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如山上雪

扫描二维码关注,回复"免费" 可获得花火/桃之夭夭/南方人物周刊/等PDF杂志下载链接


作者有话说:一朵云用了很多年,终于把一只小刺猬哄得对他露出了肚皮​‍‌‍​‍‌‍‌‍​‍​‍‌‍​‍‌‍​‍​‍‌‍​‍‌​‍​‍​‍‌‍​‍​‍​‍‌‍‌‍‌‍‌‍​‍‌‍​‍​​‍​‍​‍​‍​‍​‍​‍‌‍​‍‌‍​‍‌‍‌‍‌‍​。

“想一个人的时候,世间万物都跟他有联系​‍‌‍​‍‌‍‌‍​‍​‍‌‍​‍‌‍​‍​‍‌‍​‍‌​‍​‍​‍‌‍​‍​‍​‍‌‍‌‍‌‍‌‍​‍‌‍​‍​​‍​‍​‍​‍​‍​‍​‍‌‍​‍‌‍​‍‌‍‌‍‌‍​。”

文/寸雪 新浪微博/@策马江湖过

久别重逢

林安没想到会在便利店门外再看到乔言​‍‌‍​‍‌‍‌‍​‍​‍‌‍​‍‌‍​‍​‍‌‍​‍‌​‍​‍​‍‌‍​‍​‍​‍‌‍‌‍‌‍‌‍​‍‌‍​‍​​‍​‍​‍​‍​‍​‍​‍‌‍​‍‌‍​‍‌‍‌‍‌‍​。

他当时在货架前挑薯片,正在青瓜味和烧烤味之间犹豫不决时,突然间外面传来一点动静。

林安下意识地往外面看去,就看见乔言站在便利店的不远处。

便利店招牌的霓虹灯下,乔言的嘴角抿着,看起来在情绪爆发的边缘,而她对面有一个男生还在喋喋不休地说着什么。

“你烦不烦?!”乔言突然出声,引得路人纷纷回头,声音大的林安在便利店内都能听见,“我说了八百遍我不喜欢你,你能不能别再来烦我了?!”

林安放下手里的薯片,推开便利店的门,直接走到乔言的身边,不动声色地把她护在身后,问道:“怎么了?”

对面的男生被林安这么横插一脚,不太高兴,对他说话也不客气。

“你谁啊?!我跟她说话,有你什么事?!”

“我是她——”

林安的话没说完,乔言一把推开他,不耐烦地接他的话道: “我朋友。你有意见?”

男生看了眼乔言,又看了眼林安,悻悻道: “你有男朋友怎么不早说,害我浪费时间。”

乔言冷笑一声就准备发作,林安手疾眼快,一把抓住她的手腕,才把她的怒火按压住。

见那个男生识趣地走了,乔言挣开林安的手,一边理头发,一边问林安:“你怎么在这儿?”

还没等林安回话,她又自顾自地接道:“算了,不重要。这事算你帮了我忙,改天我请你吃饭。”

乔言说完就想走,林安再一次抓住她,一本正经地说:“择日不如撞日,不如就今天?”

“这位朋友,”乔言看他,神色显得有点复杂,“我晚上还有课,我缺席了,你替我补平时分吗?”

“我错了。”林安举手投降,“最少留个联系方式?这么多年过去了,我都不知道你换了几个电话号码。”

乔言一摆手,说道:“我知道你的联系方式,回见。”

果然——

林安看着乔言消失在人群里,心想,她这么多年来从不联系自己,是故意的。

林安拎着一袋零食、饮料回到家的时候,杜芬已经下班,正在客厅看电视。林安见她在,一边换鞋,一边问:“妈,乔言在W市念书,你知道吗?”

