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与花时共璀璨

扫描二维码关注,回复"免费" 可获得花火/桃之夭夭/南方人物周刊/等PDF杂志下载链接


作者有话说:我知道,生活中有许多像康小缇一样的姑娘,曾经不讲道理地喜欢过一个男生,即便受了伤,也很难及时抽身​‍‌‍​‍‌‍‌‍​‍​‍‌‍​‍‌‍​‍​‍‌‍​‍‌​‍​‍​‍‌‍​‍​‍​‍‌‍‌‍‌‍‌‍​‍‌‍​‍​​‍​‍​‍​‍​‍​‍​‍‌‍​‍‌‍​‍‌‍‌‍‌‍​。或许我们没有康小缇那样的运气,遇见一个属于自己的程见信,但我们还是要学会好好爱自己​‍‌‍​‍‌‍‌‍​‍​‍‌‍​‍‌‍​‍​‍‌‍​‍‌​‍​‍​‍‌‍​‍​‍​‍‌‍‌‍‌‍‌‍​‍‌‍​‍​​‍​‍​‍​‍​‍​‍​‍‌‍​‍‌‍​‍‌‍‌‍‌‍​。只要我们付出过真心,青春总不会叫我们失望,走过的路都是风景​‍‌‍​‍‌‍‌‍​‍​‍‌‍​‍‌‍​‍​‍‌‍​‍‌​‍​‍​‍‌‍​‍​‍​‍‌‍‌‍‌‍‌‍​‍‌‍​‍​​‍​‍​‍​‍​‍​‍​‍‌‍​‍‌‍​‍‌‍‌‍‌‍​。

你遇到的人可能是野花,也可能是玫瑰,只要你拥有随时把真心全部交付的坦荡,那你的头顶就永远不会缺失星辰。

文/乔绥 新浪微博/@乔绥

【一】

遇春街街如其名,刚入了四月就遍地春色。路左侧是高矮不同却错落有致的居民自建楼,院子里通常会种上蔷薇、茉莉一类的小花,右侧是栅栏围起来的小公园,园子里有一个人工湖,天气好的时候,有很多人去散步。

康小缇很爱去那个小公园,除了因为学校离得近以外,还因为李申曾在湖心的小凉亭上跟她表过白——虽然旁人总说那算不得什么表白,那样的话,李申一学期要说给好几个女生听。

她以为那都是流言蜚语,毕竟,喜欢了李申整整五年的人是她,而不是学校里那些听风就是雨的人。因此,就算她在话题的旋涡里浮沉了快一个学期,也依然没有对自己那个只挂了个名的男朋友起任何疑心。

撞破李申和美术学院的女生手拉着手在湖边散步以后,康小缇在栅栏旁愣了很久。宿舍里的女孩子跑过去拉她,好声好气地劝她天涯何处无芳草。

天色从霞光漫天的浓郁紫金过渡成了月升前的淡淡青灰,康小缇终于叹了口气,转过身走进一家便利店。

她一边吃关东煮,一边流泪,看着玻璃反光中面色惨白的人,想象自己是偶像剧里被全世界抛弃的女主角。这样想着想着,她突然又笑了,还没来得及收回眼泪,一不小心就冒了一个大鼻涕泡。

“啧。”身旁传来一声嫌弃的叹息,康小缇转头,泪眼模糊里看到坐在她左边的男生递过来一张纸巾。

“谢谢。”她低声回了一句,擦了擦鼻涕,转过头又要了一张,“你真是个好人。”

程见信不知道该怎么接这个话茬,那是他第一次被人称作“好人”。

【二】

康小缇的初恋失败了,她开始萎靡不振。

原先有早课的时候,她总是宿舍最早起床的人,然后挨个把室友叫醒以后就冲进食堂吃早餐。二食堂一楼的牛肉饼是她的最爱,原浆色的纸袋包裹着香酥扑鼻的牛肉饼,基本上可以唤醒她一整天的好心情。

失恋以后,她在宿舍不吃不喝,蒙头睡了两天。原以为李申会跟她解释,会求她原谅,两人之间或许存在着一些误会,或许只需要几句话,她就能回到过去的快乐里。

康小缇以为自己的感情还有一线生机,可她饿得眼冒金星了,李申也没有出现。

“他真的不喜欢我了吗?”她躺在床上,虚弱地问室友昭昭,“连一句解释都没有。”

“他可能还不知道你已经知道了这件事吧。”

“那他为什么要躲着我呢?”

