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决定为爱死磕

扫描二维码关注, 点击下面菜单"下载", 点击"免费下载" 可获得花火/桃之夭夭/飞言情/南方人物周刊/等PDF杂志下载链接


文/朱小鱼

简介:仙子安锦瑟为了不重蹈覆辙,尽自己所能地避开上一世曾苦恋的战神君华​‍‌‍​‍‌‍‌‍​‍​‍‌‍​‍‌‍​‍​‍‌‍​‍‌​‍​‍​‍‌‍​‍​‍​‍‌‍‌‍‌‍‌‍​‍‌‍​‍​​‍​‍​‍​‍​‍​‍​‍‌‍​‍‌‍​‍‌‍‌‍‌‍​。却不料,这一世的君华好像换了个人格,对她各种死缠烂打,浑身散发着求偶的味道​‍‌‍​‍‌‍‌‍​‍​‍‌‍​‍‌‍​‍​‍‌‍​‍‌​‍​‍​‍‌‍​‍​‍​‍‌‍‌‍‌‍‌‍​‍‌‍​‍​​‍​‍​‍​‍​‍​‍​‍‌‍​‍‌‍​‍‌‍‌‍‌‍​。直到有一天,他们平静而甜蜜的生活被打破,安锦瑟终于明白了“一花一世界,一树一菩提”这句话的深意……

1.战神

南海​‍‌‍​‍‌‍‌‍​‍​‍‌‍​‍‌‍​‍​‍‌‍​‍‌​‍​‍​‍‌‍​‍​‍​‍‌‍‌‍‌‍‌‍​‍‌‍​‍​​‍​‍​‍​‍​‍​‍​‍‌‍​‍‌‍​‍‌‍‌‍‌‍​。

坐在宝座上的安锦瑟笑眯眯地看着堂下码得整整齐齐、装着银子和地契的数十个箱子。

安锦瑟乐得直流口水:“好好好,都是本座的宝宝……”

分列而立的童子童女们纷纷痛苦扭头,不愿承认道场主安锦瑟是个无心向道的财迷的事实。

“喀喀。”门外传来一阵轻咳声,虚弱中又透着点渴望被注意到的急切。

安锦瑟抬起头,一眼便看见站在门口的君华上仙。只见他扶着胸口,如弱柳扶风、我见犹怜。

“仙子——”君华捏着嗓子楚楚可怜地唤她,声音如同扭过九曲十八弯,每个弯都藏着甜腻。

安锦瑟打了个哆嗦。君华是天上天下的唯一战神,也是天上天下唯一的美颜。前些时候他去北海降龙时被恶龙重伤导致昏迷,是安锦瑟出手将他救回自己的道场。算起来,他已在这养了三个月的伤。

换句话说,他在这里赖了三个月都还没走。

安锦瑟努力端出上仙做派,高冷地问道:“战神大人今日气色渐佳,想来伤处应是要大好了吧?”

君华甜甜一笑,道:“多谢仙子关心,我的身体已无大碍。”

安锦瑟心中大喜,不慎露出本来面目,问道:“既然如此,战神大人出门右拐即可找到返回天界的路,我就不送了!”

君华沉默了。忽然,他面色一变,悲壮地喷出一口血。

童子童女们惊呆了:战神大人竟然又喷血了!这三个月来的第十八次了!

安锦瑟也被君华这恬不知耻、为了继续骗吃骗喝而拙劣到了极致的演技惊呆了。

君华淡定地擦了擦嘴角,道:“啊,想不到我的伤势又恶化了。锦瑟仙子,想来我要再多待几日。”

安锦瑟握紧拳头,几乎咬牙切齿:“你!!!”

君华虚弱地摇晃几下,安锦瑟一阵心软,连忙飞身上前,将他揽在怀中好生护住。

道童们纷纷闭目,默念心经,免得被这极其虐狗的一幕辣了双眼。

君华攀着她的衣领,伤心地垂下眼眸,哀怨的声音幽幽响起:“难道,仙子很想让我走吗?”

安锦瑟正要说话,忽然听见脑海中响起个冰冷的女声:“安锦瑟,你好不容易重获新生,切记莫要重蹈覆辙,不要让君华讨厌你。否则,你会再次死于他的剑下,魂飞魄散、不得安生。”

想到那些鲜血淋漓的过往,安锦瑟的心没来由地一痛,手一松,君华便一屁股跌坐在地。

安锦瑟打起了哈哈:“上仙这是说的什么话!大家都是道友,本来就要守望相助!求求上仙,给我一个照顾你的机会!让我照顾你!”

