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粒星辰(六)

关注公众号 : Bucee雜誌館 , ID : buceezzg 免费下载《花火》《逃之夭夭》......PDF杂志

<台灣電子雜誌電子書下載>

上期预告:

《明月几时有》筹备之际,梁菲菲和舒窈同时被爆出参加选角​‍‌‍​‍‌‍‌‍​‍​‍‌‍​‍‌‍​‍​‍‌‍​‍‌​‍​‍​‍‌‍​‍​‍​‍‌‍‌‍‌‍‌‍​‍‌‍​‍​​‍​‍​‍​‍​‍​‍​‍‌‍​‍‌‍​‍‌‍‌‍‌‍​。梁菲菲开出条件:“放过陆和晏,我把角色让给你​‍‌‍​‍‌‍‌‍​‍​‍‌‍​‍‌‍​‍​‍‌‍​‍‌​‍​‍​‍‌‍​‍​‍​‍‌‍‌‍‌‍‌‍​‍‌‍​‍​​‍​‍​‍​‍​‍​‍​‍‌‍​‍‌‍​‍‌‍‌‍‌‍​。”舒窈轻松反击:“陆和晏我要,这个角色我也要​‍‌‍​‍‌‍‌‍​‍​‍‌‍​‍‌‍​‍​‍‌‍​‍‌​‍​‍​‍‌‍​‍​‍​‍‌‍‌‍‌‍‌‍​‍‌‍​‍​​‍​‍​‍​‍​‍​‍​‍‌‍​‍‌‍​‍‌‍‌‍‌‍​。”

文/长欢喜 新浪微博|@长欢喜HX

舒窈这一觉睡到了傍晚,她下楼时,只有迟秋阳和江旭回来了。

Gruis有时候也会分开行动,因为每个人的气质不一样,契合每个人的商业活动也相对着有所不同。

舒窈从楼上下来时,他们正在打游戏,整个客厅里全是他们打游戏的音效声以及两人大骂队友的声音。

舒窈倒了杯柠檬水坐到边上,脑袋还有些不清醒,迷迷糊糊地却在想,他们也不怕被网络那一头不知姓名的陌生人认出声音来。

迟秋阳听见她这边的动静,无精打采地冲她打了个招呼:“晚上好,小舒姐。”就又低头打游戏去了。

只是没打两分钟,他又想起什么般,突然抬起了头,像是想说什么,却欲言又止,只干巴巴地盯着舒窈眨眼睛。

舒窈被他这态度弄得莫名其妙,又转头去看江旭,谁知他也是一脸复杂的神情。

舒窈更加莫名其妙了。

只是屋子里有摄像头拍着,他们两个既然没有直接说,想必也不是什么可以在大庭广众之下讨论的话题,于是她只好摸出手机,在群里@了迟秋阳和江旭,问:怎么啦?

迟秋阳很快就分享了两条微博过来,舒窈点进去,一眼就注意到了配图。照片里的场景是今天下午她和沈明冬见面的那间私人会所的门口,主人公正是她和沈明冬,动作是拥抱。

沈明冬不是娱乐圈的人,平时也不关注这些,哪里懂得这些弯弯绕绕?他当时不过就是遵循本心拥抱并且鼓励一下独自在外“打拼”还差点受了委屈的妹妹,哪知就被有心人利用了。

发微博的人语气也很微妙,说是偶遇到了舒窈和东泰的少东家沈明冬在某会所相会,两人抱在一起,貌似关系匪浅。又说《明月几时有》是东泰投资的,不知道这两者之间是否有什么不可言说的关系。

那人所有的话都没讲明,可话里话外又分明引导着众人往他想引导的那个方向带。果然,评论里已经闹翻了天,一些不知道究竟是真路人还是梁菲菲粉丝的人大呼:

“路人,此时有点心疼梁菲菲。”

“我早就说过舒窈不简单,谁还记得之前梁菲菲粉丝可是信誓旦旦地说江欲雪这个角色肯定是由梁菲菲来演,如果不是得到了什么消息的话,粉丝不敢这么硬气吧?仅为个人猜测,八成是舒窈动用了这位少东家的关系截了个和呗。”

“就是因为这样的人太多了,才导致好的角色总是轮不到好演员来演,反而被这种人糟蹋掉!真心求求‘舒窈们’别再这样祸害好剧本了!”

