴在门缝偷看过,汤瞬和明雅说话时的态度好极了,完全不像和她在一起的时候。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从前林咚咚以为他就是这样冷漠的脾性,却没想他也有温和的时候。

    她转念一想,万一他对别人都温和,却只是对她冷漠呢?

    这使她幼小的心灵受到了轻微的伤害,于是她不甘心地追着他问:“你就不能对我也温柔吗?”

    他当时正在看乐谱,闻言淡淡地瞥了她一眼,说:“我对聪明人和对笨蛋的态度一向不同。”

    虽然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她和明雅谁更优秀,但这话从他嘴里说出来怎么就这么伤人呢!

    林咚咚被打击得不轻,想想他过去对她说过的话,没错,他确实讨厌她来着。

    她还不死心地想再问些什么——明明他之前保护过她。

    可是她刚要开口,他便不耐烦地抬起头,用眼神示意她闭嘴。

    林咚咚的心顿时凉了半截,她猛然想起,他确实曾警告过她离他远点儿。

    他只是碍于长辈的面子才不得已要临时罩着她而已。

    她想到这里,收起心思背台词。

    几分钟后那边的乐声停了下来,汤瞬过来敲门,林咚咚和陈肖一起抬头看,十分默契地问:“什么事儿?”

    汤瞬蹙眉看他们,最终望向林咚咚:“放学了,跟我回家。”

    “我今天就不跟你走了。”林咚咚低下头不去看他,“我还得再练一会儿。”

    毕竟她是笨蛋嘛!

    汤瞬握了握拳,“哦”了一声,转身走了。

    在走廊另一侧,明雅正在等他,他不耐烦地咋舌道:“不是说今天就到这里吗?”

    明雅笑得狡黠:“阿瞬,你这个态度对我真的好吗?小心我一个不高兴就把你的秘密告诉林咚咚哦。”

    汤瞬心中警铃作响,逼迫自己勾出一抹生硬的笑:“这回满意了吗?”

    他想起林咚咚这几日与陈肖眉来眼去的样子,台手砸了下墙。

    啊,该死!

    他到底是为了哪个忘恩负义的在遭罪呀?

    10

    林咚咚从窗边看到汤瞬站在明雅身侧,接过她手里的肩包,跟她并肩走出学校,只觉得剩下那半截心脏也跟着一起凉透了。

    之前她回家路上帮爸爸买东西,因为太沉就想让汤瞬帮忙拿一下,他当时是怎么回复的来着?

    ——“你没长手吗!”

    对,就是这句。

    陈肖似乎看出了她的心事,过来劝她:“放弃吧,汤瞬这口菜可不是一般人夹得走的。要夹夹我吧,我好夹​‍‌‍​‍‌‍‌‍​‍​‍‌‍​‍‌‍​‍​‍‌‍​‍‌​‍​‍​‍‌‍​‍​‍​‍‌‍‌‍‌‍‌‍​‍‌‍​‍​​‍​‍​‍​‍​‍​‍​‍‌‍​‍‌‍​‍‌‍‌‍‌‍​。”

    边上人听到这话也跟着笑,林咚咚却怎么也笑不出来。

    距离晚会还剩五天的时候气温骤降,学校临时决定把寒假提前,并把晚会时间推到了下学期。

    沈灿有些失望:“说是开学就办,但下学期就要毕业了,大家忙着备战高考,哪还有时间?”

    陈肖跟着附和道:“搞不好就要推到期末了。”

    随着寒假一起提前的还有期末试。林咚咚和汤瞬在一个考场,他跟她说话她装没听到,他叫她出去她就睡觉。

    汤瞬心里窝火,刚要发作,明雅突然进来,他揉着太阳穴跟她出去,在走廊窗边驻足看了眼林咚咚,发现刚才还装死装得天衣无缝的丫头片子,此刻正对陈肖笑得花枝乱颤。

    汤瞬觉得心快气炸了,要知道最近这二十天来林咚咚几乎都没对他笑过,还各种找借口不跟他见面。

    完了,完了,他快要到极限了。

    那晚轮到汤瞬一家到林家做客,饭桌上汤爷爷问起林咚咚的近况,她嘴里左一个“陈肖”右一个“陈肖”。

    ——“一到关键时刻陈肖就背错词,浪费我的情绪!”

