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南以宁(五)

扫描二维码关注,回复"免费" 可获得花火/桃之夭夭/南方人物周刊/等PDF杂志下载链接


文/木子喵喵

新浪微博:@木子喵喵的日常

上期回顾:

坐在餐桌前,归宁一眼看去,饭桌上都是她喜欢吃的菜​‍‌‍​‍‌‍‌‍​‍​‍‌‍​‍‌‍​‍​‍‌‍​‍‌​‍​‍​‍‌‍​‍​‍​‍‌‍‌‍‌‍‌‍​‍‌‍​‍​​‍​‍​‍​‍​‍​‍​‍‌‍​‍‌‍​‍‌‍‌‍‌‍​。

她心情忽然变好了些,看见陆淮南亲自帮她盛米饭,他站在开放式的厨房里,厨房的灯光星星点点地洒在他身上,修长挺直的背影没了平日里的古板,多了几分居家的温馨感,温暖得让她好想抱抱他​‍‌‍​‍‌‍‌‍​‍​‍‌‍​‍‌‍​‍​‍‌‍​‍‌​‍​‍​‍‌‍​‍​‍​‍‌‍‌‍‌‍‌‍​‍‌‍​‍​​‍​‍​‍​‍​‍​‍​‍‌‍​‍‌‍​‍‌‍‌‍‌‍​。

心里这般想着,她竟也有所行动​‍‌‍​‍‌‍‌‍​‍​‍‌‍​‍‌‍​‍​‍‌‍​‍‌​‍​‍​‍‌‍​‍​‍​‍‌‍‌‍‌‍‌‍​‍‌‍​‍​​‍​‍​‍​‍​‍​‍​‍‌‍​‍‌‍​‍‌‍‌‍‌‍​。

当她从后面抱住了陆淮南时,陆淮南愣住了,她也愣住了。

可抱都抱了,能怎么办?归宁干脆抱得更紧了一些,闭眼享受,至少这一刻他是属于她的……

Part 1

挂完电话后,归宁死死握住的双拳才松开,她闭上眼睛,不想让自己颤抖的声音泄露了她对他最真实的情感与思念。

陆淮南找归宁并没有多大的事,就像刚来学校的那段时间,每周他都会带她出去吃一顿饭,问一问一周以来她的学习状况和生活状态。

还是最初的那家餐厅,只不过不是单独的包厢而是大厅,靠窗的位置。归宁看着坐在对面的男人,他正立在落地窗边接电话,剪裁得体的白色衬衫、休闲长裤,衬得他修长的身体笔直好看。

餐厅来往的人纷纷向他投来目光,有几个坐在他们不远处的女生望着这边兴奋地咬耳朵,等陆淮南接完电话之后,终于有人鼓起勇气走过来:“请问,请问能不能微信借我一百块,我、我没带钱。”

陆淮南淡淡地看了她一眼:“不可以。”

声音没什么温度,任谁都知道要一百块是借口,通过一百块要微信才是真的。

但陆淮南偏是这样面无表情地拒绝了。

他薄情的眼神以及冷漠的拒绝令女孩无比尴尬,她红着一张脸说:“对、对不起,打扰了。”

女孩转身离开的时候,一直坐在不远处穿着性感吊带裙的红唇女人嗤笑了一声。

和方才女孩的青涩不同,她有着齐腰的大波浪卷发,丰胸翘臀,在餐厅内十分惹眼。她走到陆淮南身边,微笑地说:“帅哥,不喜欢小姑娘,你瞧瞧我怎么样?”

陆淮南对于又出现的这个女人十分不耐烦,脸上的表情已有不悦:“滚。”

归宁相信陆淮南说出这个字时,已经到了不耐烦的极点。

谁知女人居然还敢大胆往前:“帅哥,长得这么好看,怎么脾气这么坏?不过男人不坏,女人不爱,我就喜欢你这样的坏男人。”

在女人妩媚的眼神中,归宁本以为陆淮南该动手让人把她拖走,却没想到他淡漠地看着她,说:“我有女友了。”

说完径自走到归宁对面坐下。

谁知那红唇女人竟然跟了过来,挑眉打量了一眼归宁,笑道:“女友?”

归宁微昂头,挑了挑眉。

红唇女人倒是很识相地离开了……

这一片终于安静了下来,陆淮南的面色缓和了些许,问她:“最近在学校还好吗?”

