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南以宁(六)

扫描二维码关注,回复"免费" 可获得花火/桃之夭夭/南方人物周刊/等PDF杂志下载链接


文/木子喵喵

(新浪微博:@木子喵喵的日常)

上期回顾:

房间里开了一盏不算很亮的台灯,陆淮南正坐在沙发上办公,归宁不动声色地看了他良久​‍‌‍​‍‌‍‌‍​‍​‍‌‍​‍‌‍​‍​‍‌‍​‍‌​‍​‍​‍‌‍​‍​‍​‍‌‍‌‍‌‍‌‍​‍‌‍​‍​​‍​‍​‍​‍​‍​‍​‍‌‍​‍‌‍​‍‌‍‌‍‌‍​。

直到他眼皮也没抬地开口:“醒了就起来​‍‌‍​‍‌‍‌‍​‍​‍‌‍​‍‌‍​‍​‍‌‍​‍‌​‍​‍​‍‌‍​‍​‍​‍‌‍‌‍‌‍‌‍​‍‌‍​‍​​‍​‍​‍​‍​‍​‍​‍‌‍​‍‌‍​‍‌‍‌‍‌‍​。”

归宁没起来,只是趴在床上,左手撑着脸颊,好整以暇地看着他,问:“陆淮南,你是不是想我了?”

陆淮南没说话​‍‌‍​‍‌‍‌‍​‍​‍‌‍​‍‌‍​‍​‍‌‍​‍‌​‍​‍​‍‌‍​‍​‍​‍‌‍‌‍‌‍‌‍​‍‌‍​‍​​‍​‍​‍​‍​‍​‍​‍‌‍​‍‌‍​‍‌‍‌‍‌‍​。

“不然,你为什么千里迢迢地把我带到你家,还让我睡在你的房间?”

陆淮南停止了手上的动作,双眸平静地看向她。

归宁嘴角扯出一抹笑,有股子灵动撩人的意味:“你就承认吧,想我又不是什么……”

话还没说完,她便觉得头顶一抹黑影压下来,唇上被印上一个吻。

Part 1

被圈在陆淮南双臂之间的归宁脸更红了,甚至不敢再看他。她很用力地推开他,下了床,出了卧室。

关上卧室的门后,归宁靠在门外边的墙上,手捂着胸口,只听见自己剧烈的心跳声。她想起陆淮南方才靠近她时的双眼以及撩人的声线,整个人都不自在了起来。

她懊恼地捂着自己的脸说:“归宁,你怎么这么没出息!”

不过,那一整天,归宁的心情都很好,以至于一向不爱撒谎的她,在父母打电话来问她怎么不在家的时候,她说有事提早去学校了。

实则,离开学还有一周的时间。

那天陆淮南把她带过来的时候,她什么行李都没带。

不过,陆淮南把她带到家里,自然也有了万全的准备,衣柜里都是他帮她挑好的衣服,都是适合她的尺码,也是她平常喜欢的风格。

待在陆淮南别墅的一周里,归宁哪儿也没去,早上跟陆淮南一起吃完早餐后,他去上班,她便在别墅里转悠。

陆淮南的别墅里有一个图书馆,里面满满都是书籍。陆淮南对她说,如果无聊,可以去挑书看。

除了图书馆之外,还有画室,以及各种娱乐设施,她完全不会无聊。

有天中午,归宁无意间走到别墅的大厨房,里边的人正在做东西,她走进去看了看,是各式各样、被捏成不同卡通形象的面团。

“你们陆先生喜欢吃这么可爱的东西吗?”

归宁忽然发声,把他们吓了一跳。

对于归宁的身份,大厨房的厨师们并不了解,只觉得她是个漂亮的小姑娘,便说:“不是给陆先生的,是陆先生特意为展瑜小姐做的。”

归宁说不清当时的自己是什么心情。

厨师打量了归宁一会儿,很有信心地猜测:“据说展瑜小姐是陆先生最爱的女人,也长得十分漂亮,我想那位幸运的展瑜小姐就是您吧?”

归宁没有太给面子,笑了笑,说:“错了,我不是展瑜。”

那人才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忙住了嘴。

归宁忽然便失去了兴致,图书馆也不逛了,画室也不去了,直接回到了卧室。

陆淮南晚上回来时,没如往常一般见到在客厅里迎接他的归宁。

将外套脱给用人后,他问:“宁宁呢?”

“在卧室,归宁小姐今天一下午都在卧室里没出来,不知道是不是生病了。可我去问,她说没生病。”

“今天她都做什么了?”

