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暮色加了糖

关注公众号 : Bucee雜誌館 , ID : buceezzg 免费下载《花火》《逃之夭夭》......PDF杂志

<台灣電子雜誌電子書下載>

秦时归跟在她的身后,听见她嘴里哼着歌,当时就觉得这个女生真特别啊,明媚得像太阳​‍‌‍​‍‌‍‌‍​‍​‍‌‍​‍‌‍​‍​‍‌‍​‍‌​‍​‍​‍‌‍​‍​‍​‍‌‍‌‍‌‍‌‍​‍‌‍​‍​​‍​‍​‍​‍​‍​‍​‍‌‍​‍‌‍​‍‌‍‌‍‌‍​。

越安安

(新浪微博:@越安安ei)

作者有话说:哈哈哈,这篇文中男女主角在军训时发生的乌龙事件,其实是我自己的真实经历,不过我没女主角这么跳脱,当时直接捂脸跑了……(男生不帅是个原因,哈哈哈​‍‌‍​‍‌‍‌‍​‍​‍‌‍​‍‌‍​‍​‍‌‍​‍‌​‍​‍​‍‌‍​‍​‍​‍‌‍‌‍‌‍‌‍​‍‌‍​‍​​‍​‍​‍​‍​‍​‍​‍‌‍​‍‌‍​‍‌‍‌‍‌‍​。)我很喜欢性子活泼逗×的女生,希望你们也喜欢​‍‌‍​‍‌‍‌‍​‍​‍‌‍​‍‌‍​‍​‍‌‍​‍‌​‍​‍​‍‌‍​‍​‍​‍‌‍‌‍‌‍‌‍​‍‌‍​‍​​‍​‍​‍​‍​‍​‍​‍‌‍​‍‌‍​‍‌‍‌‍‌‍​。另外,小二编辑太太太软萌了,合作万分愉快。

1小小题目,不成敬意

从小玩到大的闺密要结婚了,为了凑份子钱,辛小言啃面包、喝白开水的第三天后终于在家教群里看中了一个时薪高的活。对方是初二的学生,需要补数学和物理。辛小言乐得面包屑喷在手机屏幕上,呛得脸红脖子粗。

室友真挚地提醒:“辛小言同学,这次请你一定要控制住自己的脾气。”

猛灌了一大壶水的女生撇嘴:“我这么温柔……”

话没说完,室友的眼刀已经扫了过来:“你别忘了,你因为脾气不好已经丢了三份家教工作了,最近的一个还生生被你吓哭了。唉,十五岁的男生被你吓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

辛小言脚底抹油赶紧溜。她本来就是个急性子,偏偏从小到大成绩优异得不像话,每当带家教碰到那些怎么说也说不通的小孩时,总要急得跳脚。

不过,这次的家教对象似乎有所不同,辛小言扫视了一圈架子上的奖杯,一脸茫然地问:“请问,你的成绩这么好,还需要补什么呢?”

男生叫秦雨,他懒懒地抬起眼皮说:“听说你中考和高考数学物理都是满分?”

“是。”

“把我补成和你一样就行。”他低下头,小声加了句,“要不是我哥在外地上学,我才不用请家教呢。不过,幸好他快回来了……”

他似乎想起了什么,从桌子的抽屉里抽出来一张纸丢给辛小言:“这是我哥出的题,你要是都能解出来,就有资格做这份家教。”

辛小言露出标准的微笑:“你开心就好。”

她深吸几口气,在心里默念了好几遍不要生气,才心平气和地去看那几道题。越做,她的眉头皱得越紧,这些题比一些竞赛题还要刁钻,出题的人是脑袋有坑吗?

辛小言花了两个小时解完了所有题,当天晚上回去后,又花了三个小时出了两道题,在第二次家教前,递给秦雨:“把这些题交给你哥做,两个小时之内做不出来,以后就别出那些题来丢人了。”

她万万没想到,第二天秦雨给她转发过来一张图片,上面写着密密麻麻的答案和两道新题,最底下还有一行苍劲有力的字:小小题目,不成敬意。

本来再寻常不过的家教,这么一来,她多了一项任务——解题。

辛小言每次做家教回来,都要绞尽脑汁地解题再出题。这么持续了半个月,她在苦思冥想的时候突然一激灵,她为什么要跟这个脑子有坑的人玩解题游戏,他会给她加钱吗?并不会啊!