归宁移开了视线,没有去看他,她歪头看着窗外,淡淡地回答:“很好。”

“嗯。”陆淮南沉默片刻,没再继续问。

看得出他很努力想哄她,但她并没有配合。

吃完饭后,陆淮南送归宁回学校。

又是一路无话,到了宿舍楼下,归宁解下安全带的时候问:“陆淮南,你刚刚在餐厅对那个红唇女人说你有女友了,那个女友是谁?”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没看陆淮南,眼神直视前方。

陆淮南看着她倔强的侧颜,叹了一口气:“没有谁,只是个借口。”

“噢。”归宁应了一声,想了想,“如果你有女朋友了,我们就永远别见面了。”说完后,她直接开门出去了。

车门被关起,驾驶座上的陆淮南看着她绕过车头,直接走进宿舍,头也不回的背影,眼神晦暗不明。

灯光的暗影中看不见他的表情,只能看见露在灯光下的白皙手指紧紧握住方向盘,青筋在灯光下愈见明显。

发动车,他驱车离开。

陆淮南自认是十分自制的人,即使对于展瑜,他也能控制住自己的情感。

可是对于归宁,陆淮南说不清那是一种感觉。

从第一次见面,便觉得这么小姑娘看起来挺特别,他不是个好相处的人,可小姑娘比他更不好相处,冥冥之中,陆淮南从小姑娘的身影中看见了当年的自己。

即使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内心却十分孤独;世界这么大,人类这么多,却找不到同类倾诉。

所以他想把她带在身边,让她看起来不那么孤独。

只不过他没想到小姑娘竟然对他产生了男女之间的爱慕之情,起初,他以为她是一时新鲜,而他本身也对她放任惯了,觉得不见她几日,她渐渐便能将这种感觉遗忘。

没想到是他低估了她。

当她提出要搬回寝室的时候,起初他是烦躁的,后来想想,她搬出去,彼此冷静一段时间也好。

却不想,随着时间的流逝,不能放下这段感情的不仅仅是她,还有他。

陆淮南不想承认,他近日的心情好坏竟然被一个小姑娘影响得十分彻底。

所以,他主动来找她了……

陆淮南很少有这么烦躁的时刻,他将车停在无人的路边,将车门打开走下来,倚在车边点燃了一支烟。

Part 2

自那以后,陆淮南每到周末便会约归宁吃饭,一如既往地聊一些无关紧要的话。

时间久了,归宁自己觉得没什么意思了。

最后一次在吃饭的时候,陆淮南的手机响了,归宁看见手机屏幕上不停闪烁着“小瑜”两个字,她忽然便没什么胃口了。

眼看他拿起手机,归宁当着他的面放下了筷子,看着他说:“我不想你在这个时候接她的电话。”

陆淮南搁在手机上的手顿了顿,随后还是拿起了手机起身去接电话了​‍‌‍​‍‌‍‌‍​‍​‍‌‍​‍‌‍​‍​‍‌‍​‍‌​‍​‍​‍‌‍​‍​‍​‍‌‍‌‍‌‍‌‍​‍‌‍​‍​​‍​‍​‍​‍​‍​‍​‍‌‍​‍‌‍​‍‌‍‌‍‌‍​。

归宁恍惚地看着对面空荡荡的座位,像无形中狠狠地被人扇了一巴掌。

她拿起筷子,努力控制自己心底的情绪,想装作若无其事地继续吃饭,却发现自己握住筷子的手怎么都动不了。她深呼吸一口气,手上力道一重,筷子被她硬生生折断了。

她看着手中断了的筷子,负气地丢到一边。

陆淮南接完电话回来,便看见归宁正在用刀叉切牛排,牛排被整整齐齐地切成一块块,放牛排的盘子旁边是一双断成两截的筷子。

陆淮南眼神暗了暗,没说话。

刚坐下,归宁放下刀叉,擦了擦嘴,直视着陆淮南,说:“陆淮南,我想回去了。”

“好。”陆淮南没多问,带着她回去。

车上,一路无话,气氛沉闷。

归宁觉得很烦躁,想立刻下车,永远别见这人才好。

到了宿舍楼下的时候,归宁解下安全带,对身边的男人说:“以后你不要来找我了,开学到现在已经有大半个学期了,该适应的我都适应了,已经不需要你照顾我了。”

对于归宁的话,陆淮南没有回答。

归宁便将他的沉默当成默认了。

她打开门正要下车,手腕被人从后面握住。

归宁没回头,手腕上传来男人的体温,缠绵缱绻,她的心几乎都要软了下来。可这一次,她咬咬牙,选择无情地掰开他的手,头也不回地离开。

心不痛吗?

