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一封情书请查收 :我的小甜饼呀,分你一半

扫描二维码关注,回复"免费" 可获得花火/桃之夭夭/南方人物周刊/等PDF杂志下载链接


写信人:所言非言

我的九亿少女们,好久不见呀,言妹又回来了​‍‌‍​‍‌‍‌‍​‍​‍‌‍​‍‌‍​‍​‍‌‍​‍‌​‍​‍​‍‌‍​‍​‍​‍‌‍‌‍‌‍‌‍​‍‌‍​‍​​‍​‍​‍​‍​‍​‍​‍‌‍​‍‌‍​‍‌‍‌‍‌‍​。

2017年5月,大家通过《原来你是这样的馆长大人》认识了我,到现在,已经快两年的时间了​‍‌‍​‍‌‍‌‍​‍​‍‌‍​‍‌‍​‍​‍‌‍​‍‌​‍​‍​‍‌‍​‍​‍​‍‌‍‌‍‌‍‌‍​‍‌‍​‍​​‍​‍​‍​‍​‍​‍​‍‌‍​‍‌‍​‍‌‍‌‍‌‍​。

这期间,因为毕业工作压力增大,私人时间骤减,所以,整个2018年,言妹只写了一本《原来你是这样的园长大人》​‍‌‍​‍‌‍‌‍​‍​‍‌‍​‍‌‍​‍​‍‌‍​‍‌​‍​‍​‍‌‍​‍​‍​‍‌‍‌‍‌‍‌‍​‍‌‍​‍​​‍​‍​‍​‍​‍​‍​‍‌‍​‍‌‍​‍‌‍‌‍‌‍​。

熟悉我的读者们都知道,言妹的文里,甜的很多,苦的很少,所以,到2019年,言妹全新出发,首次尝试校园甜宠题材小说《让我先说喜欢你》。

写这本之前,我打开了尘封很久的QQ相册。

言妹上学那会儿,智能手机还没有普及,所以留存下来的照片像素特别感人,基本上每一张照片,我都仔细看,然后慢慢回忆那天拍下这张照片的场景。

有初中的时候,元旦会演图,我们被打扮得大红大绿,脸上的两坨腮红比红领巾还鲜艳。

也有高中的时候,友谊篮球赛,我们班的“H4”是真的帅,就那种一个侧脸就是一段初恋的感觉,可惜,后来初恋脸都圆润了。

还有高考,我们的百日誓师,至今,我记得地理老师为我们跳了一段《江南style》……

这些都是言妹逝去的青春啊!

当然,我更希望你们的青春中有我,还有这本甜甜的《原来你是这样的馆长大人》。

韩馆长的“奇葩”日常一

“你平时都一个人吃饭吗?”

重新倚靠在吧台上,韩绪说:“两个人才叫吃饭,一个人那叫吃饲料。”

这什么歪理?木棠棠停下动作看他。

“不过,今天不一样。”

韩绪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睛是直视着木棠棠的,她觉得是错觉,她好像看见一种被称为温柔的东西。

她不禁问出了口:“哪里不一样?”

不知道为什么,她竟然隐隐有点期待。

韩绪指着她,笑:“多了一个洗碗工。”

老天,请让面前的男人原地爆炸好吗!

韩馆长的“奇葩”日常二

“你是除周时卿女士外,第二个吃到我做的饭的女人,而且还吃了两次。”他又说。

是两次,没错,可是每一次,她吃得都不愉快!

第一次,他做的鱼太咸,她忍住没说,结果渴得半夜起来找水喝。

第二次,他做的早餐倒还不错,可是一杯芹菜汁差点让她吐出隔夜饭。

其实,她的内心是拒绝的,谁知道下一次会不会直接要了她的命啊!

“所以,明天的早餐也过来吃吧。”韩绪说。

木棠棠诧异,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似乎想到了他对她这么好意的理由。

“韩绪,你不会喜欢上我了吧?”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木棠棠觉得这是个普遍适用的真理。

他看她,发现她竟然是素颜,就连衣着也是很普通的家居服,头发也没有仔细打理,只是随意地绾了一下,刚才和炸鸡、啤酒玩,耳边垂了几缕头发下来,少了作为明星的亮丽光环,现在的她看上去更让人舒服。

他扬唇,眼里尽是笑意:“木棠棠,你太自恋了。”

所以就是不喜欢了?

“我只是觉得你挺特别的。”他说。

“哪儿特别?”除了长得漂亮一点,木棠棠觉得自己真没有什么特别的。

韩绪拍了拍炸鸡和啤酒,对木棠棠说:“你不知道吗?炸鸡和啤酒特别喜欢你!”

韩馆长的“奇葩”日常三

“韩绪,你是不是在马赛时就看上我了,所以故意不给我钥匙,故意制造机会让我去找你啊。”

突然想到什么,木棠棠恍然大悟,“对了,还有那次水管突然炸裂,我也怀疑是你故意的。”

这简直就是在兴师问罪,针对木棠棠的指控,韩绪简单地点评了一句:“很好,想象力很丰富。”

“好吧,好吧。”木棠棠见韩绪这样子分明就是乐于看戏,不咸不淡的,她赌气似的说道,“我承认,是我先看上你的。”

很早之前,那时候韩馆长还是一个小青年呢。

追逐他的那段时光很美好,她光是想一想,就觉得连带着空气都是甜的。

“嗯,算你有眼光。”韩绪取下热毛巾,轻轻揉了揉,又说,“本馆长有颜、有钱、有智慧,不喜欢我是你的损失。”

木棠棠:“韩绪,你为什么如此自恋?”

韩绪:“天生的。”

接下来,言妹依旧会继续写甜甜的故事,就像我的微博名一样——所言非言非常甜,我的文肯定比我的人更甜!

所以,准备好吃言妹的小甜饼了吗?

赞 (15)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15.60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