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此星辰立中宵

扫描二维码关注, 点击下面菜单"下载", 点击"免费下载" 可获得花火/桃之夭夭/飞言情/南方人物周刊/等PDF杂志下载链接


三姑娘

云中的差事是打雷​‍‌‍​‍‌‍‌‍​‍​‍‌‍​‍‌‍​‍​‍‌‍​‍‌​‍​‍​‍‌‍​‍​‍​‍‌‍‌‍‌‍‌‍​‍‌‍​‍​​‍​‍​‍​‍​‍​‍​‍‌‍​‍‌‍​‍‌‍‌‍‌‍​。

虽说下雨才是重点,但打雷的形式也是不可省略的,那滚滚的雷声,代表着天庭对人间的照拂和警示:要乖乖的,才有饭吃哦,不然劈死你​‍‌‍​‍‌‍‌‍​‍​‍‌‍​‍‌‍​‍​‍‌‍​‍‌​‍​‍​‍‌‍​‍​‍​‍‌‍‌‍‌‍‌‍​‍‌‍​‍​​‍​‍​‍​‍​‍​‍​‍‌‍​‍‌‍​‍‌‍‌‍‌‍​。

所以,这岗位没那么不重要​‍‌‍​‍‌‍‌‍​‍​‍‌‍​‍‌‍​‍​‍‌‍​‍‌​‍​‍​‍‌‍​‍​‍​‍‌‍‌‍‌‍‌‍​‍‌‍​‍​​‍​‍​‍​‍​‍​‍​‍‌‍​‍‌‍​‍‌‍‌‍‌‍​。

但这雷,不能随便打,她得根据凡间实际情况,写一份理由充分的打雷申请,由司雨司审批其可行性,确定响几声雷,打几个闪,刮几级风,落多少雨,然后,将审批下达至雷、风、电、雨处。

天地广大,哪里不需要雨水滋润?每一天,永昼难消的天庭里,云中带着不重样的申请,光顾司雨司几十回。云中如此文才,是因从前,曾为一人,捉刀无数。那人常拿着她写的公文,露出喜滋滋的小模样:“女秀才,就这么定了,今晚本人亲自为你铺床叠被,全做谢礼。”

当时她直翻白眼:“谁稀罕。”

如今提笔,却又是另一番滋味。

既然是正儿八经的公文,司雨司也不敢怠慢,只要合情合理,都会盖章过关。

一拿到审批,云中就忙不迭地击雷鼓。

可多数时候,那些放风送电施雨的同僚们并不配合,由着她在各处放空雷,出风头。

虽说雷是形式上的主导者,可下雨这件事本是大家同工协作,从前都是有商有量地递申请,怎么她来了,就单独递了?显得你是妙成天尊的嫡系是不是?难道我们风电雨背后就没势力?

风、电、雨躲在暗云中,听得地上的凡人骂:“怎么干打雷,不下雨?”相觑而笑。

这差事,真是吃力不讨好。

云中本可以换个差事,但她说,本就是靠关系,还是不要挑三拣四了。再说,雷打得多了,上头听见人间的骂声,总会下点雨平息舆论。

妙成大为感动,他觉得云中是在为他的面子着想。但其实,云中只是为了去司雨司附近的圭臬司蹭吃蹭喝。

那圭臬司放着天庭大小案子的卷宗,虽说卷宗可查阅,可作为复审证据,若是天庭的案件翻案,那可是要打很多神仙的脸,若有这能耐,还翻什么案,去坐天帝好不好?

因此,这圭臬司形同虚设,本是一个少人问津、门可罗雀的清水司,那圭臬司的小仙官闲来无事,整日在茶水间研制果茶点心,与云中相熟后,他们天天留云中做客,请她点评那些黑暗的、光明的料理。

司雨司的人却对她不咸不淡,知道她是妙成天尊送进来的,给些面子而已。

听说,从前她是天虞山的山神,后来,她的情郎在征伐巫族帝江一支时,不幸战死,她伤心过度,脑筋也不大好了。

可叹的是,妙成天尊这般神仙人物,竟然对她一往情深,为她在天庭安排差事,安排住所。而她呢,占着背后大树的好处,却还竖着“独立向上”的牌坊,对自己的打雷工作异常上心,对天尊的一腔真情视若无睹。

因此,每每来到司雨司,云中都要经过一道道的目光审判:天尊放着这么多优秀的天庭女青年不选,偏偏在这棵疯魔的歪脖子树上吊着,这世道到底怎么了?

云中才不在乎,只要有理由去圭臬司不就行了?

这一回,云中又拐到圭臬司找人聊天。

没想到司雨司办事利落许多,还没喝完一盏茶呢,便很快有仙官告知她:“雷仙子,今日的鼓还是敲不得。”

“为何?这半年都没得雨落了。”

“这小的不清楚,是上头的意思。”

云中早就不耐烦,她急道 :“如今太阳不灵光了,白天这么短,庄稼长得不好,凡人冻死饿死,上头还看得下去?”

