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鹿今天乱撞了吗

  • 花火·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7月B版第14期】    
  • 桃之夭夭·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7月B版第14期】    
  • 作者有话说:这个故事的灵感来自我的好朋友​‍‌‍​‍‌‍‌‍​‍​‍‌‍​‍‌‍​‍​‍‌‍​‍‌​‍​‍​‍‌‍​‍​‍​‍‌‍‌‍‌‍‌‍​‍‌‍​‍​​‍​‍​‍​‍​‍​‍​‍‌‍​‍‌‍​‍‌‍‌‍‌‍​。本科毕业以后,她去了俄罗斯做志愿者,有一天,她跟我说遇到了很多倒霉事,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来这么远的地方,但是,很难过的时候,她的俄罗斯学生送给她一朵花​‍‌‍​‍‌‍‌‍​‍​‍‌‍​‍‌‍​‍​‍‌‍​‍‌​‍​‍​‍‌‍​‍​‍​‍‌‍‌‍‌‍‌‍​‍‌‍​‍​​‍​‍​‍​‍​‍​‍​‍‌‍​‍‌‍​‍‌‍‌‍‌‍​。每个人都会有暂时失去方向的时候,希望看到故事的你,可以去做那个可爱的送花人,也有足够的好运气,可以收到别人送出的花​‍‌‍​‍‌‍‌‍​‍​‍‌‍​‍‌‍​‍​‍‌‍​‍‌​‍​‍​‍‌‍​‍​‍​‍‌‍‌‍‌‍‌‍​‍‌‍​‍​​‍​‍​‍​‍​‍​‍​‍‌‍​‍‌‍​‍‌‍‌‍‌‍​。

    而对于一个女侠来说,那些关于风花雪月的探究,似乎总有点辱没真正雪中送炭的心意。

    不大气。祝桥想。

    文/贝锦

    新浪微博/@同福里的鸭子汤

    1.失意的红糖烤奶

    人倒霉是会倒霉一整天的。

    在被劈头盖脸地浇了一头红糖烤奶之后,祝桥这样想。

    三个小时以前,十拿九稳的省赛马拉松名额因为提前到来的“大姨妈”泡了汤——外面谣传她晕倒的时候血洒跑道,顺带扳倒了一个晕血的长跑对手。

    两个晕倒的弱鸡被送进医务室,祝桥作为专业的体育生,回血的速度远远超过一般人,很快就恢复了过来。

    没心情管那个被自己连累的倒霉鬼,祝桥自己离开了医务室,心情相当沮丧。这次运动会虽然只是校级的,但是,教练早已经暗示过他们,如果这次比赛拿到名次,就可以优先进入省赛。

    体育生的就业压力一点也不比普通学生小,在省赛中拿到名次,履历上会好看很多,就好比一个天大的馅饼悬在头顶。

    现在,祝桥非但没有吃到这块饼,还被砸了个透心凉。

    祝桥从医务室出来,直接去了教练办公室,教练恨铁不成钢地看着她,目光里却颇有种意料之中的遗憾:“每次比赛前,最容易出事的就是女生。”

    “行了,好在你才大三,明年还是有机会的。”

    最后一句话给了祝桥一点点的安慰,她也在努力地安慰自己:上一次短跑冠军是我,照片还被贴在布告栏,虽然很快就不知道被哪个傻瓜撕下来了,但是,我曾经是冠军,这次只是意外而已。

