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不掉的喜欢(一)

  • 花火·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7月B版第14期】    
  • 桃之夭夭·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7月B版第14期】    
  • 作者简介:陌言川,热衷阅读和写作,愿笔下的人物都有不俗的灵魂​‍‌‍​‍‌‍‌‍​‍​‍‌‍​‍‌‍​‍​‍‌‍​‍‌​‍​‍​‍‌‍​‍​‍​‍‌‍‌‍‌‍‌‍​‍‌‍​‍​​‍​‍​‍​‍​‍​‍​‍‌‍​‍‌‍​‍‌‍‌‍‌‍​。

    新浪微博:@陌言川

    内容简介:

    运动馆里来了个兼职小医生,长得漂亮,温柔细致,还特会哄人​‍‌‍​‍‌‍‌‍​‍​‍‌‍​‍‌‍​‍​‍‌‍​‍‌​‍​‍​‍‌‍​‍​‍​‍‌‍‌‍‌‍‌‍​‍‌‍​‍​​‍​‍​‍​‍​‍​‍​‍‌‍​‍‌‍​‍‌‍‌‍‌‍​。自从她来了运动馆,俨然成了运动馆团宠​‍‌‍​‍‌‍‌‍​‍​‍‌‍​‍‌‍​‍​‍‌‍​‍‌​‍​‍​‍‌‍​‍​‍​‍‌‍‌‍‌‍‌‍​‍‌‍​‍​​‍​‍​‍​‍​‍​‍​‍‌‍​‍‌‍​‍‌‍‌‍‌‍​。队里常有天真少年感叹:“以后,找女朋友就要找应欢这样的,听话,乖巧,还会哄人……”

    对此,应欢很有意见:“哪里是团宠?谁宠我了?”

    徐敬余:“大半夜怕你饿着,带你吃宵夜,我这不是宠你了吗?”

    应欢一噎,笑眯眯地反击:“既然是团宠,那你叫我一声女王呗。”

    徐敬余意味深长地看她:“只有女朋友才能做我的女王,你确定要我叫?”

    徐敬余:我这辈子从不对谁低头,只对她认过输,服过软。

    陌言川/著

    第一章:她特别会哄人

    丁零零——

    鸦雀无声的教室被打破安静,不少人转头看向声源处,应欢连忙低下头,把手机调成静音。之前手机没电,她借了钟薇薇的充电宝充电,手机自动开机后就是一声响。

    高三课业繁重,距离高考不到一百天,大家看了看,又转回头继续埋头刷题了。

    微信跳进来一条消息,应欢点开看,是应驰在晚上七点多的时候发来的——

    姐,你下晚自习后,来接我和奖金回家!

    她看着屏幕上的句子末尾带了三个感叹号,说明应驰有八分胜算能拿到奖金。

    应欢在心里骂了一句:“臭小子,又骗我!”

    她看看时间,还有几分钟就下自习了,她把各类卷子和习题塞进书包,放学铃声一响,就背上书包快步走向后门。

    经过隔壁班,她顺手把充电宝从窗口放到钟薇薇的桌上:“我先走了啊。”

    钟薇薇抬头看她,有些了然:“小驰又被教练喊去打比赛了?”