“这小的不清楚,是上头的意思。”回话的仙官慢慢重复道。

云中冷哼一声:“好,那我就不在你这里白耗了。”

她撂下话,提起鼓槌,一气飞到雷鼓前,摆好架势要击鼓,可她的槌还没触到鼓面,就被定住了。

跟来的仙官胁肩谄笑:“天尊,您老人家怎么亲自跑来了?”

被定住的云中只能狠狠瞪着妙成。

妙成走过来,他的气息环绕着她:“听话,别闹了。”

云中不喜欢别人离她太近,他这么一说,更是炸了。什么意思?是说她把打雷当成了儿戏,任意泼洒情绪?抑或是说,人间的死活,真的没那么重要?

其实,她明白上头的意思,从前能批那么多雷,是因为丰年富裕,可如今,太阳星躁动,天灾难测,每打一个雷,每送一份风雨,天庭就多一份灵力损失,多一份风险,还是能省则省吧。

天庭的神仙们还真是跟着感觉走,高兴的时候,发发慈悲,不高兴的时候,一滴雨都不落。

云中觉得一阵恶心。她心中蓄积的忧愤终于在这一刻爆发,她一心一意要做事,可她只是个异类。若是尘埃在,肯定会理解她。

尘埃,尘埃……

云中的元神冲破法术,掀起一阵狂风,只见一只通体青蓝的水麒麟出现在天宫上空。不同于其他神仙此刻的紧张,妙成倒有几分失意,他喃喃道:“你又想起他了。”

水麒麟的嘶吼盖过仙娥的尖叫,她顺着金光闪闪的宫道狂奔,道路损毁,几处宫殿也塌了一角,神仙们纷纷携带兵器赶来,叫嚣着要降服她,可瞧了半天,又不见她的身影。

妙成走出来,对众神抱歉道:“她变成这样,我有责任。请诸位看在我的面上,暂且饶过吧。”

众神甩甩袖子,撂下话:“下不为例。”

正在这时,“哗啦”一声,云中不知从哪里奔了出来,她的麒麟角撞在石柱上,痛得她龇牙咧嘴。

妙成想,也许只有他,能让她安静。

于是,妙成化作另一个人的模样,他满脸泪水:“云中,我是尘埃啊。”

云中呆滞的眼立刻散发出光芒,她现出人形,顺手整理了一下鬓角,缓缓走近。

她仔细瞅了瞅他,认真地摇摇头:“骗我,尘埃已经死了​‍‌‍​‍‌‍‌‍​‍​‍‌‍​‍‌‍​‍​‍‌‍​‍‌​‍​‍​‍‌‍​‍​‍​‍‌‍‌‍‌‍‌‍​‍‌‍​‍​​‍​‍​‍​‍​‍​‍​‍‌‍​‍‌‍​‍‌‍‌‍‌‍​。不过,你变化之术进步了,这回更像他了。哎,为什么是进步?你之前也这样骗过我?”

“云中,你累了,我们回家休息,好不好?”

“家?你要带我回天虞山,是不是?尘埃一定想我了。”

正如凡人考取功名,需寒窗苦读十来载,仙人们要想飞升,也非得苦熬一番不可。对于仙界的底层仙人来说,历劫实在是家常便饭。

每一次,朝菌去延寿司递他的劫后感时,内心和表情无一不是拒绝的。

当年与他一同飞升的小仙纷纷熬出了眉目,唯有他籍籍无名。红尘滚了那么些年头,不免丧气。上上世,他是孤苦伶仃的乞丐,上一世,他是痛失所爱的世家子,你说说,哪一回历劫不是尝尽人间百味,哪一篇劫后感不够深刻详实,怎么就没一丁点进步?

他揣着一瓶甜酒酿,去延寿司打听蹊跷,谁知那仙官自然地接过甜酒酿,翻了翻他的历劫资料,抽出一张历劫通知:“仙子啊,那仙谱上怎么写的,我就怎么给您排历劫行程。我这仙资有限,若是敢透露半个字,立即天打雷劈,当场去世。您让我回答您的疑问,等同谋杀啊,仙路千万条,安全第一条。您哪,莫着急,这事儿得慢慢来。小仙就不留您了,您慢走。”

“哎,我这刚历完劫,还没休息好……”朝菌眼睁睁看着仙官不客气地关上门,无可奈何地展开历劫通知。

哦,这次不用下凡?什么?去妙成天做洒扫小童?那不是要被同年笑话死?也行,大丈夫能屈能伸。要不是为了找我娘子,我会来这冷飕飕的地方修仙?

