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归来是诗

扫描二维码关注,回复"免费" 可获得花火/桃之夭夭/南方人物周刊/等PDF杂志下载链接


“你是不是叫食用盐?先前那姑娘说,如果有个丑丑的男生跟我说起她,就让我把这个盒子给他呢​‍‌‍​‍‌‍‌‍​‍​‍‌‍​‍‌‍​‍​‍‌‍​‍‌​‍​‍​‍‌‍​‍​‍​‍‌‍‌‍‌‍‌‍​‍‌‍​‍​​‍​‍​‍​‍​‍​‍​‍‌‍​‍‌‍​‍‌‍‌‍‌‍​。”

文/声声慢 新浪微博|@声声慢mio

作者有话说:所有的坚持努力和善意都不会被辜负的,就像我高考失利回去复读的朋友,就像我不放弃的写稿之路,我们的执着追求,终会有所收获​‍‌‍​‍‌‍‌‍​‍​‍‌‍​‍‌‍​‍​‍‌‍​‍‌​‍​‍​‍‌‍​‍​‍​‍‌‍‌‍‌‍‌‍​‍‌‍​‍​​‍​‍​‍​‍​‍​‍​‍‌‍​‍‌‍​‍‌‍‌‍‌‍​。送给你们,一个爱穿汉服的、对植物成瘾的小姐姐和一个自恋温柔的小哥哥​‍‌‍​‍‌‍‌‍​‍​‍‌‍​‍‌‍​‍​‍‌‍​‍‌​‍​‍​‍‌‍​‍​‍​‍‌‍‌‍‌‍‌‍​‍‌‍​‍​​‍​‍​‍​‍​‍​‍​‍‌‍​‍‌‍​‍‌‍‌‍‌‍​。

又是一年好风光,跳跃在大街小巷,寻找你的模样,熙熙攘攘,纸鸢随风飘扬,只为一缕香。

【01】粉杏交领上襦,黛色栀子柔裙

式永岩加入校记者协会的第一个任务,是去采访江大学子皆知的活招牌——觅香餐馆的老板。大一刚来,觅香餐馆就风靡各大新生院群,据闻,它的火爆不仅在于其手艺绝好,更重要的是这家店的老板“很特别”。

式永岩也曾几次特意在觅香餐馆外打量过,木质建造的餐馆占据着巷子的一隅,面积不大,却精致异常。外墙缠绕着四季翠绿的爬山虎,小篱笆边栽着一丛弯着腰的水仙和野菊花,时常有些小花猫调皮地躺在草地上,对着过往的学生喵喵撒娇。

只是,可惜,式永岩却一次都没有看见过老板的真容。

不过,他猜测,但凡是开小餐馆的,估摸也是油烟满面、大汗淋漓的疲惫形象。

去往觅香餐馆的路上,式永岩美滋滋地规划着系列采访过程,先前他已了解不少创业者的心路历程与脆弱的心理的资料,如果此番他能从老板口中套取到不为人知的故事,那么,他就可以向主编交上完美的答卷。

可是,等见到觅香餐馆的老板时,他才发现自己错得有多么离谱。

虽然式永岩去时不是饭点,可在店内和厨房都看不到人,那就十分奇怪了。此时的日光透过楼梯口投在后厨的地上影影绰绰,他顺着旋转木梯走到二楼天台,裤腿就被突然扑过来的胖花猫咬住,顿时吓得不知所措。

“白酒呀,都说是舔,不是咬,跟你说了多少遍?!怎么就教不会呢。”一道慵懒的声音传来,胖花猫神奇地嗷呜一声,乖乖地松口。

他抬头,不远处,仙气十足的汉服女生拿着小剪刀矮着身子拨弄着冬瓜藤架下的韭菜,几个小冬瓜在她头上随风飘扬。

式永岩的第一个反应是,走错地方了。

他刚想道声抱歉就走,没料到汉服女生却直起身子,抱起胖花猫,目不斜视地从他身旁走过,留下一股独特的韭菜气味。

她站在楼梯上拧着猫耳朵朝他懊恼道:“吓到了吧?也不知道它学的谁,老是喜欢和颜值低的男生亲近,真是不好意思呢。”