“既然如此……”君华勉为其难地说道,“那我就再住些时日吧。”

“好咧!”安锦瑟露出八颗牙齿的微笑。听说,这是最标准的笑容。

君华仰着头看了她一会儿,莞尔一笑,朝她伸出手。安锦瑟以为他让自己拉他起来,却不料君华的手腕一翻,掌心中竟开出一朵洁白的无瑕花来。

“送给你。”他仰着头,笑眯眯地说道。

安锦瑟望着那朵清冽纯洁的花,一时竟忘了去接。原因无他,她真的很久都没见过盛开得这般旺盛的无瑕花了。

君华见她不动,便从地上爬了起来,将花别在了她的发间。

他抱着手臂端详欣赏了一会儿,笑道:“好看。”

安锦瑟心想这句话若是能在以前听到,那该有多好。

2.泥人

无瑕花只在战神君华的道场盛开绽放,而安锦瑟曾在无瑕花盛放的上一世里,苦恋过君华。

上一世,她在君华赴北海降龙受伤后救下他,将他养在自己的道场里。后面的故事乏善可陈,无非是少女一瞬心动,却因此付出了自己的一生。

君华伤愈后离开南海回到天界,安锦瑟却对他死缠烂打,不肯罢休。后来君华爱上了明烟仙子,安锦瑟嫉妒心作祟,最终堕入魔道,惨死于君华的剑下。

安锦瑟还记得,长剑刺穿她的心口时,君华看她的眼神冰冷如霜,无半分情意。她缓缓倒下时才恍然大悟,这短暂的一生过得是有多么偏执浪费。

不过,她大概还是有些运气的。她死后也不知过了多久,竟然又醒了过来,且周遭的一切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她竟回到了从前!回到了刚把君华救回道场的那一刻!

安锦瑟吃过了亏,便懂得绝对不要一错再错的道理。这一世她分外惜命,巴不得离君华远远的!但谁成想,她避之不及,君华倒像是变了个人似的倒贴!安锦瑟只好小心翼翼地赔笑哄着,免得又被他一剑捅了。

“唉——”安锦瑟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仙子有何烦心事?”

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安锦瑟一跳​‍‌‍​‍‌‍‌‍​‍​‍‌‍​‍‌‍​‍​‍‌‍​‍‌​‍​‍​‍‌‍​‍​‍​‍‌‍‌‍‌‍‌‍​‍‌‍​‍​​‍​‍​‍​‍​‍​‍​‍‌‍​‍‌‍​‍‌‍‌‍‌‍​。来人果然是君华,抱着手臂站在她旁边,浑身却散发着奇怪的求偶的味道。

安锦瑟惊慌失措:“你、你、你怎么来了?!”这家伙不是应该在床上养伤吗?!

君华抬头望着眼前的建筑物,“平安银号”四个大字龙飞凤舞,银号内人声鼎沸,客似云来。他终于明白,安锦瑟那些银子是从哪儿来的了。

君华淡淡地说道:“近来四处都有妖兽作祟,你的道童说你独自出门,我担心你,便来看看。”

“哦。”这样一来,安锦瑟倒也不好再说什么,但下意识地还是站远了些。

君华看了她一眼,竟然伸手一捞,将她捞进怀中。

安锦瑟汗毛倒立:“你干什么?!”

“在人间要万事小心,以免仙气泄露,暴露身份。”君华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别怕,我罩着你啊。”

罩个鬼啊!安锦瑟挣扎了一下,但发现实在挣不开,只好放弃。

“这是你的?”君华指着银号问道。

“嗯。”安锦瑟闷闷地应声。

君华微微皱眉,道:“你不知仙人未经允许,是严禁在人界使用仙术的吗?”

安锦瑟撇撇嘴巴,她当然知道。但是她也知道九重天上的大仙尊们每天忙得要死,哪有工夫事事监察。只要小心一点,应该是没事儿的。

这时,几个工人正把装满银锭子的箱子往后院抬。君华的目光落在他们身上,这些人看起来与常人无异,但他们的身上却带着一丝泥土味。忽然,一个工人被箱子撞了一下,胳膊竟然生生地掉在了地上!工人也不觉得疼,木然地站着。眼尖的君华却看见地上的那半截胳膊——分明是由泥土制成的!

君华凉笑道:“看来仙子非但在人界偷偷开店,还偷偷用法术捏了泥人充工,真是罪加一等……”

安锦瑟一双小手死死地压住他的嘴巴,惊恐地叫道:“你什么都没看到!”

香玉满怀的滋味自然是不赖,君华不禁笑弯了眼睛,拉下她的手,调笑道:“仙子怕了?”

