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焗小星球(一)

关注公众号 : Bucee雜誌館 , ID : buceezzg 免费下载《花火》《逃之夭夭》......PDF杂志

<台灣電子雜誌電子書下載>

文/ 常冬新浪微博/ @ 常冬冬冬

简介:

双向暗恋校园文

高颜值会长x 懵懂内敛“小白兔”

宁芮星:“江屿招人喜欢,可我招他喜欢​‍‌‍​‍‌‍‌‍​‍​‍‌‍​‍‌‍​‍​‍‌‍​‍‌​‍​‍​‍‌‍​‍​‍​‍‌‍‌‍‌‍‌‍​‍‌‍​‍​​‍​‍​‍​‍​‍​‍​‍‌‍​‍‌‍​‍‌‍‌‍‌‍​。

哪里有什么突然的接近,不过都是因为喜欢你​‍‌‍​‍‌‍‌‍​‍​‍‌‍​‍‌‍​‍​‍‌‍​‍‌​‍​‍​‍‌‍​‍​‍​‍‌‍‌‍‌‍‌‍​‍‌‍​‍​​‍​‍​‍​‍​‍​‍​‍‌‍​‍‌‍​‍‌‍‌‍‌‍​。

九月初,烈日当头,空气中翻滚着如岩浆般的热意,干燥炙热的因子贴附于人体皮肤的表面,伴随着热浪袭来,不免令人有些心烦​‍‌‍​‍‌‍‌‍​‍​‍‌‍​‍‌‍​‍​‍‌‍​‍‌​‍​‍​‍‌‍​‍​‍​‍‌‍‌‍‌‍‌‍​‍‌‍​‍​​‍​‍​‍​‍​‍​‍​‍‌‍​‍‌‍​‍‌‍‌‍‌‍​。

宁芮星跟着几个舍友随着解散的人群走上操场的阶梯,她抬手摘下头上的军训帽,然后把帽子充当小风扇往自己脸上扇着风。后背贴着几乎湿透的背心,黏腻的感觉让她极不舒服地皱了皱眉。

人群聒噪而拥挤,宁芮星空着的手拉着距离自己最近的莱音宽大的袖子。方婷妤和许佳雯如法炮制互相拉着对方,跟在宁芮星身后,从一片摩肩接踵的人群中挤出来。

她们比开学报名的时间提早好几天来了学校,因为暑假期间在新生群聊过天,所以大家全然没有陌生的感觉,反而同进同出、形影不离。

从人群中挤出来后,宁芮星才觉得压抑感散去不少,连呼吸都轻松了许多。

军训解散的时候已经快接近傍晚,如火燃烧般的夕阳慢慢接近地平线,天空中仍残留着晕黄的暖光,没有午时那时晒,但也带了点热意。

黑压压的人群往食堂冲去,宁芮星等人的脚步却迈向宿舍的方向。今天刚好学校检查卫生,正好抽到了她们院,几个人赶着回宿舍洗澡和整理寝室。

宁芮星急匆匆地拉着莱音往宿舍走。刚走到篮球场旁的上坡路,她不经意地抬头向四处看,就看到了一道挺拔的背影。她先是一愣,然后视线完全落在了那个背影上。

男生一头简单利落的黑色短发,穿着简单的白色T 恤,黑色的五分休闲裤。

露出的一截小腿不似宁芮星平常看到的男生那般肤色黝黑,而是异常白皙,而且修长劲瘦,整个人看起来简单、舒爽又干净。

仅是穿着就让宁芮星觉得很舒服,何况不断远离的背影依然如白杨般挺得笔直,与他身旁并行的人相比,男生透着一股与众不同的出色气质。

只是一个背影,就让人很心动,让人不自觉地想盯着他看。宁芮星的眼睛跟着那背影移动,差点忘了迈步。身旁的莱音拍了拍她的肩膀:“与与,你看什么呢?”

与与是宁芮星的小名。她的名字不好念,而且叫起来有明显的疏离感,她怕舍友觉得她的名字拗口,便让她们叫她小名。

“看什么呢,看得这么认真?把你魂都勾走了。”宁芮星收回视线,摇了摇头:“没什么,我们赶紧回宿舍吧,等会不是要检查卫生吗?”

说来也奇怪,开学军训的这几天,学校不知道怎么了,检查卫生特别勤快。先是各学院学生会检查学院卫生,然后是学校专门检查卫生的学生组织检查学院卫生,最后连校学生会都出动了,被委派过来检查各院的宿舍卫生。明明有的部门不对口,也被拉上一起检查新生宿舍。

对此,新生一片怨声载道。本来军训一天下来就累得不成样子,还要应付学校不定时的检查,无疑是加重了负担。

等四个人都洗完澡,很久没见检查卫生的人过来。干等着很无聊,许佳雯便提议玩牌。

玩的牌和宁芮星之前接触的不一样,而是类似于玩游戏的抽卡牌,用来调节气氛再好不过。抽到“大鬼”的人可以指定抽到“小鬼”的人做任何一件事情,而“小鬼”只能接受,不能拒绝,抽到其他牌的则没事。

“说真的,我现在一听到‘同学你好,学生会检查宿舍卫生’,我就条件反射地想要呕吐了。”

莱音顿了顿:“高中的时候我以为学生会就是神一般的存在,里面都是帅哥美女,结果却是骗人的。”

“入学到现在你有看到哪个帅哥吗?早点醒醒吧,孩子。”许佳雯边发牌边说道。

北华大学是全国数一数二的高等学府,能进来的差不多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学生。校学生会的先不说,就说他们文学院的学生会,仅就是清秀顺眼的程度,远远达不到帅得惨绝人寰的地步。

“不哦,我听说校学生会就有个大帅哥,是我们学校的门面,好多女生冲着他也要考进我们学校,可惜进来这么久了,我还没见到过真人。”方婷妤的声音里有说不出的遗憾和惋惜。

话音刚落,有陆陆续续的脚步声在门外响起,略有些嘈杂,门板的隔音效果不够好,宁芮星几人听得很清楚。“来了,来了,魔鬼的步伐。”

话刚说完,宁芮星瞪大眼睛看着自己的牌,脸上满是不可置信:“我抽到小鬼了……”

