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英英玉立在绿野

扫描二维码关注,回复"免费" 可获得花火/桃之夭夭/南方人物周刊/等PDF杂志下载链接


作者有话说:这次是一个开始于夏天的故事​‍‌‍​‍‌‍‌‍​‍​‍‌‍​‍‌‍​‍​‍‌‍​‍‌​‍​‍​‍‌‍​‍​‍​‍‌‍‌‍‌‍‌‍​‍‌‍​‍​​‍​‍​‍​‍​‍​‍​‍‌‍​‍‌‍​‍‌‍‌‍‌‍​。如果让我在四季中找出自己最喜欢的季节,那一定是夏天了​‍‌‍​‍‌‍‌‍​‍​‍‌‍​‍‌‍​‍​‍‌‍​‍‌​‍​‍​‍‌‍​‍​‍​‍‌‍‌‍‌‍‌‍​‍‌‍​‍​​‍​‍​‍​‍​‍​‍​‍‌‍​‍‌‍​‍‌‍‌‍‌‍​。夏天有蝉鸣、有西瓜、有风扇,还有彩虹和“快乐肥宅水”​‍‌‍​‍‌‍‌‍​‍​‍‌‍​‍‌‍​‍​‍‌‍​‍‌​‍​‍​‍‌‍​‍​‍​‍‌‍‌‍‌‍‌‍​‍‌‍​‍​​‍​‍​‍​‍​‍​‍​‍‌‍​‍‌‍​‍‌‍‌‍‌‍​。当然,夏天也会有遗憾。我时常在盖棉被吹空调的日子里想,如果在夏天过去之前去见你,也许我们会有不一样的结局吧。

今晚的夜色真好啊,因为那个常年玉立在绿野的少年就坐在她的身边。

文/云胡不喜 新浪微博|@非悦公子小甜甜

  下午,中非农业交流博览会的会场上人头攒动。高数雨理了理已经没办法再整齐的西装,走上了演讲台。台下的人逐渐安静下来,静静地听着这位年轻的水稻种植专家的演讲。他的演讲深入浅出,即便是不懂种植技术的人也能听得懂。再加上他独有的理科生的冷幽默,会场时不时地还爆发出笑声。

他这样的人,终究会站在这样的高台上。台下的沈慕蔷只是稍稍感慨了一下,就把精力放在工作中,紧握着对讲机调控着现场的摄影。

演讲之后,是媒体采访。有记者问:“您会不会因为经常去非洲出差而无法得到女朋友的理解?”

  “不会,我女朋友很理解我的工作。只要我不是不辞而别,她就不会生气。”高数雨望了望远处忙碌的沈慕蔷,又加了一句,“如果,她实在还是生气,我还可以送个锤子。”

  一、鲜衣怒马少年郎

  在马背上疾驰的沈慕蔷非常后悔当了这次汉服拍摄活动的模特。眼看着马就要冲到前面的防护栏上,她不禁死死抓住了缰绳,闭上了眼睛。算了,全看人品了。伴随着一声长长的嘶鸣,沈慕蔷既没有撞上栅栏,也没有跌落马下。人品大爆发啊,沈慕蔷宽心地睁开眼睛。回头与马背上多出来的那个人四目相对。是高数雨,他脸上没什么表情,只是也紧紧拉着缰绳。沈慕蔷从没想过在这种情况下会遇见他,加上刚才的惊吓,她一时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见马儿已经平静,高数雨翻身下马,走了没几步,又折了回来,伸手给沈慕蔷。沈慕蔷这时才缓过神来,拉着高数雨的手下了马。

  “谢谢你,高数雨。”

  “不用客气,我也不是为了你。我是为了后面那片试验田。”沈慕蔷这时才发现,防护栏里是一片绿油油的稻田。田里有块白底蓝字的牌子,上面写着第521号试验田。“你们到这边玩,要小心一点,这里试验田多。去年我师兄就因为有游客摘了他的油菜花,他差点没毕业。”

  “我们不是来玩的。”沈慕蔷小声嘟囔。在他心里,自己就是除了会玩,什么都不会的疯丫头?

