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怪的TA

关注公众号 : Bucee雜誌館 , ID : buceezzg 免费下载《花火》《逃之夭夭》......PDF杂志

<台灣電子雜誌電子書下載>

主持/王小明

被叉妹的“柜子论”迷惑了快一年的我们,终于要在“小美好”里吐槽她了!朵爷兴奋地向其他“小美好”参加者喊话:谁都不许写叉妹!留给我!

朵爷甚至还和我讨论了主题的名字:“奇怪的TA”会不会太平淡无奇了,“奇葩大赛”怎么样?我在心里默默地为叉妹抹了一把汗,并委婉地拒绝了朵爷的提议​‍‌‍​‍‌‍‌‍​‍​‍‌‍​‍‌‍​‍​‍‌‍​‍‌​‍​‍​‍‌‍​‍​‍​‍‌‍‌‍‌‍‌‍​‍‌‍​‍​​‍​‍​‍​‍​‍​‍​‍‌‍​‍‌‍​‍‌‍‌‍‌‍​。

叉妹,打钱!

丐小亥:看看你们家亲戚

编辑们闲暇时,就会坐在一起分享一些生活的小故事,比如与亲戚们的交往​‍‌‍​‍‌‍‌‍​‍​‍‌‍​‍‌‍​‍​‍‌‍​‍‌​‍​‍​‍‌‍​‍​‍​‍‌‍‌‍‌‍‌‍​‍‌‍​‍​​‍​‍​‍​‍​‍​‍​‍‌‍​‍‌‍​‍‌‍‌‍‌‍​。

经过这么多年的分享,他们都知道我已经“成熟”得膝下的孙子都有好多个了……没办法,真的不是我年纪大,而是辈分高!别人都是去参加表哥表妹的结婚典礼,一问我,我往往回答的是:哦,我侄子或外甥女结婚……

当然,我也记住了小锅那热衷于讲民间故事的外婆,刚毕业月薪高达数万、让我们羡慕得想辞职……的表妹,以及朵爷家那精彩纷呈的家族故事!

朵爷不当说书人太可惜了,我们一度劝她去直播开讲“我们山里的那些事”,真的会变成网络红人!每当她开始说书……不是,说家族的事情时,我和小锅就会觉得这一天最美好的时光到了!听完后,我们就会掏心掏肺地说:《乡村爱情故事》不拍你们家亲戚真是太可惜了,你家的故事多精彩啊!

为了以后听故事方便,机灵如我还特意制作了一张“朵爷家族人物关系图”……有时候朵爷一开口说“我表妹……”,我就马上能接上“是不是那个卖票的”​‍‌‍​‍‌‍‌‍​‍​‍‌‍​‍‌‍​‍​‍‌‍​‍‌​‍​‍​‍‌‍​‍​‍​‍‌‍‌‍‌‍‌‍​‍‌‍​‍​​‍​‍​‍​‍​‍​‍​‍‌‍​‍‌‍​‍‌‍‌‍‌‍​。有时候小锅跟不上我们的进度,我就很生气地说:你把那张图拿出来背一下!年纪轻轻,学点有用的东西……

真的,如果朵爷哪一天带我回到她的故乡,亲戚们走到我的面前,我都能一一叫出他们的名字,并能熟练地攀谈起来!真好,我真是一个优秀的人!

夏沅:朵·不食人间烟火·爷

作为一个女孩子,我经常觉得,拆快递是我人生中最快乐的事情!但朵爷……实在是让人费解!

就说上次吧,我在网上买耳环,一不小心在下单的时候,买了两副一模一样的。

为此,王小明在茶水间嘲笑了我十几分钟……

但十几分钟后,坐在我右手边的朵爷……突然开始攀比:“两副耳环怎么了!我上次还买过两个一模一样的马桶!”

此话一出,众人沉默了……

朵爷(旁若无人):但因为拆得太晚,过了退货时间,这两个马桶现在还在我家阳台上放着!

朵爷(继续攀比):还有之前那双靴子,我因为懒得拆快递,后来直接送给我妈了!

朵爷(结束话题):还有,还有,我一年前在网上买了一本书,因为实在不想拆快递,那本书现在还在快递柜里!

……到底在骄傲什么?!

除了不爱拆快递,我经常觉得,在朵爷的世界里,贵和便宜,也是很难区分的……

比如,中午点咖啡时——

叉叉:朵爷,你为什么不点星××?!

朵爷:太贵了,星××一杯要二十八块!

然而一转头,她就会发一个娇×的链接给我:皇后,这套水现在做活动,一套只要×××,超便宜!

正在存装修钱的我:……我不配!

……

但朵爷的安利……也不是完全没有效果的!因为在她给我发了八十个楼盘信息之后,我还真在长沙……买了一套房子(就是这么神奇)!

朵爷(闻风而来):皇后,其实我觉得这套别墅也……

我(惊慌失措):王小明,快来!这里有个人又要骗钱了!快把她抓走!

小锅:问,蜈蚣需要几双鞋?