    但祝桥很快意识到教练话中隐含的意味,在体育特长生里,女生总要遇到更多的隐形壁垒,职业生涯更短,还经常受生理期的限制……这些不是她的错,可这是现实。

    祝桥悲壮地走在校道上,觉得自己好像一个多年武功被废的失意女侠。

    校道上有一对情侣在吵架,失意女侠经过他们的时候,女生突然爆发出一声哭腔,挥手夺过男生手里的奶茶扔了出去,然后哭着跑掉了。

    那杯奶茶就像那块吃不到的馅饼,啪地一下砸在祝桥的头上。

    纸杯的盖子被砸开,奶茶流了祝桥一头一脸一身,祝桥面无表情地舔了一下流到嘴边的奶茶,艰难地找到一个安慰自己的理由——奶茶的味道意外地还不错。

    离开医务室三个小时以后,祝桥再次回到了这里。

    人倒霉,是会倒霉一天的。祝桥默默地在心里肯定了这句老祖宗流传下来的箴言,古人诚不欺我。

    2.冬天的寒天爱玉

    送祝桥来的男生,也就是跟女朋友吵架的那个倒霉鬼,叫祁阳。

    他手忙脚乱地将被砸蒙的祝桥送到医务室,确认了她没事以后,整张脸上都写满了抱歉。

    “要不,你以后的奶茶,都来我家喝吧,免费的。”赔偿被祝桥拒绝了以后,他提议。

    祝桥认为自己除了要洗个头以外,实在是什么事也没有。体育生的自尊心让她觉得自己答应赔偿就像是在蓄意碰瓷。

    听到祁阳松口不再提赔偿的事情,祝桥抓住机会转移话题:“祁家奶茶,是你家的店?”

    面前的男生抓了抓头发,点头承认,祁家奶茶是学校旁边最大的奶茶店,据说店主是一对毕业的夫妇,各自事业有成以后,在母校旁边投资了这家奶茶店,纪念他们曾经的大学时光。

    祝桥基本没有去过,原因无他,体育生要避免过多的糖分的摄入,她敷衍地点点头,终于终止了祁阳的愧疚和强烈的补偿意愿。

    “那你记得来啊,我们店里的招牌是寒天爱玉,等夏天时,我请你喝。”祁阳笑起来倒是很像他自己的名字,温暖和煦,祝桥答应了他,转头就将这件事抛在了脑后。

    生活中还有很多比一杯招牌奶茶更重要的事情,比如即将到来的实习,比如摔倒之后的训练。

    错失省赛名额带来的影响是微妙却令人无法忽视的,学校里的跑道和训练器材数量有限,祝桥在校赛中折戟,于是自然而然,她要给其他备战的人让位。

    这一年的冬天仿佛来得格外早又格外寒冷些,大三的学生,一只脚已经迈出了校门,另一只脚还在半空中悬着,不知道要落在哪里。学校的课程已经很少,不再去训练场以后,祝桥的时间大段大段地空了下来,相继投了几份实习的简历以后,等待的时间突然被无限地拉长——她第一次发现,人可以闲得想自己跟自己打架的地步。

    祝桥耐着性子在宿舍待了两天,除了自己差点被闷得发疯,室友们含蓄的安慰也让她无所适从,错失比赛名额当然是件挺可惜的事情,但在她这里,绝没有到萎靡不振的地步。

    这些话,解释起来仿佛很多余,于是,祝桥不再待在宿舍里。她无所事事地在学校周围晃悠,最后路过了祁家奶茶店。寒冷的空气似乎因为那一点奶和糖的香气变得暖起来。

    这点香气让祝桥鬼使神差地进了奶茶店的门。

    “祝桥?你要喝什么?”祁阳看着站在门口的祝桥,叫出了她的名字,看上去十分惊喜。

    距离上次倒霉的见面已经过去两个月,祝桥叹服于祁阳的记忆力,她本来只打算自己找个地方打发时间的,最后的结果却是两个人窝在奶茶店角落的布艺沙发上,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

    大盆的绿植隔出一片安静的小天地,祝桥要的寒天爱玉很快就被端了上来,这是一杯属于夏天的清凉饮料,但是,祝桥在这个冬天慢慢地喝光了它。

    心里那些隐秘的焦灼好像暂时平息了下来——虽然只是暂时的,她的余光里可以看到祁阳探究的目光,她猜他或许有很多问题要问,比如为什么在这个时间点出现在校外,为什么固执地想喝一杯不属于冬天的寒天爱玉。

    但是,他没有问,祝桥就觉得,他像这家奶茶店一样,是个让人觉得舒服和放松的男孩子。

    3.干了这杯幸运白开水

    小说和电影里,女侠一旦落难,总会有一个避难所让她休养生息,为来日大杀四方养精蓄锐​‍‌‍​‍‌‍‌‍​‍​‍‌‍​‍‌‍​‍​‍‌‍​‍‌​‍​‍​‍‌‍​‍​‍​‍‌‍‌‍‌‍‌‍​‍‌‍​‍​​‍​‍​‍​‍​‍​‍​‍‌‍​‍‌‍​‍‌‍‌‍‌‍​。

    奶茶店对于祝桥来说,慢慢就成了这样一个地方。

    她和祁阳渐渐成为这个安静角落的分享者,祁阳看书或者学习,她就在书本的翻页声里吸着珍珠发呆。

    偶尔有大胆的女生问她:“你们两个在一起了吗?”

