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河星辰都知晓

扫描二维码关注,回复"免费" 可获得花火/桃之夭夭/南方人物周刊/等PDF杂志下载链接


失而复得的喜悦让他眼眶发热​‍‌‍​‍‌‍‌‍​‍​‍‌‍​‍‌‍​‍​‍‌‍​‍‌​‍​‍​‍‌‍​‍​‍​‍‌‍‌‍‌‍‌‍​‍‌‍​‍​​‍​‍​‍​‍​‍​‍​‍‌‍​‍‌‍​‍‌‍‌‍‌‍​。原来,能和朝思暮想的人重逢是一件那么美好的事情​‍‌‍​‍‌‍‌‍​‍​‍‌‍​‍‌‍​‍​‍‌‍​‍‌​‍​‍​‍‌‍​‍​‍​‍‌‍‌‍‌‍‌‍​‍‌‍​‍​​‍​‍​‍​‍​‍​‍​‍‌‍​‍‌‍​‍‌‍‌‍‌‍​。

作者有话说:

以前我常常在网上见到“喜欢就要说出口”“余生很短,爱你就现在”之类的话,似乎很有道理​‍‌‍​‍‌‍‌‍​‍​‍‌‍​‍‌‍​‍​‍‌‍​‍‌​‍​‍​‍‌‍​‍​‍​‍‌‍‌‍‌‍‌‍​‍‌‍​‍​​‍​‍​‍​‍​‍​‍​‍‌‍​‍‌‍​‍‌‍‌‍‌‍​。然而,爱情并不是生活的全部,因为珍贵,所以谱写;因为美好,所以颂扬。

互相喜欢尚且有很多阻碍,对于有的人来说,成为一个被别人喜欢的人已经是艰难。余生很长,我想慢慢行走。愿你浮生洞察世事,磊落天真。一切所遇,欢迎光临。

新浪微博/@三文鱼没有梦想 文/三文鱼

1

从会议室出来的陶熙凌看上去像一棵脱了水的豆芽菜。她瘫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一想到下班之后还要参加日语培训就更加疲惫。

陶熙凌所在的公司计划拓展海外市场,主要针对东亚地区,于是日语补习便在公司里如火如荼地开展了。

陶熙凌在心里发牢骚,时间一到,还是准时地出现在了教室门口。

一个身材高挑的男生正站在讲台上,往黑板上写着什么。

“Hi(你好),你是我们的日语老师吗?”陶熙凌走过去跟他打招呼。

男生转过身来,漆黑如墨的眼睛直直地对上陶熙凌,陶熙凌看着他好看的眉眼,心脏在那一刻仿佛忘记了跳跃。

“哇,这个小老师看起来好年轻呀。”陶熙凌的同事及时赶到,解救了一时说不出话来的她。

“各位漂亮的姐姐好,我叫江墨森,是新来的实习生,日语专业,以后大家互相学习。”江墨森笑容可掬地说。

平时为工作所累的女同事们一个个精神焕发,看来,和江墨森熟悉起来还需要不少时间,陶熙凌偷偷地逃离了现场。

在茶水间喝完了一整杯奶茶之后,陶熙凌终于准备回教室看看。刚走到半路,她忽然想起自己的包包被忘在茶水间了,只好折回去拿。

她一打开门,江墨森就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陶熙凌愣了一下,立刻绽开笑脸:“好巧呀,小江老师。”

江墨森却像是没有见到她一样,扬着下巴,安然自若地喝着咖啡,和之前在教室里谈笑风生的样子判若两人。

“让一下好吗?”陶熙凌见江墨森不动,便轻轻地把他往旁边推了推。

啪的一声,江墨森手里的玻璃杯掉到了地上,四分五裂。

陶熙凌看着一脸冷漠的江墨森,转身就走。

江墨森终于不再板着脸,开口叫住陶熙凌:“你又要不负责任地逃走吗?”

“我去洗手间拿拖把。”陶熙凌说。

当陶熙凌扛着拖把来到茶水间的时候,休息室门口又被围得水泄不通。

陶熙凌忍不住感叹:生活在男女比例严重失衡的公司,真是不行啊!

陶熙凌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挤进去,把地面收拾干净。

“小江,你是社大的,那和熙凌是校友呀。快叫声学姐来听听。”烫着大波浪的露露已经问到了江墨森就读的大学。

江墨森皱着好看的眉毛问:“请问谁是熙凌?”