朝菌磨磨蹭蹭,逛到妙成天,正不知如何穿过天门,可巧天门内闪出一个女仙子。

他正要上前问话,后面就跟来一个男仙子。

看女仙,冷艳动人,一脸决绝;看男仙,玉山之貌,一脸痛惜。哎呀,这是一场虐心大戏即将开演的节奏啊。他连忙原地隐遁。

每逢需要隐遁的场合,朝菌就有些窃喜。那些升阶的同年,还不怎么会用这技能。而他用得这般顺畅,这一定是因他天资聪颖吧。

“妙成天尊……”

竟然是妙成天尊?幸亏他及时隐遁,不然被天尊发现他在这里看热闹,以后是没得混了。

那女仙子似是哀求,似是怨恨:“你看,我的脑筋时好时坏,根本不适合天庭,你把我强留在这里做什么?我云中子也是在战神谱上留过名的人,求你给我留些脸面。尘埃给我托梦,他的墓塌了,我要回天虞山。”

“云中,尘埃已经死了,你不要再折磨自己。这么多年,我对你的情谊,你半分也不留恋吗?”

痴男怨女,求而不得,可怜可叹。这跟他为了找寻娘子,跑到天庭来,是一样的道理。相比起来,他更惨些,娘子叫什么名字,长什么样貌,他全然忘记。只是,他的记忆里,有这样一个人,与他在云海里耳鬓厮磨,与他在银河里共看星光,那般神奇情境,那般心间悸动,常在脑海翻腾。为了这渺茫的希望,他到处寻仙访妖,才得到现在的机会。

就在朝菌长吁短叹之际,天尊无奈痛心地对女仙子劈下一道金光,将女仙子横抱着入了天门。

云中醒来时,已是清晨。其实,这天界也无所谓日夜,白天是太阳照着,夜里又有无数华彩,黑白不分。

天庭的人,都认为云中脑筋不好。

可云中清楚地记得,她是天虞山的云中子,她的武器是一把琵琶,她在征伐帝江一战中杀敌无数,尘埃为她遮挡敌人暗袭,她昏倒的刹那,只看到尘埃的血喷散开来,有一滴,飞溅到她脸上。她没想到,那最后的烧灼触感,包裹着她的腮,成为抹不去的红。

后来,她在自己的天虞山醒来。妙成说,尘埃委托他将她送回,而尘埃仍留在战场杀敌。那时,云中伤势沉重,整日卧床,只盼着尘埃安全归来,可最终,她只等来尘埃和他的部下阵亡的死讯。

更让人悲怒的是,天庭没有给他半分荣誉。

妙成遗憾地告诉她:“他虽奋勇杀敌,却违背军纪,为了拉拢人心,纵容部下在帝江城内肆意抢夺,因此中了帝江圈套,才会全数阵亡。天庭已是网开一面了。”

那时,云中撑着病体,强忍悲痛,到天庭争辩:“不可能,尘埃一向治军严谨,众神皆知,他为了部下的前途,也不会纵容他们。更何况,尘埃全军覆灭,如今,已是死无对证。种种怪象,不得不令人怀疑其中蹊跷,还请天庭明察。”

然而,帝江最终被妙成攻破,成为战俘的帝江一族,却是言之凿凿,帝江确实做诱敌之计,尘埃之军,在城内横行肆虐,帝江趁其散乱,发起反击。

云中再次去天庭申辩,可她没有什么切实证据,只能陈述尘埃累累功勋,而天庭依旧维持原判。云中一时失控,当场大哭大叫:“我早知天庭黑暗,劝他归隐,谁知他贪恋战功,以致今日遭人构陷,天地不公,天地不公……”

从此,她被认定为疯魔之人,由妙成带回妙成天照顾,更准确些,是被妙成禁锢。

每当她终于想起尘埃,想要离开的时候,妙成就像一座无形的牢狱,将她锁在这里​‍‌‍​‍‌‍‌‍​‍​‍‌‍​‍‌‍​‍​‍‌‍​‍‌​‍​‍​‍‌‍​‍​‍​‍‌‍‌‍‌‍‌‍​‍‌‍​‍​​‍​‍​‍​‍​‍​‍​‍‌‍​‍‌‍​‍‌‍‌‍‌‍​。然后就是开始无休止地用药,直到她忘记尘埃,恢复平静。

天庭的人说,妙成天尊爱得太卑微,一颗真心,全被那“歪脖子树”捏在手里。她笑,他喜不自胜,她哭,他不知如何是好。真是痴情种。

妙成被人戳穿,又是恼,又是苦笑。此中心酸,不足为外人道也。

云中本来没有病,那日天庭申辩,云中失控,是他在汤药里做的手脚。云中被留在妙成天养伤,他就有了更多机会,尝试着让云中彻底忘掉尘埃。

比如云中的药,是他在地府讨来的偏方。地府的人告诉妙成,这药可以让服药者忘记某些人,某些事,只是这药,治标不治本。可若是用那治本的法子,云中得从头修仙,那样,就无法将她系在身边了,妙成怎么舍得?