她觉得自己最近可能有点衰。明明先前玩了一下午都成功避开的,谁知道今天晚上一开始就栽了。

没事的,没事的,宁芮星反复安慰自己,说不定没人抽到指定牌。可她的想法没过几秒便被许佳雯打碎了。听到宁芮星的话,许佳雯朝她促狭地笑了笑:“哈哈哈,与与,我要指定你做事情。”

“哎、哎、哎,我要……”许佳雯话刚说一半便被一阵敲门声打断了。

宿舍门被人礼貌地敲了敲,接着一道清冷的男声传了进来:“同学你好,学生会检查宿舍卫生。”

“正好哦,”许佳雯的眼珠子转了转,一脸看好戏地看向宁芮星,“不如,与与你去开门吧,顺便逗一下敲门的那个人​‍‌‍​‍‌‍‌‍​‍​‍‌‍​‍‌‍​‍​‍‌‍​‍‌​‍​‍​‍‌‍​‍​‍​‍‌‍‌‍‌‍‌‍​‍‌‍​‍​​‍​‍​‍​‍​‍​‍​‍‌‍​‍‌‍​‍‌‍‌‍‌‍​。”

“不……”宁芮星不懂许佳雯突如其来的兴致。

其他人如同打了兴奋剂一样,听到她明显想要拒绝的声音,几乎异口同声地说:“不可以拒绝哦。”

眼见躲不过,宁芮星捏了捏自己的手指,重重地呼出一口气。

她还以为自己可以安全无虞的,早知道就不玩游戏了。偏偏又要愿赌服输。

另外三个人已经火热地讨论起来,关于宁芮星要怎么逗对方的话语和动作。

见里面的人久久没有动静,门外的人不厌其烦地重复了敲门的动作和话语,明显耐心十足。

讨论声骤停。

许佳雯笑眯眯地看向宁芮星,挥挥手:“去吧,与与,赶紧的,小哥哥在外面等着呢。”

“再商量商量?”

宁芮星小声提议道,她有些过不了自己心里的那关,模样有些可怜:“你们真的忍心这么对我……”

门外的敲门声持续不断地响着,却没了说话声。

听了宁芮星的话,三人一致点头。

宁芮星叹了一口气,壮士赴死似的站了起来,顿了顿,看向许佳雯,双腿有些站不稳:“你快给我个拥抱,给我壮壮胆,我害怕。”

“……”许佳雯恨铁不成钢地看了她一眼,“你怕什么,又不是真的告白。”

许佳雯口头上虽这样说,但通过这几天的相处她知道,宁芮星看着开朗,其实性格内向的成分居多,对认识的女生还好,对于男生,宁芮星一向是避之犹恐不及。

明明在各种需要上台自我介绍的场合里,宁芮星十分大胆,能侃侃而谈,但单独和男生说话,她总是透露着一股紧张。何况还是主动去调侃男生,要不是因为玩游戏,她怕是一辈子都不会做出这种事情。

走到了门口,许佳雯朝宁芮星使了使眼色,其他两人站在后面一脸看好戏的表情。

酝酿情绪中,宁芮星分辨不出谁说了一句:“与与,记得开门的时候吹声口哨,这样才像……”

见躲不过,宁芮星深吸了一口气,不断给自己心理暗示,然后猛地摸上门把手。

伴随着吱呀的开门声,在门开的刹那身后传来几道极猛的吸气声,宁芮星不由得怀疑舍友们是看到什么怪物了吗?

紧张中,她急急地吹了一声口哨,也没敢抬头去看门外的人,几乎念台词似的急切地说:“小哥哥你好帅,恋爱吗?”

这句话宁芮星自然想不出来,是许佳雯她们讨论出来的,让她照着说就行。

四周的空气仿佛陷入了一动不动的凝滞状态,又带了点莫名的冷意。她低着头,只看到自己脚尖前有一双黑色球鞋,以及身上被笼罩了大半的阴影和来自前方隐隐的压迫感。

宁芮星心里发颤,有些支撑不住地想往后退。下一秒,一道清朗的声音跟着舒缓的呼吸砸在了她耳边。

“我的脸,长在地板上吗?”

宁芮星循着声音愣愣地抬头,然后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盯着眼前的人看。理智提醒她该收回目光和人家道歉,可情感的小人已经占了上风。她知道这样直勾勾地盯着别人看很不礼貌,但这个人长得真的太好看了,她的目光不受控制地就留在了他身上。

他一张脸生得清俊矜贵,棱角分明,肤色白皙,双眸狭长深邃,鼻梁高挺,薄唇微微抿着,泛着浅淡的光泽,五官精致完美得让人挑不出一丝错处,气质温和中又仿佛带了点冷冽。

由于身高的原因,男生此刻正低头居高临下地盯着她,深不可测的眸底微微溢出了些许情绪,不是厌恶,也不是惊愕。

宁芮星说不出那双眼睛里蕴藏的风起云涌,像是深陷某种情境中的浓烈情感,仿佛要将她整个人吸进去一样。她睁大眼睛刚想分辨,眼前的人却错开与她对视的目光,朝她身后差不多已经僵化了的三人看去。

他像根本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脸上的表情冷静平和:“学生会例行检查卫生,方便进去吗?”