  “不管怎么样,你还是小心些好。”作为老同学,高数雨一点都没有要叙旧的意思。

  “蔷蔷,蔷蔷,你没事吧。”晴晴气喘吁吁地终于赶了过来。看到身边的高数雨,她一副了然于心的样子,有人英雄救美了。

  晴晴和沈慕蔷都是校报的记者,负责这次的活动。原定的模特怕马,沈慕蔷是临时被替换上的,本来拍得好好的,可是马被隔壁村子里的鞭炮声惊到了,于是疯跑了起来。晴晴怕沈慕蔷出意外,一路追着到这里,却看见沈慕蔷和一个清秀的少年同行而来,牵着已经变得不能再温顺的马儿。一袭红衣的侠女配上白衬衫的少年,加上背后的红鬃马,画面出奇地好看。晴晴凭着敏感的职业素养,抓住时机抢拍了一张。

  “我没事,多亏了以前的同学救我。”沈慕蔷抬眸瞄了他一眼,他依旧面上平静如水。

  “嘿嘿,谢谢你哦,高同学!”晴晴跟谁都是自来熟,热情地打招呼。

  高数雨嗯了一声,算是回应了,转身消失在稻田里​‍‌‍​‍‌‍‌‍​‍​‍‌‍​‍‌‍​‍​‍‌‍​‍‌​‍​‍​‍‌‍​‍​‍​‍‌‍‌‍‌‍‌‍​‍‌‍​‍​​‍​‍​‍​‍​‍​‍​‍‌‍​‍‌‍​‍‌‍‌‍‌‍​。

  “我看他跟你说了很多话,就跟我说了一个字,你们以前很熟吗?”晴晴问道。

  “还行吧,也就是我跟他表白过的关系。”沈慕蔷甩了甩颈后的长发说道。

“嗯。嗯?什么时候的事?”晴晴的眼睛顿时发亮。

  “我高中毕业后那个夏天的事情。不过,被拒绝了。”

  “你喜欢他?他有什么可喜欢的?”

  “他长得很好看啊,说起来跟你还有几分相似呢!”

  话都说到这了,晴晴自然不能否认自己的颜值,她若有所思。沈慕蔷这么可爱的女孩子都没有入了高数雨的法眼,他标准还挺高的嘛。

  “放心,作为闺密,我会帮你的。”晴晴小眼珠乱转,露出孩子气的狡黠微笑。

  二、表面敦厚老实的小狐狸

  没过几天,沈慕蔷就明白了晴晴那句话的意思。晴晴搞了一个校园名人榜的系列报道,她请了高数雨当采访嘉宾。沈慕蔷负责摄影。

  拍照的时候,高数雨跟沈慕蔷说:“拍得好看点。给我复制一份,正好要放进农学院招生的视频里。”采访的过程相当尴尬,几乎是一步一个大坑。

  比如,晴晴问:“作为一个在钢筋水泥林立的大都市里长大的人,为什么会醉心于水稻种植技术的研究?”

  高数雨反问道:“都市人就不吃大米了吗!”

  其实,高数雨为什么会选择水稻种植专业,沈慕蔷倒是知道一点原因。

  高数雨从小就是这样务实的孩子。小学的时候,有一节公开课。老师让班级里的学霸高数雨表演背圆周率。高数雨接这个任务之初就蹙着眉,沈慕蔷以为他会拒绝。没想到他竟然接了,而且在督导组的面前一口气背了小数点后一百多位。要不是最后那几位数是沈慕蔷的QQ号,沈慕蔷差点就信了。

  沈慕蔷下课后悄悄地问高数雨:“你为什么要胡乱背诵?”

