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你也很可爱 围堵可爱的他2(二)

关注公众号 : Bucee雜誌館 , ID : buceezzg 免费下载《花火》《逃之夭夭》......PDF杂志

<台灣電子雜誌電子書下載>

主持人/颜小二

今年清明节的时候,我认识了一个超级萌的作者​‍‌‍​‍‌‍‌‍​‍​‍‌‍​‍‌‍​‍​‍‌‍​‍‌​‍​‍​‍‌‍​‍​‍​‍‌‍‌‍‌‍‌‍​‍‌‍​‍​​‍​‍​‍​‍​‍​‍​‍‌‍​‍‌‍​‍‌‍‌‍‌‍​。

跟她说第一句话的时候,我正在爬山,两个人聊得根本停不下来,最后手机都没电了​‍‌‍​‍‌‍‌‍​‍​‍‌‍​‍‌‍​‍​‍‌‍​‍‌​‍​‍​‍‌‍​‍​‍​‍‌‍‌‍‌‍‌‍​‍‌‍​‍​​‍​‍​‍​‍​‍​‍​‍‌‍​‍‌‍​‍‌‍‌‍‌‍​。

这段时间,这个小可爱每天都会给我发个消息​‍‌‍​‍‌‍‌‍​‍​‍‌‍​‍‌‍​‍​‍‌‍​‍‌​‍​‍​‍‌‍​‍​‍​‍‌‍‌‍‌‍‌‍​‍‌‍​‍​​‍​‍​‍​‍​‍​‍​‍‌‍​‍‌‍​‍‌‍‌‍‌‍​。

“编编,你今天准备做什么呀?”

我每天的回复不一样,大概就是:

“准备想书名呀。”

“准备想文案呀。”

“准备看稿子呀。”

“准备发宣传微博呀。”

……

刚开始,我以为她是想了解编辑的生活,后面她告诉我,她忙着每天给我改备注。

从“努力想书名的颜小二”到“今天颜小二是想文案的一天”,最后改得多了,直接变成了“颜小二每天都很忙”。

不得不说,真是个小机灵鬼呢。

上期回顾:

夏啾啾为了帮助同学顾岚,发生了意外,害怕的她当时就想,如果江淮安在就好了,他一定不会让别人欺负她。

她想着想着,江淮安真的来了。

江淮安看着头发乱糟糟的她,心疼不已。

他替她梳理好头发后,说:“你看,我一不在,你就受欺负了吧?”

夏啾啾点了点头,认真地说:“是啊,你不在,我可害怕了。”

文/墨书白

(新浪微博:@晋江墨书白)

看着夏啾啾的样子,江淮安是理解的。他第一次觉得宋哲是好兄弟,也是他们第一次共患难的时候。

江淮安不忍打扰夏啾啾的这份欢喜,却还是忍不住提醒:“事情已经发生了,没有办法,以后你们遇到这种事不要冲动,你先顾好自己,这种时候就别上去了……”

夏啾啾听到这话,扭头看向江淮安,有些诧异:“为什么?”

“我是为你好,”江淮安压着性子,慢慢道,“你知道他们这些人没完没了,万一他们再找你怎么办?”

“为什么会没完没了?”夏啾啾不能理解,“我们已经报警了。”

“你们伤得很严重?”江淮安抬眼看她,神色冰冷,“还是她们年满十八岁了?啾啾,你知道为什么很多人这辈子要努力吗?”

说着,江淮安往上指:“不是为了什么梦想,而是为了离开自己原有的阶层,离开那片沼泽。

“如果这世界是青青草原,那么有些人脚下是草,有些人脚下是泥,有些人,脚下就是爬都爬不上来的沼泽。大家在各自的圈子里,一般情况下互不侵犯。你好好学习,你站在陆地上,那些人就不会招惹你。可一旦你一只脚踏进了沼泽里,他们就会拼命把你也拖拽下去。”

江淮安语调平静,却让夏啾啾感受到一种从骨子往上蹿的寒冷。过去她的生活很简单,三点一线,人生最大的挫折,也就只是个沈随。江淮安说的一切离她太遥远,她明白,却不能理解。但是她骤然意识到,顾岚的人生比她想象的更难。

“总该有办法……”

“有是有,”江淮安叹了口气道,“可她要走出来,就得有壮士扼腕的心。这过程太危险了,啾啾,你答应我,无论怎样,先保护好你自己,可以吗?”