“对舒窈粉转黑,没想到她是这样的人。”

网络上的很多人就是这样,他们根本不了解你,也根本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他们很善于猜测,只要给他们一点苗头,他们就可以描述出一个完整故事的轮廓,然后对此深信不疑。

尽管很多时候,他们所坚信的那个故事并不是事情的真相。

舒窈还没看完,林书雅的电话就打了过来,她大概也看到了迟秋阳发在群里的微博,有些担心地问舒窈:“你和沈明冬认识?什么关系?”

舒窈也不想让她担心,便说了实话:“邻居家的哥哥。”她顿了顿,又补充,“一度比我亲哥还亲。”

“没有更进一步的关系?”

舒窈一开始没反应过来“进一步的关系”是指什么,愣了愣才答:“怎么可能?我一直把他当家人的。”

听她这么说,林书雅便也放下心来,又忍不住批评她:“你跟沈明冬认识,怎么不早跟我说?”

舒窈有些气弱:“一开始没打算找他帮忙……”

她对“角色被不被抢”这件事并没那么大的执念,顶多就是觉得硌硬罢了,偏梁菲菲非要得寸进尺,往她跟前“送人头”。如果她这次不反击,指不定梁菲菲以为她多好欺负呢。

其实这次的事情不难解决,毕竟大家也没有实际证据,都是一些捕风捉影的猜测。当天晚饭之前,林书雅就将热搜撤了下来,紧接着又用公司的官博发了条声明,让大家不要胡乱散播谣言,无端损害舒窈的名誉。

只是声明这种东西,相信的人从来都只有粉丝以及没有个人立场的路人,那些不信的人,任凭你怎么说,他们依然不信。

加上有梁菲菲那边的水军刻意引导,所以收效甚微。

不过这个也不重要,立场先摆在那儿,等《明月几时有》上映之后,舒窈自然能靠演技来证明自己。

演员说到底还是要靠作品说话。

只是她们不在意,还有别人在意,当天晚上,沈明冬的一条微博,就让本已渐渐平息的事态再次哗然起来——

沈明冬:我和我妹妹拥抱一下,怎么了?

底下配了好几张照片,分别是舒窈在不同的年龄和沈明冬拥抱的样子。

当然也有人质疑说沈明冬是家里的独子,怎么可能有妹妹?但沈明冬的配图里有几张,又分明是舒窈小时候的样子,由此可以推测,即便不是亲妹妹,那两人也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关系。

于是又有人问:那您有没有动用自己的关系给舒窈安排角色呢?

沈明冬回答得特别言简意赅:她得到的,都是她应得的。

沈明冬的微博自从注册以后就一直荒在那里,偶尔更新一两条,也都是关于考古知识的科普,唯一一条私人博,就是今天这条为舒窈澄清的。

想来他是听身边的人提到了,不想让他家的小姑娘因他而遭人非议,所以特地登上微博,用他自己的方式保护她。

舒窈的眼眶忽地就有些酸,心里暖流肆意流淌,烘得她整个人都暖融融的。

而与此同时,舒窈先前转发的那条角色官宣博也被人转发了,转发的人像是为了印证沈明冬回复别人评论时的那一句“应得”似的,他的转发理由写的是:你好,最好的江小七。

转发人是陆和晏。

七是江欲雪在家中姐妹里的排行,在故事里,顾明月许是记不清她的名字,总爱这么叫她。

而“你好,江小七”也是书里顾明月第一次见到江欲雪时,同她说的第一句话。可陆和晏此时却在“江小七”前面加上了一个定语——最好的。

不是直白简洁的“江小七”三个字,而是“最好的江小七”。所以这个角色是她应得的,当下的安排,就是最好的安排。

显然其他人也想到了这一点,李昕吸取了上一次的教训之后,这回终于学聪明了,确认了好几遍,才将消息发在了只有他们四个人的小群里。

李昕:老陆@陆和晏,你微博什么意思?