    小驰是钟薇薇给应驰起的小外号,因为应驰比普通男生白很多,长得又好看,还带几分奶气,单纯、爱奓毛,还很听应欢的话。

    应欢点头:“嗯,他今天这个情况一个人回去估计要挨揍,我得去看着。他说今晚有奖金。”说着,她眼睛微亮,抿嘴笑笑,手一挥,急匆匆地走了。

    所谓的打比赛,是由相关部门联合大中院校举办的拳击运动公开赛,属于竞技体育的部分,按照规则,赢了比赛就能获得奖金。

    应欢挤上地铁,找到位置坐下,将黑色书包放在膝盖上。她小时候换牙没长好,特别是那两颗虎牙,没长平整,有些外翻,她总是习惯用舌尖去压那两颗小尖牙,试图把它们压平整。

    她的手指钩着书包带,嘴唇抿紧,舌尖习惯性地舔了舔自己的小尖牙,按亮手机屏幕,看看时间,不知道应驰比赛打完没有。

    此时,搏击运动馆里正热火朝天,应驰穿着蓝色拳击裤,靠在拳台边上喘息,微仰着脸让人给他处理眉骨上的伤,今晚的比赛已经进行到最后一场,现在是一分钟休息时间。

    他是个长相相当漂亮的男孩儿,冷白皮,桃花眼,受到一点点伤就格外明显,但就是这么一个漂亮中带着几分奶气的男孩儿成了最新常胜拳击手,就连女粉丝都自发地叫他“小驰”。

    教练举起水瓶,应驰配合地仰头让他灌进一口,往台下瞟了一眼。

    教练知道应驰在看什么,在心里吐槽,这家伙怎么要比赛了还这么分心?!

    随后,教练用力在他的肩膀拍了一巴掌:“你姐没来,专注比赛,还有最后一回合,如果没人挑战,两万块奖金就是你的了。”

    应驰点头。

    因为从小就热爱体育,他之前就学过一年多的自由搏击,这家搏击运动馆就是他当初学拳的地方。运动馆经常联合相关部门以及大中院校一起举办各类专业的搏击比赛,有职业和非职业两种设置。每一场比赛都设置一定的奖金,主要是为了鼓励大家多多参加体育运动,从而挖掘和培养更多有潜力的运动员苗子,促进更多人了解竞技体育的拼搏奋斗精神。比赛周期是两周,上周最终获得胜利的拳击手,这周如果能连胜,就能拿到两万块奖金,当然,这是排除台下无人挑战而取得胜利的情况。

    台下观众不乏拳击爱好者,如果赢了上周胜利的拳击手就能分走一万块奖金,这种赛制是为了吸引更多观众观看,同时也能调节现场氛围。

    如果应驰输了,被分剩的那一万块,他也拿不到,他只能得到三千块的鼓励性奖金。

    观众席最不起眼的角落里坐着三个人,徐敬余懒散地靠在椅子上,漫不经心地看着拳台,没多大兴致。

    周柏颢的下巴指指应驰,问:“感觉他怎么样?”

    徐敬余换了个姿势,跷起二郎腿,就听见他的教练吴起说:“身高一米八左右,体重应该不超过七十公斤,臂展也不错,很灵活,命中率很高,身体条件很符合六十九公斤级的要求,我们队上正缺这个级别的运动员。”他顿了一下,“不过……对手比他弱,他现在占优势,不知道面对强手会反应如何。”

    拳击运动对运动员的力量、速度、灵活、协调等要求非常高,心理素质同样很重要。

    周柏颢挑眉笑,在徐敬余的肩上拍拍:“那简单,让我们敬王去试试。”

    徐敬余直接拒绝:“不去。要去,你去。”

    一分钟结束,最后一个回合开始。毫无悬念,应驰胜。

    穿着清凉的拳击宝贝表演赛结束后,主持人按惯例活跃气氛:“台下有人想挑战一下吗?挑战成功,一万块奖金就归你了。”

    台下观众欢呼声不断,四处张望,希望有人能站出来挑战,将比赛推向下一个热潮。

    应驰站在台上,一双桃花眼笑得弯弯,一副非常欢迎勇者来挑战的友好表情,事实上,他刚把对手打得趴在拳台上,一般人不敢轻易挑战。

    他心里非常得意:啊,就等姐姐来接我和奖金回家了,今晚真是太棒了。

    吴起推了一把徐敬余的肩膀:“你去,试试他。”

    徐敬余知道吴起是看上应驰了,他能拒绝周柏颢,却没办法拒绝教练。

    他活动了一下手指,在主持人第三次问“有人想挑战吗”的时候站起来,随意地举了一下手。

    主持人立即激动地指着他的方向:“啊,看来有人要来挑战了。”

    话音一落,所有人齐齐回头,看向观众席的角落,整个运动馆的灯光聚集在拳台上,观众席越靠后越昏暗,他正好站在最昏暗的那个角落。

    在观众们的注视下,那道穿着红色棒球服的高大身影一步一步走向中心,模糊的轮廓渐渐清晰,那张脸意外地好看和年轻,顶多二十岁,头发剪得很短,这种发型非常考验颜值和脸型,一般人驾驭不了。他的眼睛是形状好看的单眼皮,眼瞳漆黑,目光凌厉,往拳台上一瞥,不动声色地笑笑:“我来试试​‍‌‍​‍‌‍‌‍​‍​‍‌‍​‍‌‍​‍​‍‌‍​‍‌​‍​‍​‍‌‍​‍​‍​‍‌‍‌‍‌‍‌‍​‍‌‍​‍​​‍​‍​‍​‍​‍​‍​‍‌‍​‍‌‍​‍‌‍‌‍‌‍​。”

