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初恋

扫描二维码关注, 点击下面菜单"下载", 点击"免费下载" 可获得花火/桃之夭夭/飞言情/南方人物周刊/等PDF杂志下载链接


鲸吞九州

她为了救个小朋友,遭遇车祸住院,却遇到了心心念念的昔日初恋​‍‌‍​‍‌‍‌‍​‍​‍‌‍​‍‌‍​‍​‍‌‍​‍‌​‍​‍​‍‌‍​‍​‍​‍‌‍‌‍‌‍‌‍​‍‌‍​‍​​‍​‍​‍​‍​‍​‍​‍‌‍​‍‌‍​‍‌‍‌‍‌‍​。看他白大褂加金丝眼镜的禁欲模样,让她恨不得下一秒就扑倒他​‍‌‍​‍‌‍‌‍​‍​‍‌‍​‍‌‍​‍​‍‌‍​‍‌​‍​‍​‍‌‍​‍​‍​‍‌‍‌‍‌‍‌‍​‍‌‍​‍​​‍​‍​‍​‍​‍​‍​‍‌‍​‍‌‍​‍‌‍‌‍‌‍​。

1.医生千千万,苏离最好看

莫丸丸很无奈​‍‌‍​‍‌‍‌‍​‍​‍‌‍​‍‌‍​‍​‍‌‍​‍‌​‍​‍​‍‌‍​‍​‍​‍‌‍‌‍‌‍‌‍​‍‌‍​‍​​‍​‍​‍​‍​‍​‍​‍‌‍​‍‌‍​‍‌‍‌‍‌‍​。

过马路的时候,她看到一个小朋友差点儿就要被车撞上了,为了救那个小朋友,她奋不顾身地冲了上去……

她伤得不算太重,只是左腿骨折加软组织挫伤,没有两三个月的休养时间很难正常走路,自然,这段时间是不能上班的了。

一做完手术,她就在微信上跟老板说明了情况,结果对方不愿意让她请那么久的假,直接让她办离职,还说过两天会安排人到医院探望她,做一下工作上的交接。

命运不公啊!怎么自己做了好事,遇上的却净是一些坏事?

她还在叹气,忽然就有人走到了她的病床边。

“你好,莫丸丸小姐,很感谢你救了我侄子。我叫苏离,是这家医院的主治医师。”

熟悉的名字,熟悉的清冷嗓音,这个苏离,该不会是……

莫丸丸迅速抬头,果然看见自己曾经朝思暮想的脸。

他的外貌变化不大,还是剑眉星眸,双唇紧抿,走到哪里都能吸引女孩子的目光。只是以往略显青涩的刘海已经全部梳上去了,精心打理的发型更是把他的高颜值凸显无遗。

苏离是个正经到不行的人,别的医生穿白大褂,底下随便穿一件T恤打底就完事。偏偏他就是要衬衫加领带,整个人透着一股精英气质。

更要命的是,他还戴了金丝边眼镜!

莫丸丸从小就特别喜欢“斯文败类”那一款的男主,现在身姿挺拔的苏离往这里一站,活脱脱就是她理想男友的模样。

好想弄乱他的头发,扯开他的领带,摘掉他的眼镜,让他气息不稳地在自己耳边说:“丸丸,别这样。”

沉浸在幻想中的莫丸丸,浑然不知自己把心中想法小声说了出来。

苏离脸颊微红,轻咳一声。为了化解尴尬,他推了一下旁边的小朋友:“小与,跟姐姐道谢。”

莫丸丸这才发现苏离还带了一个小男孩,正是自己救下的那个小朋友。

苏与乖巧地向她说了声“谢谢”,那一本正经的样子,像极了缩小版的苏离。

她一个没忍住,直接把苏与揽进了怀里:“不客气不客气,你长得好可爱啊!”

苏与一看就是内向害羞的性格,他任由莫丸丸抱着,小脸全红了,刚想伸出小手反抱着她,就被苏离拉开了。

“好了,麻醉药的药效刚过,你需要多休息。”

莫丸丸一脸意犹未尽的样子:“没事啊,我精神很好。”

苏离看了她一眼,笑了:“你总喜欢这么说。”

她立刻意识到,他在说从前。

大学时,她总爱约他一起吃中午饭,吃完也不让他走,要么缠着他说话、打游戏,要么拉着他去喂流浪猫狗。

他经常一脸无奈地问:“你确定自己不用午休吗?”