“小缇。”昭昭看着她清瘦许多的脸,欲言又止地说,“李申他……他可能并没有躲着你。”

康小缇愣了两秒,随后像脑袋里有什么东西轰隆一声炸开了。她瞬间坐直了身体,仿佛将死之人的回光返照一般,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前方。犹如醍醐灌顶,原本旁人怎么说她都听不进去的那些道理,在那一刻,她全想明白了。她这样饿肚子一点意义都没有。

“你怎么了?”昭昭被她的模样吓到了,小心翼翼地问。

康小缇一言不发。她下了床,换好了衣服,洗漱完毕以后就走了出去。

那会儿不是饭点,二食堂空荡荡的。程见信睡到日上三竿才起,睡眼惺忪地出去觅食时,又一次看见了哭泣的康小缇。

她坐在倒数第二排的椅子上对着碗抽泣,瘦弱的肩膀一颤一颤的,好像受了什么天大的委屈。

“康小缇,你又怎么了?”

“我说了不要辣椒,不要辣椒,你看……”她的脸上挂着两行泪,抬头时,手还指着那碗飘着红油的拉面。

程见信翻了个白眼,把自己端着的那碗清汤面放到她的面前,“我还没吃,换换?”

康小缇饿了两天,吃得狼吞虎咽,连说话的时间都没有。直到那碗面快见底了,她才像想起什么似的,迟疑地放下了筷子。

她想不起来坐在她面前的这个男生是谁,只觉得眼熟,因为过于后知后觉,也不敢随便开口询问。

直到对方又递过来一张纸巾,康小缇才恍然大悟地哦了一声,大声地喊出了程见信的名字。

“你也在我们学校读书啊?!”她看起来有些激动。

程见信挑眉看了一眼,就知道她当初在便利店询问名字只是随口一问,根本没往心里去。

“工管四班,程见信。”他有些生气,于是放下筷子,往椅背上一靠,慢悠悠地说,“记住了吗?”

他的眼神很直白,还带着一丝审视,语气里也有高高在上的冷漠,让人无端生出一种压迫感。

康小缇愣了两秒钟,似乎是没反应过来,眉头苦恼地皱在一起,两只细长的桃花眼被挤成了杏仁眼。她点点头,想说知道了,却控制不住地瘪了瘪嘴,眼眶一热​‍‌‍​‍‌‍‌‍​‍​‍‌‍​‍‌‍​‍​‍‌‍​‍‌​‍​‍​‍‌‍​‍​‍​‍‌‍‌‍‌‍‌‍​‍‌‍​‍​​‍​‍​‍​‍​‍​‍​‍‌‍​‍‌‍​‍‌‍‌‍‌‍​。

眼见着她又要哭,程见信手忙脚乱地吼了一句:“不许哭!”

他的嗓门太大了,连服务台的大叔都听到了,伸长了脖子往这里看。

康小缇被实打实地吓到,咽了咽口水,于是那到了喉咙处的呜咽又下去了。豆大的泪珠砸到桌子上,她却静悄悄的。

看她那副诚惶诚恐的样子,程见信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旅程的程,见面的见,书信的信。”

不知从哪里飘来了几朵乌云,稀疏的雨滴试探性地落下来,康小缇感受到了春天喜怒无常的心情。

【三】

康小缇读国民经济类的专业,内容大而宽泛,因此,课程种类也是五花八门。

周四上午的管理通论和李申一起上,她提前去了教室,占了最后一排的好座位,就为了获得全面的视野。虽然心里想着的人不一定会来,但她还是做了十足的准备。

昭昭怒其不争,不愿意跟她坐在一起。

身旁的位置空了下来,康小缇没看到李申,也失了兴致,趴在课桌上打盹儿。

上课的铃声大约已经过去十来分钟,旁边的椅子突然坐了一个人。康小缇眯着眼抬头,突然看到程见信放大的五官。

她低呼一声连忙往后仰,程见信这才收回脑袋,坐直身体。

“干吗这么害怕?”他云淡风轻地瞥了康小缇一眼,“我又没想对你做什么。”

“那你突然凑过来,也不打招呼……”

程见信把她的书往中间拉了拉,头也没抬地说:“总算有一次见面你没哭,我不确定是不是你呀。”

这话说得有几分道理,康小缇不知道该如何接,尴尬地笑了两声,把书往那边推了推,转移话题道:“你也上这堂课啊,以前怎么没见过呢?”