“去了图书馆,也去过画室,后来不知怎的,还走到了大厨房……从厨房出来后,就哪儿也没去,一直待在卧室里了。”

陆淮南皱眉:“不是让人看着厨房,其他人不让进的吗?”

“是这样的,陆先生,我以为她的身份比较特殊……”

陆淮南便不再说什么,往楼上走去,走到归宁的卧室门口。

以往未关的房门,此刻是反锁着的。

陆淮南在门口敲了敲门,里面没有反应,他便没有再继续,而是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躺在床上的归宁并没有睡着,她在赌气。

陆淮南敲门的时候,她是想去开门的。

他一定是问过了别墅里的人,知道她今天都做了什么,也自然能猜到她心情突然不好的原因。

既然知道,他在门口多待一会儿、多哄哄她、多分一点耐心给她不行吗?!

这一晚,归宁都没睡着,也没有主动去找陆淮南。

Part 2

第二天,B大沸腾了,因为B大有名的高冷女王归宁答应跟一直追求她的音乐系才子原山与交往了!

原山与是B大十分有才气的男孩,自创自编自唱的歌曲在网络上传播得十分广,他的词与曲常常能精准地打动人心,引起共鸣。

说起与归宁的相识,始于他见到归宁的第一眼,没有什么特别的场景,只是因为他那天刚好路过食堂,看见她一个人坐在角落里静静地吃着饭。

那是中午刚下课,正是食堂人气鼎盛的时候,在一片乱糟糟的场景中,她显得那么安静与干净,与四周的一切格格不入,仿佛她的四面被一个巨大的透明的盒子盖住,别人走不进去,她只在自己的世界里享受着她的美食。

于是,有一天,B大男生圈子里在谈论各自喜欢的女生,问及他时,他说:“归宁,很好。”

于是,音乐才子原山与喜欢冷美人归宁的事情便在学校传开。

那一周,陆淮南都没有动静。

直到周末的下午,归宁接到了陆淮南打来的电话,说车已经在楼下等她。

归宁哦了一声,淡漠地说:“恐怕你要白来了,我忘记告诉你,我谈恋爱了,晚上要跟男朋友约会。”

电话那头的人沉默了许久,久到归宁以为他把电话挂了,才听见他的声音:“那个原山与?”

“是啊,看样子,你已经知道了,那我就不用多解释了。”

“他不适合你。”

“那谁适合我?不过,你说得也对,谈恋爱这种事当然要交往过才知道适不适合,所以我们现在已经开始约会了 ……”

嘀……那边的电话直接挂断了。

归宁瞪着被挂掉的电话,气恼地将手机丢到了一边。

不一会儿,寝室的门被撞开,归宁未来得及回头,便看见陆淮南一阵风似的来到自己的跟前,二话不说强势地将她拽出了寝室。

归宁想过他会生气,却没想过他会如此生气,可惊讶之外伴随而来的是喜悦。她看着他拽着自己的手穿过女生寝室的一扇一扇门,看着门口的女生羡慕又吃惊的眼神,也许明天她们又会在学校里传她奇奇怪怪的八卦,但那又有什么关系?!只要他在,一切外在的因素都变得不重要了​‍‌‍​‍‌‍‌‍​‍​‍‌‍​‍‌‍​‍​‍‌‍​‍‌​‍​‍​‍‌‍​‍​‍​‍‌‍‌‍‌‍‌‍​‍‌‍​‍​​‍​‍​‍​‍​‍​‍​‍‌‍​‍‌‍​‍‌‍‌‍‌‍​。

陆淮南开着车,一路将她带回别墅。一进门,他便静默地看着她,表情在灯光下晦暗不明:“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但我不希望你糟践自己……为了气我,随便找一个男人就说和他在一起。”

“我想要什么,你都能给我?”归宁根本不关心其他,她只在意他的前一句。

“是。”

“我一直想要的,你不可能不知道。”

“宁宁,不要这么倔,现在这样的状态不好吗?”

“现在这样的状态?”归宁问他,“什么状态?你一边对我好,让我误解自己在你心里有多重要,然后那个什么展瑜一出现,我就从天堂被踩到脚底这种状态吗?”