  “因为背诵这些没有用,还不如花点时间做两道题。”

  后来,沈慕蔷用这个事例证明高数雨务实时,晴晴不以为然,她认为高数雨就是个表面老实敦厚的小狐狸。

  虽然被访者总是不按套路出牌,好在晴晴控场能力还不错,采访总算顺利结束了。

  临走的时候,高数雨瞟了一眼沈慕蔷一路蹬来的滑板,悠悠地飘来一句:“沈同学喜欢的东西又丰富了,很好。”

  高数雨这是话里有话,因为高数雨当时在拒绝她时说过:“不能接受你的心意,我真的不好意思。不过,你喜欢那么多,那么多人,把给我那份分给他们,你也许就会把我放下了。”这是什么意思?因为我喜欢的东西太多,所以对他的喜欢不值一提?沈慕蔷对他说的话耿耿于怀了好久。

不过,高数雨确实跟沈慕蔷不太一样,他的喜爱一直是单一且长久。小学毕业的纪念册现在还躺在沈慕蔷的抽屉里,上面“最喜爱的偶像”那栏里,沈慕蔷写的人名比毕业感言还多。而高数雨那一页的偶像栏里只有三个字——袁隆平。

  沈慕蔷把思绪拉回来,开始着手给高数雨修照片,就跟她平时给偶像修照片一样认真。晴晴不肯陪沈慕蔷一起去高数雨的实验室里送照片,说是要给他们制造单独相处的机会。

实验室有人在放视频,沈慕蔷在门口只能听见声音:“如果肤色红润,带点绒毛就说明很健康。” 她对着手机镜头,摸摸自己的脸,心想自己这叫一个健康啊。这时,高数雨从身后冒了出来,他问:“这是动科院的师兄在听生猪养殖的专业课,这个你也感兴趣?”

沈慕蔷抬眸,正好对上高数雨那双似笑非笑的桃花眼。他都看见了,哎,蠢死了。顿时,她觉得自己在他心中本就不甚高大的形象,更加低矮了。

  三、挺身而出,成为摄像

  当然沈慕蔷送照片的行为也不算是完全减分。毕竟实验室一年到头很少有女孩子来,同一个实验室的师弟见沈慕蔷和高数雨站在门口,于是热情地将沈慕蔷迎了进来,顺便一起观看了沈慕蔷拍摄的照片。

  “师姐,技术真不错,能把我们的黑面师哥拍这么帅!”其实,高数雨也没有很黑,只是经常在田里调研,晒成了健康的小麦色。

  “大家还是别叫我师姐了,其实我也是大一学生。”

  “那就叫学嫂吧!”不知道是哪个嘴欠的小可爱提议道。大家又是一阵儿起哄,沈慕蔷脸跟窗外的火烧云一样红,她百口莫辩。高数雨跟沈慕蔷是小学同学,初中时候他就像一路坐着火箭一样跳级了。那个时候沈慕蔷深深理解了一个成语——望尘莫及,同时也把高数雨深深地刻在了心里。

  满怀着心意拍摄,又精心修改的照片自然非常好看​‍‌‍​‍‌‍‌‍​‍​‍‌‍​‍‌‍​‍​‍‌‍​‍‌​‍​‍​‍‌‍​‍​‍​‍‌‍‌‍‌‍‌‍​‍‌‍​‍​​‍​‍​‍​‍​‍​‍​‍‌‍​‍‌‍​‍‌‍‌‍‌‍​。大家忍不住夸赞了一番,最后大家一直决定邀请沈慕蔷成为这次学院招生视频的御用摄影师。沈慕蔷以为自己产生了错觉,因为她在高数雨的眼睛里看到了赞许。

  “晴晴一出手,便知有没有。”晴晴摆弄着眼前的电脑,越看越觉得自己那天抓拍的照片实在是太好看了,“你要好好抓住这次进入实验室内部的机会,多让高数雨看到你的优点。而且如果你面试顺利的话,这个暑假,你也有见到高数雨的机会。”

  晴晴说着将微信消息转发给了沈慕蔷。原来高数雨跟着教授在暑假期间参加了中外经贸博览会。博览会需要英文翻译志愿者,而消息灵通的晴晴早就给她报了名。

  农学院的宣传片不太好拍,拍得太写实,会打击本来有意向的学生的积极性;拍得太高雅又失了农学院的内核。犹豫再三,沈慕蔷把宣传片的风格定位为有质感的纪录片。为了收集素材,沈慕蔷拉着晴晴一有时间就往实验室跑,或者跟着他们一起去田野里。

