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南以宁(四)

扫描二维码关注,回复"免费" 可获得花火/桃之夭夭/南方人物周刊/等PDF杂志下载链接


文/木子喵喵

(新浪微博:@木子喵喵的日常)

上期回顾:

陆淮南:“还生气?”

归宁没理他,也没回答是不是​‍‌‍​‍‌‍‌‍​‍​‍‌‍​‍‌‍​‍​‍‌‍​‍‌​‍​‍​‍‌‍​‍​‍​‍‌‍‌‍‌‍‌‍​‍‌‍​‍​​‍​‍​‍​‍​‍​‍​‍‌‍​‍‌‍​‍‌‍‌‍‌‍​。

“好了,我错了,不应该这么长时间都忽略你​‍‌‍​‍‌‍‌‍​‍​‍‌‍​‍‌‍​‍​‍‌‍​‍‌​‍​‍​‍‌‍​‍​‍​‍‌‍‌‍‌‍‌‍​‍‌‍​‍​​‍​‍​‍​‍​‍​‍​‍‌‍​‍‌‍​‍‌‍‌‍‌‍​。”如果陆淮南道歉的样子被里邦看见了,他一定会惊得下巴都掉下来​‍‌‍​‍‌‍‌‍​‍​‍‌‍​‍‌‍​‍​‍‌‍​‍‌​‍​‍​‍‌‍​‍​‍​‍‌‍‌‍‌‍‌‍​‍‌‍​‍​​‍​‍​‍​‍​‍​‍​‍‌‍​‍‌‍​‍‌‍‌‍‌‍​。

归宁本不是好哄的人, 可偏偏在看见陆淮南向她低头认错的时候,她的心竟然在一瞬间便动摇了。

她放在身侧的双手掐了一下自己的手掌心,让自己不要被他迷惑。

她难受了这么久,难道只是一句“我错了”便能轻易化解?

“陆淮南,你一直在躲着我,是因为发现我喜欢你吧?”

Part 1

小姑娘双手紧握放在身侧,心怦怦直跳,对陆淮南的答案其实是格外在意的,可她倔强的性子使她偏偏在他面前装作毫不在乎,好像在问一件很普通的事。

她这些天总忍不住在想为什么自那次在健身房的事情后,陆淮南便开始躲着她,就算展瑜住进了别墅,可这跟他接她上下学有什么冲突吗?!

就算他要陪展瑜,也不至于大半个月都见不着人影吧。

唯一的解释就是,那次在健身房,她换上性感运动服撩他的举动,让他知道了她的心意。

既然他选择避而不见,便说明即使她真的当着他的面说出“我喜欢你”四个字,也会被拒绝吧!

可她还是说了,她放下骨子里的那股倔强,即使明知道会被拒绝,也不要忍受这种每天模棱两可、不知其心意的感觉。

陆淮南似乎也没想到她会如此直接,愣了一下,道:“归宁,我对你好,你喜欢我是正常的,我也很喜欢你这样的小姑娘……”

“我说的喜欢不是这种喜欢,是男女之间的喜欢。”归宁打断他的话,“我知道你有喜欢的人了,我说这些并不是要你做什么,只是告诉你而已。你可以拒绝我,但不用躲着我,如果你不想见我,我可以从这里搬出去。”

和归宁相处了这么久,陆淮南太了解归宁说一不二的性格了。

这小姑娘别看年龄比他小很多,却十分有主见、有想法。

陆淮南虽然没有接触过太多小姑娘,但也知道像她这种年龄段的小姑娘有叛逆期。

对处于叛逆期的小姑娘不能说重话,只能哄着。

“好,我不躲着你了。”陆淮南的声音变得柔和些许,“乖,下来吃饭好吗?”

