雀心万万(番外)

扫描二维码关注,回复"免费" 可获得花火/桃之夭夭/南方人物周刊/等PDF杂志下载链接


文/尤妗

蔚玖毕业那年顺利保研,在其他人焦头烂额的时候她已经进入到一家房地产公司实习​‍‌‍​‍‌‍‌‍​‍​‍‌‍​‍‌‍​‍​‍‌‍​‍‌​‍​‍​‍‌‍​‍​‍​‍‌‍‌‍‌‍‌‍​‍‌‍​‍​​‍​‍​‍​‍​‍​‍​‍‌‍​‍‌‍​‍‌‍‌‍‌‍​。房地产行业出名的狼多肉少,几乎整个公司的女生集中在蔚玖的部门——景观设计部,再加上人员也比较年轻化,景观部可以说是被整个公司虎视眈眈的一个部门​‍‌‍​‍‌‍‌‍​‍​‍‌‍​‍‌‍​‍​‍‌‍​‍‌​‍​‍​‍‌‍​‍​‍​‍‌‍‌‍‌‍‌‍​‍‌‍​‍​​‍​‍​‍​‍​‍​‍​‍‌‍​‍‌‍​‍‌‍‌‍‌‍​。

何况是蔚玖这种新来的小实习生,还未踏出大学校园,不用想就知道受到的关注度会有多高​‍‌‍​‍‌‍‌‍​‍​‍‌‍​‍‌‍​‍​‍‌‍​‍‌​‍​‍​‍‌‍​‍​‍​‍‌‍‌‍‌‍‌‍​‍‌‍​‍​​‍​‍​‍​‍​‍​‍​‍‌‍​‍‌‍​‍‌‍‌‍‌‍​。归巧在知道蔚玖成功拿到Offer(录用通知)后立刻发来了一张不怀好意的坏笑表情包,然后是一条语音:“嘻嘻,某人要被挖墙脚了哦。”

蔚玖哪能不知道她在想什么,笑着回了一个敲打的表情,一边擦头发,一边给她回语音:“怎么会。” 苏清屿从书房推门进来听到的就是这句,尾音还带着些许笑意。“聊什么这么开心?”他问,然后坐到床头,把蔚玖手中的毛巾接过来,方便她继续回消息。

“归巧啦……”蔚玖闭上眼睛轻轻靠到他怀里。

苏清屿笑了下,不知什么时候,蔚玖终于学会在他面前收起她的懂事和忍耐,终于会像此刻撒娇一样地依偎到他胸口,头发浸湿他的前襟她也仿若不知,调皮却安静地等着他动作。

他把她的小脑袋挪过来,大手快能罩住她的后脑,另一只手缓缓为她擦起头发,气氛温馨得有一丝甜。

“明天送你上班?”过了一会儿,苏清屿低声问,“不过可能会有点早。”

蔚玖摇头:“明天不是要去机场吗?我自己去上班就可以,很近的。”苏清屿明天就要出发去新加坡开始海外巡演了,其实她有点惋惜自己不能陪他一起,但实习的机会同样难得。

手心嗡嗡震动,蔚玖低头,归巧又发来一串语音。她偷偷瞄了一眼苏清屿。

说来也奇怪,她和苏清屿在一起几年了,但归巧和苏清屿始终不对路,两人对待蔚玖有点像小孩子对待糖果的争执,还不是搬上台面的那种争执,只能感受到暗流涌动。怕归巧口无遮拦,蔚玖谨慎地将语音转换成文字,却因为视线受阻手滑播放了出来——

“怎么不会,我赌一个礼拜之内就有人追你。”归巧大大咧咧甚至有点兴奋得意的声音从扬声器中播放开来……

空气突然安静。

蔚玖僵了一下,同时感觉男人擦头发的动作也微不可察地停顿了一秒。“那个……”她扭头想解释,脸颊因为赧然而悄悄变红,却听见苏清屿轻笑了一声。

蔚玖不安地动了动眼睛,夜以继日的默契让她感觉出来一丝不妙,果然下一秒耳垂被轻轻咬住——

“刚刚那么开心是因为这个?”

归巧一语成谶。

虽说没有一礼拜那么夸张,但也最多两个礼拜,就有两个其他部门的男同事隔三岔五来蔚玖这边转。

那天蔚玖硬是“哄”了一整晚才把某人哄好,转天六点就被叫醒,前一天的商量仿佛没有发生过,最终还是坐了苏清屿的车去上班,好在时间太早公司根本还没有人来。

虽说当时苏清屿公布恋情全网闹得轰轰烈烈,甚至那个晚安格式的微博也在各大秀恩爱的佳节被朋友圈拿来效仿,但到了苏清屿这种级别,有的新闻,有的他不想让人知道的事,是真的可以密不透风,网上的扒皮帖也仅限于他和女友结识于剧组。

蔚玖属于圈外人,本身又低调到不行,进入公司一个月,愣是没人将蔚玖和先前苏清屿微博上的那个蔚玖联系到一起,让蔚玖在公司出名的,是每天中午准时送来的小束香槟玫瑰。

其实苏清屿没有送花的习惯,虽然平时总是把蔚玖撩得脸红心跳,但从没有刻意浪漫过,这次不晓得怎么,不止浪漫,还高调地浪漫了一把。

再一次收到花,蔚玖微低着头都能感受到来自其他工位的视线,她默默把花收进里面的位置,梅姐在旁边打趣:“小玖,这真是你男朋友送的?”

