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头钓鼠,爱者上钩

扫描二维码关注, 点击下面菜单"下载", 点击"免费下载" 可获得花火/桃之夭夭/飞言情/南方人物周刊/等PDF杂志下载链接


文/萧小船

简介:仓鼠妖林知稔来到人界,立志破案立功,走上鼠生巅峰​‍‌‍​‍‌‍‌‍​‍​‍‌‍​‍‌‍​‍​‍‌‍​‍‌​‍​‍​‍‌‍​‍​‍​‍‌‍‌‍‌‍‌‍​‍‌‍​‍​​‍​‍​‍​‍​‍​‍​‍‌‍​‍‌‍​‍‌‍‌‍‌‍​。她顶头上司淮令来到人界,立志抢林知稔的功劳打响自己的名号,再抓她和自己谈恋爱,事业爱情两手抓​‍‌‍​‍‌‍‌‍​‍​‍‌‍​‍‌‍​‍​‍‌‍​‍‌​‍​‍​‍‌‍​‍​‍​‍‌‍‌‍‌‍‌‍​‍‌‍​‍​​‍​‍​‍​‍​‍​‍​‍‌‍​‍‌‍​‍‌‍‌‍‌‍​。

林知稔:我太难了,我,好惨一女的​‍‌‍​‍‌‍‌‍​‍​‍‌‍​‍‌‍​‍​‍‌‍​‍‌​‍​‍​‍‌‍​‍​‍​‍‌‍‌‍‌‍‌‍​‍‌‍​‍​​‍​‍​‍​‍​‍​‍​‍‌‍​‍‌‍​‍‌‍‌‍‌‍​。

第一章 是风把我吹来的

夏末秋初,夜里有些凉。长安城郊的一座普通小院子,挨着后墙墙根,一条地道被飞速挖通,林知稔从洞里探出头,打量着四周:“应该就是这儿了。”

最近长安城出现一伙手段很高明的盗贼,偷了南安王府的夜明珠、西南大将军的金岭箭和礼部尚书的桃花珍珠养颜秘方。盗贼们行踪诡秘,没有留下任何线索,大理寺贴出告示,谁能破得此案、抓到真凶,赏银千两,入大理寺为捕头。

而林知稔就是来抓贼的。

但她不是为了钱,而是为了事业,为了证明自己!

她眯了眯眼,迅速捕捉到右厢房一闪而过的黑影,随之一股淡淡的香味传来,这是她在礼部尚书家撒下的香粉。她心里一喜,找到了!

她又钻进地道里,双手往前刨,很快到了右厢房的地下。她微用力往出一拱,两柄从左右方向来的叉子“啪啪”落下,正正好好地将她可怜的小脑袋卡住。

林知稔心中一梗,灯被点起,将屋子照亮。

“呵,你以为我偷珍珠养颜秘方的时候没有闻到香粉味?我的鼻子可不是普通人能比的,我就是想顺藤摸瓜把你引出来。”说话的人干瘦干瘦,贼眉鼠眼,手里捧着一大碗白米饭。

好香的白米饭……一定是特级大米,用山泉水煮的。林知稔不住地吞口水,馋得快哭出来。

盗贼吧唧吧唧嘴,又说:“我们盗贼联盟需要个大事件打出名号,用你的人头祭天刚刚好。来啊,把她宰了!”

“等一下!!”林知稔,“宰人也要讲个人性化,我想要三分钟时间说遗言。”

“行吧。”

林知稔松了口气,心里默念了个召唤诀,嘴上鬼扯遗言:“我希望下辈子我能做个纯粹的人,做个高尚的人,做个脱离低级趣味的人,找个帅哥,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我……”

盗贼额角青筋突突地跳,他手一挥:“太啰唆,直接宰了。”

叉子高高地被举起,林知稔吼了一声:“淮令你个天杀的,还不出来?”

下一秒,门啪的一声被疾风刮开,淮令瞬间到了林知稔面前,手握住刺下来的叉子尖端,微用了力气将那小贼一下掀开。淮令长着一张比寻常人更苍白的脸,眉眼淡淡,看着像是个病美男。

但林知稔知道他很健康,如果非说有点儿病,那就是戏精病。

眼下,淮令半蹲在地上,脸向她靠近:“想让我带你走?”

林知稔没有感情地点点头。

淮令:“我为什么要带你走?给我个理由。”

林知稔:“我怀了你的孩子,只有我能有资金让你家烧饼铺子起死回生……你自己选一个。”

淮令满意地点点头:“第二个吧,第一个还没到时候,以后再用。”

林知稔:??

盗贼忍无可忍,将米饭摔到桌子上:“好猖狂,想带走她,得先问问老子同不同意!”