露露立刻把陶熙凌推到他的面前。

江墨森认真地看了看陶熙凌,说:“学姐有点面熟,很像我高中时候的一个家教。”

“这么巧吗?”

“可是,那个人特别不负责任,题都没有讲完就走了。我想,熙凌学姐应该不是那样的人吧。”江墨森目光炯炯地说。

“我们熙凌当然不是,她可是我们部门出了名的工作细致、认真。”露露毫不吝啬地赞扬她。

陶熙凌挤出一个笑,扛着拖把回到洗手间清洗。

水哗哗地流淌,陶熙凌叉着腰喋喋不休:“这个小屁孩,真没想到他竟然那么记仇!”

2

“上新课之前,我们先来回顾一下上节课所学的内容。”江墨森走下讲台,来到陶熙凌的身边,“陶熙凌学姐,你来回忆一下吧。”

陶熙凌正在整理工作资料,听到江墨森叫自己的名字,立刻站了起来。

“小学弟,我昨天加班太累,打瞌睡去了,不知道你讲了什么。”陶熙凌笑意盈盈地说。

江墨森没想到她会那么随意地说出自己的违纪行为。他忘记了,这里不是正规的学校课堂,他面对的是每天都有万事缠身的社会人​‍‌‍​‍‌‍‌‍​‍​‍‌‍​‍‌‍​‍​‍‌‍​‍‌​‍​‍​‍‌‍​‍​‍​‍‌‍‌‍‌‍‌‍​‍‌‍​‍​​‍​‍​‍​‍​‍​‍​‍‌‍​‍‌‍​‍‌‍‌‍‌‍​。

“上课不听,当心后面跟不上。”江墨森冰冷着一张脸说。

陶熙凌眉开眼笑:“小学弟,我说我加班很累,你为什么关注的是我的学习呢?”

大家都笑了起来,露露更是直接:“小江,你肯定没有女朋友吧。”

江墨森自觉在同龄人中已经算是比较老练,但是,面对大他好几岁的姐姐们,场面一度超出了他的掌控范围。

他不知道,自己咬紧嘴唇害羞的样子在姐姐们看来有多可爱。

陶熙凌没有再看资料,认认真真地跟随江墨森听完了整节课。

江墨森偶尔对上她专注的眼神,心里莫名有点慌乱。

上完课后,陶熙凌继续回工作室处理未完成的任务,等她抬起头来时,外面已经天黑了。她站起身伸了个懒腰,搓搓手掌,盖在酸涩的眼睛上,往洗手间走去。

“喂!你干吗?”

陶熙凌迷迷糊糊地看见眼前的人似乎很慌张的样子,竟然是江墨森。她后退几步,看到门口赫然写着“男厕所”,立刻清醒了过来。

“对不起,对不起,”陶熙凌跟在一张臭脸的江墨森身后道歉,“不过,我向你保证,我刚刚什么都没有看到。”

“你!”江墨森转过头来,一脸愠怒。可是,很快他的身体就做出了一件很坏氛围的事——他的肚子响亮地叫了一声,他的表情立刻停滞在了脸上。

“不要生气啦,姐姐带你去吃好吃的。”陶熙凌不由分说地将江墨森拽进了电梯。

江墨森瞳孔震了震,想说些什么,但是,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任由陶熙凌带着他进了街角的一家面馆。

“这里的凉面很好吃。”陶熙凌其实心里想说的是:这里的面和他们俩以前在街角吃的凉面的味道一样。

那时,陶熙凌读大学,找的第一份兼职就是当家教,认识了当时还是高中生的江墨森。江墨森学业重,江妈妈又管得紧。他学累了之后,她常常会带他去街角的面馆吃一顿。

陶熙凌沉浸在回忆里,江墨森却一直没有说话。直到咽下最后一口面,他才开口:“这里的面太软了,配料又多。而且,我现在也换了口味,不喜欢吃凉面了。”

陶熙凌知道他还在为她当年的不告而别而生气,有点好笑地说:“说不好吃,那你还不是吃光光了。”

江墨森吃人家的嘴软,拧着眉毛,没有反驳。

3

陶熙凌抱着文件路过江墨森的座位时,他正在看他们上课时的视频。她呼呼大睡流口水的样子赫然就在屏幕上。

“你在看什么?”陶熙凌凑过去,江墨森立刻关掉了电脑。

“我的伞不见了,我想看看是不是忘在了教室里。”江墨森抱着手肘说。

陶熙凌看着外面万里无云的天气,很纳闷:今天有雨吗?