夏啾啾没说话,只是看着江淮安。

“如果是你,”夏啾啾抿了抿唇,艰难出声,“我今天也会选择冲上去的。”

江淮安没有说话,而且轻轻地笑了。

“所以,”他回头,看着夏啾啾,“你当初对我好,今天对顾岚好,未来还会对别人好。”

“夏啾啾,你真是一个,心地善良,温柔可爱,到处拯救他人,为社会做出巨大贡献的好姑娘啊。可是不好意思,”他内心咕噜咕噜地冒着酸水,酸涩得连他说话都没办法保持理智,“我不是你这样的人,对我来说,你的安全重要太多了。”

两人说话的时候,顾岚从走廊另外一边走过来,这时江淮安才察觉顾岚的存在。他们都不知道顾岚在走廊待了多久,所以都有些尴尬,沉默着没说话。

过了好一会儿,顾岚先开口:“回去吧?”

闹了这么一出,大家都有些累了。说话间,夏元宝带着何琳琳赶了过来,看见夏啾啾,何琳琳急得冲上来上下打量了很久。

江淮安看见夏啾啾家里人来了,便自觉离开了。顾岚也没多说什么,跟着江淮安一起走出去。

走到门口时,顾岚叫住了他:“江淮安。”

江淮安顿住步子。

顾岚平静地说:“我不会给她添麻烦。”

江淮安没说话,片刻后,他自嘲道:“关我什么事?”

关他什么事,他算得上是她的谁呢?他就像夏啾啾救的一只小狗,夏啾啾给他抓了一把狗粮,就不能给其他猫猫狗狗送粮了?

没有这样的道理的。他没什么不一样,只是,他曾经以为自己不一样。

江淮安那些纠结纷乱的情绪,夏啾啾是不能理解的。她应付了爸妈后回到家,已经是深夜,群里安静无声,她想了想,终于还是给江淮安发了一句:“晚安啦。”

然而这次,江淮安没有回复她。她以往一贯有效的撒娇手段,似乎没有起到作用。夏啾啾有些不开心了,她握着手机,憋了半天,然后把手机往枕头下面一塞,没再继续跟他说话。

第二天早上,夏啾啾到教室后,有气无力地和顾岚打了一声招呼:“早​‍‌‍​‍‌‍‌‍​‍​‍‌‍​‍‌‍​‍​‍‌‍​‍‌​‍​‍​‍‌‍​‍​‍​‍‌‍‌‍‌‍‌‍​‍‌‍​‍​​‍​‍​‍​‍​‍​‍​‍‌‍​‍‌‍​‍‌‍‌‍‌‍​。”

顾岚垂着头,没有说话。

夏啾啾愣了愣:“你怎么了?”

“没什么。”顾岚淡淡道,“我要画画,你别打扰我。”

夏啾啾点点头,她知道顾岚画画的时候从来不喜欢别人吵自己。夏啾啾坐到座位上,扭头朝江淮安的教室看过去。他们都坐在窗户边上,她一扭头就能看见江淮安。

清晨的光还带着寒意,穿着白衬衣的少年靠窗坐着,正低着头写卷子,眉目俊朗又英俊。

夏啾啾静静地瞧着,心跳快了一些,她慌忙收回视线来,不敢再看。

早上浑浑噩噩地过去了,一如平日一样普通。到了下课,夏啾啾以为江淮安会像以前一样出现,却发现教室外面没有人。

武邑收拾了书,同夏啾啾说:“夏啾啾,我有事先走了哈。”

说着,武邑就跑了出去。夏啾啾呆了呆,她想问武邑中午大家不在一起吃饭吗,却发现武邑已经跑远了。

她想了想,在群里发了信息,却没有人回她。

夏啾啾坐在位子上,骤然有些失落。她已经习惯了每天中午和这么一群人打打闹闹在一起吃饭,今天他们突然就像全消失了一般,让她觉得很不习惯。

顾岚在旁边画着画,察觉夏啾啾没动,抬头问:“你不去吃饭?”