饶是因为长相从小被人吐槽,式永岩此刻仍有些介意,不着痕迹地瞪了她一眼。

略显狭窄的厨房里,洁净的大理石台边,开水在锅里咕咕地抗议,女老板专注地把案板上的韭菜切断,黛色的汉服柔裙随着她的动作左右轻跳,裙摆口珠络缠绕的栀子刺绣点点,她不时挑着几根韭菜逗着窗台上垂涎着盆里的鱼的胖花猫,笑得很是开怀。

式永岩觉得自己对餐馆老板的固有认知受到了挑战。

“我不接受采访的,回去吧。”待女老板今瑶心满意足地坐在餐桌前吃着午餐,式永岩友好地向她表明来意。

“为什么?你放心,我不会乱写的,”式永岩道,“而且,我保证不会打扰到你原来的生活。”

今瑶舀了一口鲜蛋花韭菜汤挑眉:“对我来说,你本身就是一种困扰了。”

式永岩沮丧地垂下头,他的经验不足,之前并没有考虑过采访者拒绝采访的情况。

气氛一度沉闷,好一会儿,今瑶才皱着鼻头看他:“算了,如果你可以在这里当一个月的服务员,我就勉强同意接受你的采访吧。”

就这样,式永岩成了觅香餐馆的临时服务员。

【02】浅绿对襟薄上襦,片式穿孔紫褶裙

“开门前,你要先去播放《觅香》,菜单在歌词里。”

式永岩发现,今瑶这个人看着柔弱仙气,其实骨子里懒得很。

觅香餐馆是无服务员、无纸质菜单的,并且规定每个饭点只接十个订单。但是,顾客显然很清楚这家店老板的性格,店门刚开,他们就自发地去斟茶倒水,跑到点餐窗口,朝里喊一声要吃的菜后,就坐下来玩着手机安静地等待。

等闹铃一响,他们就会到窗口张望递出来的是不是自己点的菜,上菜迟了,也不闹,仿佛为了美食可以容忍一切。他们熟练的动作让闲暇无事可做的式永岩目瞪口呆。

“你不亲自出来收钱,就不担心他们赖账吗?”式永岩问。

彼时的今瑶蹲在天台菜圃里拾掇着她那些宝贝,白了他一眼:“他们都是学生,很乖的。”

式永岩拿小铁锹铲土的动作一顿,为她的天真感到无语。他下午有课要上,走的时候,她把手背到身后,直勾勾地看着他:“闭着眼睛过来呀,送你个礼物。”

后来,式永岩是带着怒气走的。

他满怀热情地期待着新老板会送他什么,结果睁开眼就看到满手的小花椒。偏生今瑶丝毫没有领悟出他嫌弃的表情,开心道:“等了这么久,终于成熟了!”

式永岩觉得她讲道理的时候挺精明的,但有时候又很傻气。他闻着扑面而来的辣椒味儿,看着拇指般大的红、黄、绿色的小花椒,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所以,他决定无视身后她的小声嘟哝。

“泡辣椒是真的很好吃的,你走的时候,我可以送你一瓶啊。”

社团的活动策划很多,式永岩忙得焦头烂额,在觅香餐馆待的时间越来越少,今瑶也没有太大意见,反正平时需要他的地方也不多,加上她本身也是一个无所事事的人。

式永岩发现她特别喜欢那些小植物。不用做菜的时候,他时常看见她坐在小凳子上,手上忙个不停,有时逐一给整排的多肉植物松土浇水,有时候从花盆里摘来各色花草,摆弄着插到小瓶子上,再缠绕着一圈亮亮晶晶的led小灯,整个店被她装饰得像家那么温馨。

他倒是从来都没有听她讲过家庭。

接到今瑶的电话时,式永岩刚好下课,窗外大风呼啸,雷声轰鸣,今年的最后一场台风来势汹汹​‍‌‍​‍‌‍‌‍​‍​‍‌‍​‍‌‍​‍​‍‌‍​‍‌​‍​‍​‍‌‍​‍​‍​‍‌‍‌‍‌‍‌‍​‍‌‍​‍​​‍​‍​‍​‍​‍​‍​‍‌‍​‍‌‍​‍‌‍‌‍‌‍​。他连续熬夜做策划已经严重睡眠不足,准备等下回宿舍后就早早地睡觉。

“食用盐,你现在可以过来一趟吗?”电话那头带着哭腔询问。

食用盐的称呼是今瑶私自取的。那时她在提前准备椒盐九肚鱼的食材,用盐、沙姜粉等腌制九肚鱼的时候,饶有兴趣地朝着旁边打下手的他揶揄:“食用盐,式永岩?哈哈哈,白酒有伴儿了。”