杜芬也很惊奇:“我不知道呀,我也好久没跟她妈妈联系了。”

她说完,停了一下,又说道:“你碰着她了?碰上怎么不喊来家里吃饭?她小时候常来我们家吃饭,还夸我做饭好吃。”

“她今天有事。”林安进洗手间洗了手,出来一边擦手,一边说,“改天我问问她。”

杜芬应了一声,于是林安回自己的房间关上了门。

他的桌面上立着一个相框,正面是年少的他跟乔言的照片,背面是一张风景明信片,画面是Z市隔壁一望无际的大海。

乔言刚刚说林安是她朋友的时候,林安其实心里有点不满。

虽然两人一别经年,久未联系,换成别人能落个朋友,就该知足,但在林安看来,朋友这两个字,对他们两个的关系来讲,显得过于生分。

林安跟乔言是大院子弟,双方父母在一处上班,两家住得也近,彼此关系良好。林安跟乔言上的一所子弟学校,高她两个年级,就在她隔壁的教学楼。

乔言的父母工作忙,小时候没怎么顾得上她。

乔言被自由放养的结果,就是长着长着,长成了混世魔王的性格,不怎么服人管教。

乔言的妈妈邢丽跟杜芬抱怨过许多次,但打也打了,骂也骂了,乔言就是油盐不进,我行我素。

杜芬回家跟林安长吁短叹,末了,说:“反正你们的教室离得近,你下课没事就带点东西去看看乔言,别让她惹事。”

林安把杜芬的话记在了心里,每天会抽出两个课间去看乔言。

有一次,他去找乔言,却没见着人。他向他们班里的人问了一圈,都没人知道。

林安想了想,福至心灵地去了教学楼的后面,就看到乔言孤零零的一个人站在楼后面那棵老松树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蜂蜜水。”林安把手里的水瓶递给乔言,“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吗?”

乔言挑了一下眉,一把从他的手里夺走水瓶,嘴角勾着冷笑就走了。

林安知心大哥哥没当成,有点尴尬地回了教室。一节课之后,他发现自己还是有点在意这事,于是拜托他同桌王阳帮忙打听一下,乔言到底怎么了。

王阳不负包打听之名,中午放学问了一圈之后,下午就有了结果,说是乔言他们班里的男生调皮,先欺负的乔言。乔言跟他们讲道理,结果还被告了黑状,挨老师的训斥了。

“哎呀,乔言嘛,你知道的,”王阳最后总结,“哪儿能这么忍气吞声,她……解释了一下,后果你懂的。”

乔言说话带刺,正常的解释都说得充满火药味,老师被她气得差点要给她记过叫家长。

林安心里有数了,于是下午放学的时候又去找乔言。

乔言看到林安,烦得要死,心想:自己从来没有给过他好脸色看,这人怎么还天天往自己面前凑,上午一次,下午一次,仿佛来自己这上课答到。

乔言一烦,说话火力加倍,连带着上午被冤枉的怨气一起,对着林安倾泻而出。

林安脾气好,任她发泄,等她发泄完了,还从书包里面掏出一瓶梅子水,问她要不要喝。

乔言盯着他手里的瓶子,神色复杂:“你是不是脑子不太正常?”

林安一本正经地说:“其实这里面放的是芥末,你敢不敢喝?”

乔言嗤笑,一把抢过瓶子,一口气喝了半瓶。

但这传说中的芥末水既不呛人,又不辣,反而酸酸甜甜的。

——是梅子水​‍‌‍​‍‌‍‌‍​‍​‍‌‍​‍‌‍​‍​‍‌‍​‍‌​‍​‍​‍‌‍​‍​‍​‍‌‍‌‍‌‍‌‍​‍‌‍​‍​​‍​‍​‍​‍​‍​‍​‍‌‍​‍‌‍​‍‌‍‌‍‌‍​。

乔言反应过来,瞪着林安。

“你耍我?”