“我找不到人。”夏啾啾趴在桌上,声音低落,“我以前都是和江淮安他们吃饭的,今天江淮安没来找我,也没人和我说去哪里吃。”

顾岚听到这话,放下笔,一直没说话。

好一会儿后,她似乎是下定了决心,站起身:“我陪你吧。”

“真的?”夏啾啾抬起头来,满眼诧异。随后迅速反应过来,赶忙说:“谢谢!我请你吃饭,你千万别介意啊。”

顾岚轻笑,她抬手将头发捋到耳后:“夏啾啾,你对人好的方式,还真有够委婉的。”

夏啾啾被直接揭穿,有些不好意思。顾岚垂下眼眸,平淡地说?:“夏啾啾,有话就直说,我没你想的那么敏感。

“你想帮我,我知道。我不是那些分不清好歹的人,你愿意帮我,我感激,如果有必要,我也不会推辞朋友的帮助。可是你得告诉我你想做什么,昨天的事,我不想有第二次。”

提到昨天,夏啾啾立刻低头认错:“是我莽撞。”

“我不想给你添麻烦。”顾岚的声音平淡,“你也不要给我添麻烦。”

“嗯……”

夏啾啾的声音低低的,她突然觉得有些累。但她无法为自己找借口,做错了就是做错了,她抿了抿唇,认真道:“对不起。”

顾岚没说话,片刻后,她抬起手,搭在夏啾啾的肩上:“你是我的朋友,我不介意。”

“我们是朋友了?”夏啾啾抬起头,眼里闪着诧异。

“对啊,我们是朋友了。”顾岚轻笑,她转身往外走去,“走吧,我们去吃饭。”

“好!”夏啾啾兴奋地起身,“我带你去外面吃麻辣烫,我馋了很久,感觉肯定很好吃!”

两个女孩子手挽手高高兴兴地往校门口走的时候,江淮安正在一家湘菜馆里。早上宋哲给江淮安发了信息,说中午他做东,在学校门口的湘菜馆请大家吃饭。

江淮安进了饭馆,一眼就看到了宋哲那一桌,所有人都到了,就夏啾啾不在。

他皱了皱眉头,立刻察觉到不对,拿出手机看了一眼信息,看见夏啾啾询问中午吃饭地点的信息。

“你没和夏啾啾说?”江淮安抬头看向宋哲,旁边的杨薇也有些诧异。

宋哲夹着菜,不耐烦道:“对。”

“你什么意思?”江淮安冷着脸。

宋哲吃着菜,平静地说:“没什么,就是看她不爽。她喜欢管顾岚就管,那就别和咱们一起玩了。”

听到这话,杨薇皱起眉头。

江淮安盯着宋哲,好半天,终于说:“你给杨薇出气也不是这么出的。”

宋哲瞬间炸了,猛地抬头:“我不是给她出气,我这不是为了你吗!”

“我怎么了?”江淮安嗤笑,“我被打了,我惹事了?夏啾啾对我好好的,我怎么了?”

宋哲憋了一口气,有什么话差点脱口而出,却又忍了回去,最后说:“算了,不说了,先吃菜,晚上再叫她。”

江淮安没说话,站起身就要往外走,宋哲见状出声:“你去哪儿?”

“她一个人吃饭不习惯​‍‌‍​‍‌‍‌‍​‍​‍‌‍​‍‌‍​‍​‍‌‍​‍‌​‍​‍​‍‌‍​‍​‍​‍‌‍‌‍‌‍‌‍​‍‌‍​‍​​‍​‍​‍​‍​‍​‍​‍‌‍​‍‌‍​‍‌‍‌‍‌‍​。”江淮安的声音很平静。

宋哲在他身后嘲讽:“别忙活了,你以为你不在,人家大小姐就找不到人陪着吃饭了?没了你还有沈随,没有沈随还有顾岚,你算老几啊?”

这话扎在江淮安的心上,让他的眉毛皱得紧紧的。

宋哲朝武邑扬了扬下巴,示意他也去劝江淮安:“菜都上了,别忙活了。”

江淮安没理会他,提步往外走。

武邑刚站起来,突然说:“咦,那不是夏啾啾吗?”