“有事吗?”

陶熙凌赶紧把手里的文件交给他,让他查阅签字。

“你调用这么大一笔钱,经理没意见吗?”陶熙凌看着文件上大笔的数额问。

江墨森却扬了扬下巴,一副与你无关的模样。陶熙凌也不好再多嘴。

谁也没有想到,这份文件会给江墨森带来麻烦。当经理阴沉着脸把他喊进办公室的时候,陶熙凌就有种不祥的预感。

原来,江墨森想购买一批生产优质零件的大型机器。他跟经理商量的时候,经理让他自己看着办。

江墨森就“领旨”向财务要了一大笔钱去购买,但是,现在那批机器根本派不上用场,而资金缺失会导致下一个方案无法实行。后果只能是他自己赔偿所有的损失。

江墨森从办公室出来的时候,看上去像是老了好几岁。

陶熙凌很难过,因为那份文件毕竟经过她的手。她忘了,江墨森只是一个初出茅庐的新人,太容易轻信他人而陷入险境。

陶熙凌想起过两天总经理就要来视察。江墨森买的那批机器虽然现在用不上,但是如果他们的产品需求量大,这批机器很快就能派上用场,做出升级的版本。而在此之前,他们策划了很久,市场的反响一直很好。

陶熙凌想,如果江墨森能够说服总经理,让他下拨周转资金,一定能够渡过这个难关。

“你带上记录本,跟总经理详细说明你的想法,我觉得你的想法可行性很高,只是暂时会造成资金困难​‍‌‍​‍‌‍‌‍​‍​‍‌‍​‍‌‍​‍​‍‌‍​‍‌​‍​‍​‍‌‍​‍​‍​‍‌‍‌‍‌‍‌‍​‍‌‍​‍​​‍​‍​‍​‍​‍​‍​‍‌‍​‍‌‍​‍‌‍‌‍‌‍​。”陶熙凌说。

江墨森犹豫地接过陶熙凌给的记录本,说:“你干吗帮我?”

陶熙凌一愣,才觉得自己似乎对这件事情过于激动,她笑了笑,说:“因为你是我的小学弟呀。”

江墨森一听,脸上立刻晴转多云。

下班后,陶熙凌徘徊在公司楼下没有回家。她放不下江墨森,不知道他去找总经理情况怎么样了。

不知不觉,街边的霓虹灯已经亮了起来。陶熙凌终于等到了走路跌跌撞撞的江墨森。他脸上酡红,傻笑着朝她举起一个“V”字。

陶熙凌明白他已经搞定了这件事,因为他以前就是这样的:考试取得了好的成绩,他就会给她这样的手势搭配他特有的表情。

陶熙凌使出吃奶的劲才把烂醉的江墨森拖进一家茶馆,给他要了一杯解酒茶。大概过了半个小时,他渐渐苏醒了过来。

“恭喜你成功渡过难关,那我先走了。”陶熙凌摆摆手,准备离开。

忽然,江墨森站起来,抓住了她正在挥动的手。

“欸,你轻一点,手链硌到我了。”陶熙凌拍打着江墨森的手,可是他的手一点儿也没有松开。

“你要走,为什么还出现在我的面前?”江墨森带着三分醉意,眼神飘忽。

“你知道我花了多少时间来忘记你吗?”江墨森哑笑了两声,闭上眼睛,摇了摇头,“你一点都不知道。”

灯光很昏暗的饭桌前,陶熙凌的心变得湿漉漉的,拍打江墨森的手也停了下来。她想起初见他时,他腼腆又阳光的笑脸,想起他巴巴地求着她放他去打篮球的模样。那时,她也不是没有感觉到他的心意,她自己也是一想到他就满心雀跃。

只是,当时他功课很重,陶熙凌也满脑子想着怎么提高他的成绩,谁也没有把感情摆到桌面上来说。

当时补习才进行到一半,江妈妈就提前把薪酬给了陶熙凌。江妈妈笑着告诉她:“墨森的成绩提高了很多,多出来的钱是给你的奖励。”

“很快就要高考,墨森可不能再分心了。”江妈妈说着,打开了鞋柜门,“你的帆布鞋在这里,我们等下有客人要来,我给你收进鞋柜了。”

陶熙凌只觉得窘迫极了,她以最快的速度穿好鞋子,逃离了江家。

那天,陶熙凌是走回学校的,整整三个小时,她才慢慢领悟,江妈妈是在暗示她导致了江墨森分心,而且她和他的差距那么大,是绝对没有可能的。

陶熙凌回到宿舍后,狠狠地把钱扔在床上难过了许久,发誓再也不会踏进江家一步。

可是现在,她看到眼前这个无辜的、一心念着她的大男孩,他又做错了什么呢?!

