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粒星辰(五)

扫描二维码关注, 点击下面菜单"下载", 点击"免费下载" 可获得花火/桃之夭夭/飞言情/南方人物周刊/等PDF杂志下载链接


上期回顾:

陆和晏和舒窈在录制节目间隙被粉丝偶遇,并且拍照发布在网上,一时之间激起千层浪​‍‌‍​‍‌‍‌‍​‍​‍‌‍​‍‌‍​‍​‍‌‍​‍‌​‍​‍​‍‌‍​‍​‍​‍‌‍‌‍‌‍‌‍​‍‌‍​‍​​‍​‍​‍​‍​‍​‍​‍‌‍​‍‌‍​‍‌‍‌‍‌‍​。事后两人开发布会,舒窈正式宣布复出……

文/长欢喜 新浪微博|@长欢喜HX

发布会结束以后,舒窈觉得自己的脑袋都要被闪炸了​‍‌‍​‍‌‍‌‍​‍​‍‌‍​‍‌‍​‍​‍‌‍​‍‌​‍​‍​‍‌‍​‍​‍​‍‌‍‌‍‌‍‌‍​‍‌‍​‍​​‍​‍​‍​‍​‍​‍​‍‌‍​‍‌‍​‍‌‍‌‍‌‍​。

她坐的仍是陆和晏他们的保姆车,整个人都歪倒在椅子上,没骨头似的​‍‌‍​‍‌‍‌‍​‍​‍‌‍​‍‌‍​‍​‍‌‍​‍‌​‍​‍​‍‌‍​‍​‍​‍‌‍‌‍‌‍‌‍​‍‌‍​‍​​‍​‍​‍​‍​‍​‍​‍‌‍​‍‌‍​‍‌‍‌‍‌‍​。

迟秋阳还在兴致勃勃地表达着他的惊叹:“小舒姐今天好漂亮啊!”

舒窈条件反射地回问他:“你的意思是我平时就不好看了?”

迟秋阳:“不是,平时也好看,但是不一样的好看。今天上台前我和江旭还说担心你会紧张来着,没想到你一点也没有。”

不仅没有紧张,反而格外从容、自信、游刃有余。

李昕靠在后座上,不知想到了什么,难得也好脾气地参与了有关舒窈的话题。

“那你是没看到我们高中那会儿。”

高中时舒窈和陆和晏一样,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那时候追她的人特别多,追陆和晏的人也特别多。

偏她和陆和晏又走得很近,关系很好,这样长得漂亮又得男神另眼相看的女生,在学校里总是不大受女孩子欢迎的。

于是在那年的元旦晚会,将要上台去主持节目的她,不知怎么就被人锁在了礼堂后的道具室里。

那个房间很逼仄,满满当当堆着东西。

可陆和晏找到她的时候,她正拿一根铁钉撬着锁,一脸淡定,丝毫不见慌张。

只是她出是出来了,场上已经在做开场倒计时,她脸上还蹭着灰呢,裙角也是破的。

陆和晏看见她这副模样,直接从道具室里拿了把剪刀,把自己的衣服也剪破了,又伸手摸了把灰,抹到自己的脸上。他拉住舒窈上了台,第一句话就是笑盈盈地问大家:“我们是不是最酷的两个主持人?”

男生眉眼肆意,青春放旷。

后来那场晚会他们主持得特别好,虽然身有泥污,但仍自信满满。

舒窈轻侧着头,听迟秋阳喃喃:“没想到队长还有这种时候。”

“哪种时候?”江旭刚刚一直在打游戏,没听他们的对话,这时结束了游戏,摁灭屏幕,顺口问道。

迟秋阳说:“我没法形容,就是……特别阳光、特别青春、特别肆意……怎么说呢?朝气蓬勃,无所畏惧。”

“我认识他的时候,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李昕想到了什么,失笑道,“我跟他同届,是真的每天都活在他的阴影之下,班里的女生们开口闭口都是他,老师们的嘴巴里也全是他。那时候我天天都在心里想,像陆和晏这样的人生赢家,什么时候能遇见个挫折,也体会体会凡人的苦恼……”

他话说到一半,突然停住了。车子行驶得很快,路边两排乳白色的路灯,如两排标兵一样,笔直挺立,不断后退。

车内一时陷入寂静之中,江旭有些尴尬地找着话题:“也不知道队长现在登机了没?”