于是,云中就在想念和忘记中来来回回,她的病,越治越深。如今,她想起尘埃的次数越来越频繁,祛除想念的疗程也越来越漫长。

几经反复,妙成也得了病,那个尘埃,有什么好?他不信,她的爱就如此坚贞不摧。他不信,他倾其所有,只得了眼前一个晃来晃去的皮囊。

只要她好好吃药,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煎药是大事,有专人负责。从前煎药的小仙升阶了,朝菌接了这差事。

朝菌本来只负责煎药,药材凑齐了,只差那坟土一捧,可负责取土的仙官喝醉了。仙官说:“你驾云,我指路,还不快点?耽误了仙子吃药,你我都得被咔嚓。”

朝菌无奈,带上那仙官去往凡间。那仙官飞得高兴,赞道:“你小子,有两下子,又快又稳当。”

朝菌只是挠着头嘿嘿地笑。

到了天虞山尘埃的坟头,朝菌觉得那坟头又寒酸又排面。寒酸是因为只有土没有碑,还围了一圈蘑菇。排面是因为那么小的坟头,草长得比树还高,那直插天空的气势,有些骇人。此外,还有青烟缭绕,这坟里的人得有多大的灵气,怪不得要取他的坟土入药,也算是怀璧其罪,活该被挖。

“愣着干什么?快挖呀。要底下最新鲜的。”

朝菌对着坟拜了三拜,开始挖土。挖着挖着,朝菌觉得地在微微颤动。他疑惑道:“仙官,这怎么咝咝冒热气?还挖吗?”

仙官已在天上拽了朵云睡大觉了。朝菌只好继续。

没过一会儿, 山的地震惊动了方圆千百里。幸运的是,附近的房屋牲畜和人,毫发无伤。此山的山神去天上擂鼓了,只有尘埃坟前的一窝雏鸟看到了整个真相。

朝菌知道这药是给那女仙子吃的。他觉得上次偷听人家讲话,总归不好,不如这次挖得深些,得着了好土,给她入药,弥补愧疚。

朝菌吭哧吭哧地挖着土,忽然铁锨“当”的一声,触到一块硬物,他探头一看,吓得坐在地上,那是一顶战盔。

朝菌不要战盔戴在头上,战盔却非要往他头上戴。

朝菌和战盔正玩得开心,只见那土里,接二连三,跳出一块一块的甲片。一套盔甲聚在一起,凑出一个英武的身形,朝菌看着流光四溢、灵气翻腾的盔甲,右手本能地摊开。

不行,他强迫症发作了。如此精美的行头,必须得有一把绝佳兵器来配。

这坟,是云中亲手挖亲手埋的。

妙成把尸首交给她的时候,假惺惺地抱歉道:“对不起,他的碎尘剑在战场遗失了,我会尽全力找回的。”

那时,云中已经有所怀疑,她也不作声。只有她知道,尘埃的碎尘剑,只是他身上的一块肋骨。若他死了,剑自然回到他身上。

她把尘埃最爱的碎尘剑用灵力封了,埋在最底层。

云中曾攀着尘埃的脖颈问:“你会不会离开我?”

尘埃做认真状:“不会​‍‌‍​‍‌‍‌‍​‍​‍‌‍​‍‌‍​‍​‍‌‍​‍‌​‍​‍​‍‌‍​‍​‍​‍‌‍‌‍‌‍‌‍​‍‌‍​‍​​‍​‍​‍​‍​‍​‍​‍‌‍​‍‌‍​‍‌‍‌‍‌‍​。我可是不死之身,即便死了,惨到魂飞魄散,也是能回来的。只是,我死缠烂打,你会不会厌弃我?”

生死离别之事,他不会撒谎的。所以,云中不肯死心。那封存碎尘剑的灵力罐,只有尘埃找得到,解得开。若尘埃归来,云中就能第一个知道了。

那碎尘剑似乎是感受到了主人的气息,带着沉积了几百年的冤屈破土而出。

一时之间,万丈光芒,地动山摇。

妙成看着那光芒,觉得像是天虞山的方向。难道,是尘埃回来了?可他亲自把尘埃的魂魄斩碎,在一三炉里烧成了灰。

朝菌对着坟头想了好久,把碎尘剑用破布裹起来,扛回了妙成天。妙成说要见他的时候,他满身满脸的土,头发蓬着,衣服松垮,那剑把他的肩膀都压歪了。

妙成大为惊喜,拿过剑细细把玩。

那时,妙成只是尘埃身边一名出色的副将。尘埃十分信任,命他在后接应,自己则带人马,硬闯帝江城。

帝江一族兵力强悍,难分胜负。场面胶着之际,云中受了重伤,他只好命妙成将她带走。

云中走后,妙成领着另一队陌生兵马,与帝江一族,夹击尘埃。

尘埃看着自己的部下一一被杀,痛彻心髓,他在成堆的尸体上腾挪,继续迎战,妄图救下残余的人。

然而,颓势难挽。

最后,凄凉的战场上,只剩下他一个人。

妙成掉着鳄鱼眼泪,像个可怜的魔鬼:“尘埃将军,对不起,你别恨我,这是上头的意思。你征战南北,风头都盖过天庭了,他们怎能不有所动作?若你独活,这万千壮士的亡魂,也会让你日夜难安的。求你,你死了,云中就能活。你放心,我会替你对她好的。”