    ——“昨天他把裤子穿反了,笑死我了!”

    汤瞬后槽牙磨得咯吱响,林咚咚停下来说:“妈,有老鼠。”

    汤瞬放下饭碗去阳台吹冷风,总算神志清醒了一些。

    他上辈子一定是破坏了银河系,才会在今生遭此劫难。

    寒假期间汤瞬闭门不出,林咚咚也一直没来找他,两人各怀心事,但好在作业够多,他们也没空想别的。

    11

    再见面已经是下学期,果真如沈灿预料的一样,几个班级的老师以高考在即为由再次推迟晚会,最终将时间定在他们高考后。

    中途老师调了次座位,林咚咚因为视力不好去了最前排和陈肖同桌,跟汤瞬隔了三排桌子。

    收拾书包的时候她偷偷看了眼汤瞬,对方似乎乐得轻松,她本来想说些什么,最后也都吞了回去。

    所有的事情暂且搁下,林咚咚在疯狂补习当中度过了高中最后半年,每一次测试的成绩都朝汤瞬靠近一点,她为了距离缩小而欢喜,这些欢喜累积在一起,埋住了她黯然的心事。

    于是便迎来了高考当天。

    考完成绩还没出,林咚咚就知道自己考得不错,众人放下重担开始筹备高中最后一场晚会,因节目之前便已排练好,这次也没花什么时间。林咚咚排练的教室仍在汤瞬隔壁,许是经历了半年的心理准备,再看他和明雅站在一起时,她也没有那么难过了。

    六月二十号,迟到了半年的晚会终于开演。汤瞬和明雅的节目得到一致好评,称他们为“金童玉女”的呼声不断;林咚咚和陈肖的短剧也反响不错,底下人笑得上不来气。

    投票结果翌日出来,林咚咚以两票之差输给汤瞬和明雅。那两人站在领奖台上相视而笑,明雅的手就搭在汤瞬的胳膊上,林咚咚忽然觉得汤瞬不帮她是对的,毕竟什么人就该跟什么人在一起,她与汤瞬站一块儿,实在是显得格格不入。

    而讲台上——

    “汤瞬,你笑得太生硬了,再真切一点儿。”

    “把你的爪子从我的胳膊上拿开!”

    结束后四班和二班一起聚会,场地由某个家里开餐厅的土豪同学提供。明雅支使汤瞬倒水端茶,汤瞬用眼神警告她:“最后一次,过了今天咱们的约定就解除了。”

    明雅好像没看见,转头跟别人聊天,那人对她说:“你今天和汤瞬配合得超棒!”

    “是吗?不过我觉得陈肖和咚咚配合得比我们好。”

    众人视线转到林咚咚那边时,她正抓着一根烤鸭腿啃得满嘴流油,有人拍桌大笑,起哄道:“陈肖,还不快给你搭档擦擦。”

    林咚咚拿餐巾纸抹了抹,继续埋头苦吃,话题却不知不觉转移到了她和陈肖身上。是沈灿最先起的话头,她把在练习室里偷拍的照片一张张亮出来,照片的角度选得暧昧,众人惊呼,汤瞬黑脸,明雅轻咳一声站起来:“陈肖,我记得你有话要对林咚咚说对吧,今天在场这么多人作为见证,你就说吧,我会替你加油的。”

    所有人拍桌起哄,林咚咚咽下肉茫然地看着周围。汤瞬腾地站起来,眼睛像要喷出火来,问明雅:“你怎么没跟我说?”

