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薄荷糖

扫描二维码关注, 点击下面菜单"下载", 点击"免费下载" 可获得花火/桃之夭夭/飞言情/南方人物周刊/等PDF杂志下载链接


文/莫须

新浪微博/@莫须莫虚

作者有话说:在截稿前几天一口气写完的故事,幸运地赶上了十一月《花火》的车​‍‌‍​‍‌‍‌‍​‍​‍‌‍​‍‌‍​‍​‍‌‍​‍‌​‍​‍​‍‌‍​‍​‍​‍‌‍‌‍‌‍‌‍​‍‌‍​‍​​‍​‍​‍​‍​‍​‍​‍‌‍​‍‌‍​‍‌‍‌‍‌‍​。

而我之所以选择在这一期写一个关于有梦想的故事,是因为2019年11月,距离我第一次在杂志过稿,已经整整五年了​‍‌‍​‍‌‍‌‍​‍​‍‌‍​‍‌‍​‍​‍‌‍​‍‌​‍​‍​‍‌‍​‍​‍​‍‌‍‌‍‌‍‌‍​‍‌‍​‍​​‍​‍​‍​‍​‍​‍​‍‌‍​‍‌‍​‍‌‍‌‍‌‍​。

这五年里懒惰如我,没怎么去努力,也没什么成绩,唯一庆幸的一点,是我始终没有放弃写作​‍‌‍​‍‌‍‌‍​‍​‍‌‍​‍‌‍​‍​‍‌‍​‍‌​‍​‍​‍‌‍​‍​‍​‍‌‍‌‍‌‍‌‍​‍‌‍​‍​​‍​‍​‍​‍​‍​‍​‍‌‍​‍‌‍​‍‌‍‌‍‌‍​。

如果你们喜欢这个故事要来找我玩呀!幼儿园门牌号:211750894。

约图建议:小姑娘戴着大大的太阳帽,坐在民宿门口,门口有民宿的牌子“心站”,旁边放着一个大大的行李箱。

摘句:这该死的莫楠竹,这该死的突如其来的温情……

1.

钟百岁拖着巨大的行李箱,站在“心站”民宿门口和老板大眼瞪小眼。

独自出门旅游,之所以会订这家名不见经传又几年没装修的小民宿,钟百岁看重的,就是这家民宿在网上宣传的包接送进站服务。

现在,距离整点还差四分钟,老板告诉她,本来应在两点出发的那辆送站车,因为乘坐人数过多,提前开走了?

钟百岁怀疑老板是故意的,她两点四十几的高铁票,下一趟送站车两点半才开,她就算下车以后百米冲刺也赶不上了吧?

钟百岁努力让自己保持冷静,且面带微笑地看着面前的中年男人:“伯伯,您说我这大清早就把车票时间报给您了,您这样做,不合适吧。”

老板弯着腰赔笑:“实在不好意思啊,这临近开学,客人太多了……”

钟百岁毫不留情地打断他:“您也知道这会临近开学呢,您这说话不算话还耽误我上学,我可要给差评了。”

“别、别、别,”老板连忙摆手,“小姑娘你别急,我这就让我儿子开自家车送你去。”

说完,他就朝里屋吼了一声,声音洪亮、中气十足,钟百岁的耳朵都快炸了。

只听见一楼房间里有人很快地应了一声,随后又半天没动静,过了好久,那人才顶着一头乱七八糟的头发开了门。

那人趿拉着拖鞋走出来,在和钟百岁对视的瞬间双双愣住。

钟百岁哆嗦着问:“莫楠竹?”

那人没说话,脸色阴沉得像谁欠了他百八十万一样。

等到莫楠竹回去洗漱换衣,磨磨蹭蹭地出来,已经快两点二十了。

钟百岁跟在他身后上车,硬着头皮求他开快点,莫楠竹冷笑:“我前天刚拿的驾照,你要多快?”