“这跟小瑜无关,不要扯到她。”

归宁看着他一脸护着展瑜的模样,便知道,她猜对了。

陆淮南的确是在意她、重视她的,但相对展瑜而言,她只是排在他心里第二的位置,只要展瑜出现,他的心里便再也没有她的位置。

归宁忽然便对这一切都失去了兴趣,说道:“你送我回去吧。”

聪明如陆淮南,此刻也想不到她心里所想,更想不到,就在前一刻,他已经被她放弃了。

他问:“今天就在这里住。”

“我要回寝室。陆淮南,我觉得累了,我不要再喜欢你了,我放过你,你也放过我吧!”归宁这话说得特别平静,看他的眼神陌生又排斥。

这样的眼神让陆淮南十分不喜欢。

他说:“我不允许你这样。”

“你不允许?”归宁笑了,“你凭什么不允许?!陆淮南,你要我一直喜欢你,你能给我什么?连喜欢我,你都不敢承认!”

“承认有这么重要?!”陆淮南说,“只要我一直对你好,你想要的时候,我都陪在你的身边,这样还不够吗?”

是啊……承认喜欢她有那么重要吗?

无数次,她都在心里这样问自己。

她喜欢他,他对她那么好,什么都依着她,为什么她仍旧无法满足?

以前她不懂,后来她才明白,这从来不是承不承认的问题,而是他心里有其他女人的影子,他无法将那个人忘记。

“如果我说,我不喜欢展瑜,我不想你跟她见面和来往,你可以答应我吗?”

“不行!”陆淮南利落又干脆地拒绝。

他甚至连犹豫一下都没有,没人能撼动展瑜在他心里的位置。

“看吧,陆淮南,你说你能给我很多,但是,你究竟能给我什么呢?只要有展瑜,你随时都会被打回原形,你什么都给不了我!算了,你不送我,我自己走吧……”她转身便要往外面走。

她走到门口时,身后忽然传来一股巨大的力道,她的背撞到门背上狠狠地痛了一下。

她还没回神,便被他压着疯狂地吻了下来。

Part 3

归宁这才闻到他身上的酒精味,他是喝了酒的,不知道喝了多少,也许是很多,才能让他如此失控,连给她挣扎的机会都没有。

归宁最初的反抗和挣扎,在他的强势中慢慢软了下来。

因为,她听到他在耳边说:“归宁,我是喜欢你的。”

归宁一怔,陆淮南却没给她说话的机会,吻再次落了下来。

最后,当躺在床中央,归宁看着玻璃外的夜空时,脑海里跟B城的天气一样,被浓郁的雾霾遮住,氤氲又朦胧。

可当他停下来,努力控制自己不再去碰她,沙哑的声音中都是懊悔时,她抱着他,对他说:“我不后悔,陆淮南,只要是你,我都不会后悔。”

这句话摧毁了他最后一丝理智。

关于那晚的记忆,归宁是矛盾的,因为她的身体很疼,可心很暖,记忆中的他是那么温柔,令她原本坚定地想要离开他的心,又塌成一片一片的。

不知不觉,到了元旦,大街小巷都充满了喜气,×酒店的大堂也用各种元旦的彩饰装饰了,到处都是新年的气息。

跨年的那一晚,是陆淮南陪归宁度过的。

陆淮南本来为她订了一家餐厅庆祝,但被她拒绝了,她希望两个人静静地度过。

结果,真的是两个人静静地度过。

那天,归宁躺在陆淮南的大床上用平板电脑追剧,不远处,他在沙发上处理公务。

到了十二点,两人像有默契一般,同时抬头说:“新年快乐!”

随后,他们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好傻啊……很久之后,归宁回想起那时的场景,像陆淮南那么稳重的男人,这应该是他这辈子做得最傻的事吧。

可谁又知道,当时的她心底有多么甜蜜。

元旦的最后一天,陆淮南答应空出半天时间陪她,她想做什么,他都陪着她。

早上,陆淮南先去了公司,下午打电话喊她下楼。

早已准备好的归宁匆匆下楼,便看见不远处陆淮南立在车边接电话。

他今天穿的是她早上帮他挑好的深色大衣与长裤,以前她便知道他腿长,可看久了,仍旧想要感叹一句真的很长啊。她再对比了一下自己的腿,明明从小也被别人喊到大的“白长直”,在他的对比之下就逊色了一点。

陆淮南接电话,归宁便站在一旁欣赏他,直到“小瑜”二字传进她的耳朵里,她嘴角扬起的笑才渐渐垮了下来。

陆淮南对着电话那头的人说:“好,我马上过来。”

挂了电话,他看着站在旁边的归宁,她什么话都没说,直接上了车。

陆淮南见她坐在副驾驶座上,眼眸微沉,回到了车上。

车子发动之后,陆淮南说:“抱歉,宁宁,今天我不能……”

“你要去找展瑜?我跟你一起去。”归宁打断他,“你说过,你今天下午的时间都归我,我允许你去找她,但你必须带上我。”

陆淮南显然不愿意:“可不可以换个时间?”