陆和晏正在办登机,微博发完之后,就没再管了。这会儿见李昕一副质问的语气,他皱了皱眉,一只手扶住箱子,另一只手慢悠悠地回:什么什么意思?

李昕:你是不是在帮舒窈说话?

李昕:你为什么还要帮舒窈说话?

迟秋阳这时插了进来:为什么不能帮小舒姐说话啊?

李昕没理他,仍一心质问陆和晏:你究竟是怎么想的?你当初被她伤害得还不够吗!

迟秋阳:?

李昕:我说,她是不是跟你有仇啊?每次你刚刚好一点,她就要出现一次,她就见不得你过得好一点吗?

他后面越说越过分,连江旭都看不下去了:李昕你是不是吃错药了?说话有必要这么过分吗!

李昕也没理他​‍‌‍​‍‌‍‌‍​‍​‍‌‍​‍‌‍​‍​‍‌‍​‍‌​‍​‍​‍‌‍​‍​‍​‍‌‍‌‍‌‍‌‍​‍‌‍​‍​​‍​‍​‍​‍​‍​‍​‍‌‍​‍‌‍​‍‌‍‌‍‌‍​。

陆和晏的手指有节律地在行李箱上敲击着,停了好一会儿,群里才再有消息进入。

陆和晏:李昕,你自己遇人不淑,别觉得所有的人都和你遇到的那位一样。

陆和晏:舒窈是伤害过我,但她是什么样的人我自己也很清楚,不该她背的锅,别人也别想往她头上扣。

陆和晏:李昕,你管得太多了。

陆和晏平时虽然看起来脾气不太好,但同他相处久了的人都知道,他其实鲜少生气,如今天一般语气严厉的时候更是少之又少。

群里的人一时都没敢说话了。

李昕本来在自己房间里坐着,看见陆和晏那段话,骂了一句脏话,便提着衣服出门去了。他下楼时,舒窈正好从楼下上来。舒窈自知李昕不喜欢自己,平日里也尽量少跟他接触,这么多天过去了,两人至少能够维持表面的平和。

可李昕今天似乎连表面的平和也不想维持了,看见她,本就黑着的脸更黑了。也不知他哪来那么大的火气,一点形象也不顾了,抬脚就朝旁边的凳子上猛地一踢,凳子应声而倒,等舒窈反应过来的时候,李昕已经开车走掉了。

这大晚上的……

舒窈抬头看了看听到动静后刚打开门的迟秋阳,莫名其妙地问:“他怎么了?”

迟秋阳想到李昕生气的原因,也有点尴尬,吞吞吐吐地说:“和队长吵架了。”

“啊?好端端的,怎么突然吵起来了?”

这个迟秋阳更加答不上来了:“就……就李昕自个儿发疯呗……”

而江旭已经在后面给林书雅打起了电话:“有两段视频,可能需要你联系节目组,删一删……”

林书雅简直崩溃了:“我就两天没在,你们又惹什么事了?”

陆和晏正靠在椅子上假寐,听见林书雅的话,他将帽子往上抬了抬,扯了扯嘴角,面无表情地说:“李昕疯了,别理他。”

陆和晏黎明时才回到明星公寓,林书雅和小周将他送到地方后,便各自回家补眠去了。

冬天夜长,黎明前的黑暗快要来临,四野一片寂静。众人都还在睡梦之中,只有两只流浪猫在墙头蹑手蹑脚地爬过。

他拖行李箱的声音有些大,怕吵醒人,索性单手将箱子提了起来。

这栋房子设计的时候大概出了点bug(问题),灯的按钮没在门边,反而在靠近厨房的位置。他把行李箱放在了门口,打开手机里的手电筒想去找灯,微有些冷白的光在客厅里亮起来的时候,沙发那边突然传来一点响动。

舒窈只知道陆和晏是昨晚的飞机,并不知道他几点会到家,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在这里等着,总之看到陆和晏转发她的微博,并且写着“最好的江小七”的时候,她的脑袋就没办法好好思考了。

她发现她永远都无法抗拒陆和晏的温柔,哪怕这点温柔,其实只是他的礼貌,哪怕这所有的缱绻遐思其实都只是她的臆想。

陆和晏显然也有些意外她会在这里,他在门口静站了一瞬,才状若无意地问她:“怎么在这里睡了?”

