朵爷课堂开课啦!

扫描二维码关注, 点击下面菜单"下载", 点击"免费下载" 可获得花火/桃之夭夭/飞言情/南方人物周刊/等PDF杂志下载链接


主持/王小明

那天我和叉妹叫了两桶12L的矿泉水打算放在公司喝,我们等到口干舌燥,打电话给店家才知道,两个小时前送水员把水放在公司前台角落就默默离开了!生气的我一边嚷着“怎么这样”一边跑去前台提水​‍‌‍​‍‌‍‌‍​‍​‍‌‍​‍‌‍​‍​‍‌‍​‍‌​‍​‍​‍‌‍​‍​‍​‍‌‍‌‍‌‍‌‍​‍‌‍​‍​​‍​‍​‍​‍​‍​‍​‍‌‍​‍‌‍​‍‌‍‌‍‌‍​。因为太生气……一手拎了一桶水就准备往回走,结果……走不动——太重了!随后赶来的叉妹大惊失色,一边赞叹着我力大无穷,一边从我手上拎走了一桶水……更可气的是,路过的丐小亥满脸惊讶地盯着我们,叉妹骂他:“看什么看!都不给我们两个弱女子帮下忙!”他反问:“弱……女子?小明刚才一个人提起两桶水的时候我扪心自问了一下,我可能都做不到!”

1.B组之歌

夏天到了,变热的不止天气,还有我们焦灼的心​‍‌‍​‍‌‍‌‍​‍​‍‌‍​‍‌‍​‍​‍‌‍​‍‌​‍​‍​‍‌‍​‍​‍​‍‌‍‌‍‌‍‌‍​‍‌‍​‍​​‍​‍​‍​‍​‍​‍​‍‌‍​‍‌‍​‍‌‍‌‍‌‍​。

朵爷:“最近有没有人买好看的小裙子呀?能不能给我也看看​‍‌‍​‍‌‍‌‍​‍​‍‌‍​‍‌‍​‍​‍‌‍​‍‌​‍​‍​‍‌‍​‍​‍​‍‌‍‌‍‌‍‌‍​‍‌‍​‍​​‍​‍​‍​‍​‍​‍​‍‌‍​‍‌‍​‍‌‍‌‍‌‍​。”

群内寂静无声。

朵爷:“我命令你们每人都要给我推荐一条裙子!”

我上网搜了一条裙子,发给了朵爷。

朵爷:“小明!你发一千七的裙子给我干吗?是觉得我买不起吗?呵呵,我只是不想买。”

叉妹:“小明就用这种手段敷衍朵爷。”

我:“只有我理朵爷,你们连敷衍都不想敷衍!”

朵爷:“……”

张美丽:“我感觉我每条裙子都长得差不多。”

朵爷:“是的,都是A字裙。算了我不要你推荐了。”

张美丽(陷入突然的悲伤):“我感觉我所有衣服都长得一个样……冬天的大衣,春天的背带,夏天的A字裙……活得好无聊!”

朵爷:“那我是……冬天的裤子,夏天的裤子,四季都是那几条裤子。”

夏沅:“我……夏天的裤子,秋天的裤子,冬天套秋裤和打底裤的裤子。”

朵爷:“那我是秋天的衬衣,夏天的衬衣,冬天在衬衣里加毛衣……”

夏沅:“我们真是活得简单又节省……”

朵爷觉得以上内容好像一首歌……于是她开始发散思维,想用我们组里每个人的口头禅写一首组歌(?)。

朵爷:“张美丽:有人饿了吗?有人点奶茶吗?鸡腿要加入吗?叉妹:我发烧了;我腰废了;我起不来了。王小明:朵爷看稿子!朵爷写互动!朵爷,只差你的专栏了!”

我:“既然你自己提到了,那……朵爷去写专栏吧!”

朵爷:“……”

对了,“组歌”还差夏沅和朵爷。

我觉得她俩可以进行对唱,内容是曾经发生过的真实对话——

朵爷:“发个图 ”

夏沅:“打个赌?”

朵爷:“嗯?”

夏沅:“赌什么?”

2.攀比不可取

组内攀比之风严重。

这里的“攀比”当然不是指B组女孩们会攀比谁更富有,大家的层次更丰富一些——万物皆可比!(朵爷:你已经开始了!)

在我组,无论什么话题,发展到最后大家都会莫名其妙地开始“攀比”起来。

睡得有多晚——

朵爷:“好困啊——我昨晚一点钟才睡着……”

叉妹:“我也是,我昨晚直到三点都还没睡……”

朵爷:“呵。我是失眠,你是熬夜!”

叉妹(不甘示弱):“不是!我只是……在赶作业!我也想睡觉!”

朵爷(咄咄逼人):“那群里两点半发八卦链接的人是谁?!”

起得有多早——

朵爷:“听说明天公司要抓迟到,我要提前半个小时起床!”