“你看,”林安看着她仿佛刺猬一样,忍不住笑了,“哪怕我是这么说的,但它也不是芥末水啊。乔言,不是所有人都对你心怀恶意,你要不要试着变得温柔一点。”

林安的话非常神奇地起了作用,乔言说话不再夹枪带棒,正常许多。

乔家父母对此喜闻乐见,带着一堆东西上门感谢林安和杜芬。谈话间,乔言的妈妈邢丽说起要送乔言去学钢琴,正愁没人接送。

杜芬听了,说:“那正好,我们家林安暑假要去学书法,顺便让他去接乔言来我们家吃饭。”

乔言不愿早起,对此意见很大。

但林安没有意见,每天勤勤恳恳地去琴房外接人。乔言下午练琴的时候,他还带着自己的书法用具在旁边陪她。

久而久之,乔言也就不再有怨言。

作为回报,她偶尔也教林安一些功课,比如诗词鉴赏。高中的古诗词比起初中骤然增加,林安不太懂这个,诗词鉴赏能力差得令人发指,答案被语文老师拿出来展览,当着全班的面点名批评。

“到底为什么看到一片叶子,就可以牵扯到思念人,进而牵扯到爱情?”林安的笔点在习题册上,表情是难得一见的苦大仇深。

乔言在写数学题,唰唰写得飞快,闻言头也不抬地说:“废话,不喜欢的话,谁有事没事想你。”

“可这里也没提到人啊。”

“想一个人的时候,”乔言翻过一页习题册,“世间万物都跟他有联系。”

暑假结束的时候,乔言仿佛在林安家蹭饭蹭出了感情,开学之后也天天放学往他家跑。放寒假的时候,他问乔言还要不要去学琴,他还可以去接她。

乔言皱了皱眉,说:“再看吧。”

林安一开始没放在心上,直到快过年的时候,听见自家父母小声地说乔言的爸妈仿佛性格不合,要离婚。

林安听到之后,悄悄地去了客厅,打了乔言家的电话。

漫长的等待音过后,乔言接了电话。

林安听到乔言那边传来激烈的争吵声,于是飞快地说谎,说她的习题册落在了自己这里,让她下楼等他给她送过去。

林安说完就挂了电话,一阵风似的跑去了小区前面的小卖铺,在一堆糖果里挑了半天,最后拿了一袋大白兔。

结账的时候,林安想了想,又跑回去,拿了一袋五彩缤纷的棉花糖。

他抱着两袋糖果跑去乔言家楼下,没过一会,就看到她家那一层的声控灯亮了起来。

声控灯一层一层地往下亮,乔言踩着暖黄色的灯光走进黑暗,又走到林安的面前,周身沐浴在澄澈的月光下。

“习题册呢?”乔言把手伸向林安。

林安的心莫名地跳得飞快,他摇了摇头,把自己怀里的两袋糖统统塞给乔言。

乔言看了看自己手上被硬塞过来的糖,又看了看林安,笑了。

乔言其实常笑,张扬又热烈,有时候还带点不怀好意。但她从来没有这样笑过,笑得安静又温柔,眼睛里还带着点光。

“林安。”

“嗯?”

乔言突然就没了后话,她看了林安半天,最后只说:“算了,再说吧。你赶快回去,这么晚了,阿姨该着急了。”

林安一步三回头地走着,等他要走到路的尽头的时候,他最后一次回头,看到乔言还站在从梧桐树间漏下来的月光里,固执地一步不动。

晚上十点多的时候,林安收到乔言社交软件的好友申请。申请的备注是简洁利落的“乔言”两字,头像是张狂傲慢的动漫人物。

——是乔言一贯的风格。

林安点了通过,没过多久就收到乔言发来的消息,问他想吃什么。

林安想了想,回了四个字——麻辣香锅。

大概是想起某次他被辣得跳脚的样子,乔言予以的嘉奖是一个表情包,一个小人笑得捶墙。

这表情十分生动形象,林安隔着屏幕都能想象到乔言笑得惊天动地的样子。

但最后乔言还是回了他一个地址,约在周六晚上见。之后,她就再无动静。

林安握着手机愣了半天,最后字斟句酌地给王阳发消息。

——我遇见乔言了。

王阳迅速回复了,问他是不是要铁树开花。

林安其实不知道自己现在要拿乔言怎么办,这个女孩来去如风,像夏天的暴雨​‍‌‍​‍‌‍‌‍​‍​‍‌‍​‍‌‍​‍​‍‌‍​‍‌​‍​‍​‍‌‍​‍​‍​‍‌‍‌‍‌‍‌‍​‍‌‍​‍​​‍​‍​‍​‍​‍​‍​‍‌‍​‍‌‍​‍‌‍‌‍‌‍​。