听到这话,江淮安扭过头去,从落地窗往外看,夏啾啾挽着顾岚的手,两人高兴地走进一家麻辣烫店,丝毫没有他以为的失落和不习惯。

江淮安抿了抿唇。

宋哲顿时笑了起来:“瞧我怎么说的。”

江淮安没说话,回到桌边,低头开始吃饭。

宋哲一边吃一边说:“行了,没什么难过的。这姑娘不行,就是爱找事。你说顾岚和咱们什么关系啊,大家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那种出身的人多少都有点毛病……”

话没说完,杨薇突然站了起来。

宋哲被吓了一跳,抬头问:“你做什么?”

杨薇没说话,她平静地说:“我吃完了,先走了。”

宋哲往旁边的碗里看了一眼,杨薇几乎没吃,他还要说什么,杨薇已经直接往外走去。

宋哲冷笑了一声:“走就走,还以为我会留你?”

杨薇没回头,僵着背,迅速下了楼,然后……一头扎进了那家麻辣烫的店。

武邑坐在窗边看着,激动地喊:“老宋,杨薇果然是骗人的,她就是想吃麻辣烫了!”

宋哲和江淮安一脸无语。

真羡慕这种天真无邪的男人。

杨薇进店的时候,夏啾啾正和顾岚在选食材。杨薇突然出现在她们后面,淡淡地说:“我要金针菇,加进去。”

夏啾啾吓了一跳,回头看着杨薇,愣了愣:“你怎么在这儿?”

杨薇轻轻一笑,笑容仿佛经过刻意训练一般,优雅得挑不出半分错处。

“来陪你吃饭啊。”杨薇温和地开口,看不出丝毫和别人争执过的痕迹。

夏啾啾欢快地笑了,一时忘了继续追问杨薇为什么会在这里,她笑着说:“这家麻辣烫可好吃了,你也喜欢吧?”

“嗯,”杨薇点头,“是啊,我们这种人,喜欢吃点麻辣烫怎么了?”

说话间,宋哲和江淮安在楼上吃完了。回去的路上,武邑还在纠结,那麻辣烫有这么好吃吗?

江淮安和宋哲板着脸,两个人都没说话。

憋了半天,宋哲终于忍不住了:“我就说那个顾岚不是什么好人。”

江淮安冷笑:“不是说是为我出头的吗?”

宋哲皱眉:“这哪儿跟哪儿?”

“你自己心里清楚。”江淮安轻飘飘地吐出一句,然后和宋哲打了招呼,就分开回去了。

回了教室,江淮安时不时看一眼夏啾啾的位置。一点半的时候,她和顾岚吃得饱饱的,打打闹闹地回了教室。

夏啾啾回到教室后,就开始做卷子,做了一会儿题,她皱起眉头,江淮安看见她拿起卷子起身。

江淮安心里也不知道怎么的,突然放松了一些。以往这种情况,夏啾啾一般都会来找他问问题。

江淮安坐在教室里,等着夏啾啾过来,然而等了好久,夏啾啾还是没来。他皱了皱眉头,觉得有些不安,便到处张望,想看看夏啾啾到底在哪里。

结果一个晃眼,江淮安发现夏啾啾在沈随的班上!

沈随的教室在夏啾啾的隔壁,夏啾啾去问题,倒也无可厚非。

江淮安觉得心里有什么东西在爬,他低下头,憋了半天,终于没忍住,发了一条信息给夏啾啾:“你跑去问沈随问题了?”

过了一会儿,夏啾啾回复:“嗯。”

“为什么找沈随问?”

为什么不是找他?少年人的心思,如醋海翻滚。

夏啾啾很快回复:“他数学很好啊,去年拿了奥数的全国冠军呢!”

江淮安感觉自己快要心肌梗死了。

拿奥数了不起?

数学好了不起?他……

江淮安想着,猛然想起来,当初他为了夏啾啾,没有去奥赛组。

他突然有些委屈和不甘。他付出了那么多,为什么不能做夏啾啾的独一无二呢?对夏啾啾来说,他为什么不能与众不同呢?

他没回复信息,满脑子都在想,凭什么,凭什么?