她站在调味架前,宽大的围裙似乎也挡不住内里裙头浅绿的绣球花,她别有心机地在腰间系个小小的荷包,也不知里面盛着些什么,转身的时候,声音清脆极了,即使她未施脂粉,式永岩也觉得脸颊微微发热。

而此时,顶着台风天气出来的他,为今瑶提出的请求感到火气噌噌地往上冒。

今瑶急切地帮他套雨衣,可因太急,反而不得章法,式永岩的头发被她扯得生疼:“天,天台的菜圃架子倒了,压坏了很多我刚种下去的新菜和蔷薇!我一个人弄不来,你和我一起把它弄好,可以吗?”

连日的疲惫让式永岩无比烦躁,他压着火气扯下雨衣:“你知道外面多大雨吗?”

“可是,雨还要下很久很久的,如果不搭好架子,压到小菜上面,它们会很疼的……”

式永岩知道,今瑶爱植物成瘾。前天看见她傻乎乎地和菜圃里的蔬菜对话时,他还惊讶了好久。她对着刚摘下来的西红柿满脸安慰:“小红不疼,我给你弄个美美的鸡汁土豆泥拼盘!”

思及此,式永岩认命地套上雨衣,跑到天台上修架子去了。

台风天气让本就黑漆漆的巷子更加冷清,邻舍窗子投来的微弱光亮根本不能为他们照明,所以,今瑶不得不拿着手电筒打光,于是,式永岩修架子的难度更大。

等到终于搭好架子,两人身上的雨衣早已脱落,衣服上也沾满黏腻的泥巴。式永岩洁癖发作,恨不得马上冲回宿舍来洗个热水澡。

走的时候,他回头看了一眼今瑶,只见她宝贝似的朝那棵折了腰的蔷薇花心疼:“糟了,糟了,可能要给你打石膏了。”

他忽然觉得好像整晚的火气也烟消云散了。

【03】交领上袄琵琶袖,片式深橘马面裙

很不幸的,式永岩感冒了。

一整个星期,他都和口罩形影不离。而罪魁祸首今瑶却站在一旁毫无愧疚之心地挖苦他体质虚,直到他拿斜眼横她,她才不情不愿地去厨房煮了一碗姜葱绿茶。

他早就看清楚今瑶的本性,只要和植物无关,她才不会管那么多呢。

周末的时候,式永岩便开始和今瑶谈论她的发家史。大多时候,她都是十分配合的,只是当问及和家庭成员有关的问题时,她就会缄默不语,陷入自己的小世界里。

渐渐地,他意识到,这个问题是颗炸弹,是不可以提起的。

式永岩的专业课程作业较多,所以,他经常会把课本拿到觅香餐馆去做。今瑶近些日子迷上了十字绣,整日不知疲倦地看教程视频,然后兴致勃勃地买来材料,扬言要做绣一个十字绣闹钟裱在店里。

她的绣法并不熟练,而且一开始就贪心地想弄混针绣,结果功夫不到位,时常委屈巴巴地被针戳到手指,眼睛像是要钻到绣布里去,式永岩得一边看书,一边留心她的动作。

这天,他如常地在觅香餐馆看微积分书,今瑶也在旁边忙碌,只是她的十字绣还没绣到十分之一。

例题有些难,他在稿纸上演算很久,才恍然大悟,方抬头,就捕捉到今瑶匆匆收回去的目光,他的嘴角微微扬起,心情莫名有些轻快。

然而,当今瑶第五次悄悄看他的时候,他终于顶不住啦。作为一个单身男青年,被如此灼热的视线缠绕着实是一件很不好意思的事情,所以,他清清喉咙:“你……看我这么多次,是不是突然觉得你当初说错了,其实我还是挺好看的?”

今瑶被吓一跳,红着脸微微反驳:“才,才不是看你!”

“不看我,难道你是在看我的书吗?”