钟百岁不说话了,是她理亏在先,她闭嘴。

只是她没想到,莫楠竹堂堂七尺男儿,会如此跟她这个小女子斤斤计较。他非常准确地把到达进站口的时间卡在了两点四十整,钟百岁下车以后拼了命地往检票口冲刺,还是被无情地拦在了外边。

安检大哥十分友好地对她说:“小姑娘,你要是再早到两分钟,我都能让你进去。”

钟百岁没办法,只能垂头丧气地往回走。

出大厅后,看到莫楠竹的车还停在路边,钟百岁突然气不打一出来,噌噌噌地跑过去敲车窗:“莫楠竹,你故意的是不是?你做人能不能有点度量……”

莫楠竹眼皮向上一抬,挑衅地说:“你不是生病了?头昏脑涨眼发黑,我看你现在挺有活力的。”

钟百岁吃瘪,她不想和他当街对峙,想着要不要搭个黑车回去算了。莫楠竹在身旁按了下喇叭:“出于对同系校友最后的友善,我问你一句,你是跟我回去休息,还是要在这里过夜?”

钟百岁二话不说,一把拉开车门。

好汉不吃眼前亏,况且,他这么整他,她肯定得还回去。

二十分钟以后,他们回到“心站”,老板看到钟百岁也是一脸吃惊。

老板瞪着莫楠竹:“你小子怎么回事,我不是叫你抄近路吗,十分钟就能到。”

莫楠竹若无其事地去一旁倒水:“忘了。”

钟百岁听完这段对话,在心里把莫楠竹撕了一万遍。

老板自觉有愧,主动提出免费让钟百岁再住一晚,因为当天已经没有票。

可是明天就要正式上课,这么一来,她又得挨辅导员一顿骂。

钟百岁瞥了莫楠竹一眼,她问老板:“他是今天下午的票吧?”

老板点了点头。

钟百岁阴险一笑:“既然我今天报不成道,你儿子也别去了。”

2.

暑假学校装修了,为了六十周年校庆,布置得跟个公园似的。

钟百岁一身轻松地四处打量着,在开课第一天来学校的感觉真不错,错开报到高峰期,校大道上拖着行李箱的人寥寥无几。

瞅瞅一旁拖着两个行李箱的莫楠竹,钟百岁轻咳一声:“右拐二号公寓,你放门口就行了。”

莫楠竹说:“我帮你送上楼吧,好歹我们现在也是合作伙伴。”

钟百岁满脸问号地看着他:“我什么时候答应跟你合作了?”

要说起来,钟百岁和莫楠竹的这段渊源,起因就是合作。

钟百岁是Y艺戏剧影视文学专业公认的才女,每个学期都会有导演专业的学生对她死缠烂打,希望她能和他们合作拍作业,而这个暑假找她最勤的,就是莫楠竹。

莫楠竹和钟百岁同届,在导演专业也算小有名气,但临近毕业,钟百岁实在是没有精力分心去给他写剧本。

在暑假长长的两个月里,钟百岁变着法子拒绝了莫楠竹两个月,今天说要帮亲戚带小孩,明天就是卧病在床起不来。

在“心站”遇见莫楠竹的时候,他之所以那么生气,就是因为钟百岁前一天还在跟他说,自己病了,没有力气干活。

此时莫楠竹帮他把行李提上台阶,去填大件物品登记表,一番话说得振振有词、理所当然:“昨天在我奶奶家,你答应了。”

钟百岁张口就要否认,话到嘴边,却发现有哪里不对。

昨晚,莫楠竹到屋里来给她送饭,又领她到几条巷子外的奶奶家喝糯米酒,当时他奶奶说什么来着?

“我奶奶说,要你跟我一起,好好学习,互相帮助。”莫楠竹单手拎着行李耍帅,爬六层楼不带喘的。

钟百岁沉默了,她这张嘴可真该抽,她怎么就在那一个劲地说“好”呢。

钟百岁为自己的嘴欠感到忏悔,她选择用逃避和沉默来弥补这一错误,但她到底还是低估了莫楠竹。

周末室友在宿舍联机打游戏,钟百岁嫌吵,便一个人到图书馆去坐着。

查资料,写笔记,不知不觉,就到了中午十一点。

钟百岁抬手看了一眼时间,寻思着是不是该给自己点个外卖​‍‌‍​‍‌‍‌‍​‍​‍‌‍​‍‌‍​‍​‍‌‍​‍‌​‍​‍​‍‌‍​‍​‍​‍‌‍‌‍‌‍‌‍​‍‌‍​‍​​‍​‍​‍​‍​‍​‍​‍‌‍​‍‌‍​‍‌‍‌‍‌‍​。