“我精神饱满,精力充沛!”

然后下午的课,她睡得比谁都香,为此,还经常被老师点名批评。

这么多年过去了,这种细节他都还记得,这是不是说明,自己有机会?

思及此,莫丸丸又傻笑起来。

苏离只好又轻咳几声,将她从思绪中拉回来。

“我带小与过来,除了跟你道谢,还希望你安心养病。你的医药费和住院费,小与爸妈会全权负责。考虑到这期间你不能上班,没有收入,他们会额外给你一笔补贴。至于你的康复问题,就由我负责。”

这是什么神仙待遇啊?未免也太好了吧!

莫丸丸感动得连声道谢:“果然,好人是有好报的。”

听到她这句话,苏离突然把手搭在了她脑袋上:“但是做好事前,你也要考虑一下自己。量力而为,懂吗?”

她下意识地点点头,但表情呆呆的,似乎没听进去。

他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傻瓜。”

莫丸丸偷瞄他一眼,这语气……为什么总觉得带了些许宠溺?

2.情窦初开

其实,苏离是她的前男友。

她跟苏离大学时同班,自然而然就认识了。

那时候为了赚学分,班里经常会有一些义工服务,比如去敬老院给老人打扫,去福利院给孩子们上课。刚开始班里的同学还挺热心,次数多了,就开始推辞。后来,就只剩他们两个了。

莫丸丸没想到苏离不仅长得好,成绩好,运动好,还心地好,对他的好感顿时倍增,从此天天约人家做好事,今天喂流浪猫狗,明天去给流浪汉送旧衣服。

一来二去,两人也渐渐熟悉起来。

那时的她对恋爱这回事懵懵懂懂,只知道偶尔走在一起,她会冲动地想牵他的手;看到他挺拔的背影,会忍不住想从背后抱住他;甚至一起喂流浪猫狗时,看到他抱着小奶猫轻轻抚摸,就恨不得自己是那只猫。

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直到有一天,他们帮助了一个摔倒的老婆婆,而老婆婆问了她一句话。

当时,他们把老婆婆扶起来之后,苏离发现对方有点儿中暑,就去附近的药店买藿香正气液。

她目不转睛地看着他跑开的背影,等回过神来才发现老婆婆一直冲着她笑。

“小姑娘,你喜欢他啊?”

一句话,刺穿一层又一层蒙在她心上的薄纱。莫丸丸终于反应过来,原来自己这种极欲靠近又胆怯的心情,是爱上了啊​‍‌‍​‍‌‍‌‍​‍​‍‌‍​‍‌‍​‍​‍‌‍​‍‌​‍​‍​‍‌‍​‍​‍​‍‌‍‌‍‌‍‌‍​‍‌‍​‍​​‍​‍​‍​‍​‍​‍​‍‌‍​‍‌‍​‍‌‍‌‍‌‍​。

老婆婆看着她,笑了:“喜欢就要抓紧喽!他肯定很受女孩子欢迎,别白白错过了好对象。”

莫丸丸使劲儿点点头,一副谨遵教诲的模样。

没多久,苏离就把药买回来了,他们一起把老婆婆送回了家,临走前,老婆婆还冲她挤眉弄眼,说了声:“加油。”

苏离疑惑地问她:“你们聊了什么?”

“想知道的话,今晚十点,小公园见!”

“那么神秘?”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当晚十点,苏离还是来了。

她拿出早就准备好的情书和礼物,一脸郑重地递到他面前,说:“我喜欢你。”

他先是错愕了一瞬,然后轻咳一声,红着脸收下了东西。

见他把东西拿走,却不说话,莫丸丸急了:“你呢?喜欢我吗?”

他一手摁在她的脑袋上,飞快地亲了她一下。

等莫丸丸捂着嘴巴瞪大眼睛看他时,他又浅浅地笑了起来。

苏离眉眼弯弯,脸上红晕尚未消退,看向她的眼神比当晚的月色更柔和几分。他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反问:“傻瓜,你愿意当我女朋友吗?”