发布会一结束,林书雅就直接带着陆和晏飞巴黎去了。

顿了顿,江旭不知又看到了什么,指着热搜上的话题说:“梁菲菲的粉丝脑洞可真是大。”

迟秋阳:“她又干什么了?”

江旭:“今天发布会上,记者不是问队长第二次和梁菲菲合作,什么感觉吗?队长当时说很荣幸,这明显就是不知道说啥了随便敷衍一下啊。结果梁菲菲粉丝居然说什么‘喜欢才会放肆,而爱是克制’,所以队长是对梁菲菲是爱到深处了……我真是服了,我可去她的爱到深处吧!”

迟秋阳惊呆了:“还可以这样理解?”

江旭啊了一声,正要说话,手机突然嗡嗡震动起来。不只他的,迟秋阳的、李昕的、舒窈的,都在震。

林书雅在群里发了消息。

林书雅: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最后一封信》入围了柏林电影节的新生代单元!

林书雅:虽然不一定能拿奖,但总归是一个好消息。之前小鹿因为这个电影被黑得很厉害,这下可以好好扬眉吐气一番了!

林书雅在大家心里一直是那种很淡定、很冷静的形象,难得见她这么激动,几人乐呵着,已经在群里自发地排起了队形。

迟秋阳:哇,队长好棒!

李昕:哇哇,队长好棒!

江旭:哇哇哇,队长好棒!

舒窈正低头打字,突然跳出来一条。

陆和晏:你们幼不幼稚?

舒窈:哇哇哇哇,队长好棒!

陆和晏:……

舒窈臊得不行,她根本没想到陆和晏会在这时候插进来,显得她那一声“哇哇哇哇”像个傻子似的。

迟秋阳都笑疯了,半个身子歪在李昕身上,李昕很嫌弃,把他往旁边推:“别妨碍我打字!”

舒窈默默加一条:恭喜恭喜@陆和晏

很快,陆和晏:谢了。

迟秋阳:队长,你怎么不跟我说谢谢!

陆和晏:一边去。

迟秋阳:???

这下换成李昕在一边笑疯了。

江旭看不下去了,问陆和晏:你们还没登机?

江旭:什么时候回来啊?给你开庆功宴去。

陆和晏:嗯,在托运行李。

陆和晏:最早后天回。又不是得奖了,有什么可庆的?

李昕:那也得庆祝!你别想躲,等你回来请客。

陆和晏漫不经心地看着手机,林书雅回头叫他:“他们又在闹腾什么呢?”

陆和晏勾住手里一个钥匙扣,心不在焉地转了两圈:“让我请客,说要庆祝。”

林书雅笑开了:“是得庆祝庆祝。”

陆和晏:“嗯。”

他低头,瞧见舒窈在五秒前发的,直接复制的李昕的话。

舒窈:那也得庆祝!

后面还跟了个小猫拍掌的表情。

他抿了抿唇,眼里蓄起一点连他自己都未注意到的柔和笑意,他的手指在屏幕上慢悠悠地戳着。

陆和晏:好。

陆和晏新电影被提名的事儿,当天晚上就在网上传遍了。他的粉丝们当然是高兴坏了,有部分年纪小的,没控制得住自己,得意扬扬地去那些曾经诋毁过陆和晏及这部电影的大V博主微博里炫耀​‍‌‍​‍‌‍‌‍​‍​‍‌‍​‍‌‍​‍​‍‌‍​‍‌​‍​‍​‍‌‍​‍​‍​‍‌‍‌‍‌‍‌‍​‍‌‍​‍​​‍​‍​‍​‍​‍​‍​‍‌‍​‍‌‍​‍‌‍‌‍‌‍​。而成熟一点的,则一副冷静的态度说一部电影的成功,离不开每一个工作人员的努力,感谢电影节组委会对这部电影的肯定,小鹿以后会继续加油。