清朗的声音字正腔圆,透着微微的哑意,又带上了点声线本身的低沉慵懒,极富磁性,如软软细风吹拂心间,有着令人说不出的着迷与沉醉。

“方,方便,方便。”许佳雯快速回过神,忙不迭地回答。她伸手刚想将挡在门口石化的宁芮星拉开,却见宁芮星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缩到了门后,将自己夹在门板和白色的墙壁中间。

宁芮星一会用自己的额头撞门板,一会单手捧着脸,嘴里还念念有词,裸露在外的奶白皮肤已经微微泛起了粉色。她脸颊绯红,不知道是不是害羞,地上要是有坑的话,许佳雯毫不怀疑宁芮星会把自己缩进去。

换成她,估计也好不到哪里去,调侃了这么一个清绝出尘、宛如谪仙一般的人物,实在是有罪。不过他应该对女生的告白习以为常了,不然不会这么淡定,许佳雯幽幽地想。

江屿走进门经过宁芮星的时候,脚步顿了顿,随后继续朝里面走去。清冷的双眼极快地扫视了整间宿舍,想到门口站着的人,他收敛了眼底的情绪,没说什么,转身朝门外走。

江屿经过门口的时候,只是一瞬间的想法,身体却早于意识一步先做出了动作。他抬手想要握住门把手,似乎是想替她们带上门。他的视线是直直朝向外面的,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他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随意一落,就搭在了宁芮星扣在门板边缘的手上。

只是一瞬间的触碰,宁芮星像被烫到了一样快速地抽出自己的手。等她反应过来,顿时觉得有些尴尬。回过神后,她又颤巍巍地将自己的手搭在门板的边缘上,只是向下挪了几分,想证明自己只是想挪挪手,不是他的原因。

安静了几秒,宁芮星抬起头想去看那人的神色,却见他直直地朝她看了过来,神色一如刚才的自然,声线平静而冷淡:“你的手。”

他说得言简意赅,宁芮星听不太懂,有些疑惑地“啊”了一声,愣愣地收回自己的手,低头去看。她刚想开口问“怎么了”,就见灰色的门被人从外面带上了,瞬间隔开了走廊微弱的灯光,也隔开了门外他人好奇的目光。

关上门后,江屿原本垂在身侧的手指不自觉地摩挲着,似乎还能感受到刚才柔软的触感​‍‌‍​‍‌‍‌‍​‍​‍‌‍​‍‌‍​‍​‍‌‍​‍‌​‍​‍​‍‌‍​‍​‍​‍‌‍‌‍‌‍‌‍​‍‌‍​‍​​‍​‍​‍​‍​‍​‍​‍‌‍​‍‌‍​‍‌‍‌‍‌‍​。他抬眼不动声色地瞥了一眼门上的寝室号,昏暗的灯光在他的脸上打下了一片阴影,浑身的气息微变,眼眸在这一瞬有些暗,盛着复杂的情绪,极尽晦暗难懂。

许佳雯小心翼翼地透过猫眼看了一下走廊的情况,确定人离开了以后,才激动地叫出了声,恨不得原地转圈:“这、这、这,学校还真有这么帅的人……”

宁芮星的眉头几乎要皱到了一起。她有些苦兮兮地开口:“怎么办呢,好丢脸啊,太尴尬了,啊啊啊,宁芮星你做个人吧……”

宁芮星捂着自己发红的脸,手心滚烫。她掬了一捧冷水往自己的脸上泼,抬头就看到镜子中的自己脸颊发红,眼睛氤氲着朦胧的水汽,发丝因为刚刚的捶胸顿足微微有些凌乱。

这些都不是重点。宁芮星满眼震惊地盯着镜子中的自己。

她忘了刚刚自己比较保守的睡衣不小心掉在了地上,身上穿着的是吊带睡裙,那她刚刚岂不是就这样暴露在那个人的眼皮底下?

真是丢脸丢大发了,宁芮星将自己的脸埋进手掌心里。这个世界果真对她充满了深深的恶意。

军训期间正好是学生社团招新的时间,宁芮星原本计划报名参加校学生会,可发生了这件事情后,她有些迟疑了。那个人在校学生会,她去报名参加的话,就会和他低头不见抬头见,岂不是更加尴尬?

“与与,当初说好要一起加入校学生会,我们四个一个都不能少的。”

“你别怕呀。那个学长估计是大二的,学生会还没换届,他们要么竞选会长,要么退出。听说会长早早就内定了管院的一个大三学长,估计你进了学生会也碰不着他,怕什么,你总不可能因为这件事真的不加入学生会吧?”

宁芮星被几个人说得有些心动,她在进大学前就已经规划好了自己可能参与的社团,校学生会是一定要参加的。至于其他,遇不遇得上还不一定,大不了遇到他之后再道歉、解释好了。

宁芮星想了想,便点头道:“行,那我们去报名吧。”

学生会报名的地点正好设在了博学楼地下一楼。

无论是楼梯的转角,还是略有些昏暗的走廊,密密麻麻的全是人。这还只是报名的第一天,干事就那么几个名额,竞争的确很激烈。

许佳雯和方婷妤对Photoshop(图像处理软件)感兴趣,便去了设计部,留下宁芮星和莱音站在一旁考虑加入什么部门。处在这样热闹的环境下,宁芮星的心境不由得受了影响,越发坚定自己要加入校学生会的决心。

周皓跟在江屿身后下楼,江屿没去看黑压压的热闹人群,径直就要走进部门办公室。

谁知道肩膀被人碰了碰,周皓惊诧的声音从身后传了过来:“江屿,那不是那个小学妹吗?”

周皓是江屿的舍友,也是校学生会与江屿同一个部门的副部长,那天检查他刚好也在,将发生的一切尽收眼底,对宁芮星有些印象。

江屿转身抬眼看着站在承重柱旁一脸纠结的女孩,她今天穿了一条蓝白格子长裙,露出了修长的小腿。走廊的光线一点都没影响到她的肤色,她好像根本没被如火的军训影响了似的,仍是白得有些发光。微卷的长发被她分开扎成了两个鬏鬏,发尾垂落在精致的锁骨上。她踩着一双小白鞋,配着白色短袜,带了点孩子气的清新,让人有种眼前一亮的感觉。

她只是和舍友站在那里,就有几道意味不明的视线落在她的身上。江屿想起了自己那天看到的场面,还有空气中若有若无的混合着奶香。

后来他带上门,是不想她这副样子落入旁人的眼睛,这种奇怪的心理,连他自己都有些说不清。他皱了皱眉,几乎没有半点犹豫,抬脚走了过去。

宁芮星原本正低着头在宿舍群里讨论报名的进展,顺便想问问有没有熟识的直系学姐,突然感觉到不算亮的灯光更加暗了,眼前像是笼罩了一片阴影,甚至有种隐隐的压迫感。

一旁的莱音先抬头,然后扯了扯宁芮星的衣摆。宁芮星下意识抬头,就对上江屿的视线,呼吸瞬间顿住了。她怎么也没想到,只是报个名,就能遇到他?