“也许是因为你眼睛一闭一睁,这节课就过去了吧。”

“……”

康小缇觉得这人真难伺候,也不再费心找话题,又弯腰趴在了课桌上。她没注意程见信在干什么,也不打算和他建立萍水相逢的友谊,被生生拿话噎了几次以后,她甚至想收回初见时对他发出的“好人”评价。

虽然程见信未必对这个评价感到高兴,但对于一向被父母以“善良”为标准来教育的康小缇来说,这就是最高嘉奖了。

如果那堂课上老师不点名的话,他们之间大概会一直沉默下去。

那是一节大课,足以容纳四个班级的阶梯教室里坐了一百多名学生,点起名来耗时较长。因此,部分逃课的学生还有机会亡羊补牢。

老师话音刚落,康小缇就像失忆了一般,习惯性地拿起手机给李申发了短信:点名了,速来。

往日总是这样的,他的宿舍离教学楼不远,小跑着过来的话,连十分钟都不要。

但那天康小缇没有如愿看见心上人从后门溜进来,再气喘吁吁地在她的身旁坐下的样子。

李申给她回消息说自己不在学校,还让她帮自己答到。

放下手机,康小缇陷入烦恼中。一方面,她突然记起自己的爱情已经破裂的事实,另一方面,她的嗓子天生细软,实在伪装不了男人的声音。

思虑片刻,她把书又往旁边挪了挪:“那个……”

“有话直说。”

“待会儿点名,你帮我答个到呗。”

程见信原本在玩手机,听到这话,挑眉斜了她一眼。

康小缇怕他误会,趁热打铁地解释:“等下老师点到‘李申’,你就答‘到’,行吗?”

“不行。”程见信收回了目光,斩钉截铁地拒绝了。

“为什么呀?”

“我又不认识他。”

“可你认识我啊。”康小缇把脸伸了过去,伸出手指头疯狂地指着自己,“咱们不是朋友吗?”

程见信看着她紧张的样子,故作为难地说:“这是两码事吧,再说了,我也不知道你俩什么关系啊。”

康小缇咧开的嘴角顿住了,她收回殷切的目光,顺其自然地沉默了。她确实不知道如何回答这个问题。在一个学期以前,她可以说李申是同乡、是朋友,是自己暗恋多年的男神,甚至在一个月以前,她还可以幸福地称他一句“男朋友”。可现在呢?在摸不准自己的身份时,她连一句看起来稍显体面的谎话都编不出来。

快乐好像裂开了一道缝,虽然她有能力麻痹自己视而不见,可大风灌了进来,她在心里细心呵护的那一簇小火苗已经岌岌可危。

“好。”

在被流动的心事淹没之前,康小缇听到程见信的回音。

【四】

康小缇变得忙碌起来。

工管学院的课程很多,她忙完自己的必修课作业以后就跟着程见信一起去上课。他在一旁打手游,她就得任劳任怨地帮他记笔记。

这是程见信答应给李申答到时提的要求。

文科专业知识点多且复杂,一节课下来,她常常累得手酸,然而,这都不算什么,最让人头疼的是一些流言蜚语。是的,她刚从李申的旋涡里爬出来,又掉进了程见信这个大坑里。

她在男生宿舍楼下等着,几乎快被初夏热情的太阳烤化了,男主角还没下楼​‍‌‍​‍‌‍‌‍​‍​‍‌‍​‍‌‍​‍​‍‌‍​‍‌​‍​‍​‍‌‍​‍​‍​‍‌‍‌‍‌‍‌‍​‍‌‍​‍​​‍​‍​‍​‍​‍​‍​‍‌‍​‍‌‍​‍‌‍‌‍‌‍​。已经有路人频频投来探寻的目光。

康小缇心中焦虑,打电话警告:“你再不来,我就走了哦。”

过了大约三分钟,程见信穿着拖鞋下来了。康小缇捧着两本书刚想走过去,一个女生赶在她的前头冲了过去。

“你为什么躲着我?”