今瑶被噎得说不出话,不自觉地将目光落到书本上,式永岩正好注意到这个细节。

他挠挠头看着今瑶,今天的她穿了一件深橘色的马面裙,上袄繁复的绣花与点点淡妆呼应,更衬得她微红的耳朵十分突兀。

式永岩一直觉得,今瑶安静的时候,有种温婉的美。

片刻,他把微积分书放到她的前面,示意她光明正大地看。

“我、我看不懂的。”

“哪里不懂?你指出来,我看看。”

之后的一个小时里,式永岩惊叹万分。据他了解,今瑶应该是高中毕业就出来开觅香餐馆的,可是,奇怪的是,她竟然对三年前学的高中知识对答如流。

老师都欣赏好学生,看到今瑶一副好好学习的模样,式永岩也忍不住倾囊相授。

那以后,今瑶手上的十字绣就变成了教科书,每当式永岩去觅香餐馆上班时,她就会献上水果拼盘,然后理直气壮地搬出练习题让他教。

因此,式永岩心情美丽的时候会特意把一些教科书落在觅香餐馆里,今瑶就会心照不宣地汲取知识。

再后来,他便向班里的女同学借了学生卡,然后带着今瑶去体验江大宏伟的图书馆,他在自习室里做作业,她就跑去看植物类的图书。

两人的关系拉近不少,式永岩隐约有些喜悦。唯一让他不甚满意的大概就是,今瑶似乎更加重视她那些花草瓜菜了。

【04】暖粉对襟上襦,渐变高腰襦裙

“喂,你看后窗口边站着的女生好漂亮啊,不过,怎么看着有点儿眼熟呢?”

教授讲课太快,式永岩正埋头抄笔记,听到舍友的声音,也没有多大反应:“你认真听课吧,老是东张西望,漂亮的女生都是别人的,劝你不要想太多。”

“不是!是真的很眼熟啊,毕竟学校里穿汉服的小姐姐也不多,就是不知道人家是不是来等男朋友的。”

式永岩的笔尖一顿,朝窗外看去,瞬间大惊失色。

教授正全神贯注地板书,于是,他在舍友的掩护下偷偷从后门溜了出去,把门外鬼鬼祟祟的女生拖到走廊尽头:“你怎么会在这里啊?”

今瑶得意地晃晃手上的书:“我以为你在上这门课,怕你没课本,就给你送来啦。”

“那为什么没有发信息叫我出来?!”他蹙眉,“还穿着汉服,你就不能低调点吗?!”

闻言,今瑶本来愉快的心情转化为委屈:“哪里没有发信息,我打了很多个电话给你好不好,但是,你都没有接听!还有,我不穿汉服,难道还要特地换身衣服再出来吗?”

“我……”

真是不识好人心,今瑶越想越气愤,直接转身就跑走了。

式永岩愣在当场,手指覆在脸上,拇指和无名指压着突突的太阳穴,他自己也想不明白,为什么听到舍友夸她的话后,心里会有一种控制不住的烦闷情绪。

在图书馆查完资料出来已经接近九点,他方才走的时候,情不自禁地晃去植物类图书库借了一本《植物大全》。他想起今天上午回到教室后看到的十五条来电记录,一时间,百感交集。

式永岩虽知今瑶不是斤斤计较之人,但既然是自己不在理,哄人还是要的​‍‌‍​‍‌‍‌‍​‍​‍‌‍​‍‌‍​‍​‍‌‍​‍‌​‍​‍​‍‌‍​‍​‍​‍‌‍‌‍‌‍‌‍​‍‌‍​‍​​‍​‍​‍​‍​‍​‍​‍‌‍​‍‌‍​‍‌‍‌‍‌‍​。想到这里,他的步子莫名轻快许多,他几乎可以想象到今瑶捧着《植物大全》时脸上的笑靥。

可他没有料到,自己会遇上这一幕。

夜晚的天空被薄雾笼罩,星星和月亮躲在云层里。

几米远的觅香餐馆大门前,今瑶急切地抓住陌生男子的手臂,嘴巴一张一合地在说着什么,因为距离太远,式永岩听得不大清楚,但从她的神色不难看出,男生对她很重要。

可男生满脸不耐,最后竟然不顾今瑶的絮絮叨叨,强行夺过她手中的银行卡,转身匆匆迈进昏暗的深巷中。

直到男生消失在转角处,今瑶才肯收回视线。

式永岩站在路灯下,以为今瑶肯定会看见自己,所以他根本没有上前打招呼,哪知道她低着头忧心忡忡地进门,把他忽略得彻底。

他站在原地兀自生气,脑海中不断浮现着陌生男子的身影,两人间的熟稔让他心生不快。一直以来,今瑶都没有在他面前提起过家人,既然不是亲人,那么,就只剩下一个答案了……

式永岩一连两日心情不爽,连带着周围也一片低气压。

今瑶对他的态度更是感到莫名其妙,闹别扭的第二天早上,式永岩沉着脸递给她一本《植物大全》,之后便是相顾无言。

恰逢学院举办烹饪大赛,作为式永岩舍友的班长思索良久,偷偷地给他报了名。

当式永岩接到学院通知时,一切已成定局。

“我们班的代表就是你啦,而且,你不是在做一个餐馆老板的采访吗,这个烹饪大赛是要请外邀嘉宾的,刚好可以和老板熟络感情,省得你整天在这里生闷气。”