“不行​‍‌‍​‍‌‍‌‍​‍​‍‌‍​‍‌‍​‍​‍‌‍​‍‌​‍​‍​‍‌‍​‍​‍​‍‌‍‌‍‌‍‌‍​‍‌‍​‍​​‍​‍​‍​‍​‍​‍​‍‌‍​‍‌‍​‍‌‍‌‍‌‍​。”

她干脆地拒绝。

陆淮南没吭声,归宁甚至感觉到周身的气温降了不少,但她一点也没表现出害怕的样子,微昂着下巴,一脸倔强的模样。

看吧,陆总,这就是你宠坏的小姑娘。

如果里邦在场的话,他心里一定是这样想的。

最后,陆淮南带着归宁来到市里一家很有名的小酒馆。

小酒馆十分有格调,每天只招待十人,超过了,即使客人出双倍的价钱,都闭店不迎客。

据说小酒馆的老板身份神秘,又有大背景,所以,小酒馆根本不以盈利为目的,只为了老板高兴。

小酒馆的服务员看见陆淮南来了,一副松了一口气的模样:“陆少,您总算来了,再不来,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跟您交代了。展小姐一直在灌酒,程只怎么劝都没用。”

陆淮南抿着唇,脸色看起来很不好,径自大步走到里边。

路过大吧台,走到里面第三个隔间,归宁便看见展瑜坐在里面,一杯接着一杯喝酒,身边的程只正在劝她不要再喝了。

Part 4

展大小姐从小恣意妄为的程度不亚于归宁,对于程只的软言劝阻根本不听,甚至伸手挥开了她,却不料,挥到桌子上的酒瓶,酒瓶倒在桌子上,发出哐当的声音,里面的液体倾倒而出,她猝不及防,只来得及站起来。

归宁只觉得耳边一阵旋风忽然掠过,一个少年将程只扯过,酒瓶砸在地上发出清脆的碎裂声,程只吓了一大跳,如果少年晚来片刻,那瓶子便砸的是她。

程只偷偷瞥了一眼少年晦暗的脸色,没敢说话。

倒是另一个服务员轻叫了一声:“老板,你来了!”

少年没什么反应,只皱眉看了一眼程只身上被液体淋湿的衣服,面上十分不开心,扯着她往外走,路过陆淮南的时候,说了一句:“管好你的女人!”

“站住!”陆淮南忽然呵斥了一声那个少年。

少年停住脚步,归宁这才发现少年在眉宇之间与陆淮南有些相似,不过,比起他,少年身上多了几分这个年纪该有的少年感以及浑身上下慵懒的痞气。

少年转过身,和陆淮南有着一张不分上下的俊美的脸上透着一股邪气:“怎么了啊,小舅舅,你自己的女人都顾不上了,还来管我啊?”

归宁没想到,这个少年竟然是陆淮南的外甥!

陆淮南的言语里带着警告:“陆执,这个星期,我要听到你去B大报到的消息,否则,你知道后果。”

那个叫陆执的少年轻哼了一声,带着程只走了。

没想到,这家在B市出名的小酒馆竟然是陆淮南的小外甥开的,难怪没人敢惹。

归宁看着浑然不知身在何处的展瑜。发生了这一系列的事,展大小姐倒像没事人一般,依旧在灌酒。

陆淮南大步走过去,将她手里的啤酒瓶拿过,皱着眉;“别喝了!”

归宁挑挑眉,忽然同情起陆淮南来了,他年龄也不大,怎么整天不得不像个家长一样,不仅要替别人管女儿,还要管自己的小外甥,这会儿又要替展家劝疯狂喝酒的千金别喝酒。

归宁瞧他那样也不顾上自己,于是环顾四周,发现这个隔间很大,在展瑜对面便有一个空位,她坐在那儿,跟服务员要了二两小酒。

酒上桌之后,归宁便坐在那里喝酒,一边看着陆淮南阻拦展瑜喝酒。

看了一会儿,她才知道展瑜在陆淮南的弟弟陆泽漆那受了委屈,跑来哥哥陆淮南这里找安慰了。

这是第一次归宁这么近距离地打量展瑜,她之前便发现展瑜有江南女子那样小家碧玉的感觉,此时哭起来,梨花带雨,令人好生怜爱。

据说,陆淮南和展瑜是青梅竹马,身边有个这么柔弱惹人疼爱的小姑娘,我们的陆少爷动了凡心也不奇怪。

归宁就这样一边喝着小酒,一边看着他们俩。待展瑜哭得睡过去之后,陆淮南才发现坐在对面的归宁以及她桌子上摆着的六七瓶清酒。

清酒这东西味道好,但度数也不低,六七瓶的度数足够滴酒不沾的归宁醉得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