一听到女生说这句话,康小缇连忙缩回了脑袋,又后退了好些距离。

她在心里断定这是一场情感纠纷,为了避免殃及池鱼,她甚至躲到了旁边的理发店里。

她这样努力,却还是没有逃脱程见信的魔爪。

他领着那个满脸痴怨的女生走了进来,指着假装在看杂志的康小缇说:“就是她,经济学院的康小缇,我们好了快两个月了,不信,你去打听打听。”

康小缇藏在杂志后面气得眉心突突地跳,她想站起身大声反驳,可又怕那个女生跳起来揪她的头发。她向来不知道怎么处理复杂的场面,因此,一动不动地龟缩着,一直等到那个叫作“邱栗”的女生气势汹汹地离开。

“你干吗要这样讲?!”确认没有危险以后,康小缇摔了杂志就去质问程见信,“万一她说出去,大家都误会了怎么办?”

“误会什么?”相较于她的气急败坏,程见信就显得云淡风轻多了。他知道她的心思,所谓的“大家”不过只是幌子罢了,真正值得她在意的只有她心里的那个人。

“误会我们俩在一起了啊!”

“难道一起上课,一起吃饭不能说是在一起吗,这算什么误会?!”

在话术的掌握上,康小缇永远都不是程见信的对手。面对那些似是而非的辩解,她憋了一肚子的火倒不知该如何发泄了。

“亏我一开始还觉得他人好,竟然拉我出去挡枪,你说他过不过分?”康小缇在宿舍里喋喋不休,一会儿气愤于程见信的所作所为,一会儿又感慨自己遇人不淑。

“我觉得他人还蛮好的。”在康小缇说累了喝水的间隙,昭昭小声地说,“长得好看,还不四处留情,光这一点就比你那个初恋强多了吧。”

那是昭昭两个月以来第一次主动提起李申,往日她总是噤若寒蝉,生怕一不小心就挑动了康小缇哪条掌管着痛感的神经。如今听她这样漫不经心地提起这个名字,康小缇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难道那些事情真的已经过去那么久了,久到旁人都以为她已经从失恋的阴影中走出来了吗?

那天晚上,康小缇辗转难眠。她爬到床尾,隔着窗户往下看,月色凉如水,晚风掠过树叶沙沙作响,在地上留下点点黑斑,像是星星的碎片。

隔天早课,康小缇没有再跑去帮地主程见信做长工。她睡到日上三竿,才心满意足地起床,下定决心撂挑子毁约,却突然看到他发来一张照片。

篮球场上人声鼎沸,观众席上坐满了学生。康小缇气喘吁吁地赶到时,正好赶上中场休息,她趴在门口的栏杆上畏首畏尾地观望着,突然被人揪着后衣领往前迈了几步。

“看见没?”程见信一只手提着她,另一只手遥遥地指向对方观众席的第一排。

穿着十二号球服的李申在喝水,旁边身着粉色运动短裙的女孩正挽着他的胳膊自拍。

康小缇平心静气地看着,直到心爱的男孩配合着女孩,也对着镜头比起了剪刀手,她再也看不下去了。

许是她的哀怨都化成了利箭,李申如芒在背,终于抬头看见了她。仅仅迟疑了两秒钟,他竟然伸出手臂,在空中挥舞了两下,就算是打了招呼。

“你们真的在一起过?”连程见信都对李申的这份坦然表示难以置信,“你不是说自己被劈腿了吗?”

“对啊。”康小缇默默地收回视线,不动声色地往后退了几步,直到退出李申的视野,才深呼了一口气,“应该是吧。”

“是这个女生吗?”