2同学,你该减肥了

秦雨智商高,有些解不出的题目,辛小言稍微一点拨,他就懂了,相比其他小孩,辛小言已经很满足了。

这天,她刚到秦雨家,他就递给她一道题:“小言姐,先解决这道题吧。”

本以为是竞赛题,结果,她解了半天也找不到思路,一气之下笃定地将纸一扔:“题出错了,出题的人大概出题的时候脑袋被门挤了。”

秦雨微张着嘴巴看向她的身后,轻轻叫了声“哥”。

辛小言一边摆手,一边摇头说“你叫大侠都没用”,直到看见身后一张不苟言笑的脸。

“我觉得我的脑袋没有被门挤过。”

秦时归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满是探究的目光甫一扫过来,辛小言话都说不利落了:“秦……秦时归,你怎么在这?”

“这是我家,我为什么不能在这?”他问得理所当然。

辛小言看见秦雨朝自己点了点头,终于认命地捂住脸。她知道秦雨有个学霸哥哥,可她万万没想到是秦时归。

“辛小言,你果然还是解不出我的题。”

辛小言愕然地抬头:“你一直知道是我?”

她问完,一记眼刀扫向秦雨,后者吓得一颤:“我发誓,我没透露过你们双方的名字。”

秦时归缓缓地开口:“你第一次解我出的题时,我就知道是你了,高二那年,你用同样的方法解过相似的题目。”他顿了顿,又道,“那种耍小聪明的方法也就你能想出来。”

辛小言从小到大的光荣学习史上,只有一个人站在了与她比肩的位置,那就是秦时归。按照偶像剧的情节,他们应该惺惺相惜,志同道合。可她与他的第一次见面并不是什么值得回味的美好记忆。

当时,高一开学没几天,就火急火燎地开始军训,大家连自己一个班的同学都认不熟,在军训休息期间都是自己歇自己的,除了辛小言。后来,大家说起自己是怎么认识辛小言的时候,都异口同声:“整个方阵蹿来蹿去像只猴子的就是她,不仅跟同学,连教官都跟她像好哥们似的。”

辛小言跟秦时归有交集是在一个闷热的下午,她在教官吹了休息哨后,整个人直接一瘫,把胳膊搭在旁边人的肩膀上。

“爱妃,你看。”她把手从左挥到右,指着一队队方阵感情充沛道,“看朕给你打下的江山。”

旁边没人说话,她故作深沉地一叹:“是不是感动得说不出话来了。”

“辛小言!你在干吗!”左前方传来室友的惊呼,她猛然回过神来,转头看向自己搭着的人,结果就看见秦时归紧锁着眉头,抿了抿嘴,似乎有话要说。

他满脸正经:“同学,你该减肥了。”

天地良心,她是真的认错人了,谁知道一米八的大高个的室友怎么就站到前面去了。但当时就算内心再慌,她也凭着强大的心理素质,站直后,一本正经地拍了拍秦时归肩膀上并不存在的灰尘:“朕认错人了,不过,小伙子锻炼得不错。”

周围一圈人嘴张得能塞下半个鸡蛋。

室友后来说起这事一脸佩服,辛小言却追悔莫及,因为那件乌龙事件之后,秦时归对她尤其不同​‍‌‍​‍‌‍‌‍​‍​‍‌‍​‍‌‍​‍​‍‌‍​‍‌​‍​‍​‍‌‍​‍​‍​‍‌‍‌‍‌‍‌‍​‍‌‍​‍​​‍​‍​‍​‍​‍​‍​‍‌‍​‍‌‍​‍‌‍‌‍‌‍​。他不仅利用班长的职务把她安排在第一排坐,自习时盯着她,听写时盯着她,就连有时代替老师监考,他也在讲台上似有若无地往她那个方向看。

辛小言把卷子一捂,抬头对上秦时归的目光,露出两排雪白的牙齿:“班长,请自己做自己的,不要东张西望。”

秦时归愣了一瞬,发出极轻的笑声。但前排的辛小言听在耳里就变成了:你的试卷有让我看的必要吗?