江淮安向来是行动派,这样想了,不甘心了,他便会付诸行动。于是他干脆起身,也分不清是赌气还是认真,直接走到了数学组。

在数学组办公室门口等到快上课,他才看到罗佑。看到罗佑的第一眼,他就站直了身子。

“罗老师,”他平静地开口,“我想问,我现在还能进奥赛组吗?”

江淮安没进奥赛组,一直是罗佑觉得很可惜的一件事。

数学讲天赋,没天赋的人,付出十倍努力,或许也只是一个“不过如此”,比如夏啾啾。而有天赋的人,只需要灵光一闪,就能举一反三,比如江淮安。

罗佑一直关注着江淮安的成绩,看一次感慨一次,这样偏科的苗子,最适合走奥赛的路子。如今江淮安自投罗网,罗佑当然不会放过他,当天下午就让江淮安去了数学组开始训练。

“你来得晚,不过刚好赶上了报名截止的时间,”罗佑带江淮安去数学组,一边走一边说,“今年你可以先试一试,能拿个奖是最好的,拿不到也没关系,今年就是一个预热。”

说着,罗佑带着江淮安进了数学组的培训课室,打开教室门后,罗佑拍了拍手道:“来,我介绍一个新队员,以后他就是你们的战友了​‍‌‍​‍‌‍‌‍​‍​‍‌‍​‍‌‍​‍​‍‌‍​‍‌​‍​‍​‍‌‍​‍​‍​‍‌‍‌‍‌‍‌‍​‍‌‍​‍​​‍​‍​‍​‍​‍​‍​‍‌‍​‍‌‍​‍‌‍‌‍‌‍​。”

罗佑侧过身,让江淮安走进来。

进去之后,江淮安第一眼就看到了沈随。

沈随有些诧异,他不知道江淮安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罗佑和沈随招了招手,随后跟江淮安介绍:“这是我们竞赛组的组长,高三(1)班的沈随,去年拿了国奖的,你们认识一下。”

江淮安面色平静,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沈随却先笑了起来:“罗老师,我认识他,他是我的朋友。”

听到沈随这么说,罗佑明显很高兴:“你们这些数学好的就该在一起多交流,开拓一下思路和解题方法。既然认识就好办了,最近你带着他多熟悉一下。”

“行,包在我身上。”沈随点头,随后朝着江淮安温和地说,“你和我坐一桌吧。”

江淮安没说话,他盯着沈随,片刻后,他慢慢笑起来,笑容明朗又灿烂:“谢谢师兄了。”

不知道为什么,沈随突然觉得有点冷。

江淮安和沈随坐在一桌,刚坐下,就有人用笔戳了戳江淮安的后背。

江淮安扭头,发现是杨薇。

“你怎么来了?”杨薇皱着眉头,有点不太理解。

江淮安笑了笑:“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啊。”

杨薇明显不信,但也没有多问。

江淮安去了数学组,夏啾啾是不知道的。她坐在教室里等着,等了一会儿没见江淮安来,她就收拾了东西,自己站起来。

顾岚明显察觉情况不对,她皱起眉头问:“江淮安呢?”

夏啾啾摇了摇头,垂头丧气地收拾着书包。

顾岚想了想,有些明白了:“是不是因为你和我玩,所以他不和你玩了?”

“不是。”夏啾啾果断开口,认真地说,“和你没关系的!”

顾岚却不信,她站起身,冷静地说:“我去找江淮安谈一谈。”

夏啾啾吓得赶紧拉住顾岚,拉了半天却没拉回来。

顾岚和她一路拉扯着到了江淮安的班级门口,询问之后,发现江淮安真的早就已经走了。于是,夏啾啾也没必要拖住顾岚了,却显得更沮丧了。

顾岚静静地陪着她,她知道夏啾啾不开心,却也不知道怎么劝慰她。两人一起回到教室里,夏啾啾收拾东西准备去上补习班,顾岚忍了又忍,终于开口:“要不,我和你去撸串吧?”

“啊?”夏啾啾抬头。

顾岚想了想,认真地说:“就两个小时,撸串容易让人开心,咱们买了奶茶,再去吃烤串,心情很容易就好起来了。”

“好!”夏啾啾点点头,“走,咱们去吃烤串。”

(下期连载详见《花火》10A。)

赞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