    祝桥吓了一跳,然后坚决地摇头,于是那女生很放心地将一份包装精致的礼物递给她:“那帮我转交给他吧。”

    等到祁阳过来,祝桥把那份礼物递给他,看到他诧异地挑着眉,她不知怎么回事,有点结巴:“别人让我送给你的。”

    祁阳哦了一声:“别人的。”没头没尾的一句,好像总有些未尽的言下之意。

    两个人照常学习的学习,发呆的发呆,空气中却有些什么变得不一样了,总是让祝桥觉得有点心神不定。

    奶茶店的表白墙赶在情人节装修完毕了,再加上情人节活动的预热,店里的客人前所未有地多了起来,表白墙上贴满了花花绿绿的字条,祁阳怂恿祝桥也写一张贴上去:“等一下会从里面抽出一个幸运奖,肥水不流外人田,你赶紧写。”

    祝桥诚实地说:“我没有人要表白啊。”接着,她又慢半拍地意识到,祁阳理所当然地把她划分到了自己人的阵营里。

    想到这里,祝桥都没有意识到,玻璃墙上映着的她,慢慢露出一个不自觉的笑。

    祁阳哦了一声,说:“那就写你喜欢什么类型的男生。”

    祝桥咬着笔头,第一次正儿八经地考虑这个问题。

    话不要太多,但是,也不要太少,最重要的是,让人觉得舒服,笑起来干净温暖……七七八八地数了一遍,再看向祁阳的时候,祝桥心尖一颤。

    “写好了吗?”祁阳凑过头来看,祝桥下意识地把那张空白的纸藏了起来,对他露出一个假笑,“好了。”然后,她转过身来飞快地写了几个和祁阳不沾边的词上去。

    做完这一切,祝桥自己突然觉得有点好笑,不知道她刚刚在心虚什么,明明只是一张字条而已。

    表白墙上贴得密密麻麻,祝桥仗着自己是体育生,跳起来将自己的便利贴贴在了墙上最高的位置。

    祁阳果然没有骗她,最后抽到的幸运奖相当让人惊喜,是两张去古城的机票。

    本来以为顶多抽到水杯、笔记本的祝桥也忍不住惊呼了一声,她兴奋地扯着旁边的祁阳:“我跟你讲过没有,我以前连抽到的洗衣粉都是过期的,哇!这次怎么这么幸运!”

    祁阳在旁边笑得宛如一位丰收的农民伯伯,他将白开水递给喊得口干舌燥的祝桥:“说明你的坏运气都用光了,好运气就要来了。”

    祝桥哈哈笑着,只觉得前一段时间的阴霾一扫而空,她将那杯白开水一饮而尽,看着玻璃杯上祁阳含笑的眉眼,心里想,好像她的好运气,都是这个人带给她的呢。

    4.请你喝杯红枣茶吧

    情人节以后,祁阳迷上了跑步。祝桥发现自己在操场遇到他的概率基本和在奶茶店遇到他的概率持平。

    “跑步也挺有意思的。”他这么说,然后问祝桥,“一起环校跑吗?”

    环校跑的话……祝桥想了想,然后摇了摇头。

    环校跑一定会路过北操场,那里是省赛预备选手训练的地方。自从校赛被淘汰以后,祝桥就没有去过那里了。

    祁阳微微一笑:“好,那就不去。”

    这天结束的时候,祝桥跟祁阳打了招呼,准备离开的时候,却被他喊住:“如果有时间的话,陪我去个地方吧。”

    夕阳的余晖薄薄地落在操场上,赛道上已经是最后一组选手了。

    祝桥恍然想起来,今天是省赛的日子。

    在蜗牛壳里待久了,所有的感官仿佛都迟钝了,那些迷茫和不安暂时地远离了她,可是它们却真实地存在着。他是想告诉她这些吗——逃避不能解决问题,体育生的竞争也还是很激烈,现实并不会因为她的失败就变得温情脉脉。

    她心情沉重,祁阳却笑起来:“你记不记得,你晕倒那天,还有个人也晕倒了?”