江屿低头,神色如平常般自然而冷淡,薄唇轻动:“来报名吗?”

他的声线,是有条不紊的平静,仿佛不觉得自己问了一个突兀的问题,而是老友一般的问候,甚至,就连气息也无端慵懒起来,仍是具有强大的压迫感,但又多了一分莫名的舒缓与柔和。

宁芮星一愣,然后下意识地点了头。

“跟我过来。”江屿说着,没去看她,转身朝原路返回。

宁芮星迟疑了一两秒,便被莱音推着跟上了江屿。明明江屿说话不多,简单的几个字,却透着不容拒绝的威严,让人不自觉地想臣服和听从他。

报名登记的是两个学姐和一个学长,他们看到江屿身后跟着女生时明显有些意外,特别是江屿还直接抽走桌上空白的报名表,递到了那女生的手上,说道:“写吧。”

何曾见过江屿和哪个女生亲密过?两个学姐不免有些八卦,忍不住开玩笑:“这是部长的编外家属?”

周皓倚在门边的墙壁上,听了这话忍不住笑出了声,再看向宁芮星的时候,眼神不免多了几分调侃。

“学妹你可真有毅力,追人追到学生会来了。”

“不,不是……”宁芮星听了赶紧摆手,开口想要解释,却见斜前方站着的人微微抬了抬眼皮,朝刚刚说话的学长不咸不淡地瞥了一眼。

明明只是简单的一瞥,却让在一旁看着的宁芮星觉得有些发冷,连夜晚闷热的空气似乎也凉了不少。

“周副部,学校最近举办活动的赞助……”

未等江屿说完,周皓赶忙紧抿住自己的嘴唇,摇了摇头,表明自己不说话,让江屿放过自己。

一向笑点低的宁芮星看着瞬间变脸的学长,“扑哧”一声忍不住笑了出来。

等宁芮星发觉有些不妥的时候,其他几个学长学姐的目光都落在了她的身上。莱音刚刚被隔壁部门认识的直系学姐拉走了,只剩下宁芮星孤立无援。

说不出为什么,江屿算是她在这几个人中最熟悉的人,宁芮星忍不住向他投去了求助的眼神。

谁知道江屿的嘴角弯了弯,眼底莫名含了几分笑意,直直地和她对视​‍‌‍​‍‌‍‌‍​‍​‍‌‍​‍‌‍​‍​‍‌‍​‍‌​‍​‍​‍‌‍​‍​‍​‍‌‍‌‍‌‍‌‍​‍‌‍​‍​​‍​‍​‍​‍​‍​‍​‍‌‍​‍‌‍​‍‌‍‌‍‌‍​。下一秒,那张泛着好看色泽的薄唇吐出了让她几乎羞愤欲死的话语。

“也是,还追到我们部门来了。”

走廊的灯光昏暗,来往的人声嘈杂,落入宁芮星耳里的声音,却是一字一句都十分清晰,她甚至都能分辨出那话语里带着的愉悦与慵懒。

“不,不是啊……”宁芮星一张脸涨得通红,喉咙因为紧张羞怯而十分干涩。

不知道为什么,又或许是由于之前不该有的调侃,一对上江屿,宁芮星便紧张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解释了。明明是被他叫着,跟在他后面过来的,怎么就变成自己追到部门来了?

宁芮星长得白净,又生得乖巧,浑身上下从发丝到脚尖都透露着精致和干净,看着让人很有好感。

几个学长学姐嘴角含笑,脸上纷纷染上了调侃的意味,用一副“我懂”的表情看着宁芮星,特别是她手里还捏着报名表,无疑是“人证物证”俱在,多说了反而有种掩耳盗铃的感觉。

宁芮星觉得自己应该要解释,不然这个误会闹大了就不好了。她将报名表轻轻地放在桌上,几乎想也没想地伸手拉住江屿的衣角,嗓音轻颤,透着明显的不安和紧张:“学长,我能单独和你谈谈吗?”

毕竟那件事,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何况一旁还有等着看好戏的学姐和排队报名的新生,要是直接和他在这里“打开天窗说亮话”,不知道有多少人会忍不住八卦事情的前因后果。

感受到衣角下方的牵引力,江屿微微地低头,看着她清澈瞳孔深处盛满的紧张,捏着衣角的白皙修长的手指,喉结微微动了动,漆黑如墨的狭长眼眸染上了几抹不明显的暗色。

江屿低垂着眼眸,敛了敛不经意外露的情绪,眼神又是酷似一汪清泉的平静。他无声地笑了笑,话语里有他自己都不明朗的意味:“你先报名。”

“啊?”宁芮星没想到他会说这句话。可这是他所在的部门,她怎么可能再报名参加?

“等你填完报名表,我就听你说。”江屿简单地解释,见宁芮星在原地迟疑,脸上的表情是可见的纠结,一张小脸笼罩着沮丧。

江屿轻咳了一声,表情仍是一如平常的淡然。宁芮星却陡然回过神来,没再犹豫,拿起一旁的笔唰唰地写下自己的学院、专业、名字和联系方式。

反正只是填个表,到时候初试不过来就没事。

等她放下笔,江屿状似漫不经心地随意瞥了一眼,然后将眼神落在了仰头看着他的宁芮星身上,嗓音很低:“走吧。”

宁芮星愣了一两秒,看着逐渐远离的挺拔背影,咬咬牙跟了上去。

楼梯间下面是铺着红地毯的楼梯和喧闹的人群,楼上却是另外的光景。

江屿背靠着墙壁,身上的气息无端有些慵懒,半明半暗中,他的脸有些模糊,让人看得并不真切。宁芮星看着他的身影,这样一张不似人间该有的俊脸,实在让人看了一眼就难以忘记。

江屿没说话,眼神也不知道聚焦在何处。

比起跟在他身后听着规律的脚步声和似有若无的平缓呼吸声,这样像是时空停滞一般的寂静,让宁芮星心里有种说不出的紧张。紧张之余又带了点陌生的情绪,她胸腔里的心脏跳动的频率异常快,仿佛要脱离了躯体一样。

“学,学长,”宁芮星小心翼翼地开口。见自己嗓子干哑得厉害,她忍不住轻声咳了咳,打破了空气中的沉寂,继续说道,“那件事是个意外,我和我舍友在玩游戏,那是游戏惩罚。对你说那句话不是我的本意,要是给你造成了困扰,我在这里和你说一声对不起。”

刚开始还有些结巴,语无伦次,后来却越说越顺了。宁芮星一股脑将自己心里想的话说了出来,然后抬头想看江屿的反应,却见他仍是保持着如雕塑般的一动不动,连半分眼神都没赏给她。

原先组织好的话语没有任何的作用,宁芮星当下更紧张了。

她脑子里一片空白,紧绷的嗓音染上了颤意:“学长,我不是故意说那句话的,真的,我发誓,我对你没有一丝企图……”

江屿垂在身侧的手在听到某个字眼时微微动了动,他刻意压低声音:“哦?”

