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开,我是城主大BUG

扫描二维码关注, 点击下面菜单"下载", 点击"免费下载" 可获得花火/桃之夭夭/飞言情/南方人物周刊/等PDF杂志下载链接


文/郁风闲

简介:她穿越到游戏里,成了阻止他成亲的NPC,没想到最后把自己赔上了……

①隐藏NPC

黎明,陈峰策马疾行,向城外奔去,道路中间忽然拉起一条绳子,陈峰连人带马摔了出去​‍‌‍​‍‌‍‌‍​‍​‍‌‍​‍‌‍​‍​‍‌‍​‍‌​‍​‍​‍‌‍​‍​‍​‍‌‍‌‍‌‍‌‍​‍‌‍​‍​​‍​‍​‍​‍​‍​‍​‍‌‍​‍‌‍​‍‌‍‌‍‌‍​。飞在半空中的陈峰看见一张熟悉的脸,怒吼道:“果然又是你……白果!”

“没摔伤吧?”白果兴冲冲地跑出来​‍‌‍​‍‌‍‌‍​‍​‍‌‍​‍‌‍​‍​‍‌‍​‍‌​‍​‍​‍‌‍​‍​‍​‍‌‍‌‍‌‍‌‍​‍‌‍​‍​​‍​‍​‍​‍​‍​‍​‍‌‍​‍‌‍​‍‌‍‌‍‌‍​。

陈峰没有受重伤,不过看起来自尊伤得挺严重的​‍‌‍​‍‌‍‌‍​‍​‍‌‍​‍‌‍​‍​‍‌‍​‍‌​‍​‍​‍‌‍​‍​‍​‍‌‍‌‍‌‍‌‍​‍‌‍​‍​​‍​‍​‍​‍​‍​‍​‍‌‍​‍‌‍​‍‌‍‌‍‌‍​。还好,脸也没事,白果还挺喜欢他这张酷帅有型的脸的,与其他凡夫俗子都不一样。

一个是高高在上的城主,一个是街头的女混混,也只有这时候才能近距离接触了。白果想趁机摸他两把,谁知手刚碰上他的脸,就被陈峰拽住。他一个翻身,迅速地将她压在身下。

“你……”白果的小心脏不受控制地猛跳起来。

陈峰这次是真的气狠了,居然要对自己来硬的……如果他要乱来,自己是反抗呢,还是假装抗拒一下,然后顺水推舟地从了他?

很难选啊……

白果纠结着,手不自觉地在他的大腿上摸了摸。

陈峰一巴掌拍掉她不规矩的手,掐着她的脖子问:“为什么一再地破坏我的婚事?”自两年前起,每次陈峰定下婚约,白果都会出来妨碍。或者怂恿人家私奔,或者造谣他暴虐成性,不能人道……她还服务到家,自己都穷得叮当响了,还把全部家当拿去给人家。

这次的新娘是卖身葬父,他给了人家城主夫人的身份,算是非常优待了。结果才谈好没多久,人家又跑了。在追赶的途中遇到白果阻挠,陈峰真的一点儿都不意外。

白果指了指脖子,陈峰松开掐住他的手,她咳嗽两声,然后捉着他的手放到自己胸口上,扯着嗓子喊道:“救命!救命啊!城主狂性大发,光天化日之下耍流氓啦!快来人,救救我……”

“你……”陈峰措手不及,匆忙要把手拿开,一时竟挣脱不开,反倒让手和她贴得更紧了。

清晨街上的人不多,忙着赶早市的人听见声音围过来,一看不得了。

“城主耍流氓了?”

“我听到消息说李家姑娘跟人跑了……”

“因为婚事不顺,干脆强抢民女?”

“丧尽天良啊……”

白果越听越满意。这样下去,最起码逍遥城是不会有人敢嫁给他了,这样她的工作就会简单多了。白果喜滋滋地想。

陈峰狞笑道:“破坏我的婚事,你很得意?”

“我……我……我……”白果结巴了。

上次惹毛陈峰,下场是什么来着?其实也就是五天前的事情,当时陈峰把她捆在树上饿了两天。

但是这次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大家都以为他对她有非分之想,应该不至于太变态吧……白果正这么想着,接着胸腔猛地一震,剧烈的疼痛袭来。

“你……”白果痛得脸都扭曲了。

陈峰冷笑,既然她不想他离开,他干脆施加些力气:“我会让你后悔得罪我的。”

“不后悔!”白果痛得龇牙咧嘴,喘着气道,“下次,我还来搞破坏……你这辈子,休想成亲!”