他从来没有彻底摸透她的心事,也无法肯定,她从他的生活里消失了三年后,还依然喜欢着自己。

林安这么跟王阳说,王阳想了一会儿才回复他,安慰他说:“大不了再追一次,你长得人模狗样的,不怕追不回来。”

林安看着窗外半轮残月,满目霓虹,按灭了屏幕,不再回复他。

周六当日,林安提前了一点出门,结果出地铁闸机的时候,就看到乔言已经站在出口牌子下,低着头在玩手机。

林安给乔言发消息说自己到了。

乔言抬头,看到林安向她走来,收起了手机。

久别重逢最怕的就是尴尬。林安一边跟乔言交流近况,一边观察她的神色。

乔言讲话的神态仍旧自然,自然得仿佛她从未从林安的生活里离去。

乔言带着林安在W市的街道上七拐八拐,夏日的傍晚仍然暑气蒸腾,连带着乔言的话落在林安的耳里,都有点含糊。

“你暑假放得这么早,怎么不趁着人少,跟女朋友出去玩?”

“你听谁说的……”林安诧异中带了点无奈,“我没谈恋爱。”

“不是说你跟宋薇在一起了吗?”乔言停下来,看着林安,挑了一下眉,“你刚毕业那会,宋薇向你表白的视频在整个年级疯传。都说有情人终成眷属,怎么?难道你们现在分了?”

林安心里飞快地算了一下乔言不再和他联系的时间,突然明白了。

“你是因为这事,所以这么多年,都躲着我?删了和我的所有共同好友,换掉所有联系方式,还不让他们告诉我?”

乔言不吭声了。

“乔言。”林安伸手拉住她,“说话。”

乔言甩开他的手,闷头往前走。

林安看着她这跟小时候闹脾气一模一样的反应笑了。这么多天来,一直在空中飘忽不定的心终于落到了实处。

乔言的父母终究还是离婚了。那之后,邢丽给乔言办理了转学,两人搬到了Z市。

临走之前,乔言说感谢林安多年来含辛茹苦地帮助她,要请他吃饭。

林安到了地方之后,发现是一家麻辣香锅店。

林安不太能吃辣,到最后,几乎是看着乔言一个人吃完了一锅。

乔言吃得心满意足之后,递给林安一张字条。

“新家的电话号码,”乔言一边解释,一边结账,看起来不太上心的样子,“方便联系。”

林安珍而重之地收下。

乔言走后,林安趁着周末爸妈不在家,给乔言的新家打过电话。

林安握着听筒,其实心里有点紧张。

接通之后,听到乔言刚睡醒的声音,他才终于安心。

“乔言。”林安笑她,“都下午了,怎么才起?”

乔言像是还没彻底醒过来,嘟嘟囔囔地抱怨她妈一过来就把她扔去住校,室友的生活习惯太差,大半夜打电话,害得她睡不好觉。

林安耐心地听完她抱怨。

乔言抱怨完,像是终于清醒了,开始有一搭没一搭地问林安。

都是些日常琐事,比如琴房前的桑树今年结果没有啊,好不好吃啊,哪位同学、哪位老师怎么样了啊。

最后,乔言问她的琴怎么样了。

乔言不提还好,一提,林安就忍不住开始诉苦,说自己被杜芬抓去做苦力,给她搬钢琴,完事后,胳膊一个星期没能抬起来,写字如狗爬,被所有老师点名批评。

乔言被他逗笑了,笑得惊天动地、前仰后合。最后她说:“行行行,你够意思,你等我回去,我请你吃饭。”

“嗯。”林安用温柔的声音说道,“我等你回来。”