舒窈拥着毛毯,神志还有些模糊,软着嗓子回答他:“坐在这里看书,看着看着,就睡着了。”

恰好沙发边散落着一本芥川龙之介的《罗生门》,她随手将书捡起来,放到茶几上。陆和晏点了点头,也没多想,走过去将客厅的灯打开,灯是老灯,泛着陈旧的黄色,他的行李箱也被提了进来。

舒窈还有些呆呆的,就坐在沙发上看着他。

山里鸟雀多,窗外的树上已有啾啾鸟鸣声此起彼伏地响起来。舒窈脑子犯起了混,看见他脸上明显疲惫极了的神色,突然起身说:“我去做早饭。”

她在沙发上窝了一夜,刚刚还不觉得有什么,这会儿站起来,才发现自己腿麻了,像有一万只蚂蚁在她小腿上攀爬。她不得已又坐下,脸上露出一点尴尬的神色。

陆和晏闲散地站在门口,望着她,有些似嘲非嘲的模样。

“你到底想说什么?”

他的身上还裹着丝丝从外面带来的凉气,说话的语气也是冷的。

舒窈抿了抿唇,说:“谢你。”

陆和晏似乎是笑了一声,依旧是冷峭到极点的那种笑:“谢我什么?”

舒窈说:“谢你帮我转发微博,还为我讲话。”

她的腿已经不麻了,又站起了身,说要煮饭,也没食言,转身便进了厨房,叮叮当当地行动起来。

陆和晏竟也没回房间,就在沙发里坐下了。

晨曦渐渐从远处的天空里透出来,又沉又重的蓝里露出了一点点亮光来,鸟鸣声更嘈杂了。

厨房里的围裙还是上一次他们两人去超市里买的,米黄色的,没有任何花纹。围裙里面是舒窈过分可爱的、零零散散贴了很多草莓布贴的粉红色家居服。

她睡觉不老实,额前的头发被毛毯压得变了形,刘海儿翘到了头顶,侧面看起来,有些傻气得可爱。

这气氛温馨得有些不像话了。

陆和晏用手肘撑着两膝,脑海里模模糊糊地闪出这样的念头。

等舒窈将早饭全部煮好以后,陆和晏已经睡着了,男人终于卸去了清醒时所有的棱角与愁绪,面容沉静,嘴唇却有些干了,透出几点红色来。

舒窈忍了好久才忍住为他涂一涂润唇膏的想法。她把落在地上的毛毯扯过来给他盖上,楼上就有人下了楼。

先是迟秋阳,随后是江旭,走在最后面的是李昕。

李昕的状态已经好了很多,只是见到舒窈时,面色仍有些不自在。

舒窈根本不知道他究竟在闹什么脾气,故而也没注意到他那点不自在,只是见到几人要说话,下意识地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声音压得小小的:“你们队长在睡觉。”

她话音才落,江旭就笑了起来,他也学着舒窈的模样压低嗓音,用一种奇奇怪怪的语气说:“小舒姐,你刚刚的样子,特别像我妈跟我说——别吵哦,你爸爸正在睡觉呢。”

他将妈妈的神情学得惟妙惟肖,显得有些滑稽,其余几人都笑了,只有舒窈脸红彤彤的,没答话。

迟秋阳不知是什么脑回路,笑完之后,又发现了别人没发现的“华点”:“我要告诉队长,你刚刚叫他爸爸了!”