    应驰已经不笑了,看向徐敬余的目光里满是警惕,几秒后,才笑道?:“欢迎。”

    徐敬余看了他一眼,然后跟着工作人员去换衣服。

    徐敬余挑了一身红色拳击服,热身过后,披上战袍慢跑出去,在拳台旁边停下,脱下战袍,露出修长健壮的身躯。他活动了一下手臂,在原地跳了两下,随着他的动作,每一块肌肉都被牵动,有生命似的起伏,手臂上的肌肉尤为健壮,一看就很有力量。

    他跨上拳台边缘,工作人员抬起围绳,他弯腰钻进去。

    观众席有姑娘轻轻哇了一声,眼冒星星地盯着徐敬余的背影:“身材也太好了吧!。”

    “典型的穿衣显瘦、脱衣有肉,我怎么觉得他有点儿眼熟呢?”

    “哼,你看帅哥都眼熟,前段时间还说小驰眼熟呢。”

    拳台上,徐敬余跟应驰面对面地站立,主持人看向徐敬余,微笑地问?:“请问,怎么称呼?”

    徐敬余无比自然道:“周柏颢。”

    周柏颢一脸蒙,看向拳台,忍不住骂:“神经病。”

    吴起忍着笑说:“小周总,你别生气,他是在役运动员,过段时间还得参加比赛,用假名也挺好的,以后被人认出来也好推脱……”

    也就徐敬余跟周柏颢关系好,敢拿老板的名字来用,换作其他人,谁敢?!

    周柏颢:“呵,我的名字是假名吗?”

    吴起笑了笑,没有说话。

    拳台上,徐敬余和应驰走到中心,互相看着对方,两人各怀心事。

    徐敬余想的是要如何试探和激发他的潜能,应驰想的是奖金不能输,连裁判说了什么都没听清。

    两人碰了碰拳,各自退后,比赛正式开始。

    台下观众纷纷开始猜测——

    “你觉得谁能赢啊?红色还是蓝色?蓝色是最近的常胜拳击手,虽然看起来像个小白脸,但打起拳来特张扬,爆发力也强。”

    “我猜穿红色的那个,他的气场强了不是一点点儿,感觉一站在拳台上,就是王者啊。”

    “肯定是周柏颢啊,身高、体重、臂展都占了优势,眼神也更凌厉,他身上的那种气质,感觉只有拳击职业赛上的职业拳击手才有,小驰还是差了点儿,我赌周柏颢赢!”

    第一回合,徐敬余不主动攻击,应驰的攻势却很猛,看起来徐敬余像是被应驰打得连连败退,无力反击。

    台下的观众欢呼声不断,今晚大部分人都猜应驰赢,有人站起来冲台上大喊?:“应驰加油啊!不要怂!KO他!”

    应驰死死地盯着“周柏颢”,又一个近身后手重拳,出拳的速度和找的位置都非常漂亮,但徐敬余反应更快,腰腹往后一仰,迅速躲过了。

    徐敬余打拳的方式有些奇怪,有时候明明可以出拳或者防御,却硬是挨上应驰的重拳。

    第一回合结束,应驰胜,但他脸都黑了。因为这人完全没有认真地跟他比赛,吊着他不断出拳,是观察他的拳法,还是藐视他?无论哪个原因,被对方牵制的感觉很憋屈,他开始有压力了。

    第三回合结束,有些观众也看出来了,徐敬余好像在吊着应驰,他腰腹的力量非常棒,多次后仰着躲过应驰不同方位的重拳。

    第三回合的最后一分钟,徐敬余开始反击,连续的组合拳把应驰逼到围绳边。

    吴起皱眉:“防守不行,消耗太多体能,估计挣脱不了了。”

    周柏颢笑笑:“年纪还小,经验不足,也没有好的教练指导,这样已经不错了……”

