柠檬撞奶糖(六)

  • 花火·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7月B版第14期】    
  • 桃之夭夭·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7月B版第14期】    
  • 作者介绍:

    卿玖思:南方人,作品文风偏暖;已出版《一颗小草莓》​‍‌‍​‍‌‍‌‍​‍​‍‌‍​‍‌‍​‍​‍‌‍​‍‌​‍​‍​‍‌‍​‍​‍​‍‌‍‌‍‌‍‌‍​‍‌‍​‍​​‍​‍​‍​‍​‍​‍​‍‌‍​‍‌‍​‍‌‍‌‍‌‍​。

    微博:@卿玖思

    内容介绍:

    游戏里的陌生队友,日常嘲讽+见死不救

    校园里一见钟情的高冷同学,大白兔奶糖味的护花使者

    “想吃糖?那你多看看我,我也是甜的​‍‌‍​‍‌‍‌‍​‍​‍‌‍​‍‌‍​‍​‍‌‍​‍‌​‍​‍​‍‌‍​‍​‍​‍‌‍‌‍‌‍‌‍​‍‌‍​‍​​‍​‍​‍​‍​‍​‍​‍‌‍​‍‌‍​‍‌‍‌‍‌‍​。”

    他的舌尖舔了一下唇齿,她是挺甜的​‍‌‍​‍‌‍‌‍​‍​‍‌‍​‍‌‍​‍​‍‌‍​‍‌​‍​‍​‍‌‍​‍​‍​‍‌‍‌‍‌‍‌‍​‍‌‍​‍​​‍​‍​‍​‍​‍​‍​‍‌‍​‍‌‍​‍‌‍‌‍‌‍​。

    上期回顾:

    程沂和,数学科学学院数学与应用数学专业181班的学生。

    他的身高据说有一米九了,是他们181班最高的男生。

    打探到“情报”的丁珣,开始了她“做作”的表演——军训时故意摔过去,制造洗手间偶遇,被人一眼看穿的妆容……

    下午军训结束,丁珣还想再接再厉跟上程沂和,就算不能促进感情,好歹还可以混个脸熟。

    方佩佩得知她们的事后,拉住她俩,适时提醒道:“不能一头热上赶着追男人,要适当地吊一吊对方的胃口。”

    虽然丁珣深知她跟程沂和只不过几面之交,还没熟到可以吊他胃口的程度,不过也还是同意了方佩佩的说法。

    于是,晚饭她跟舍友三人去大吃了一顿。

    丁珣也问了曾凡下午的情况,曾凡一脸苦恼地说:“吴翕还真是名副其实的高岭之花啊,我觉得我把天灵盖摔掉,他才可能扶我一把。”

    “……”

    丁珣默默许愿:“希望我下次摔了,程沂和能把我抱在怀里,他看起来不像油盐不进的人。”

    “根据不知名热心校友的描述,程沂和是那种你摔到他的怀里,他转身就会把被你碰过的衣服脱了扔掉的人。”曾凡打击她。

    “这么冷酷、残暴的吗?”

    “八九不离十吧。”

    丁珣双掌一合,高兴道:“太好了,那我就等着看他脱衣服了!”

    “……”

    两个人认真听取了据说恋爱经验丰富的佩姐的建议,安分了两天,没去程沂和跟吴翕面前露脸。

    晚上,方佩佩还充当了她们的化妆小顾问,带着两人去市中心买了些化妆品。

    又是衣服又是化妆品的,丁珣几乎奉献了偷偷攒了几年的零花钱。

    回来后,她还不忘给丁爸丁妈报备一下。

    她以为会被臭骂一顿,结果,她爸居然感慨女儿长大了,终于知道爱美了。

    丁妈转头给丁珣转了钱,还发了份适合她年龄段的护肤品的研究报告。

    丁珣感天动地,当即大言不惭,说是要拿个一等奖学金回去还给爸妈。

    遇见程沂和的事,丁珣在某个月黑风高的晚上告诉了徘徊在寂寞海洋里的小米同学。

    小米对她有了情况不报的行为嗤之以鼻,八卦了好一会,才问:“所以,关于他没有女朋友,你只是道听途说的,并没有自己去查证过?”