安锦瑟瞪着眼睛看他,眉宇间有些悻悻然,又有些恼怒。

君华看着她,气定神闲地笑笑,忽然袖袍一挥,不但为那泥人将胳膊接上,还为银号造了个小小的结界。

君华试了试结界,确定牢固后才满意地点头道:“如此一来,这儿的仙气就不会外泄,其他仙家也不会发现这儿有问题。”

安锦瑟吃惊:“你刚才不是还说不许在人界使用仙术吗?怎么还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君华笑道:“因为是你啊。”

安锦瑟的心猛地一颤。不可否认,被君华这样深情笃定地注视着,她那颗沉寂已久的心又躁动了起来。

可是,为什么呢?上一世自己苦求一生却换不来君华的半点回应,怎么到了这一世,君华却成了自己想甩都甩不掉的人呢?

安锦瑟神色复杂地看着君华,道:“你一定是个假君华。”

君华不解地看着她。

安锦瑟垂下头,低声道:“君华上仙是不会这样跟我说话的。”

君华一愣,微微笑道:“是吗?那么那个君华一定是脑子坏掉了,才总是对你冷冰冰的。”

安锦瑟心头涌上一种说不上来的怪异感,她认真地说道:“君华上仙,我必须和你重申一下,我救你纯粹是出于仙友之间的义气,绝对没有其他意思,你千万不要胡思乱想。”

君华脸上的笑容不减,目光却深邃了起来。他反问道:“哦?我在想什么,难道仙子清楚?”

安锦瑟深吸一口气,道:“上仙,越是强大的人在受伤之后就越是会脆弱,然后因为脆弱产生一些错觉,觉得自己喜欢上了那个救他的人……”

“不是错觉。”

安锦瑟傻了眼。

君华看着她,认真地说道:“我喜欢你,不是错觉。”

暧昧而难以梳理的情绪在空气中陡然爆发,让安锦瑟跟着手足无措起来。

3.饕餮

被上一世苦恋的人告白,安锦瑟只感受到须臾的快乐,求生欲很快把她拽回理智的安全线内。思来想去,安锦瑟决定尽快促成他与明烟仙子的良缘,让自己赶紧从君华的世界里消失。

安锦瑟寻了个借口,将君华带去了天雍城。告白之后,君华对她愈发顺从,不问缘由地跟着她走,反倒让她心中不是滋味。

天雍城西邻仙海,是远近闻名的仙城,来这儿的修士仙家、妖物精怪都不少。

上一世中,天雍城闹起了饕餮巨乱。君华和明烟仙子也正是因此相识,惺惺相惜的。

安锦瑟找了间客栈落脚,又算准时间,带君华坐在靠窗的位置上用食。她心知即将发生的事情,颇有些心不在焉,一双眼睛有意无意地往窗外瞟。

窗外清风正好,这天气倒真适合游山玩水。

安锦瑟在心中叹了口气,收回目光时,却被碗中堆成小山的菜吓了一跳。她连忙按住君华持续为她布菜的手,道:“停!”

君华的筷子上夹着一个晶莹剔透的虾仁,他有些意外地看着安锦瑟,问:“怎么?不饿?”

“饿……饿也不能吃这么多啊。”安锦瑟有点儿心虚,道,“而且,你怎么知道我爱吃什么,就瞎给我夹菜。”

君华坚持着将虾仁放在菜山上,道:“这些菜,我全是按照你的喜好点的,绝不会有错。”

安锦瑟一怔,她方才没有留意,现在一看,这满桌子的菜样样都是她喜欢的​‍‌‍​‍‌‍‌‍​‍​‍‌‍​‍‌‍​‍​‍‌‍​‍‌​‍​‍​‍‌‍​‍​‍​‍‌‍‌‍‌‍‌‍​‍‌‍​‍​​‍​‍​‍​‍​‍​‍​‍‌‍​‍‌‍​‍‌‍‌‍‌‍​。想起这三个月来,他们差不多总在一起用餐,莫非他是那时记下的?

她心中忽然一阵难过,压抑着胸中的酸涩,重重地说道:“你是战神,以后不要记这些无关紧要的事情!”

君华摇摇头,笑道:“你的事,每一件于我而言都很重要。”

安锦瑟受不了了,失声问道:“君华,你到底为什么会喜欢上我?!”

君华一下子沉默了,他想了想,居然答道:“我以为自己快要死了的时候,看见的最后一个人是你;我以为自己活过来的时候,看见的第一个人也是你。”

他顿了顿,笃定地说道:“只有你。”

安锦瑟一下子说不出话来。

就在这时,客栈外面传来一阵忙乱的脚步声和呼救声。

“妖怪、妖怪啊!”

“君华……”

可话还没有说完,安锦瑟便被君华一把拉在身后,妥帖地保护了起来。此时的君华一身肃杀之气,分明才是那遇神杀神、遇佛杀佛的战神该有的模样。

“别怕。”

君华说着,握住了安锦瑟的手。源源不断的温暖从他的掌心传来,安锦瑟的心又动了动。

房屋剧烈颤抖了起来,瓦砾间荡下一些尘埃。窗外一闪而过一条巨腿,饕餮来了!而紧随饕餮的脚步而至的,是几位腾云驾雾要诛杀它的仙家,那明烟仙子正在其中!