淮令起身,唇角勾出一抹笑,一下冲过去和盗贼缠斗在一起。

林知稔是知道淮令的战斗力的,没一会儿看着她的小贼都加入对抗淮令的行列,她将卡着自己脑袋的叉子扔开,钻进地道离开这屋子。

盗贼联盟四个人就可以抢那么多东西,肯定是觉得自己本事大得很,偷来的东西也不会放到别处。林知稔将整个院子翻了个底朝天,终于在库房的米缸里找到了丢失的宝物。

她找了个麻袋将东西装下,顺便装了半麻袋大米,扔了几个铜板算是她买的。

等她冲到大理寺,赏银是她的,官位也是她的。有了大理寺这份正经公务员职业,淮令想秋后算账她也不怕。

林知稔跑出了六亲不认的步伐,刚出这条街,一阵狂风袭来。她抬起头,就看见淮令滚着从天边过来,四目相对间他笑了笑,飞身往下落。林知稔加快脚步冲到他落地点的前面,正开心着,猛地看见前面桥上站着一个淮令。

她一个急刹车折身往后,树上蹲着一个淮令。

左边井里趴着一个淮令,右边墙头吊着一个淮令。

一瞬间,她被“淮令们”包围,无处可逃。

林知稔咬牙切齿:“不是不让在凡界随便施妖术的吗?我要去举报你!”

“我可没用妖术,说起来你可能不信,是风把我吹来的。”后面树上的淮令跳下来,一伸手,其他的“淮令”就变回蒲公英的伞状冠毛回到了他身上。

“我以偷盗大米的罪名将你逮捕,跟我到衙门走一趟吧!”

“我给了钱的。”

“我没看到。”淮令的手搭上她的肩膀,笑得阴森森的,“骗我给你善后就算了,还要抢我的功劳,想得可真美啊,小耗子。”

林知稔怒了:“我是仓鼠,你才是耗子,你全家都是耗子!”

第二章 少壮不努力,老大被妖欺

林知稔从认识淮令那天起,他就是她人生的一个咒语。

诅咒她“干啥啥不顺,吃啥啥不够”的咒语。

林知稔原形是一只仓鼠精,在妖界,妖精如果修成人形百年之后功德记事本上没有大的错漏,还一心向善,为妖界和平安定而做贡献的话,经妖王批准就可以到人界生活。

人界繁华好玩,又有发展,是无数妖精向往的地方。

林知稔还是个小仓鼠时,就天天听槐树精念长安城的话本,对长安无比向往​‍‌‍​‍‌‍‌‍​‍​‍‌‍​‍‌‍​‍​‍‌‍​‍‌​‍​‍​‍‌‍​‍​‍​‍‌‍‌‍‌‍‌‍​‍‌‍​‍​​‍​‍​‍​‍​‍​‍​‍‌‍​‍‌‍​‍‌‍‌‍‌‍​。她化成人形之后兢兢业业,天天扶老奶奶过马路、给老爷爷送爱心,终于在百年后得到批准可以去人界。

每一批都要选一个组长,监管这一批在人界的妖精不闹出什么麻烦。

林知稔这一批,只有她和蒲公英精淮令,组长就是在他们两个之中挑一个。

在妖界,动物类妖精和植物类妖精中间隔着一条河,彼此也不怎么接触。林知稔一听说对方是蒲公英这种草类物种,觉得自己赢定了。

“不就是野草嘛,我一顿可以吃一筐。”

林知稔的话撂出来没过两日,就被啪啪打脸了。

组长选拔赛就在两族妖精中间隔着的万妖河边举行,比赛项目一如往年,就是抓到对方,想办法让对方按照自己的指令做事者就算胜利。

一大早林知稔就打了个地道,从自己的仓鼠洞一直通到万妖河边上,暗中观察,等着淮令一来,就出其不意地从洞里蹦出去,一口叼住他的小脖子,到时候他就任她宰割了。

林知稔按照计划,猫了约半个时辰,视线里,有人徐徐走来。

妖界相比人界而言,离天更近,此刻蓝天和碧水的尽头仿佛融在一处,那人就自相接处走出,独成一道风景。

一个野草长得这么好看,真是浪费了资源。

林知稔腹诽道。淮令四下打量着,没有任何防备地走向洞口。她屏住呼吸,默念:三、二、一……

“噌”地一下,林知稔从洞中跳出,手臂化成原形的爪子,快准狠地按住淮令的脖颈,一下把他压到地上:“小菜菜,姐姐教你一个做妖的道理。‘物种天注定,打拼也不行。’你注定斗不过我的,认命吧!”

被她按着的淮令眨眨眼,虚无地一笑。

“到底是年轻人,这时候还能笑得出来,心理素质真的好。”

“我是在笑你。”

“笑我什么……”林知稔的声音陡然降低,觉得后脑勺一阵凉意。这声音,不是从她手底下传来的,而是从她头顶。

林知稔仰起头,淮令歪着头往下看,唇边还带一抹笑意。

她后脑勺更凉了:“怎么有两个淮令?”