归宁属于吃软不吃硬的小姑娘,你跟她硬,她比你更硬,你一旦软下来,她便不知道该怎么做了,尤其在面对陆淮南时更是如此,陆淮南的声音缓和下来的时候,她的心也跟着柔化了。

而且他那声轻轻的、带着宠溺的口吻的 “好吗”,让她恨不得什么都答应他。

陆淮南以前哪里说过这种话,好不好都是他说了算,别人根本没有商量的余地。

最后,小姑娘委委屈屈,低低地应了一声:“好。”

虽然里邦和他说她已经吃完饭了,但他知道她没吃。

小姑娘生气最喜欢跟自己过不去,通常会选择不吃饭。

归宁看着陆淮南的背影,虽然他说他不再躲着她了,但她也知道他拒绝她了。

拒绝就拒绝吧……反正她也没想过第一次跟他表白,他就会答应。

没关系,来日方长。

坐在餐桌前,归宁一眼看去,饭桌上都是她喜欢吃的菜。

她的心情忽然变好了一些,看见陆淮南亲自帮她盛米饭,他站在开放式的厨房里,厨房的灯光星星点点地洒在他的身上,修长挺直的背影没了平日里的古板,多了几分居家的温馨感,温暖得让她好想抱抱他。

心里这般想着,她竟也有所行动。

当她从后面抱住陆淮南时,他愣住了,她也愣住了。

可抱都抱了,能怎么办?!归宁干脆抱得更紧了一些,闭眼享受,至少这一刻他是属于她的。

时间是很短的,归宁也有自知之明,在陆淮南出声时,她已经放开双手,站直身体,眼睛直视着他,丝毫没有胆怯,一副“我就抱你了,你能拿我怎么办”的态度。

“……”陆淮南才发现这个小姑娘真的……浑身是胆。

“归宁……”他刚开口,便被她淡淡地打断。

“你不用说了,我都知道。”

“……你知道什么?”

“我心向水,君心向山。”

归宁垂眸,浓密而长的睫毛掩饰了她眼中的情绪。说完这句话,她便坐回了餐桌上,沉默地吃起了晚餐。

陆淮南什么也没说,端着帮她盛好的米饭走了过去。

虽然是少女的心思,但聪明如陆总,也知道那句话的意思。

我心向水,君心向山——

我喜欢的人不喜欢我。

Part 2

虽然那天坐在一起和谐地吃了一顿晚餐,但归宁和陆淮南的关系并没有实际性的进展,只能说暂时缓和了。

每天接送归宁放学的人依旧是里邦。

那天晚上被陆淮南委婉地拒绝了后,归宁发现自己好像并不能再跟陆淮南要求更多。

下午最后一节课只剩下一分钟了,教室里的同学都蠢蠢欲动,和高中那时一样,下课铃声一响,教室里的动静便大了起来,睡觉的同学也醒了,没睡着的同学收拾好了课桌,待老师一喊下课,大家便像脱缰的野马跑了出去。

放学后,归宁走出教室,第一次没看见外面等着的车。

里邦来晚了,这是他第一次迟到。

大概十分钟后,里邦才开车来了。

里邦心慌地打开车门,待归宁上车后,解释:“陆总今天喝醉了。”

这算是解释他今天的晚来吗?

归宁看着车窗外的风景,不理他​‍‌‍​‍‌‍‌‍​‍​‍‌‍​‍‌‍​‍​‍‌‍​‍‌​‍​‍​‍‌‍​‍​‍​‍‌‍‌‍‌‍‌‍​‍‌‍​‍​​‍​‍​‍​‍​‍​‍​‍‌‍​‍‌‍​‍‌‍‌‍‌‍​。

里邦觉得自己怎么解释,她也听不进去,便作罢。

回到别墅后,隐隐听见二楼有人说话的声音,归宁看了里邦一眼,里邦说:“是展瑜小姐。”

归宁便要上楼。

里邦扯住她:“还是别上去好……”