    丁珣沉默了。

    她觉得正要萌芽的爱情被小米一盆水给淋死了。

    “还有啊,你以前不是还说人家陈光越是中央空调吗,”小米提醒她,“万一你这个程沂和跟陈光越一个性子或者是个花花公子,你还喜欢吗?”

    那当然是不喜欢了。

    小米道:“还是先多了解一下吧,别到时候知道他的本性了,你陷进去拔不出来了。”

    丁珣否认道:“不可能,我乃仙女,拿得起,放得下,孰轻孰重不晓得吗?”

    “呵呵。”

    小米的话虽然糙,但理不糙。

    丁珣知道小米这么讲是深爱她的表现。

    “我发现这两人跟陈世美一个姓呢。”小米在挂断前突然道,言下之意不言而喻。

    丁珣纠正她:“小米,他叫程沂和,不是陈沂和。在大学里好好拯救下你的前后鼻音吧。”

    “哼。”

    和小米掏心窝子深度交谈后,丁珣决定还是亲自查证以下程沂和有没有女朋友。

    因为这劳什子的事,她都好几天没玩游戏了,一回宿舍就跟曾凡两人看化妆视频,对着镜子倒腾自己。

    怒火是N市的某所高中的高三生,走读,晚上偶尔会问她上不上线。

    估计也是许久没玩,帽子直接在群里问丁珣,她最近是不是忙着恋爱抛弃他们了。

    丁珣回:你的仙女朋友正在修仙,展露真容那日便是她美貌名扬N市且与心上人喜结良缘之日。

    帽子:说得这么邪乎,哪天我再去你们学校逛逛,看看我们盒子是不是也被这学校给教傻了。

    丁珣只当他又在嘴上扯皮,回道:随时欢迎。

    静下来沉淀了几天,丁珣终于找到了再次出手的好日子。

    天气晴朗,万里无云,也无风。

    她选在黄昏,刚结束训练,新生们都各自离散而去。

    这个时间,阳光正好,橙黄的光映照下来,给人披上一层朦胧的面纱。朦胧美好的场景容易促进人体多巴胺的分泌。

    丁珣将这一番话讲给曾凡听的时候,被对方用看傻子的眼神看了半天。曾凡指出问题的关键——“但是,我们要在食堂内堵他们,又照不到太阳”。

    丁珣转移话题,嘟起嘴问:“你瞧我口红没花吧?”

    曾凡的注意力果然被转移,仔细看后,说:“没有,也没有干纹,很好。”

    化妆技术感人和天气炎热的缘故,她们都只涂了口红​‍‌‍​‍‌‍‌‍​‍​‍‌‍​‍‌‍​‍​‍‌‍​‍‌​‍​‍​‍‌‍​‍​‍​‍‌‍‌‍‌‍‌‍​‍‌‍​‍​​‍​‍​‍​‍​‍​‍​‍‌‍​‍‌‍​‍‌‍‌‍‌‍​。

    目光搜索到目标后,丁珣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喷瓶,往耳后喷了两下。

    “你喷花露水干什么?”曾凡问。

    “我记得第一次遇见程沂和时,他身上就有花露水味。”丁珣道,“我正往他的方向同化自己呢。”

    曾凡佩服地抱拳:“高见。”

    食堂窗口前的排队处,程沂和跟两个男生排在末尾,其中就有吴翕。

    丁珣二人手疾眼快地飞过去排在他们的后面,跑过来时,差点刹不住脚,撞上前面的程沂和。

    程沂和排在吴翕和陆华的身后,嘴里含着一块奶糖,手中捏着迷彩帽,听陆华嘀咕,在念菜名。

    正值晚餐时间,人声嘈杂,但前后谈论的声音还是能够听清的,尤其是声音大的,比如,此刻他就可以清楚地听到自己身后的两个女生在谈一会儿吃什么。

    一个嗓子细些,还带着些微奶音的声音说:“我想吃宫保鸡丁欸,还想吃菠萝肉。”

    另一个略粗些的声音说:“菠萝肉?不是咕咾肉吗?”

    “哦哦,说错了。”

    聊着聊着,奶音女生可能是摸了一下口袋,小声地叫了一下:“糟糕,我忘带饭卡了!”

    另一个女生没一会也跟着慌张起来:“坏了,我也忘带了!”