  炎炎烈日,水稻呼应着太阳的召唤愈发茂盛,可涂了好几层防晒霜的沈慕蔷却像一条曝晒在滩涂上的小咸鱼,弱小又无助。正当她对着太阳长吁短叹的时候,一片阴凉遮在了头顶——高数雨为她准备了大草帽。“丑是丑了点,但是物理防晒可比化学防晒有用多了。”

  晴晴也得了一顶草帽,她对着沈慕蔷挤眉弄眼道:“哎呀,我这是跟你沾光了。”后面的师弟们也在起哄,高数雨说:“谁要再废话,写一周的调研日志。”师弟们乖乖地闭了嘴,眼睛却不断地向他们瞟去。

  不得不承认,晴晴无论在追星方面,还是在追男朋友方面都是天赋异禀。自从有了她的帮助,沈慕蔷不仅跟高数雨接触的机会多了,而且高数雨对她的态度也有所改变。

  这么一想,晴晴可真的是她的小天使,从一开始就是。她们是在给自家爱豆接机的时候认识的。那时候沈慕蔷拿着单反长镜头差点被人流挤倒的时候,是晴晴把她扶起来的。而且,她还带沈慕蔷找到了最佳拍摄地点,不仅人少,而且角度绝佳。开学之后,两个人又在一个学院相遇,成为好朋友就成了自然而然的事情。

四、太多的相似,太多的默契

  沈慕蔷最近的心思一直扑在纪录片的拍摄和剪辑上。要不是,一大早上晴晴就从上铺跳下来给她一个熊抱,她连自己的生日都给忘记了。

“蔷蔷,你今年的生日打算怎么过啊?”晴晴捂着刚才自拍的拍立得照片问。“略过,今天是我最后一天去给农学院拍素材了,已经约好了。”沈慕蔷随意地绾了一下头发,打算去洗漱。“那你恐怕不能如愿了,我一定会让你过一个难忘的生日的。”

当收到高数雨送的生日礼物的时候,沈慕蔷不得不承认晴晴就像她自夸的那样——就是一个小机灵鬼。

午后,刚刚结束拍摄的沈慕蔷坐在树下昏昏欲睡。高数雨迈着他的大长腿三步并作两步来到了她的面前。虽然常年在田野里做调查,高数雨还是跟一般的大学生一样穿着简单的白衬衫,随意地配了一条牛仔裤。恍惚间沈慕蔷忽然想到晴晴经常念叨的一句话: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生日快乐。”高数雨坐在沈慕蔷的身边,将她的肩头扳向另一个方向——远处的青山之上竟然出现了一座彩虹。刚刚明明没有下雨,怎么会出现彩虹?沈慕蔷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用手又使劲揉了揉眼睛,定睛望向那道美丽的彩虹。

“谢谢你,来帮我们拍宣传片。”高数雨歪着嘴角扯出来一个微笑,很难看。要不是害怕打击他的积极性,沈慕蔷都想告诉他一定要维持住高冷人设,千万不要随便对女孩子笑。

“不客气。可是那道彩虹你是怎么搞出来的?”沈慕蔷露出了好奇宝宝的神情。

“旁边的玉米实验田在灌溉,我就是求他们调整一下灌溉时间和水量而已。算是借花献佛了。”沈慕蔷很喜欢这个生日礼物,她给彩虹和高数雨拍了照,屏幕里高数雨的目光落在远处的晴晴身上。

  “你跟晴晴……宇文晴是怎么成为好朋友的?”很少主动搭话的高数雨开启了一个话题。

  “我们两个都是于子染的‘站姐’,接机的时候认识的。”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提起自己的爱豆,沈慕蔷还有点小心虚。不过看他一脸求知若渴的表情,沈慕蔷悉心做了解释​‍‌‍​‍‌‍‌‍​‍​‍‌‍​‍‌‍​‍​‍‌‍​‍‌​‍​‍​‍‌‍​‍​‍​‍‌‍‌‍‌‍‌‍​‍‌‍​‍​​‍​‍​‍​‍​‍​‍​‍‌‍​‍‌‍​‍‌‍‌‍‌‍​。