    话音刚落,应驰忽然挣脱了。

    吴起有些意外地挑眉。

    四十分钟后,应欢赶到运动馆门外。她站在门口的大树下,把书包放在草地上,脱下校服,塞进书包里;扯下皮筋,微鬈的长发散落腰间,浓密乌黑;再弯腰,把蓝色白条校服裤脚往上挽,露出纤细白皙的脚踝。

    行云流水地做完这些事,像是完成一个变身,她拎起草地上的书包,快步走向运动馆的大门。

    守门的警卫显然认识她,将她上下打量一遍,没好气地说:“别以为裤脚挽上去,我就不认识一中的校服裤了,我闺女也是一中的!校服裤天天在阳台上晾着呢!”

    应欢一脸无奈,她弯腰又把裤子往上挽了一寸,露出一截白皙的小腿,然后把白色薄毛衣撩起,在一侧打了个结,然后抬头看他:“可以进去了吗?”

    警卫摆摆手:“赶紧进去,下次再穿校服来,就不放行了啊。”

    应欢感激地一笑,立即跑进去。

    她一进门,就听见观众席有人大声呼喊:“啊,被KO了。”

    应欢忍不住笑,应驰这么厉害了吗?她抬头看向拳台,一眼就看见躺在拳台上穿着蓝色短裤一动不动的少年。她愕然地瞪大眼睛,快步穿过观众席往拳台走。

    那身蓝色战袍和短裤是她前两个月买的,应驰很喜欢,每场比赛都穿。

    台上,裁判宣布比赛结果:“周柏颢胜。”

    周柏颢?应欢看向拳台上背对她而立的男人,确定第一次在这里听到这个名字,他这么厉害吗?

    拳台上,穿着红色短裤的男人在应驰的面前蹲下,似乎说了句什么,应驰抬手覆在额头上,撑着坐起来,也说了句什么,那男人便起身走了。

    教练和医护人员提着药箱上拳台,应欢跟在他们身后踏上台阶,灵巧地弯腰,比他们先一步跑上拳台。

    她在应驰的面前半蹲下,丢掉书包,看向被打蒙、满脸是伤的弟弟,忍不住皱眉,这是应驰被打得最惨的一次。

    “头晕吗?”

    应驰点点头:“有点儿。”

    应欢按着他的肩:“躺下。”

    应驰乖乖地躺下,徐敬余那拳太重了,他现在头还有些晕。应欢转身抢过药箱,拿出过氧化氢(俗称双氧水),帮他把眉骨和额角的脏污冲洗干净,拭干,然后上药,又检查了一下他的鼻梁和耳郭。

    她的动作非常熟练,教练和医护已经习惯了,每次应驰受伤,都是她亲自处理的,这小姑娘也不知道从哪学来的,处理拳击比赛带来的创伤堪比他们请来的医护。确定没什么大问题,她又翻出冰袋,放在他的额头上冷敷。

    她将另一个冰袋按在他的耳郭上:“自己按着,用力一点儿。”

    应驰一个激灵,顿时清醒不少,他眨着眼睛,可怜巴巴地看应欢?:“姐,奖金没了。”

    应欢半跪在拳台上,看了一眼快被打成猪头的应驰,默默地解下他的拳套和绷带,柔声安慰他?:“你没事儿就好。”

    应驰自己换了一只手按住耳朵,把另一只手给应欢,继续委屈地说:“我的鼻梁差点儿断了。”

    应欢检查了一下他的手,发现他的手都有些抖,显然是之前比赛太激烈了,用力过猛。她有些无奈,声音低柔得像哄幼儿园的小朋友似的:“没断,还好好的,过几天就好了​‍‌‍​‍‌‍‌‍​‍​‍‌‍​‍‌‍​‍​‍‌‍​‍‌​‍​‍​‍‌‍​‍​‍​‍‌‍‌‍‌‍‌‍​‍‌‍​‍​​‍​‍​‍​‍​‍​‍​‍‌‍​‍‌‍​‍‌‍‌‍‌‍​。”

    “‘周柏颢’就是经验比我多,肯定是职业的。”少年不服输,冲天花板呼了一口气,满脸愤愤不平。

    “嗯,对。”应欢说。

    他们还不知道,KO应驰的不是周柏颢,而是盗用了周柏颢名字的徐敬余。

    旁边的人听得一脸黑线,应驰平时在拳台上看起来挺冷酷的,怎么现在跟三岁小孩似的。

    徐敬余换好衣服出来,在门口遇上运动馆的负责人,负责人笑眯眯地说?:“周先生,您的奖金……”

    “奖金我不要。”徐敬余打断他的话,他上台也不是为了那一万块奖金。

    负责人一愣:“不要?”