至今回忆起来,画面依旧清晰,估计她这辈子都不会忘掉。

只是后来,因为一个女同学,她不得不选择了和他分手。

那时他受伤的神情,一样让她至今难忘。

3.我还喜欢你

回忆了一晚上的往事,早上醒来时莫丸丸就感觉整个人丧到不行。她想着出去走走,转换一下心情,可惜腿上打了石膏,行动不便。无奈,只能拖着沉重的腿去等电梯。

没想到医院的电梯几乎每趟都满员。

第一趟,她让给了一位坐轮椅的老人家。

第二趟,她让给了一位孕妇。

第三趟……

莫丸丸看了看周围和自己一起等电梯的人,要么缠着绷带,要么就是老人和小孩……算了算了,还是走楼梯吧。

她牢牢地抓紧扶手,慢吞吞地往下挪。

没想到冤家路窄,她居然遇到了蓝晴。

这个女人,就是让她和苏离分手的罪魁祸首!

“莫丸丸?真的是你?”蓝晴掩着嘴巴“咯咯咯”地笑起来,浓妆艳抹的脸上挂着小人得志的表情,“都说女大十八变,你怎么越变难看了?还有,你这是受伤了吗?怎么没有家人、朋友在照顾?该不会这么多年了,你还是连一个朋友都没有吧?”

莫丸丸虽然是个好人,但不代表她脾气也好。

她眼睛一眯,立刻开始反击:“你倒是女大十八变,越变越讨厌。再厚的粉也盖不住你这恶毒女配的嘴脸。这点儿小伤还要麻烦家人、朋友?我又不像你,身体有点儿小毛病就搞得自己生活不能自理。”

“你……你说什么呢!”

蓝晴恼羞成怒,伸手推了一下莫丸丸。

她们正处于楼梯中间,莫丸丸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到自己身体失衡,直直往下扑。

她下意识地闭上眼,用双手护住了脸。

只是预想中的疼痛迟迟未到,反而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没事吧?”

苏离的声音传来,她感觉到脸上有一股温热的气息拂过。

莫丸丸心有余悸地睁眼,就对上了他近在咫尺的双眸。

以前她就觉得他的眼睛好看,欧式双眼皮下是弧度恰好的桃花眼,眼仁黑白分明,每每看向她时,总会漾着温和的笑意,如空调房里的被窝,让人恨不得就此睡在他眼底,再也不起来。

现在虽然隔了一层薄薄的镜片,但对她的杀伤力有增无减。

莫丸丸迟迟没有说话,苏离担忧得皱紧了眉。

他回头瞪了一眼蓝晴,后者认出他是谁,结结巴巴地解释:“我不是故意的……”

苏离懒得听她的废话,抱起莫丸丸就走。

回到病房,他将她放在床上,拿出听诊器贴近她心脏,结果手突然被捂住。

“我没事。”莫丸丸直勾勾地盯着他,更加用力捂住他的手。

听诊器依旧紧贴着的她心脏,所以他很明显地听见,她的心跳越来越快。

一向挂着灿烂笑容的她,此刻目不转睛,神情认真。

这与大三那年,她对自己表白时的表情,一模一样。

不知怎的,他的心也跟着她那“扑通扑通”的节奏,跳得越来越快。

终于,她微微启唇,说了五个字。

声音和心跳一同传进他的耳朵,像一支支升腾的烟花。

“我——”

“扑通。”

“还——”

“扑通扑通。”

“喜——”

“扑通扑通扑通。”

“欢——”

“扑通扑通扑通扑通。”

“你。”

“砰——”简单的五个字,所传递的意思却让所有的烟花同时炸开,逼得他迅速摘下了听诊器,扔到一边​‍‌‍​‍‌‍‌‍​‍​‍‌‍​‍‌‍​‍​‍‌‍​‍‌​‍​‍​‍‌‍​‍​‍​‍‌‍‌‍‌‍‌‍​‍‌‍​‍​​‍​‍​‍​‍​‍​‍​‍‌‍​‍‌‍​‍‌‍‌‍‌‍​。

莫丸丸有点儿错愕。

苏离深呼吸几口气,平复了一下思绪。

他扶了扶金丝眼镜,口吻生疏:“没什么事就好,那莫小姐好好休息,我先去忙了。”

他弯腰捡起听诊器,准备离开,却听莫丸丸委屈地开口:“我们不能和好吗?”

“你是我的朋友,这点不会变的。”

她听出来他的弦外之音了,当朋友可以,复合?不可能。

4.嫉妒是最大的恶意

晚上,莫丸丸躺在病床上,难以入眠。

她想起早上苏离的反应,懊恼地打了自己一巴掌。

真想坐时光机回到大学时期,冲自己大吼:“你醒醒,蓝晴不是什么善茬,她在骗你啊!”