话是这么说,但Z市离这里万里之遥,林安没想着乔言还能回来。

结果,等到暑假的时候,不知道乔言怎么跟家里人说的,邢丽居然真的把乔言一个人送上了飞机,让她回来了。

林安看着乔言拎着一个大行李箱从登机口出来时,还觉得有点不真实。

等乔言拖着箱子到他的面前了,他才反应过来要去帮她拎箱子。

乔言在林安家住得如鱼得水,回来第一晚就抱着抱枕坐在客厅里,跟他说还是这里好,Z市夏天热得要死,根本不是人待的地方。

“那就住久一点,夏天结束再回去。”林安回复道,心里暗暗希望这个夏天再长一点。

乔言笑他地理学得烂,说Z市的夏天要到十一月才结束,旷课两个月,她不得被邢丽按在地上摩擦。

两人在客厅东聊西扯到十二点,最后被杜芬赶回房睡觉​‍‌‍​‍‌‍‌‍​‍​‍‌‍​‍‌‍​‍​‍‌‍​‍‌​‍​‍​‍‌‍​‍​‍​‍‌‍‌‍‌‍‌‍​‍‌‍​‍​​‍​‍​‍​‍​‍​‍​‍‌‍​‍‌‍​‍‌‍‌‍‌‍​。

第二天,乔言靠在阳台门上说:“林安、林安,我弹琴给你听吧。”

临近黄昏时开始起风,风送来金银花和蔷薇花的香味。林安愣了一下神,乔言已经打开了琴盖。

黑白琴键在血色夕阳下飞快地变换,音符流畅地从乔言的指尖跳起,落在空气里,飘过花丛,最后带着所有夏日的气息,转回林安的心上。

乔言弹完之后,林安安静了好一会,才开口问钢琴留在这里,她去哪儿练的琴,难不成家里又给她买了一架?

“就这么练呗。”乔言转过身,笑眯眯地伸出手轻轻地悬在旁边的桌子上,十指飞快地落下抬起。

乔言其实只说了一半实话,她课间是这么练的,但她还向学校申请了一间废弃的音乐室,每天放学后,会去那里练琴。

那架钢琴的音色不准,键盘松动,有时候会按不出音。最重要的是,那里没有风扇,也没有空调,夏热冬凉。

乔言在那里日复一日地练着这一首曲子,因为她记得有一次她上钢琴课时,林安来得早,待在门外听她弹了这一首,之后夸这首曲子好听。

从那以后,乔言只要弹起它,就会在密不透风的Z市的夏日里,想起林安曾在琴房外的梧桐树荫里,等过她一整个夏天。

一年分离的时光被乔言弹成滑音,倏忽而过。一个暑假任乔言再怎么拼命地踩下延长踏板,也终究是画上了休止符。临走前一日,乔言抱着抱枕在林安的床上耍赖,说不想开学,拒绝早起。

林安看着被蹂躏得乱七八糟的床单痛心疾首,说:“乔言,你太过分了,你怎么不去滚你自己的床。”

乔言把抱枕往他的头上一砸,跑出了他的房间。

最后,乔言走的那日,林安怕她在机场撒泼打滚,拒绝登机,于是把她一路送到了机场。办登机牌的时候,林安帮她把行李搬上运输带。

乔言拿了机票,在旁边看他放行李。

“林安。”乔言突然出声喊她。

“嗯?怎么了?”林安直起腰,低头笑着问她,“别不是忘带了什么吧?”

“林安,”乔言看着他,神色难得认真,“你要记得想我。”

机场里的冷气开得很足,可林安还是觉得有点热,连手心都开始微微冒汗,心跳得也比平时快一点。

乔言见他久久不说话,突然间便笑了,自然而然地扯了些别的,岔开了话题。

乔言回去之后,林安升了高三。两人都没什么时间刷社交软件,还是像原先一样,维持着每周末打一通电话。

乔言会跟林安分享每一件她觉得有意思的事情,中间还要絮絮叨叨地说她不喜欢Z市的饮食,怀念院里那边的小摊。

林安被学习磨得脑子里一团糨糊,不知道该跟乔言分享什么。一开始,他试图跟她分享学习经验以及习题册。被她果断地挂了两次电话之后,他终于醒悟了,开始跟她分享从王阳那里听来的八卦。

林安其实不太擅长讲八卦,任何狗血的剧情到他这里,都变得平静无波,仿佛数学习题,套着公式就能知道答案。

但乔言十分捧场,偶尔还会插嘴吐槽。

有一次,乔言听完八卦之后,开始八卦林安。

“乔言。”林安叹着气,带点无奈,“我都高三了,怎么可能不好好学习,还早恋。我发誓,如果我有恋爱对象,那一定是‘五三’。”

乔言傻傻地笑。

“那总有女孩子喜欢你吧?”