归宁眼神淡淡地看了看他扯住她的手,他悻悻地松了手,不知道为什么,在陆中集团除了面对陆总之外,也是个领导模样的他每次面对她时,都有一种奇怪的惧怕感。

此时看着她虽然面无表情但颇有压力的眼神,里邦只能由着她去了。

归宁上了二楼,二楼的卧室里,未关上门的房间,展瑜想走,陆淮南却抓着她的手。

他是真的喝多了吧,否则,一向冷静的他不会失态到抓着展瑜的手不停地问:“为什么不爱我……”

展瑜显得不耐烦,想挣脱自己的手,说:“你喝多了,先放开我。”

她这样一用力,便甩开了他的手,醉酒的他被她甩到了地上。

展瑜一眼也不看,转身离开。

走到门口时,展瑜与门口的归宁相撞,归宁眼神坦荡,倒是展瑜觉得很丢脸的样子,头也不回地走了。

归宁看着展瑜消失在楼梯转角,便推开卧室的门走了进去。

陆淮南正躺在地上,皱着眉头,他身上向来整齐的白衬衫变得皱巴巴的,几颗扣子也散落在地毯上,杂乱的头发垂在眼前,原本深沉的黑眸此刻仿佛被一片氤氲的雾气迷了眼——外人见不到的……慵懒又颓废的陆少爷。

原来人痛苦的时候是这样子的吗?!归宁想。

她走过去,闻见他身上的酒精味,伸手抚上他紧皱的眉头。他没有反抗,反而迷糊地握住了她的手。

归宁说不出此刻自己的感觉,她只觉得心跳得飞快,脸也莫名其妙地烫了起来。

她小心翼翼地将脸搁在他的胸膛上,聆听着他的心跳声。

他的身体很暖,和他平常冷漠的样子完全不是一个样子的。

“陆淮南,她不爱你就算了啊,还有很多人爱你的。”她靠在他的怀里,看着他紧紧地抓着她的手的样子,“我很喜欢你啊,陆淮南,你知不知道?”

喝醉酒的男人自是没有回应的。

“不知道也没关系,我现在告诉你了。”

好像是被他身上的酒精味迷醉了吧……她竟然感觉自己有片刻的头晕,那就……让她在他的怀里多靠一靠吧,反正她也不想清醒过来。

那晚,归宁靠在陆淮南的怀里,渐渐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是凌晨,有那么一瞬间,归宁没反应过来自己身在何处。当感觉到一双注视着自己的眼睛时,她抬头,便与陆淮南的视线撞上了。

男人显然也是刚醒来,垂眸看见怀里的她时,宿醉的眼神似乎也有一瞬间的迷茫。

两人意识清醒过来已经是一分钟之后了,归宁倏地从陆淮南的怀里撤了出来,一抹红晕爬上了脸颊。

昨天的记忆排山倒海地涌现在脑海里,她原本只想抱抱陆淮南的,却不想竟然在他的怀里睡了一夜,尤其是……他身上的衬衫因为太皱被她昨天给他脱下丢在一边,此刻她抱着他的腰……纵使是平日里胆大包天的小姑娘,在这一刻也是羞得不行。