单音节上扬的语调仿佛带着主人的疑惑不解,他又继续问道:“这么说,那天无论是谁,你都会说那句话?”

宁芮星想也没想,见他似乎相信了这个解释,迫不及待地重重点头。

眼前这位学长虽然外表长得很让人心动,但对着一个不熟悉的陌生人,要不是游戏,她真的没胆子敢开口说那句话。反正事情解释清楚了就好,其他人再怎么误会也没事,学校这么大,之后也见不着几次,宁芮星心想。

江屿仿佛猜透了她的想法,皱了皱眉,低声说道:“我知道了。”

看了一眼低着头如同小学生犯错的宁芮星,江屿收回自己的目光,抬脚就要往楼梯口走去。只是经过宁芮星身边的时候,他的脚步顿了顿,身体慢慢地转向宁芮星。

江屿低头,直勾勾地盯着她的眼睛看,捕捉到她眼底瞬间的紧张和迷茫后,扯唇笑了笑。他因为这笑意无故柔和了几分,似乎变得有些容易接近,在昏暗的环境下,更加迷人。

饶是宁芮星在先前的近距离观看中形成了免疫,此刻还是有些看呆了。

“宁芮星。”

她的名字,从他口中说出,仿佛酝酿了点难解的情绪,还有莫名的缱绻,让人听了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小悸动。“啊?”听到自己的名字,宁芮星下意识地应了一声。

她来这个学校不久,无论是熟悉的学姐,还是刚刚在外面开玩笑的学长学姐,都是“小学妹、小学妹”地唤她,可只有眼前这位,用着低沉的嗓音,念着她的名字。

江屿低头,拉近了与她的距离,炙热的气息因为距离够近而喷洒在她的脸上。宁芮星白嫩的脸庞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变得粉红。那双明亮的眼眸,随着主人仰头的动作,此刻盛满着他的身影。

在和她的对视中,他漫不经心地开口。

“后天晚上的初试,我等你来​‍‌‍​‍‌‍‌‍​‍​‍‌‍​‍‌‍​‍​‍‌‍​‍‌​‍​‍​‍‌‍​‍​‍​‍‌‍‌‍‌‍‌‍​‍‌‍​‍​​‍​‍​‍​‍​‍​‍​‍‌‍​‍‌‍​‍‌‍‌‍‌‍​。”

从博学楼出来后,宁芮星一路低着头,看着校道上的涂鸦,心情有些复杂和迷茫。

江屿的最后一句话,带着她不过去就誓不罢休的强硬,他的口吻也像是和她达成了某种口头约定。宁芮星毫不怀疑,如果自己真的临阵脱逃了,会不会接到学生会的电话轰炸。

早知道就偷偷改电话号码了。

因为正好是社团招新的时间,昔日宁静的校园最近十分热闹。方婷妤和许佳雯早已报名完先回宿舍了,只剩下宁芮星挽着莱音的手走在校道上。

迎面走来的几个女生脚下生风似的匆匆奔走,叽叽喳喳的聊天声音隔着不远的距离,随着晚风传入了宁芮星耳里。

“听说江屿学长刚才去了博学楼,我看到好多人都在发动态,他真的和别人口中说的一样帅。”语气中带着毫不掩饰的迷恋。

“真的是,不过他去学生会报名处干什么,”女生的同伴有些不解,“不是已经内定会长了吗,他还管部门的事情?”

“这不是还没换届嘛,站着好歹是个门面,他管的可是学生会所有部门里最忙的部门,吃力不讨好,一有什么活动就得他们部门外出联系赞助。原先没几个人报名,可江屿一来,一个个都抢着报名。江屿连校花方可欣都拒绝过,谁还没个幻想,都想当那个例外。”

“出身好,自己的能力和外貌也那么出色,专业绩点满分4.0,当真是‘前后无对手,管院只江屿’的北华大学第一人,关键是私生活还干净,听说他进学校两年了,没和哪个女生不清不楚过……”

声音随着逐渐远离的距离渐渐小了,一旁的莱音握着宁芮星细白的胳膊,神情兴奋:“与与,你刚刚听到了没有?想不到我们学校还真有这种人,昨晚你逗的那个男生就已经很极品了,谁知道学校真的藏龙卧虎,早知道我们刚刚就应该晚点走了,说不定还能看到这个传说中的江屿学长。

“这个八卦我可要赶紧在群里和她们分享,看来这学生会是拼尽全力也一定要进去了,学生会会长和小干事的爱情故事,哈哈哈,听着就让人兴奋激动……”

相比于莱音难以抑制的兴奋,宁芮星却没有什么感觉。她虽然不知道那个学长的名字,但相比于刚刚从旁人口中听说的江屿事迹,宁芮星盲目地觉得那个学长应该和江屿是伯仲相当。

这种想法在心底只有一瞬间,很快被宁芮星抹杀掉。她觉得自己有些好笑——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呢,想那么多干什么?