林安矢口否认,被乔言逼问之后,才坦白道:“收到过一封信,我拆开看过。香味儿太重了,词句表达不到位,论述没有重点,感觉她的作文得分不会太高。”

乔言笑得惊天动地、前仰后合。

“林安,”乔言抹着笑出的眼泪,说,“你嘴这么毒,暗恋你的女生知道吗?你真是凭着一张脸招摇撞骗。”

“那,”林安的呼吸顿了一下,温润带笑的声音通过电流传到乔言的耳朵,他轻声说,“你被我骗过吗?”

啪嗒一声,电话里传来挂断的声音。

林安放下手机。

没一会,铃声响起,林安接起来,听到乔言若无其事地说:“刚刚手滑了一下,你说什么,我没听清。”

林安怕她恼羞成怒,没拆穿她,两人闲聊了一会,就挂了电话。

一月的时候,林安这里下了一场雪,跟雪一起到来的,还有乔言寄过来的一张明信片。明信片的正面是Z市浩瀚无垠的海面,背面是乔言写的话。

Z市的冬天不下雪。我想——

大概是乔言写的时候,笔快没墨了,从“我”字开始,墨迹断断续续,“想”字后面彻底没了墨。

林安想,大概乔言是想要看雪​‍‌‍​‍‌‍‌‍​‍​‍‌‍​‍‌‍​‍​‍‌‍​‍‌​‍​‍​‍‌‍​‍​‍​‍‌‍‌‍‌‍‌‍​‍‌‍​‍​​‍​‍​‍​‍​‍​‍​‍‌‍​‍‌‍​‍‌‍‌‍‌‍​。

林安摸出自己的手机,拍了张小雪落山的照片,用彩信发给乔言。

林安高考填志愿的时候,鬼使神差地填了Z市的一所大学。他家对此没意见,别人也都说Z市除了太远,经济发达,教育资源也好,他填的大学在全国也是数得上名的。

高考放榜之后,林安一查,自己得偿所愿,考上了Z市的大学。班里一群从小混到大的人,头一次要四散在祖国的天南海北,一群人闹着要出去一起吃顿饭。

吃完饭后,时间还早,一群人开始玩“真心话大冒险”的游戏。林安一路顺风顺水,没被点到,倒是宋薇中了招。一群人一见是班花中招,都起哄让她大冒险。

“行啊。”宋薇落落大方,“你们说做什么?”

一群人提议让宋薇找个人说“我喜欢你”。

宋薇挑剔地看了一圈,最后选了林安,理由是,在座的各位,只有他长得看得过去。

王阳一看,顿时抓起自己从家里拿来的摄像机,把镜头对准宋薇和林安。

月色融入露天烧烤摊的暖黄的灯光下,变成人间缭绕的烟火气。宋薇站在烟火里,笑意盈盈地说:“林安,我喜欢你。”

林安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周围的起哄声直接盖过了所有的声音。

散场之后,王阳回家看录像,越看越觉得自己这段拍得好,熬夜把这段录像传到电脑上配乐、剪辑,然后上传到班级群里,作为毕业剪辑的彩蛋。结果,第二天在所有毕业班里疯传。

王阳为此得意扬扬,认为自己平凡了这么多年,终于小火了一把,成了风云人物。

林安回去之后给乔言发消息,说他考到了Z市。他攥紧手机一夜,没等到乔言的回信。等到第二天睡醒,他才想起来——昨天是周三,乔言还在学校里,没带手机,怕是没看到。

可直到周末,乔言再也没有回过他消息。

林安给她打电话,她的手机从无人接听到欠费停机,社交软件上发出去的消息也泥牛入海。

林安问王阳,王阳帮他问了一圈,得到的回答都是不知道。他最后怀着一丝希望去问杜芬,希望她知道乔言的具体住址,可她也不清楚。

林安彻底慌了。乔言从来没有告诉过他自己住在Z市哪里,也没说在哪里上学。他疯了一般去翻乔言给他留下的所有东西,期盼自己能找到关于她住址的蛛丝马迹。他甚至企图拆了那架钢琴,想在黑白键之间看看乔言是否曾留下信息。