可小姑娘看着他的眼神分外清明,一双乌黑的眼睛,一眨不眨地凝视着他。

陆淮南起身,将睡着的展瑜打横抱起,大步走了出去。

归宁坐在位置上一动不动,眼睛又眨了眨。

归宁其实也不是滴酒不沾,归朝来喜欢喝酒,小时候她跟着归朝来出去吃饭的时候,一群大人聚在一块喝着白酒聊天,其他小孩子都聚在一起玩,唯独她坐在归朝来的旁边,静静的,看起来有那么一点不合群。

她瞧见归朝来杯子里的白酒,很好奇这酒的味道有什么好,竟能让父亲整天都喝,于是趁着大家没注意,端起他的杯子,将里面的酒一饮而尽。

结果,她足足睡了三天三夜。

自此以后,归朝来便不允许她喝酒。

此刻,喝了七瓶酒的归宁感觉自己还没有完全丧失理智,只不过脑袋有点沉。

她清醒地知道陆淮南抱着别的女人走了,把她一个人丢在这儿……

她眨了眨眼睛,正要起身离开,一个黑影便出现在面前。

Part 5

归宁抬头,看见陆淮南站在她的面前,看起来是挺平静的,但她分明能感受到他眼神里强压住的怒火。

归宁舔了舔干涩的唇瓣,歪着头问他:“陆淮南,你干妈这么凶神恶煞地看着我?我发现你真的挺偏心的,是不是要我像展瑜那样哭哭啼啼的,你才会疼我?”

说完,她拿起面前的清酒,正要喝。

陆淮南将她手上的清酒抢过,没让她喝着。

归宁也不生气,拍拍自己身边的沙发:“陆淮南,你坐。”

仰头见他没动静,小姑娘用力地拍了拍身边的沙发,语气也变得重了起来:“你坐啊!”

陆淮南忍了忍,在她的身边坐下。

归宁从他手上拿过清酒,倒了一杯酒放在他的面前,自己拿着清酒的小酒瓶:“来,陆淮南,跟我喝几杯。”

陆淮南没动,归宁笑了笑,没再说什么,自己仰头喝了起来。

喝完之后,她擦了擦嘴巴,看着那清酒的瓶子,青花小陶瓷,做工精美细致:“陆淮南,你以为我想喝酒吗?原本今天应该是我们第一次约会,可是,我不得不坐在这里喝酒,你却连陪我喝一杯都不愿意。”

陆淮南看着小姑娘通红的一双眼睛,格外委屈,不知触动了他的哪根心弦,他端起酒杯喝了下去,随后叫来服务员要了一壶解酒茶。

茶上了之后,陆淮南往杯子里倒了一杯:“酒也喝了,喝口茶缓解一下,否则,明天起来你会头疼。”

归宁看着他,乖乖地哦了一声:“你喂我啊,陆哥哥​‍‌‍​‍‌‍‌‍​‍​‍‌‍​‍‌‍​‍​‍‌‍​‍‌​‍​‍​‍‌‍​‍​‍​‍‌‍‌‍‌‍‌‍​‍‌‍​‍​​‍​‍​‍​‍​‍​‍​‍‌‍​‍‌‍​‍‌‍‌‍‌‍​。”

那一声“陆哥哥”喊得软绵绵的,让人无法抵抗……

陆淮南又开始偏头痛了,他处理过工作上很多棘手的事情,连展瑜,他都能轻易搞定,可偏偏面对眼前这个小姑娘,他却总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他拿起杯子,递到她的嘴边。

归宁眯了眯眼睛,看着他如葱如玉般的手,吧唧一声,在他的手背上亲了一口,然后傻傻地笑了起来:“你的手真好看!”

陆淮南:“……”

他觉得额头隐隐作痛,耐着性子哄着她:“喝吧……”

“嗯!”归宁小嘴巴对着杯子抿了一口,皱了皱眉,可怜兮兮地看着他,“烫!”