“是吗?”陈峰笑着,颇为欣赏白果的大胆,施在掌下的力气也更加不客气起来。

剧烈的疼痛让白果的意识渐渐模糊,她缓缓地说道:“命中注定,你摆脱不掉的……”

白果所在的是一款叫作《七城杀》的网游,她是穿越进来的。

她大学才毕业就进了这家公司实习,顶头女上司朱诺年轻美貌但略(很)刻薄。朱诺也是《七城杀》的主创之一,当初她以男友为原型创造了陈峰这个人。游戏运营三年,感情触礁,男友渣了,朱诺几次挥刀想去阉了渣男,都被人拦住,最后只好把不满发泄在陈峰这个无辜的游戏NPC身上。

大的游戏设定是不能乱改的,但可以增加各种隐藏任务什么的,折腾死他……白果每天加班加点,干的就是给陈峰使绊子这点儿事,还不涨工资,连续加班三天后的某个凌晨,白果坠楼穿越到了游戏里,成了自己设定的隐藏NPC——阻止陈峰成亲,如果没记错,要阻止一百次,才会继续接下来的剧情。

白果的身体状况每天都会刷新,伤得再严重,天一亮就会恢复……但白果还是有点儿小忧伤,她发现,在第八次找上陈峰的时候,她就有点儿心动了。虽然陈峰的原型是个渣男……但游戏里的他,是完美男友,英俊帅气,威武霸气,有责任心,有爱心……很轻易就会让人爱上。

没想到第一次爱上的人,居然是一组数据。不过又一想,自己现在貌似也是一组数据了……还能回得去吗?白果更感伤了。

②当面造谣

陈峰站在门外,听见里头传来娇滴滴的女声:“你家里看起来条件不好……是不是你爹逼你嫁的?”这声音熟悉得让他一下子就冒火了——白果怎么又来了?

昨天,陈峰重伤白果后,将她丢到城外,而后追赶逃婚的新娘未果。这时家贫的少女叶双自荐,正是这屋里头的这位。陈峰想成亲,对人选倒没有太多要求,便应下了。

白果这次又想怎么破坏婚事?陈峰真的很好奇,只犹豫了一下,门内又传出白果的声音:

“不是被逼的哦……那你有私定终身的竹马吗?”怀春少女总有那么一两个竹马,白果好几次用这招说动人家私奔。

叶双摇摇头。

白果换个策略:“少女情怀总是诗,没想到要托付在那种变态身上……我说的就是陈峰啦,你没听说吗?昨天他当众蹂躏一个如花少女,就是我……可怜我命苦,被打了都没处申冤……”

白果唱作俱佳,但似乎效果不好。

“其实他一直都喜欢用暴力,我偷偷告诉你哦,他啊,不能人道,好像是以前太淫乱了,染了不少病……”

为了制造效果,后半段是压低了声音的,陈峰内力深厚,听得分明,一时没忍住,将门震开了。陈峰阴恻恻地瞪着心虚的白果:“原来我染了病,我怎么不知道?”

“呃……”白果吞了吞口水。

陈峰的表情看起来好吓人。

“我是不是不能人道,你要不要试试看?”

白果很想说一声“试试就试试”,但她没种,而且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她朝着面色惨白的叶双说:“我没说错吧!他就是个变态,大庭广众之下就敢调戏良家妇女,真嫁给他,这辈子就毁了……”

衣领被陈峰拎住,白果仍不肯放弃地大叫:“被我说中了,想杀人灭口吗!就算杀了我,也改变不了你是变态的事实……”

叶双安抚地笑了笑,陈峰放了心,提着白果往外走。他没像之前那样,先将她暴揍一顿,再把她丢到城外,而是将她丢上马车,带回了自己家。

“你要带我去哪里?”白果问。

“你不是对我那方面感兴趣吗?”陈峰说,“我不喜欢被人质疑。”

“呃,不太好吧……”白果的脸有点儿红,脑瓜子转悠着,回忆这游戏里有没有什么香艳的镜头。白果满怀羞怯地期待着,任由陈峰带她进了房间,把她丢在床上。白果手心冒汗,想着要不要假模假样地推拒一下……

砰的一声,门关了​‍‌‍​‍‌‍‌‍​‍​‍‌‍​‍‌‍​‍​‍‌‍​‍‌​‍​‍​‍‌‍​‍​‍​‍‌‍‌‍‌‍‌‍​‍‌‍​‍​​‍​‍​‍​‍​‍​‍​‍‌‍​‍‌‍​‍‌‍‌‍‌‍​。