从早上九点到这,她已经对着电脑坐了整整两个小时没动,再这么下去,不出四十岁,肩周炎、腰椎间盘突出等诸多毛病就都该出来了。

她打开外卖软件,随便进一家店挑了份鸡丁炒饭,正要下单,突然听见左侧椅子被拉开的声音,很轻。

钟百岁扭头,见鬼似的瞪大了眼睛。

莫楠竹不知怎么带着一堆炸鸡薯条溜进来了,钟百岁连忙关上电脑拉他出门。

“你怎么来了?”

“请你吃饭。”

“你不会叫我出去吗,图书馆怎么能……”

“我叫你一个礼拜了,你理我了吗?”

莫楠竹冷哼一声,目光哀怨地看着钟百岁,他这一副受委屈了的小媳妇模样,让钟百岁心里升起一阵罪恶感。

这一个礼拜,钟百岁电话不接信息不回地躲着莫楠竹,就怕他要捉她写剧本,如今被逮个正着,她心虚得很。

和莫楠竹一起在路边的石凳上坐下,钟百岁一本正经地说:“不是我不帮你,我得准备毕业作品了。”

莫楠竹挑了挑眉:“你准备毕业作品,不需要跟别人合作的吗?”

钟百岁默默地打开电脑,调出素材给他看:“我想拍爱情片。”

“我可以啊。”莫楠竹一下子坐直身体,挺起腰板,自信得像是一只骄傲的公鸡。

可是钟百岁却没忍住笑出了声。

别以为她跟他不熟就不知道。

莫楠竹,2016级导演系鬼才,从纪录片到惊悚片,每年斩获数十个奖项,他习惯在情感的表达上用特别直接的表现手法,让观众感受到冲击和力量。

可让他莫楠竹拍爱情片?别逗了,说他拍动画片都比这靠谱。

3.

开学后的第一个假期是中秋节,只有三天假,钟百岁的家离得远,就没有回去,选择留在学校。

可就在放假前一天,莫楠竹给她发来一条消息,是“心站”最新的宣传广告。

让心休息,让爱停靠……这一听,就是出自莫导之手。

钟百岁:“让我发朋友圈帮你宣传?”

莫楠竹:“中秋促销,只要姓钟,免费住。”

钟百岁:“……”

行吧,既然他如此盛情邀约,那她也就不客气了。

莫楠竹家就在邻市,是一个有诸多古镇的旅游盛地,所以钟百岁才会选择在临近开学的时候去那旅游。

只是这一次的体验感,却和上一次相差甚远,钟百岁做梦都没想到,莫楠竹会在中秋节当天的早上六点半把她拖起来,说要去给他奶奶问好。

钟百岁满是怨气地挑着水果:“你去接你奶奶过来吃饭,带上我干吗?”

莫楠竹说:“上一次带你过去,我奶奶挺喜欢你的,这过节你就当献爱心让老人家高兴。”

钟百岁无言以对。

跟着莫楠竹走到巷子深处,奶奶家应该要往左边走,可是莫楠竹却径直走向右边。

钟百岁以为他是大清早的还不清醒,却见他走到一面老旧的篱笆墙边上,指着上边挂着的竹简说:“来看看。”

这面篱笆墙很特别,一整面墙上都是用麻绳穿起来的竹简,走过去仔细一看,上面还有字。

莫楠竹说:“这面篱笆墙,已经在这近百年了,很多老人在自己快要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选择把自己生平最重要的事记录下来,挂在篱笆墙上,这上面……有很多爱情故事。”

钟百岁好奇地抬头望,这些竹简,有新有旧,这上面的故事,有圆满、有缺憾。市井小巷间的人生百态,往往比笔者编撰出的更加动人。

钟百岁大概明白莫楠竹的意思了,什么免费请她吃住,一起接奶奶过节,最终目的还是想拉她合作,拍毕业作品。

钟百岁欣赏莫楠竹的态度,但她还是不太相信他,他那么“硬核”的表达方式,和她的风格相差甚远。

仔细思索了一番,钟百岁从购物袋里拿出刚买的火腿和猪肉脯,开始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你看它们,虽然都是用猪肉做的食物,但因为想法、风格的不同,最后出来的效果是不一样的!”