事关班级荣誉,式永岩不敢造次。他再次回到觅香餐馆时,今瑶在院子里削土豆,光溜溜的土豆在她手里仿佛有了生命,削皮声和着她偶尔低哼出来的民谣,动听得不输枝丫上的鸟鸣。

“我要参加烹饪大赛,你,你做我的外邀嘉宾吧。”约莫是被此刻今瑶的柔和脸色所感染,抑或是她垂到地上的渐变高腰裙被花猫拱着显得无比温情,式永岩忽略心底那股别扭开口。

今瑶把一个未削的土豆滚到他的脚边:“好啊。”

消除冷战的两人,又恢复了平素的默契。

可惜,式永岩生来便无掌厨的天赋,只能对着厨具、食材头疼,尽管他有个厉害的老师,但做出来的菜式还是难以下口。

在又一次浪费黄焖辣子鸡的食材后,今瑶认命地拿着两个颜色不同的菜椒朝他闷闷开口:“算了,复杂的菜,你做不好,那就做简单的吧。”

式永岩欣然同意,经过他们的一番争吵,最后终于敲定菜式的名称“绝代双椒”。

【05】紫藤坦领上襦,淡黄桂花褶裙

大抵是这届学生的烹饪水平都不是太高,式永岩的爆炒青红花椒竟然进入了决赛。

决赛前一周依旧是那恼人的最佳人气大厨投票环节,式永岩一贯不热衷这种投票,可是看到班里同学热情投票的壮举后,他也忍不住发了朋友圈。

今瑶是第一个转发投票的人,她的文字配图也很符合她平日的形象,只是式永岩看着那句“这是我徒弟呢,必须支持”,心里忽地萌生了强烈的胜负欲。

想起近些日子的反常,式永岩隐约顿悟自己对今瑶的感情,即使他不想承认,她对他的情绪的影响却是不可忽视的。

偶尔,他的脑海里会浮现那晚陌生男子的身影,那种感觉就像含着裹了蜂蜜的龟苓膏,甜腻之后尽是苦涩。

然而,投票进行到倒数第二天的时候,式永岩被远远落后于他的第二名反超了,众人心急难耐,直到投票截止,也未能改变结果。看着朋友们强颜欢笑地安慰他,他觉得很失落。

决赛当天中午,今瑶把他叫去了觅香餐馆。他以为她要像电视剧里的那样临时交代一些必胜秘方,整个人都兴奋无比,谁知道她端着两碟菜让他品尝。

“你觉得哪个比较好吃?”

“红烧狮子头吧……”他道,红烧狮子头是他反超对手参赛的菜式。

今瑶的视线闪躲着,空调的风吹过坦领边缘的紫藤花,似乎带来阵阵花香:“所以呢,人要有自知之明,你没得人气奖,也没什么好伤心的啦。”

那天的餐馆里循环播放着歌曲《觅香》,远处传来汽车的鸣笛声,巷子口有孩童在追逐打闹,他只听得见心底的浪花将自己淹没的声音。

他想,这次真的要完了。

后来,式永岩凭借“绝代双椒”获得季军。颁奖那天,今瑶作为他的亲友团坐在前排看着他接过红通通的荣誉证书,开心得想站起来在原地跳支舞。

刚好那段时间学院接受了大学城的某所民办本科学校文化交流的邀请,于是出席的机会正好落在烹饪大赛的十强上。

学校不远,因为这所学校的食堂师傅烧得一手好菜,所以,式永岩有时也会和舍友一起过来这边吃,但因其价格过高,不少人望而却步。

开完交流会后,一行人准备去食堂吃饭,式永岩一眼就看到帐篷下站着的热情推销的男生,可不正是那晚和今瑶争执的男生吗?!

他问道:“主任,你们在搞活动吗?”