安锦瑟脑子一热,扯着君华的衣领吼道:“快去帮那个穿绿衣服的小仙子!”

君华皱皱眉,却听话地飞身而起,朝明烟仙子的方向奔去。

可没想到,君华刚救了明烟仙子,饕餮居然发狂了!它撞破客栈的墙,直直地朝安锦瑟冲了过来!还没等安锦瑟反应,她竟然被饕餮撞飞了!

却不料,预期的疼痛并没有降临,安锦瑟反而跌进一个结实而温暖的怀抱中。

熟悉的气味几乎在她被拥抱住的时候就塞满了她的鼻息。安锦瑟睁开眼睛,君华正半抱着她,从半空中缓缓降落,眼睛始终没有从她的身上离开。

凶残的饕餮不忿为君华所伤,嘶吼着又扑了过来。君华连眉毛都没抬一下,轻描淡写地挥了挥手,便凭空招来一把巨剑,直直地插进饕餮的糙肉里!

几乎是在同时,君华却抬手盖上她的眼睛,不让她看见那怪兽鲜血飞溅的样子。

“没事了。”君华宽慰地笑道。

“二位仙友。”

突然插入的清丽女音打断了安锦瑟怦怦狂乱的心跳,她一把将君华推开,就见明烟仙子正在朝他们行礼,容貌昳丽,姿态万千。

明烟仙子的目光落在君华身上,她微微一愣,试探地问道:“阁下可是战神,君华上仙?”

君华微微点头,神色淡淡。

明烟仙子脸庞微红,行礼道:“方才多谢上仙出手相救。”

“是锦瑟让我救你的,要谢就谢谢她吧。”君华的目光落在安锦瑟的身上,满是柔情。

明烟仙子又是一愣,斟酌着行礼道:“多谢仙子出手相助。”

安锦瑟挤出一抹难看的笑容,余光里却是就差没摇着尾巴朝她讨好处的君华。她微微叹了口气,涩然道:“君华,你的伤既然已经好了,还是趁早回仙宫吧。”

君华的笑容凝固在脸上。

4.隐身

君华走了。饕餮被斩杀,他要回九重天上复命。

安锦瑟还记得君华与明烟仙子腾云驾雾双双离去时,背影简直就是一对璧人。她仰着头痴痴看了好久,直到他们彻底在眼中消失,才喃喃自语道:“安锦瑟啊安锦瑟,你还想什么呢!从今往后,他和他的心上人双宿双栖,你便抱着银子修道渡劫,这样各自欢喜不就是最好的结局吗?”

话是这么说,可她在道场浑浑噩噩住了几天都觉得浑身不自在,索性又溜回银号。

银号还笼罩在君华设下的结界中,安锦瑟也不知是不是自己的心理作用,总觉得空气中弥漫着君华的气息。这气息让她没来由地安心不少,总算是睡了个好觉。

日上三竿,泥人给她送来午膳,她一边就着小酒,一边用筷子戳着盘子里的花生米,嘟囔道:“君华……”

安锦瑟忽然生起气来,她抬起拳头捶自己的脑袋,懊恼道:“安锦瑟,你好歹也是南海道场的道场主,你有点志气行不行?不要整天想这些儿女情长的事儿!是钱赚够了吗?还是嫌自己活得不够久?!”

她越说越上头,连珠炮似的说道:“君华有什么好的!把眼光放长远一点,还愁找不到仙侣吗?!那东海的帝君不是也挺好看的嘛!”

话甫一出口,周遭的温度骤然下降,冻得安锦瑟打了个大大的喷嚏。

安锦瑟觉得不对劲,温度怎么可能忽然变化?更何况,银号正在君华的结界保护中,根本不可能有人能在这里作乱。除非……

一个大胆的可能性在她脑海中形成,她生气地拍桌子,道:“出来!”

没动静。

安锦瑟气笑了,道:“你再不出来,回去我就吩咐道童,只要见到你从南海道场前路过,就把你从天上打下来!”

一阵白烟忽然在半空中炸裂,白烟散去后,一脸别扭的君华果然出现了。他摸了摸鼻子,委屈地说道:“仙子好霸道。”

果然是他!安锦瑟咬牙切齿问:“你怎么在这儿?!”

君华更加委屈,委屈中还带着点哀怨,问道:“仙子想去找东海帝君做仙侣?”

安锦瑟的脸立刻红了,该死的,这家伙果真一直隐身匿于她身边!那方才那些话岂不是都被他听见了?!