那时候,他们刚开始交往,她根本不知道成为情侣后要如何相处,如何维护感情。

她不管什么时候,都喜欢牵着苏离,这情景落入蓝晴眼里,居然就引发了女生的嫉妒。

喜欢苏离的女生很多,蓝晴只是其中一个,但蓝晴的不同之处就在于,她并不想取代莫丸丸成为苏离的女朋友,她只是纯粹觉得莫丸丸配不上苏离,想拆散他们。

有时候人的恶意就是这么简单且直接,让人促不及防。

蓝晴找到莫丸丸的联系方式,装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诉说自己对苏离的爱有多深,希望莫丸丸离开他。

一开始,莫丸丸还觉得好笑,置之不理。

但随后,蓝晴用小号加了莫丸丸,以家人的身份晒出抑郁症诊断书,苦口婆心地劝说莫丸丸:“蓝晴有抑郁症,求求你不要刺激她。她提出的要求确实无理,但是你的恋情,难道比一条人命重要吗?”

然后,她就动摇了。是的,因为一份假的抑郁症诊断书,和一番假惺惺的话,她居然动摇了。

她下意识地减少和苏离的见面次数,不再和他有过多的交流。

察觉到她的冷淡,苏离主动过来找她,询问发生了什么事。

结果,她什么都没能说出口,只是搪塞自己心情不好,所以忽略了他。

为了让她心情变好,苏离还特地借了音乐系的教室钥匙,给她弹了一下午的钢琴。

这事被蓝晴知道后,她割腕了。

莫丸丸亲自送她去的医院,医生为她处理伤口时,她还用力抓着莫丸丸的手臂,面目狰狞地质问:“你答应过我,离开苏离的,你为什么没有做到?”

看着自己手臂上的“血痕”,莫丸丸陷入了恐慌。

那是她第一次,狠下心伤害一个人,这个人还是她最最喜欢的男孩。

她向苏离提了分手,无视他的恳求和日渐消瘦的憔悴模样,直接对他避而不见。

慢慢的,蓝晴和苏离都淡出了她的生活。

就这样,到了大四。

毕业那天,突然苏离突然托人给了她一份文件。里面装着蓝晴的假病历,以及一份打印的聊天记录。

“他们居然真的被你拆散了,太强了吧!你是怎么做到的啊?”

蓝晴:“莫丸丸最大的弱点是愚善、心软,我用小号骗她,说自己有抑郁症,又上演了一出割腕大戏,她就上当了。”

“她哪里得罪你了吗?”

蓝晴:“她有哪点比得过我,苏离居然愿意和她在一起?呵,被一个样样不如我的女人比下去,我就是不甘心。她凭什么天天和苏离秀恩爱?我就是要拆散他们!”

人类会有本能驱使的善意,自然也会有本能产生的恶意。

没想到蓝晴是那种得不到,就要毁掉的极端性格,莫丸丸如遭雷击,第一反应是去找苏离。

没想到,刚好就撞见蓝晴在对他上演真情告白。

一番感人肺腑的话说完,蓝晴闭上眼就想靠进苏离怀里,苏离眼疾手快地撑住她的头,面无表情地说:“谢谢你的喜欢,但我们不可能。”

“你还喜欢着莫丸丸?”

“就算没有她,我们也不可能,我说明白了吗?”

眼看苏离说完就要走,莫丸丸抓紧时机冲上去,对着他就是一个标准的熊抱。

“对不起对不起,我是脑子被驴踢了才会相信蓝晴的谎话。冷落了你,对不起。伤害了你,对不起。我不要分手了,我们和好吧?”

苏离收回撑住蓝晴的手,又推开莫丸丸。

“最让我难过的,并不是你放弃了我,而是从头到尾,你都没跟我提起过这件事。”他深深地看着她,眼底尽是破碎的星光,“说喜欢的是你,提分手的也是你,现在说要复合的还是你。仗着我喜欢你,你就可以随意地在我的世界里来来去去吗?”

“可是我对你的心意,自始至终都没变过啊!”

“事实证明,光靠喜欢,是维持不了一段感情的。”

说完,苏离就头也不回地走了。莫丸丸想追上去,却被蓝晴伸脚绊了一下。

她踉跄几步,回头怒瞪她,忘了去追苏离。

“你!”

