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公众号: 一网 ,回复: 1  , 免费下载PDF电子杂志 回复"虾麦果"或者"2" , 可以在微信中打开本站

王石的底色

本刊记者 邓郁

“抓紧时间,我们该开始了​‍‌‍​‍‌‍‌‍​‍​‍‌‍​‍‌‍​‍​‍‌‍​‍‌​‍​‍​‍‌‍​‍​‍​‍‌‍‌‍‌‍‌‍​‍‌‍​‍​​‍​‍​‍​‍​‍​‍​‍‌‍​‍‌‍​‍‌‍‌‍‌‍​。”

10月下旬采访王石的那天,我们的视频团队引导他走位、拍摄不同景别的镜头,花去了近半个小时​‍‌‍​‍‌‍‌‍​‍​‍‌‍​‍‌‍​‍​‍‌‍​‍‌​‍​‍​‍‌‍​‍​‍​‍‌‍‌‍‌‍‌‍​‍‌‍​‍​​‍​‍​‍​‍​‍​‍​‍‌‍​‍‌‍​‍‌‍‌‍‌‍​。王石提醒我,要注意时间的控制​‍‌‍​‍‌‍‌‍​‍​‍‌‍​‍‌‍​‍​‍‌‍​‍‌​‍​‍​‍‌‍​‍​‍​‍‌‍‌‍‌‍‌‍​‍‌‍​‍​​‍​‍​‍​‍​‍​‍​‍‌‍​‍‌‍​‍‌‍‌‍‌‍​。

看得出,他期待能尽快地进入采访。显然,在新书《个人的现代化40年:我的改变》出版之际,他有话想说。

他的表达欲更侧重在“个人的现代化”这点上。王石是谁?他的信仰,他所坚持的价值理念,他曾经做过些什么,哪些不做?采访,也如同他的演讲、出书、授课,是他价值输出的一部分。

而我则更偏重在“我的改变”这点。

“你觉得王石变化大吗?”我问到熟悉他的一圈人,也从书里试图梳理他的“改变”。如果能够条分缕析的话,大约有这么几条:

王石在对几次危机事件的切身反思里学会了平衡关系。脾气有改善;

无论是企业治理还是运动项目的选择,他都在告别个人英雄主义,更讲求利他;

他开始重新学习传统经典,找到自己的根基;

对于宗教、家庭、生死观,王石有了更多关注。

这些变化里,有浅层的脾性之变,也有思考维度和处世之道的拓展。但,这些就能构成一个清晰、完整的王石吗?

其实,阅读完这本书,到采访的后期,我和他较早传记的作者周桦达成的共识是:王石的不变,远远多于他的改变。

倡导公平、规范、透明,第一个旗帜鲜明地选择用新教伦理价值观来治理万科——用思想来做企业,这是王石的底色。

1988年万科改制上市,王石放弃个人(最多能到40%的)股份,选择做职业经理人而不是老板。他此后一切(不合常理)行为的逻辑,都可以从这件事上找到根源。

推行现代企业制度;强调物业管理;做精装修、绿色建筑、住宅产业化,这些在房地产领域统统吃力不讨好,效益在短期无法体现。包括高调宣称不行贿,高于25%的利润不做,到后来去登山,远离管理层,全部是他观念的投射:实现经营权和所有权的分离,削弱个人权力,实现团队和管理的有效更替与健康运转。

这些,在他主导万科的三十多年里,从未改变。

王石身上,代表了中国社会过去不太称许、但年轻一代认同和向往的素质:独立人格,自由意志,丰富直接的个性。他对身体的管理,他喜欢的冒险动感的生活方式,成为万科的软性名片,甚至影响了更广阔的人群。

被万科几顾茅庐挖来、六年后离职的毛大庆曾评价王石:“他是一个这样的人:不是没有毛病,也不是很完美,但他生命的价值取舍和人生状态令我非常崇拜。”

那王石是否摇摆和迷失过,他的软弱之处和人格缺陷在哪里?去游学对于他看待企业和自我,有什么提升?接触宗教信仰发生学是他解决这些问题的通道吗?近年做深潜学院和大运河项目又是为了什么?退休却不归隐,他人生的下一个30年有什么野心(抱负)?他说自己不惧怕死亡,那他惧怕的又是什么?