    “不要,该给谁给谁。”

    徐敬余将手插进裤兜,丢下一句话就走了。

    他想起刚才那小子瘫在拳台上,两眼发黑地喃喃了一句:“我的奖金……”

    他有些无语地撸了一把寸头。

    走出通道,他往拳台上瞥了一眼,就看见一个皮肤雪白的小姑娘正半跪着给应驰处理伤势。他没看到正脸,却也看出她动作娴熟。目光在她挽起的校服裤腿上顿了一下,他认出那是一中的校服。

    应欢把应驰的绷带收好,转身拉过背包,塞进包里,准备带回去洗。

    她随意地瞥了一眼,就看见观众席处穿着红色棒球服的男人,或者说少年,因为他很年轻,二十岁上下,头发很短,衬得那张脸英俊干净,整个人清爽帅气,还有些少年志气。 

    应欢很少看见穿红色穿得这么好看、气质内敛又张扬的男人。

    因为她之前没看见他的正脸,所以认不出他就是KO应驰的拳击手,就算看见了,也不一定记得住……两人目光相对三秒,她有些不好意思地低头,拉上书包拉链。

    应驰忽然捂住脸,大声号叫:“啊!我的脸成猪头了!怎么回家啊?!”

    应欢吓了一跳,回头看他,无语地看着忽然发神经的弟弟,面无表情地说:“怎么回去?当然是坐地铁了。”

    应驰继续号叫:“回家还要被打啊!”

    徐敬余自我反省了一下,觉得刚才自己已经算手下留情了。

    比赛结束,观众慢慢散场,还有部分没离开的女观众跃跃欲试地看着徐敬余,正要上前打招呼,徐敬余的目光掠过她们,大步往观众席后排走了。

    周柏颢和吴起还坐在原位。

    周柏颢看向已经走到跟前的徐敬余,转移了一个话题,“怎么这么久?领奖金去了?”

    徐敬余拽起座位上的包,甩到肩上,回头看了一眼还在号叫的猪头脸,目光落在这个温柔纤细皮肤雪白的小姑娘身上。她的皮肤比应驰还白一些,眉眼很漂亮,正低眉顺眼、神色温柔地哄着那个少年。

    距离有些远,馆里还放着赛后的音乐,他听不清她说什么,倒是佩服她的耐心。不过,她不嫌累吗,天天得哄着。

    奖金不要也罢。什么男人还要女人哄?他嗤之以鼻。

    “这种奖金,你想要?你想要可以去领,反正用你的名字打的比赛。”徐敬余刚要收回目光,就看见那姑娘笑了一下,露出两颗有些外翻的小尖牙,牙齿又白又小,像个小怪兽。他愣了一下,她很快又抿起唇,小尖牙又藏起来了,似乎是不喜欢这么露齿笑。

    “你还有脸说。”

    周柏颢没给他好脸色,两人从小一起长大,熟悉得能穿一条裤子。

    周柏颢比徐敬余大三岁,小时候一起学散打和泰拳,徐敬余想打职业赛,也正往这条路上走,不过……要先打几年业余赛,拿一块世界金牌后,才能转成职业赛手,这是他父亲的要求。

    周柏颢继承家业,接管家族企业旗下投资的天搏拳击运动馆,和徐敬余也算是做同一种事情。

    国内这圈子就这么大,承办世界顶级拳击赛事的天搏拳击运动馆老板在拳馆为了一万块打拳,这事传出去不是笑话吗?!

    徐敬余没接这话,看向吴起?:“你不去找他?”

    吴起有点儿犹豫,应驰确实不错,体能好有热情,但比赛经验不足,这个时候领回去估计难培养。他看向徐敬余,问:“你跟他打完,感觉怎么样?”