蓝晴得意地笑了:“就算我不能和苏离在一起,我也不乐意看到你和他在一起。”

“我原本以为你只是长得丑,没想到连心也这么恶毒。”莫丸丸将文件扔给蓝晴,“苏离已经知道都是你搞的鬼了。”

蓝晴看着假病历和聊天记录脸色发白,莫丸丸想再去追苏离时,却没了他的踪影。

这些年,莫丸丸陆陆续续找过他几次,每当她锲而不舍地要求复合,苏离就会把她拉黑,不再和她说话​‍‌‍​‍‌‍‌‍​‍​‍‌‍​‍‌‍​‍​‍‌‍​‍‌​‍​‍​‍‌‍​‍​‍​‍‌‍‌‍‌‍‌‍​‍‌‍​‍​​‍​‍​‍​‍​‍​‍​‍‌‍​‍‌‍​‍‌‍‌‍‌‍​。久而久之,她就放弃了。

只是造化弄人,这次受伤又让她遇见了他。

她那颗沉寂已久的少女心,一看到他,就自顾自地跳得欢快。

5.飞来横醋

一大早,莫丸丸就想去找苏离,结果老板安排交接的同事到了。

同事是个和她差不多年纪的男生,比她晚入职,是她一手带上来的,比较熟悉。

她填完交接表和离职申请,就开始跟他交代自己手头工作的进度,折腾了许久,全部搞定后就到了中午。

莫丸丸一看时间,想着两人同事一场,以后也没什么机会见面了,便提议道:“小张,需要交代的事情大致就这么多了,快中午了,一起吃饭吧。”

同事小张点点头,把东西收拾好放进公文包,就想去扶莫丸丸,结果一只大手比他更快地抓住了莫丸丸的手臂,随即一个高大的身影插到了两人中间。

“吃午饭?一起吧。”苏离面不改色地说。

莫丸丸兴奋地点头:“好啊好啊!”

小张满脸困惑地看看苏离,又看看莫丸丸,最后走到另一边,想扶住她,结果手还没伸出去,苏离直接把莫丸丸抱起来了。

他依旧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我抱你去坐轮椅。”

小张茫然地喃喃自语:“这就是所谓的‘飞来横醋’?”

三人选了医院附近的一家餐馆,菜上齐之后,小张就无比自然地把自己碗里的丸子夹给了莫丸丸。

因为以前在公司,大家都是一起吃便当,那时候莫丸丸带他,两人经常一起吃饭。他喜欢吃桂林米粉,又不爱吃丸子,扔了又可惜,莫丸丸就让他都夹给自己。久了,就养成了习惯,刚才他下意识又把丸子夹到了莫丸丸碗里,等察觉到苏离那两道锐利的视线朝他射来时,已经晚了。

小张进退两难,总不好再把莫丸丸碗里的丸子再夹出来吧?

苏离不动声色地夹了块肉放进莫丸丸碗里,并且交待:“多吃点儿蛋白质,你的伤口才能恢复得快。丸子这些就少吃了,不健康。”

“啊?可是我挺喜欢吃丸子的……”莫丸丸还没说完,就被苏离瞪了,她一头雾水,又不敢多言,只好埋头吃东西。

小张也不敢轻举妄动,一直默默吃东西,连话都不说了。

一顿饭吃完,莫丸丸嚷着要结账,结果被苏离摁在座位上:“单,我来买。你继续把剩下的吃完。”

莫丸丸只好苦着脸继续吃。

6.我喜欢你,但不会再和你在一起

不料,又遇见了蓝晴。

她应该是在餐厅待了很久,将刚才的情景都看在了眼里,所以没有任何铺垫,直接就走过来皱眉看着莫丸丸问:“你们和好了?又在一起了?”

想到她以前的所作所为,莫丸丸留了个心眼,没好气地回答:“关你什么事?”

“呵呵,我说过了,我得不到的,谁都别想得到。”

“这次我不会再上你的当了。没什么事你赶紧走,别打扰我吃饭好吗?”

蓝晴阴恻恻地看了她一会儿,见莫丸丸没有理自己的意思,扔下一句“你会后悔的”,就走开了。

小张感觉有点儿不对劲,凑到莫丸丸身边压低声音说:“莫姐,我觉得这个女的精神状态不太好啊。”

“甭管她,估计是装出来的。以前她还骗我说自己有抑郁症呢。”

“哦,那莫姐,刚刚那个医生是你男朋友?”