尘埃回首看了看将士的尸首,又坦然地看了看乌云遮蔽的太阳,稀松平常地点点头:“不错,这的确是,最好的办法了。”

于是,他用碎尘剑自戕。他杀敌无数,杀自己的手法自然精准,毫不拖泥带水。

有那么一刻,妙成觉得,羞耻的人应该是他。他把一个如此潇洒恣意、光明磊落的神仙,逼上绝路。

云中待人总是不温不火,可在尘埃面前,只剩下浓烈的小女儿情态,不是没有道理的。

不过,这些不重要。自刎的时候,碎尘剑明明就在尘埃手里,可他死后,碎尘剑如蒸发一般,不见踪影。

后来,妙成数次去天虞山找碎尘剑,却未能如愿。如今,却是这小子得来全不费工夫。

尘埃呀尘埃,你别怪我觊觎云中,觊觎你的碎尘剑,世上千般好万般好都在你一身,是你不懂敛藏锋芒。你不知道,世上还有我这样龌龊悲哀的人?是我藏得太好,还是你自欺欺人?

“你叫什么?”

“回天尊,朝菌。朝菌不知晦朔的朝菌。”他老老实实回答。

“你可知道这剑的来历?”

“小仙不知。但小仙看着这剑的花纹别致,想来天尊会喜欢。”

“这一路,可有人知道你带着它?”

“小仙深知此物珍贵,只说这是献给天尊的山参,其余不敢透露半句。”

“好。这番话,最好烂在你肚子里。”

“小仙谨记,小仙还要给云中仙子煎药,小仙告退。”

朝菌退到殿外,却听见一阵哄笑声,朝菌知道他们是在笑自己,只好赔笑。

晚些时候,朝菌煮好了汤药,却被通知,他得端到云中的殿内。

云中仙子的寝殿雅致秀丽,天庭少有。仙娥问:“你掉什么眼泪?小心弄脏了汤药。”

朝菌答:“仙子姐姐,我头回见到这么好看的大殿,真不知我何时才能住上呢。我得拿眼泪洗洗眼睛,好看清楚​‍‌‍​‍‌‍‌‍​‍​‍‌‍​‍‌‍​‍​‍‌‍​‍‌​‍​‍​‍‌‍​‍​‍​‍‌‍‌‍‌‍‌‍​‍‌‍​‍​​‍​‍​‍​‍​‍​‍​‍‌‍​‍‌‍​‍‌‍‌‍‌‍​。”

仙娥哈哈一笑:“傻子。”

朝菌把汤药放下的时候,忽然有人捉住他的胳膊。

朝菌吓了一跳,他看到那个冷艳动人的女仙子带着难以置信的表情,眼睛一眨,泪水滚落。

这情形不知僵持了多久,她终于张了张嘴,艰难地摇头道:“我认错人了。”

那仙娥松了口气,总算没有发疯,天尊不会怪罪了。

更让人放心的是,这一回,云中很快忘记了尘埃,回到打雷的岗位上,继续交申请,继续去圭臬司闲逛。

“上次我犯了病,听说把你们的书架都震坏了。要不要我帮你们修书架?”

“云中仙子哪里的话,咱们是什么交情?来,快尝尝我们新做的杨梅牛肉饼,好吃吗?”

“呃……嗯,风味独特。”

有人喜,就有人忧。从妙成天到其他三十一天,底层的小仙官们传开了朝菌的笑话。

说的是朝菌在云中殿的那一段。那脓包被女仙子逮住胳膊,吓得抖如筛糠,好不容易跑出大殿,竟然当场抽泣:“我不要待在妙成天了,这里怎么还有女鬼……”

笑话传到妙成的耳朵里,妙成却动了恻隐之心。这个朝菌,很像很久以前,那个向上爬的他,处处透着小心和傻气。

算了,往事不要再提。

他当即把朝菌唤来,嘱咐道:“你煎药认真,云中才这么快病愈。以后,你好好跟着我做事,我不会亏待你。”

朝菌不知该如何表示感激,一味磕头。

啧啧啧,这个脓包,交上好运了。朝菌也没有辜负天尊好意,做事勤恳,无一疏漏,该说的绝不多说,不该说的绝口不提,渐渐成为妙成天的大红人。

天尊带着他飞到一颗无名星星上,星上烟熏火燎,不像是神仙度假胜地。天尊领着他走到山底下,打开山底的世界。

灯火照耀处,到处是壮劳力劳作的身影。

这些汉子目光呆滞,只知睁眼做活,闭眼休息。朝菌不敢问这是在做什么,又是为什么,他生怕自己说错了话,也要留在这里做活计。天尊很满意,交给他一些事情做。朝菌无不小心应对,周到细心,天尊视他为心腹。

有一回,天尊站在山头,得意道:“你看这太阳,忽明忽灭,搞得民不聊生。我要在这颗星上,造一个新的太阳,让天庭和人间,都好起来。”

朝菌小心翼翼道:“那这些劳力,从哪里来?”