平日里她也撩过陆淮南,甚至穿着性感的衣服撩拨他,可那也仅限于穿着抑或是言语之间,让她当真与他在同一张床上醒过来,她还是很不自在的。

但归宁是个要强的姑娘,明明心里紧张无措到不行,表面上还是勉强保持住淡定的神色,掩饰自己的心慌。

她在男人的注视下爬下床,径自朝门口走去,冷静地关上门,仿佛她不是在陆淮南的卧室与他睡了一夜,只不过是进去跟他说了一声早安。

唯独她离开时忘记穿上的毛绒拖鞋暴露了她的紧张。

Part 3

卧室里安安静静。

陆淮南起身,床上的被子顺着他的身体滑了下去,手上还残留着那淡淡的属于少女气息的清香……

陆淮南不是没接触过男欢女爱之人,可禁欲了这么长时间的他,竟然在这样的一个早晨,因为她而产生了许久未有的感觉……

陆淮南是正常的男人,对女人产生感觉并不奇怪,可是归宁不一样。

从归朝来让她喊他“陆叔叔”开始,他便一直将她当成是小姑娘……

他伸手捏了捏眉心,想起昨晚他和小姑娘睡了一晚上,真的有些偏头痛。

回到自己的卧室后,归宁去洗了个澡。

淋浴的水淋下来时,她的脑子里还是很混乱的。

不过是跟一个男人在一个房间待了一夜,什么也没做,却让她的思绪十分杂乱。

这杂乱之中有惊慌、有不知所措、有担心,最后剩下的便是一丝幸福感。

那些幸福感像沐浴液稀释后指尖的泡泡,轻轻一吹,便在眼前飞扬。

归宁也不知道她自己这一丝幸福感是从何而来,可是,只要一想起她从陆淮南的怀里醒过来的那幅画面,她的脸便情不自禁地红了起来,甚至心跳飞快。

她捂着脸,命令自己:“归宁,别再乱想了!”

洗完澡出来,她在卧室里待到了七点。

她例行出来吃早点,饭桌上的早餐准备好了,却只有她一个人。

她愣了愣,走下去,餐桌上的早餐很眼熟,是陆淮南做的。

可他人呢?

归宁坐下,味同嚼蜡地吃了起来。

直到她吃完,陆淮南都没有出现。

她放下餐具后,里邦出现了。

这一次,她没有选择沉默,而是直接问里邦:“陆淮南去哪了?”

里邦说:“陆总已经去公司了。”

“……”

归宁当时只感觉刚升起没多久的幸福泡泡忽然就被戳破了,只剩一手泡沫。

自此以后,不管归宁故意早起或者晚归,都没再见过陆淮南​‍‌‍​‍‌‍‌‍​‍​‍‌‍​‍‌‍​‍​‍‌‍​‍‌​‍​‍​‍‌‍​‍​‍​‍‌‍‌‍‌‍‌‍​‍‌‍​‍​​‍​‍​‍​‍​‍​‍​‍‌‍​‍‌‍​‍‌‍‌‍‌‍​。

别墅里的一切都正常地进行,每个人都对她照顾周到,除了她一直见不到陆淮南。

她以为陆淮南真的很忙,毕竟上一次,他答应过不再躲着她的。

她问里邦,里邦只会说:“陆总最近很忙,归宁小姐,你多多体谅。”

她提出想去陆中集团看看他,什么都不做,只看他一眼便好。

里邦却犹豫了起来:“抱歉,归宁小姐,因为陆总不是很喜欢把私事带进公司,这件事我不能擅自做主,我需要问问陆总的意见。”

可不久之后,归宁便在电视上看见了关于陆淮南的报道。

报道里虽然他的背影朦胧,但有醒目的标题“陆中集团大少爷陆淮南终陷绯闻,连续一周,有神秘女友跟在身边,疑似亲密恋人”。

新闻播报还在继续:“据悉,陆中集团的员工都知道‘那个女人’的存在,她可以随时出入陆中集团,她是陆中集团大少爷的恋人,据传‘那个女人’的真实身份是展氏家族的唯一继承人展瑜……”

归宁看见电视屏幕上放着两人的背影——陆淮南小心呵护着展瑜的手势。

她对着从外边进来接她去学校的里邦问:“这就是你们陆总最近在忙的事啊?”

里邦看了看屏幕上的新闻,垂头没敢说话。

“你不是说你们陆总不喜欢把私事带进公司吗?”

“是……”里邦说,“可是展瑜小姐不一样……很早之前陆总便说过展瑜小姐在陆中集团不受约束,来往自由。”

“不受约束,来往自由,真好啊……”归宁笑了起来,可里邦从她的眼睛里感觉不出丝毫的笑意,他在心里骂自己蠢,又说错话了!