4

总经理下拨周转资金的消息很快传来,大家都为江墨森松了一口气。陶熙凌在窗边给植物浇水的时候,耳边忽然传来了一声“谢谢你”。

她抬起头,江墨森立刻看向别的地方。

陶熙凌把水壶塞到他的手里,说:“那你帮我浇花吧。”

说完,陶熙凌就准备走,江墨森挡住她的去路:“昨天……我没有说什么奇怪的话吧。”

江墨森眼睛里似乎藏了一只小鹿,一蹦一跳,起伏不定。

陶熙凌偏着头说:“我觉得不奇怪呀,毕竟我这么美丽多情又温柔体贴,你跟我表白也是在情理之中……”

“我喝酒经常说胡话的,你别信。”江墨森打断陶熙凌的话,放下水壶就走了。

陶熙凌看着他慌张的背影忍俊不禁——到底是谁不负责任呀。

“熙凌,下周考试,你准备好了吗?浇花还傻笑。”端着咖啡的露露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考试?什么考试?”

“日语考试呀,公司安排我们学习,当然要检验效果的。”

这话像一颗炸雷,陶熙凌只感觉自己的汗毛都竖起来了,仿佛又回到了噩梦般的学生时代的考试前夕。

陶熙凌决定去找江墨森刺探一下情报。

“你鬼鬼祟祟地想干吗?”江墨森说。

“我就想问问考试的试卷是你出吗?”

江墨森轻笑一声,拿出一沓资料放在陶熙凌的面前,说:“试题全是选自这里面。”

陶熙凌连声道谢,可等她把资料拿回到座位,准备好好研究的时候,却发现那里面起码有几千道题。等她到做完,只怕花儿都谢了。

“你要是有不会的,可以来问我。”江墨森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现在了她的身边,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说。

“这里、这里、这里都不会​‍‌‍​‍‌‍‌‍​‍​‍‌‍​‍‌‍​‍​‍‌‍​‍‌​‍​‍​‍‌‍​‍​‍​‍‌‍‌‍‌‍‌‍​‍‌‍​‍​​‍​‍​‍​‍​‍​‍​‍‌‍​‍‌‍​‍‌‍‌‍‌‍​。”陶熙凌在试卷上面乱点。

江墨森拿起笔,低头很认真地讲解了起来。陶熙凌看着他精致的侧脸出神,他认真的样子从来都没有变过。

“你在听吗?”江墨森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下来。

陶熙凌看着江墨森逼近的脸,突然没来由地心跳如擂鼓。

江墨森轻咳两声,站起身说:“今天就到这里,以后有什么问题,你来找我。”

在江墨森的帮助下,陶熙凌顺利通过了考试。为了庆祝全员通过,他们部门举行了一个小型庆祝会,作为老师的江墨森当然被邀请了过来。

集体跳兔子舞的时候,可能大家的动静太大了,陶熙凌身边的大玩偶熊摆设摇摇欲坠。

“小心!”江墨森一个箭步跑过来,用脊背挡住了倒下来的玩偶。

玩偶似乎很重,江墨森踉跄着往前一步,抱住了陶熙凌。她就像一只乖巧的小兔,依偎在他的怀里。

江墨森触到她柔软的毛衣,他的心也跟着软得一塌糊涂。

同事们赶过来抬走了玩偶,江墨森松开了陶熙凌。他的眼睛没办法离开她,一直追随着她回到座位上。

陶熙凌接到部长的消息,通知她明天把方案交上去。

陶熙凌决定早点回去修改一下。

“这么早就回去?”陶熙凌走出大门,江墨森就像从地底下钻出来一样地出现在了她的身边。

“对呀,你要送我吗?”