一路走来,宁芮星和莱音没急着回宿舍,而是逛了逛夜色中的校园。中途她们给方婷妤打了一个电话,然后才提着四杯抹茶奶盖回了宿舍。

宿舍门被人从里面打开,一股空调的冷气扑面而来,宁芮星忍不住眯了眯眼睛,感叹道:“好凉快,好舒服啊。”

坐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宁芮星迫不及待地喝了一口奶茶,入口是醇香浓稠的奶盖,顿时觉得自己浑身的细胞都在舒爽地活跃着。她捧着奶茶又喝了一口,然后伸手去摸自己放在裙子口袋里的宿舍钥匙,结果口袋里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宁芮星翻了翻桌子,又回想自己出门前的确把钥匙放在口袋里了,可回来的时候手里只拿着手机和奶茶。她依稀记得走进饮品店的时候,自己好像把钥匙拿在手上的,后来等奶茶的时候在店里坐了一会儿,应该是把钥匙落在奶茶店里了。

宁芮星想着,就拿着手机站了起来,走向门口摆放着的鞋架,准备换鞋出门。

“与与,你干什么呢?”

莱音进去洗澡,方婷妤已经躺在了床上,听到许佳雯的话探出头,问道:“你要出门?”

“我钥匙好像落在奶茶店里了,我去拿一下,很快回来。”

宜市一整天都很闷热,到了晚上,却突然下起了雨。宁芮星出门匆忙,没预料到会下雨。她拿着钥匙刚从奶茶店出来,就见月朗星稀的天空慢慢飘落下几丝雨滴,然后迅速转为淅淅沥沥夹着冷风的细雨,有愈下愈大的趋势。容不得半点迟疑,宁芮星用手挡住头大步跑入雨中。

奶茶店和宿舍到底有点距离,道路上慢慢积了一层顺着地势蜿蜒流淌的雨水。

宁芮星不用看也知道自己的小白鞋肯定脏得不成样子了,雨声越来越大,她实在没办法,只能往不远处的超市跑,打算先在屋檐下避避雨。

超市正对面刚好是管理学院、建筑工程学院和计算机学院的男生宿舍。江屿最近已经在接手会长的整体工作,组织部的事情大部分是两个副部长在管,他只是去看看,走个过场。周皓在里面和两个副部长讲话,江屿一个人待在阳台。

江屿斜倚着阳台门,浑身的气息有些懒散,空气中有淡淡的香烟味。如果宁芮星或者其他女生在场,一定会发出几声感叹——

这个男人,连手指夹烟的姿势都那么好看,举手投足间的每一个动作都带着一股与生俱来的贵气,极具美感与蛊惑性,让人不自觉地想接近他。

江屿对着电话低低“嗯”了一声,表示自己听到了,然后抬手,漫不经心地吸了一口烟。

江屿不常抽烟,只有心情烦躁的时候才会抽上一两根。外面的雨仍是哗啦啦地下着,落在地上的声音让人更加心烦。

江屿低垂着眸,眉宇间渐渐地染上了不耐烦和疲倦,眼神不经意地落到了站在超市门口的人身上,他的动作一顿,开口的嗓音一如平常的冷静:“我现在有点事,等会再给你打电话。”

“小屿……”靳岚刚想多说一句话,儿子已经挂断了电话。

“老四,舍长刚从外面买了夜宵回来,快过来一起吃。”见江屿推开门走了进来,刘强边拆开包装,边开口道。

江屿虽然是他们宿舍年纪最小的,但无论是成绩,还是社交能力,都是一等一的无可挑剔。一张俊脸像挂着面具似的,没什么多余的情绪,说话处事却留有余地,平淡温和。

江屿在学校外面有一套自己的房子,只是最近开学碰上学生会正忙,便不定时地住在了宿舍。

“你们吃,我有事先出去一趟。”

“你干什么去?外面还下着大雨呢!”周皓还来不及问出口,江屿已经随手拿了一把大伞关上了门。

大雨持续地下着,宁芮星皱了皱眉,一阵湿润的冷风吹过,她顿时觉得有些冷,忍不住搓了搓自己的双臂取暖。

刚刚莱音打电话过来问她的地址,要过来给她送伞,宁芮星却怕麻烦人家,就拒绝了​‍‌‍​‍‌‍‌‍​‍​‍‌‍​‍‌‍​‍​‍‌‍​‍‌​‍​‍​‍‌‍​‍​‍​‍‌‍‌‍‌‍‌‍​‍‌‍​‍​​‍​‍​‍​‍​‍​‍​‍‌‍​‍‌‍​‍‌‍‌‍‌‍​。

看着从屋檐下垂直下坠的雨滴和夜幕中明显的雨瀑,宁芮星想着反正还没洗澡,干脆就直接冲回去,不然看这雨,等会怕是会下得更大。

并在一起的双脚微微动了动,宁芮星刚踏出一步,还没走下台阶,被人从身后给拉住。她下意识地回头,就看到了一张不久前刚看到的俊脸。江屿一张脸仍是没有什么情绪,眼皮抬了抬,嗓音很淡:“你没带雨伞吗?”

“是啊。”宁芮星怔了怔,表情有些僵硬。

她觉得自己有点不能直视眼前的人,一看到他,她就容易紧张。这种陌生的情愫,在她十八年的人生中,几乎就没有经历过。

“那走吧。”

“什么?”宁芮星听得一头雾水,不太明白他的意思。“我送你回宿舍。”看着扣在自己手中的细白手腕,江屿低垂着眸,遮住了眼底意味不明的暗光,随后轻轻放开她的手,然后撑开手里的伞,扭头看着她,“走吧。”

超市门口聚集了不少躲雨的人,男生眼底更多的是惊讶,女生看到江屿本已经克制不住兴奋地想要和朋友分享,却见他和一个女生动作亲密,好奇之余不免有些羡慕。

北华大学关于江屿的神话版本太多,在大一就参加国际学生组织以及青年领导力论坛的第一人,年纪轻轻就拿到来自国外商业集团offer(录用通知)的第一人,作为优秀青年翻译陪同学校领导外出交流的第一人,在人才济济的北华大学管理学院几十年来绩点满分的第一人……

而流传最多的版本,还是他进校后拒绝了被戏称“可以绕学校操场三圈”告白的一众学姐学妹,又或者说,除了工作交接,就没见他和哪个异性亲近过,何况还是由江屿走下神坛,主动去亲近。

这下,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宁芮星身上,有嫉妒,也有羡慕,还有其他的多样情绪。

宁芮星没去注意周围人的目光,实在是头发被打湿,黏黏的,很难受,再加上实在是冷极了,她几乎没多加考虑,就走进了江屿的伞下。她有些腼腆地对江屿笑了一下,嗓音很软:“学长,麻烦你了。”

“嗯。”江屿有些不自然地将自己的目光从宁芮星的笑颜上转移到其他地方,像是不经意一般,他的喉结微微动了动。

江屿随手拿的伞很大,两个人用绰绰有余,他又将伞往她这边偏,她虽然没有被雨淋到,但是走在雨中,冷意也渐渐侵入骨髓。

宁芮星轻轻蹙眉,身体忍不住抖了一下,她抬眼偷偷地看向江屿,见他的眼神直直地落在前方,原本以为他没发现,谁知却听到他依旧低沉性感的声音:“你很冷吗?”