“还不止呢!”头顶的淮令往右指了指,林知稔顺着看过去,万妖河婆娑树下五个“淮令”在玩丢手绢,四个“淮令”凑一起打马吊,还有两个“淮令”在踢毽子。

林知稔用力地揉揉眼睛,有那么一瞬间怀疑自己视力有问题了。

“蒲公英伞状冠毛往往还没生出意识前就已经被风吹落,是以蒲公英形修炼成精的概率低到可以忽略不计,但是一旦修成精便会有个自带的独门秘籍——只要我想,全世界都有我。”

头顶真正的淮令勾了勾手指,其余所有的“淮令”都站到他身后,包括林知稔手底下按着的那个。

林知稔站起来,双手握拳做御敌状态。

淮令和善地笑了笑,揉了揉手腕:“我的分身武力值虽然不及我,但也起码有我的十分之一。”

他对着那大树一挥拳,“砰”的一声,树干顿时炸开,木屑差点儿崩到林知稔脸上。

她惊得嘴都合不拢,一个淮令都这样,他后面还有那么多个淮令。

打不过,打不过,明的暗的都打不过啊!

林知稔抱拳:“组长,是在下输了。”

“你倒是能屈能伸。”淮令掸了掸袖口,抬眸看了她一眼,“我们此行的落脚地是长安,天子脚下对身份核查都很严格,我们一起进去要有合适的身份关系才行。小组长和组员这一种,不够有粘合性。”

林知稔不耻下问:“那你的意思是?”

“我们需要时不时地联系,要经常互相找,我想了两种男女的身份关系任你选。一是你对我情根深种,求而不得,死乞白赖地追着我,然后被我嫌弃。”

林知稔:“……”

“二是你怀了我的孩子,每次找我都是来谈赡养费事宜的。”

林知稔一脸的无言以对,胸口起伏半天,她才挤出几个字:“第一个吧!”

淮令笑眼弯起来:“放心,我会很温柔地嫌弃你的。”

林知稔:“……”

两人的初步打算定下来,第二天就在新上任的审核官那拿了通行证,启程赶往长安。

按照妖界要求,妖精在凡界除非危及生命安全,其余时间不能滥用妖术。淮令凭借着过人身手和聪明脑瓜,再加上绝美颜值,很快就成了大理寺捕头中的门面与实力担当。

林知稔秉承着“对淮令情根深种,求而不得”的人设,艰难地取得了协助大理寺挖地道破案的兼职,得以偶尔和淮令碰头。林知稔做梦都想立功,自己走上妖生巅峰,这样就可以摆脱戏精淮令的魔爪。

可事实证明,她还是嫩了些。

昨夜城郊抓捕盗贼,功劳都归了淮令,她因偷拿大米的罪名被关进了牢房,对面四个单间牢房,刚好关着盗贼联盟四个人。

隔着中间的过道,林知稔都能感受到四双阴森森的眼睛,她都不敢睡了,只好骂淮令和她见过的三十八个淮令分身,骂一晚上嗓子都哑了。

“林知稔,你可以走了,这可是我们淮捕头和罗大人求来的恩典,回去多谢谢淮捕头,他可真是我等道德之楷模,行为之典范。”

狱卒一脸的崇拜,林知稔微笑。

谢,我谢他个鬼!

第三章 长安城风流恣意的少年郎

林知稔为了配合淮令的人设,住处就在淮令家旁边,方便她时不时地给淮令去“送爱心”。

因着盗贼联盟的事情,林知稔立功梦想再一次破碎,并且还蹲了一晚上牢房​‍‌‍​‍‌‍‌‍​‍​‍‌‍​‍‌‍​‍​‍‌‍​‍‌​‍​‍​‍‌‍​‍​‍​‍‌‍‌‍‌‍‌‍​‍‌‍​‍​​‍​‍​‍​‍​‍​‍​‍‌‍​‍‌‍​‍‌‍‌‍‌‍​。她快气炸了,短时间内不想再看见淮令,就把院子扔下,自己到一条街开外的槐树下,挖了个洞做窝。

只有地洞,能在这冰冷的世界里给她一点故乡的温暖。

月上中梢,林知稔化成原形,在窝旁边挖了个浅洞,借着月光,跷着二郎腿躺在里面数大米粒。

洞口有一粒硕大的米粒,在月光下晶莹剔透,里面隐隐能看出白浆,凭着林知稔多年的鉴米经验,断定这是极品大米。

其实淮令管她叫耗子情有可原,她身体里确实有老鼠的血统,一看见大米白饭就走不动路。她支起后面两条腿,往上一跃,牙齿精准咬住米粒。

突然米粒往上升,她暗道一声“不好”,想要松开嘴,牙齿却像是粘在了上面一样怎么也松不开,只能任由着自己被拉出洞,被淮令提在半空中。

“古有姜太公钓鱼,今有我淮令钓耗子,也算是佳话了。”