    徐敬余想了想,说:“人很聪明,反应很灵敏,学习能力也很强,会模仿我的拳法,比较明显的缺点是力量比较弱……不过,这些问题不大,体能可以靠训练提升。”

    吴起笑笑,一抬眼,发现拳台上已经没人了,不知道应欢和应驰是什么时候走的。他思考片刻,笑了:“先回去吧,今天也晚了,反正知道他是一中的学生,跑不了。”

    今晚省队跟领导吃了个饭,除了近期有比赛的徐敬余禁酒,其他人都喝了酒,所以徐敬余充当司机,顺路把吴起送回家。

    周柏颢跟徐敬余住在同一个小区,三人途经这家运动馆时,周柏颢顺口提了一句:“这里晚上有赛事,要不要去看看?”

    徐敬余没意见,吴起最近一直物色不到好苗子,心思一动,也就跟着进来了。

    没想到还真给他遇上一个,值了。

    深夜十二点。

    应欢和应驰到了家楼下,应驰看见家里的灯还是亮的,心里发怵?:“姐,等会儿你要罩着我啊。”

    应欢点头:“好,罩着你。”

    “欸,要是拿到奖金,回家挨一顿揍也值了,但没拿到,还要被打两次……”应驰想想就心塞。

    他们并不知道,徐敬余把那一万块留下了,但运动馆的负责人没给他们。

    应欢看看他的脸,也有些无奈,但只能安慰他?:“别想了,回去好好睡一觉。”

    应驰郁闷地抓了把头发,整个人搭在应欢的身上,虚弱地道?:“姐,扶我,我头晕……”

    应欢有些无奈地翻了个白眼。

    应欢打开家门,应海生和陆镁还没睡,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脸色严肃,果然是专门等他们的​‍‌‍​‍‌‍‌‍​‍​‍‌‍​‍‌‍​‍​‍‌‍​‍‌​‍​‍​‍‌‍​‍​‍​‍‌‍‌‍‌‍‌‍​‍‌‍​‍​​‍​‍​‍​‍​‍​‍​‍‌‍​‍‌‍​‍‌‍‌‍‌‍​。

    应欢去运动馆之前就已经打过电话了,说她跟应驰晚点回家,让他们不用等。

    应驰低着头,磨磨蹭蹭地蹲在门口换鞋,换好鞋,头也不敢抬,抬脚就往房间冲?:“爸妈,我先去睡了,你们电视别看太晚,特别是爸,你肾不好,就不要熬夜了……”

    “臭小子!你给我把头抬起来!”

    应海生一声怒喊,人也站了起来。

    应驰脚下生风,拔腿就往房间冲,应海生指着他的背影怒吼?:“你要是不认我这个老子,你就躲!”

    应驰一个踉跄,堪堪在门口站住,慢动作地回头,青青紫紫的猪头脸对上应海生和陆镁,应海生气得差点儿背过气,操起茶几上的英文词典就砸过去。

    少年侧身,厚厚的词典从他的身侧擦过,他又赶紧笔直地站好,认错态度端正。

    陆镁回过神来,连忙喊?:“你干吗,身体不好还总生气,还要不要活了啊!你想丢下我们娘三个不管了吗?”

    应欢也有些害怕,连忙拉住他,撒娇道:“爸,你别生气,明天还要去医院透析,早点儿睡吧。”

    应海生几年前检查出患了尿毒症,这几年一直在做透析治疗,等待匹配的肾源。每个星期两次透析,一个月下来也是一笔不小的费用,加上身体不太好影响到了工作,前几年公司裁员的时候,他就被裁了。

    本来应家家境普通,家里有个病人后,条件越来越差了,应驰学得好好的自由搏击因为没钱,中途断了。好在那小子虽然闹腾,却也懂事,没说什么。应欢学画画的钱也吃紧,她直接放弃了,这丫头从小就很乖,几乎不用怎么操心。

    应欢和应驰觉得没什么,也不觉得委屈,不过是不再培养兴趣爱好罢了,没什么大不了的。但应海生总觉得对不起他们,却又没办法,所以脾气就越来越差了。

    他指着应驰的猪头脸骂:“你说,你是不是跟社会上的人学坏了?是不是早恋了?还跟人打架斗殴抢女朋友?”