陈峰已经出去了,门外传来他的声音:“等婚礼结束后,我会放你出去的。”

门窗被从外头钉严实,除了吃饭,她连上茅厕都只能在屋子里解决。白果如坐针毡,她的任务是要阻止他成亲,万一失败了……她不会就死在这里吧?当初不该助纣为虐,欺负游戏人物的……白果内心自责,然后继续想着要怎么破坏陈峰的婚事。

陈峰穿着红蟒袍,听管家汇报,新娘已经梳妆完毕,只等他去迎亲了。以往这个时候他已经得到消息,奔跑在追妻的道路上,或者在暴揍白果……第二十九次成亲,终于要成功了,陈峰内心却没有料想的那样激动。

白果没来破坏婚事,他居然浑身不自在?陈峰一个哆嗦,他不会是被虐习惯了吧?陈峰气势汹汹地说:“去看看那个女人怎么样了。”

来到关押白果的院落,才走近便嗅到了不对劲——有血腥气!陈峰连忙奔过去,只见木窗被从里头打烂,窗框上染了不少血迹,屋内早已经人去屋空!

陈峰连忙飞奔到前院,跳上马,奔向叶双暂居的客栈。

到底还是大意了。白果宁愿弄伤自己也要跑出去劝退他的新娘。

陈峰头一回开始思考,他到底哪里得罪人家了?这次拦住白果,要怎么折磨她呢?陈峰很愉悦地思考起来。

快马加鞭赶至叶双的住处,人才来到屋外,就听见里头传来叶双惊慌的声音:“你想怎么样?”

还有另一个刻意压低的猥琐笑声:“嘿嘿嘿,小美人儿,让大爷亲一亲……”陈峰迅速地撞开门进去,只见一个猥琐的男人正追着叶双纠缠。陈峰挥着拳头冲上去,却被对方灵巧地躲过。

女扮男装的白果心里苦啊。

说服不了叶双,白果只得选了最卑劣的方法——非礼了叶双。她似乎挺传统的,也许这样就会不嫁了。白果的良心备受谴责,不断地进行自我催眠:“这只是游戏,只是一堆数据。”好容易挨过心理那关,陈峰居然赶过来了?

白果一边逃,一边偷偷瞄叶双,泪眼汪汪的,看得人忍不住心软。

没工夫怜香惜玉了,这时候只能狠下心来!白果想好计策,冲到叶双跟前,用力地撕开她的衣裳——在古代,被陌生男人看光了,应该也算失贞吧?

“啊……”

白果惊得下巴都要掉到地上了。

看着眼前一马平川的胸膛,白果有点儿蒙。紧接着胸口传来一阵剧痛,整个人向后栽过去。她光顾着躲陈峰,完全没有防备叶双,没想到,只一拳,就让她呕出了血。

叶双恼羞成怒,打算再次攻上来,陈峰挡在了白果前头,铁青着脸道:“怎么回事?”他的未婚妻怎么变成男的了?

“还能怎么回事?”白果抹掉嘴边的血,“你被耍了呗?”难怪她不管怎么撺掇,人家都坚定不移,原来是别有用心。虽然她也挺同情陈峰,但此时不能感情用事,最好狠狠地嘲笑他一番,让他从此放弃成亲,这样她也不用这么辛苦了。

白果正得意,忽地想到:如果他一直不成亲,她什么时候才能完成任务?都怪她兴奋过度,居然失误了!

陈峰没有理白果,他愤怒的目光一直盯着前方的假女人。叶双见自己已经被拆穿,不管不顾地攻击上来。两人在逼仄的空间里打斗了数个回合,屋子里被打得乱七八糟,摇摇欲坠。白果受伤动不了,干脆待在一边看戏,直到横梁掉下来,她才发现自己的处境糟糕了!

“啊——”白果大叫,虽然不会死,但是会痛!

轰!

屋顶垮下。

白果睁开眼,发现自己正躺在陈峰的怀里。他在危急时刻救了白果。

陈峰望着叶双逃走的方向,陷入沉思。白果小心翼翼地打量着陈峰,他现在还在气头上,她特别想溜,但此刻自己还在人家手上……

是字面意义的手上。

陈峰回过神,一言不发地抱着白果就走。

“谢谢大侠的救命之恩。”白果暗示,他可以放下她了!

“不用谢。”陈峰说,“以身偿债吧。”

白果结巴了:“什么意思?”