当然也有一些不和谐的声音,说只是提名而已,又不是得奖了,让他们先别这么得意。

这天是个晴天,晚上淡白的月亮挂在空中,舒窈跷着脚坐在自己房间里的单人沙发上,百无聊赖地刷微博。

她先是用大号给陆和晏电影被提名的微博点了个赞,随即又切成小号,兴致勃勃地刷起了八卦。

却没想到她那天去试镜《明月几时有》,竟被人偷拍到了照片,发到了微博里。

只是发她照片的那位博主语气却不怎么好,一副挑事儿的口吻说:有人拍到舒窈试镜了《明月几时有》里江欲雪一角,先前网传这个角色将会由梁菲菲出演,你们觉得舒窈和梁菲菲谁更加适合演江欲雪呢?

配图是网友偷拍她那天试镜时的照片以及梁菲菲的几张民国风精修图。

底下的热评基本上都是梁菲菲粉丝的控评,只有那么一两条,是路人帮她讲话的,但都一水儿地被梁菲菲的粉丝打成了黑粉。

梁菲菲那边大概联动了营销号,没一会儿,这件事就爬到了热搜榜上。于是在同一天梁菲菲也去参加了试镜的消息也被“爆”了出来,而且爆料人还称,牧导更加中意的人选似乎是梁菲菲,舒窈恐怕要沦为陪跑了。

舒窈倒是看得兴致勃勃,明明是她自己的事,她却像个没事人似的,随手截了个图,发给林书雅,就把手机扔在了一边,端着个杯子去楼下倒水喝。

谁知路过梁菲菲的房间门口时,她突然开了门。

梁菲菲似乎是喝了些酒,两颊酡红,靠在门框上,斜着眼睛看舒窈。

“我们上热搜了。”

舒窈挑了挑眉,不知道她干吗跟自己说这个,按说两人现在是竞争关系,况且上热搜这事儿本就是梁菲菲那边搞出来的,她此时怎么还能这样心安理得地站在舒窈面前说这件事?

舒窈挑了挑眉,说:“看到了。”

梁菲菲看了一眼摄像头的方向,压低了嗓音,附在舒窈耳边说:“你别缠着小鹿,我把这个角色让给你。”

大概她是真的喝醉了。

梁菲菲是出了名的事业心强,不然也不会在短短几年内就爬到今天这个位置,这话要是搁在她清醒的时候,是绝对不会说出口的。

舒窈却是直接被她气笑了。

她平日里总一副软绵无害的样子,大概大家真的觉得她挺好欺负,谁都想上来挠一爪子。

可俗语有云,兔子急了还咬人呢,况且她才不是什么温驯的兔子。

她将后背抵在身后的墙上,她的个子本就比梁菲菲高,这下气场全开,颇有一股子睥睨天下的味道。

她居高临下地看着梁菲菲:“你真觉得是我缠着阿晏?”

梁菲菲不知想到了什么,咬了咬嘴唇,还欲说什么,舒窈却突然往前走了一步。

“这事儿我本来不想跟你计较,但你非得寸进尺,送上门来让我反击。”她微微弯下腰,眼里晕开几分散漫的笑意,“陆和晏我要,这个角色我也要。”

她俩声音小,走廊的声控灯都灭了。李昕从楼下走上来,棉质的拖鞋底和木质地板摩擦,不足以将灯点亮,他用力拍了下手,声控灯刚亮起来,就看到了走廊里那两位明显不太对付的女孩儿。

梁菲菲喝醉的时候,和平常不大一样,平时她说话做事滴水不漏的,这会儿整个人却显得没心没肺极了。

“李昕。”她侧过头,叫了一声李昕的名字,随即抬手指了指舒窈,又指了指自己,问道,“你觉得你家队长更喜欢谁?”