说完,钟百岁期期艾艾地看着莫楠竹,希望他听明白了自己委婉表达的意思,并给出让她满意的答复。

只是空气突然安静,过了好以后……

“汪!”

打破这安静的,是一只土黄色的土狗,它露出尖利的獠牙,紧盯着钟百岁手中的热狗。

钟百岁慌了:“大哥,大兄弟,你别过来,我就买了两根,奶奶一根、我一根……啊!”

大哥就是大哥,在这件事上毫无商量的余地,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了过来,刹那间,钟百岁眼前就出现了一道血光。

是莫楠竹的手,他用一只手挡在她的面前,另一只手飞快地抓过火腿和猪肉脯扔在地上,然后拽着她离开。

钟百岁已经吓蒙了,眼睛都不眨地盯着那道血痕。

他这是救了她一命?

4.

莫楠竹的手没什么大事,去医院打了疫苗上了药,第二天便又是一条好汉。

只是钟百岁不一样了,她心里愧疚不安,一个星期后,主动拿着自己熬了几个通宵写出来的剧本大纲去找莫楠竹。

“上一次在篱笆墙上看到的故事,我选了几个合适的,打算把它们关联起来,拍一部能体现平凡人生活中的温情的微电影,你看……”

莫楠竹又恢复到第一次在“心站”时见到她的样子,冷漠地瞥了她一眼:“你是来跟我炫耀自己先一步敲定了作品内容?”

“不、不、不,”钟百岁讨好地看着他,“我觉得这样一部内容丰富的电影,必须要和你这样有经验、有才华的导演合作。”

莫楠竹的脸色这才缓和了一些,一副“算你识相”的傲娇样,让钟百岁有点头大。

不过好在莫楠竹很专业,并没有因为钟百岁的几句话就飘飘然,他非常正视自己身上的弱点,也是钟百岁一直以来担心的问题。

“我反思了一下,关于我为什么拍不出温情的片子,其实是因为我没谈过恋爱。”

莫楠竹居高临下地看着钟百岁,钟百岁则是莫名其妙,这是他自己的问题,跟她说干吗?

莫楠竹说:“作为团队的核心成员,你要帮我解决这个问题。”

钟百岁不答应了:“你不会让我帮你找对象,然后等你体验完爱情再开始拍片吧?”

“胡说八道,我是那种为了谈恋爱懈怠工作的人吗?”莫楠竹看钟百岁的目光带着嫌弃,“我要一边体验爱情,一边拍电影。”

毕业作品的团队很快敲定下来,除了莫楠竹和钟百岁,还有一个副导演、四个摄影师和场记、录音、演员等数十号人。

钟百岁做着最后的剧本修订,脑海中莫楠竹那张欠揍的脸总是跑出来。那天听完莫楠竹的计划,钟百岁差点没踹他:“你要我在近二十人的剧组里陪你谈恋爱?”

莫楠竹认真地点头:“我好看,有才华,会照顾人,跟我谈恋爱是亏你了还是怎么着?你能不能有点敬业精神。”

钟百岁哭了,不是她不敬业,而是她的原计划里,根本没有在剧组谈恋爱的工作。

可是莫楠竹救过她,这个人情,她怎么都得还上​‍‌‍​‍‌‍‌‍​‍​‍‌‍​‍‌‍​‍​‍‌‍​‍‌​‍​‍​‍‌‍​‍​‍​‍‌‍‌‍‌‍‌‍​‍‌‍​‍​​‍​‍​‍​‍​‍​‍​‍‌‍​‍‌‍​‍‌‍‌‍‌‍​。