“哈哈,对啊,那边的孩子在参加品牌销售大赛,学生自己承担前期成本,销售额前三可以获得奖金呢。”

闻言,式永岩有些怒不可遏。他还记得那晚男生把今瑶的银行卡抢去的样子,尽管平时今瑶没有在他面前抱怨过辛苦,可是,这么年轻就独自一人开餐馆的女生能有多轻松?!

交流会结束后,式永岩脱离大部队跑到帐篷下,二话不说就揪着男生的手臂质问:“你把自己女朋友辛苦赚来的钱拿去参加销售大赛合适吗!”

男生显然被吓蒙了,回过神后,拖着他走到一旁低声解释。

式永岩这才知道,原来他是今瑶的弟弟。

当式永岩问他为何会参加营销大赛的时候,男生支支吾吾,顾左右而言他,谈及父母的时候,更是默不作声,和他姐姐的反应一模一样。

“你别告诉我姐,她老爱操心的。”

【06】折扇牡丹对襟上衣,宝蓝八破交窬裙

误会解开后,所有的事情都变得美好起来。

式永岩甚至忘了来觅香餐馆的初衷,随着对今瑶愈加深入的了解,他逐渐发现她对学习的满腔热爱。

偶尔他会为她心疼,分明年龄相仿,她的背上却肩负着沉重的责任。

周末空闲时,他也不活跃在社团中了,租了一辆小汽车载着今瑶去邻市的花鸟市场淘了许多宝贝。

今瑶的兴致颇高,蹦蹦跳跳地走遍偌大的市场,熟练地和老板砍价,逗得前来买花的叔叔阿姨开怀大笑​‍‌‍​‍‌‍‌‍​‍​‍‌‍​‍‌‍​‍​‍‌‍​‍‌​‍​‍​‍‌‍​‍​‍​‍‌‍‌‍‌‍‌‍​‍‌‍​‍​​‍​‍​‍​‍​‍​‍​‍‌‍​‍‌‍​‍‌‍‌‍‌‍​。

“学校里的传言果然信不得,你一点都不高冷,反而很随和、很可爱。”式永岩感叹。

今瑶手上的动作没有停,宝蓝色的交窬裙与一旁的勿忘我交相辉映:“那是我对你好!”

“胡说,你刚刚和叔叔阿姨他们也聊得很开心。”

今瑶挑了三支葱郁的富贵竹,拿报纸包起来,低低地道:“因为他们亲切得很像我的父母呀,我没有和你说过吧,他们三年前去世了。”

式永岩没有想到,今瑶第一次提起家庭,是以这样的方式。

立冬悄悄过去,南方的四季并不分明,只是校道两旁的小叶榕上的鸟叫声淡了许多。

今瑶的汉服渐渐收了起来,穿上羽绒服和牛仔裤的她,活脱脱一个江大的新生。随着采访截稿期越来越近,式永岩对她的情愫慢慢也掩饰不住了,偶尔两人的对视都会让他的心脏扑通扑通地乱跳。

舍友告诉他,近水楼台这种东西,要懂得珍惜。所以,他觉得,不久后的感恩节便是一个绝佳的契机,为此,他参照多方经验,制定了一个小小的计划。

感恩节那天晚上,式永岩按照计划准备约今瑶去游船。彼时,学校西门后的长大街熙熙攘攘,聚集了周围几所高校的学生,无数商贩的脸上笑容高挂,热闹非凡。

式永岩在心底默默地表扬自己,如此好时光,必定会成功!突然,走在他右侧的今瑶不知道看见什么,毫无预兆地朝前方的小商贩奔去。

今瑶跑到摊位前,看着面前埋头忙碌着装凉果的男生,好一会儿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今粤,你在这里干什么呢?”

式永岩坐在觅香餐馆的餐桌上,不知道要怎么办了,此刻,他的对面坐着今家姐弟俩。如果忽略他们紧绷的脸,他会以为这是很平常、很温馨的家庭聚会。

今粤似乎忍受不住姐姐的沉默,于是怒气冲冲地朝对面的式永岩低吼:“你不是说过要给我保密的吗?!”

“你还怪别人,我不是说过你不用想这些,你只要好好学习就行了吗?!你为什么就是不听呢?!”式永岩还来不及开口,今瑶就道,“还要骗我说借钱给同学看病。”

式永岩第一次看见今瑶这样的神情,她的脸上弥漫着化不开的悲伤,像落叶那样无助。

“你老是这样逞强,三年前考上江大不去报到,却要逼着我去读民办学校。我都说了,我已经长大了,可以自己挣生活费,谁要你这么辛苦啊,你回去读书不好吗!”