    “……”

    食堂内不支持现金支付,只可以刷饭卡。

    两人唉声叹气了一会,奶音突然建议道:“要不,我们跟别人借吧。”

    程沂和:“……”

    他突然觉得背脊一凉。

    果然,几秒后,他的后背被人轻轻戳了戳,身后的女生侧身离开队伍,歪头朝他看来。

    程沂和也敛眉看去。

    她手里拿着迷彩帽,帽檐抵住下巴,两眼弯弯,微微眯起,笑得跟小狐狸似的。

    女生微缩头的动作表现出她此刻的小心翼翼。

    见他望过来,她紧张地舔了下唇,道:“同学,能不能借用一下饭卡,我可以转到你的支付宝?”

    程沂和皱了一下眉头,口中含着的奶糖被他咔嚓咬碎。

    丁珣隐约听到什么碎掉的声音,胆子很小一样,肩膀往后缩了一下。此时前面的吴翕和陆华听到动静转过身来。

    丁珣拿不准程沂和的意思,见他就这么站着看过来,眼中似是带着笑意,又似是带着拒绝的意味。

    她当机立断,脸上随即露出几分歉意:“抱歉啊,我知道一个女生突然跟你借饭卡会惹你女朋友……”顿了一下,她的声音变小,“不高兴……”

    “噗——”

    丁珣闻声看去,是站在吴翕前面的一个男生笑了。她知道他也是程沂和的同学。

    那男生推了一下程沂和的胳膊:“发什么愣啊,盒子,人家美女跟你借饭卡呢。”

    然后,他又对丁珣、曾凡道:“放心吧,他单身,我们都单身,饭卡随便借。”

    听到这话,丁珣挑了挑眉,偷偷看程沂和的脸色。

    反正不管他什么脸色,此刻她已经在心里松了一口气。

    确认了,他单身!

    捏着程沂和的饭卡时,丁珣还有些不敢确信——不,不是有些,而是完全不敢相信!

    她让曾凡掐掐自己,是不是在做梦。本来只是以借饭卡为借口确认他是不是单身的,如今还能借到饭卡,真是一举两得。

    刚才程沂和买完饭后,她还以为没戏了,谁知道对方转身便把饭卡抛给她,淡淡地丢下一句:“刷完还给我。”

    丁珣捧着他的饭卡犹如捧着他给的金卡,感激地目送他离开后,才晃着晕晕乎乎的脑袋对曾凡道:“凡啊,看到没,我被包养了。”

    “……”

    曾凡乃局外人,拍拍她的脑瓜子,让她冷静:“你醒醒,我怎么觉得这个程沂和有点来者不拒的意思呢?是不是谁跟他借,他都借啊?”

    “才不是,”丁珣义正词严,“那是因为他见我貌美如花才借给我的。”

    一直没敢跟吴翕借饭卡的曾凡:“……”

    丁珣摸着自己的脸:“你说,一会我跟他要联系方式,他会不会给?”

    “……”

    曾凡决定不破灭她的少女梦。

    两人买完饭后,在用餐区找了一通,最终在靠近食堂出口处看到了程沂和三人。

    程沂和背对她们而坐,陆华和吴翕看到两个女生过来时,抬了眼。旁边曾凡一见吴翕,立马从汉子变成娇娘,低垂着头保持沉默。

    丁珣停在程沂和的桌旁,两手握着饭卡推到他的餐盘边:“谢谢你了啊。”

    她的声音放得很低,夹杂着不太明显的笑意。

    程沂和停下动作,余光瞥了一眼桌上的饭卡,也没有转头看她,不咸不淡地嗯了一声,收起饭卡。

    对面吴翕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重新低头吃饭。陆华却顿着筷子笑意融融,等着看好戏。

    他已经将饭卡收了,丁珣还站着不走。

    陆华看着她俩手里拎着的饭盒,笑道:“打包回去吃啊。”

    丁珣像是找到了开口说话的机会,立即对他报之一笑:“对啊。”

    说完,她鼓起勇气,扭头看向程沂和微微垂下的脑袋,手指在他的桌旁轻轻地敲了两下:“那个,我看到你饭卡上有写,你叫程沂和是吧?”

    程沂和闻言,眉毛扬了扬,抬起头时,脸上又恢复冷漠,看她的眼神里有着“你继续”的意思。

    于是,丁珣咽了咽口水,默默地把手机掏了出来:“饭钱我转到你的支付宝行吗?”

