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因她才成就我

  • 花火·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7月B版第14期】    
  • 桃之夭夭·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7月B版第14期】    
  • 文/夏沅 新浪微博:@Hey夏沅

    前些天翻杂志,看到欢喜在某一期短篇的开头写道:我写了一个自己很喜欢的故事,然后等着夏沅来夸我,但是她没有​‍‌‍​‍‌‍‌‍​‍​‍‌‍​‍‌‍​‍​‍‌‍​‍‌​‍​‍​‍‌‍​‍​‍​‍‌‍‌‍‌‍‌‍​‍‌‍​‍​​‍​‍​‍​‍​‍​‍​‍‌‍​‍‌‍​‍‌‍‌‍‌‍​。

    那一瞬间,我突然有些难过​‍‌‍​‍‌‍‌‍​‍​‍‌‍​‍‌‍​‍​‍‌‍​‍‌​‍​‍​‍‌‍​‍​‍​‍‌‍‌‍‌‍‌‍​‍‌‍​‍​​‍​‍​‍​‍​‍​‍​‍‌‍​‍‌‍​‍‌‍‌‍‌‍​。

    我从做编辑的那一年就认识她们,如今仔细算来,已经近四个年头了​‍‌‍​‍‌‍‌‍​‍​‍‌‍​‍‌‍​‍​‍‌‍​‍‌​‍​‍​‍‌‍​‍​‍​‍‌‍‌‍‌‍‌‍​‍‌‍​‍​​‍​‍​‍​‍​‍​‍​‍‌‍​‍‌‍​‍‌‍‌‍‌‍​。我在慢慢地成长,而她们进步的速度飞快。于是在我心里,她们俨然已经成为了很厉害的小姑娘。

    我记得在她们偷懒的时候扮演“催稿魔王”的角色,严格又凶悍,却渐渐忘记在大家写出好的故事时,认真地夸一句:你怎么会这么厉害!

    想到这里,我突然的就很想再聊一聊她们。

    我最开始认识的小姑娘其实是容光。虽然她几乎没有写过短篇,这但几年,我们始终保持着每年至少两本长篇的合作。

    最初认识她的时候,她真的还是个小姑娘,大学本科在读,出版过几本简体,有一个很好的男朋友和很疼爱她的姑姑。

    而现在,很多年过去了,当初的小姑娘渐渐长大,嫁给了爱情,也有了自己家和一只猫。

    前些天看到她发朋友圈,研究生即将毕业。

    而我衷心地祝福她,未来可期。

    榆妹其实是一个非常勤快的人,尽管她的长篇从来没有一次按时交过,尽管每一次催她交短篇的时候,我总是崩溃的想砸键盘,可这么多年以来,她几乎没有缺失过一期杂志。

    她总是说,这是我“催命般”催稿的功劳,但其实是她自己足够拼。

    我依然记得,在某期杂志截稿的那天,我像往常一样恐吓她,可她一整天都没有出现。

    再收到她的消息,已经是第二天了,她刚从手术台上下来不久,却不忘安慰我:“皇后你别急,我只差一个结尾了,但因为做了手术必须一直趴着,我现在正在赶了!”

    我在微博Diss过她很多次,Diss她不按时交稿,Diss她放我鸽子,但每次她带着稿子出现的时候,我总觉得,我还可以再喜欢她很多很多年。

    浅浅是一个慢热的人,我也是。而当我们开始熟悉起来,她立刻就变成了一个很忙的人。

    写《千千晚星》的那年,是她状态最不好的一年。招教考试迫在眉睫,杂志连载要保证不开天窗,图书必须按时上市。

    很长一段时间她都处在一种焦虑之中。白天听着兴味索然的考前培训,晚上彻夜赶稿,写不出来时她就崩溃大哭,一边哭一边继续捋情节。

    就这样持续到交稿那天,而幸运的是,在如此紧绷的环境下,她竟然在招教中取得了很不错的成绩。

    前几天《月儿弯弯》定稿,我们又聊起那段日子,我笑着调侃她说:“要不是我能等,青春文学史上都没有浅浅的位置了!”

    但我心里知道,没有放弃的人,始终是她自己。

    比起上面三个小姑娘,欢喜似乎是最让我省心的那一个。

    按时写稿,准时交专栏,乖巧又懂事。(却偷偷在杂志上告状!)

    她们当中,我唯一没有见过的就是她,也似乎离她的生活最远。但奇怪的是,我们总是能重合彼此的歌单。

    而我永远记得,在我沮丧地发出那条“人间不值得”的微博时,她认真地告诉我:人间不值得,但你值得。

    《五月天人生无限公司》上映的时候,我在微博上晒二刷订单。她评论我说:我们隔着千山万水同样孤单包场,四舍五入就是一起看了。

    那么我也期待,在未来的某一天,跨过千山万水,我能提着几罐啤酒,和她把酒言欢。

    到了那时,背景音乐一定是五月天。

    我是一个特别容易焦虑的人,于是这几年里,反而是大家一直在扮演包容者的角色,在我焦躁的那个瞬间洞察一切,然后安抚我。

    曾有读者在深夜发消息给我:皇后,真的谢谢你呀,谢谢你把她们带到我们面前。

    但其实,是她们成就了我。

    赞 (9)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0.47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