“新娘跑了,你说呢?”陈峰白了白果一眼,道,“你这么积极地破坏我的婚礼,是不是暗恋我?”既然白果一直不想他成亲,就让她来抵债算了。

“我……”白果脸一红,虽然她确实暗恋人家,但是真没想过要自己嫁给他啊!

白果纠结着摆脱他的办法,陈峰看出她的打算,警告道:“别试图逃跑,否则我不介意打断你的狗腿。”

白果倒抽一口气,这么狠?

对别的女孩子就体贴入微,对她却说出“打断狗腿”这样的话,差别太大了!

“你好像造了我不少的谣?”陈峰说,“我不介意在你身上一一实现。”

好可怕,这是要挟!必须跑!

③破喉咙

“查到了吗?”陈峰阴沉着脸。

管家忍不住担心,自打城主再次被逃婚后,心情一直就不大好,大家都心惊胆战的……

没错,那天白果又逃了,途经河边时,白果很果断地跳河,宁死不嫁。

后来陈峰命人在河里搜寻,什么都没找到。派人去白果的住处找,也没见人。

她向来就喜欢到处溜达耍流氓,指不定又到哪里祸害人去了。

他让人同时调查的还有叶双。他当时展现出的功夫不弱,男扮女装接近他,绝非善类。

七天过去,调查依然没有进展,陈峰想了想,道:“宣布出去,说我要公开招亲。”陈峰扬唇,如果白果还想阻止他的婚事,一定会再次出现,这一次,他绝对不会让她有机会逃走。

消息很快就传出去了,吸引了其他城镇的人来看热闹。只是看到招亲的地点选在青楼……众人不由得又有些蒙,陈峰这是想干啥?

招亲会持续了两天,但是来的多是围观者,真正参与的人很少。一来,良家妇女哪会来青楼啊?二来,虽然大家依然崇拜、敬仰城主,但近来他的风评实在不好,没人敢把闺女嫁过去​‍‌‍​‍‌‍‌‍​‍​‍‌‍​‍‌‍​‍​‍‌‍​‍‌​‍​‍​‍‌‍​‍​‍​‍‌‍‌‍‌‍‌‍​‍‌‍​‍​​‍​‍​‍​‍​‍​‍​‍‌‍​‍‌‍​‍‌‍‌‍‌‍​。

倒是有不少青楼里的清倌,对陈峰表达出了浓厚的兴趣。

陈峰坐在厅里喝酒,几个妖娆的姑娘对着他搔首弄姿。白果得到消息赶过来时,看到的就是这幅景象。

陈峰被迫取消婚事后一直没传出找新人的消息,白果还担心陈峰从此一蹶不振,真的走上变态的道路,那自己的罪过就大了。

听到城主要招亲的消息时,白果很欣慰,城主大人没有变态!她一边感慨着,坏人姻缘是会遭雷劈的,一边回到城里继续搞破坏。没想到却见到他在喝花酒,果然传说都是骗人的,坐怀不乱什么的,都是假的。

陈峰自顾自喝着,并没有其他什么动作,都进青楼了,还装什么正人君子……白果心里嫌弃道。她趴在屋顶等得腿都麻了,干脆下来助力一把。

白果偷了一套清凉的衣裳,以白纱遮面,推门而入。

刚进去就遭到几个姑娘的敌视。

“别误会好吗?我不是来跟你们抢男人的,我是来加点儿火力的!”白果内心吐槽着,款款地走近。

白果挤到陈峰的身边,举着酒杯道:“城主大人,再喝一杯吧。”灌醉了才好,然后就有人逼着他负责,她就可以来搞破坏了……白果乐呵呵地笑着。

陈峰忽地把她拽到自己怀里,轻佻地钩起她的下巴:“你亲手喂的,我才喝。”

禽兽,连脸都看不清就扑啊!仅存的良心荡然无存,白果很亲切地把酒送到他的嘴边,一杯又一杯地灌。

灌得正起劲,陈峰荡漾地笑着:“今晚就你陪寝吧。”

“哎?”白果大惊失色,虽然他很帅……但只是一组数据啊,这都不只是跨种族了,完全是跨越了次元啊!

白果想跑,陈峰搂着她腰肢的胳膊却纹丝不动,她根本溜不掉。上次从马上跳到河里的那种好运,很难再出现了。

陈峰的手在白果的后背上抚摸着,白果挣扎着,耳边忽地响起陈峰的低语:“这一次,绝对不会让你再逃掉。”

“你、你、你……”

他早认出她来了……这是陷阱!白果脑海里闪过一个词——瓮中捉鳖。她就是那只鳖。

陈峰说:“我说过了,既然你毁了我的婚礼,那就拿自己来偿债。”

“我拒绝!”