    讲完,她等了几秒,又弱弱地添了一句:“微信转账也行。”

    斜对面的陆华没忍住,笑了,被程沂和略略一瞥,瞬间憋住笑意专心吃自己的饭。

    丁珣虽然在曾凡面前无所顾忌,可真上了场就怂了,她也没有把握能要到程沂和的联系方式,一成把握都没有。

    就这么又是担忧又是紧张地摆弄手机,她已经把支付宝软件点开了,扫描功能也开了​‍‌‍​‍‌‍‌‍​‍​‍‌‍​‍‌‍​‍​‍‌‍​‍‌​‍​‍​‍‌‍​‍​‍​‍‌‍‌‍‌‍‌‍​‍‌‍​‍​​‍​‍​‍​‍​‍​‍​‍‌‍​‍‌‍​‍‌‍‌‍‌‍​。踌躇之下,她又回到手机主页,点开了微信。

    拿捏不定对方的心思,她就做好了万全准备,连一会被拒绝要下的台阶都偷偷在心里搭好了。

    不过,程沂和的动作倒是缓慢,她没见他拿手机,也没听他说拒绝。

    她正要开口为自己缓解尴尬时,程沂和突然薄唇轻启,不急不缓地报出一串数字。

    程沂和眼角微微上扬,盯着她,目光里像是带了点笑意,可再仔细望去,只剩一片淡然。

    丁珣同样盯着他的眼睛,被曾凡捏了下手才回过神来。

    “啊?”她刚没注意听。

    程沂和又报了一遍,接着说:“转到我的支付宝,这是我的手机号。”

    “哦、哦。”她连忙把程沂和的电话号码记下。

    刚要点添加好友,心思一转,她把移动网络给关了,回到主页在通信录里添加程沂和的名字和电话号码。

    做完这一切,她也想好了对策,抬起来的脸成了苦瓜状。

    丁珣收起手机,为难地说:“不好意思啊,我这个月流量超了,回宿舍再把钱转给你行吗?”

    “行。”程沂和看她几秒,轻笑。

    他那笑收得极快,丁珣还没看出其中的深意,他就收起来了。

    “那我们先走啦,你别怕,我不是骗子,我一定会把钱转给你的。”丁珣临走前还自报家门,“你要是怕我骗你,就去外国语学院英语183班找我,我叫丁珣。”

    她一口气不带喘地说完,拉起曾凡就要跑。

    “等等。”程沂和在她逃离前一刻突然出声。

    丁珣心里咯噔一下:“还有事吗?”

    她的谎言已经拙劣到不堪一击了吗?

    程沂和朝她看来,脑袋偏了一下,问:“是哪两个字?”

    “啊?”

    “你的名字,”他解释,“是哪两个字?”

    丁珣心里的大石落下:“丁香花的丁,珣就是那个王字旁,右边加个旬。”

    怕对方听不明白,丁珣的手指还在他面前的桌上大致比画了一下。

    程沂和的视线转移到她的手指上,五指纤纤,又白又细又长,指甲不染颜色,微微透着健康的粉色。

    等丁珣二人一离开,陆华就释放憋了很久的笑声。

    他笑着擦掉眼角的泪花,问程沂和:“没想到你还真把饭卡借出去啊,平时怎么没见你这么怜香惜玉。”

    程沂和从餐盘里夹了块咕咾肉放在嘴里,慢慢咀嚼,另一只手搭在桌边,食指指腹悠闲地轻点桌面。

    似是想到了什么好玩的事,他戏谑地一笑。

    咽下食物后,他才慢吞吞地开口道:“日行一善。”

    “你把手机号报给那个叫丁珣的,事后等她找你时,你不会又要拉黑人家吧?”陆华问。

    这次程沂和没有再说话,只笑了笑,笑得陆华一头雾水。

    陆华转头又调侃一直不讲话的吴翕:“吴翕啊,刚才丁珣旁边的女生一直眼巴巴地盯着你看呢。”

    吴翕看着餐盘,动作不带停顿一下:“没注意。”