    想起来了,祝桥看着祁阳,他揶揄的笑意在夕阳中炫目至极,好像他就是一切光芒的所在。

    美色当前,祝桥终于迟钝地回过神来。

    “原来是你啊。”原来马拉松赛跑时那个晕血的倒霉蛋是你啊,原来,他们的交集,比她以为的还要早呢。

    “别觉得对不起了,”祁阳一哂,“那个名额对你们来说挺珍贵的,但我是被我们班长硬塞上去的,不跑正好,还要谢谢你呢。”

    谢谢她什么?谢谢她汹涌奔流的“大姨妈”吗?她忍住了没有问出口,脑回路却又偏到另一件事情上了:祁阳那天是刚从医务室出来,就遇到那个手持奶茶且疑似和他有情感纠纷的女生吗?

    这是什么样的孽缘。

    “……我从小体育就不好,还晕血,每次体检完就要喝红枣茶,去年抽血还晕倒过。其实吧,男生这样,还挺菜的。”祝桥发着呆,那边祁阳继续笑着说,“大家都有做不到的事情,你不用……太逼自己。”

    原来,绕了这么一大圈,他是要说这个。祝桥有点想笑,又有点感动,她以为那些情绪已经很好地被自己消化掉了,接受自己是个普通人的事实,并不比成长本身容易。

    情绪交杂,最后,祝桥说:“那我请你喝杯红枣茶吧。”

    谢谢你。她在心里默默地说,与此同时,她也默默地收回了那个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却几度想问出口的问题——好像好久没见到你的女朋友了啊?

    她期待的答案是什么呢?在这一刻,微风带着夕阳残存的温度公平地吹过这两个人的脸颊和衣服,她觉得自己被风吹得有点醉,让她想起三年以前,她作为体育特长生备战高考,每个清晨,跑道上沉默奔跑时路过她耳畔的风和此刻的风多么相似。

    那时,她就像一个一腔孤勇的女侠。

    而对于一个女侠来说,那些关于风花雪月的探究,似乎总有点辱没真正雪中送炭的心意。

    不大气​‍‌‍​‍‌‍‌‍​‍​‍‌‍​‍‌‍​‍​‍‌‍​‍‌​‍​‍​‍‌‍​‍​‍​‍‌‍‌‍‌‍‌‍​‍‌‍​‍​​‍​‍​‍​‍​‍​‍​‍‌‍​‍‌‍​‍‌‍‌‍‌‍​。祝桥想。

    5.对身体好的东西,怎么都不太好吃

    祝桥怀疑,自己可能对祁阳有一点想法了。

    具体表现在她越来越想要见到他,去奶茶店如果遇不到他,心情就会无端低落下来。苍天为证,她一开始去奶茶店,可真的不是因为他。

    这种对比让祝桥迈进奶茶店的脚有点虚,她四肢比头脑发达地过了二十年,终于迟钝地意识到,她好像有点不对劲了。

    舍友是清一色体育学院的粗神经,周围也没有身经百战的情场老手给予靠谱的指引,祝桥思索良久,终于想到一个足够隐秘,也足够有说服力的办法。

    她去求教了“度娘”。

    “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这一条的搜索数量让祝桥自信心大增——不晓得自己是不是喜欢上别人的人,也不止她一个嘛。

    答案一:“如果看到他的时候心跳会加快,那你绝对喜欢上他了。”

    祝桥不动声色地瞄了一眼对面的祁阳,发现自己的心跳还是维持在一个很正常的水平,跳动的频率百分百比不上高中上课看漫画,抬头看到教导主任时。

    答案二:“每天都想跟他见面,看不到他,就觉得好心痛!”

    祝桥反省了一下,发现只有前半句比较符合,至于看不到他的时候,大概是因为最近省赛结束了,她又回到了正常的训练节奏,她其实没有太多的时间去专门想他,但偶尔想起他的间隙,拂过她衣服的风,就好像承载了那天夕阳的温度,又暖又轻盈。

    答案三:“如果你每天都去QQ空间给他留言,那就是喜欢上他了。”

    祝桥……她在这一条下面点了反对,同时绝望地意识到,和自己关注同一个问题的这群人,很有可能就是她以后实习要遇到的小学生。

    她回过神来看第四条,第四条说:“很简单啊,能让你提出这个问题的人,就是你喜欢的人。”

    祝桥有种醍醐灌顶的感觉,她又忍不住瞄了祁阳一眼,他正在制作台前取新制成的龟苓膏,他很自然地帮她的那一份插上勺子,然后敲了敲她面前的桌子:“训练太多,自己要注意,这个是清热解燥的。”

    很好,祝桥想,第一个问题解决了,那么第二个问题就来了,祁阳喜不喜欢她呢?照目前这个状况看,起码,他不讨厌她。

    祝桥吃着龟苓膏,绞尽脑汁地把话题往祁阳的感情生活方面带:“奶茶店最近来看你的女生好像少了很多。”

    祁阳失笑:“她们又不是真的喜欢我。”他单手敲着键盘,很随意地说,“只是看上去喜欢我罢了,毕竟,我长得还不赖。”他大言不惭地这么说的时候,祝桥想,要是换个人说这句话,她一定会想打人的。

    “青春就是用来做这种无聊又自得其乐的事情的。”祁阳下了一个结论。

    祝桥忍不住问:“那你做过吗?”