当然痛了。

这是她第一次喜欢上一个男人,从没想到已经如此深爱。

每周末他来接她之前,她那种将要见到他时的心情,紧张、期待,又难受、失落,各种相反的、矛盾的情绪交织在一起,折磨得她很难受。

心里会小鹿乱撞,会方寸大乱,想要靠近他,又不敢靠近;明明心里波涛汹涌,面上还要装作平静万分。

有时夜晚甚至在床上辗转难眠,想想明天见到他时该是什么模样,会发生怎样的故事。

结果,每一次见面都过得十分平静,并没有特别大的改变。

他还是那个例行公事“关心”她的“陆叔叔”,她却会因为他偶尔一个细微的举动,忍不住瞎想。

她不想否认,每周答应跟他一起出去吃饭,她心里是有所期待的,期待他会有一点改变;期待她离开了他之后,他会有一点点不自在,会有一点觉得,归宁这个小姑娘还是不错的,要不要喜欢一下她?只要一点点就够了……

可是,今天展瑜的一个电话,彻底打碎了她的念想。

所有的一切在展瑜面前都不值一提,即使她那么认真地对他说别接展瑜的电话,可他还是义无反顾地走了。

归宁,你还赌什么?

你用什么跟展瑜赌?

展瑜是陆淮南心尖上的宝贝啊,你算什么?

站在寝室楼顶的天台上,看着宿舍下原本停着陆淮南那辆黑色奔驰的位置,此刻只有学生来回行走,她仰起头,任由泪水从脸颊滑过。

那点仅剩的期待,也在陆淮南选择展瑜的那一刻,被磨灭了。

周末,她又接到了陆淮南的电话。

归宁看着电话一直震动,直到屏幕渐渐暗了下去。

电话暗了下去之后便没有再响。

归宁的心里挺失落的,但她告诉自己“长痛不如短痛”。

就在她以为她跟陆淮南的缘分止于此时,门外忽然传来了惊呼声。

七彩冲了进来,对着归宁激动地说:“归、归宁,陆少爷他、他来找你了!”

归宁看去,便见门口那抹挺拔的身影。

陆淮南竟然亲自上楼来她寝室找她!

难怪她们这一层楼的女生忽然疯了一般狂叫,一窝蜂地冲到她们寝室门口;难怪在打开门后,看见站在外面的陆淮南,徐茶露出了吃惊的表情。

归宁看着他,一向西装革履的他穿着白色的衬衫,休闲长裤,发丝有些凌乱,却多了一丝颓废,慵懒中的俊美,惹得一群女生对他目不转睛,惊叹不已。

七彩劝说:“归宁,陆少爷都上门来找你了,你就别跟他生气啦!”

归宁不喜欢七彩这个和事佬,可她更厌恶自己。明明说好以后就当自己的世界里从未出现过这个男人,可当他出现的时候,她的心又开始乱跳,他强大的气场,他的眉眼,他的一举一动都敲动她的心,让她根本无法忽视他的存在。

尤其是当看见他现在这种颓废的模样,竟然有几分心疼。

Part 3

可是她终究忍住了。

所有人都没想到,陆少爷亲自上门找她,她却走到寝室门口,很用力地将门关了起来,让陆大少爷第一次吃了闭门羹。

七彩被巨大的关门声吓了一大跳,再也不敢说什么。

归宁面无表情地回到座位上拿起书继续看。

可一整个上午过去了,她手上的书一页也没翻。

心静不下来,格外烦躁。

中午寝室的人都下去吃饭了,归宁一点多才往下走。

走到楼下时,一眼便看见停在宿舍门口的黑色宾利,熟悉的车牌,陆淮南倚在车边静静地等着她。

是陆淮南,他竟然还没走?