叉叉:“早上不能洗头了。”

我:“唉,我已经起得很早了,但是动作太慢。”

夏沅:“我也是……”

住得最远的朵爷:“但是我要比你们都起得早才行。”

我(不屑):“我是七点十一分的起床闹钟哦。”

朵爷(不爽):“你在家都干什么……”

第二天,张美丽打着哈欠:“啊——我今天凌晨四点就醒了……”

明明一开始只是在约吃饭——

夏沅:“下班去吃饭吗?”

张美丽:“好!”

小明:“我没钱了……只能吃十块钱以下的哦。”

夏沅(凶狠):“那你不如别吃!”

叉妹:“五块,不能再多了。我还要还信用卡……”

夏沅……气到失声。

朵爷(得意):“呵,你信用卡欠的钱能有我的多?”

夏沅:“嗯?”

叉妹(不甘示弱):“我……我这个月可要还两万!”

张美丽(不信):“你都买什么花了这么多钱?”

叉妹(支支吾吾):“日语课学费啊……给图书买的赠品啊……”

朵爷:“赠品你那是垫的钱,怎么能算!”

叉妹:“那我学费也贵!”

朵爷:“呵。”

近视又不爱戴眼镜的张美丽随口说了一句“看不清”——

离张美丽一米远的朵爷:“我今天没戴隐形眼镜,都看不清你的脸……(眯眼)那个是谁,是小明吗?”

我:“……”

还有比如谁的头发更长,谁的头发更短,谁穿得更多,谁穿得更少……最后总要有一个人出来大喊:“够了!不觉得我们太幼稚了吗?!”

3.朵爷撒手锏

上一秒张美丽才在“小美好”里写叉妹脾气最好,下一秒就见正在和其他部门沟通的叉妹怒气冲冲拍桌而起……去拿化妆包。

叉妹:“小明!你帮我看看我口红涂好了没有!”

我转头,被吓一跳:“叉……你、你怎么忽然……涂起了口红?”

但一秒钟之后我反应过来,这个强烈又冷艳的暗红色口红……莫不是……

“啪嗒”一声,叉妹盖上口红盖子,面无表情地出去了。

我:“朵爷!你看看!叉妹被你影响了!”

朵爷以前说过,自己开会或者去谈事情的时候一定要画上眉毛,比较有气势。

如果要“吵架”,就还得加上口红——一定要强烈又冷艳的暗红色口红!

看来叉妹是要去别的部门面对面吵……不是,沟通了!

回来后叉妹告诉我们,真的有效果!原本在QQ上咄咄逼人的其他部门同事,面对面的时候变得很温和……

大家学到了吗?

朵爷:“记得给我交学费。”

4.“毒瘤”丐与叉

周一早上一睁眼,我恨不得立马冲到公司大骂叉妹三千句!

但我转念想到这个点叉妹可能还没起床,于是又冷静下来先去洗漱了。

一到公司,还没等我开口,叉妹就开始哼哼唧唧:“啊,我的手臂好麻,我是不是要瘫痪了?怎么办,×度上说我可能是颈椎病!”

朵爷:“×度搜的你也信!我生病从来不敢上网搜,不然下一秒就感觉自己不行了!”

张美丽:“是不是你睡觉压到了呀?我也没睡好,最近老做梦,有个同学在我梦里是跳钢管舞的,因为这个梦太真实了,有次刷朋友圈看到他在干别的,我差点去问‘你怎么改行了’……”

我:“为什么会梦见同学在跳钢管舞?你对这个同学有什么非分之想?!”

叉妹也试图加入这个话题:“我午夜梦回……”

朵爷(打断):“你还‘午夜梦回’,你午夜根本都没睡!”

在大家接连不断的打岔里,我终于想起来自己一开始想说什么……

我:“我昨晚噩梦连连!都怪叉妹!”

叉妹:“跟我有什么关系?!”

我:“我做的不是普通噩梦!全是与叉妹在群里分享过的各种故事、事件相关的噩梦!”

你们不知道,叉妹特别爱跟我们分享吓人的新闻和故事,给我们造成恐慌。

我们常常辱骂或哀求她和同样喜欢分享此类信息的丐小亥两人进行私聊。

朵爷甚至想过一个办法,就是先把他俩拉进一个群,然后功成身退——退出该群!只留下他俩在里面每天给对方丢链接……

不过这个办法至今还没有得到实施……等等,就在我快写完这篇中场休息的时候,朵爷忽然在群里发了一张截图——

“您邀请了丐小亥加入多人聊天。”

“您邀请了叉叉加入多人聊天。”

“您修改多人聊天的主题为“毒瘤群!”。”

然后朵爷留下一句“你们自己聊!”就立马急匆匆地退群了……

朵爷:“肖云梦太过分了!我好好地上着班,她就忽然给我发谁谁谁得了绝症!”

我:“朵爷,还好我中场休息还没写完,不然我们就不能给读者第一手的新鲜资讯了!”

赞 (4) 打赏

裸捐你的1元钱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0.33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