林知稔两颗板牙还粘在米粒上,表情定格在惊恐地睁大眼,瞧着可怜又可爱。淮令笑了笑,手指曲起往她脑壳轻轻一弹,林知稔嘴巴松开直直往下落。淮令眼明手快,伸手一接,她没落在地上,而是落在他的掌心里。

他的掌心温热,在这初秋晚风里是个温暖的所在。林知稔怕冷,不自觉地往他掌心里缩着蹭了蹭。

淮令脸上的笑意更深,低声道:“从前你捧着我,如今我捧着你,风水也真是轮流转。”

“你说啥?”林知稔没太听清。

“没什么。”淮令说,“今夜可能会出事,我人太善良,想把这个立功的机会让给你。”

林知稔精神一震:“什么机会?”

盗贼联盟不是寻常的贼,怕他们逃狱再去把宝物拿回来,大理寺卿罗息罗大人将东西锁在了家中,调了大理寺护卫里三层外三层地保护着,等案子彻底结了再还给失主们。

然而就这样,盗贼联盟还是能不惊动任何人地将夜明珠偷走,可想而知大理寺的护卫在他们眼中是多么不堪一击。

“明面上的,护卫没发现,他们极有可能是从暗处来的。”

于是林知稔发挥自己的特长,在淮令选择的视野最佳的大门口旁边,挖了个洞藏着。

而淮令则一跃而起,歪在树干上,对着天边朗月,摸出不知道什么时候藏上去的酒,好似槐树精经常讲的话本子里长安城风流恣意的少年郎。

她就要藏在坑里,他沐浴在长安月下。

林知稔感受到了这个世界对她深深的恶意。

不过,一直向往着的长安风华在这一刻蓦然出现,林知稔没忍住仰头看一眼,再看一眼。看得眼睛发花,一颗心“怦怦”跳得极快。

突然淮令往下瞥了一眼,林知稔慌忙将两只小爪子勾住洞口,发热的脸埋进洞里。

也就是这么往下一看,她突然发现洞地的土被几下拱出个小洞。

林知稔调换了个位置,用后面两只爪子钩住洞口,前面两只爪子刨了几下,对上一双鼠眼。

对方明显愣了一下,随后急忙往下跑,边跑还边“吱吱吱”地说话。

翻译一下就是:有埋伏,快溜。

林知稔的体型比老鼠大很多,她根本没在怕的,往前冲着追过去,在这条挖通的地道口前按住三只老鼠。她将它们绑在一起穿在树枝上,化出人形扛着去找淮令。

罗府门口,方才安静祥和的场面荡然无存。守卫进进出出,不时喊着:“这里没有!”“这里也没有!”

吵闹间,只有淮令还躺在树上喝酒。

林知稔:“……”这位的心理素质真的是一绝。

一根树枝探出在墙外,林知稔伸手扯了扯,淮令单手支着头往下看着她。

月光幽幽,比不上他眉眼间的流光。

林知稔胸口一滞,没出息地被美色迷了一下,磕磕巴巴地转移视线道:“有一只往西边跑了,没抓住,剩下的都在这儿了。我怀疑盗贼联盟的人都是老鼠成精,但是我记得鼠族在我之前已有上千年没有妖被批准到人界来了,他们是怎么过来的?”

林知稔很疑惑,不过更疑惑的是树上的淮令居然不理她。

她抬起头,“淮令”的目光有些空洞,这不是刚才在树上的淮令,这是他的分身!

那淮令去哪儿了?

林知稔心里“咯噔”一声,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下一秒,一张大网从天而降,将她和三只老鼠全都网住。

罗府的门开了,罗息和淮令一起出来,淮令指着网里的林知稔说:“罗大人,林知稔就是盗贼联盟在衙门里的卧底。”

林知稔:“……啥?!”

第四章 你应该认识一千零一个我

林知稔再次被关进牢房里了。

这次她的牢房从对面搬到了和盗贼联盟同一区域,住在跑掉的那只,也就是吃大米饭馋林知稔导致她犯罪偷米的那个叫束首的牢房里。

淮令怀疑衙门有卧底,才让盗贼联盟的人一而再,再而三地得手,并且在今夜还能越狱。

林知稔和盗贼联盟四人中的三人在一起,而罗大人府中的宝物在众目睽睽之下不见了踪影。

“这种种迹象联系在一起就能推断出,林知稔就是盗贼联盟的卧底,她今夜是来帮助束首盗走东西,并且掩护他逃走,还要装出自己没抓到的样子,实在是演技高超。”淮令如此说。

林知稔:“……”她想用小爪爪把他挠个满脸花​‍‌‍​‍‌‍‌‍​‍​‍‌‍​‍‌‍​‍​‍‌‍​‍‌​‍​‍​‍‌‍​‍​‍​‍‌‍‌‍‌‍‌‍​‍‌‍​‍​​‍​‍​‍​‍​‍​‍​‍‌‍​‍‌‍​‍‌‍‌‍‌‍​。