她这话加大了声音,迟秋阳从另一头的房间里露了个头出来,睡眼惺忪的:“你们几个大半夜不睡,都跟这儿干吗呢?”

李昕没理他,停了片刻,他掏出手机来,低头不知道在捣鼓什么。

估计这酒的后劲儿挺大,梁菲菲见自己被无视了,抓住舒窈的手腕,拉着她就往李昕所在的方向走,彻底发起酒疯来。

她推推李昕:“问你话呢!”

空气静谧,停了一瞬,李昕手机里突然传来一声掷地有声的:“问什么话呢?”

他开了外放,陆和晏清冽的声音在电波里有些失真了。

李昕倚在墙上,一副看好戏的姿态,对着电话那头的陆和晏说:“问你——梁菲菲,舒窈,你喜欢哪个?”

“你有毛病?”

陆和晏刚拍完一组照片,正坐在街边的咖啡店里休息。李昕的电话打来时,他和林书雅打了声招呼,便独自走到了门口,接通了电话,谁知李昕上来就是这么一句没头没脑的问话。

听到他的反问,李昕哂笑一声,依旧是那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语气:“选一个呗。”

迟秋阳光着脚从房间门口走过来,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这并不妨碍他精神亢奋。

他站到舒窈旁边,小声问:“怎么回事?”

舒窈说:“梁菲菲喝醉了,发酒疯呢。”

迟秋阳一副“我懂我懂”的表情,吐槽了一句:“这女人怎么一喝醉了就这样啊?”

这话听着像是有故事,舒窈想仔细打听,但现在也不是说话的时候,就没接迟秋阳的话茬。

他们站得离李昕的距离很近,这一点窸窸窣窣的声音全被陆和晏听了去,他还以为是李昕、迟秋阳他们几个闲得无聊,故意没事找事呢,也没放在心上。他将另只手揣进兜里,懒懒地靠在来时的车上,也不知起了什么少年心性,竟然配合起李昕演起戏来。

他慢悠悠地说:“你也知道,我这种被初恋伤过的人,又一根筋得很,不撞南墙不回头,哪里能够贸然去喜欢别人?”

这话还是当初李昕说给他听的。

他们大一刚开学那会儿,李昕看上了他们学校戏文专业的一个姑娘,风风火火地追了人家大半个学期,搞得尽人皆知。谁知道就在他以为自己可以“守得云开见月明”之时,对方却突然跑去跟陆和晏告了个白。

她表白的那天还是中国的情人节,李昕和陆和晏一起打了半天的篮球,回宿舍后匆匆洗了个澡,就去外面买花了。挑挑拣拣用了半个多小时,可想打电话将对方约出来时,那电话怎么也打不通了。

他又在人家的宿舍楼下等了将近一个小时才离开,心不在焉地走到男生宿舍楼下时,却见对方正在自己楼下站着呢,她对面那人李昕也熟悉得很,两个小时前,他们还在篮球场上挥汗如雨。

盛夏季节,头顶的树叶被晚风吹得哗啦啦响,李昕走过来的时候,恰好听见女生问陆和晏:“你要不要跟我谈个恋爱?”