辛小言很生气,后果就是向全体学渣发起攻击。那次考试,班里一共有两个满分的,那就是辛小言和秦时归。

两人轮流坐镇第一名两年,其间一直暗自较劲却也保持着明面上的和谐。他们真正闹掰是在高三刚开学,因为一件小事,直到高中毕业都没再说过话。

3你这同学挺豪迈的

自从知道了秦时归是秦雨的哥哥,辛小言每次去补习都要先问秦时归在不在家。他不在家,她再过去。这么打游击战似的又补了几天,她终于赚够了钱。婚礼那天,她把红包交出去的那一刻,觉得腰杆都直了。

作为伴娘,辛小言从早上就开始陪着新娘化妆、做头发,等到一切准备好,刚想躺床上歇一歇,又被其他伴娘叫起来。

“你理科成绩很好吧?”她们不怀好意地笑,“给新郎和他的伴郎们出道题呗,答对了才能进来。”

新娘也跟着说“好”,辛小言推托不过,又考虑到不能太为难人,就只出了一道中等难度的题。她万万没想到,将题目递出去没有三分钟,答案就被递了回来,解题过程严谨独到,她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新郎一边推门,一边笑:“幸好我们有时归,要不然还进不来这门。”

秦时归穿着合身的西装,衬得身姿挺拔,他微微颔首:“承让了。”

辛小言只想吐血,怎么哪都能碰到他?!接下来的找婚鞋过程,辛小言一直在角落坐着,喜糖一个接着一个往嘴里塞。包了一嘴糖后,她的眼前突然出现一只白净的手,拿着诱人的巧克力面包。

“早上没吃饭?”秦时归皱着眉,逆着光的脸让人看得不太清明,“胃疼了?”

从早晨五点多忙到正午,哪有时间吃饭,辛小言想吐槽,却一张嘴就喷出一颗糖。秦时归愣了愣:“你在COS豌豆射手?”

“就你话多。”辛小言吐出嘴里的糖,一爪子把面包抢过来,胃里有了食物,疼痛也减轻不少,听见那边说要去走红毯,立马满血复活。

她提着裙子,踩着高跟鞋,大步跨过去:“待会儿的捧花,我预定了!谁跟我抢,我就让谁飞!”

大概她小巧的身材里住着的是个女汉子的灵魂,在场的人都有些世界观崩塌的感觉。新郎拍了拍秦时归的肩膀,忍俊不禁:“你这同学挺豪迈的。”

“嗯。”秦时归的目光追随着那个一蹦一跳的身影,眼底的光影明亮,“不觉得很可爱吗?”

“可爱,可爱……”

婚礼过后,伴娘基本上都被各自的男朋友接走了,到最后只剩秦时归家跟辛小言的学校在同一方向,护花的任务不可避免地落到他的身上。

晚上十点多钟的街道只有零星几个人,辛小言走在路灯下,看着自己的影子拉长又变短然后又拉长。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目的,她悄悄用余光打量起身旁的男生——深邃的眉眼,高挺的鼻梁,一眼看去就能让人注意到的薄唇,即使因为当伴郎将头发梳了上去,看上去也只是比高中时期成熟了一点而已。

“喂。”她鬼使神差地开口,“你怎么知道我下午是胃疼了?”

辛小言刚问出口就想起来,高一下学期,她有一天早晨没吃饭,胃疼得直接倒在了教室地板上。醒来的时候,她就在校医务室,旁边站着班主任和几个班委,其中就有秦时归。

秦时归缓缓开口,清冽沉稳的声音随着夜风飘进辛小言的耳朵:“你有紧张性胃病,不吃饭会胃疼,我猜你早上就没顾上吃饭。”

接下来的十几分钟,秦时归充分展示了他作为医学院学生的知识储备,从胃疼的种类到病因一一细数出来。

“当时是你?”辛小言突然打断。

“什么?”

“高一背我去医务室的,是不是你?”