天牢里阴冷,林知稔冻得瑟瑟发抖,从缝在里衣的口袋中掏出几粒大米数着打发时间。

左右牢房里的盗贼都凑过来,眼巴巴地看着她。林知稔心念一动,将大米粒在手中颠了颠:“给你们倒是可以,但你们得回答我几个问题。”

“行、行、行……”

没有鼠族能抵挡得了大米的诱惑。

林知稔用这招基本把这几个年纪不大,刚化成妖不久的老鼠精的话套了出来。

他们几个都是听了束首的话跟着他到人界做事,通行证是束首找人做的假证,在长安城这三个月,他们就是顶着盗贼联盟的名头到处偷东西。

“假证……”通行证都是由审核官亲自做的,到底是哪路高人做的假证逼真到审核官自己都分不清。

审核官都是万里挑一,不仅天赋异禀,而且品性高洁,嫉恶如仇。上任审核官虎精天生金瞳,卸任后离开妖界修仙。现任审核官蛟龙,伴雷而生,命定雷神之命,能做上审核官的不可能会被买通。

而且束首还跟他们说,打响名头之后,就会有人花高价钱雇他们做事,到时候他们大赚一笔,回妖界也能买房子买地,过上小康生活。

林知稔抱着膝盖发呆到了下半夜,她想到了自己一开始在妖界生活得也并不好。

老鼠在众人眼中就是“坏”这个字的具象化,鼠族在妖界是底层的种族之一,多数是干苦力。她也是自打有了灵识之后被妖王选中到身边,生活才好转。

苦难者,最容易被一丁点甜头吸引,想去改变自己的命运。

林知稔叹了口气,这时从天窗口刮进来一把小小的“伞”,飘到她面前顿住。

淮令分身之一,专门传信的。

“狱卒换班,你挖个小洞出来,我在临安阁等你。”

林知稔嗤笑一声说:“我才不去,我一出去你又要向罗大人举报我越狱,我来人界是来干一番大事业的,不是为了将牢底坐穿的。”

淮令轻笑出声:“既然你不肯听本组长的话那就罢了,我这就跟妖界负责人说,遣送你回妖界。”

林知稔:“……”

她气得两腮鼓起,等偷跑出去,在临安阁房顶和淮令见面时仍是这张脸。

淮令伸手轻轻一戳:“手感很好,确实不是寻常的耗子。”

“组长自重。”林知稔脸又热又红,拍开他的手,“你叫我到这儿来做什么?”

“我收到消息,束首要在天亮之前在这里跟人交易宝物。”

林知稔眉头蹙起:“等等,不太对劲儿吧!束首是我眼睁睁看着它往西边跑的,盗贼联盟除他外其余三人都被我抓住了。就在那时候罗府中的宝物失窃,怎么可能是束首偷的?”

“可能他另有帮手。”淮令单腿曲着,又摸出一酒壶往嘴里灌。

林知稔无语凝噎:“……出来查案你还要装长安公子样儿喝酒,您这样真没必要。”

“怎么没必要?”淮令拎着酒壶摇了摇,侧过脸看她,笑得堪称勾魂夺魄,“查案是为了事业努力,积极展现自我是为了以后谈恋爱努力。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

林知稔心一跳,重复着重点:“谈恋爱?”

自楼下有人噔噔噔跑上来,淮令的食指在空中一点,无数个蒲公英的小伞在四周回绕。

林知稔的后脑被他扣住,带着往他怀里按。

她眼睛倏地睁大,贴在他心口处,风声人声她都听不见了,只能听见他如擂鼓的心跳声。

“你们是什么人……哦,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小厮听见动静上来,看到这缠绵悱恻的一幕,立刻捂住了眼睛。

“我们情动所致,等下去再把银子补给你。”

“好说,好说。”

临安阁的老板是个鬼才,不光楼里十二个时辰营业,连房顶都有租赁服务,以供痴男怨女赏月观花,江湖人士约架斗殴。

“还不起来?”

林知稔捂着脸立刻从他怀中抽身,指尖却反被他立刻捉住,按在心口。

“其实连分身带我本尊,一共有一千个。”

“不过你认识一千零一个。”

林知稔被他攥住的指尖微颤,声音紧张得抖起来:“为,为什么?”

“因为未来你心里,还会有一个我啊!”