那天,归宁没让里邦送她去学校,而是去了陆中集团。

里邦一开始没敢开去陆中集团,归宁睥睨他:“怎么?怕我去陆中集团闹啊?放心,我才不会。如果你不带我去,我自己打车去了。”

没办法,里邦只好开车带她去了。

当车停在陆中集团的楼下,归宁望着眼前的高楼大厦,顿默半晌,说:“里邦,你带我去那。”

里邦顺着她的手指仰头看去,是陆中集团的楼顶:“归宁小姐,你……”

“放心,我不会想不开的。”

里邦这辈子没有拿谁没办法过,就连外界传言脾气不好、换助理如同换衣服的陆总,他都能搞定。

可面对眼前的小姑娘,他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他带着归宁去了陆中集团的楼顶。

他心惊胆战地看着归宁走到楼顶的石墩旁,爬上去坐好,两条白皙的长腿悬空晃啊晃,他整颗心都提了起来。

“要不……归宁小姐,我去帮你喊陆总过来吧……”里邦抹了抹额头的冷汗。

“不用。”归宁的声音在风中飘忽。

随后她便没说话了。

那天,她逃课了,在陆中集团的楼顶整整坐了一天,直到太阳落山,才起身离开。

她想起那日陆淮南第一次因为饭局没准时接她放学,她坐在学校教师的楼顶等他。

那时候她笃定他会来,果真,太阳落山之前,他来了。

可现在……

即使她没有告诉他,她在这里,但陆中集团络绎不绝的人,她在他们公司楼顶的事,怎么可能不会传入他耳中?!

只是,这一次,她等到太阳落山,天色完全黑了下来,他都没再出现。

她坐了多久,里邦便守了多久。

最后离开时,里邦看着归宁,她虽然没有多少表情,但里邦总觉得她身上的某样东西被风吹走了,再也回不来了。

Part 4

那天,陆淮南很晚才回家。他没开灯,一路从客厅上楼走到卧室,便看见卧室门口有一个小小的身影抱膝坐在那儿。

听见声响,小人儿抬头看向这边。

陆淮南将走廊上的灯打开,皱眉看着眼前的人:“你在这儿做什么?”

归宁从地上站起来,淡淡地问:“陆淮南,你在躲我吗?”

陆淮南未吭声。

“因为我说我喜欢你,所以你就不敢面对我了吗?”

面对归宁的质问,陆淮南只平淡地说:“你想多了。”

他侧开身子,绕过她,便要进卧室:“时间不早了,回你的房间去吧。”

归宁却挡着门,不让他进:“今晚你不说清楚,我就一直待在这儿了,我这人很直接,我喜欢你是我的事,不强求你喜欢我,但你这样躲着我,会让我觉得我是个令你厌恶的人。如果你真的讨厌我,你可以跟我说清楚,我不会赖在这里不走。”

“没有什么喜欢和讨厌。”陆淮南平静地说,“对我而言,你只是归老板的女儿。我一直把你当侄女看待。”

“侄女?”归宁笑道,“陆淮南,你才多大啊?你就把我当侄女了,我爸让我喊你叔叔,你还真把自己当我叔叔了?”

对于她的嘲讽,陆淮南平淡地说:“不是这样的。”

“既然不是这样,你躲着我做什么?”

陆淮南说:“不想让你再引起误会。”

“好。”归宁点头,“从现在开始,我不会误会你对我有什么意思,我知道你有喜欢的女人,我也不是那种死缠烂打的人,在这里住的日子也差不多有半个月了,什么危险都应该没了,我明天就搬回寝室。”