江墨森低头嗯了一声,从旁边推来一辆电瓶车。

“你怕痒吗?”陶熙凌看着两手架空骑电瓶车的江墨森说。

“你想干吗?”江墨森一紧张,骑着电瓶车急速拐了一下。

陶熙凌有点坐不稳,一边尖叫,一边抓紧了他的衣服。

街边的柳枝拂过陶熙凌的头顶,她觉得心里有点痒痒的。她纠结了很久,还是没能下定决心抱住他的腰。

“谢谢。”下车后,陶熙凌对江墨森说。

“你要是真想谢我,就别忘了你之前答应过我的事。”江墨森说。

陶熙凌回到家想了很久,都没有想起她答应过江墨森什么事,只好发微信问他。

江墨森没有说话,而是发来了一篇课文,是戴望舒的《雨巷》。

陶熙凌终于想起她之前给他补课的时候,为了提起他的兴趣,告诉他城西郊区有一条幽深美丽的小巷,等有空了,一定带他去感受一下。

没想到,她当时随口说的一句话,江墨森竟然记了那么久,她觉得胸腔里暖暖的。

可惜他们去的那天天公不作美,下起了大雨。他们深一脚、浅一脚地走过郊区泥泞的小路,终于到达目的地,却发现这条小巷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变得破败不堪、碎石满地,全然不是陶熙凌印象中的景点。

陶熙凌有点沮丧。很多事情当时没来得及做,隔了不少时间,再回过头去,往往已经物是人非。

“你在想什么?”

烟雨蒙蒙中,身材修长的江墨森一步一步地走向陶熙凌,低下头慢慢地贴近她。

他的气息扑在她的脸上,带着他特有的味道,陶熙凌不由得轻轻闭上了眼睛。

“你今天穿新裙子了,商标都没有剪掉。”江墨森捏住陶熙凌颈后的商标说。

陶熙凌推开他的手:“不可以吗?”

江墨森微微一笑,叫住气哼哼的陶熙凌:“这位小姐,前面的路不好走,我背你吧。”

说完,也不管陶熙凌尖叫,他不由分说地蹲下身把她背起来一路狂奔。

5

清晨的阳光洒在乳白色的窗帘上,陶熙凌抱着一大沓资料去打印室打印。刚打印完,江墨森就拿着文件夹进来了。

他把文件夹放在打印机上,手却没有离开,结结实实地挡住了陶熙凌的去路。

“不装订就要走吗?”江墨森似笑非笑,拿起陶熙凌身后的订书机,“要不,我来帮你吧。”

江墨森取走了陶熙凌手里的资料装订起来。问题是,他挡住她的手没有动,这样就把她整个圈在怀里了。

陶熙凌想从他的手臂下面钻过去,但是,他像是故意一样地缩小了包围圈,以一种暧昧的方式拥住了她。

陶熙凌感觉他仿佛融化进了空气里,从四面八方向她侵袭了过来​‍‌‍​‍‌‍‌‍​‍​‍‌‍​‍‌‍​‍​‍‌‍​‍‌​‍​‍​‍‌‍​‍​‍​‍‌‍‌‍‌‍‌‍​‍‌‍​‍​​‍​‍​‍​‍​‍​‍​‍‌‍​‍‌‍​‍‌‍‌‍‌‍​。

“好了,装订完了。”江墨森订三根订书针用了十分钟。

他看着怀里小脸通红的陶熙凌,轻轻朝她的耳朵吹了一口气。

陶熙凌一激灵,接过资料,跑出打印室。她站在走廊上深呼吸:这小子,什么时候学来的这些东西?!

“陶熙凌,你在干什么呢,还不快点把资料送过来。”经理看到正在捶胸顿足的陶熙凌,冲她喊道。

陶熙凌赶紧将资料送到经理的手中。

“最近工作做得还不错呀。”经理翻了翻手中的文件说,“最近公司要新增一个部长,你很有希望呀。”

说完,他就拍了拍陶熙凌的肩膀,嘿嘿笑着说:“等会儿我有个快递,你帮我去拿一下,送到我办公室来。”

陶熙凌扭头瞅着自己的肩膀,想起经理油腻的脸,就一阵反胃。她拿了快递后在门口犹豫了很久,正准备咬着牙敲门时,身后忽然伸出一只手拉住了她。

“你真的不拒绝那个油腻的老男人吗?”江墨森把陶熙凌拉到洗手间,横眉质问她。

“我就给他送个快递。”

“难道你看不出来他对你没安好心吗?!”江墨森一拳砸在洗漱台上,发出沉闷的响声。

陶熙凌垂眼看着他的手,沉默了一会儿,说:“那你要我怎么做,跟他闹翻,然后辞职吗?”