康小缇郁闷地点了点头。李申是文学院声名远播的人物,不仅创办了校内风靡一时的刊物,还长了一副清俊帅气的好皮囊。在性别比例严重失衡的院系,他是绝对的香饽饽。往日总有女生借着各种各样的由头靠近他,他既不拒绝,也不迎合。康小缇看了很多,不得不承认,在那些莺莺燕燕里,就数现在这个女生最漂亮。

“上次在遇春街没看清楚,刚刚仔细看了几眼,确实很漂亮。”她轻声说着,又悄悄往后挪了几步。

程见信看着女孩隐在阴影里的半张脸,心中突然就涌起了一阵懊恼。

“那就别喜欢他了。”他说。

康小缇抬头,眼神暗淡得像深秋萧瑟的风一样灰败。她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手机响了,李申发消息过来,只有三个字:对不起。

“其实也没什么,真心本来就瞬息万变。”康小缇仰着头,语气都变得有些空旷了。

“至少他曾经喜欢过我。”她说。

【五】

临近期末考试,康小缇一头扎进图书馆,像过去那样开始临时抱佛脚。

因为不用再抄笔记,程见信也变得不那么烦人了​‍‌‍​‍‌‍‌‍​‍​‍‌‍​‍‌‍​‍​‍‌‍​‍‌​‍​‍​‍‌‍​‍​‍​‍‌‍‌‍‌‍‌‍​‍‌‍​‍​​‍​‍​‍​‍​‍​‍​‍‌‍​‍‌‍​‍‌‍‌‍‌‍​。他坐在康小缇的对面,抱着一本书看了半天,安静得像不存在似的。

一直到了饭点,他们又一起去吃饭。食堂里人多,原本都是程见信优哉游哉地坐着占位,康小缇跑腿打饭的,可那段时间他就像转了性一样,突然变得彬彬有礼,不但把康小缇按在座位上,还把自己碗里的鸡腿夹给她。

康小缇受宠若惊的同时又惴惴不安,她总觉得有点奇怪,却又说不出哪里不对劲。她在宿舍里想了半天,苦恼地询问姐妹:“你们同情我吗?”

“什么?”

“我老有这种感觉,要不是同情,程见信干吗突然对我好?”她只能这样想。

昭昭听不下去,怒其不争地叹了一口气,说道:“你当初一心一意地对李申好,是因为什么?”

康小缇脱口而出:“喜欢他呗。”旁人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她又着急忙慌地补充,“我知道你们在想什么,但那绝对是不可能的!”

程见信怎么会喜欢她呢?她光是想起他在理发店门口如何想方设法地撵走别人,就会觉得他这个人或许对男欢女爱根本就没有兴趣。

邱栗是突然找过来的。她一只手捂着心脏,一只手撑着桌面的样子,很容易让人误会她生了什么重病。

康小缇吓了一大跳,而后才心惊胆战地认出来,眼前的人就是那天拦住程见信强势表白的姑娘。

她原本以为对方是来打架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刚准备开口解释,女孩豆大的眼泪就落了下来,砸在她的手背上,有一种冰凉的触感。

在遇春街旁边的小公园里,邱栗梨花带雨地讲述了自己追逐程见信的这几年是怎么度过的。少女心事总关乎情,那些辗转的情绪看起来都似曾相识。

如果爱而不得是一种病,那几乎每个人都能轻而易举地写满整本病历本。唯一不同的是,在青春结束以前,有的人能够病愈出院,有的人就只能永远守着生命中那一小块阴影度过余生。

康小缇曾以为自己是幸运的那个,当李申在湖心的小凉亭上对她说出“不如我们试试”的时候,她还以为那一刻天旋地转的幸福感就是青春的结局了。

“可惜,是我想太多了。”

因为相似的经历,康小缇和邱栗越说越投缘,抱头痛哭了一场,快要发展成知己的时候,程见信来了。

消息是康小缇发的,原以为这样的情深至少能感动他些许,可没想到他出现时,脸上像覆了一层冰霜。

他大踏步走过来,带着一丝不容置喙的严肃。

康小缇已经感觉到了邱栗颤抖的手,可没想到程见信走到跟前,一把拉住的却是康小缇。

康小缇的慌乱排山倒海地袭来,她想挣脱出来,奈何力气小得可怜,只能亲眼看着程见信挡在她的面前,逐字加重语气,对邱栗说道:“我只喜欢康小缇,听明白了吗?”