对于归宁的意气用事,陆淮南只不耐地回了一句“随你”,便开门进了卧室,随后关了门。

归宁站在原地,看着冷冰冰的门,不再吵闹,转身离开。

回到房间后,归宁开始收拾行李。

收拾了一会,她才发现自己根本没什么好收拾的,很多东西都是陆淮南后期帮她准备的。

心里有些烦闷,她将衣服丢在地上,打开阳台的门,出去透透气​‍‌‍​‍‌‍‌‍​‍​‍‌‍​‍‌‍​‍​‍‌‍​‍‌​‍​‍​‍‌‍​‍​‍​‍‌‍‌‍‌‍‌‍​‍‌‍​‍​​‍​‍​‍​‍​‍​‍​‍‌‍​‍‌‍​‍‌‍‌‍‌‍​。

归宁才发现,在这些天的相处当中,她早已不知不觉地习惯了陆淮南对她的好。

他对她的好,不是殷勤的,也不是带着目的性的,而是生活里的细节,是顺其自然的无微不至,也是这顺其自然的无微不至导致她渐渐陷进他的温柔里,难以自拔。

陆淮南,难道你不知道你这样的人,对一个人好,就是让别人一步一步沉沦在你的爱护中,再也爬不起来,万劫不复吗?!

她像与陆淮南的“好”融合在了一起,一旦对方放弃,她便会皮开肉绽,犹如剥肤之痛。

她抬头,月光清凉,院子里的合欢花很香,那是刚搬进别墅的时候,她看着院子里的植物,随意地说了一句:“怎么没有合欢树,合欢树开的花那么好看。”

于是,第二天,院子里便种上了一棵巨大的合欢树。

里邦说:“这是陆总连夜让人送过来的,想着归宁小姐在这边会想家,所以在院子里种一棵合欢树让归宁小姐开心点。”

里邦当时感叹:“我们家陆总啊,竟然也学会讨小姑娘开心了。”

归宁看着那棵茂盛的合欢树,树上的花开得缤纷,可是,陆淮南,你可知道,合欢花很香,香也没用,就像我喜欢你,喜欢也没用。

原来,爱意太明显,会把爱的人推得更远。

所以,陆淮南,我们啊,如果不能在一起,不如不相逢,不如不相遇。

归宁闭上眼睛抱住自己,她又感受到了那种撕裂般的疼痛,像有人在撕她的皮,抽她的骨,她浑身遏制不住地颤抖起来。

她咬着唇慢慢蹲下,眼眶中有泪,却强忍着不让它落下。

她不要做那种女人,那种她之前最看不惯、最不能理解的为男人落泪的女人。

她不要成为那样的人!

那晚,归宁在阳台上待到半夜,空气凉了,身体早已经凉透了,她抱着冻得几乎没什么感觉的双臂进了房间,放了热水,在浴缸里泡了一小时后,躺在床上,盖上被子,闭眼睡觉,平静得好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

Part 5

离天亮只剩下三小时,归宁也只闭眼休息了三小时。

早晨归宁下楼时,意外地看见坐在餐桌边吃早餐的陆淮南。

所以,说清楚了便不用躲着她了吗?

原来,他一直躲着她,是怕她对他有所误会吗?

归宁没再继续往下想,也没有去餐厅,而是朝着大门口走去。

里邦见她径自往外走,便问:“归宁小姐,你不用早餐吗?”

“先去学校再说吧。”

里邦看了陆淮南一眼,后者没什么反应,里邦便听归宁的话送她去学校了。

到了学校后,归宁下车前对里邦说:“从今天开始,不用来接我了。”

里邦诧异地看着她。

归宁笑了笑:“我以后住在寝室,就不麻烦你们了。”

说完,她头也不回地去了教室。

自那以后,归宁便没有再回陆淮南的别墅。

住在寝室的日子,归宁其实并不是特别适应。

平日里她的性子便是冷淡,在经历过这件事之后,她的性子更加冷淡了,不喜欢与人交流,即使寝室里见谁都热情的室友七彩到了她这,也只能拿热脸贴冷屁股。

事实上,那段时间的归宁心里十分烦闷,她不喜欢被任何人打扰,只希望有足够的私人空间静一静。

因为从陆淮南的别墅回来什么都没带,归宁花了一周的时间买好生活用品和衣服。

她逛到运动装区域的时候,导购热情地为她推荐了几套衣服,还是上次的那家店,没想到导购对她的印象很深,笑着说:“今天没跟您男朋友一起过来呀?”