身边络绎不绝的人,纷纷朝他投去视线,眼里都是歆羡,却没人敢上去搭讪。

男人的气场太强了,而且看起来他似乎不大开心,脸上仿佛写着“生人勿进”。

也有大胆一点的女生特意去寝室换了成熟又漂亮的裙子,在楼下走来走去,搔首弄姿,期待得到男人的注意,但都没成功​‍‌‍​‍‌‍‌‍​‍​‍‌‍​‍‌‍​‍​‍‌‍​‍‌​‍​‍​‍‌‍​‍​‍​‍‌‍‌‍‌‍‌‍​‍‌‍​‍​​‍​‍​‍​‍​‍​‍​‍‌‍​‍‌‍​‍‌‍‌‍‌‍​。

这个男人,只有他在意的时候才会对你投注视线,不在意的时候,全世界的人在他眼里都是空气,视若无睹。

归宁调整呼吸,告诉自己没什么好怕的,这里是B大,光天化日之下,她害怕他做什么。

她迈开步伐,往宿舍门外的台阶走去。

几乎是她一出宿舍大门,男人的视线便紧紧锁住了她,目光锐利,如同一头雄狮锁定了猎物。

明明已经做好心理准备的归宁浑身一颤。

归宁咬着唇,命令自己冷静,告诉自己不能再心软,否则最终受伤的只有她自己。

下定决心后,她继续往前走,努力忽略他的存在,往学校食堂走去。

她走出了宿舍大门,脚步刚下了宿舍大门外的一个台阶,她忽然停住脚步,转身往宿舍里面跑。

她发现自己真的太没用了,尽管无数次在心里警告自己,但始终做不到忽视他的存在。

然而,在她转身之际,男人长腿一迈,长臂一伸,便将她紧紧揽进怀里。

归宁想挣扎,可他力道太大,她根本不是对手,这人来人往的宿舍门口,原本陆淮南在这里等她就是反常的行为,再加上他们这样的牵扯,太容易给他制造话题了。

归宁最终妥协了。

当她坐到他车上副驾驶的位置时,她觉得他应该是疯了。

“陆淮南,你知不知道你刚才的所作所为,外界会怎么传你?”

他是陆中集团的继承人,太多人关注他的一举一动,所以他的生活和工作,甚至与他有关的一切,他都做得滴水不漏。

可如今他竟然为了她做出这么不可思议的事,归宁甚至觉得他有点失去了理智。

面对归宁的提醒,陆淮南的状态很平静:“想吃什么?”

归宁瞪着他,对于他的答非所问非常不满:“陆淮南,你有没有听我在说话?”

陆淮南瞥了她一眼,嘴角竟然勾起了一抹笑,不知道是否他今天整个人给她一种倦懒的感觉的问题,归宁觉得他嘴角的笑带着一丝慵懒,一丝放松,是平常在他表情管理之下绝对看不见的:“我从不在意别人怎么说我。”

归宁从没见他这么笑过,心又在这时被不听话地小鹿撞了一下,小姑娘十分懊恼,懊恼她对陆淮南不经意间的撩拨完全没有抵抗力。

她咬着牙,黑着一张脸,口不择言地说:“陆淮南,你怎么这么烦,我说过你以后都不用来找我了,你忘了吗!”

她的口不择言成功让陆淮南的脸色沉了下来。

陆淮南再也没开口,车内的气氛逐渐凝固。

这一次,陆淮南带她去的不是经常去的那家餐厅,而是一家新开的。

这次是特定的包厢,与大厅分开,十分安静。

其实每次陆淮南出去吃饭都是在单独的包厢,可后来,归宁不想跟他单独在一个空间里待着,所以每次都选择在人来人往的大厅里,便也有了上次被女人搭讪的意外。

若是以前,别说被搭讪,在距离陆淮南十米内都不能有陌生人进入。

陆淮南不喜欢生人靠近,不喜欢人多的地方,是众所周知的,即使如此,偏爱僻静的他也由着她乱来,她想去大厅便去,她想去哪里,他都陪着。

可即便他如此宠着她,她竟还不知好。

自从在车上归宁说出那句话之后,陆淮南便再也没有开口,整个人的气压都很低,低到连服务生都感觉到了,站在一旁大气不敢出。

这次,向来不爱点餐的归宁拿起菜单,一个个浏览了一遍,点了两瓶红酒。

陆淮南没有阻止,只是到用餐结束,这两瓶红酒,归宁一滴都没喝到。

她帮自己倒的酒都被陆淮南喝光了。

她每倒一杯,陆淮南便替她喝一杯,看着他喝酒如喝水一般痛快,归宁最终没舍得再倒。

从餐厅出来时,陆淮南的神志还是很清晰,仿佛刚才那些酒真如清水一般。

看着越来越不熟悉的路,归宁忍不住开口说:“走错路了吧?”