君华一脸认真地点点头:“没错,我都听见了。”

安锦瑟彻底失语,这下,连耳朵根都红了。

只见君华学她的语气,捏着嗓子骂道:“君华有什么好的?!”而后,他又换回自己的语气,摇头晃脑地说道,“君华上仙姿态容貌皆是上品,又是开天辟地以来最厉害的战神。他为人刚正又勇猛,最重要的是痴情。依我看,他哪里都好。”

安锦瑟听不下去了,再次扑上前,用双手捂住了君华的嘴。

却不想,对上君华带着笑意的眼睛。

安锦瑟一愣,下意识地松开手,见君华笑得明艳不可方物,让本来窝了一肚子火的安锦瑟一句气话都说不出来,只得愣愣地看着他。

君华认真地问道:“仙子,你平心而论,我真的还不如东海帝君吗?”

安锦瑟咬咬牙,实在是说不出违心的话,只能一脸绝望地摇摇头。

君华笑了,“哎,这就对了​‍‌‍​‍‌‍‌‍​‍​‍‌‍​‍‌‍​‍​‍‌‍​‍‌​‍​‍​‍‌‍​‍​‍​‍‌‍‌‍‌‍‌‍​‍‌‍​‍​​‍​‍​‍​‍​‍​‍​‍‌‍​‍‌‍​‍‌‍‌‍‌‍​。”

安锦瑟咬牙切齿:“你不是走了吗?又回来干吗?”

“回去复了命,那就回来了咯。你不让我去你的道场,那我来这银号总行吧,怎么说都是我罩着的。”

安锦瑟气得牙痒痒,实在忍不住骂道:“不要脸!”

君华一脸无辜地耸肩,道:“要脸有什么用?要脸追不到媳妇儿。”

安锦瑟愣住了。

君华忽然笑了,这次的笑容不再玩味浪荡,而是多了几分云淡风轻的情深似海。

他轻声问道:“仙子,做我的仙侣,好不好?”

安锦瑟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君华在说什么?

她吞吞吐吐,道:“可是,可是你和明烟仙子……”

“同事而已。”君华垂下头,声音低沉地说道,“不论是以前,现在,还是未来,我都没有喜欢她。”

安锦瑟的心怦怦地跳了起来,她又感觉到了那种诡异感,但是她又说不出个所以然。

君华看着她,认真地说道:“不论是以前,现在,还是未来,我都喜欢你,只喜欢你。”

安锦瑟瞪大眼睛。

5.永不分离

不对,这太不对了。

安锦瑟看着坐在院子里帮她擦银子的君华,无比懊悔地想,她跟君华怎么就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

君华察觉到了她的目光,竟然抬起头来,无比浪荡地给了她一个飞吻。

安锦瑟老脸一红,赶忙低下头,口中喃喃念着“非礼勿视、非礼勿视”。可她忍不住再次看向他——若他正经些,那眼前的君华还是一如初见时那白衣飘飘,清冷孤傲的模样。那时的君华就像是天上的流云与皓月,美好得不会被这世上任何人拥有。

也就是那样的君华让安锦瑟偏生出了些好胜心。她也是不知天高地厚,竟然就敢那么大大咧咧地出现在君华面前,变着法子地表现自己,到底只换来了他的嫌恶。

想到那一剑,安锦瑟下意识地捂住心口,想阻止体内的隐隐作痛。她又不免慌乱起来,眼前的一切都太过完美和顺理成章,反而处处让她觉得不安。她害怕重蹈覆辙,可又的确沉溺在眼前这个君华的温柔里,挣扎着逃不开。

“我的仙侣又怎么了呢?”

君华不知何时走了过来,在她面前歪着脑袋看她。

安锦瑟心烦意乱,别过视线,道:“无事。”

君华不置可否地看她,忽然摊开掌心,他的手上不知何时多出一锭银子。

“说真话,就给你。”

这人!何其恶劣!安锦瑟恨恨地瞪着准确拿捏住她的软肋的君华,那人笑眯眯地看着她,分明是只大狐狸。

君华又加了一锭:“一句话,一锭银子。”

安锦瑟忍无可忍,指着银箱道:“你别以为我不知道这都是从那里变过来的!你当我傻啊!”

“哎呀,我的仙侣果然聪慧过人。”

安锦瑟不知是气是笑,忽然被君华拥入怀中。

这个拥抱柔软又温暖,安锦瑟紧张得手足无措,却不由自主地眷恋着君华身上的味道。

君华轻声道:“锦瑟,莫要胡思乱想,我会一直在这儿,今生今世,我与你永不分离。你听明白了吗?”