她说话这样直接,同和李昕相处时完全不一样。

陆和晏斜斜地倚在树上,手里把玩着一只打火机,直到女生把话说完了,他才转头,盯着不远处的李昕看了一会儿。

那段话就是李昕那个时候讲给陆和晏听的,说他既然没有喜欢上别人的能力,就别去招惹人家小姑娘。

陆和晏闻言,只是轻嗤了一声:“你管好你自己先说。”

却也没再继续提这个话题了​‍‌‍​‍‌‍‌‍​‍​‍‌‍​‍‌‍​‍​‍‌‍​‍‌​‍​‍​‍‌‍​‍​‍​‍‌‍‌‍‌‍‌‍​‍‌‍​‍​​‍​‍​‍​‍​‍​‍​‍‌‍​‍‌‍​‍‌‍‌‍‌‍​。

男生之间的友谊没那么多弯弯绕绕,况且他们也都不是什么小心眼儿的人,说开了,就好了。

李昕倒没想到陆和晏还记得这一茬儿,他大抵也觉得自己那时候话说得太重了,没忍住笑了两声。

舒窈却被陆和晏那似真似假的叹息弄得整个脑袋都烧起来,迟秋阳等人显然也没想到自家队长居然还是个“情种”,一个两个的都站在旁边此起彼伏地赞叹起来。陆和晏也听到了他们这边窸窸窣窣的声音,眯了眯眼,大概猜到了什么。

“你旁边都有谁?”

“迟秋阳、梁菲菲,还有……”李昕一脸一言难尽的表情,“还有舒窈。”

陆和晏“哦”了一声,下一秒,电话被挂断了。

剩下几人对着突兀静默的手机茫然地发呆。

梁菲菲已经醉得站不直了,整个人都瘫倒在旁边的地上,迟秋阳问李昕:“队长的初恋是谁啊?你认识吗?”

李昕大概实在看不下去梁菲菲这副模样了,况且他们还在录节目呢,也不好表现得太过分,便倾身去扶起了梁菲菲,准备把她送回房间,心里思索着该怎么让林书雅和节目组的人协商,把这一段删掉。

迟秋阳见李昕没答他的话,又问了一遍:“所以队长的初恋是你们当初的同学?”

李昕被他扰得烦不胜烦,只好抬头看了一眼舒窈,后者正靠在楼梯扶手上,双手无意识地摩挲着手中的杯子,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他伸手拍了拍迟秋阳的脑袋:“小孩儿别那么八卦!”

说完,他就直接扶着梁菲菲回房去了。

迟秋阳气坏了,在他身后嚷嚷:“谁是小孩儿?你等着吧,我就快成年了!”

只迎来李昕的一声冷笑。

舒窈回到房间以后才发现林书雅先前给她打了电话,那会儿她在外面,没接到。她走到窗前回电话,才响一声,那边就接了,想必是一直在等她忙完了回过去。

一接通,林书雅就问舒窈:“你心情还好吧?”

舒窈其实并没有被热搜的事情影响到,她顶多就是觉得硌硬。因为,如果梁菲菲抢到角色,她也没多大感觉,可对方偏要把事情闹到了热搜上,踩着她上位。

她是不爱跟人计较,可这并不代表她可以任人欺负。

林书雅见她一时半会儿没答话,以为她是气坏了,于是安抚道:“圈里这种事情其实很常见,你也不要太把它当一回事,等下次你拿自个儿的演技怼回去,他们也就没话说了。”

舒窈嗯了一声,说:“我没事。”

谁知她这样说,反而更加让林书雅认为她在强颜欢笑。她解释了半天也解释不通,最后索性自暴自弃地道:“是,我真的委屈死了,凭什么我要被梁菲菲踩着,让大家觉得梁菲菲比我强啊?”

她说这话,本来就有几分闹着玩的情绪,声音软软糯糯的,一字一句里都写着委屈。

听筒里似乎是静了一瞬,许久,才有一道慵懒的男声悠悠响起:“嗯,梁菲菲不如你。”

舒窈一顿,脑袋有点蒙。

陆和晏顿了顿,又说:“刚刚的电话,我说那话,是故意怼李昕的,和你没关系,你别想那么多。”

他点了根烟,手搭在窗沿上,慢悠悠地吐了个烟圈。

原本他没想跟舒窈解释,可林书雅又极尽渲染舒窈现在是多么不开心,虽然不知道她的不开心究竟是因为梁菲菲,还是因为刚刚他那一段话。

但电话他既然接了过来,多说两句似乎也没什么。

舒窈的声音有些含糊,她说:“那你刚刚为什么突然挂电话啊?”