“你还能不能抓住重点了?你语文考试是不是从来没及格过?”江旭脸上的笑瞬间就僵住了,毫不留情地反击迟秋阳,“我记得过完年你就要高考了吧?我看你如果今年再没考上,会不会被你那些黑粉嘲笑死​‍‌‍​‍‌‍‌‍​‍​‍‌‍​‍‌‍​‍​‍‌‍​‍‌​‍​‍​‍‌‍​‍​‍​‍‌‍‌‍‌‍‌‍​‍‌‍​‍​​‍​‍​‍​‍​‍​‍​‍‌‍​‍‌‍​‍‌‍‌‍‌‍​。”

迟秋阳朝他吐了吐舌头:“略略略。”

江旭简直被他磨得没了脾气。

但被他们这么一闹,陆和晏也是真的睡不下去了。他把毛毯扯过头顶,声音里透着浓浓的不耐烦:“你们真是要烦死爸爸了。”

他大概神思还处于混沌之中,语气比平时软了很多。听见他的话,从刚刚起就一直沉默的李昕总算有了点反应,他上前去,按住陆和晏头两边的毛毯,将他闷在里面,恶狠狠地道:“你说你是谁爸爸?”

他的语气听起来凶,但又莫名透出几分示弱的意思。

迟秋阳和江旭都不说话了。

陆和晏也顿了片刻,随即笑起来:“谁问我就是谁。”

李昕按得并不紧,陆和晏轻轻松松就将他的手拨开了。

陆和晏从沙发上坐起来,头发因为刚刚的动作,显得有些凌乱。

江旭看了眼桌子上冒着热气的白粥和小菜,去厨房拿了几双碗筷出来,骂他们:“你俩是三岁小孩吗,这都是什么幼稚对话?”

陆和晏的后脑勺抵在沙发上,没说话。

李昕反驳他:“你才是三岁小孩。”

江旭才懒得理他,催促几人:“快洗手吃饭!”

他们今天全部没有别的工作,因为节目组早就让大家空出档期,为了使节目播出后显得不那么枯燥,他们决定让大家进行一次出行活动——两两一组,分别去三个比较有特色的古村落里生活三天。在此期间,他们没有任何生活经费,只能靠自己的双手挣钱,让自己不被饿死。

每个人的搭档是谁将由抽签来决定。说是抽签,但其实节目组都已经安排得明明白白了。签有不同的颜色,每个颜色代表不同的人,他们该抽哪个颜色,自己的任务卡上都写得清清楚楚。

但由于他们一共有四个男生和三个女生,故而有一组势必要由三个人组成。节目组原先安排的是由三个女生来抽,最后剩下的一个人,想要和他组队的队伍自行向前一步,然后再由这个人来反选。

但迟秋阳这个幼稚鬼非说这样不公平,凭什么男孩子就要处于被动的位置?节目组没办法,只好让大家黑白配,决定由哪三个人去抽签。反正他们每个人的任务卡上都写清楚了自己该抽哪个颜色的签,这一点改动也无伤大雅。

最终抽签的三个人分别是陆和晏、姜甜和李昕。而闹得最凶的迟秋阳折腾半天也没能得到抽签的机会,被大家好一番嘲笑。

姜甜是女孩,第一签由她来抽,她在签筒边磨磨叽叽半天,最终选择了一根红色的签,相对应的人是迟秋阳。

他们两个人的性格都是比较闹的那种,凑在一起,倒也好玩。

第二组则是李昕和江旭。

江旭显然很失望:“为什么大家都有好看的小姐姐,而我却要和这个人组队啊?”

李昕把签往他身上一扔,笑骂:“那你滚去自己一队吧,我不要你了。”

江旭又撇撇嘴,说了些“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既然李昕选了他,他也不好辜负人家”等等令人发笑的话,惹得李昕恨不得将签还回去,勒令节目组立马允许他重新抽。

节目组的工作人员显然对他们的表现很满意,综艺节目最喜欢的就是这种能够自带梗的艺人,这样也省得后期费劲地去为大家抠笑点。

抽签环节已经进行得差不多了,众人就笑眯眯地等着陆和晏抽完,然后各自出发了。谁知道到他这里,居然出了问题。

依照编剧的设定,陆和晏应该过去抽走一个橙色的签,因为橙色对应的人是梁菲菲,他和梁菲菲有很多CP粉,观众应该还蛮爱看。可陆和晏却直接上台,抽走了一支紫色的签。

紫色的是舒窈。

导演急得大喊:“错了!错了!”