“嗯。”蔚玖赧然地点点头。

“这儿也没有别人,你就跟我们说实话呗,外面哪个小子送的?技术部的孙宴还是工程部的小张?”梅姐冲她使眼色。

“真的不是……”蔚玖的反驳有些无力,她太像单身了。上下班从来没有男朋友接送,穿得像个学生妹,说是男朋友送的花,看这花连着一个月不断的架势理应是热恋,蔚玖却完全不像热恋中的情侣那样和每天对着手机发消息。

这男朋友任谁听起来都像一个借口。

蔚玖没有办法,但又怕这样下来别人觉得她不够坦诚,想了想,试探道:“大家有什么想要买的东西吗?我男朋友过一阵从法国回来。”

女人的八卦时间来得快去得也快,很快几个同事便沉浸在化妆品的讨论中。

苏清屿这趟门出得有点久,这次的演唱会行程比较密集,当然这其中也不外乎有他自己故意的安排,不想离开蔚玖的次数太多。又过去将近一个月的时间,终于临近他回来。

蔚玖在公司两个月的时间,总体上来讲还不错,也逐渐适应了工作的节奏,唯一令人有些苦恼的便是梅姐口中的那两个男同事。归巧说得不假,她们这批进来的有三个女生,几乎是进来的第一天就被盯上了,现在另外的两个女生都谈了恋爱成功被内部消化掉,只剩下她。

今晚是公司八楼的几个部门聚餐,尽管不太适应这样的场合,但作为小新人,蔚玖深知自己没有拒绝的权利。

这次聚会本就有一点联谊的性质在,领导特意安排部门之间穿插着坐,不知有意还是无心,蔚玖很巧合地坐在孙宴旁边。

整场下来,蔚玖如坐针毡,快结束的时候实在架不住旁边男人的热情,找借口离开了包间,去酒店门口吹风,顺便也醒醒酒。她只喝了一小杯底的白酒,但这是第一次喝酒,嗓子还残留着灼热感,连带着脑子也木木的。

没想到,男人锲而不舍,没过两分钟,竟是出来寻蔚玖了。

“小玖,是不是喝酒不舒服了?”

蔚玖吓得一激灵,喝了点酒脑子也不太清醒,脱口而出了心中所想:“我有男朋友了。”

孙宴愣了下,似乎是觉得她酒后的直线球有点可爱,笑着说:“我知道。”

“但那也不妨碍我追你。”他坚定道。

蔚玖后知后觉自己刚刚说了什么,尴尬地往后撤了几步,一个没站稳身子就要往边上歪,孙宴迅速拉住她手腕。

“天哪,没摔着吧?”几道低呼从身侧传来。

有人看到孙宴,笑道:“宴子,这可不对啊,我说怎么找不到人了,原来是单独出来约会了​‍‌‍​‍‌‍‌‍​‍​‍‌‍​‍‌‍​‍​‍‌‍​‍‌​‍​‍​‍‌‍​‍​‍​‍‌‍‌‍‌‍‌‍​‍‌‍​‍​​‍​‍​‍​‍​‍​‍​‍‌‍​‍‌‍​‍‌‍‌‍‌‍​。”

蔚玖闻声回头,同事们已经三两结队出来了,她匆忙挣开男人的手掌,小声道了谢。一群人吵吵嚷嚷闹着,好在没等蔚玖继续尴尬,众人的视线已经不在她身上。

“蔚玖……找你的?”周遭的声音突然变小,有人小声问。

蔚玖侧身,顺着大家的视线看过去,有些发愣地站在原地,恍惚中还以为自己竟不胜酒力到这种地步。

啊……不对,真的是他。

“怎、怎么提前回来了?”蔚玖不动声色地往旁边挪了一下,脑子里第一反应是心虚,不知道刚刚的纠缠有没有被他看见。

苏清屿没回答,大步流星走来,长臂一伸将蔚玖搂了过来,然后突然俯身,靠近蔚玖的嘴唇。

蔚玖僵了下,在人前他从未如此过,所以她也仅仅是心跳加快,并没有退开身子。

“喝酒了?”他问。

原来他在嗅她身上的味道。蔚玖乖巧地缩了缩脖子:“嗯……只一点。”她感觉到男人在她腰上微微用力捏了一下……

方才还喧闹的门口一片诡异的安静。

苏清屿转过来对众人示意:“谢谢你们照顾蔚玖,后备箱是为你们带的东西。”

众人先是一脸蒙然后是不可置信,紧接着和蔚玖熟悉的几个女同事尖叫着去苏清屿的车上拿史上最昂贵的代购礼物。

“谢谢。”经过孙宴的时候,蔚玖听见苏清屿沉声说了这么一句。

完了。

蔚玖彻底清醒了。她脸色红润地被苏清屿牵在身后,默默想,今天晚上可要怎么哄?

赞 (29)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24.01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