语毕,那头忽而响起一声轻笑,陆和晏说:“摄像头拍着呢。还是说,你想被所有的观众知道你跟我谈过恋爱,还伤害过我?”

他说“伤害过我”的时候,声音莫名低了几分,但语气不太正经,明显是在开玩笑。

没等舒窈答话,他紧接着又说:“没多大点事,你收拾一下去睡觉吧,等明天早上热搜就没了。”

不仅热搜没了,舒窈还接到了牧导的电话,说江欲雪这个角色已经定下来由她来演了。

牧导有些意味深长地说:“没想到你人缘还挺好,一个两个都来帮你说话。”

昨晚舒窈把截图发给林书雅的同时,还顺便发给了舒远,想必舒远是找沈明冬帮忙去了。

不过沈明冬也没给牧导施压就是了,只让他尽管按照自己的标准来选角,梁菲菲还是舒窈,全看他自己的需求,不必有顾虑,不必偏袒谁,有任何事这边都会顶着。

这是在间接地表示——不用管赵乾坤怎么想,不管他选谁,东泰都不会撤资。

沈明冬可是东泰正经的小少爷,牧导当下就放下了顾虑,乐呵呵地给舒窈打了电话。

舒窈却有点没想明白:“除了我明冬哥,还有谁也找您了啊?”

既然沈明冬已经为了她去联系了牧导,那她也懒得在牧导面前隐瞒她和沈明冬认识这件事了,免得让别人觉得她不真诚。

牧导轻轻笑了一声,说:“小鹿啊,他没跟你说过吗?”

当天下午,《明月几时有》的官博就官宣了江欲雪一角将由舒窈来演这件事。

梁菲菲的粉丝大概之前得到过什么消息,一个个摩拳擦掌等着恭喜呢,结果一看到微博内容,直接傻眼了。

傻眼之后,便是各式各样的猜测,舒窈边用小号看了会儿大家的评论,边给舒远打电话,告知他事情已经解决了。

舒远也注意到了微博里的动向,说解决了就好,他大概实在不明白她为什么放着家里好好的闲散日子不过,偏要蹚娱乐圈这浑水,还遇到这种糟心事,忍不住又念叨了她两句。

舒窈都听烦了,左耳进、右耳出,一心刷微博。

舒远说了半天,都没见她有什么反应,不由得问她:“你在干什么呢?”

舒窈说:“刷微博。”

“那有什么好刷的?小孩儿!”

“有啊,我给你念念——”舒窈随手点开一条,捏着嗓子给舒远念,“当年舒窈能拿奖,有一大半是靠运气吧?况且她又退圈这么多年,这一回来,就拿下了牧导的电影,还PK掉了梁菲菲……不知道是不是我小人之心了,这里面该不会有什么故事吧?”

底下还有好多人附和她的言论。

其中有一个,和这位博主是互关好友的关系,大概知道点什么,又知道得不全,阴阳怪气地说:可不是嘛,某人攀上高枝了呗,你们等着看吧,纸是包不住火的,过不了多久就会爆出来了。

舒窈简直看乐了。

舒远原本还有点担心她,但见她这样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索性随她去了,又叮嘱了一声让她别忘记去跟沈明冬道声谢,就挂了电话。

恰好沈明冬最近正在南市进行学术交流,舒窈本就打算约他见面,两人商量好了时间和地点,舒窈便在大学城附近的一间私人会所里订了个包厢。

舒窈小时候同沈明冬其实比同自家哥哥还亲近,沈家虽然是做生意的,可沈明冬本人却不知怎么回事,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浓浓的书卷气。