    祁阳诚实地说:“现在没有了,以前倒是有过。”祝桥呵呵干笑两声,直觉他的答案可能是关于某个女生的,于是及时地止住了话题。

    倒是祁阳,一脸很有倾诉欲的样子:“你不想知道了吗?”

    祝桥不想知道,但是,还是维持着正常的样子:“哦?”

    祁阳低低地笑了一声:“我给一个女孩子种了一棵芭蕉。”

    真是有创意的青春记忆,祝桥一下子丧失了所有探究的欲望,说:“我该回去训练了。”祁阳仿佛还很有兴致,非常遗憾地叹了口气:“以后有机会,我再跟你讲。”

    祝桥怀疑祁阳把她当成了知心姐妹,这真是一个令人绝望的走向。

    喜欢一个人可真难啊,她想,这个人的言行举止居然可以支配你的全部喜怒哀乐,让一个女侠变成可怜兮兮的牵线木偶。

    接下来的几天,祝桥的情绪都不太高,她有意识地避开了奶茶店,也假装没有看到祁阳的微信,但祁阳带来的影响并没有因此而消退,她已经开始忍不住想那个芭蕉女孩的样子了,一个让祁阳为她干出种芭蕉这种傻事的女孩子,究竟是什么样的呢?

    在这样的反复煎熬下,祝桥被舍友拉去国家奖学金分享会凑人数。

    捧着舍友买来的龟苓膏,祝桥看着台上履历仿佛开过了光的大佬们,怀疑自己和他们上的不是一个大学。

    台上神仙打架,祝桥的目光随处乱飘,意外地看到了一个熟面孔——那天泼了她一脸奶茶的女生,女生旁边坐着的那张脸更熟悉,是她这段时间所有异常情绪的始作俑者。他们坐在一起的时候,连她也不能违背良心地说一句不般配。

    “他们俩是物理学院的,”舍友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女追男,追得整个学院都知道,不过好像还没在一起。”

    焦娇,祝桥看了一眼女生座位后面的名牌,心里莫名地一沉。

    她的脑海里闪过一棵芭蕉树的影子,舌尖上龟苓膏的味道泛着苦。据说龟苓膏是清热解燥的,她茫然地想,对身体好的东西,怎么都不太好吃呢。

    6.不开心的时候,吃颗糖,或者喝杯酒

    祝桥一个人去了古城。繁杂的情绪太多,让她好像一个即将被沼泽淹没,却无处呼救

    的婴儿。

    她心里很清楚,那片沼泽的名字,叫作祁阳。

    古城邻水,最著名的景点是情人桥,桥上有层层叠叠的情人锁和来自五湖四海的情侣们。祝桥越过一对对情侣,觉得自己真是形单影只得可怜。或许是因为只有她是一个人,有女孩叫住了她:“能帮个忙吗?”

    这个叫思音的女生,想要拆掉以前绑在这里的锁。这大概又是另一段看不到结尾的故事。祝桥帮她找了很久,她问:“你怎么没和你喜欢的男生一起来?”

    祝桥想了很久,轻轻地说:“他太好了。”

    和他般配的女生有那么多种可能的样子,可是每种样子都跟祝桥没关系。

    这多让人心酸。

    思音的锁最终也没有找到,两个一身臭汗的人坐在夜色下喝水。

    思音抹了抹嘴,说:“我没钱了。”

    祝桥挥了挥手:“我请你​‍‌‍​‍‌‍‌‍​‍​‍‌‍​‍‌‍​‍​‍‌‍​‍‌​‍​‍​‍‌‍​‍​‍​‍‌‍‌‍‌‍‌‍​‍‌‍​‍​​‍​‍​‍​‍​‍​‍​‍‌‍​‍‌‍​‍‌‍‌‍‌‍​。”

    思音笑了,笑得很好看,说:“妹妹,去跟你喜欢的人说清楚,不要学我。”

    她露出一点真正的伤感:“哪里有那么多好不好,般配不般配,只要互相喜欢,那就般配。”

    祝桥有点不好意思,她极其生硬地扭转了话题:“那你呢,你怎么不说?”