剧组的拍摄地点选在莫楠竹家附近的古镇,一行人和学校请了拍摄假,浩浩荡荡地前往“心站”,一路上莫楠竹又是给她递水又是喂她吃零食,弄得组里的人频频起哄。

只是钟百岁并不买账,大早起来收拾东西,她困得要命,谁想被当猪一样地投喂。

在莫楠竹把一根薯条使劲往她嘴里塞,又因她的不配合把渣弄了她满身后,钟百岁炸了。

她生气地一巴掌把他推开:“莫楠竹,你有病是不是,谁教你这么谈恋爱的?不会谈恋爱自己百度去,别在这折腾我!”

说完,钟百岁就气呼呼地靠在玻璃窗上睡过去了,也没注意到莫楠竹的异样。直到下车时莫楠竹没等她,一个人在前面带队走,满脸的阴沉,钟百岁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的话,确实是说重了些。

5.

其实剧组拍摄,敲定了分镜剧本以后,编剧是不需要跟组的,当时莫楠竹在假条上把钟百岁的名字写上,是假公济私带她出来散散心,顺便谈谈恋爱。

可是如今,开机三天了,莫楠竹再也没和钟百岁说过话。钟百岁在剧组里游荡,大家都有事做,她无聊得很,回“心站”待着吗,那是莫楠竹的家,整天蹭吃蹭喝还蹭住,她也觉得不好意思。

要不回去?钟百岁好面子,开不了口主动道歉,但她也不想就这样和莫楠竹变成陌生人,毕竟他这个人虽然嘴欠了点,但是对她确实很好。

辗转反侧一宿,钟百岁终于下定决心,要主动和莫楠竹示好。

这天早上,要拍一场日出的戏,他们才五点就出门准备了。钟百岁寻思着大家都没吃早餐,就去包点铺买了包子和豆浆带过去。

钟百岁提着环保袋走到片场去的时候,莫楠竹正在导一场戏,钟百岁便把早餐先给闲着的人分了。

钟百岁和表演系的人不熟,整个团队,除了一个偶然认识的摄影师,其余的人都是莫楠竹找的。

如今她和莫楠竹的关系僵了,和他们也就只是表面上的伙伴。

但她没想到有人会在片场当众拆她的台。那是其中一条故事线的女主演,看起来娇小玲珑,身体里却蕴藏着大大的能量,听说曾经因为欣赏莫楠竹的才华对他示好过,莫楠竹没有理会。

此时她嫌弃地把钟百岁递给她的菜包扔在一边,挑剔地示威:“你说你这一天天的,什么事都不做,买个早餐都不知道提前了解一下大家的喜好,真是碍眼。”

钟百岁被训得一脸发蒙,她也不是好脾气的人,辛辛苦苦提这么多早餐过来,还得受这个气,没门。

她正准备酝酿酝酿怼回去,身后突然传来一道冷冷的声音:“一部电影的拍摄分为前期、中期和后期,每个人在自己的岗位上各司其职,如果你连起码的职业素养和对人的礼貌都没有,你可以立刻走人。”

钟百岁回头,莫楠竹正板着脸站在她身后,看她震惊的样子,理所当然地接过她手里的早餐,朝着一旁的空地走去。

在剧组没那么多讲究,他们随意地席地而坐,钟百岁觍着脸道歉:“不好意思……那天我实在太困,就把起床气提前发了。”

莫楠竹拿起一个包子往嘴里塞,一边点着头:“我接受,这段时间我的早餐你就都给准备了吧,记住,只能给我一个人送,你又不是他们的保姆。”

钟百岁看着他鼓着腮帮子,还有点不高兴的样子,心里一暖。

虽然惩罚她每天给他带早餐,但他这一副要吃独食的傲娇样,是怕她再被欺负?

还是……吃醋了?

莫楠竹没说,钟百岁便也不问,冲着挡狗、挡女主演这两次大恩,老老实实地给他做起了“二十四孝”女朋友。

而她这一做,就是大半个月。电影杀青的那天,莫楠竹在杀青宴上喝了点小酒,高高兴兴地拿出手机让钟百岁看后期刚发过来的第一条剧情的粗剪:“怎么样,有没有你要的温情和感动?”