    明雅得意扬扬,仿佛一切都在她的计划之内:“你也没问啊。”

    陈肖从身后拿出一只礼盒,林咚咚伸出双手去接,这中间大概有一秒的空白时间。汤瞬的大脑里闪出无数个念头,两人之间距离很远,就算他冲过去也来不及。

    只要稍微晚一步,故事就要换一个结局。

    千钧一发之际,他一拳砸在桌面上,碗筷震得叮当响。林咚咚双手顿在半空,疑惑地看向他。

    他右手按在左胸前,压住躁动不安的心脏。

    “林咚咚,我喜欢你。”

    从去年九月份初遇开始,这是他全部的秘密。

    12

    圣诞节前几天,汤瞬找到明雅、沈灿等人,拜托她们给林咚咚送一枚平安果,并希望她们能试着了解林咚咚,和她做朋友。

    “其实她除了笨点儿也没有别的缺点了。”这是他的原话。

    班上女生被周雯警告过,遂没人敢主动靠近林咚咚,而明雅她爸就是校长,周雯拿她没辙。有了明雅带头护着林咚咚,其他人就不会再排斥她了。

    沈灿和明雅互看了一眼:“行是行,但你得告诉我们,你跟她是什么关系?”

    “她爸爸是我的长辈,拜托我临时当她的监护人。”

    这话骗过了沈灿,却没瞒过明雅,明氏火眼金睛看出汤瞬心里有鬼,一转眼就拆穿了他。

    “你喜欢她?”

    汤瞬明显一怔,故作镇静:“瞎说。”

    “你喜欢她​‍‌‍​‍‌‍‌‍​‍​‍‌‍​‍‌‍​‍​‍‌‍​‍‌​‍​‍​‍‌‍​‍​‍​‍‌‍‌‍‌‍‌‍​‍‌‍​‍​​‍​‍​‍​‍​‍​‍​‍‌‍​‍‌‍​‍‌‍‌‍‌‍​。”

    “不可能!”

    “那你做这些有什么意义?”

    这可难住了他。

    或许他只是……他只是,想守护她的笑容。

    不想任何事情都让她失望,不想让她难堪下不来台。

    汤瞬没有回答,答案就写在脸上,明雅一阵坏笑,就此捏住了他的把柄。

    “帮我弹琴,不然我就去告诉林咚咚你喜欢她。”

    “……”

    “对我态度好点儿,不然我就告诉全世界你喜欢她。”

    “……”

    一日汤瞬对她发火,明雅摊开手说:“你不想做也没关系,去跟林咚咚说啊,这样我就威胁不到你了。”

    汤瞬难得没有反驳,只是别过脸去:“不行。”

    “为什么?”

    “很丢脸。”

    为什么会喜欢林咚咚呢?

    真的太丢脸了!

    为她笑容变少而辗转反侧,为她经常和别的男生说话而坐立不安。

    汤瞬活这十多年来从没有过这样的烦恼,这一点儿也不像他。

    明雅摇头叹气:“你个死傲娇,活该你受罪。”

    13

    汤瞬沉着一口气走到林咚咚身边,抽出餐巾纸,抹掉她嘴边 的油渍,然后拉住她的手——尽管那只手刚刚捏过烤鸭腿。

    林咚咚看着被他握紧的手,只觉有一头小鹿撞死在胸前,她咽下口水,喃喃着:“汤、汤瞬……”

    “嘘,我们出去再说。”

    汤瞬认栽了,喜欢她,大概就是觉得她丢脸,却希望她只丢他的脸。

    另一边,陈肖捧着礼盒僵在原地:“我生日礼物还没送完呢,汤瞬这是干什么?”

    沈灿:“所以你就只是要送生日礼物?”

    “对啊,明雅告诉我今天是林咚咚生日,让我好好祝福她。”

    二人转头看明雅:“所以,你这是干什么?”

    明雅得意地笑:“做实验啊。”

    “那你得出的结论是什么?”

    “天然果然克傲娇。”

    编辑/沐沐

    赞 (6)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2.60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