邱栗脸色苍白地离开了,没有人追她。

在那道悲伤的身影消失以后,程见信才放开手。那时,他的小臂上已经被康小缇抓出了几道血痕。

“你太过分了!”重获自由以后,康小缇气得跳脚,指着程见信的鼻子破口大骂,“就算你不喜欢,也用不着这样羞辱她。伤害别人就那么好玩吗?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非得把人气哭才满意?”

程见信不说话,只是在长椅上坐了下来。湖面波光粼粼,康小缇站在背光的地方张牙舞爪,眯着眼看,倒像是一个灵动的剪影。

“你还好意思笑,你的心是石头做的吗?”

“我是铁石心肠。”他突然出声,“那李申呢?他的心软给你带来幸福了吗?”

康小缇背着书包气鼓鼓地走了,程见信说之前就预想到她会是这样的反应了。黄昏的霞光穿过柳树的枝叶缝隙,斜斜地铺了下来,裹挟着太阳留下的淡淡余温,仿佛在给他的小臂上药。

程见信开始觉得喜欢一个人并不是件很轻松的事情,而这是康小缇的背影教会他的道理。

【六】

往日的期末虽然也弥漫着愁云惨雾,可对于康小缇来说,至少还有一件事情值得高兴,那就是放假坐车回家。

以前买火车票是她最期待的流程,因为光是想象在拥挤逼仄的车厢里,她和李申紧紧地挨在一起,就足够支撑她轻松地度过那令人窒息的考试周了。

回忆起过去的事,康小缇有些唏嘘。从朋友迈向情侣,看起来只是往前踏了那么一小步,可也正是那一小步,断了所有退路,让人再也无法回头。

遗憾的是,这些道理都是她在被甩以后才悟出来的。

那个暑假,康小缇只买了自己的火车票。她在宿舍收拾了很久的行李,本来已经做好了独自回家的心理准备,可当她扛着大箱子下去,却看见了李申。

那一刻,她心里绷了很久的绳子突然就断了。她怔怔地站在原地,蓦然想起昭昭曾经说过的一句话,付出过真心的爱人,是很难再做回朋友的。

事实摆在眼前了,康小缇才不得不承认,李申从未爱过自己。或许是他怜悯她的情深,或许是因为他难耐寂寞,又或许他只是单纯图个新鲜,总之,她曾经亲手抓住的幸福,最终被证实不过只是黄粱一梦罢了。

康小缇实在不愿意再自取其辱了,她决定放弃那班列车,就对李申说:“你先走吧,我男朋友会来接我的。”

从来都掌握着主导权的男生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了什么,放缓了语气说:“别闹了,我帮你拿行李,走吧。”

“我没跟你开玩笑。”康小缇倔强地看着他,“我真的有男朋友了。”

暑假第一天,正是学生们回家的日子,楼道里来来往往的人都看到了这一场不大不小的争执。康小缇不仅要忍受周遭不怀好意的打量,还要硬着头皮对李申撒谎,那是她第一次体会到骑虎难下的滋味。

正当她不知所措的时候,一辆黑色的小车停在了宿舍楼下。康小缇原本没太注意,直到程见信从驾驶座出来,直直地朝她走过去​‍‌‍​‍‌‍‌‍​‍​‍‌‍​‍‌‍​‍​‍‌‍​‍‌​‍​‍​‍‌‍​‍​‍​‍‌‍‌‍‌‍‌‍​‍‌‍​‍​​‍​‍​‍​‍​‍​‍​‍‌‍​‍‌‍​‍‌‍‌‍‌‍​。

康小缇突然有了一种错觉,这个不错过她每一次窘迫的人,是不是上天安排好的孽缘?

【七】

程见信是本地人,放了暑假,也不用挤火车,还能时不时地跑回学校蹭图书馆和篮球场。他自称只是偶然经过,看见康小缇似乎遇到了麻烦,才勉为其难地上去解了围。

康小缇不见得有多相信这套说辞,程见信用眼角余光偷偷观察,她正目光呆滞地望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好啦,我说实话,是你室友给我打的电话。”程见信一边说,一边转过头看她的动静,“正好我就在附近。”

“我知道。”康小缇小声地说。

“你怎么会知道?”

“她们最近一直在撺掇我跟你好。”说到这里,她叹了一口气,终于把目光从窗外飞逝的景物上收了回来,看着程见信说,“我是不是真的很让人操心?”