    思音又笑:“当时我有病啊,大概他以为我不会好了。”她轻松的样子让祝桥以为她在开玩笑,但下一秒她就认真地解释,“脊髓炎,可能会瘫痪的那种。”

    祝桥瞠目结舌,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思音站起来伸了个懒腰,从口袋里摸出一块话梅糖扔给祝桥,冲她挥了挥手:“再见啊,有机会还你的水钱。”

    应该是没机会的吧,祝桥想,她对思音挥了挥手,慢慢地剥开糖纸。

    或许这就是旅途最大的意义,陌生人之间的相遇就像落在一片叶子上的两滴露水,短暂地相融,然后在不同的空气中蒸发,等到太阳出来的时候,叶子苍翠如旧,只有那些面对陌生人才敢启齿的心事,欲说还休。

    7.金橘柠檬微酸微甜

    旅行回来后,祝桥的实习也正式开始了。很巧的是,实习的地方是她的母校,她去那里做小学部体育课的实习老师。她看着那些不知道为什么天天那么开心的小豆丁,突然想起自己去求教度娘“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好像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祝桥给自己定了一个期限,在这个期限之前,她决定去找祁阳说清楚。但她没想到的是,她没去找他,他却来找她了。

    “最近实习还顺利吗?”祁阳带着祝桥顺着学校的小道走,仿佛对这里很熟悉的样子。他给她带来一杯金橘柠檬,她看着那颗小小的青柠檬在杯子里浮沉,好像自己的一颗心,沉沉浮浮间五味俱全。

    要问清楚吧,她想,女侠是不会这么拖泥带水、优柔寡断的,大不了,就是他不喜欢她嘛。

    “对了,还有件事,”就在祝桥艰难地斟酌措辞的时候,祁阳掏出一个小小的红包,“祁思音给你的。”他纳闷,“你们俩怎么认识的?”

    谁?祝桥稀里糊涂地打开密封的红包,里面只有一张照片,是那张布告栏上被人撕走的照片,照片上的祝桥傻笑着,照片后面是笔锋潇洒的两个字:水钱。

    祝桥的心里渐渐有了一个大胆的推测,这个推测让她心跳快了好几倍。她突然想起来,当时她写在便利贴上的字,是“运动好的男生”。

    祁阳突然迷上跑步,就是在那天以后。

    不知道是不是她紧张的原因,她觉得对面的祁阳看上去也是一副很紧张的样子。

    “祁阳,那个让你种芭蕉的女生是谁?”她慢慢地问出口,她心里有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答案。

    她没有认错,祁阳真的很紧张,虽然他一直在强装镇定,但这副强装的镇定和真实的紧张交杂在一起,让他的表情有点古怪:“你没有觉得这里很熟悉吗?”

    当然了,这里是她的母校。他们已经不知不觉地转到了高中部,这是祝桥曾经奔跑了三年的校道。学校的绿化一直做得很好,她以前跑步跑累的时候,总是会在植物的遮蔽下休息拉伸。

    “这一棵是我种的,原来那一棵,你拔了它的叶子以后,它就死了。”祁阳说完以后,祝桥的大脑有一瞬间的死机,苍天,谁来帮帮她理解这段信息量巨大的话?!

    她真的不记得了,祁阳有点意料之中的失落,但又有些好笑,他的目光投向那棵长得很好的芭蕉,想起出门前姐姐懒散的笑:“我给你算过了,你喜欢的那个女生也喜欢你。”

    他当时正在因为照片不见而疑惑,总怀疑是祁思音搞的鬼,而且她之前出的主意也没什么用,思音当时说:“她中了两张机票,如果来邀请你跟她一起去旅行,那百分百就是喜欢你。”