天尊阴险又自豪地笑了笑:“你资历尚浅,还不知道,从前,这仙界有个叫尘埃的人。他有一队好人马,可惜了……”

天尊看着满坑满谷流血流汗的人,得意忘形。他拍拍朝菌的肩膀说:“本领要练,可人心也要琢磨,他这个人,说好听些,是心思单纯,不愿相信人性的恶,其实,还不是因为他自己蠢,连跟着自己的人都毁了。”

朝菌的脸上并不痛惜,也无仇恨,他像一只忠犬,附和地笑。

朝菌不是从前的尘埃了,可他还是记起了那一场灰暗的背叛。

那次征伐巫族帝江前,他还不听云中劝告,一味哄她:“那帝江狡猾,若是别人去,只怕要损耗更多,到时,天庭还得来找我。不如我去帝江,早早结束,与你归隐。”

当时,帝江一族和妙成天尊达成协议。只要把尘埃绊倒,战功归妙成,碎尘剑归帝江,可碎尘剑没了,帝江一族怎么能答应?

妙成无法,只好答应帝江,每年向帝江输送灵力。而今,碎尘剑到了妙成手里,他却越看越舍不得。

真乃色如霜雪,环映明月,剑气冲天。一剑在手,心中顿生踏平六合,一统天地的气概。

妙成贪婪地欣赏着碎尘剑的风姿,然后问身后的人:“要把它给帝江吗?”

朝菌躬身回答:“宝剑只能配英雄,帝江配不上。”

朝菌这厮,说话办事,让人舒坦,简直不可多得。妙成满意非常,不料那更满意的来了。

入夜时分,云中难得走到他的殿外,经人通传,款款进殿,向他道:“偶然听闻你得了一把宝剑。我想请你到我殿中吃饭,顺便赏一赏你新得的剑,如何?”

妙成心想,这碎尘剑之事泄露了?他瞟了一眼朝菌。

朝菌低着头,诚惶诚恐:“小仙不敢。如若小仙泄露半分,小仙立刻被天雷劈死。”

云中被他的模样逗笑了,笑得一阵心酸。从前,尘埃何曾为谁折腰?

大军阵前,他穿着金灿灿的铠甲,那铠甲上,有云中在隐蔽处刻上的一小朵云。待他宣布军令,那时千营一呼,震撼天地​‍‌‍​‍‌‍‌‍​‍​‍‌‍​‍‌‍​‍​‍‌‍​‍‌​‍​‍​‍‌‍​‍​‍​‍‌‍‌‍‌‍‌‍​‍‌‍​‍​​‍​‍​‍​‍​‍​‍​‍‌‍​‍‌‍​‍‌‍‌‍‌‍​。他可爱的匪气,他的不拘小节,他的气宇轩昂……

止于帝江一战。

那日,她听说天虞山突放光芒,她就知道,尘埃回来了。可她不能跑到天虞山一吐思念,连眼泪也要省去,只能藏在殿内深处,徐徐图之。

虽然妙成对外封锁消息,可她猜测,那个小仙扛回来的,不是什么山参,而是妙成念兹在兹的碎尘剑。

那一晚,云中见到了扛剑回来的朝菌。

几百年之后,他用一副卑微的模样,来见她。好似离开最深的泥泞,好似走出最寒的冰雪,就是用那般的气力,他们克制了彼此相认。

云中懂得,只有翻案,只有找到兄弟们的尸骨,尘埃才会心安。现在,还不是时机。

尘埃愧疚,这一个女子,生前死后,皆在为他苦心经营,如今,自己背负耻辱,灵力尚在恢复中,无法护她周全,每一步靠近,只会带来危险。

那晚,他就在云中殿外如凡人一般痛哭,哭得又蠢又狠。

云中留在天庭,本是要为尘埃洗冤。她在天庭里装疯卖傻,喝下那连绵不尽的汤药,令妙成放下戒备,让她领了擂鼓的差事做消遣。

那日化出水麒麟原身,她终于摸到圭臬司的帝江案卷。她看着案卷,找到帝江与妙成口供的疑点,一时悲喜交加,即便可以翻案,将妙成与帝江千刀万剐,又能如何呢?