程见信没想到她突然会这么坦诚,愣了几秒钟以后,说道:“是。”

“那你在前面的路口把我放下吧,我换一班车回家。”

“不用。”程见信把车门落了锁,认真地说,“我送你回去。”

坐火车不到三个小时的行程,开车可能要耗上大半天。康小缇觉得麻烦,拒绝了一次又一次,奈何程见信铁了心要送佛送到西,根本就不给她独立的机会。

七月的天气变幻莫测,前一秒还艳阳高照,下一秒豆大的雨滴就砸了下来。窗户关闭以后,车内的氛围陡然变得有些诡异。

“喀。”程见信准备说些什么来缓解一下,“介意说说你的爱情经历吗?”

“有什么好说的。”刚受过打击的康小缇实在打不起精神来。

“听说你追了五年,从高中到大学?”

康小缇不说话,程见信却越说越来劲,倒豆子似的把听来的传闻都说了一遍,然后还半真半假地感慨道:“你要是把这毅力放在学习上,何至于在我们学校蹉跎时间啊。”

“我没有追他,只是喜欢罢了。”默默听了半天的康小缇开了口。

“这两者有什么区别吗?”

康小缇想了想,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她原本以为占了个“好友”身份的自己对李申来说总是不一样的,可经历了这一场莫名其妙的失恋以后,她都明白了,在感情里只有爱与不爱这两个标准,除此之外,你安慰自己越多,就越容易落入自作多情的境地。

“那你喜欢他什么呢?”程见信还在喋喋不休。

康小缇实在被他念得烦了,索性闭上眼睛,自暴自弃地回了一句:“话少。”

【八】

到达的时候已近黄昏。

程见信把车停在老城区一家面馆门口,他下车活动了一会儿筋骨,正准备进去解决晚饭,一回头看见康小缇还在车里坐着,一动不动,神色里似乎还藏着几分悲伤。

在面馆角落的小桌子上,摆了两碗牛肉面,氤氲的热气隔在两人中间,仿佛把那一片相对的平静割裂了。

程见信把碗里的肉夹给她:“怎么不吃,你不是最喜欢吃牛肉了吗?”

康小缇抬头:“你怎么知道?”

程见信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只是催促她趁热吃。

康小缇显然有些心不在焉,扒拉了两口就放下了筷子,面无表情地看着天花板发呆。

“你知道吗?这是我第一次见到李申的地方。”她说着,自己都笑了,又急又气地说,“程见信,我现在确定了,你就是老天爷派来整我的。”

程见信自然是没想到会有这样的巧合,他无奈地说:“又不是我让你喜欢上李申的,再说了,我连你喜欢他什么都不知道。”

“程见信。”康小缇突然凑近,面色纠结地说,“我说了,你可别笑。”

“嗯,不笑。”

“高一那年,我就在这个地方对李申一见钟情了。”她说完,自己都觉得自己像个笑话,于是追问道,“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这个问题来得很突然,程见信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看着康小缇那张泛起了红晕的脸,突然想起自己初见她时的场景。

不是在便利店,而是学校的二食堂窗口。一个姑娘排了很久的队终于买到了一块牛肉饼,可刚转身,牛肉饼就被拥挤的人群碰掉在地上。附近的人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女孩站在一个小圈圈里,在众目睽睽之下,迅速地弯腰把饼捡了起来,嘴里还念叨着:“不到五秒,应该还没脏。”

程见信看到她背着粉红色的双肩包走了,拉链上还系着一个什么东西,摇摇晃晃的,看不清楚。

他心里一直记挂着这件事,因此在便利店重逢时,他一眼就认出了小小的可妮兔挂饰以及那个号哭不止的女孩。

康小缇还在等他的回复,他看着她瞪得圆圆的眼睛,轻声答了一句:“我信。”

为什么不信?你遇到的人可能是野花,也可能是玫瑰,只要你拥有随时把真心全部交付的坦荡,那你的头顶就永远不会缺失星辰。

程见信确认康小缇是自己的灯盏,因此他愿意等,等她带着满腔真心出征,不管最后是铩羽或是凯旋,他都愿意一直一直陪着她。

编辑/张美丽

赞 (85)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0.48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