  “站姐就是以自己的力量支持明星的粉丝。比如,他有公开行程的时候接机拍照片,他有活动的时候帮他造势……”沈慕蔷跟高数雨乱七八糟地说了一通站姐的事情,后来不知道为什么话题就转向晴晴喜欢什么颜色、喜欢什么零食上面去了。直到晴晴来催他们回实验室,两个人才停止了对话。

  “下午,你们都聊什么了?聊得那么开心?”睡觉之前晴晴从上铺探下脑袋问还在剪辑视频的沈慕蔷。

  “说的东西挺杂的,我也不记得了。不过他问了跟你一样的问题,他问我为什么喜欢他?”

  晴晴噌地一下坐了起来,两眼放光:“你要是聊这个,我可就不困了!快给我说说你是怎么回答的。”

  “我说,你是个科学家,凡事都求个原因。而有的事情是说不出因果的。”

  沈慕蔷说的是实话,有时候也好奇自己为什么会喜欢高数雨。也许是因为他一直就自带学霸光环,也许是因为他跟自己完全不同。他从小就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而自己爱好一大堆,却不知道最爱是哪一个!连大学专业都是按爸妈要求选的,其实还是没有勇气承担自己做选择的责任。

  两个女孩又开了好长一段时间的卧谈会,才各怀心思地睡觉。

  如果沈慕蔷再细心一点就会发现,晴晴与高数雨之间有太多心照不宣的默契,太多的相似之处。

  五、如果一个意想不到的人跟你表白了

  临近暑假,志愿者活动也快要开始了,路过实验楼时她想着去问高数雨借几本专业书看看,以免在翻译术语的时候不准确。实验楼一楼是咖啡厅,隔着落地玻璃,两个熟悉的身影映入沈慕蔷的眼帘,是晴晴和高数雨。两个人不知道说了什么,晴晴本来噘着的嘴弯成了月牙。隔着咖啡桌,高数雨长臂一舒,宠溺地揉了揉晴晴的脑袋。

  沈慕蔷一时身体僵住,就像被突然砸了一个水气球一样,透心凉。若是对面是其他人,她当然会去探一探究竟。可是,对面是他们!沈慕蔷默默地离开了,全然忘记了来实验楼是为了借书。

  这时,晴晴跟高数雨相处的细节才涌入沈慕蔷的脑海里。原来,一直是自己傻,沈慕蔷想。自己差点坠马那次,全然没介绍高数雨,晴晴就知道他姓高;高数雨经常在不由自主地唤晴晴,而不是叫她宇文晴;自从有了晴晴后,高数雨对她的态度就不像之前那样冷漠了。她一直以为晴晴是她的幸运星,却忘了可能是因为高数雨“醉翁之意不在酒”。

  晴晴经营的个站已经一个星期没更新了,晴晴还长叹一口气问过她:“如果一个意想不到的人跟你表白了,你会答应他妈?”

  端倪早就已经浮现,只不过是自己忽略了而已。

  沈慕蔷有点蒙,就傻傻地坐在书桌前,太阳渐渐落下,可她连天黑了都没有发现。 “喂,你怎么不开灯?”刚回来的晴晴“啪”地一下打开了灯。

  事情总是要讲明白才好,这是她想了一下午得出的结论。沉默良久,沈慕蔷终于开口问道:“晴晴,你是不是早就认识高数雨?”

  “嗯……是的,你已经知道了?他跟你说的?”

  “那你说的那个意料之外跟你表白的人是不是也是他?”沈慕蔷的手指甲狠狠抠着手掌,留下红色的印记。她想要知道答案,又害怕知道答案。

  “哈哈哈,蔷蔷,你误会了!高数雨是我哥,亲哥。如假包换!我们是龙凤胎,你看,他叫高数雨,我叫宇文晴。一个高数,一个语文。一听就是兄妹俩呀!”晴晴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

  原来,高数雨是跟爸爸姓的,而宇文晴是跟妈妈姓的。他们的爸妈是不同高校的老师,常年两地分居,宇文晴跟妈妈一起生活,而高数雨跟爸爸一起生活。

  初中毕业的时候,爸爸妈妈协议离婚了。而宇文晴生气哥哥没有跟自己一样努力阻止爸爸妈妈离婚而生气,所以一直假装自己不认识哥哥。即使后来默契十足地进入了一个学校,晴晴也把哥哥当路人。要不是沈慕蔷喜欢她哥这种呆子,她才懒得理他呢!