人生天地间,她的尘埃,不能与她携手与共了。

可现在,尘埃回来了,云中的一切行动都有了意义。

可她身边的人盯得紧,朝菌又长随妙成左右,她的计划,无法与他言说。在妙成天的每一次相见,都像是隔着几百年的云烟,在各自一边,独自心动,默读对方的变化。

朝菌肯到妙成身边,定然是想慢慢取得信任,他一步走错,可能满盘皆输。反而是她行动方便,她只好自己来。

此时,她的笑容已经令妙成的脸色转了晴,她又忙为朝菌开脱:“天尊,这可是你信任的大红人呢。他若是敢出去乱说,还要不要自己的小命了?所以,这小子倒还可信。你消消气,我在圭臬司偶然听说你得了把宝剑,既是真的,若是传到上头耳朵里,天尊岂会好过?不如咱们合计合计,看怎么封了众人的口,这剑哪,还是藏起来的好。”

妙成几乎是心花怒放:“好,就依你。”

这时,朝菌已经在妙成的眼色指示下,开始躬身向外退了。

云中眼睛盯着他往后退的身影,对妙成道:“原来天尊这么小气,他给我煎药,你还赶他走?”

“好好好,怕了你了。朝菌啊,你小子要走大运。我竟然要托你的福,才能得她邀请。你不要推拒了,咱们就去云中的殿里吃酒。”

“最好不过。还请天尊带上宝剑。从前我在天虞山,只为尘埃一人舞剑,如今他不在了,想来想去,我一个人舞,怪寂寞怪清冷的,天尊可要赏光。”

她如此为妙成着想,令他深感欣慰,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了。天不负我妙成。

当晚,妙成与朝菌如约而至。

殿中香气缭绕,不是寻常的花香,是清冷的松香和柏香。

她本来有自己的天地。在天虞山做她的山神,逍遥自在。可她非来这冰冷的天庭,为他盗案卷。她在这里装疯卖傻,与妙成周旋,围着圭臬司打转,一切都是拜他所赐。

抱歉,他回来得太晚。他只有竭尽所能,暗中护持。她乔装出去给帝江透露碎尘剑的下落,她偷偷去圭臬司还卷宗,妙成喂她的药,小仙娥给她使的绊子……

他不在的时候,这个笨蛋,是怎么熬过那辛苦岁月的?

看到她的舞姿,他就看到了一个成熟冷静的云中。那一招一式,“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清光”,她从来就不是,那寻常娇媚花朵。

请原谅,我无法光明正大地为你的剑舞击节赞赏,兄弟们魂魄尽失,成了被妙成操纵的行尸走肉,在无名星上忍饥挨饿,只知劳作。

请原谅,我无法拥你入怀,任你任情任性哭诉你的等待,那太阳星一日炽热,一日酷寒,我很快又要离你而去。

尘埃虽是天地之中的微尘,却不是普通的微尘。

盘古开天地时,他的身躯化成日月星辰大川江河,然而此时,盘古并不知道自己已有了第三只眼睛。他的变化意志中并没有这第三只眼睛,于是未成形的眼睛在天地间飘浮,直到树上落下一滴松脂,将它封存。

第三只眼睛睡啊睡,快要化成人形的时候,风把盘古的旨意带来了:它要变成离太阳最近的那颗星​‍‌‍​‍‌‍‌‍​‍​‍‌‍​‍‌‍​‍​‍‌‍​‍‌​‍​‍​‍‌‍​‍​‍​‍‌‍‌‍‌‍‌‍​‍‌‍​‍​​‍​‍​‍​‍​‍​‍​‍‌‍​‍‌‍​‍‌‍‌‍‌‍​。

盘古最喜欢自己的左眼,所以,它变成了太阳。可是,盘古发现太阳有时候会狂妄,如若太阳为祸人间,就无法牵制,因此,他想到了尘埃。如有不测,还可由他暂时制衡。

但是,尘埃没有受过风霜雨雪的历练,还不够资格。因此,尘埃才要受这等苦痛劫难。

一曲舞罢,那妙成正沉醉不知归路,云中美目顾盼:“我看这宝剑,似乎有些眼熟,莫不是那碎尘剑?”

妙成志得意满,想她只能臣服于他今日的地位,遂放下酒杯道:“正是。”

话音一落,殿内的帐子里,扑棱棱窜出一只鸟,鸟爪子在砖上刨啊刨:“好你个妙成,竟然独吞碎尘剑,还拿些下乘灵力糊弄我,当我帝江是傻子?”

妙成正自慌乱,云中却添油加醋起来:“帝江大王,我云中没骗你吧。这个妙成天尊,他独吞了碎尘剑,荣耀加身,威风八面,把您当猴耍呢。”

帝江振翅怒飞,一众飞鸟闯进来围着妙成,他想要拿碎尘剑,却发现剑在云中手上,用灵力也收不回来。

他怒气顿生,向云中冲来。然而云中只是嫣然一笑,从从容容。他就要捉住碎尘剑,就在这时,一旁观战的朝菌欺身揽过云中,握住她纤纤素手,挥舞起碎尘剑。

纵然有过无数次回忆,不如眼前这一次最心动。

那些小仙娥躲在云里抖抖索索,她们纷纷惊呼自己瞎了眼,怎么从未看出朝菌有这般天神降临的气度?怎么传说中战无不胜的妙成天尊这般不经打?那些乌压压飞来飞去捣乱的鸟又是从哪里来的?