“我没问你的意见!”

白果看说服不了他,立即不顾形象地大叫:“救命啊!来人啊!城主逼良为娼啊!快点儿来个人救救我……”

她正喊得起劲,陈峰一把把她扛到肩膀上,白果怕掉下去,下意识伸手抱住陈峰……的屁股,头下脚上,脑袋充血。

“你扛人的姿势不能温柔一点儿吗!”她晕乎乎地大骂,骂完才想起来这不是重点,他这是强抢民女!

“圣人看见了你也温柔不起来。”陈峰跟花娘要了一间房,然后扛着白果进去了。

被丢到床上的那一刻,白果就知道自己完蛋了,这次真的跑不掉了。然后她开始思考,两人如果发生点儿什么……会不会所有的游戏玩家都知道她被一组数据睡了?

来个人救她吧!

白果面如死灰,陈峰见她这副模样心中十分愉悦,故意挤出坏笑,缓缓地向她靠近:“小美人儿……”

下一瞬,白果在心中呼喊的救星从天而降,持剑刺向陈峰。那张脸他们都很熟悉,是叶双!

“这次我一定要杀了你!”叶双大喊着,向着陈峰刺过去。两人打得不分上下,白果趁机要溜。谁想外头冲进来一群护卫,将叶双制伏带走。事情发展得太快,让白果措手不及,她试图钻进人群里一起逃走,才到门口就被陈峰拽住:“你留下。”又看了一眼叶双,对护卫道,“看好他,等我这边解决了,再去审问他。”

白果还想求救,但眼前都是陈峰的人,助纣为虐还不够呢,哪可能帮她?

门再次被关上。

“救命啊!”

“你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陈峰说。

这话听着,真是又老套又禽兽啊!

陈峰狞笑着把她丢回床上,然后……把她捆绑起来。

白果猛地倒抽了一口气,他还玩这么激烈的?

“说,你到底是什么人?”陈峰问,“接近我到底有什么目的?”

白果愣住了:“你抓住我,不是要……”

“这么喜欢我?”陈峰笑,“可惜,我对你没兴趣。”

“是吗?”白果松了一口气,幸好幸好。

白果一副逃过一劫的表情,真是让陈峰不爽极了,他道:“你最好老实交代,否则,我会让你尝尝我的厉害。”

白果眼珠子乱转悠:“你记得你伤害过一个女人吗?”白果编了一个前女友情伤难愈,花钱请她来找麻烦的故事……

④下药了

白果浑身酸痛。

果然男人的话是不能信的,说不会碰她,最后不还是碰了?

昨晚她编完故事,陈峰极力否认,坚称自己没伤害过女人。两人争持不下,然后,他就狠狠地对她下手了。上上下下,里里外外,仿佛少碰一点儿会亏本。简直是禽兽!

白果以前说陈峰不能人道也不全是造谣,因为朱诺就是这么说的。但是经过亲身体验,她确定朱诺是造谣。她现在腿软得站不起来,就是证明。

虽然代价大了点儿……

陈峰还没醒,白果想快点儿溜,脚才落地,就又被陈峰捞回去了。

白果气不打一处来,骂道:“骗子,禽兽,你还想干什么!”

陈峰被骂了一阵,终于是完全醒了:“你对我下药?”

白果气得脸都红了:“禽兽!敢做不敢当吗?”

陈峰没跟她争辩,当即让人去请了大夫过来。大夫抽血检查后,发现他的体内确实有催情的药物。

白果的脸都绿了,这是什么破游戏?居然有这么变态的药?太罪恶了!

“我真没下药​‍‌‍​‍‌‍‌‍​‍​‍‌‍​‍‌‍​‍​‍‌‍​‍‌​‍​‍​‍‌‍​‍​‍​‍‌‍‌‍‌‍‌‍​‍‌‍​‍​​‍​‍​‍​‍​‍​‍​‍‌‍​‍‌‍​‍‌‍‌‍‌‍​。”就算真的下药了,也不会把自己送上门啊……痛得半死,累到虚脱,太得不偿失了!