“前男友。”

“可我看他对你挺上心的啊。”

莫丸丸叹了口气:“我也觉得他还喜欢我,可他就是不愿意和好。”

“也许是有什么心结,解开就好了。”

闻言,莫丸丸犹如醍醐灌顶。对啊!自己之前一直瞎忙活,死缠烂打地追着他想复合,被拒绝了几次之后就一蹶不振,从没问过他不肯复合的原因。

依照苏离这种一丝不苟的个性,不解决横亘在两人之间的问题,他是绝对不会再重蹈覆辙的。所以,只要找出他不肯复合的原因,解决问题,两人和好指日可待啊!

她抓住小张的手,兴奋地道谢:“感谢你,为我点了一盏明灯!”

恰巧,苏离结完账回来,看到此情此景,脸都黑了。

小张赶紧缩回手,然而于事无补,苏离还是直勾勾地朝他走来。

“等等,不是你看到的那样的……我没有……啊!刚刚有个精神状态不怎么好的女人来过,还朝莫姐放狠话。”情急之下,小张只好用蓝晴转移话题。

这招果然有效,苏离停住了脚步,转头看向莫丸丸:“蓝晴?”

莫丸丸本来不想让他知道的,谁知小张说得那么快,面对苏离的询问,她只好无奈地点点头。

谁知,苏离见状,脸色更加不好了。

小张额上直冒冷汗,赶紧说:“那个,工作也交接完毕了,饭也吃完了,公司还有事,我先走了。谢谢招待,再见。”然后就脚底抹油——溜了。

莫丸丸本想朝对方挥挥手说再见,然而苏离一看着她,她就心虚地把手放下了。

苏离在生气,但她不知道他在气什么。

“如果不是你同事说出来,你是不是又打算隐瞒刚刚遇见蓝晴的事?”

她小声嘀咕:“也不是什么大事啊,没必要让你知道吧?”

苏离抿紧了唇,一言不发,转身要走。

莫丸丸赶紧拉住他,可怜兮兮地问:“我又做错了什么?这些年来,你不愿和我复合,难道就是因为当年我没有把蓝晴的事告诉你?可你后来不是也知道了?”

“我后来知道,那是因为我自己去查了​‍‌‍​‍‌‍‌‍​‍​‍‌‍​‍‌‍​‍​‍‌‍​‍‌​‍​‍​‍‌‍​‍​‍​‍‌‍‌‍‌‍‌‍​‍‌‍​‍​​‍​‍​‍​‍​‍​‍​‍‌‍​‍‌‍​‍‌‍‌‍‌‍​。”他转身,深深地看着她的双眼,眸光里装着她读不懂的疲惫。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他这样,她才后知后觉,似乎自己做错了什么。

苏离见她没有反应,背过身去。

“莫丸丸,当年你遇上了蓝晴,却什么都没跟我说,径自冷落我,抛弃我,你知不知道这对我来说多残忍?坦白跟你说,我害怕以后你遇到了什么问题,又是选择把我蒙在鼓里。那我是不是要再一次被你抛弃?所以,即使我还喜欢你,我也不会再和你在一起了。”

莫丸丸呆站在原地,看他慢慢走远,却没有勇气上前拦他。

他不肯复合的心结找到了,可要怎么解开呢?都说解铃还须系铃人,现在系铃的是她,她却一点儿都不知道怎么解啊。

7.只要他好,我能把命豁出去

为了解开苏离的心结,莫丸丸一整夜没睡,琢磨着给苏离写一封道歉信。

垃圾桶里装满了她废弃的信纸,一整沓信纸快被她用光了,也没写出一个满意的开头。

这时,手机响起,她想也没想就接了起来,里面传来蓝晴沙哑的声音:“你对苏离说了什么?”

“我什么都没说啊?”莫丸丸一脸茫然。

蓝晴突然就悲怆地低笑起来:“一定是你跟他说了什么,不然他不会过来警告我离你远点儿,还要把我转到其他医院去。”

原来蓝晴在医院里,她生病了?

莫丸丸每次见到她,她都是一脸浓妆,还以为她是来探病的。

莫丸丸耐心地回了一句:“我真的什么都没说,只是我的同事把你撂狠话的事告诉了他。”

“呵呵,原来如此。我喜欢了他那么多年,到头来他眼里还是只有你。既然他这辈子都不会喜欢我,那我就要毁了他。”

“你想做什么……喂?”