    应欢有点蒙。

    她爸爸是休息在家,青春偶像剧看多了吗?

    应驰一脸发蒙,反应过来后,脸红脖子粗地喊?:“我不是!我没有!”

    应海生气不过,抬手就要在他的脑袋上打一巴掌,这小子最近半年太叛逆了,每个月都跟人打架斗殴,他真怕他学坏了。

    应驰的脑袋还晕着呢,这一巴掌下去怎么可以!

    应欢连忙用力推了应驰一把,抬脚踹在他的屁股上,骂道:“以后不准这么晚回来,赶紧给我写作业去,做不完作业,今晚别睡觉了,我洗完澡过来检查。”

    应驰顺势跳进房间,讨好地看向应海生?:“爸,我姐让我写作业,那我……先写作业了啊。”

    应海生喘了喘,看向应欢,叹了一口气:“你马上就高考了,A大医学院的分数线那么高,你不好好复习,怎么考得上啊?!还老顾着你弟弟,你晚上出去找他,就是怕他闯祸吧?”

    应欢怕他又骂应驰,连忙说:“我都有好好复习,成绩很稳定,高考没问题的。”

    陆镁怕应海生气坏身体,把人拉住,劝道:“行了,都大半夜了,快去睡吧,明天还要早起去医院。”

    应海生气也气过了,由着妻子把他拖回房间,到了房门口,还不忘回头瞪一眼儿子:“看什么看,写作业去!你姐一个小时后要检查。”

    应驰的肩膀垮了,恹恹地说:“哦。”

    闹腾了十分钟,可算恢复了平静。

    应欢洗完澡出来,没想到应驰真的在做作业,她走到书桌旁,正好看见他在写英语作文,她提醒他:“这个单词写错了,末尾是S,不是R。”

    应驰哦了一声,画掉,改正,字写得很潦草。

    应欢摸摸他的头:“还晕吗?”

    “还行。”应驰摸摸肚子,“就是肚子很饿。”

    “我去给你拿面包。”应欢转身回客厅,拿了面包和牛奶放到他的桌上,“快吃。”

    应驰想了想,抬头看她:“姐,以后,我打比赛,你别去接我了。爸说得对,你快高考了,要是被我耽误了怎么办?”

    应欢垂眼看他:“不行,我不去,你也不能去。”

    万一出什么事怎么办?她不放心。

    应驰眼睛一瞪:“那怎么行,爸的手术费还没攒够呢,万一这两年要做手术,我们家还不得卖房子啊。”

    “有十二万了。”应欢夸他,“你很厉害了。”

    少年得意地笑:“那当然。”

    应欢心里一软,抿嘴笑笑,帮他收拾书桌?:“你快吃面包,作业我帮你检查,你早点儿睡觉。”

    应驰愣了一下,反应过来的时候,应欢已经带着他的书包出去了,还顺手帮他把房门关好。这还是应欢第一次主动帮他检查作业,他忍不住咧嘴笑:“世上还是姐姐好啊……”

    自从跟徐敬余打完比赛后,应驰很长一段时间没去搏击运动馆打比赛了,主要是怕影响应欢复习。

    五月底的某个周末,他窝在沙发上看电视,地方电视台正好播放到A大拳击队代表省队参加的拳击比赛,比赛正好进行的是七十五公斤级。

    他来了精神,坐直了准备看一看,忽然发现穿着红色拳击服的人很眼熟。

    这不是周柏颢吗?!

    他急急地扭头大喊?:“姐!姐!你快过来看!那个打我的人参加比赛了!”

    应欢正在刷数学卷子,听到他的喊声,头也没抬?:“哦。”

    应驰不依不饶:“你快点儿来看,他也是A大的,别以后上了大学认不出来。万一你上大学后,他来追你,你怎么办?!”