秦时归脚步一顿,余光轻轻扫过来:“嗯,重死了。”

辛小言耳尖瞬间红了,她高中的时候最胖,巅峰时期甚至有一百二十斤,可以想象当时弱不禁风的秦时归把她背到医务室费了多大的劲。

“不好意思,胖到你了。”辛小言有些赧然地笑了笑,下一秒迅速换成严肃脸,“我一定再接再厉,继续减肥。

4秦时归,你有病吧

秦时归这次回来除了参加婚礼,还有跟着导师到辛小言所在的大学进行季节性流感的演讲的任务。

导师五十多岁,心态却年轻,见演讲事宜都安排好后,大手一挥,放了秦时归的假,末了,还吩咐一句:“S大的桃花最出名,你去拍些好看的照片回去放在校报上。”

秦时归觉得还不如让他去写课题,研究病例。

那天,他跟辛小言在婚礼上碰到后交换了联系方式,其间打过几次电话,也算是相熟了。鉴于在S大人生地不熟,他只好以送礼物为诱饵把她从宿舍骗出来。

“礼物呢?”

秦时归睁着眼说瞎话:“回学校寄给你,不过,你得先带我逛校园拍几张照片。”

S大有一片不大不小的桃花林,在众多绿植稀少的大学校园也算独树一帜。这天,桃花林的人格外多,仔细一看,还都是成双成对的。

辛小言穿着睡裤,戴着黑框眼镜的形象与这花团锦簇的景色尤其格格不入。她也不在意,叉着腰感慨:“春天来了,大家都很躁动嘛。”

秦时归站在她的身后,看着她头顶上一撮毛在微风中左摇右摆,渐渐入了神。有桃花瓣飘落在她的头发上,他下意识地抬手去摘,即将碰到的时候,她猛地转身,脸撞上了他的手​‍‌‍​‍‌‍‌‍​‍​‍‌‍​‍‌‍​‍​‍‌‍​‍‌​‍​‍​‍‌‍​‍​‍​‍‌‍‌‍‌‍‌‍​‍‌‍​‍​​‍​‍​‍​‍​‍​‍​‍‌‍​‍‌‍​‍‌‍‌‍‌‍​。

清脆的响声像是给四周按下了静音键。

辛小言呆滞地眨了眨眼睛:“你是给了我一巴掌吗?”

秦时归还没反应过来,听到辛小言的话,愕然地看着自己的手,脸上泛起不自然的红晕,他的嗓音依旧清冽,却多了些慌乱:“是你突然转过身……”

“所以……”辛小言煞有其事地摸着下巴,“你本来是打算拔我头发的吧!你这个魔鬼,我头发都这么少了,你怎么忍心拔?!”

秦时归对辛小言的被害妄想症彻底无语了,他索性转头,拍自己的照片。午后的阳光暖烘烘的,一个个彩色的光晕似乎带着催眠的魔力,她正坐在草地上困得东倒西歪,不远处突然蹿出来一个人影。

“学姐!”男生穿着格子衬衫,戴了一副黑框眼镜,标准的码农打扮。

秦时归用余光一瞥,脸色沉了几分。

“你是辛小言学姐吧,我可崇拜你了!你写的那些程序,我跟我室友天天膜拜。”男生激动得唾沫横飞。

辛小言抹了一把脸,为了体现学姐对学弟的关爱,满脸严肃地拍拍对方的肩膀:“加油,未来的计算机领域是你们的!”

两个人互捧十几分钟,其间秦时归不甘心当背景板,不是冷哼,就是咳嗽。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听他们侃侃而谈就跟听见指甲挠黑板般难受。等男生走后,他忍不住冷笑:“你就不能像普通女生一样矜持点?”

辛小言愣了愣:“我怎么不矜持了?”

“普通女生碰到这种情况是这样吗?”

“不是这样,那是哪样?”辛小言语塞。

“我看随便哪个男生找你说话,你都高兴得很。”

他的话甫一出口就觉得太欠妥了,可说出的话就像泼出去的水,他皱着眉,不再言语。眼前的女生似乎是愣住了,垂在一旁的手微微握紧又松开,乌黑的眸子里有着他看不懂的情绪。

“秦时归,你有病吧!”

