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走银河一角

关注公众号 : Bucee雜誌館 , ID : buceezzg 免费下载《花火》《逃之夭夭》......PDF杂志

<台灣電子雜誌電子書下載>

文/萧小船

画画需要练习写生,弹钢琴需要练习认键​‍‌‍​‍‌‍‌‍​‍​‍‌‍​‍‌‍​‍​‍‌‍​‍‌​‍​‍​‍‌‍​‍​‍​‍‌‍‌‍‌‍‌‍​‍‌‍​‍​​‍​‍​‍​‍​‍​‍​‍‌‍​‍‌‍​‍‌‍‌‍‌‍​。

这世上的兴趣才艺都不是天生的​‍‌‍​‍‌‍‌‍​‍​‍‌‍​‍‌‍​‍​‍‌‍​‍‌​‍​‍​‍‌‍​‍​‍​‍‌‍‌‍‌‍‌‍​‍‌‍​‍​​‍​‍​‍​‍​‍​‍​‍‌‍​‍‌‍​‍‌‍‌‍‌‍​。

只有我对你动心这件事,不需要练习,它就悄然而至​‍‌‍​‍‌‍‌‍​‍​‍‌‍​‍‌‍​‍​‍‌‍​‍‌​‍​‍​‍‌‍​‍​‍​‍‌‍‌‍‌‍‌‍​‍‌‍​‍​​‍​‍​‍​‍​‍​‍​‍‌‍​‍‌‍​‍‌‍‌‍‌‍​。

——陈桉桉

第一次:你是风带来的礼物

每学期期末的体育课结课考试,对运动细胞极其不发达的陈桉桉来说就是一大劫难。

来A大的第一学期,女生体育结课考试是跑一百米和立定跳远。

陈桉桉一百米跑步将将到及格线,但是立定跳远就惨了。

陈桉桉还能记得那个夏日的午后,她站在白线外,用尽全力往前一跳,结果整个人摔进沙坑里,简直是人间惨剧。

夏霁知道之后,牵着她的手在操场散步时,专门绕去了案发现场。他捡起一块小石子,扔进沙坑里,恶狠狠地说:“我倒要看看到底是哪粒沙子绊倒我家陈可爱的!”

别说,这幼稚又有点儿甜的手段将她的心灵创伤治愈了大半。但是今天,陈桉桉看着偌大的操场,觉得剩下的一小半隐疾又要复发了。

第二学期的体育期末考试,女生八百米,男生一千米长跑。

陈桉桉紧张得喝了一大口水,战战兢兢地抓住汪年的手:“如果我今天不幸地挂在这条跑道上,记得转告我爸妈,我爱他们。”

“夏霁呢?”

“转告他,今生无缘,我们来世再见。”

汪年像看傻子一样看着她。

“嘟嘟——”

体育老师吹了哨子:“各位同学站到起跑线线处。”

陈桉桉咽了咽口水,慢吞吞地站过去。

“各就各位,预备——开始!”

老师的话音一落,学生们如离弦的箭一样射出去。

跑了大概四百米的时候,陈桉桉觉得整个人都不太好了,脑子有些昏昏沉沉,眼前忽明忽暗,脚像踩在棉花上一样。

她的步子变缓,强撑着继续往前跑。拐过足球场,她眼前一黑,没有知觉地栽倒在地上。

超了陈桉桉快一圈的汪年刚好跑过来,一看她倒在地上,立马冲过来。

没想到有人比她更快,汪年只觉得一道白影闪过去,下一秒夏霁已经跑到了陈桉桉的旁边。

汪年放心下来,折身往外跑:“我先去医务室找老师。”

“好。”

夏霁弯下腰,拍了拍陈桉桉的脸颊。她唇微张,轻轻地呻吟,并没有真的昏过去。他松了口气,将她小心翼翼地背起来,往医务室走去。

有过上学期末陈桉桉摔进沙坑的前车之鉴,这一次夏霁不放心,一早就在操场外的栏杆那里看着陈桉桉。

当她摇摇晃晃往地上栽的那一刻,他猛地翻过栏杆赶了过来。

“血糖这么低,以后要督促你多吃点儿甜食。”

这是陈桉桉迷迷糊糊中听到的第一句话。

她的意识被唤醒,只是眼皮太过沉重,只能勉勉强强睁开一条缝隙,但已经足够她看清背着她的人是谁了。

是夏霁。

是高中时和她无甚交集,毕业之后突然被一阵风刮到她身边的夏霁。

是虽然爱怼她,但每时每刻都陪伴在她身边的夏霁。

是那阵风送给她的礼物,是她的男朋友,是她的夏霁。

一片混沌中,陈桉桉看到自己在这一刻彻底沦陷。

第二次:你是热可可

陈桉桉在医务室醒来的时候,第一眼看见的就是在床边守着她的夏霁。

“几点了?”她听见自己的嗓音哑哑的。

“下午三点半。”

“什么?”陈桉桉一个激灵坐起来,眼前又开始阵阵发黑,“夏霁,我是不是要瞎了?”