    “伤人家小姑娘的心了。”陆华撇嘴。

    丁珣几乎是拉着曾凡一路逃窜着离去的。

    曾凡还意犹未尽地回头瞧了瞧那桌人,再回头看到丁珣的脸颊像抹了腮红似的,收起笑,难得跟她正经道:“我怎么觉得程沂和像在逗你玩呢。就你编的那谎言,傻子都能听出来是假的。”

    丁珣觉得离得够远了,才敢放开胆子。

    她一改之前在程沂和面前柔弱小白兔的模样:“也许我们家程沂和就是一个即将陷入爱情的傻子呢。”

    “……”曾凡无语。

    一回到寝室,丁珣立马打开饭盒,拿出手机对着咔咔拍照。

    她买了一素一荤,咕咾肉和西芹炒香干,非常普通的菜式,也不贵,两样加起来不到十块钱。

    点菜的时候,她还担心程沂和饭卡里的钱不够,可是刷上机器看到卡内的余额时,才知道是多虑了。

    N大使用的是校园一卡通,可以取代学生的各种证件,同时在校内食堂和超市均可使用此卡消费。

    程沂和在里面充了大几百块也是可以理解的。

    丁珣拍完照,给食物加滤镜,还在照片上加了个爱心贴纸,然后配上文字发朋友圈——

    嘻嘻,成功的第一步!

    不明情况的好友给她点赞评论,都没说到点子上。

    丁珣一边吃,一边回复评论,在看到小米突然蹦出来的头像时,挑眉一笑。

    果然她俩感情深,小米一下子就看穿了她的小心思。

    小米跟她私聊起来:有进展了?

    丁珣:嘻嘻,你怎么猜得这么准?!

    小米:看你那P的爱心,就能想看到你贱贱的花痴脸了。

    丁珣:今天中午的饭是用程沂和的饭卡刷的!而且,我亲自去查证了,他真的单身!

    小米没有如那天晚上一样打击她,而是一连发了好几句鼓励的话:加油,加油!肉肉,向着幸福生活冲啊!少吃一口肉,不长一颗痘,沂和往上凑!

    丁珣:……

    开过玩笑,小米恢复正经:以前你对美色都是三分钟热度,这次维持了这么多天,很不容易了,这个程沂和可能真的有啥过人之处​‍‌‍​‍‌‍‌‍​‍​‍‌‍​‍‌‍​‍​‍‌‍​‍‌​‍​‍​‍‌‍​‍​‍​‍‌‍‌‍‌‍‌‍​‍‌‍​‍​​‍​‍​‍​‍​‍​‍​‍‌‍​‍‌‍​‍‌‍‌‍‌‍​。

    她们两人认识很多年了,丁珣那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性格,小米了解得很。她对男生有好感的期限不会超过两天。

    难道这个程沂和真的比陈光越还出色,才会让肉肉如此魂牵梦萦。

    丁珣得意扬扬:那必须,俗话说,美人常有,但程沂和只此一个。

    小米歪了重点:哪里的俗话?

    错了。

    丁珣赶紧把之前那句话撤回,重新打字:肉肉箴言——美人常有,但程沂和仅此一个。

    小米:……

    小米发了个寓意祝福的中老年表情:希望你有一天能当着他的面拍这种彩虹屁。

    丁珣:敬请期待。

    小米:静候佳音。

    她跟小米聊天的同时,微信提示音还在响。

    丁珣嘴里咬着筷子,退出跟小米的聊天界面,看到没被屏蔽的“关爱笨蛋儿童群”不断发来的消息。

    她点进去。

    帽子在群里把其余三人都@了一遍,问他们:有人有空玩游戏吗?

    没人回答。

    丁珣见他可怜,回了句:正吃饭,没空。

    本来意志消沉的帽子一下来了劲,跟她聊了起来。

    帽子:小仙女,我看到你的朋友圈了,今天吃的那啥肉,看起来屎黄屎黄的。

    丁珣发了个暴打他的表情过去,回道:这是咕咾肉!