身旁的男人没有回答。

“这不是回学校的路。”归宁再次强调。

陆淮南终于开口,语气里压着火气:“没说要送你回学校。”

归宁看着他,大概是他略显赌气似的语气让她有些意外。

在她的印象里,他一向都是说话沉稳,语气孤傲,没有什么事能轻易惹怒他。

归宁没说话,看着他一路将车开到了别墅。

停稳车后,陆淮南下车,绕到副驾驶座打开车门,看着坐在车上不动的她,几乎是命令式的口吻:“下车!”

小姑娘使着性子,坐着不动。

陆淮南二话不说,将她从车内扯了出来,一路将她拉着进了别墅。

陆淮南,你是土匪吗!

Part 4

站在熟悉的客厅里,用人见她来了,高兴地说:“归宁小姐回来了啊!”

陆淮南说:“帮归宁收拾房间。”

用人说:“早收拾好了,先生,归宁小姐的房间每天都按照先生的意思打扫得干干净净的,就等归宁小姐回来。”

归宁一怔,望向陆淮南。

他很平静地说:“带她上去吧。”说完便自己上了楼。

“归宁小姐,您跟我来吧。”

用人带着归宁上了楼。

卧室还是之前的老样子,只是多了几瓶鲜花,其中有单独的一瓶里面是合欢花。

用人说:“陆先生见你平时喜欢买一些鲜花放在房间里,就让我们每天都准备一些新鲜的花束摆放在房间里。”

用人说完这些,便离开了​‍‌‍​‍‌‍‌‍​‍​‍‌‍​‍‌‍​‍​‍‌‍​‍‌​‍​‍​‍‌‍​‍​‍​‍‌‍‌‍‌‍‌‍​‍‌‍​‍​​‍​‍​‍​‍​‍​‍​‍‌‍​‍‌‍​‍‌‍‌‍‌‍​。

归宁看着房间,再看看盛开的鲜花,不禁自言自语:“陆淮南,你这样又是何必?”

次日,归宁刚从浴室洗完澡出来,便听见敲门的声音。

她打开房门,陆淮南站在门外,见她头发湿漉漉的,眉头皱起:“下来吃早餐。”

“哦。”归宁应了一声。

大概是对她慢吞吞、拖拖拉拉的动作不满意,大少爷大步跨进她的房间:“把吹风机拿过来。”

归宁眨了眨眼,没动。

大少爷又重复了一遍:“吹风机。”

归宁便跑到浴室把吹风机拿了过来。

陆淮南接过吹风机,让她坐在床边,撩起她的长发便吹了起来。

归宁坐在床头,从梳妆台的镜子上能看见他的半边脸,很专注的样子,仿佛吹头发是一项很重要的工作。

“帮女生吹头发的动作很熟练啊,陆叔叔!”

陆淮南虽然跟展瑜从小青梅竹马,但还真没给女生吹过头发,不过他从小聪明,学什么都快,简单的东西更是信手拈来,比如吹头发这种事。

他不是听不出小姑娘话里的酸味,叹息一声,说:“第一次。”

面对小姑娘的时候,大少爷一点原则都没有。

归宁一愣,才明白他话里的意思,他竟然在向她解释,他是第一次给女生吹头发……

心里越发柔和了起来……归宁嘴角勾起一抹浅浅的笑。

正在吹头发的陆淮南从镜子里看见小姑娘偷偷扬起的嘴角,近日来烦躁的心情终于得到缓解。

后来,归宁答应陆淮南每周都回别墅住一天。

没有谁提出和好,成年人大概便是这样,以默契的冷战开始,以默契的冷战结束。

每个周六的清晨,在他敲响房门前,她都会提前洗好澡洗好头,等他帮她吹干。

他的时间观念非常强,每次都是七点准时敲门。

一切都这样平静而有规律地进行着,一直到学期结束,都没有任何变化。

学期结束,归宁回了家,有很长一段时间不能与陆淮南见面了,不知道他那么忙,会不会渐渐忘了她。

虽然还喜欢着他,但归宁从未再主动找过他。

对于不喜欢她的人,这点自制力她还是有的。

长假慢慢度过,她二十岁生日那天,父母照样给她举行了一个生日派对。

这样的生日派对,归宁从小开到大,早已厌倦了。

但对于父母而言,表面上是给她庆祝生日,实则也是拉近商场那些朋友之间关系的一次聚会。

每到生日这天,母亲都会精心给她准备好礼服,她小时候把她打扮成公主,长大便成为女神。

生日派对上,归宁自然是人群中的主角,当她很无聊地配合父母“表演”时,派对上来了一个令她意料之外的人。

他一出现便让全场哗然。

“天哪!好帅啊,他就是传说中陆中集团的大少爷吗?”