钟百岁由衷地承认:“有。”

她也没有想到,莫楠竹喝了点酒,就像变了一个人,在得到奖赏之后,一把抱住她不撒手。

莫楠竹像一只小狗一样蹭着她的肩膀:“谈恋爱真有用,都是女朋友调教得好。”

钟百岁的脑袋一下子像炸开了一样,双手不知所措地悬在半空中不知该往哪放,这小鲜肉的当众示爱,谁能顶得住啊!

6.

杀青宴之后,他们其实基本上就可以卸任了,剩下的就是等待后期剪辑出片,莫楠竹再做最后的审核。

按理说,合作结束,吃完散伙饭,钟百岁就不应该再继续和莫楠竹的情侣关系。但他俩跟魔怔了一样,默契地绝口不提这一茬,每天照样约早饭、约午饭、约晚饭、约夜宵,时不时还看看电影、散散步。

钟百岁是因为毕业论文搞定闲着没事,室友又都还忙着,就每天和莫楠竹搭伙吃饭,莫楠竹是因为什么,她就不知道了。

在十二月的最后一个礼拜,他们的剪辑完成,再加上配乐就能出片。

水到渠成的事,没想到半路又遇上了麻烦。

带莫楠竹他们系的系主任把电影预告发在学校公众号上,不出二十四小时,就有一个匿名用户跳出来,指出钟百岁抄袭。

作为主线的故事,曾经出现在一本杂志的专栏里,刊发日期比他们的作品早了两年。

钟百岁欲辩难言,这种事情,是任何一个笔者都害怕碰到的,更何况她一个学生,一张嘴也说不过学校里那么多作者大大的粉丝。

尤其是在她为了解释,说出故事竹简的事情后,那些人的谩骂更厉害了。

好巧不巧,那个作者在作品简介里就提到过故事竹简,所有人的认为是钟百岁胡编乱造、欲盖弥彰。

钟百岁没有办法,只能噙着眼泪道歉,然后去剧组的群里发布公告,说一切损失都会一个人承担。

只是莫楠竹这边……

钟百岁打电话给他,他没有接,发消息给他,他也没有回。

也是,费尽心血完成的作品,要换成是自己,肯定也已经恨死她了。

重选题材,填选题表,做最后的补救。在一切准备就绪之后,钟百岁再次发消息给莫楠竹。

“新剧本的大纲我写好了,如果你愿意拍就拿去,如果你不想再和我合作,我帮你联系其他同学,剧组的拍摄经费我也全包。”

十分钟过去了,二十分钟过去了,莫楠竹依旧没有搭理她。

钟百岁泄气了,心里空落落的。她没想到莫楠竹会这么绝情,一句解释都不听。

他从前对她那么好,还以为……

就在钟百岁胡思乱想的间隙,莫楠竹打电话过来了:“快来校门口,接一下奶奶​‍‌‍​‍‌‍‌‍​‍​‍‌‍​‍‌‍​‍​‍‌‍​‍‌​‍​‍​‍‌‍​‍​‍​‍‌‍‌‍‌‍‌‍​‍‌‍​‍​​‍​‍​‍​‍​‍​‍​‍‌‍​‍‌‍​‍‌‍‌‍‌‍​。”

啥?钟百岁没搞清楚情况,接奶奶是个什么操作?

不过莫楠竹愿意理她,说明事情还有回旋的余地,钟百岁火急火燎地赶到校门口,莫楠竹的奶奶正站在门口开心地冲她招手。

莫楠竹看到她,一个劲地叫她慢点:“你跑这么快干吗,缓着点别摔了,你怎么不飞呢。”

听这明显是关心的语气,钟百岁的眼泪差点就掉下来了:“你还生我气呢。”

莫楠竹一脸的莫名其妙:“我生你气干吗?”