安锦瑟愣了愣,眼眶忽然有些酸胀湿润。她点了点头,用力地回抱住君华。

可是,她的心底仍有一个声音小声说道:“安锦瑟,即使你再不愿意承认,眼前你拥有的这一切都是从别人那里抢来的啊。君华只不过是受了迷惑才会喜欢你,也许他迟早有一天会回到明烟仙子身边的……”

就在这时,几个泥人跌跌撞撞地跑了进来,打破了他二人之间的旖旎气氛。泥人们慌慌张张地指着门外,安锦瑟心道有变,忙朝门外跑去。

她隐约听见身后君华的低咒声,却到底来不及细想是因为什么。

安锦瑟来到门口,见了站在门口的那人,彻底愣住了。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她的情敌明烟仙子。

明烟仙子仍是高贵不可侵犯的模样。她见安锦瑟与君华先后出来,才露出一抹笑容,道:“我还说这儿为什么会有仙气肆动,原来是二位仙友在这里。”

安锦瑟紧张地行了礼,偷偷瞄了眼君华,见他一脸的淡漠。

明烟仙子的目光在他二人身上扫视了一遍,最后落在安锦瑟的脖颈间,那儿悬着一串项链,上面挂着的正是君华送她的无瑕花。

明烟仙子眉心一挑,道:“想不到,竟在这里看到了无瑕花。”

安锦瑟不太明白,无瑕花怎么了吗?

明烟仙子意味深长地说道:“战神道场的无瑕花,这三千年来可是从未开过花呢。”

安锦瑟一怔,不对啊,上一世的这个时候,君华那儿的无瑕花明明开得很好。

君华忽然打断了明烟仙子的话,皱眉问道:“你来这儿所为何事?”

明烟仙子原是四处游历路过此地,想找个地方歇脚。安锦瑟见对方一脸征求的模样,到底没忍住开了口:“要不,就住我这儿吧?”

明烟仙子闻言一笑,却是看向君华,问道:“不知君华上仙意下如何?”

“自便。”君华冷冷说道,一把拉住安锦瑟的手,带她离开。

安锦瑟一脸的莫名其妙,压根不知道又做了什么才触了君华上仙的逆鳞。

6.坠马

安锦瑟蹲在君华的房门口,手中捧着君华最爱吃的灵芝羹,对着门缝拼命扇风,希望以食物的香气把君华诱出来​‍‌‍​‍‌‍‌‍​‍​‍‌‍​‍‌‍​‍​‍‌‍​‍‌​‍​‍​‍‌‍​‍​‍​‍‌‍‌‍‌‍‌‍​‍‌‍​‍​​‍​‍​‍​‍​‍​‍​‍‌‍​‍‌‍​‍‌‍‌‍‌‍​。

自她答应让明烟仙子住在这里之后,君华就好像生气了,根本不理她。

安锦瑟想破头才想出这么个法子,可她都蹲着扇了快一个时辰的风,君华还不出来。

“锦瑟仙子,你在这儿做什么呢?”身后传来明烟仙子的声音。

安锦瑟忙站起来,给明烟仙子行了个礼,挠挠头不好意思地笑道:“没、没什么……”

“呼啦。”安锦瑟身后的门被人拉开,黑着脸的君华走了出来。

安锦瑟傻了眼,这人怎么自己唤不出来,一听明烟仙子的声音倒是出来了?

明烟仙子笑道:“难得今日天气好,不如我们出去走走,就去附近的澜沧山?”

安锦瑟想了想,一时不知自己是不是该同意,免得又惹君华生气。这时就听君华道:“好。”

安锦瑟又傻了眼。

澜沧山风景优美、灵气逼人,的确是个适合游山玩水的好地方。三人既然在人界,便入乡随俗。安锦瑟租了三匹马,三人策马而行,倒是另一番风景。

一路上,明烟仙子总是不着痕迹地瞥上一眼君华,那眼神在安锦瑟看来,便是暗送秋波,芳心暗许。她有些别扭,却又不知道自己凭什么能跟明烟仙子争。

明烟仙子忽然问道:“锦瑟仙子也有些时候没去仙宫了吧?”

安锦瑟心虚地点了点头。

明烟仙子又问:“为何?”

安锦瑟一愣,为何?这有什么为何的?不回去自然就是……安锦瑟忽然顿住,她惊讶地发现自己竟然想不起来自己有多久没回仙宫,又为何不回去了。

“我……我……”安锦瑟求助地看向君华,头却不受控制地疼了起来。

让她失望的是,君华根本没发现她的异状,而是道:“走了这么久,仙子也该饿了吧。锦瑟,去买些吃的回来。”