    应欢心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万一,没有这种万一。

    应驰喊了几次,应欢没办法,只能放下笔,走出去。

    比赛是现场记者接线直播的,没有解说。

    只听见记者说什么“敬王”,她以为说的是穿白色拳击裤的那个。

    “姐,你看仔细一点儿,要记住他长什么样啊。”

    应欢在他的身旁坐下,认真地看着电视机屏幕,因为应驰的关系,她也喜欢上了看拳击赛事。

    上次那人跟应驰打比赛的时候,她没看见,应驰虽然不服,但也隐晦地夸过“周柏颢”几次。

    “我记住了。”

    “我不信,你不盯着他的脸看五分钟,怎么可能记得住?!”应驰吐槽,应欢有点儿脸盲,认人脸比较慢,她以前就经常记不住他的朋友和同学​‍‌‍​‍‌‍‌‍​‍​‍‌‍​‍‌‍​‍​‍‌‍​‍‌​‍​‍​‍‌‍​‍​‍​‍‌‍‌‍‌‍‌‍​‍‌‍​‍​​‍​‍​‍​‍​‍​‍​‍‌‍​‍‌‍​‍‌‍‌‍‌‍​。

    应欢看着屏幕上身材高大、脸庞英俊、出拳凌厉的男人,像是自言自语地说:“他长得好看,比较容易记。”

    应驰忽然不吭声了,应欢以为他不高兴自己记不住他的“仇人”,转头看他,保证道:“周柏颢,头发很短,眼睛有点儿内双,喜欢穿红色的衣服,我真的记住了。”

    应驰心累:“记住就记住了,为什么还要夸他?”

    应欢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因为徐敬余确实长得好看,她只是说了实话而已……

    她习惯地哄他:“你也好看啊。”

    应驰哼了哼:“我比他好看。”

    少年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视屏幕里的比赛,徐敬余是七十五公斤级拳击手,目测一米八以上,身材比例极佳,臂展很占优势,他的身体条件非常适合打拳。

    上次跟徐敬余比赛被KO后,应驰认定他是职业拳击手,第二天就在百度上搜索过他的资料,只不过应驰搜索的名字是“周柏颢”,结果当然是什么也没搜到。

    到底年纪小,人生第一次被KO,让他每次想起来都很丢人,不服气,想再战一次,而这是这个年纪的少年特有的劲儿。

    应驰皮肤白,心思简单,个性完全外放,从长相到气质都是完完全全的少年模样。而徐敬余不一样,他明显是经过历练,从他的拳路就能看出他沉稳内敛,也足够强大,具有介于少年与男人之间的那种气质。

    电视上的徐敬余一脸沉静,出拳狠厉,命中率极高,动作流畅、敏捷、漂亮,这样的男人,对于应欢这个年龄的小姑娘来说,显然很符合她的审美和喜好。

    她笑笑,像摸小狗似的摸摸他毛茸茸的脑袋,有些违心地说:“嗯,你比他好看。”

    话音刚落,她就听见电视机传来激动的欢呼:“哇!敬王KO了!”

    拳击是一项非常热血刺激的竞技赛,观众的情绪和注意力轻易被带动,应欢正看得专注,目光完全被屏幕上冲观众席举了一下拳表示胜利的男人吸引,他翘着嘴角,笑了一下。下一秒,她就听见应驰摔遥控器的声音。

    她转头看他:“你干吗?”

    难道他是想起自己被KO的场景了?

    应驰霍地站起来,冲过去把电视机关了,回头看向应欢,有些气恼地抓了一下头:“没什么好看的,你去复习吧,我去跑一会儿步。”

    少年精力足,也不沉迷游戏,每天都去跑步,不上学的时候,还去搏击馆训练。

    应欢点头:“你去吧。”

    她看了看黑屏的电视机,很想把比赛看完。

    应驰回房间换了一身蓝色运动服,一边活动,一边走出房间。

    应欢去倒了杯水,应驰冲她一挥手?:“姐,我出去了,回来给你带糖山楂。”

    “好。”

    应欢看着他出了门,立即打开电视机,想把那场比赛看完。拳击比赛一个回合就三分钟,她不知道刚才打的是第几回合。

    电视机再一次被打开,徐敬余的比赛已经结束,现在是八十一公斤级的对决,没上一场精彩,她看了一分钟,忽然失去兴趣,把电视机关了,回房间复习,备战高考。

    下期预告:

    一晃六月,高考结束当天,应驰给应欢准备了一个生日礼物,是一个什么样的礼物,让徐敬余与应欢再次结下不解之缘?

    下期连载详见《花火》8B,甜蜜剧情持续升级!

    赞 (1)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32.84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