“这套衣服穿回去,您男朋友一定会觉得很好看的!”

在导购的声音中,归宁茫然地朝身旁看去,上次,便是与他一起,她在这边挑衣服,他站在不远处,英俊温雅,一笑如花。

可此刻,那里空空荡荡的,再也没有他的身影。

归宁收回视线,淡漠地对导购说:“帮我包起来吧。”

“好的!”导购开开心心地去为她打包。

归宁闭上眼,双手在身侧紧紧地握住,她怕自己不努力,便控制不住心口针刺般的疼痛。

重返教室、图书馆、宿舍三点一线的生活,她每天的生活都很简单。

每天除了上课,下课后,她待得最多的地方便是图书馆,平日里做得最多的事情便是看书。

这样的日子的确枯燥无味。

不过,对于她而言也足够了,至少可以清静,让她慢慢不去想一些人、一些事。

那天做一道高数题,连一条辅助交叉线,两条直线交叉后不断延伸,她画着画着,便停了笔。

这两条交叉线多像他们啊,两线相交后,越来越远。

原来,她平日里说不想他,都是欺骗自己的话。

总是在很不经意的时候,他便蹿进她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可是,想又怎样?总有一天,他会变得没那么重要的。

后来,她才知道,这些不过都是自我安慰的话罢了。

周日,她起床后,例行准备去图书馆,手机响了起来。

她拿起一看,上面显示的是陆淮南打来的。

本以为经过那一晚之后,陆淮南不会再来找自己,从此两人便是陌路。

喜欢的人有时候喜欢就够了,没必要非得在一起,她就不相信,这世界上让她归宁动心的人只有陆淮南一个。

时光漫长,她总有一天会忘记他的吧……

可当看见手机上显示的他打来的电话,归宁的心在那么一瞬间还是狠狠地跳了一下。

接起电话,她没有主动开口,直到那边喊了一声:“归宁。”

熟悉低沉的嗓音在她的心里狠狠地敲击了一下,她才发现,这么长时间她假装的淡定,在听见他声音的那一刻瞬间瓦解,溃不成军​‍‌‍​‍‌‍‌‍​‍​‍‌‍​‍‌‍​‍​‍‌‍​‍‌​‍​‍​‍‌‍​‍​‍​‍‌‍‌‍‌‍‌‍​‍‌‍​‍​​‍​‍​‍​‍​‍​‍​‍‌‍​‍‌‍​‍‌‍‌‍‌‍​。

真的非陆淮南不可吗?

归宁的目光中第一次浮现出了茫然与不确定。

可她有自己的骄傲,即使心里已经溃不成军,她依然强装镇定:“陆淮南,找我什么事?”

下期预告:

房间里开了一盏不算很亮的台灯,陆淮南正在沙发上办公,归宁不动声色地看了他良久。

直到他眼皮也没抬地开口:“醒了就起来。”

归宁没起来,只是趴在床上,左手撑着脸颊,好整以暇地看着他,问:“陆淮南,你是不是想我了?”

陆淮南没说话。

“不然,你为什么千里迢迢地把我带到你家,还让我睡在你的房间?”

陆淮南停止了手上的动作,双眸平静地看向她。

归宁嘴角扯出一抹笑,有股子灵动撩人的意味:“你就承认啊,想我又不是什么……”

话还没说完,她便觉得头顶一抹黑影压下来,唇上被印上一个吻。

归宁觉得陆淮南在帮她做饭的时候很迷人,即日起,发微博带话题#淮南以宁#说一说你喜欢的TA做什么事让你觉得很吸引人@魅丽七班 ,就有机会获得样书,名额三个。

下期连载详见《花火》8A。

赞 (77)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20.05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