“剧本的事……我给你打了那么多电话……”

“回家路上手机丢了,才补的卡。”莫楠竹看着钟百岁眼窝子都快兜不住泪了,猛然一惊,“你不会以为我信了他们的鬼话吧?”

莫楠竹和钟百岁搀着奶奶去教务处,一路上絮絮叨叨,一边谴责钟百岁这种遇事逃避的作为,一边教育她凡事应该勇敢应对。

钟百岁委屈,事情都这样子了,她该怎么应对嘛。

莫楠竹恨铁不成钢:“你忘了吗,主线故事,是我给你选的,要说责任也有我的份。”

钟百岁回忆了一下,好像是这么一回事。

她看着莫楠竹打开书包,当着她的面掏出户口本、身份证、奶奶的身份证……

他这又是想干吗?

莫楠竹嘿嘿一笑:“竹简上原故事的主人公王爱莲,就是我亲爱的奶奶,这故事我不能拍谁能拍?”

钟百岁彻底愣住,这剧情反转可比她编故事来得快多了,刺、刺激……

莫楠竹偏头看她,难得地正经起来:“放心吧,不管别人说什么,我都是站在你这边的。”

钟百岁的眼泪彻底憋不住了。

这该死的莫楠竹,这该死的突如其来的温情……

7.

一场闹剧尘埃落定,作品被老师推荐到各个大学生电影节参选,钟百岁再次恢复到该吃吃、该喝喝,等待毕业的无聊生活。

因大学四年拿了不少奖项,她早就被工作室签约,毫无一点毕业生该有的压力。

巧的是,同样拿奖拿到手软的莫楠竹状态也差不多,所以他们继续搭伙吃喝玩乐,这就是强者的生活!

次年三月,他们的电影被国内一个知名电影节提名,学校安排剧组的核心成员去参与评选,坐在台下,看着闪烁的镁光灯和宽阔的舞台,身旁有初次出来参选的同伴已经紧张到掌心冒汗。

莫楠竹问钟百岁:“紧张吗?”

钟百岁耸耸肩:“家常便饭的事,有什么好紧张的。”

莫楠竹笑了,把头枕在钟百岁的肩上:“你知道吗,和你一起拿奖的愿望,我可是许了两年。”

莫楠竹回忆着,他们导演专业一直有个不成文的规定,专业里的学生必须等到大二下学期才能独立导戏,所以莫楠竹是在大二快结束时,才把自己的作品送去电影节。而那时钟百岁已经帮着学长学姐创作了不少优秀剧本,是一个有经验的“老人”了。

那天他们同坐学校的大巴去电影节,莫楠竹在车上紧张得发抖,从一旁经过的钟百岁经过他身旁,好奇地探了探头:“同学,你怎么了?”

莫楠竹没好意思说自己紧张,只是摇了摇头。

但他没想到钟百岁会看出来,她在他身边坐下,从包里翻出一颗薄荷糖:“别紧张啦,用心做出来的作品,一定会得到别人的认可,加油吧。”

钟百岁说完就回自己团队去了,但莫楠竹吃着那颗薄荷糖,竟然真的慢慢冷静下来。后来他们还在学校见过几次面,钟百岁已经不记得他了。

钟百岁心里跳出一个吓人的想法:“你不会是对我一见钟情了吧?”

莫楠竹欲言又止:“我倒是想……但你的颜值……”

钟百岁狠狠地在莫楠竹手臂上捏了一把,疼得他差点在这千人的会场上叫出来。

莫楠竹叹了一口气:“我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干的,不然谁愿意觍着脸求你一暑假。”

那……

钟百岁看着他认真的样子,城墙厚的脸皮没忍住一红。

那他们,还需不需要分手?

或者,继续谈恋爱?

台上主持人开始颁发下一个奖项:“接下来我们来揭晓最佳剧情奖,提名的作品有《×》、《心站》……”

莫楠竹抓紧了钟百岁的手:“咱俩来打个赌吧,如果《心站》没有获奖,我们就不分手,如果《心站》获奖了……”

“获奖了咋样?”

“我到台上给你表白去!”

编辑/猫空

赞 (9) 打赏

裸捐你的1元钱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0.34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