    结果并没有,祝桥一个人溜去了古城。

    祁思音自从出去旅行回来之后就怪怪的,动不动盯着他爆发一阵狂笑。

    其实,虽然嘴上嫌弃,但他很开心能见到祁思音现在风风火火的样子。

    大概在他读高二的时候,祁思音被诊断出患有严重的脊髓炎,出现了下肢瘫痪的基本症状,爸妈因此把工作换到了现在这座城市,因为这里有最好的神经科医生。

    祁阳也因此转学,到了这所学校。

    家里的气氛从祁思音确认患有脊髓炎之后就沉闷得让人发慌,爸妈强作的笑脸也让他心酸又无力。他们小心翼翼地将注意力放在女儿身上,因此忽略了儿子并不适应的现实。

    身边的同学都很陌生,他们大部分是从这里的初中部升上来的,祁阳是个完完全全的外来者,当时,他也没有什么认识新朋友的心情。

    于是,他总是一个人。很心烦的时候,他就会漫无目的地乱走,偶尔会在这里遇到一个跑步的女孩。

    她总是在不停地奔跑,身上有种一往无前的生机,好像一头野生的鹿,所有的汗水和勇气都那么蓬勃鲜活。

    祁阳慢慢地来得多了。

    这个女孩大概是体育特长生。他想。

    他的生活圈里学霸很多,但很少能接触到特长生,偶尔提起来,也是不以为意,总觉得他们不好好学习,一心只想走捷径。

    那个女孩并不符合多数人对特长生的刻板印象,她总是拼尽全力的样子,就像……就像什么?祁阳一时没有想出来一个合适的比喻。

    后来有一天,这个女孩跑步的时候,突然下起了雨,祁阳看着她躲在一株芭蕉旁边,大概是想等雨停了再跑。可是,雨一直不停,那个女孩跺了跺脚,龇牙咧嘴地拔下一片巨大的芭蕉叶,顶在头上跑掉了。

    虽然她跑步的姿态近乎落荒而逃,但祁阳在那一刻觉得,她就像个自己一刀一剑闯江湖的女侠。

    那棵芭蕉后来死掉了,祁阳不知道自己是怀着怎样的心情,花了半个周末,去做了一件看起来莫名其妙的事情——买了一棵芭蕉苗,种在原来的位置。

    那个女孩并没有发现​‍‌‍​‍‌‍‌‍​‍​‍‌‍​‍‌‍​‍​‍‌‍​‍‌​‍​‍​‍‌‍​‍​‍​‍‌‍‌‍‌‍‌‍​‍‌‍​‍​​‍​‍​‍​‍​‍​‍​‍‌‍​‍‌‍​‍‌‍‌‍‌‍​。

    祁阳不觉得自己喜欢她,他甚至不知道这个女孩子叫什么,只是她出现在他阴霾密布的十七岁,好像成了他的另一颗心脏,源源不断地供给他勇气,让他觉得,未来可能会比现在好一点。

    后来果然慢慢好了起来,祁思音的病渐渐有了好转,她一直没有恋爱,到处走走停停,后来在自己的大学旁边开了一家奶茶店。慢慢开始有传说,说这里是一对情侣开的奶茶店,那些好奇笑着的脸庞,并不知道这里的主人曾经历过多么艰难的时光。

    祁阳后来也考上了这所大学,他的大学生活非常愉快,他变得越来越优秀,只是一直没想过要交女朋友。如果一直这样发展下去,大概他祁阳会渐渐忘记那个女孩的样子,只是偶尔回首十七岁,会有一道淡淡的影子。

    直到有一天,他在布告栏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庞。

    她比高中的时候长开了不少,笑起来有点傻,但还是那么明亮,她果然考上了自己想上的大学,祁阳不自觉地露出一个笑,看了一眼下面的名字。

    体育学院,祝桥。

    再后来,他自己报名了学校的马拉松比赛,他想,或许可以遇见祝桥。只是,遇到她以后要做什么,他还没有想好。

    祝桥晕倒的时候,他也跟着倒了下去——轻微晕血是真的,想跟她说上话也是真的。只是,偏偏撞上了其他女孩跟他表白,鬼使神差地,他说:“我有喜欢的女生了。”

    然后他转头,就看到祝桥面无表情地舔着奶茶。

    再后来,他在奶茶店遇到了祝桥,她那时候的样子真可怜,脸上带着自己都察觉不了的茫然,好像鹿走失了方向,又好像女侠丢失了自己的刀和剑。

    他什么都没有问,好像看着十七岁时无处可去的自己。或许这是缘分,他当时想,是上天让他从祝桥那里吸取勇气,然后在恰当的时机反哺。

    “这是一个有点长的故事,你要听吗?”祁阳看着脑袋当机中的祝桥问。

    祝桥晕乎乎地说:“好啊。”

    编辑/叉叉

    赞 (10)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0.52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