  “那个跟你表白的人是谁呀?”

  “是于子染。”晴晴少有地露出了羞涩的表情。

  “啥?就是我们的爱豆?”沈慕蔷快速地分析着突如其来的巨大信息量,大脑片刻短路后问道。晴晴抿着下嘴唇,眼睛死死地盯着地面,从鼻子里轻轻发出一个“嗯”。

沈慕蔷彻底死机。

  六、没有感情的稻草

  自从晴晴跟于子染在一起后,就很少当红娘了。她故作语重心长地跟沈慕蔷说:“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能不能攻略我哥,就看你自己的了。”沈慕蔷嘴上嗔怪着晴晴重色轻友,心里却感激她连接了自己与高数雨之间的宇宙Wifi(无线网络)。

  高数雨并没有参加中外交流博览会,这是沈慕蔷在博览会的现场才发现的。高数雨去非洲做项目支援了,实验室里的同学接替了他在博览会的工作。

  “学嫂,出国的事,学长不是没告诉你吧!”高数雨的学弟认出来了沈慕蔷​‍‌‍​‍‌‍‌‍​‍​‍‌‍​‍‌‍​‍​‍‌‍​‍‌​‍​‍​‍‌‍​‍​‍​‍‌‍‌‍‌‍‌‍​‍‌‍​‍​​‍​‍​‍​‍​‍​‍​‍‌‍​‍‌‍​‍‌‍‌‍‌‍​。沈慕蔷只能讪讪地笑道:“我不是他女朋友,你误会了。”

  是啊,她不是他女朋友。他没有必要给自己报备行程。他已经跟妹妹和好,不用自己在中间当和事佬。可就算是普通朋友,出国这么大的事也应该说一声吧。沈慕蔷撇着嘴,有些委屈。她决定,在高数雨主动联系她之前,再也不要理他了。

  得知哥哥一声不响就去了非洲,晴晴简直要气炸了。她不禁感叹,爸妈把智商给了哥哥,情商都给了自己,好在颜值是平均分配的。否则,她这辈子别想拥有一个小嫂子了。

  沈慕蔷不知道晴晴到底跟高数雨说了什么,高数雨经常在工作之余给她一些照片。有时候照片上是非洲当地的小孩子在嬉闹,有时候照片上是一望无边的草原上的彩虹。

  沈慕蔷以为他是看在晴晴的面子上,发两张照片来敷衍自己,只是礼貌地回复一下。她也不想给高数雨添麻烦。他不知道,这些都是高数雨真心实意想要跟她一起分享的景色。

  高数雨其实对沈慕蔷没有什么印象,更准确地说他在学业上一路绝尘而去,实在没有记住谁的机会。妹妹经常说他是个怪人,是个没得感情的稻草。在他不帮妹妹拖住爸爸妈妈的离婚进程后,妹妹曾经气急说了狠话:“高数雨,你这辈子注定孤独终老!”他觉得妹妹说得挺对的,所以他一直觉得沈慕蔷喜欢自己大概是一时错觉。

  沈慕蔷是硬生生地闯入他的生活的。她来跟他表白的时候,他甚至都想不起来自己何时有这么一个同学。当沈慕蔷把那本泛黄的纪念册放到他面前叙旧的时候,他只是惊叹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沈慕蔷这样的人,她也有太多爱好了吧!很久之后,他开始庆幸,他那时候还是记住了那个眼睑底下有两颗痣的“入侵者”。

  后来接受沈慕蔷所在的校报的采访,高数雨是出于两方面原因。一是出于对妹妹愧疚,想在这件事上补偿她;二是因为老教授想让他用颜值来提高一下农学院的招生数量。他没有想到这一个决定,会粉碎妹妹多年前的预言。