她站了半晌后,突然红了眼眶,喑哑着吼出这一句,便头也不回地走了。

辛小言性子跳脱,从小到大有很多好朋友,但是,也有很多人因为她男孩子般的行为而对她表示出不屑。女汉子,大力士……这些外号,她从小到大都不缺,小学甚至有一段时间班里那些娇滴滴的小姑娘变着法地排挤她,就因为她跟她们不一样。她没想到,就连秦时归也这么想,似乎攒了十几年的委屈一瞬间如决堤的水坝,一发不可收拾。

5请你以学习为主

那天,秦时归连夜回学校后,在宿舍待了一整天,一言不发,室友实在受不了压抑的气氛,轮流过来开导。

秦时归突然冒出一句:“惹女生生气了该怎么办?”

室友发出暧昧的笑声,最后给出结论:买礼物,买实用的。秦时归眼睛一亮,倏然想起自己的确说过要送礼物给她的。

于是,几天后,辛小言收到了一套防脱发洗护套装。

……

辛小言气得肺都快炸了,她一脚把自己的垃圾桶踹个底朝天。室友在床上瑟瑟发抖,颤着声问怎么了。她说清来龙去脉后,室友忍不住惊呼:“这位直男朋友醋劲也太大了吧?”

辛小言蒙了:“醋劲?”

“这不明显吃醋了吗?”

“你想多了。”辛小言摆摆手,目光透过牺牲的垃圾桶似乎看到了很久以前,“他一直这么讨厌,高三的时候,我们因为一件事,直到毕业都没说过话。”

辛小言记得很清楚,那一年,S市的桃花开得最好。张信哲的巡回演唱会开到了隔壁省,她作为铁粉,毋庸置疑地买了内场票。虽然演唱会当天是周五,但由于班主任出差,请假只需要跟作为班长的秦时归说一声就行。

秦时归在班里一向很好说话,别人有个头疼脑热的,不用证明,直接就能请假,辛小言做梦也没想到,他一口拒绝了自己的请假请求。

“我是真的有事,周五的课,我都自学好了,怎么就不能请假?”辛小言软硬兼施也没能动摇秦时归。

他头也不抬地做物理题:“辛小言同学,请你以学习为主。”

“反正我一定要去见他!”

辛小言向来胆大,她就算没得到允许,也打算偷偷溜出去。那次应该算是她第一次独自远行,取好票等车的过程紧张而兴奋。

只是,她的一只脚都已经踏进站,却突然觉得脚下一空,身后是爸妈凶神恶煞的脸。

辛小言的爸妈一直反对她追星,直接在大庭广众之下就教训起来。

隔着人山人海,辛小言一眼看见了远处靠墙站着的秦时归,用头发丝也能想到是谁告的状!

那次辛小言没去成演唱会,晚上抱着自己给张信哲写的信哭了一夜。在那之后,她就再没跟秦时归说一句话,他在她心目中的形象彻底恶化成一个自大又讨厌的老顽固。

“这还不止。”辛小言越说越心酸,“我整个高中都在他的压榨之下,刚开学,我给全班带了自己做的酥糖,还被他没收了……”

“我猜,你是不是没把糖分给他。”室友突然打断。

“你怎么知道?!”辛小言愕然,“正好分到他那里就没有了。”

室友捞过还在发愣的辛小言,说出的话如同晴天霹雳,把她雷得外焦里嫩:“孩子,人家喜欢你这么久,你就没发现吗?”

窗外黄莺啼鸣,躁动的空气如同浮游生物般在四周蔓延。凉风吹在耳边让人陡然一激灵,辛小言抚着胸膛,耳边除了微风,只剩下如同鼓擂的心跳声——扑通扑通。

6第一时间就想打给你

这么心烦意乱了半个多月,辛小言打算曲线救国,先从敌人他弟弟那里下手。家教的最后一个月,她有意无意总提起秦时归。

“你这题方法太复杂了,如果是你哥,他估计只写三步。”

“作为你哥的弟弟,你这题解得不错。”

“你看这个圆锥,跟你哥的脸型真像。”

……

秦雨在她第十次提起秦时归的时候,坚决打断了她:“你是想问些什么吗?关于我哥?”