“他怎么会出现在我们这种小地方?他简直比电视上的明星还英俊!”

“我能嫁给他吗?”

“我觉得你飘了……”

归宁看着他一步一步淡定地朝自己走来,面对周围惊艳的眼光和议论声,视若无睹。

他永远都是那样沉着镇定,拒人以千里之外,如果不是那天在寝室见到他颓废的模样,不是那天看见他醉倒在房间里扯着展瑜的手不放开……归宁很难相信他这样的人也会因为一个人而失去了分寸。

他走到她身边对她微微一笑:“宁宁,好久不见。”

眸色漆黑,笑容很柔,却灼人明亮。

归宁没想到这男人走到她面前竟然对他露出这么撩人的笑,他的出现已经让她感觉到了惊讶,但这种惊讶她能够克制,可当他对她扬起少见的撩人笑容时,她根本无法克制。

于是陆少爷便看见小姑娘微张的小嘴巴,对他露出了万分惊讶的神色。

陆少爷对她这样的表情很满意。

对于陆淮南的出现,归朝来二人也很意外,不过惊喜倒是更多。

于是陆淮南便成为派对上的上宾。

归宁站在远处看着众人对他的众星捧月,一点醋意都没有。

她喜欢的男人,就应该是这么厉害的模样。

Part 5

趁着父母没有将注意力放在她身上时,她独自去了院子里透气。

今年的冬天没有往年那般冷,离开了暖气,站在外边,倒是有几分清凉。

远处的草地边有几个人在忙碌着什么,归宁并没有太在意。

直到有人叫道:“天哪,那边是不是着火啦?”

这一声大叫将派对上众人的视线都吸引了过来,多数人都从屋内跑了出来。

这时,天空一阵巨响,绚丽的烟花在空中绽放,然后像一条条银色的星河往下落。

“天哪!是烟花,太美了!”

天空中,无数烟花绽放,如同漫天星河,绚丽缤纷。

“生日快乐。”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归宁回头,便见陆淮南站在她身边,火光中英俊的脸依旧是她熟悉的模样。

的确是很久未见他了,原本以为自己心里的感觉已经淡了,但在看见他的那一刻,心里头所有的血液瞬间沸腾,犹如风暴席卷着她的身体,让她克制不住地想要抱他。

尤其是当他朝自己露出那个笑容时,她只想将他藏在身后,占为己有​‍‌‍​‍‌‍‌‍​‍​‍‌‍​‍‌‍​‍​‍‌‍​‍‌​‍​‍​‍‌‍​‍​‍​‍‌‍‌‍‌‍‌‍​‍‌‍​‍​​‍​‍​‍​‍​‍​‍​‍‌‍​‍‌‍​‍‌‍‌‍‌‍​。

她很庆幸自己足够理智,没有抱上去。

因为父母就跟随在他后边,归朝来笑着说:“宁宁,还不谢谢你陆叔叔,这是你陆叔叔特意给你准备的二十岁生日礼物。”

“什么陆叔叔啊,应该是陆哥哥!”徐耀青纠正道,“陆先生看起来有那么大吗?别总把跟你有生意往来的人都让宁宁喊叔叔,都把陆先生喊老了!”

“对对对!老婆大人说得对,你不这样一说,我还真没注意到这个细节。” 归朝来纠正道,“宁宁,还不谢谢陆哥哥?”

“哦。”归宁应了一声,“谢谢你啊,陆淮南。”

“嘿,你这孩子怎么回事,怎么能直呼人家名字?多没礼貌!”