在对话当中我试图揭开这些问题的答案,为读者呈现一个近年王石的形象。但由于时间和能力所限,涉及的问题面过宽,最后的对话结果并不太理想。用同事的话来说,“太散,不如集中抓住他精神进化这一个线索。”

但如果通读完他的新书,“精神进化”可能不如“既有价值观一再强化”来得更准确。在某些点上,他的思想又是往复徘徊、不够自洽的。遗憾的是,也因为我对王石的把握不够系统,这点在成稿中体现得并不充分。

譬如,有人认为王石早年放弃股份的举动反映了他某种认知上的局限。《中国企业家》报道指出,“毕竟后来的无数案例证明,个人财富与事业成就之间并不矛盾,有时候甚至高度统一。创业者的财富由企业产权价值兑现,而产权又不仅仅意味着财富,更是链接创业者和企业的血脉。”王石后来承认,对这一点是认识不足的。但从不后悔。在与本刊对话的最后,他还将“说到做到”这点视为自己人生最大的资本。

他那么坚定地崇尚市场的力量与公平治理,但在万科的大股东选择上,仍然没有悬念地偏向国有大企业。他把与大型国有控股公司的结合,视为企业做大做影响力的必要条件。这种符合国情的选择,或许也是他长久未曾察觉的“传统文化深植内心”的外化?

有采访过王石的记者和他的朋友形容他像古代士人,我以为这并不非常精准。在精神内核上,他追求理想主义的那一面;不追逐权力和物欲,更在乎名节,这点比较接近。但又不是那么纯粹,他身上的包袱感还是比较重。而个性的张扬高调,则更像个骑士和斗士。

“看不太透王石,总感觉知行不一定合一。”这是几年前曾经采访过他的一位记者告诉我的。但其他的周边人士,都认为王石最大的特点就是“真”。

“他曾经跟我说过他的一个困惑:无论公司的人,或者刚刚交往的朋友,老是希望听出他话里的弦外之音。他觉得很奇怪:我就是这个意思,我心里想的,就是字面表达的意思。我和王石慢慢交往了一二十年,我才知道,他真的是这样。”周桦告诉我。

她也提到,观察王石,不能不看到中国舆论场生态的变化。

“王石创立万科前20年,整个社会对于企业家氛围很宽松。在这个群体奋斗的过程里,大家都关心你是怎么壮大、怎么做到第一的?当财富群体固定之后,阶层开始分层,彼此就互相打量和对立开了​‍‌‍​‍‌‍‌‍​‍​‍‌‍​‍‌‍​‍​‍‌‍​‍‌​‍​‍​‍‌‍​‍​‍​‍‌‍‌‍‌‍‌‍​‍‌‍​‍​​‍​‍​‍​‍​‍​‍​‍‌‍​‍‌‍​‍‌‍‌‍‌‍​。网络兴起之后,你的私生活和一切言行也被放大。”在周桦看来,王石并不是一个戒备心很强的人。他比较羞涩,不太放松,对于进攻性的问题会有不适——以往多半就以“怼”来反应了。现在则包容了不少。

交谈的环境也很重要。

虽然见惯各种场面,第一次采访开始时,王石看着身边架起的大灯,拽拽身上硬挺的西服,仍说了一句:有了这个,到底就不那么(自在)了……

在镜头的注视下,他的确更加“正式”。但并不像我们揣想的那么封闭。棚内采访结束,我感觉没聊透,问他是否可以跟车,在他去机场的途中接着访问。他爽快地答应了。此后在他去欧洲度周末的时机,又做了第三次微信语音采访。有问必答,但也会回避他底线内的话题——像他永远不会直面的私人生活。

“你没问他现在房地产走势?今年有两百多家地产公司破产,他怎么看?”同事黄剑问我。可能因为我更关心退休后的王石,这个问题没有在我的清单上。他现在的视线,在扶贫、健康和教育,在他引以为豪的环保上。他心里对标的大约是,张謇、荣德生、盛田昭夫和比尔·盖茨等人的综合体。

采访冯仑时他笑着说,“你再看王石十年,不管是深潜还是别的,他肯定还在坚持。你放心,他不会中途放弃的,他一定会形成一个新的故事。”

我期待,5到10年后再和王石对谈。

0
封面图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

微信扫一扫关注
如已关注,请回复“登录”二字获取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