“至少你应该表明你的态度。”

“直接跟他说我很讨厌他吗?这样跟辞职有什么区别?!”陶熙凌顿了顿,说,“像他这样的人,我遇见得多了,我自有办法保护自己。”

陶熙凌说完,抱着快递就往外走,但很快她就停下了,因为有人从身后紧紧地抱住了她。

“对不起,”江墨森的声音有些哽咽,“都怪我缺席了你的生活太久,以后关于你的一切,我都不想再错过。”

“那……你能先帮我拿一下快递吗?太重了。”

走到办公室门口,陶熙凌看着江墨森欲言又止的样子,说:“放下快递,我就假装接电话,很快就能出来了。”

江墨森舒了一口气,旋即加快脚步,站在陶熙凌的面前说:“要不然,你做我女朋友吧,他们知道你有男朋友,就肯定不会那么放肆了。”

陶熙凌盯着江墨森的眼睛,直到他目光闪烁、脸颊绯红,她才慢悠悠地说:“嗯,这主意确实不错,那么,我考虑一下吧。”

“还有更加重要的一点,是因为我很喜欢你。”江墨森又补充道。

陶熙凌幸福得晕眩,差点把快递都掉在了地上。

6

开例会的时候,经理宣布了一个重要的消息。本市最大的广告公司天宇集团正在寻求合作伙伴,如果能够和他们签订合约,绝对能给公司带来巨大的收益。

“这一次新产品的包装,你们要好好设计。”经理说,“董事会很看重这一次合作,大家一定要全力以赴拿下合约。”

“如果拿下,能够升职吗?”江墨森问。

大家都被他稚气的问题逗笑了。经理情绪高涨,拍着胸脯说:“这次的合约非常重要,只要谁拿下了,我一定举荐他做新部门的部长。”

陶熙凌听了很兴奋,跃跃欲试。包装设计一直都是她的强项,不等下班,她就跑去超市买了所有相关的产品,希望能激发灵感。

等到下班,陶熙凌已经渐渐有了想法,她开心地收拾东西准备回家。忽然,有快递员给她送来一大束花,上面的卡片写着一家高档餐馆的地址。

陶熙凌来到餐馆时,江墨森已经眉眼含笑地在那里等着她了。因为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她的第一次西餐吃得十分开心。

吃甜点的时候,陶熙凌不小心将冰激凌滴到了下巴上,她正想拿餐巾擦,餐巾却被她碰得掉在了地上。

“用我的吧。”江墨森递过自己的餐巾。

陶熙凌伸手来接,江墨森却抓住了她的手。

他伸出另一只手轻捏住陶熙凌的下巴,俯下身将上面的冰激凌吃得干干净净。

唇齿交缠间,陶熙凌紧紧地抓住冰激凌杯,只觉得它零下的温度根本无法消解她手掌的炙热。

一个星期后,经理告诉大家,天宇集团已经跟他们签订了合约。陶熙凌闭着眼睛祈祷,当听到自己的名字的时候,开心得跳了起来。

陶熙凌立刻跑去把这个消息告诉江墨森,却发现他的脸色有点怪。她顺着他的目光看向电脑屏幕,只见打开的网页上面贴着她和他在餐厅接吻的照片。

照片上面的标题更是引人注目,指名道姓地说陶熙凌为了升职,勾搭天宇集团的公子​‍‌‍​‍‌‍‌‍​‍​‍‌‍​‍‌‍​‍​‍‌‍​‍‌​‍​‍​‍‌‍​‍​‍​‍‌‍‌‍‌‍‌‍​‍‌‍​‍​​‍​‍​‍​‍​‍​‍​‍‌‍​‍‌‍​‍‌‍‌‍‌‍​。

“天宇集团是你家的?”陶熙凌有点不可思议。

江墨森点点头,然后并拢手指发誓,说:“不过,我绝对没有权力决定方案的采用……我只是推荐过你的方案。”