陈峰明摆着不信。白果懒得解释:“你爱信不信,反正我没有。”她现在只想躺着,什么都不想做。

白果闭眼假寐,彻底无视他。

听见脚步声离去,她几不可闻地叹息一声,心里有点儿酸酸的。

没一会儿陈峰又回来了,一言不发地将她打横抱起。陈峰道:“不是你下的药。”

他简单地调查了一下,是昨天陪酒的一个花娘在酒中下了药,谁知道白果会突然闯进来。

她怎么这么倒霉!

白果心中叹息一声,凉凉地说道:“既然知道我是无辜的,你现在还想干吗?”白果有不好的预感。这次他又想怎么折腾?

陈峰说:“跟我成亲。”

“什么?!”白果尖声怪叫,整张小脸都扭曲了,“我拒绝!!”

“我没问你的意见。”陈峰说,“况且,你的肚子里说不定已经有了我的孩子。”

白果颤抖不已:“应该不会吧……”

她回想着,这游戏有生子系统吗?她一时也想不出来。不过再一想,连催情药都有,生孩子什么的……白果瞪着肚子,想象这里会蹦出一个孩子……

根本没有拒绝的机会,白果就被带回了陈府,从进门的那一刻起,陈峰就开始筹备婚礼了。

白果看见红灯笼挂上去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真的要嫁人了。

“我不嫁人的。”白果闷闷地道。即使她喜欢陈峰又怎样,她早晚都会穿越回去的吧?虽然她也不知道怎么回去……而且,他只是急着结婚,根本不挑人!白果很生气,感觉自己好廉价!

“为什么?”陈峰想起昨晚两人的争执,他确认自己没有伤害过哪个女人。不对,他曾经伤过她……想起自己曾经因为愤怒而伤了她,陈峰动手解她的衣裳,想看看她的胸口。

白果迅速地打掉他不规矩的手,护住领口吼道:“你干什么!”这才大白天就饥渴难耐!

“我只是……”

陈峰刚想解释,管家忽然来报,叶双又逃掉了。白果不想被他抓着亲热,立刻表达了浓厚的兴趣:“咦?不是说陈府的大牢很坚固的吗?”然后兴致勃勃地往外走。

陈府的大牢确实坚固,至今也只有一个人成功逃出去过,就是曾经屡次戏耍城主的女混混白果。现在又多了一个叶双。

一行人来到大牢检查,发现一点儿痕迹都没有,人就像凭空消失了一般。

陈峰下令搜城,但一无所获。

“命人严加防范,还有,派人保护白果。”叶双见过白果,还因她而失败,保不准会顺便报仇了。

白果眨眨眼,她也会是叶双的目标?

陈峰说:“放心,我会保护你。”

他是个很容易让人心动的男人,即便不爱她,还是很有责任感地许下承诺。白果的心情有点儿复杂。唯一让她能松口气的是,陈峰说会等她心甘情愿地嫁给他,在那之前不会举办婚礼。

成了城主的未婚妻,更走不了了。她倒是可以像以前一样爬墙翻窗地逃掉,可是她老是想起陈峰的话,她说不定有了孩子……万一真有了,谁知道爬墙会不会伤到孩子?

怕了怕了,白果只好留下来……她绝对不是因为贪恋陈峰的温柔!

更加不是贪恋两人的亲密接触!

亲密接触什么的,让白果心很累,身体更累……

陈峰不知道是不是禁欲太久了,好不容易有个未婚妻,所以很是放纵……对白果来说,只有一个感觉——累。白果恨自己,陈峰说了“不会勉强你”,她大可以喊停的,可她的意志实在是太薄弱了,禁不起诱惑啊……

陈峰回房没看到白果,只见桌上留了一张字条:今天分房睡吧。

分房?

每天温香软玉抱满怀,忽然让他一个人睡,还真有点儿不习惯。他随意地把字条攥成团扔掉,到隔壁房间去找人。这已经不是白果第一次提出分房了。陈峰的态度不变:分房可以,决不分床。

想到她一副气鼓鼓的样子,却又热情回应自己的画面,陈峰的嘴角微微地上扬。

屋外忽地传来一声惊吼:“你要干什么!”

是白果!

接着她又大喊了两声:“救命!救命!”陈峰赶忙追出去,看见差点儿让他心脏骤停的画面——叶双再次出现,挟持白果飞跃屋顶,白果用力地挣扎,竟然挣脱了,整个人从高空中坠下来。

“白果!”陈峰撕心裂肺地吼叫,迅速地飞身上前,终于在她落地之前接住了她,又在冲力的作用下,狠狠地砸向地面。陈峰站稳了脚步,只觉得脊背发凉。他来不及躲闪,叶双已经蹿至他的后背,连发大招。

白果看见对方攻来,大叫一声:“陈峰!”