林知稔的心也跟着抖起来,剧烈的那种颤抖。

这该死的男人,说情话竟如此甜美,简直是暴击。

林知稔深呼吸几次,突然一阵凄惨的尖叫声划破寂静夜空。她一愣,淮令已经先一步翻身下去。

临安阁二楼最里侧的雅间,有人倒在血泊里,周围有一颗夜明珠在泛着光,比外面的月亮还要明亮。

林知稔喉咙一紧:“是束首……”

第五章 她曾幻想过的都和淮令有关

“束首的死因是咽喉被锋利的牙齿咬断,通过现场遗留下的夜明珠可以暂时推断,束首和买家谈判没谈拢,对方起了杀机,将束首杀死,随后将宝物全都拿走,慌乱间落下了一颗夜明珠。”

大理寺卿罗大人厉声说:“鼠妖果然到了人界也不会改他们的恶习,若非束首贪婪也不会落得今日下场。下令长安城全城戒严,务必要将这个狂徒抓获!”

罗息的视线落在和淮令站在一起的林知稔身上,眼睛眯了眯:“她不是被关进天牢里了,怎么会在这儿?”

林知稔琢磨着该怎么才能避免让自己罪名加重,淮令倒是很镇定,上前一步挡住她:“回大人,这其实不是林知稔,而是我的分身之一。我接到消息说今夜束首会在这儿卖盗来的珍宝,想着林知稔既然是束首的内应,有她在更能引束首上钩,就让分身化成林知稔的模样跟我过来,但没想到还没等假林知稔出场,束首就死了​‍‌‍​‍‌‍‌‍​‍​‍‌‍​‍‌‍​‍​‍‌‍​‍‌​‍​‍​‍‌‍​‍​‍​‍‌‍‌‍‌‍‌‍​‍‌‍​‍​​‍​‍​‍​‍​‍​‍​‍‌‍​‍‌‍​‍‌‍‌‍‌‍​。”

淮令一只手探到身后,食指冲着她勾了勾:“小分身,还不快过来,不然我把你吹出去让你落地成苗。”

林知稔抿着唇,乖乖递上手,下一秒趁着没人注意,化成原形往他袖口里钻。

罗息眸中精光一闪而逝。

林知稔跟着淮令从临安阁出来,一路往大理寺去,趁着守卫换班时林知稔摸回了牢房,装成若无其事的样子继续蹲大狱。

和淮令分手前,他给了她一个荷包,并将一个口诀写在字条上塞给她。城中搜查需要人手,淮令一句话没说,转身就去帮忙了。

现在想想淮令的样子,林知稔还觉得奇怪,平时嘴恨不得一刻不停,居然口诀还用写的,而不是直接教给她。

林知稔念着字条上的口诀,荷包猛然变大,她打开绳子一看,眼睛亮成两颗星:“妈耶,一大麻袋极品大米!”

林知稔钻进去滚了滚,简直飘飘然,幸福得快要升仙。

在大米香中,林知稔突然有些迷惑了,淮令对她,到底是怎样一种错综复杂的感情呢?

说他好,他骗她、坑她简直不计其数。说他不好……但他也没让她真正受什么损失,反而极品大米送上门,美男怀抱也奉献。

林知稔曾经向往长安城多年,如今到了长安城,看到的繁花似锦、明月桃花、清朗少年……她曾幻想过的所有,居然都和淮令有关。

她抓了脸附近的一把大米,嗯,热得加点水就可以直接煮粥了。

林知稔深呼吸几次,从淮令送的温柔乡里出来,将荷包变小仔细地收好,突然觉得哪里不太对劲儿。

“之前几粒大米粒就让老鼠弟弟们馋得不行,今天这么一大麻袋他们居然没动静。”林知稔站起来,贴近旁边的牢房往里看。

“奇怪,怎么看不到人?难道是刚刚被叫走去审讯了?”

林知稔换了个位置,西斜的太阳光有几缕透进来,她看见墙角有一只巴掌大小的老鼠躺在那儿,气息微弱,马上就要断气。

她一颗心忐忑难安,扯着嗓子喊狱卒。

徐徐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停在牢门外。

“狱卒大哥,旁边这牢房……”林知稔抬头,看见外面的人愣了愣,“罗大人?”

罗息负手立在外面,道:“衙门里的人多数去城中寻找杀束首的凶手了,有关束首一事本官想提审你,刚进大牢,就听见你在喊人。”

林知稔点点头:“原来是这样,旁边牢房里这鼠妖像是得了什么病一样,此案还没结,还请罗大人找大夫……哦,不对,是兽医给它们几个医治。”

“它们就这么死了不也是很好吗?鼠类本就天生恶性,它们跟着束首偷盗,做下种种恶事,就应该知道自己的下场。束首之死,也只是天理报应而已,大理寺的人抓不到凶手的。若是你愿意,之后这案子就会变成悬案。”罗息轻轻地笑,笑得林知稔只觉一条毒蛇爬上自己的腿,她呼吸都弱下去:“你是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你如果肯承认自己是束首所组的盗贼联盟在府衙的内线,临安阁一事是你不满束首独吞宝物才起了杀心,本官会想办法保你一命。如果你不承认这些,今日你就会和这三只老鼠一起死在这里,之后的呈报就是你想灭他们三个的口,结果你们争斗全都死了。”

“林知稔,你选一个吧!”

