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暑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可获得花火/桃之夭夭/南方人物周刊/等PDF杂志下载链接


宇航

说到大暑,就想起最近在微博上看到许多关于夏天的话题​‍‌‍​‍‌‍‌‍​‍​‍‌‍​‍‌‍​‍​‍‌‍​‍‌​‍​‍​‍‌‍​‍​‍​‍‌‍‌‍‌‍‌‍​‍‌‍​‍​​‍​‍​‍​‍​‍​‍​‍‌‍​‍‌‍​‍‌‍‌‍‌‍​。虽然大部分人提起夏天都盼着在空调房里抱着半个西瓜挖着吃,但最多的,是西瓜,风扇,溪水,田野,在井水里泡的冰凉的黄瓜西红柿的图集​‍‌‍​‍‌‍‌‍​‍​‍‌‍​‍‌‍​‍​‍‌‍​‍‌​‍​‍​‍‌‍​‍​‍​‍‌‍‌‍‌‍‌‍​‍‌‍​‍​​‍​‍​‍​‍​‍​‍​‍‌‍​‍‌‍​‍‌‍‌‍‌‍​。

这让我想起小区外面的菜地​‍‌‍​‍‌‍‌‍​‍​‍‌‍​‍‌‍​‍​‍‌‍​‍‌​‍​‍​‍‌‍​‍​‍​‍‌‍‌‍‌‍‌‍​‍‌‍​‍​​‍​‍​‍​‍​‍​‍​‍‌‍​‍‌‍​‍‌‍‌‍‌‍​。

小区外面因为修路有许多空地,渐渐地,就有许多人把那些空地改成了菜地。开始还只是意思意思种点儿小白菜,后来不知怎的就开始往蔬菜大棚方向突飞猛进。

今天早上下了点雨,我出门一瞅,哦吼,豇豆都已经好长好长啦,茄子都有拳头大小,有的小番茄都开始泛红啦。

然后我就开始失落起来——我小的时候,家里也是有个大大的园子的,里面除了蔬菜,几棵果树,还有大片大片的花朵、松树。爸爸说两棵松树,一棵是弟弟,一棵是我。现在那房屋早已不知道在谁的手里,听说松树也早就挖掉了。

雨天的时候,我总是想起自己在园子里疯跑的日子。园子里铺了红砖,两边种满了比我还高的格桑花。我喜欢雨天的早晨,小番茄冰冰凉凉地沁在雨水里,摘下来在井水里洗去细小的灰尘,咬一口汁水就倏地漫过唇齿,美味得让人情不自禁地眯起眼睛。

那时候我最大的烦恼,就是考试又没有好成绩,作业少写了半个字,隔壁的阿姨嬉笑着摘了我家果树上刚见红的果子。

好吧,那时候要是有人摘了我盼了好久的果子,我怕不得上蹿下跳生上好几天的气。

后来长大了,离开了那个园子,见识了更广阔的天地,吃过了炸鸡、寿司、冰激凌,坐过了飞机、高铁和游轮,才晓得世界很大,人生很短。没见过的东西那么多,不知道的地方那么远,仿佛永远也碰不到,也永远都走不完。

后来很多人开始恋爱,结婚,买房,买车,我还站没站相坐没坐相,风风火火地胡闹。由着自己的性子,燃烧着自己的一腔热血,带着一群跟我一样疯的人全国各地到处跑。那时候Cosplay在湖南还不多,我大学时候被拉着入伙,稀里糊涂地就一头撞在了舞台剧的墙上,抠都抠不下来。

也是小时候动画看得太多,中二病比较严重,一听到“全国大赛”这种字眼就激动得浑身发抖。后来就开始各种拿奖,比赛啊表演啊,倒是真过了几年前呼后拥、夜夜笙歌、旁人或艳羡或难以理解的精彩绝伦的日子。那时候大家都说我把生活过成了动画,光芒四射又五颜六色。

后来身边的人来来去去,也难过过,后来也习惯了,只是那颗威武雄壮熊熊燃烧的心,火焰也有些不明亮了。

再后来嘛,就出了些不想回忆的事情,各种误会和失望纠缠在一起,懒得解释也寒了心,后来自己把那颗心丢进冷水里浸透了,重新拎回了家。

拎回家之后,有阵子我还是挺颓废的,觉得自己一把好牌打得稀烂,因为贪玩,也没个危机意识,房子也没买,车子也没买,就把钱败光了,哈哈哈。偶尔想想,还是觉得自己挺失败。仿佛这些年走下来,就我一个人还在原地打转。

再再后来嘛,一切又顺遂起来,我忽然发现原来生活不是只有一种样子的。五彩斑斓固然热闹,可小桥流水,也有小桥流水的岁月静好。

现在让我再选,可能我还是会先任着自己的性子去看看想看的世界,去追逐一下梦想中的热血人生。

就像人们提起夏天,总是会想到西瓜、风扇、田野、泡在冷水中的黄瓜西红柿。但每个人记忆中的西瓜、风扇、田野,都必定是独一无二的。

有的西瓜是妈妈微笑着端来,有的西瓜是爷爷蹒跚着捧来,有的西瓜则是被一双小手抱着,开开心心地跟着前面的高大身影,一路磕磕绊绊地跑回家。

人们怀念的不是夏天,而是夏天某个时刻吹过的风,风中某个傻笑的人,人的脸上那双秋水清澄的眼,眼中倒映的那个悠然广阔的天空。

正如我怀念的夏天,是在聒噪的蝉鸣中,汗如雨下的通宵排练之后,和躺在地上的几十号穿着黑色T恤的人,一起嬉笑怒骂着,啃过的那些一点都不冰的西瓜。

赞 (9) 打赏

裸捐你的1元钱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0.33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