“什么错了?”众人疑惑地看向导演。

编剧却在他耳边嘀咕起来:“好像这样也可以,陆和晏和舒窈……也算有些看点,而且等一下不是会让梁菲菲选择进哪一组吗?”

反正梁菲菲最后也会选择和陆和晏一组。

导演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在众人莫名其妙的眼神里,喊了一声“继续”,就将喇叭又放在了一边。

此时已经进行到梁菲菲选人的环节,按照一开始讲好的,三组人的任务卡上都写了要站出来,表示自己很想要和这个第三人组队,然后让第三人来反选。

结果没想到,到了陆和晏这里,又出问题了——他没站出来。

导演脸都黑了,对着这边就是一通吼:“陆和晏,你怎么回事儿?!”

“什么怎么回事?”他的语气还是慢悠悠的。

导演要气死了:“你看任务卡了吗?你怎么不按流程来!”

陆和晏侧了侧头,随即从上衣的口袋里摸出一张有些皱巴巴的任务卡,递到导演跟前,还是那副漫不经心的语气:“您说的什么流程?”

“任务卡上还有别的……”导演一顿,望着陆和晏任务卡上的字,直接傻眼了。

只见那上面写的是:陆和晏抽紫色的签,不上前选择第三人。

这怎么和一开始说好的不一样?

编剧显然也有些蒙,拿着任务卡看了半天,怀疑是不是自己的眼睛出现了问题。

停了几分钟,还是导演先反应过来,皱着眉问:“这个任务卡是谁做的?”

“应该是新来的那个实习生。”这时旁边有人答道,“是叫……小刘?”

导演挥了挥手,让陆和晏先回去,自个儿琢磨了一会儿,不知想到了什么,突然又说:“要不就这样得了。”

编剧问:“不重录了啊?”

导演脸色黑黑的:“不重录了,我怕陆和晏那群不喜欢梁菲菲的粉丝的唾沫淹死我。”

其实他原本也没打算一定要让陆和晏和梁菲菲组队,毕竟按照最近几天的故事发展走向,显然陆和晏和舒窈更有看点一些。但那天梁菲菲来找他了,一点小忙,他顺手就帮了,反正他俩在一起肯定会特别有话题度,对宣传节目也有益处。

但他安排是安排好了,这中间出了问题,也怪不得他。

“或许天意如此​‍‌‍​‍‌‍‌‍​‍​‍‌‍​‍‌‍​‍​‍‌‍​‍‌​‍​‍​‍‌‍​‍​‍​‍‌‍‌‍‌‍‌‍​‍‌‍​‍​​‍​‍​‍​‍​‍​‍​‍‌‍​‍‌‍​‍‌‍‌‍‌‍​。”

梁菲菲去质问半天,却只得到这样一句回答,气得脸都绿了。可此时他们三队人马已经站在了不同城市的土地上,正在机场等待节目组的人过来将他们接到录制地点,再说什么都已经无济于事。梁菲菲看了一眼旁边正聊着下一张专辑灵感的江旭和李昕,感觉自己被孤立得明明白白,一时间更加烦躁了。

她又问导演:“那个写错任务卡的工作人员您找到了吗?”

导演说:“找到了。”

“炒了吗?”

“还没。”

“这样的人还留着干吗!”

“人家签了实习协议的。”导演摸了摸脑袋,笑眯眯的,“也不要那么不留余地,等实习完了我不给她转正不就得了。况且,等录完这三天回来,我也要罚她的,既然在我这里实习,该有的规矩我总得教教她。”

梁菲菲才懒得听这些,又问:“她现在在哪里?”

导演顿了顿:“应该在陆和晏那一组?去了樱里?”