找到最后,林安在他最常用的那本“五三”里翻出乔言寄给他的明信片。“五三”的书页边缘因为经常翻阅起了毛边,但明信片夹在里面保存如新。

林安翻到明信片的背面,结果一无所获,上面只有他的收件地址。

林安看着那上面断断续续的墨迹,不死心,抽出一支铅笔,涂满了明信片背面的所有空白处。

这还是乔言在某个无聊的夏日里教他的,纸上有划痕,铅笔一涂就能看明白。

于是,林安借着昏黄的室外街灯透进来的一点光,猝不及防地看明白了乔言当年没写出来的后半句。

——Z市冬天不下雪。我想念你。

林安想起乔言当年教他古诗鉴赏,说若喜欢一人,看到世间万物,都会想起他。

乔言是刺猬,柔软的心却从不肯直白地袒露于人前。她在机场对他说想念的时候,兴许鼓起了全部的勇气,但他当时没能明白。

于是,乔言把自己的喜欢藏在字迹后面,委婉曲折地跨越千山万水寄给他,可他再一次错过。

林安捏着那张明信片,仿佛捏着乔言曾经递给他的真心,难过得无以复加。

“那王阳当年的剪辑技术可是真不错。”

林安跟乔言坐在麻辣香锅店里,中间隔着一锅的荤菜,上面都是红通通的辣椒。

“乔言。”林安无奈地说,“你的重点是不是跑偏了?”

乔言低头去看眼前的麻辣香锅,里面没有香菜,不放花生。她当年絮絮叨叨说的那些话,林安都记得。

乔言面无表情地夹了一片培根,开始岔开话题:“吃完再说,吃完再说。”

林安这几年吃辣椒有长进,一顿吃完,只是鼻尖微微冒汗。

乔言结完账出来之后,顺路拐去了奶茶店​‍‌‍​‍‌‍‌‍​‍​‍‌‍​‍‌‍​‍​‍‌‍​‍‌​‍​‍​‍‌‍​‍​‍​‍‌‍‌‍‌‍‌‍​‍‌‍​‍​​‍​‍​‍​‍​‍​‍​‍‌‍​‍‌‍​‍‌‍‌‍‌‍​。

“乌龙茶,没放糖。”乔言手里拿着两杯奶茶,将其中一杯递给林安。

林安没接,只是低头看她。

“乔言,我刚才是不是说得不够明白?那我再说一次,我喜欢你,乔言。”

“你不喜欢乌龙茶的话,我们可以换一种。”乔言面不改色地岔开话题。

“乔言,”林安叹着气,伸手握上乔言的手腕,“这种时候,你应该给我一个答复。”

乔言眼睛四下乱瞟,看来看去就是不肯看林安。

她手腕处的脉搏却在林安的手下跳得快速而热烈。

“我觉得,”乔言清了清嗓子,目光最后落在了自己手里的黑糖珍珠奶茶,“不管是在麻辣香锅店,还是在奶茶店表白,是不是都不太正式?”

“那我从今天开始,每天带着玫瑰花到你的宿舍楼下表白,你会答应我吗?”

乔言想象了一下那样的画面,觉得有点恶寒。

“算了。”乔言撇了撇嘴,终于肯正视林安,“我只说一次啊,林安。”

“嗯。”

“我想念你,林安。”夏天的日光落在乔言的眼瞳中,盛大而璀璨,“从三年前,到现在。我依然想念着你。”

编辑/王小明

赞 (6)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0.51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