陶熙凌的心猛地下沉,她原本还满心以为自己真的是天赋异禀、实力超群呢。

之后的周末,整整两天,江墨森都没能打通陶熙凌的电话。他心里乱极了,想起她之前的不告而别,想到要再次失去她,他就觉得自己的世界快要崩塌。

回到公司后,江墨森还是没有在办公室找到她。难道她辞职离开了这里吗?江墨森不敢想象,马上跑去经理的办公室询问。

“她升职当了部长,去日本考察市场了。”经理说。

江墨森二话没说,立刻去网上订了最早一班的机票。

江墨森在心里暗暗发誓,这一次,他绝不会再让她那么轻易地离开自己。

到了东京后,江墨森直奔陶熙凌住的酒店,却遇到了一身和服的露露。露露告诉他今晚有烟火大会,陶熙凌陪客户去美容院做发型了。

“很快就天黑了,你也快去挑一件吧。”江墨森正想问美容院在哪儿,露露不由分说地把他推进了一家和服店。

那是江墨森第一次参加日本的烟火大会。漫天的烟火把整个世界都变得五彩斑斓,而在那朵最璀璨的烟花下面站立着的,是他心心念念的女孩。

陶熙凌转身看见了江墨森,惊讶得说不出话来,很快跑过来抱住了他。

“你不生气了吗?”江墨森问。

“生什么气?!”陶熙凌有点诧异,“我男朋友是富二代,我开心还来不及呢。”

“我临时接到的任务,就马不停蹄地赶过来了,一直很忙,忘了通知你。”

陶熙凌指着前方一个不停刷手机的女人说:“那是我的新上司,来参加烟火大会都忙得没有时间看烟火。”

江墨森看着她俏丽的脸蛋百感交集,失而复得的喜悦让他眼眶发热,原来能和朝思暮想的人重逢是一件那么美好的事情。

晚上,江墨森和陶熙凌踏着月光一起回酒店。因为来观看烟火大会的人很多,周边的酒店都已爆满,江墨森问了好几家酒店,都没有空余的房间。

“你们不是情侣吗?住一起就好了。”最后还是露露一语惊醒梦中人。

房间是朝西的,陶熙凌一进门就觉得自己被热浪裹挟了。

“好热啊。”江墨森打开窗边的落地扇,俯下身,脸对着风扇吹了起来。

他的衣领滑落了下来,露出白皙的锁骨,从陶熙凌的角度看过去,里面的好风光一览无余。

“你愿意吗?”

陶熙凌从走神中恢复过来,说:“愿意什么?”

“我们都已经是男女朋友了,还是试一下比较好。”

陶熙凌惊恐地交叉双手抱在胸前:“我……还没有准备好。”

江墨森一脸纳闷:“回国再准备啊。”

忽然,江墨森的表情变得哭笑不得:“我是说你跟我回家拜访我爸妈呀,你在想什么?”

陶熙凌反应过来,气愤地抓起床头的枕头朝他的脸上砸去。

7

在见江妈妈之前,陶熙凌原以为自己会很害怕被江妈妈刁难的。

可当江墨森握紧她的手踏进家门时,她才发现,她内心的不安早就因他而烟消云散了。

偶尔江妈妈盘问她的家庭情况,脸上流露出不屑的神情,她也觉得她有足够的力量来抵抗。因为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努力追求属于自己的爱情,从来就不是什么难为情的事。

“墨森以后是要接管公司的,小陶,你要是学管理的就好了,可以帮着点墨森。”江妈妈笑容可掬地说。

“伯母,我不喜欢管理,我喜欢设计。”陶熙凌也笑着回答。

从江家出来后,陶熙凌觉得自己是凯旋的大将军。

楼下邻居家的小孩子正在玩皮球,见到江墨森和陶熙凌后,立刻开心地跑过来让他们陪他玩:“墨森哥哥,你和阿姨陪我玩一会儿再走行不行?”

陶熙凌心里一动,问小孩:“你为什么叫他哥哥,却叫我阿姨呀?”

“因为妈妈说,比姐姐漂亮的人就要叫阿姨。”小孩子看着陶熙凌笑得如痴如醉。

陶熙凌哈哈大笑,要是以前,她肯定会妄自菲薄,要委委屈屈地暗自难过很久。而现在的她,早已不再是之前那个内心脆弱、容易激动的小女孩了。原来成长是一件这么美妙的事情。

陶熙凌走在江墨森的身边,内心无比笃定​‍‌‍​‍‌‍‌‍​‍​‍‌‍​‍‌‍​‍​‍‌‍​‍‌​‍​‍​‍‌‍​‍​‍​‍‌‍‌‍‌‍‌‍​‍‌‍​‍​​‍​‍​‍​‍​‍​‍​‍‌‍​‍‌‍​‍‌‍‌‍‌‍​。她爱的人也在深深地爱着她,即使前方有艰难险阻,她也有信心和他并肩作战,把生活变成蜜糖。

编辑/叉叉

赞 (13)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0.51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