此时,樱里。

陆和晏他们几个到达节目组给他们准备的住处时,正是一天中太阳最毒辣的时候。

他们住的地方在整个樱里的最东边,门前便是一条长河,河上架了木桥,河里时不时有小鱼悄悄吐个泡泡儿。

房子全是木质的,里面的设计有些古代的风格,窗明几净,舒服得不像个村庄,反而像是哪个旅游胜地里的豪华民宿。

舒窈将卷帘窗全拉起来,回身时,瞧见陆和晏正站在院子里和一个陌生女生说话。

他站得松松垮垮,手里还捏着根烟,因为个子太高,同人讲话时,习惯性地往下弯了些许。

舒窈走近,听见他声音冷淡地问对方:“为什么要改任务卡?”

同他的闲散对比,女生明显拘谨很多,低着头,声音小小的:“就……您不是不喜欢梁菲菲吗……”

“我为什么不喜欢梁菲菲?”

“我是您的老粉,当年发生的事,我都知道的。虽然没几个人记得了,但我也不能让梁菲菲再来——”她说到一半,被陆和晏若有实质的目光盯着,气息没来由就弱了,但仍硬着头皮说,“我总是要……要保护您一下的……”

她的话音刚落,站在对面的男人忽而轻笑了一声,她本以为他会感动,可陆和晏只是淡淡地问:“那你有没有想过你这么做的后果是什么?”

小刘几乎要哭出来了:“我知道,被开除,或者不给我转正。”

陆和晏将烟按灭,但烟蒂没扔,仍夹在手里,他说:“你这样做太任性了。不仅对工作不负责,对自己也不负责。”

他的语气仍是冷淡的,舒窈在旁边听着,都开始为人家小姑娘担心了。虽说行为不对,但对方好歹捧着一颗真心、一腔喜欢,他这样铁面无私,虽说也是为了对方好,但未免过于……淡漠。

她犹豫着要不要上前说点什么,缓和一下这冷到冰点的气氛。

“你们啊……”未料她才刚这么想,陆和晏突然又轻轻叹了口气,他半个身子往后靠着,语气仍是那样漫不经心,“有什么好保护的?我是三岁小孩吗?”

他扬了扬眉,指尖有一下没一下地点着自己的腿:“年纪小小的,好好工作,好好生活,瞎追什么星?你要一直记着,你们人生的重心是你们自己,和你们身边的家人朋友……而不是我,你们更不应该为我而做出对自己有害的举动。”

他顿了顿:“就像我的人生的重心不可能是你们一样。我有我自己的路想要走,我也不可能会为了你们,而改变我自己人生的轨迹。”

他的语调舒缓、轻慢,又那样直接、不留余地,完全不给人遐想的机会。

舒窈看见人家小姑娘的眼睛都红了。

但红虽红,小刘心里却也是动容的。她追星多年,如今又是半只脚踏入娱乐圈的状态,见多了明星与粉丝的相处状态。很多人都是当着粉丝的面,温柔可亲,可一旦离开大家的视线,举手投足间,根本就没有把粉丝放在与自己同等的位置上。

这还是她第一次听见一个明星说——你不要把过多的精力放在我身上啊,你要过好你自己的生活,毕竟,我也是有自己的路要走的。

我们彼此之间是独立的,只不过在这一段路上,我们遇见了,然后相互扶持了一下罢了。

偶像之于粉丝是精神支柱,是心之所向,粉丝又何尝不是在尽自己所能地支持着自己喜欢的人放心走出每一步。

小刘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一颗心被烤得暖烘烘的,她往后退了一步,有些郑重地看着陆和晏,轻轻歪了歪头,声音俏皮,隐约带了几分哭腔。

她说:“能喜欢你,真的很好啊。”

她们家小鹿,真的是一个很好很好的人啊。

而此时,她们的很好很好的小鹿,正在为来到樱里后的第一顿饭发愁。

这个大房子好看是好看,可柴米油盐酱醋茶样样没有。舒窈肚子饿得咕咕叫,已经引起了陆和晏的好几次侧目,她窘得脸色通红,为自己找回场子:“你不饿吗?”