夏霁笑出声来,将她慢慢扶着靠在床头。

眼前慢慢恢复清明,夏霁将旁边放着的热可可递给她:“你之前不知道你有低血糖的毛病吗?”

陈桉桉摇摇头:“还真的不知道。可能是高三用脑过度,太少锻炼吧!”

热可可气味浓香,几口下去她整个人都精神了不少,眼睛弯了起来。

夏霁说:“你那个室友对你挺好的,她提前到了医务室,还买了这么多东西。”

“哪个室友?那个说你是小姐姐的室友呀?”

陈桉桉刚到寝室的时候夏霁帮她搬行李,汪年没戴眼镜,几乎人畜不分,看到夏霁就惊呼:“哇,我居然还有这么高的室友!小姐姐,你吃什么长大的?”

当时夏霁的脸色非常难看。

陈桉桉知道这件事是夏霁的人生尬点,如果不是今天仗着自己是病号也不会大胆提起。

“放在古代,汪年一定是个行走江湖的侠女,对朋友肝胆相照,两肋插刀。”她捧着热可可自顾自地喝得开心,没注意到夏霁已经开始磨起的獠牙了。

“热可可好喝吗?”

夏灰狼眯起眼睛,带着危险气息靠近。

陈白兔浑然不觉,点点头:“好喝​‍‌‍​‍‌‍‌‍​‍​‍‌‍​‍‌‍​‍​‍‌‍​‍‌​‍​‍​‍‌‍​‍​‍​‍‌‍‌‍‌‍‌‍​‍‌‍​‍​​‍​‍​‍​‍​‍​‍​‍‌‍​‍‌‍​‍‌‍‌‍‌‍​。”

“那,给我喝一口?”

陈白兔把热可可递给他,夏灰狼摇头:“不是这个。”

陈白兔迷惑不解。

下一秒,夏灰狼凑近,亲上她的嘴角。

热可可的浓香中又多了一份沁人的甜,在唇齿间蔓延。

被他放开时,陈桉桉的气息已经不稳了。他低声威胁:“下次再敢提‘小姐姐’的事情,我就还抢你的热可可。”

陈桉桉脸颊微红,这份近距离的亲昵,经过这一场心动,在她看来已经是自然而然的事情,她不再有些微的不安和忐忑了。

她抬眼看着他,轻声说:“小姐姐。”

夏霁怔了一瞬。

陈桉桉翘着嘴角闭上眼,等着他来“抢热可可”。

夏霁眼里是藏不住的狂喜,他笑着将嘴唇压向她。

“大胆!本大人今天就好好治治你这大胆的小贼。”

你的手法高超,不经意将我的心和呼吸都偷走。

我是个睚眦必报的人,作为报复,我要一直追着你不放。

然后捉到你,将我自己,藏进你心里。

第三次:你是银河

陈桉桉在考试中途晕倒,考虑到她的身体状况,老师允许她下学期来再补考,这让陈桉桉得以有一个快乐的寒假。

考试周考完最后一科时已经是下午五点,天已经黑了大半。陈桉桉在寝室收拾完东西,拉着行李箱下楼,夏霁家的车已经在等着了。

他们两个同在A大上学,两家又有交情,每次放假都是夏霁家的司机送她回家。

夏霁将她的行李箱放到后备厢,两个人坐在后排。

在两家人眼里,陈桉桉和夏霁还只是纯洁的同学关系。陈桉桉缩靠在车门边,恨不得离夏霁十万八千里,不让司机发现他们的地下恋情。

夏霁不是很高兴。他们又不是早恋,用得着这么躲着藏着?

他伸手去抓陈桉桉,“啪——”的一声,陈桉桉下意识伸手拍开,声音清脆响亮。

司机从后视镜往后看:“怎么了?”

陈桉桉假笑:“没什么,有蚊子,呵呵呵呵……”

夏霁冷哼一声,扭头看着车窗外。

车就在这种诡异凝滞的气氛里开了二十分钟,司机将车停在路边,道:“我去买几瓶水,你们在这儿等我一会儿。”

夏霁点点头。司机别有深意地看着他们笑了笑,打开车门走了下去。

夏霁积攒一路的怨气在这一刻爆发,他猛地扭过头,还没等开口,一只香软的陈白兔就急吼吼地挂到了他身上。

夏霁一怔,陈桉桉好像比以前主动了很多。

这份窃喜让刚才的怨气一下消散了。

陈桉桉将脸埋进他颈窝,不太好意思地开口:“我明天要和我爸妈去丽江玩了,要有半个月看不到你了……”

“我……我应该会想你的。等我回来,给你带礼物。”

司机买水的这段时间,他们恨不得抓紧每一分每一秒来卿卿我我。

夏霁亲了亲她额角:“盖章,不许忘。”

“放心,不会忘了买礼物的。”

“不是买礼物。我是谁?不许忘了想我。”

陈桉桉讷讷地回答:“我努力。”

车窗外,路灯昏黄。

眼前的人璀璨耀眼,是天上银河。

今晚,她把银河的一角偷走了。

等到了丽江,她看山看水,也看银河。

(《他的小可爱》已全国上市,打开淘宝扫码即可购买)

赞 (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