“聪明。”辛小言由衷地赞叹,“我问你,你哥以前有没有喜欢的女生?”

“有吧​‍‌‍​‍‌‍‌‍​‍​‍‌‍​‍‌‍​‍​‍‌‍​‍‌​‍​‍​‍‌‍​‍​‍​‍‌‍‌‍‌‍‌‍​‍‌‍​‍​​‍​‍​‍​‍​‍​‍​‍‌‍​‍‌‍​‍‌‍‌‍‌‍​。不过那女生好像有喜欢的人。”

辛小言立刻把自己排除在外,她不仅是母胎单身,就连大多女生都经历过的暗恋也没经历过。

这么想着,辛小言觉得心里有块石头落了地,可又像砸在心里那片波澜不惊的海上惊起层层涟漪。

她只知道自己不是很高兴。

这种异样的情绪一直持续到盛夏的暑假,高中同学组织了一场同学聚会。她本来因为实习打算推掉的,却在听说秦时归也去后鬼使神差地答应下来。

那天,辛小言去得早,结果聚会到了中场,也不见秦时归过来。班里跟他关系好的人打了电话催,因为KTV震耳欲聋的音乐声总是听不清楚,辛小言直接关了音乐。那边清晰地传出来急促的呼吸声和救护车刺耳的鸣笛。

“他实习的那家医院病人太多了,还来不及过来。”

辛小言心下一沉,不知不觉又喝完一杯果汁。旁边有人察觉到她不对劲,凑过来找话题。

“你不会因为班长来不了而心情不好吧?”男生打趣,“高中的时候,你跟我们每个人关系都好,唯独对班长态度不一样,我们都怀疑过你对他有意思。”

辛小言直接被呛到了,从脸颊一直蔓延到脖子的赤红也不知道是咳的,还是其他原因,她讪笑:“怎么会……”说着,她又欲盖弥彰地灌下去一杯饮料。

男生犹豫了半天,才又开口:“那我高二给你的情书,你为什么没给我回应?”

辛小言彻底被呛住了,猛咳了好几分钟后,涨红着脸问:“什么情书!”

据男生所说,当时他不好意思直接给,便把情书交由秦时归转交,可今天这么一对峙,他发现当事人竟然没收到。

辛小言仔细想了想,大抵明白了事情的缘由,也更加迫切地想找秦时归问清楚。她手机拨号的界面还没打开,那边先来了电话。

街道的风还带着热气,秦时归的声音甫一出来,辛小言觉得自己的心就像浇了清泉水般宁静。“两小时三十八分十七秒。”他还在微微喘息,话语里是抑制不住的兴奋,“你知道吗?我刚才用两小时三十八分十七秒救活了我的第一个病人。”

“恭喜。”辛小言挑起嘴角,没意识到自己的语气也轻快不少。

两个人都不再说话后,气氛变得有些旖旎,辛小言轻咳了一声:“不过,你为什么想到跟我说这个消息。”

那边沉默了,似乎也在思考这个问题。半晌,他说:“不知道,第一时间就想打给你。”

“听说你没收了别人给我的情书?”

秦时归理所当然地嗯了一声,辛小言追问为什么,那边传来他的冷哼:“好好学习的时期,收什么情书?!”

辛小言竟觉得无言以对。

7你是喜欢我的吧

秦时归在医院待到十点多钟,在被通知下班后,从急诊那转过来一个病人。他看了一眼直接蒙了,躺在行动病床上面无血色的人不是辛小言又是谁!

亏她还能笑出来:“我明明吃饭了,哪知道怎么又胃疼了?!”

秦时归看了眼诊断书,气得想打人:“什么胃疼,你是急性阑尾炎。”

他还没到能做手术的水平,再急也只能在手术室外面等着。辛小言进手术室前拉住了他的白大褂,突然道:“你是喜欢我的吧?”