林知稔浑身战栗,牙关紧咬:“我和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害我?”

“怪只怪你也是鼠族,就算今日不作恶,明日也会作恶。我一次性将你们铲除殆尽,让人界和妖界都知道你们的恶毒本性,这样,日后妖界也不会叫你们再来人界了。我行的,乃是仁道,是天道。”

光镀上他的眼,林知稔这才看出他异样的瞳仁和眼底隐隐透出的金色。

林知稔惊愕万分:“金瞳……你是上任审核官金瞳虎!”

第六章是善是恶,只在自己选择

审核官,是以匡扶妖界的公平正义为己任,在妖界的名望仅次于妖王。

  每一代审核官除了查核出入人界的妖精们的功德,还要时时刻刻监管妖界的隐患。

  在金瞳虎为审核官之时,鼠、蛇等几个世人眼中的反派族类皆被打压。金瞳虎认为这些族类一旦有能力,必定会给妖界带来祸患。但这般打压,引起这几个族类的反叛,几次大规模的战争使妖界死伤无数。妖界有人开始质疑金瞳虎的决定,妖王为了平息众怒,才让金瞳虎暂时离开妖界,审核官一职由蛟龙担任。

  金瞳虎坚信自己的所作所为是对妖界最好的选择,他掩去异样的眸色,化名罗息,避开所有人的视线来到人界,凭着过人能力在科考中高中,短短三年便坐到了大理寺卿之位。

  罗息所想,是让妖界认同他之前的想法——一旦鼠族等族有能力就会引起祸患。

  为此,罗息偷偷回到妖界,找到束首几人为他做事。罗息让他们在长安城作案,引起轰动之后在临安阁和束首接头时将他除掉,再次引起新一轮动荡。

  本来他是想杀掉天牢的另外三只老鼠,造成他们四只内部争斗的假象。但在临安阁,他看见了林知稔。

  在他离开妖界不久之后,被妖王器重的鼠族骄傲。

  虽然淮令说这是他的分身,但动物族类身上都有特殊的气息,罗息知道这就是林知稔无疑。于是,他的计划就此改变。

  “没有什么会比鼠族的骄傲,在长安城犯下滔天大案更能证明我的想法是正确的。”罗息抬手一挥,牢门的锁“哗啦”一声落在地上。

  “承认或者不承认,都在你的一念之间。”他的脚步沉重,一步步像是往她的心头踩。

  林知稔踉跄着往后退,直到脊背触上冰冷的墙壁。

  她想念召唤诀,可口诀刚起个头就被她自己打断​‍‌‍​‍‌‍‌‍​‍​‍‌‍​‍‌‍​‍​‍‌‍​‍‌​‍​‍​‍‌‍​‍​‍​‍‌‍‌‍‌‍‌‍​‍‌‍​‍​​‍​‍​‍​‍​‍​‍​‍‌‍​‍‌‍​‍‌‍‌‍‌‍​。

  审核官是天选命定之人,让淮令来,不一定能打得过罗息是其一。

  其二……林知稔怕万一伤害天选命定之人给淮令造成什么反噬,这是她怎么也不想看到的结果。

就在她放弃这个念头时,她突然意识到,自己居然在为淮令着想。

她成功地从贪恋他的美色进化成深深浅浅的喜欢,只是可惜,明白得有些晚了。

林知稔笑了笑,紧绷的神经突然松弛下来,讥笑一声说:“我没做过的事我为何要承认,我自有意识的那一刻起就没有伤害过妖界任何一个生灵。倒是你,审核官大人,罗大人,你说你行的是天道,是仁道,可不管是天道还是仁道,有哪一条说,你可以伪造通行证,你可以视妖命如草芥,你可以栽赃陷害无辜妖民?说到底,你不过是以正义之名行肮脏之事,你不过是自负,为了自己审核官的正义虚名不受到人质疑罢了。”

“你闭嘴!”罗息周身戾气激发,一声虎啸化出原形,锋利的牙齿照着林知稔便撕咬了过去。

林知稔唇边溢出笑,闭上眼,等待着死亡那一刻的来临。

“淮令,如果有来世,我要把你每三天丢进一次牢房里,然后半夜偷偷溜进去亲你。”

“怎么办,和你在一起时间久了,我也变成戏精了,不过,其实你戏精上身时有点可爱。”

“我现在也可爱了一点,这就叫近朱者赤,近你者甜吧!”