电话突然被挂断,莫丸丸连忙回拨过去,却发现蓝晴关机了。

她一瘸一拐地到办公室找医生,却被告知今早苏离有一台手术,没办法接电话。

“看现在这个时间,没什么意外的话,手术应该差不多结束了,你要不再等等?”

莫丸丸哪里等得了?她只好拖着石膏腿从住院大楼跑到急诊大楼,因为嫌弃电梯太慢,自己还爬了两层楼梯。

结果她刚到手术楼层,就见苏离推着做完手术的病人出来。

“丸丸?”看见她,苏离明显一愣。

这时,苏离背对着的电梯门开了,蓝晴面无表情地从里面走出来,并掏出了一把刀子。

莫丸丸的身体比大脑先一步动了起来,她迅速将苏离拦在身后,而蓝晴的刀子,深深没入了她的腹部。

丧失了理智的蓝晴还想把刀子拔出来,莫丸丸赶紧忍着剧痛,牢牢地抓住她的手。

苏离一记手刀劈向蓝晴,迫使她松手,然后又将她推倒在地。

他旋身抱起失去力气的莫丸丸,皱着眉朝在场的医护人员下达指令:“张医生、李医生,麻烦帮我摁住那个女人。林护士,麻烦先去X光室准备一下,我要立刻带莫丸丸去拍片,然后手术。”

表面上,苏离似乎很冷静,但其实他抱住她的手全是汗,身体也止不住地颤抖着。

莫丸丸暗暗感叹:真稀奇,面对开颅手术都从容不迫的人,居然也会有紧张的一天。

反应过来的医生立刻上前制止蓝晴,她一边挣扎,一边大声冲莫丸丸吼:“你到底有什么好,我比你更喜欢他,为什么他就不愿意看我一眼?”

苏离抱着莫丸丸从她身边经过,听到这句话,顿了一下。

他眼神凌厉,语气冷得如同寒冰:“你的喜欢是拿着刀子捅向我,丸丸的喜欢是豁出性命去保护我。跟她比,你配吗?”

原本处于癫狂状态的蓝晴听完,顿时呆住了,她低声抽泣起来:“不是你说的那样,不是的……”

他不再理会她,大步朝电梯迈去,此时此刻再也没什么能比得上他怀里的女人重要。

8.余生很长,只想与你共度

莫丸丸醒来时,第一眼就看到睡在旁边的苏离。

他没有了往日一丝不苟的精英气质,整个人显得柔和许多。他没打领带,衬衫最上面的两颗扣子也没扣,露出大片白皙的肌肤和诱人的锁骨。

莫丸丸没忍住,张嘴就啃了上去。

紧接着,被咬的人一震。

“还有力气咬人,看来你是没事了。”苏离睁眼,看着胸前的小脑袋,干脆把她揽进了怀里。

她抬头,问他:“苏离,我都替你挨刀子了,你现在愿意和我复合了吗?”

“不急。”

“我急啊!我再也不会欺瞒你,抛弃你,让你患得患失了。我只希望漫长余生,都能与你共度。”

苏离微微红了脸:“你这又是哪里抄来的台词,连‘漫长余生’都出来了。”

“为了写道歉信,我可是搜集了好多素材,所以你到底答不答应?”

他没有说话,而是别开了头。莫丸丸气极,又咬了他另一边的锁骨。

苏离低笑,任由她胡闹,眼底一如从前那般温柔。

莫丸丸不知道,她进医院时,帮她做手术的医生原本定了其他人,他收到消息后,要求自己来。他并不近视,只是曾经听她提起过,喜欢看人穿白大褂配金丝眼镜,才在她苏醒前,匆匆买了一副戴上。他如果真的想离开她,有一百种方法与她断绝联系,但他舍不得,才努力引她来追逐自己。

余生那么长,他本就只想与她共度,从未考虑过其他人​‍‌‍​‍‌‍‌‍​‍​‍‌‍​‍‌‍​‍​‍‌‍​‍‌​‍​‍​‍‌‍​‍​‍​‍‌‍‌‍‌‍‌‍​‍‌‍​‍​​‍​‍​‍​‍​‍​‍​‍‌‍​‍‌‍​‍‌‍‌‍‌‍​。

赞 (47) 打赏

裸捐你的1元钱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0.43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