陈峰身形晃动,仍稳稳地护住她。

陈峰倒地不起,叶双扛着大刀围着他的尸体转悠。“咦?BOSS已经死了,怎么没有爆出装备?”叶双哇哇大叫,“彩蛋任务啊,这么坑吗?累死累活的都不给点儿奖励??”

彩蛋……BOSS?白果忽然懂了,叶双是个玩家,而刺杀陈峰,是他领到的彩蛋任务……不用想,这肯定又是朱诺新增加的设定。

原只是寻常地修改游戏设定,增加游戏的趣味而已,但此刻白果因为陈峰的死,真实地体会到了悲伤。

白果怒火攻心,拔出陈峰的剑,刺向了叶双。

⑤隐藏任务

陈峰死了,又重新活过来,随时还会有下一个人领到彩蛋任务来刺杀他……此刻还活着,已经是幸福了。见他缓缓睁开眼,白果道:“我们成亲吧​‍‌‍​‍‌‍‌‍​‍​‍‌‍​‍‌‍​‍​‍‌‍​‍‌​‍​‍​‍‌‍​‍​‍​‍‌‍‌‍‌‍‌‍​‍‌‍​‍​​‍​‍​‍​‍​‍​‍​‍‌‍​‍‌‍​‍‌‍‌‍‌‍​。”她任务没完成,肯定是回不去了……她也不想回去了,现在她只想留在他身边。

陈峰笑:“早知道受点儿伤就能让你答应,我就……”

“只此一次。”白果打断他的话,“下次你要是敢受伤,我立刻改嫁。”

陈峰握紧了白果的手:“你要改嫁,除非我死!”

“我改嫁,你可以去娶别的女人啊。”想到他曾经差点儿娶了那么多女孩,她就生气!以后必须好好管教。

“男人花心会有报应的!”白果似乎能理解朱诺的感受了,渣男什么的,全都去死!

陈峰笑:“你第一次赶走新娘的时候,就应该主动出现,我就不会浪费这么长时间了……”

城主要成亲,全城同乐,白果却有点儿担心。游戏肯定又改了哪些设定,她进来之前修改的还可以避开,但之后的呢?除非亲眼看见,否则根本没办法知道。

婚礼前一天,陈峰带她来到后山的石室,道:“这里面是我们陈家的禁地。”本来应该在婚后再带她来的,但他看白果这两天闷闷不乐,以为她介意他曾经有二十多次差点儿成亲的事,所以想解释一下。

据说陈家先祖埋了无数宝藏,只能由他的妻子开启,陈峰想要造福百姓,这才急着成亲。

“对我来说,娶谁都一样……但你是不同的,我娶你是因为想娶你,喜欢和你在一起,白果,我们以后……”陈峰还想说些什么,低头却看到白果脸色煞白,冷汗涔涔,“你怎么了?”

白果的手在颤抖:“我有点儿冷……”

白果想起自己初入职的时候,脑袋里的各种点子。

“不如设定个隐藏任务吧,一旦开启就全城覆灭,城主惨死,开启新的任务地图……”她当时喜滋滋地贡献出自己的点子,没想到被用在陈峰这里。来到这处禁地,听见陈峰说出熟悉的台词时,白果才想起这件事来。

叶双只是一般的隐藏任务NPC,就算被他杀一万次,陈峰都可以复活,但是开启这个新的任务地图,就等于重置了人物设定,陈峰就真的死了……

白果咬紧牙,她知道自己不能嫁陈峰了,这一次,他一定会恨死她。

翌日。

陈峰再一次穿上红蟒袍,满脸都是有损城主威严的傻笑,直到白果逃婚的消息传来。

陈峰铁青着脸,骑马追了出去。

他以为这一次她是心甘情愿的。

如果不愿意可以直说,为何要逃?

陈峰快马加鞭,来到白果的住处。白果似在屋里等他,瞪着他的眼睛仿佛在冒火。

“该生气的人应该是我吧?”她还有脸瞪人了?陈峰真想掐死她算了,再一看,见白果眼中闪着水光,他又不忍了,问道,“为什么要跑?”