“我……”

林知稔眉头皱了皱,这留给她说遗言的时间会不会太长了点儿?

她好奇地睁开眼,就见一只白底黑纹的虎被泛着银光的网紧紧捆住,用力挣扎也动弹不得。一只脚踩在他身上,淮令恨恨地说:“狗东西,连我对象都敢欺负,等回妖界非扒了你的皮做大圣同款皮裙不可。”

林知稔小腿发软,贴着墙往下滑,淮令看见,一大步跨过来,伸手捞起她细软腰肢。

“你,你是怎么在千钧一发之际赶过来的?”

“当然是因为我们心有灵犀了。”

“少来!”林知稔猛然间想起淮令在送她回大理寺天牢时给她的荷包和咒语,一反常态地一句话没说,瞬间有些明白,“那时候给我荷包的是你的分身,你本尊藏在哪里跟我一起进来了是不是?”

淮令赞赏地点点头:“孺子可教,随我。”

“你藏在哪儿了?”

淮令指了指她腰间的荷包:“你在里面滚的时候几次嘴都贴上我的嘴了,唉,我这清清白白的好儿郎,就这么被你玷污了,你不负责可不行。”

短时间内经历过大起大落,林知稔现下只觉得委屈,眼圈红了红,这样的她是淮令从未见过的,声音不自觉地软下去,手指轻轻地抹着她的泪珠:“三个多月前,妖界有没被妖王批准的妖拿着通行证离开,所以我来人界的任务是找到这些妖,带他们回妖界。只是在查访之际,我发现了金瞳虎的踪迹,怀疑事情和他有关,于是才进了大理寺继续探查。本来我不应该把你也卷进来,但留你一个人在妖界我也不放心,就只能带着你一起了。”

林知稔愣住,泪汪汪的眼睛紧盯着他,声音哽咽:“你,你什么意思?”

淮令伸手遮住她的眼,在她慌乱间俯下身,亲在她嘴角。

“我喜欢你很久了的意思。”

第七章 有一老鼠兮,见之不忘

淮令和林知稔的初遇,在他们彼此都还没有化成人形时。

妖界蒲公英修炼成精的太少,一是本身灵力不够充沛,二是随时随地都会被风或者妖吹走。

淮令很幸运,生在一处避风谷,那里常年也不见风。

但老天爷开了一扇门,就注定会在门口放一排钉子。

避风谷虽然没有风,但却有经常跑到这来玩的小娃娃,每吹一口气,就有一个蒲公英失去修炼机会。

淮令又很幸运,自己碰上的是鼠族的林知稔。

那一日天朗气清,林知稔在化成人形前夕,走路都和人差不多,是后两条腿走的。她一蹦一跳地走,避开这里生了灵识的花花草草。

“知稔,过来吹蒲公英呀!”

有小伙伴招呼她,林知稔很有主见地摇摇头:“它们有的已经生了灵识,很有可能修成人的,吹走它们就是谋杀哦。”

“蒲公英本来就难以修炼,妖界这么多年都没有一只蒲公英妖。”小伙伴不理她,自顾自地去吹。林知稔怒了,冲过去将小伙伴拉走。塑料做的友谊小船翻船,过后林知稔拖着伤残的腿坐在草地上,看着自己护下来的蒲公英们叹气。

“鼠族本来就被人误解,你们每只都自带成百上千的分身,如果哪一只能修炼有成,以后一定要看在我保你们的分上为鼠族说句话呀!”

在她面前长得格外好看的蒲公英轻轻地点了点头,林知稔的小爪子小心翼翼地碰了碰它:“那我们约定好了。”

蒲公英顺利化形,辗转找到当年和他约定的小仓鼠。

他远远地看着她在草地上为了不碰到有灵识的花草跳着走的样子,一如昔年。

有光斑在她脚下跟着跳动,一蹦一跳着,直往他心里钻。

他之后所做的,向妖王举荐她也好,为鼠族说话也好,都是为了当年的约定,也是为了她。

为了早就住在心里的她。

  

事情解决,淮令将金瞳虎带回了妖界。

林知稔想回到妖界,她意识到不是自己闯荡出成绩就能救族人,只有她留在妖界,努力扭转大家对鼠族的看法,族人才能得到真正的公平,不再被轻视。

“你呢?你还回人界?还是……留在妖界?”林知稔有些忐忑地问。

妖界的婆娑花开得正好,粉一簇白一簇,绚烂得快要把目之所及的所有填满。

淮令“嗯”了一声:“我为什么要留在妖界?给我个理由。”

过去的对话再次上演。

林知稔想了想,说了从前备选的一个理由。

“我怀了你的孩子。”

淮令“吧唧”亲了她眼角一口:“好的,我留下。”

赞 (26) 打赏

裸捐你的1元钱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0.37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