大抵是他看起来太温柔了,那时候舒窈总爱缠着他,缠到舒远还吃味了,有一次趁爸妈不在家,把她关在家里,特别幼稚地质问舒窈究竟谁才是她哥哥,最后还是沈明冬来把她带了出去。

后来舒窈大一些,有了男女的意识,便没有那么缠着沈明冬了,但沈明冬是家里的独子,身边也没有兄弟姐妹,仍一直将舒窈当妹妹照顾,一直到后来沈家搬到北京去,两家才少了些联系​‍‌‍​‍‌‍‌‍​‍​‍‌‍​‍‌‍​‍​‍‌‍​‍‌​‍​‍​‍‌‍​‍​‍​‍‌‍‌‍‌‍‌‍​‍‌‍​‍​​‍​‍​‍​‍​‍​‍​‍‌‍​‍‌‍​‍‌‍‌‍‌‍​。

但这个“少”也只持续了几年,因为没过多久舒窈一家也搬到了北京去。

舒窈订的这间私人会所设计得颇具古韵,进门便是一座池塘,里面亭台楼阁交相辉映,虽建在闹市区,但许是消费过高,里头相当安静。

舒窈进去时,里面几乎没有什么客人,只有两个年轻女孩坐在角落里哼唱着当地的民歌小调儿。

温温软软的声音混合在滴滴答答的水声里,让人觉得恍若进入了什么人的梦中。

临近中午沈明冬才过来,一进门,就有些嗔怒地批评舒窈:“你等多久了?我早说让你别来那么早。”

舒窈都等困了,上眼皮粘着下眼皮,快要睁不开。听见沈明冬的话,她揉了揉眼睛,嘟囔道:“没多久。”

沈明冬又说:“还有,你需要帮忙怎么不早跟我说?还要劳烦你哥哥来告诉我?我竟不知道,我们两个的关系什么时候这么生分了?”

他是学考古的,有时不注意,讲话便文绉绉起来。

舒窈也自知理亏,只是她当时没想那么多,觉得跟舒远说和跟沈明冬说反正效果差不多,况且沈明冬又不会真的怪她。

她睁开一只眼小心瞄了沈明冬一眼,见后者眉眼里果然晕着一点笑意,于是故意放软了声音,期期艾艾地说:“我错了,明冬哥哥。”

沈明冬叹了口气,显然拿她没办法。

因为沈明冬早先订好了下午的飞机回北京,故而他们没聊多久,就散了。

舒窈回明星公寓时,在门口遇到了正要出门的梁菲菲。她看见舒窈,显然没什么好脸色,嘴角扯着些似笑非笑的弧度:“恭喜你了。”

舒窈弯了弯唇,温声道:“谢谢。”

也不知她这个态度怎么又惹到梁菲菲了,梁菲菲一时间脸色更差了,但许是觉得现在还不是撕破脸的时候,皱了皱眉,便匆匆走了。

而舒窈则是直接回房睡了个午觉。

她这一觉睡得沉,恍惚却梦到当年她和陆和晏分开后的某一天,她其实回国看过他。那时他正在参加那档选秀比赛,舒窈到现场观看的,正是有梁菲菲给他们帮帮唱的那一场。

那天的第二轮比赛是他们单独的表演,他们选的是一首闽南语的歌,似乎是叫《志明与春娇》。

他的嗓音清透,干净中带着一点嘶哑,在台上很用力很用力地唱:“我跟你最好就到这,你对我已经没感觉,到这冻止,你也免爱我。”

她独自在满室爱慕与欢呼里,仰头看他良久,最后却几乎是落荒而逃。

(下期连载详见《花火》11B)

下期预告:

《明月几时有》的官博官宣了江欲雪一角将由舒窈来演之后,网上质疑的声音一浪高过一浪。与此同时,陆和晏出手相助……

赞 (7) 打赏

裸捐你的1元钱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0.33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