这场家庭聚会最后是以今粤的愤怒离去收场的,后来式永岩才知道,今粤参加营销大赛是为了得到两万块的奖金,可惜他的销售策略不太好,导致他不仅没得到奖金,还不得不出来卖完滞销的凉果。

今粤曾偷偷告诉过他,其实今瑶高中的时候成绩非常好,只是后来家庭的变故让本该无忧无虑的女孩一夜间长大。

那晚,式永岩准备的节目不了了之,人有时候大概就是这样子的吧,错过了当初的一腔孤勇,再次重拾,便需要更大的勇气。

直到为期一个月的采访结束,他和今瑶的关系都没有进展,而且他隐约觉得,自从那晚和今粤的争吵过后,今瑶沉默的时间似乎更长了。

【07】承蒙你出现,够我欢喜很多年

元旦前一天的跨年很是受学生的重视,校记者协会今年准备去山上露营。

式永岩交上去的采访稿获得了季度优秀好文章,江大很多学生因此知道了独特的年轻汉服女老板,时常有学生组队跑到觅香餐馆和今瑶分享汉服心得,式永岩一度担忧会给她造成困扰。

不过,显然是他担心过头了,今瑶和学生相处得非常融洽呢,昨天他还目睹了她忽视他的眼神,执意添加其他男生为好友。

对此,今瑶觉得自己真是无辜极了,那时她只是单纯地觉得式永岩瞪她的可爱神情说不出地让她心动,故而不自觉地应承那个男生罢了。

可是,聪明如她,特意不去解释,因为她觉得自己是时候看清彼此的心了。

跨年那天很快到来,社团原计划是下午五点出发,然而,在下午三点的时候,突如而来的一条消息,打乱了式永岩所有的安排。

今瑶发了一条朋友圈,大意是她打算和朋友去看邻市的跨年演唱会,无奈被爽约,然后在线求搭档。式永岩顿时乐不可支,其实他本来也想约她的,但是不敢开口。

式永岩想起近来今瑶添加的男生,强烈的危机感促使他立刻发消息让她删除这个邀约。但是,她一直都没有回复,他焦急难安。

看着那条张扬的邀约一直没有消失,式永岩以为自己的网络不行,于是一把夺过舍友的手机开始两边刷。然后,他就发现了不对劲。

他转头询问舍友:“你刚刚有刷到今瑶的消息吗?”

“没有啊,她超级低调的,好久没见她发了。”

式永岩明白了,这是一条只对他可见的朋友圈。

原来,动心的不止他一人。

复习周的时候,式永岩把觅香餐馆当成了自习室,偶尔,今瑶翻看他做好的历年真题,会兴高采烈地指出他试卷里的错误,骄傲着昂起的下巴,似在惋惜着她错过的大学时光。

大一上学期结束后,便是漫长的寒假,今瑶回家那天,式永岩送姐弟俩到高铁站,适逢假期,高铁站挨肩叠背。可是,他看着远处并肩前行的两道身影,忽然顿悟亲情的可贵。

临检票的时候,今瑶忽然一个劲儿地跑回他的跟前,像是森林里乱窜而来的麋鹿,眼里有着淡淡的困惑与不安:“食用盐,你说一个人想继续追求不属于她的东西,是不是很可笑啊?”

“不,她很勇敢呢。”

今瑶笑了,眼底的光汇聚成了漫天星河。

寒假,今瑶没有和式永岩说过话,开学后,式永岩就被告知,觅香餐馆换了老板。

刚开始的时候,他尝试联系过今瑶,可得到的永远都是忙音,去今粤的学校找他,才知道原来今瑶决定回去参加今年十月份的成人高考。

再后来,他某天经过觅香餐馆时,鬼使神差地进去吃了一顿饭,新老板是个爽朗的中年妇女,和她交谈的时候无意间提起今瑶,老板娘若有所思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去到柜台前给他拿来一个礼盒。

“你是不是叫食用盐?先前那姑娘说,如果有个丑丑的男生跟我说起她,就让我把这个盒子给他呢。”

礼盒里是一瓶泡好的辣椒和一张写着“等我”的明信片。

承蒙你出现,够我欢喜很多年。

编辑/叉叉

赞 (2)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1.29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