妙成天里人仰马翻,鸡飞狗跳。末了,是天庭出马,才总算镇住了场面。只是,妙成天尊一身狼狈,回想方才那朝菌的凌厉之态,像极了当年出手之时的尘埃。他想要反击,根本无从反起。而今想问,那朝菌早已不见踪迹。

只有他痴心已久的云中与他冷如陌路,上前一步道:“小仙云中,恳请翻案。小仙,要为尘埃翻案。”

那天帝不耐烦道:“几百年前的事了。人都死了,你要怎么翻案?”

“几百年前的案卷,清清楚楚写着各方供词。帝江说尘埃在卯时三刻入城,妙成也说是在卯时三刻,怎么就这么准确?难道大敌当前,帝江大王还要去看日晷?根本就是妙成威胁帝江大王,欺骗天庭,构陷尘埃。而今,妙成没有实现当初承诺,帝江大王不平则鸣,还请求天庭明察。”

“你可有证据?”

“帝江大王可以为我作证。”

那帝江神鸟还没开口,天帝就呵斥道:“闭嘴,你还不知足。云中啊,你这样颠倒黑白,那我还可以说你串通了帝江,来陷害妙成。我看你是在天庭待得腻歪了,可以回天虞山做回你的山神了。”

却在这时,众人听得一队人马在外叫嚣。为首一人,是那曾经唯唯诺诺的朝菌。他未着铠甲,未执碎尘,站在一群衣衫褴褛,手脚粗大、肤色黝黑的劳力面前,却有俯瞰天地的盖世之气。

那天帝又怒又怕:“来人,来人……你……你是谁?”

“诸君别来无恙,尘埃有礼了。”

在众人的惊讶声中,他笑道:“妙成,你虽聪明,却是突破底线获得了一夕荣耀,因此,你也失去了底线,以致一败涂地。我的冤案无所谓,可我的这帮兄弟被你困在旷野中,为你的一己愚蠢私利饱受苦难。今日,你是不是该偿了?”

那些苦力各个握紧拳头,控诉妙成摄了他们心魄,将他们关在无名星上做苦役。

天庭一片哗然。

天帝一向以仁治天地,这下,他也不能无视万人所指,慢悠悠地暗示道:“妙成啊,是你咎由自取,孤也救不了你了。”

那妙成偏不接受暗示,委屈道:“不,当年尘埃之事,也是您的授意,我为您担了这许多罪恶,您要救我,救我啊。”

这下天庭不哗然了,全部安静下来。

虽然处决妙成的过程血腥,但云中没机会看到。因为她不顾众目睽睽,偎在朝菌,不,是尘埃怀里,听着那血滴溅落的声音。她觉得自己像个大魔头,竟然觉得骨头碎裂的声音也悦耳得很。

尘埃说:“你又哭又笑,该不是变成女魔头了?我可不敢要。”

云中又笑又恼,待要打他,却见太阳一明一灭,光线昏暗下来。

空中像是有一根无形的线,拖拽着尘埃冉冉向上。云中随着他飘摇而去,不敢放手。

尘埃努力抗拒这股向上的力量,一把拥住云中。

这一天,终究是来了。太阳被完全遮蔽了,天地一团漆黑,仿佛是古书上记载的天地混沌。

尘埃的衣衫和面庞发出温柔的光​‍‌‍​‍‌‍‌‍​‍​‍‌‍​‍‌‍​‍​‍‌‍​‍‌​‍​‍​‍‌‍​‍​‍​‍‌‍‌‍‌‍‌‍​‍‌‍​‍​​‍​‍​‍​‍​‍​‍​‍‌‍​‍‌‍​‍‌‍‌‍‌‍​。她的手轻轻颤抖着,抚摸他不太真实的脸:“这是怎么了?告诉我。”

他轻声说:“对不起。”他是盘古的第三只眼睛,始终要变成一颗星,守护太阳的。他早知道,不该爱上她,可他越逃避,越是强烈地想要留在她身边。

“对不起,我的身份生来如此。以后,你若是爱上别的男人,要记得抬头告诉我。记得,我是离太阳最近的那一颗星星。”

然后,他变成一点亮光,向着高空飘摇飞去。

她还剩下什么呢?剩下脑海里尘埃的泪眼,手掌里尘埃的泪水,回忆中尘埃拥抱她的力度和体温……

“尘埃,你是个大混蛋。”

云中记得那一点亮光在空中盘旋了好久,如果让她在岁月的长河中,选择一段踏回去,她愿意回到天地一团漆黑中,永远看着那一点亮光。

可是,天亮了。空旷的天地中,只剩她一人。

她只好望着刺目的太阳,直望到双目失明。又过了不知多少年,大地上多了一块人形石,仿佛是一个人将手放在胸口,仰望着太阳的方向。

这颗石头,慢慢风化,慢慢变成一粒粒的沙,一点点的灰尘,慢慢地,与太阳靠得近了。

赞 (5) 打赏

裸捐你的1元钱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0.34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