秦时归推车的手一顿,眼神从她的脸上扫过,却仍在左右躲闪,到最后也没给她明确的答案。手术灯亮起的时候,他就坐在手术室外想起了高中时期的事。

第一次见到她是在开学第一天,教室是以前的老教室,需要自己从仓库搬桌椅。当时班里的女生基本都是拜托男生搬的,只有她顶着一头短发利落地挎起两张椅子,再一口气爬上五楼。

秦时归就跟在她的身后,听见她嘴里还哼着歌,当时就觉得这个女生真特别啊,明媚得就像太阳。

后来,她在操场认错人的时候,他心里其实是欢喜的,只是当时晒得通红的脸顺利地为他的赧然打了掩护,他的心脏剧烈跳动的同时,说了句:“同学,你该减肥了。”

明明他与她的交集比任何人都要早,却莫名其妙地成了班里跟她最不熟的人。他能引起她注意的只有成绩。就算是她每次与他逞口舌之快,他也觉得开心极了。

这份小心翼翼的喜欢一直持续到高三刚开学的时候,他无意间看见了她放在桌子上写到一半的情书。字里行间都是崇拜和喜欢,她甚至都没见过这人,却期待着与他见面的那天。秦时归无法形容当时的心情,就像明亮的世界突然失去了那一点光源,压抑如潮水般涌过来,将他拖拽得身心俱疲。

当晚他就做了个梦,无数花季少女见网友被害事件在他的眼前轮番播放,他吓出一身冷汗。

所以,秦时归为了阻止辛小言见网友,甚至搬出了她爸妈,没办法,他无法冒这个险,也承担不起这个可能性极小的万一,即使是以她从此讨厌他为代价。

毕业后,她留在本市一所高校,他却阴差阳错地考到她之前最想去的学校。

秦时归悄悄关注她的微博,看她一天天变得更开朗、更漂亮,他不止一次猜想她身边有了另一个男生,并且做了一切他想做的事。

幸运的是,命运让他们又有了交集,辛小言于他,如鲸向海,似鸟投林,避无可避。

8我能追你吗

辛小言醒来的时候是在第二天下午,她一睁眼就看见窗边的秦时归,逆着光认真削苹果的模样就像一幅画。

等余光看见桌子上一排削好的苹果后,辛小言立马欣赏不起来了。

“求求你放过苹果吧,它们是无辜的。”

“我想好了​‍‌‍​‍‌‍‌‍​‍​‍‌‍​‍‌‍​‍​‍‌‍​‍‌​‍​‍​‍‌‍​‍​‍​‍‌‍‌‍‌‍‌‍​‍‌‍​‍​​‍​‍​‍​‍​‍​‍​‍‌‍​‍‌‍​‍‌‍‌‍‌‍​。”秦时归羽睫轻颤,严肃的样子似乎是做了什么重大决定,“就算你喜欢别人,我也要追你。辛小言,你别拒绝。”

辛小言耳边一阵轰鸣,她还没来得及消化这么多信息,迅速注意到关键点:“我喜欢别人?谁?我怎么不知道?”

某人耳尖微不可见地红了:“高三你写的情书,我无意间看见了。”

他冷着脸叙述完全过程,末了还加了句:“网恋不安全,你也是个女孩子……”他还没说完,就自己破了淡定的人设,脸红得彻底。

秦时归在外人面前一直都是高冷形象,辛小言第一次看见他这种赧然的模样,堪比发现新大陆。春心荡漾之际,她不忘追根究底,皱眉质疑:“不对啊,我高中写情书……大哥,那是张信哲,底下有写名字简称的。”

“张信哲是谁?”秦时归一脸茫然。

辛小言彻底弄清楚问题出在哪了,出在秦时归不追星……

听完解释的秦时归如同被施了定身咒般僵在原地,直到手中的苹果滚在地上,他才回过神来。也来不及捡,他直接往门外冲,被身边的椅子绊个踉跄。

冷静过后,他面色如常地进来,轻轻开口:“所以,我能追你吗?”

“那可不行。”辛小言一本正经地摇头,见眼前这人脸色瞬间不对了,赶紧改口,“你私自没收了别人给我的情书,总该赔我一封吧,我要一千字的。”

秦时归愣了愣,声音有点抖:“好。”

“一年一封哦。”

“好。”

编辑/颜小二

赞 (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