听不进父母在耳边的抱怨,归宁直视着陆淮南,旁人不懂这称呼上的意义,她相信他那么聪明一定能懂。

不想叫他陆叔叔也不想叫他陆哥哥,他只是陆淮南。

“没关系。”他倒是很豁达,“人名不过是一个称呼,叫什么都无所谓的。”

归宁不开心了,他明明知道她是什么意思,偏偏却这样说,有意让他们之间的关系看起来和常人没有什么不同,她“哼”了一声,扭头便走了。

归氏夫妻见她这般又是生气又是惊奇:“这孩子今天也不知道怎么了,平时也不这样啊……”

晚上跟陆淮南不欢而散,回到家里的归宁躺在床上睡不着。

她想起那场漫天的烟火,想起在烟火下他站在自己身边的模样。

比她大十岁的陆淮南有她所没有的阅历,也有令她怦然心动的沉稳,那是她在同龄的男孩身上未曾见过的。

归宁一点不好奇自己为什么会喜欢上他。

这个男人,在陌生的城市中,照顾着她;在危险中,穿过硝烟救过她;在她二十岁生日时,给她放了一场盛大的烟火。

虽然他从不肯承认他的这些好来自他本身,而不仅仅是她父亲的请求,但是没关系,她心里知道就行。

夜深人静,归宁一直在床上睡不着。

手机屏幕忽然亮了起来。

她看过去,是陆淮南的来电。

归宁心一跳,拿着电话接起,那边是他低沉的声音:“下来。”

“……”

归宁下床,走到窗边,便看见一辆熟悉的跑车停在她家楼下。

这时候父母都已经睡着了,他来做什么?

虽然很好奇,但归宁心中还是十分高兴,以至于她披了一件外套,便轻手轻脚地下楼了。

这样看起来,像极了电视剧里,父母不同意的情侣偷偷约会。

归宁走到跑车旁边。

陆淮南已经下了车,见她穿得那么少,不太满意。

他为她打开了副驾驶座的门,催促她上车后,自己坐到驾驶座位上,将车内的暖气再调大了些。

车很快便驶离了家,归宁看着车窗外快速倒退的夜景,没问陆淮南要带自己去哪里。

却不想他一直开了一夜,她在车上犯困睡着了,醒来时,已经在陆淮南的别墅里,她正睡在他房间的那张大床上。

房间里开了一盏不算很亮的台灯,陆淮南正在沙发上办公,归宁不动声色地看了他良久。

直到他眼皮也没抬地开口:“醒了就起来。”

归宁没起来,只是趴在床上,左手撑着脸颊,好整以暇地看着他,问:“陆淮南,你是不是想我了?”

陆淮南没说话。

“不然你为什么千里迢迢地把我带到你家,还让我睡在你的房间?”

陆淮南停止了手上的动作,双眸平静地看向她。

归宁嘴角扯出一抹笑,有股子灵动撩人的意味:“你就承认啊,想我又不是什么……”

话还没说完,她便觉得头顶一道黑影压下来,唇上被印上一个吻。

蜻蜓点水般的吻,陆淮南吻过后,便说:“起来吃早餐。”

归宁摸了摸唇瓣,虽然早已没了他的温度,可那种触感徘徊在她心头,根本无法抹去。

尽管归宁平常看起来胆大包天,经常在陆太岁头顶上动土,但被人这么亲了一下,她脸上两坨红晕怎么也消散不了。她看着陆淮南,结结巴巴地说:“陆、陆淮南,你、你干、干吗亲我?”

陆淮南居高临下地看着小姑娘明明害羞到不行,还强装镇定的模样,嘴角勾起一抹浅笑,俯身,两手撑在她身体周围,将她圈在了自己的范围里,微眯着眼睛,嗓音微哑:“怎么,还想来一次?”

下期预告:

陆淮南打开驾驶座门,下了车,来到副驾驶门口将小姑娘打横抱起,往屋里走去。

明明没什么意识的小姑娘此时还没忘记占他的便宜,她双手搂着他的脖子,甜糯糯地说:“陆哥哥,我怎么就这么喜欢你呢?”

陆淮南低头看了她一眼,她眼睛本就好看,此时因为喝醉了,微微眯起,显得特别媚。

此刻的她也不需要他的回应,她搂着他的脖子,将脸贴在他的心口,静静的。

见她没再捣乱,陆淮南倒是不放心了,问:“你在做什么?”

“听你有没有心跳声啊……”

陆淮南:“……”

她听了一会儿抬起头,一根手指戳戳他的胸口:“原来你也是有心的啊,怎么心就不在我这呢?”

陆淮南垂眸看她:“别乱动。”

归宁喜欢为她煮面的陆淮南,喜欢认真工作的陆淮南,因为喜欢他,觉得什么样子的他都很迷人。即日起,发微博带话题#淮南以宁#说一说你喜欢的TA做什么事让你觉得很吸引人@魅丽七班 ,就有机会获得样书,名额三个。

下期连载详见《花火》8B。

赞 (3)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0.48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