那人向来只对自己的称呼用在了别人的身上,听得安锦瑟心中一阵酸涩。她不傻,怎会听不出君华口中的淡漠和想将她支开的用意。

君华是开始厌恶她了吗?那从上一世沿袭而来的苦楚和梦靥,终于再一次浮现在安锦瑟的眼前。

等安锦瑟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一夹马肚,策马飞奔了起来。

是结束了吗?故事将回到正常的运行轨迹,君华还是会回到明烟仙子的身边。

她忽然想起自己爱上他后,曾偷偷去过他的道场。

君华倚着树枝,在大片大片的无瑕花中饮酒,那画面好看得无法言喻。他喝得微醺,微微抬起眼来看了安锦瑟一眼,便让她连忙藏身树后,无论如何都不敢再踏出一步……

天界清清冷冷,她提着裙子追着他跑,不懂得怎么向人示好的她,凭借着本能把所有认为最好的东西都献于他,还要故意忽略他脸上的烦恼与不耐烦。她想着,人心都是肉长的,她这样喜欢他,只要追着他跑,总能等到他回头的那一天……

人间烟火鼎盛,她站在廊下,看着在月下相拥依偎的一对璧人,几乎要将眼泪流干。她恨啊,她恨为何自己明明是这世界上最爱他的那个人,他却爱上了别人……

最后的最后,她堕入魔道,意图颠覆仙宫。冷若冰霜的君华站在她的对立面,毫不留情地将长剑插入她胸口,却仍是不肯多看她一眼。大片大片的无暇花在他身后枯萎凋谢,许是因为染上了她肮脏的血。

她听到君华冷漠的声音:“像你这么讨厌的人,根本死不足惜。”

……

滚烫的液体从安锦瑟的眼眶中涌出,顺着她的脸颊滑落,所到之处只剩一片无穷无尽的灼热,仿佛一只从地底伸出的手,要将她拉回无间地狱中。

“安锦瑟……”她喃喃自语地责备着自己,“都说了不要再爱上他了,你为什么就是不听呢?”

痛苦使安锦瑟渐渐失去了意识,她在马背上摇摇欲坠,终于身子一歪,从马上跌了下来。忽然,一阵不知从哪儿来的力量将她包围了起来。那力量温暖,带着不容抗拒的气势,将她牢牢地包裹住。

接着,她听见一个焦急的声音。

“锦瑟!锦瑟!”

安锦瑟微微睁开眼睛,抱住她的人是君华。

君华一脸焦急,好像她真的是他毕生所爱。

可安锦瑟却累了,也醒了。

她苦笑道:“君华,你的真命天女并不是我,我不想再惹你讨厌了。”

君华没有说话,眼中满是痛楚。

安锦瑟道:“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重活过一世。上一世,我好爱好爱你,但是,我的下场一点儿也不好。爱你好难啊,我不要爱了。你听见了吗?我不要爱了……”

君华难过极了,握着安锦瑟的手不断收紧,低声道:“我知。”

安锦瑟怔住:“你知?”

君华面露难言之隐。忽然,只听“轰隆”一声巨响,一声惊雷炸在他们脚边,竟是雷霆万钧之势。

7.三千世界

天边不知何时已被乌云笼罩,黑云压城,惊雷四起。

又是一道雷劈来,君华却用自己的身躯替她生生将雷挡下!电闪雷鸣之下,安锦瑟这才看见君华的身体,上面分明布满了伤痕,有些伤口还在流血!

这就是那血腥味的来源!

安锦瑟睚眦欲裂道:“君华!你何时受的伤?!”

黑云之中,明烟仙子腾云驾雾,高高在上地俯瞰着君华和安锦瑟,脸上没什么温度。剑上,却淌着血​‍‌‍​‍‌‍‌‍​‍​‍‌‍​‍‌‍​‍​‍‌‍​‍‌​‍​‍​‍‌‍​‍​‍​‍‌‍‌‍‌‍‌‍​‍‌‍​‍​​‍​‍​‍​‍​‍​‍​‍‌‍​‍‌‍​‍‌‍‌‍‌‍​。

显然,那是君华的。

“君华,你果然擅用仙力开启三千界大门。你可知,此为死罪?”

安锦瑟的眼中只剩下触目惊心的血色,明烟仙子的话却在她心中惊起一阵波澜,她几乎疯了一样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君华苦笑了一声,良久,他才开了口:“锦瑟,你可知那时,我一点儿也不讨厌你。”

安锦瑟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君华。

君华微微眯起眼睛,仿佛陷入到某段只有他知的漫长回忆之中。

“战神生来便有无边神力,却也要独享无边寂寞。因为要守护四海升平,所以战神是不能有感情的。因此,历代战神都活在诸神的监视之下,沉浮万年,都只是一个杀人工具。”

他顿了顿,笑道:“可是,有一天,这杀人工具却被一个姑娘救了。”

他还记得那姑娘眨巴着一双大眼睛,关切真挚地望着他的模样。那双眼睛生动又天真,毫无保留地表达着倾慕之情,热烈得几乎要融化独自冰冷了几千年的他。

他还记得那姑娘提着裙子追在他身后的模样,无瑕花瓣落在她的发梢,她整个人都弥漫着淡淡的香气。她却为了讨自己开心使劲浑身解数,明明连仙法都使不好,总是将小狗变成四脚兽。