“嗯,”宁芮星肯定地应了一声,有些不自然地摸了摸鼻子,推翻自己的言论,“其实也还好。”

自己冷不冷和学长说算什么事啊!宁芮星暗骂自己蠢,送你回宿舍已经很好了,哪有义务管你冷不冷。

陆续有撑伞的情侣从他们身旁走过,刮起了一阵风,宁芮星忍不住又抖了一下。

“抱歉。”

耳边有温热的气息,甚至有种唇瓣擦过耳垂的错觉,宁芮星来不及分辨这种感觉,刚想开口问学长为何无缘由地说抱歉,右侧的肩膀便被人扣住,接着她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距离瞬间变得太近了,她被迫靠在江屿的胸膛上,还能清晰地听到“咚咚”平缓持续的心跳声。特别是他为了配合她的身高,微微地俯身,加上此刻扣着她肩膀的姿势,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耳后,让她觉得痒痒的。

那种感觉,就好像是每走一步,耳垂便会被人柔软的唇瓣擦过一般。就连心跳,都因此错了一拍。

江屿低垂着眉眼,深邃的眼眸在看到宁芮星发红的耳尖时,不自觉地变得柔和下来。他面上虽是不动声色,但将她搂得更紧了。

宁芮星僵硬着身体,头发散了一些在脸颊上,她不敢伸手拨开头发,只能靠着江屿的胸膛,跟着他无意识地迈步。

鼻腔中都是来自他身上清冽好闻的味道,滚烫的胸膛和炙热的气息毫无缝隙地包围着她,身体在得到温暖安定的同时,她的心绪却越飘越远。浑身上下似乎都有些不太像是自己,她只觉得心跳如雷。

等江屿收起伞,一旁此起彼伏的交流声传了过来,宁芮星才回过神。她收敛自己的情绪,抬眼看着肩膀明显湿了一半的江屿,眼底满是感谢和歉意:“学长,真是太谢谢你了。”

宿舍外的屋檐下正好站着几个刚回来的女生,刷卡打开宿舍门的时候,一边回头看宁芮星和江屿,一边小声谈论着。

由于方位的原因,宁芮星自然看不到她们脸上的震惊。江屿没有接话,他低眸看了一眼宁芮星身上被雨淋湿的地方,声音有些发沉:“你淋雨了,回到宿舍记得泡杯感冒灵喝。”

宁芮星刚想回答“不用了”,转念一想,自己当面拒绝未免有些伤人,所以哪怕心里对于他关心的口吻觉得有些怪异,她还是笑着回应:“知道了。”

对上宁芮星那双含笑的晶亮眼眸时,江屿飞快地转移了自己的目光,他抬眼看向她身后的一楼走廊:“进去吧。”

如同得到了特赦令,宁芮星松了一口气,极为礼貌乖巧地说了一声“学长再见”,然后拿起门卡开门,突然又像想到什么似的,她猛地回头。

她一回头就看到江屿还站在原地,保持着原本的姿势看她,像是注视了她许久。

“还有事吗?”江屿敛了敛眼眸,遮住了眼底涌动的暗流,用再平常不过的嗓音问道。

“学长,虽然说以我的身份来和你说有点不合适,但我还是想和你说一下,”宁芮星迟疑了几秒后开口。她脸上带了些明显的绯红,声音也比先前弱了一度,“抽烟对身体不好,如果可以,你要尽量少抽烟。”

刚刚一路走来的距离太近了,他身上的味道随着晚风飘进了她的鼻腔,还夹着淡淡的烟草味,不难闻,但这样的烟味出现在他的身上,她总觉得有一种说不出的怪异感。

在宁芮星看来,江屿这样一个气质出挑,言行礼貌懂分寸的男生,就好像是天山之巅的雪莲,不该染上凡尘的俗气,烟味会让人产生一种他被玷污的感觉。

何况她虽然不是很想和男孩子有过多的接触,但江屿对她来说,和其他人不一样。对于他及时的帮助,她是心怀感恩的,也想做些自己能做的事情回报他。

江屿沉默了几秒钟,眼神直直地看着她,原本紧抿成一条直线的薄唇弯了弯​‍‌‍​‍‌‍‌‍​‍​‍‌‍​‍‌‍​‍​‍‌‍​‍‌​‍​‍​‍‌‍​‍​‍​‍‌‍‌‍‌‍‌‍​‍‌‍​‍​​‍​‍​‍​‍​‍​‍​‍‌‍​‍‌‍​‍‌‍‌‍‌‍​。虽然弧度不太明显,但他脸部冷峻的轮廓因为这个动作无端地变得柔和了,眼睛里也盛满了细碎的笑意:“我不常抽。”

宁芮星因他的解释一愣,她没有多想,放在衣裙口袋里的手不自觉地捏紧了。在江屿的注视下,她拿起刚刚在超市买的熊博士口嚼糖,放在自己的掌心,递到了江屿面前。

“我,我刚刚买的糖果,你要是以后想抽烟了,可以吃一粒这个。”

江屿的眼神太直接了,宁芮星没敢去直视他的眼睛,而是盯着他突起的喉结瞧,边说话边把手往江屿的方向再靠近了一些。

江屿微微低头看着白嫩掌心躺着的、包装糖纸色彩斑斓的糖果。

宁芮星见他喉结动了动,接着低沉的嗓音就砸到了她的耳边:“你喜欢这个?”