  后来经常跟沈慕蔷攀谈也是因为想多了解一下,分开多年的妹妹。可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对沈慕蔷的好奇就多于妹妹了。

  在非洲的时候,他总是不经意地想她。当地的小孩配合游客拍摄短视频的时候,他会想起拿着相机皱着眉头的沈慕蔷。实验基地的猪宝宝出生的时候,他想起了那个在门口捧着脸傻笑的姑娘。非洲的彩虹也很美,可还是美不过他们一起看过的“人工彩虹”。

七、请注意,不是婚恋节目,是野外生存节目

  高数雨不辞而别,这让沈慕蔷有些不舒服,但是她还是赞赏他凡事自己决定的魄力。她也想成为像他一样的人。学校在大二下学期可以转系,沈慕蔷毅然决然地选择了传媒学院。她本来以为跟父母说的时候,他们会坚决反对。没想到父母竟然有些愧疚。妈妈说:“蔷蔷,原谅妈妈一直没有了解你的喜好。”沈慕蔷受不了妈妈学着苦情剧里的语气说话,回答道:“你不要自责,我也是最近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的。”

  沈慕蔷没有想到自己成功转系到传媒学院后会有幸参与一档野外生存节目的录制,更没有想到高数雨作为嘉宾也参加了这档节目。

  这档节目邀请了各行各业的精英参加,高数雨是作为科学家的代表。而沈慕蔷本来以为自己是来当摄影的,结果导演让她当嘉宾。

  他怎么来了?他不是最讨厌这类节目了吗?沈慕蔷迟疑之间,高数雨已经来到沈慕蔷的面前。

  “喏,送给你的。”高数雨手里是一把银光闪闪的小锤子,锤子的手柄上还系着一个粉嫩嫩的蝴蝶结,“今后这一个月可能用得到。”

  高数雨的礼物从来没有让沈慕蔷失望过,送个锤子!也就他能想出来了。

  “谢谢。”沈慕蔷薇伸手接过沉甸甸的锥子,故作轻松地问道,“你来这儿,又是为了给学院招生造势?”

  高数雨微微一笑,说:“我要是说我是因为你在这里才来的,你信吗?”

  “啊?”

  若不是高数雨面色红润有光泽,做事条理清晰有逻辑,沈慕蔷都快要怀疑他是不是生病了——因为他对自己太过于关照了。上岛第一天需要搭帐篷,高数雨拿着同款小钢锤先帮沈慕蔷钉钢钉。那速度,比隔壁浑身肌肉的健身房教练还快。高数雨好不容易捉了鱼,烤好自己还没吃,先送到沈慕蔷的手里。同组的嘉宾都忍不住打趣:“好好一个野外生存节目,怎么你俩一入镜就画风突变,变成了婚恋节目​‍‌‍​‍‌‍‌‍​‍​‍‌‍​‍‌‍​‍​‍‌‍​‍‌​‍​‍​‍‌‍​‍​‍​‍‌‍‌‍‌‍‌‍​‍‌‍​‍​​‍​‍​‍​‍​‍​‍​‍‌‍​‍‌‍​‍‌‍‌‍‌‍​。”

  这次的野外生存节目进行得还算顺利,不同职业的嘉宾在节目中发挥了不同的作用,也结下了深厚的友谊。最后一晚是篝火晚会,他们用篝火纪念离别。沈慕蔷和高数雨相邻而坐,火光映在沈慕蔷的脸上,红扑扑的。

  “感谢你这段时间的照顾,晴晴的任务你完成得很好。”

  再不说的话可能就没有机会了,高数雨想。

  “我这次真是的为你……而来的,不是为了招生,也不是因为晴晴。”硕士论文答辩的时候高数雨都没有那么紧张。

  “这,我都知道。”沈慕蔷终于绷不住脸,笑了出来。其实,当高数雨送她一把锤子的时候,她就知道他是自己来的。因为,晴晴要是知道他哥送女孩子一把锤子,一定会骂他:“你懂个锤子!”

今晚的夜色真好啊,因为那个常年玉立在绿野的少年就坐在她的身边。

编辑/叉叉

  

  

  

赞 (3)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0.47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