陆和晏睨了她一眼:“饿。”

舒窈:“那你的肚子怎么不叫?”

陆和晏于是就似笑非笑地看着舒窈。

舒窈也觉得自己刚刚那问题问得太傻了,讪讪地闭了嘴,趴在桌子上,又开始一遍又一遍地重复:“我好饿哦!”

陆和晏看着她,许是嫌她太吵了,没两分钟,就径自出了门。

舒窈撑着下巴抬起脸,对着摄像头问:“他怎么突然走了?他干吗去了?”

当然没有人回答她。

她又去找出节目组给他们准备的旅行包,里面除了广告商赞助的几个护肤品外,就没有别的东西了,她生无可恋地瘫在沙发上:“我不会被饿死在这里吧?”

她话音才落,陆和晏就回来了,不仅回来了,手里还拎了个篮子,篮子里有稀稀拉拉的几根生菜、几个西红柿、鸡蛋和一包挂面。

舒窈眼睛都睁大了:“你从哪里弄来的这些?”

陆和晏又睨了她一眼:“你是不是没看任务卡?”

舒窈打开自从进门后就被她打入冷宫的任务卡,看到任务卡的最下方有一行小字写着:悄悄说,节目组为你们准备了一个惊喜大礼包哦,快快去寻宝吧!

舒窈看完,又看了看篮子里的“惊喜大礼包”,脸上不由得露出一点一言难尽的表情。

“节目组也太抠门了吧……”

陆和晏对此不置可否,转身将东西提到了厨房里。

舒窈又四处逡巡了一下,看到墙壁上挂着鱼钩、渔网之类的东西,想着下午他们可以去钓鱼,开开心心地准备向陆和晏请示时,却见男人已经挽起了袖子开始做饭了。

他将来时的外套脱掉了,此时身上就只有一件黑色的毛衣,毛衣很宽大,松松垮垮地罩在他身上,无端却显得身形愈发修长好看了。

也不知是谁给他挑的衣服,这模样看起来竟然意外地……甜,甜里头还夹杂着三分的不羁。

舒窈靠上厨房的门框,佯装不经意地问:“你什么时候学会做饭的啊?”

她记得以前这位大少爷可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

有一回她生病了,可爸妈又不在家,哥哥也在外地上学,陆和晏来看她,他不知道在哪搜了一堆照顾病人的攻略,非要给她煮粥喝。

舒窈那时也没自己做过饭,但想着粥这样简单的东西,煮起来应该也不难,便由他去了​‍‌‍​‍‌‍‌‍​‍​‍‌‍​‍‌‍​‍​‍‌‍​‍‌​‍​‍​‍‌‍​‍​‍​‍‌‍‌‍‌‍‌‍​‍‌‍​‍​​‍​‍​‍​‍​‍​‍​‍‌‍​‍‌‍​‍‌‍‌‍‌‍​。结果那次他差点把她家的厨房给烧了,最后还是出门买菜的阿姨回来了,才把乱糟糟的厨房收拾好。

从那以后舒窈就不敢再让陆和晏进厨房了。

可此时陆和晏的手法却娴熟极了——切菜娴熟,打蛋也娴熟。女孩的思维发散得漫无边际,她忍不住又想,这么多年,陆和晏究竟吃了多少苦,才会长成这样和从前完全不同的模样。

紧接着她又被自己的脑补弄得心疼又心酸坏了,胸腔突然胀大,被人填进去一股带着不明情绪的气流。

陆和晏却不知道她的思绪都飘到了哪里去,等水煮开,面条扔进去又搅拌开后,他才漫不经心地回道:“有几年了。”

舒窈的眼神一黯,想到当年的事情,也闷着头不敢再开口了。

(连载结束)

上市预告:

校园运动会,陆和晏忍住胃痛跑完全程。

事后对旁人绝口不提,唯独告诉了舒窈。

“为什么单单告诉我?”

“因为想让你心疼我。”

青春作家长欢喜暖心力作:《半粒星辰》,

致怦然心动的初恋时光,即将全国上市!

赞 (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