“我不能嫁给你。”白果说,“就算你杀了我,我也不嫁。”

陈峰叹气:“不想嫁,你可以直说……”

“说了让你去娶别人?休想!”白果咬牙切齿,“我不会嫁给你。但以后不管你看上谁了,我都一定会阻止!这辈子你就别想成亲了!”她说得太激动,眼泪都飙出来了,赶紧胡乱地抹去。

陈峰不信她对自己无意,否则她也不会掉泪。他道:“给个理由,否则我今天押也要押着你拜堂。”

白果咬紧嘴唇,没有作答。

陈峰作势要扛着她走人,白果道:“我会死。”她说,“我命中注定不能成亲,一旦成亲,我会死。”关于游戏设定一类的东西,不能说,她胡乱找了个借口。

陈峰笑:“这么滑稽的事情,你也信?”

“我信。”白果凶巴巴地说,“所以你最好有心理准备,这辈子你都娶不到娘子了。因为我自己成不了亲,也不会让你好过,你以后都……”

陈峰不让她说完,直接将她扛起来带走。

白果咒骂:“我说了我会死,你想干吗?没想到你是这种人!为了满足自己,不顾我……”

“我是什么人了?”陈峰把她丢到马背上,“以后可别说我不负责任。”

陈峰上马,调头回城里。

白果呆住了:“你什么意思?”

“你只说不能嫁,没说不能和我在一起。”陈峰说,“你别想找借口了,我们俩在一起也有小半个月了,我确定你没事……让你没名没分地跟着我是委屈了点儿,但既然你愿意,那也没辙……”

“呃……”还可以这样?

陈峰说:“你好像挺不情愿的?要不我们还是先怀个孩子,到时候你就没借口再……”

“现在?在这?”在人来人往的官道上?白果吓坏了:“不不,我们快点儿回去吧……”

尾声

既然大家说好了不结婚,那就可以放心地谈恋爱了……这话说得,怎么显得自己有点儿渣呢?逍遥城群众依然崇拜城主,他们很高兴城主能找到一个喜欢之人,但对于白果死活不肯成亲一事很不满。

“你们都这么亲密了,为什么还不成亲?”

“对啊,可别是想玩弄城主大人吧?”

现在的NPC都设计得这么八卦了?

白果清楚,陈峰不再勉强要成亲,不过如果能成亲,自然是更好的。

白果笑嘻嘻道:“我没有玩弄他,我和他是纯洁的恋爱关系。”

那人上下打量着白果:“不会吧?你们每天晚上同床共枕,热情火辣,当我们不知道?”

白果嘴角抽搐:“应该是误……误会吧?”

为什么他们会知道?这游戏里应该没有什么监控吧?不符合世界观啊!白果死撑着,反正她是当事人,她说没有就是没有。

某日陪着陈峰夜巡,回程时不知道哪里在放烟花,还是粉红色的泡泡。

“烟花好漂亮啊。”白果感叹。

“呃,那个啊……”陈峰有点儿尴尬。

经过青楼时,“烟花”格外灿烂,白果嘀咕着:“怎么烟花没声音啊,这不科学,绝对是bug,我去找找看……”陈峰没听清她嘀咕什么,看她一脸八卦地要去探看,赶紧把她拽回来:“那不是烟花。”

“嗯?那是什么?”白果不解。

陈峰附在白果耳边解释了一番,白果的脸马上就红透了。原来屋顶冒粉红泡泡,就是屋里的男女在亲密,在做和谐游戏。画面是绝对不能出现的,但是用了粉红色泡泡,大家一看见,还不是都知道屋里的人在干什么了吗?这么此地“无银三百两”有意思吗?白果以前知道游戏画面会做些和谐处理,但第一次在npc的视觉观看,别的npc或许觉得是正常的,但是白果……怎么看怎么别扭。

白果战战兢兢地问:“就是说,我们……他们一直都知道?”

“嗯,应该是吧……”陈峰无奈地笑,他自然是知道白果极力否认了什么​‍‌‍​‍‌‍‌‍​‍​‍‌‍​‍‌‍​‍​‍‌‍​‍‌​‍​‍​‍‌‍​‍​‍​‍‌‍‌‍‌‍‌‍​‍‌‍​‍​​‍​‍​‍​‍​‍​‍​‍‌‍​‍‌‍​‍‌‍‌‍‌‍​。

白果想找条地缝钻进去。看来她对这个世界了解得还是不够啊,必须加紧学习,绝对不要再闹出笑话。

白果咬牙,暗暗吐槽着:“这个游戏太BT了。”

陈峰笑着问:“你在说什么?”

白果面无表情:“我是说,从今天开始,我们盖着棉被纯聊天算了……”

赞 (25) 打赏

裸捐你的1元钱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0.36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