陆淮南拿到嘴边轻轻吹了吹,再递给她,眼见着小姑娘抿了一口,然后一口气喝完了。

喝完后,她用小舌头舔了舔唇,一双眼睛湿润润的、剔透玲珑,分外好看。

陆淮南将杯子放在一旁,对她说:“我们该走了。”

“哦。”小姑娘这次倒是很乖,站了起来,只不过,她喝多了,脑袋很晕,整个人都是晃晃悠悠的,刚走了第一步,整个人便东倒西歪地跌回了沙发上。

她揉了揉眼睛,委屈巴巴地看着陆淮南:“哥哥,我头晕……”

陆淮南伸手将她从沙发上拉了起来,小姑娘顺势靠在了他的怀中,见他没有推开自己,心里很愉快。

陆淮南扶着归宁走出小酒馆,外面已经停好了一辆车,她的脚步忽然顿住了,她想起方才他抱着展瑜出去,此刻展瑜是不是也在这辆车上?

归宁皱了皱鼻子,不想跟展瑜坐同一辆车!

陆淮南垂眸,见她站在原地不动,便知道她在想什么了:“车上没人。”

归宁因为他破天荒的解释,诧异地抬头,便瞧见他已经松开了她,径自往车里走去,一副她爱上不上的模样。

归宁知道他这是不自在了,毕竟堂堂陆中集团的大少爷,向来都是说一不二,从没向别人解释过什么。

他第一次经历这种事情,归宁还是能理解的。

她扬了扬嘴角,歪歪扭扭地迈着小步子,打开副驾驶的门,坐了进去。

上车之后,归宁才发现头真的很晕,她靠在座椅上,皱着眉很难受的模样。

陆淮南见了,从后排座位上拿了一瓶水给她:“喝点水,靠着睡一会。”

归宁接过水喝了一口,然后乖乖地靠在椅背上睡着了。

车子平稳地开在公路上。

回到别墅时已经是半小时之后了,归宁没有睡得太熟,一直浑浑噩噩的,半睡半醒之间,甚至还迷迷糊糊地听见陆淮南接了个电话,好像是跟展瑜有关的……

车子停在别墅时,归宁睁开了双眼,她的脸上透着粉红,一双眼睛很是迷离,却水润润的。

陆淮南问她:“好点了没?”

归宁迷迷糊糊地摇摇头,又点了点头。

陆淮南觉得这小姑娘是彻底没有什么意识了,他打开驾驶座的门,下了车,来到副驾驶门口,将小姑娘打横抱起,往屋里走去。

明明没什么意识的小姑娘此时还没忘记占他的便宜,她双手搂着他的脖子,甜糯糯地说:“陆哥哥,我怎么就这么喜欢你呢。”

陆淮南低头看了她一眼,她的眼睛本就好看,此时因为喝醉了,微微眯起,显得特别媚。

此刻的她也不需要他的回应,她搂着他的脖子,将脸静静地贴在他的胸口。

见她没再捣乱,陆淮南倒是不放心了,问:“你在做什么?”

“听你有没有心跳声啊……”

陆淮南:“……”

她听了一会儿,抬起头,单手指戳戳他的胸:“原来你也是有心的啊,怎么心就不在我这呢?”

陆淮南垂眸看她:“别乱动。”

“你求我呀!”归宁眯起眼笑,“陆哥哥,你求求我呀!”

她说话的语调软绵绵的,笑意盈盈,双瞳如蒙了一层水雾,婉约可人。

陆淮南低头看她,墨色的双眼幽深绵长。

正要说话,陆淮南忽然抬头。

被他抱在怀里的归宁明显感觉到他僵直的身体,她眨了眨眼睛,顺着他的视线看去,便看见站在楼梯口盯着他们看的展瑜。

上市预告:

里邦离开后,陆淮南便看见坐在对面的归宁撑着下巴认真地望着他,一双黑瞳如水,润泽透亮。

陆淮南淡定地吃着盘子里的食物,平静地问:“看什么?”

“看你啊。”归宁撑着下巴说,“没想到陆叔叔发起脾气来那么吓人。”

归宁想了想,又问:“那刚刚在警察局,你明明那么生气,为什么只凶了我一下就不凶我了?”

陆淮南放下刀叉,用纸巾擦了擦嘴巴,才抬眼看她,一双眼睛如星空般深邃神秘。

沉默片刻,他才缓缓地对她说:“怕对你太凶,把你吓哭。”

连载到这里结束了,想知道归宁和陆淮南之间还会发生什么故事吗?想知道陆淮南什么时候才能认清自己的心吗?敬请期待《淮南以宁》上市吧!

赞 (3)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0.49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