被他突如其来的问题搞得一愣,她下意识地点了点头:“嗯。”

宁芮星虽然不了解男孩子这种生物,但听他说不常抽烟的时候,大概也能联想到是因为心情烦闷才会抽烟。怕江屿不喜欢,她补充道:“心情不好的时候,吃甜的就会觉得很幸福。”

“我知道了。”江屿伸手,像是不经意一般,微凉带着点湿意的指尖滑过她手掌细嫩的肌肤,然后那一小条糖果便落入了他手中。江屿拿着糖果放在眼前打量,抬了抬眼皮看她,嗓音温柔而平淡,“你进去吧。”

宁芮星摸了摸自己因为刚刚无意间的接触而变得有些滚烫的耳尖,朝江屿点了点头,没再多说什么,转身开门。

走上楼梯的时候,宁芮星才想起来,自己似乎还不知道这个学长的名字,随后她又否定了自我的想法。

以后估计不会再遇到他了吧,人生中的过客那么多,他不过是其中的一个。

只是心里,却弥漫着一股说不出的失落和烦躁。她摇摇头没再想这种陌生的感觉,快步走向自己的寝室。

周皓洗完澡从浴室出来,就看到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的江屿坐在椅子上,低头看着手里拿着的东西,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不赶紧进去洗澡,你看什么呢?”

江屿的肩膀湿了半边,就连后背也湿了一大半。放在平时,江屿怎么也不可能把自己搞成这个模样。旁人不知道,他们宿舍的人却知道,江屿有严重的洁癖,忍受不了自己身上出现任何污秽。

见江屿没理他,只顾盯着自己手里的东西,周皓不死心地凑近一看,一脸震惊地开口:“这糖哪来的,你不是一向不吃甜的东西吗?这东西能腻死你啊。”

“突然想尝试,有问题吗?”

周皓被江屿的话堵得一噎,刚想说些什么,却见江屿像是为了证明自己的话一样,慢慢撕开了包装,拿出了其中一粒糖果,剥开外面一层白色糖纸,将里面的糖果送入口中。

甜味很快在口腔中化开,江屿“啧”了一声。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他的眼神有些暗,低声开口评价:“的确很甜。”

“我就说能腻死你吧,”见江屿似乎不喜欢,周皓伸手就要去拿其余的几粒糖果,“你不喜欢的话,我就勉为其难地帮你解决这糖果?”

江屿站了起来,朝周皓冷冷地瞥了一眼,将糖果抓在手里:“自己去买,楼下超市就有。”

“你给我一粒会怎样吗?”周皓一脸无法接受地看着江屿,十分夸张地说,“好歹咱们多年的革命友谊,比不上一颗糖?”

“呵,”江屿冷笑了一声,当着周皓的面,慢条斯理地将其余的糖果一一送入自己的口中,也给了周皓一个答案——还真是比不过。

“江屿,”周皓简直要被他给气笑了,“你可真幼稚。”

宁芮星住在六楼,一打开宿舍门,就见莱音她们迎了上来,脸上带着明晃晃的调侃和笑意。

“你们为什么这么看着我?”宁芮星关上门,对于她们此刻的样子,有些不解。

莱音朝她扬了扬手里的手机,一脸“原来如此”的表情:“我说你为什么不需要我去给你送伞呢,原来已经有人给你送了呀。”

话音刚落,许佳雯就接话:“与与,我还以为你真不开窍呢,没想到啊,没想到……”

宁芮星将疑惑的眼神转给没开口的方婷妤,却见她和另两个人笑成了一团。被她们搞得有些莫名其妙,宁芮星问:“你们在说什么啊,我怎么听不懂?”

“喏,你自己去看微博上那个专门爆料校内新闻的博主,有人拍了你和那个学长的照片发了上去,就刚才。”

“评论好像炸了,也不知道是不是看错了,我们刚刚想看评论,正巧你就回来了。”

“学校好像好多人都认识他。”

三个人叽叽喳喳地说着,宁芮星听得一头雾水,但还是捕捉到了“微博”两个字。她打开手机,点进了之前关注的学校八卦微博。

“单身狗只能眼巴巴地看着身旁原本一起淋雨的女生被男朋友接走,男俊女美,这一对的颜值真的超高啊……”

配图是雨中撑伞,还有刚刚在超市拉手腕的照片,不过大部分是拍到那个学长的脸,她倒还好,只露了一个背影。

如莱音她们所说,不过是两三分钟的时间,评论的确炸了。每年都会有北华大学新生关注的微博号,粉丝虽然多,但评论数从没这么多过。

宁芮星皱眉往下刷了刷评论,越看越觉得有些怪异。“江屿女朋友,这真的假的?别乱造谣啊,心碎!”

“ 这真是江屿,我男神啊啊啊,怎么可能有女朋友了?!”

“这女生是谁啊,和江屿到底什么关系?男女朋友什么的,我不承认,啊啊啊!”

“在这里回答一下不知情的学弟学妹,江屿,管理学院的大三学长,暑假搜北华大学一堆人在吹的‘前后无对手,管院只江屿’的江屿本人,都说我们学校人才济济,可他过往的履历真的完爆每个人,多国语言不在话下,身高一米八五,体重……”

莱音她们原本凑在宁芮星旁边看得兴起,看到这条评论不免也有些愣神了。

还是莱音首先回神了,她小心地打量着宁芮星的脸色,低声说:“我们回来途中听到的那个江屿,不会就是这个江屿吧?”

宁芮星盯着屏幕失神。所以,她这是招惹上了什么了不得的人物?

上市预告:宁芮星不小心发烧了,刚认识不久的江屿学长竟然为她订了外卖,还在外卖单上备注说:“女孩子身体不舒服,等着饭后吃药,下午还要军训,麻烦送快点吧,谢谢。”

收到外卖后,宁芮星随之收到学长的信息:“乖一点,好好吃饭。”

宁芮星觉得奇怪,学长是不是对自己太好了?学长为什么对自己这么好?

甜齁的故事还在继续,敬请期待《盐焗小星球》上市!

赞 (1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