    两人你来我往地开始斗表情包。

    斗得正欢,帽子的手机屏幕突然变成语音来电,给他打微信电话的是程沂和。

    帽子手一抖,接了。他还没说话,就听到盒子低沉的声音:“看微信,给你发了消息。”

    听声儿,他就知道对方心情不太美妙。

    不等帽子吱一声,电话立即被挂断。

    他停下跟丁珣的战役,去看程沂和发了什么。

    程沂和只发了两句,还是十分钟前发的——

    谢鸿,把她朋友圈里的图片发我一下。

    谢鸿就是帽子现实中的名字。这个“她”指谁,谢鸿有点不明白。

    盒子也很少跟他提及女生,突然冒出个“她”来,谢鸿难免心生好奇。

    不过,盒子既然这么要求,就说明这个“她”是他的微信好友,却不是盒子的微信好友。

    他的微信里女性朋友多了去,谁知道是哪个。

    谢鸿问程沂和:谁的朋友圈?

    程沂和:小仙女

    谢鸿发了个奸笑的表情:哟哟哟,你没加她好友啊。不过,你干吗对人家的生活这么感兴趣呀?

    程沂和:今天刷我的饭卡的人,可能是她。

    谢鸿惊恐:嗯?你说什么?!你俩居然见过面?!她还刷你的饭卡了?!

    此刻,N大某间男生寝室内,程沂和躺在床上,曲起一条腿,悠闲地玩着手机。

    他嘴里含着一颗圆形奶糖,格外有闲情逸致地跟谢鸿解释:我日行一善。

    谢鸿自然不信:你?骗人!

    程沂和:别废话,照片发来。

    谢鸿只当举手之劳,把丁珣朋友圈里的照片保存,然后发给他,惊叹道:缘分哪,果然是天注定的缘分啊!你说月老是不是把我们四个人的红线都给牵上了,那我是不是应该也在现实生活中见过怒火?

    他絮絮叨叨,程沂和只顾着看照片。

    照片上共两个饭盒,一个装着饭,一个装着菜。菜跟他中午买的其中两道菜一样。

    程沂和放下腿,咬碎了奶糖,伴着细碎的咔嚓声,还有他极轻的笑声。

    他打开支付宝,没有好友添加的消息,除了谢鸿一直在发微信传来的叮咚声,手机里再无其他提示音。

    程沂和记起中午丁珣唯唯诺诺的样子,她外表看着像小白兔似的,天真又娇弱,眼睛里却藏着不易让人察觉的狡黠。

    她压根就没有打算把饭钱转到他的支付宝。

    程沂和重新点进了微信,谢鸿一个人自言自语,最后一句是问他:那个小仙女长得怎么样?漂亮不?

    程沂和脑海里不受控制地冒出第一次见她时的模样,那是他在篮球场的无意一瞥。

    她像个高傲又天真的公主,昂着小巧的下巴,白皙修长的脖颈晃得人眼前发晕。

    她走得很慢,又似乎只是眼前所见画面在程沂和眼中自动缓慢了下来。她的一颦一笑,如帧帧定格的美图。

    她明明离得那么近,却又被夕阳的光染得模糊。

    那天的天气热得他觉得一切外物都失了真,唯独她的突然出现,让这失真的傍晚变得生动。

    程沂和从不信什么一见钟情。

    可是,那天过后,偶尔再记起她时,他又觉得自己以前坚持的想法实在严肃到可笑。

    喜欢不喜欢还谈不上,他只是生了想了解的心思罢了​‍‌‍​‍‌‍‌‍​‍​‍‌‍​‍‌‍​‍​‍‌‍​‍‌​‍​‍​‍‌‍​‍​‍​‍‌‍‌‍‌‍‌‍​‍‌‍​‍​​‍​‍​‍​‍​‍​‍​‍‌‍​‍‌‍​‍‌‍‌‍‌‍​。

    程沂和没有回答谢鸿的问题,而是回道:我睡了,这事你别跟她讲。

    口中的糖果已经融化消失,只留下满嘴奶香。

    他刚放下手机想下床去漱口,床单上的手机忽然震动了两下,伴着轻微的短信提示音。

    滑开手机,他看到进来一条本市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

    你好,我是丁珣,中午跟你借饭卡的。那个……我回宿舍才发现我支付宝里没有余钱了,下午带现金给你行不行?

    程沂和默然地看着,觉得嘴里的奶香味越来越浓。

    他舔了舔上唇,修长的手指按着手机屏幕,用的是拼音二十六键输入法,一字一字打得极其缓慢。

    打了十几秒,他却只回了两个字——

    可以。

    丁珣迅速回复:感谢!

    连载部分到此结束,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柠檬撞奶糖》实体书。

    赞 (8)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33.23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