他多想永远留住她最美好的模样,却也心知肚明,即使再美,他都不能爱上她。

为了逼走她,他假意爱上明烟,却不想竟将她逼入魔道。

安锦瑟听到这里,不由得一怔。

君华道:“无瑕花乃是仙界诸神用我的心血所结,起监视我之效。若我动心,无瑕花便会枯萎,提醒他们要除掉那个让我动心的人。”

那时,仙界诸神蠢蠢欲动,君华必须赶在他们对安锦瑟下手之前,保住她的安全。如若不然,她必将万劫不复、魂飞魄散。于是,他假意自己嫌恶她、厌弃她,甚至亲手用长剑刺穿她的胸膛。

感知到战神君华心动瞬间的无暇花,在那一刹大片大片地枯萎,就如同君华的心,也在那一刻死去。

可这是他唯一能救她的机会。

“机会?什么机会?”安锦瑟紧紧地抠着君华的胳膊,声嘶力竭地逼问道。

“他们见你死于我的剑下,便会放松对你的警惕。我刺向你时留有余地,偷偷存下你的灵识。而后,我用神力开启三千世界的大门。”

三千世界,据说是佛祖为人间留下的最后一份慈悲。佛祖说,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三千世界的说法便是由此而来。在三千世界中,可以幻化出无数个新的世界,每个世界都有他自己的规律和逻辑。

安锦瑟终于明白了过来,她怔怔地问道:“所以,这个世界是你捏出来的?我根本就没有重生,是你给了我一个新的开始,对吗?”

所以,明烟才会从她戴着的那朵无瑕花上察觉出端倪。

君华望着她,淡淡地笑了起来。

他轻声道:“我本想着,一切从头开始,我与你重新认识,弥补你的所有遗憾。但我的神力已经不够再支撑这个世界的运作,才会被明烟发现这里的破绽。抱歉,我只能给你这么多了。”

然而,安锦瑟知道,这已经是君华能给她的全部了。

她原以为自己错付了一生,并为此肝肠寸断,觉得自己是这世界上最惨最傻的人,但在她不知道的地方,在她不知道的时候,有个人比她还要傻。

明明感受到了爱意却连表达的机会都没有,想要靠近却要将她狠狠推开的君华,在那个时候,会有多难过呢?

那一剑虽然刺穿了她的心脏,但又何尝不是让那时的君华也跟着死去。

安锦瑟猛地抬手拥住了君华,她任由眼泪流淌,喃喃道:“够了,已经够了。”

君华闭上眼睛,他的脸上闪过一丝久违的红晕。

他们脚下的土地忽然震颤了起来,幅度从小到大,地表开始龟裂。天地都在此刻摇晃了起来,蔚蓝的天空出现裂痕,就像破碎的玻璃,将世界分成了好几块。而深不见底的黑暗从裂缝中透射出来,带着要将一切吞噬殆尽的残忍。

明烟仙子惊讶万分,高声喝道:“君华,你在做什么?!”

君华低低地笑了起来,道:“我能干什么,你来者不善,我本来想好好跟你谈谈,你二话不说就砍我,几乎要了我的命,我的神力已经不够维持这里了。明烟仙子,你还不走吗!”

明烟仙子咬牙切齿地瞪着君华,冷笑道:“冥顽不灵!既然如此,你就随着这个世界一起消失吧!”

明烟仙子仙袍一甩,很快消失在天地间。

君华轻笑一声,看着安锦瑟道:“对不起,我没有力气再化出另一个世界了。”

安锦瑟摇摇头,她将眼前虚弱的男人抱进自己的怀里,用尽全身力气保护他。她低声问:“这里接下来会怎么样?”

君华道:“这个世界的一切都会消失,包括你我。”

“哦。”安锦瑟淡淡地应了一声,将他抱得更紧​‍‌‍​‍‌‍‌‍​‍​‍‌‍​‍‌‍​‍​‍‌‍​‍‌​‍​‍​‍‌‍​‍​‍​‍‌‍‌‍‌‍‌‍​‍‌‍​‍​​‍​‍​‍​‍​‍​‍​‍‌‍​‍‌‍​‍‌‍‌‍‌‍​。

君华牵起她的手,一根一根地扣住她的手指,他快要没力气了,只能做到这样了。

“怕不怕?”他问。

安锦瑟忽然笑了起来,她勾住君华的脖子,主动吻上了他的唇。

“正好。”她说,“与你一起消失,这也算是天长地久了。”

也许,下一秒就是灰飞烟灭。

但这一秒,她和君华依偎在一起,已然度过了最漫长的一生。

赞 (46) 打赏

裸捐你的1元钱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0.39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