我的室友小刘是个蜈蚣精,酷爱买鞋,每天可以不吃不喝,但是不能不买鞋。

这么说吧,从进我们那扇房门起,你的眼睛就只能看见她的鞋了。

每天出门前,她蹲在一堆鞋中间,犹豫不决,问我:“你说我今天穿这双,这双,还是这双呢?”我一看,那三双鞋基本上一模一样。

她:“怎么会一样呢!这双是黑白红,那双是黑红白,这双是白红黑啊!”

我:“……”

平时我跟朵爷逛街,是这样的——

我:“看,前面那个女的,她的包有点丑。”

朵爷:“快看那个人的发型,像不像大BOSS(老板)?”

我:“我好像跟隔壁那个人撞衫了。”

朵爷:“没事,你比较美,赢了!”

(小明:我看你们也没在认真逛街……)

但是,我跟小刘逛街,就会变成这样——

我:“你看前面那个人……”

小刘(突然眼睛发光):“他的鞋好像是限量版的,鞋贩子那要卖一万多,我去看看是不是真的。”

然后,她跟着前面那人逐渐远去……

我在后面弱弱地发声:“我只是想让你看看他旁边那家奶茶店,好像出了新品。”

曾经,天真如我,不甘心我的地位仅次于鞋,问她:“如果我和AJ同时掉水里,你先救谁?”

她犹豫半天,问:“……哪双AJ啊?”

OK,我输了!

朵爷:神奇的柜子

叉妹有一个神奇的柜子,大家都没有见过实物,但在她的多次描述下,我们都亲切地称它为“magic cabinet”……

是这样的,夏天到了,叉妹拖着疲惫的身躯来到了公司:我着凉了……

我们:在这四十摄氏度的高温天?

叉妹耐心地解释道:因为我开了空调,但没盖被子……因为我现在还用冬天的被子,太热了,我晚上就踢开了它!

我们四个互相给了彼此一个迷惑的眼神,最终派出我发问:那你夏天的被子呢?

叉妹:在我的柜子里,还没拿出来!

一眨眼,冬天又到了,叉妹拖着疲惫的身躯来到了公司:我着凉了……

我们:?

叉妹:因为我没有暖和的被子!我冬天的被子还在柜子里……

趁大家思考的间隙,聪慧的我迅速地找到了逻辑的漏洞:你七月二十五日那天明明告诉我们你使用的是冬天的被子!

叉妹:……不管,反正在柜子里!

好了……叉妹可能只是为自己的频繁感冒找一个理由,我们不要逼她了……

有一天,我想和她拼染发剂,她非常冷漠地拒绝了我,并给了我合理的理由:我还有两瓶!

我不死心(主要是为了叉妹的身体着想):太久了,肯定要过期了,你买新的吧!

叉妹认真回忆了一下:的确有一瓶是要过期了,但另一瓶应该还好,不是一起买的……

人称“魅丽小柯南”的我又敏感了:等等,第一瓶没有用,为什么买了第二瓶?

叉妹应对我游刃有余:第一瓶买来就放到柜子里了,于是买了第二瓶,但现在它们都在柜子里!

竖起耳朵偷听的王小明探过头来:你柜子里的东西是不是被贴了封条……

叉妹:因为它被十个箱子压着,犹如被压在五指山下的齐天大圣!

后来,这样的事情不胜枚举,每次叉妹“我的衣服在柜子里”“我的牙膏在柜子里”“我的男朋友……”,我们都热切地接下一句:Oh,magic cabinet!

张美丽:奇怪的她们

这一期主题,我们组所有人都值得拥有姓名!

朵某,一台移动的大型商品“安利机”,而且,她只安利贵的东西!在她孜孜不倦的游说下,穿六块八包邮的打底裤的叉妹狠心地买了两千块的包(朵爷自己却并没有买),河南人夏沅在长沙买好了房。最近,她又怂恿我、叉妹和小明加入买房队伍,热情得像一个置业顾问,成功率高达百分之七十!这简直就是一位地产精英!“我以后去房地产应聘,简历中注明‘一百人实名推荐’,下面就是你们每个人的推荐语!”

叉妹,集贫穷与富贵人设于一身的奇女子。早上九点,我可能还在为她三十块的T恤和进水的球鞋而落泪,苦苦哀求她:叉妹,求求你了,去买双鞋好吗!(叉:哎呀,鞋在柜子底下!)下午四点,我就会看见她喝着星巴克的咖啡,吃着三文鱼,嘴里说着晚上不吃饭,然后凌晨一个人在家里点小龙虾。

夏沅,霸道大王,在长沙吃重口味串串吃得能靠刷脸打折的河南人,我因为在她说“既然大家没有想吃的,那就去吃串串吧”时,天真地开口说“想吃火锅”而获得了她的惊天大白眼。她还怪我“仗着自己是组宠”而胡作非为!你们看看这个人呀!

而王小明,一个严苛到令人发指的魔鬼!当我在群内聊天打了错别字——“天哪,张美丽,你这个错别字大王!”我的密码设置成名字的拼音加两个八——“张美丽,你能不能把你的密码改成纯数字!”

啊,我好累。

希望叉妹终有一天可以清理好她的柜子,用上(可能已经过期了的)牙膏、染发剂、洗面奶,换上压箱底的衣服,夏天不用盖加厚的天鹅绒四件套……

叉妹,加油!

赞 (9)